ASS  >> Vol. 7 No. 4 (April 2018)

    马克思主义哲学视域下中国梦基层传播的逻辑进路
    The Logic Approach of Chinese Dream Base Propagation in the Perspective of Marxist Philosophy

  • 全文下载: PDF(317KB) HTML   XML   PP.524-528   DOI: 10.12677/ASS.2018.74082  
  • 下载量: 288  浏览量: 369  

作者:  

周宇航:西南大学三峡库区经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重庆

关键词:
中国梦基层传播“Chinese Dream” Grassroots Communication

摘要:

马克思主义哲学视域下“中国梦”的逻辑起点是唯物史观。因此我们必须从理论的科学性和逻辑的严谨性出发;从社会主义运动的理论和现实需要出发去理解中国梦的深层含义。中国梦不是名山里的“秘密”,“基层传播”这一方式可以有效让中国梦“掌握群众”并外化为群众自觉行动的“物质力量”。

The logical starting point of the “Chinese dream”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Marx’s philosophy is the materialist conception of history. Therefore, we must proceed from the scientific and logical preciseness of the theory, and understand the deep meaning of the Chinese dream from the theoretical and practical needs of the socialist movement. Chinese dream is not a “secret” in the famous mountains. “Grassroots communication” can effectively make the Chinese dream “master the masses” and turn it into the “material strength” of the masses’ conscious action.

1. 引言

2012年习近平总书记在参观《复兴之路》展览时指出:“现在,大家都在讨论中国梦,我以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就是中华民族近代以来最伟大的梦想。”( [1] , p. 5)在十九大报告中,总书记再一次向全世界和全国人民提出这一庄严宣告。与之前不同的是,十九大报告对中国梦的论述,目标更加明确,路径更加清晰,内涵更加广阔,配套更加全面。

2. 中国梦基层传播的内涵

中国梦向基层传播是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梦想”大众化的重要实践进程。从系统与要素的范畴看,中国梦的基层传播这一方式是实现中国梦道路上的重要一环;从内容与形式的范畴看,中国梦向基层传播是实现中国梦道路上一项大的工程;从联系与发展的范畴看,中国梦向基层传播既有社会背景下的相对稳定性,又有立足于实践进程的持续推进性。从现象与本质的范畴看,中国梦向基层传播不能简单等同于将中国梦大众化的单向度的传输过程,它应该是一个双向度的实践进程。

2.1. 中国梦大众化的载体解析

中国梦的基层传播需要三个载体,分别是组织本体、传播载体和接受主体,三位一体构成了分工不同、相互统一的有机系统。中国共产党作为中国梦的设计师,是推动中国梦向基层传播的中坚力量与核心支柱。一方面,中国共产党通过动员各级组织机构、广大党员同志积极参与到中国梦的实践中来。另一方面,中共各级党委应该深入贯彻落实中共中央及各上级党委的指令。中国梦向基层传播的宣传载体,包括了各级宣传部门、理论研究机构、国民教育系列院校及主流媒体等,相对于领导主体,传播载体在中国梦的实践进程中起着承上启下的作用。而作为中国梦向基层传播的终极目标,人民群众则是中国梦向基层传播的实践主体,具有基础性的地位。综上所述,中国梦向基层传播的三大载体,居于不同地位,但又对立统一,发挥着各自的优势。

2.2. 中国梦大众化与时代化的逻辑关联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实现中国梦必须走中国道路、弘扬中国精神、凝聚中国力量。”( [1] , p. 10)中国梦是为了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它应该与中国具体实践、中国具体国情以及中国传统文化“紧密结合”在一起。中国梦大众化的同时也要注意和当今时代相结合,使中国梦积极回应时代要求,赋予其“时代特色”。中国梦的大众化进程是中国梦由理论逻辑上升到实践逻辑的转换过程,是中国梦由原来的“小众掌握”到“大众掌握”的跨越过程。中国梦的大众“化”也正是中国梦向基层传播的核心所在,因此中国梦的大众化和时代化极具实践特色和时代特色。

3. 中国梦基层传播的现状及成因

当前我们处在一个网络高速发达、全球化不断深入发展的社会,多元化的文化以及不同的价值观时刻影响着我国的意识形态领域。价值冲突与价值认同的问题同时存在着,多元化的价值冲突使得中国梦向基层传播面临着一定的困境。如何正确分析并解决多元价值冲突以及价值认同的问题,这就是中国梦大众化的困境所在。

3.1. 对西方价值观渗透我国核心价值观的批判

当代中国正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政治、经济、文化等各个领域随着改革的深入发展而急剧转变。与此同时,国人的价值取向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影响而呈现出多元化的趋势。例如,《蜘蛛侠》、《钢铁侠》、《速度与激情》等美国电影受到大批中国影迷的追捧,而电影表现的就是典型的西方个人英雄主义。“美国化”的电影进入中国市场后,不仅为其带来了巨大的经济利益,而且将美国文化、世界观和价值观直接输入中国,这些影视作品从表现形式看,似乎只是放松身心的精神消费,但实际上西方的文化和价值观念已经潜移默化的渗透到国人的价值观当中,使我们在不知不觉中被同化以致失去了民族性。

3.2. 网络公众话语空间结构本末倒置

新媒体传播形势下,新媒体传播重表现形式轻价值导向。借助互联网的发展,传播者与受众的互动性增强,信息发布的门槛变得更低,受众的参与度大幅提高。受众可以很容易的通过论坛、微博等渠道发布极具主观色彩的信息,甚至一些当红博主他们成了精神领袖,操纵舆论的走向,影响人们的价值判断和价值选择。近些年来,网络直播如雨后春笋般涌入人们的生活,更是掀起了打赏主播、刷礼物等一系列热潮,主播们凭借低俗不堪的语言、暴露的衣着吸引了大批观众。这就是新媒体只注重传播形式上的群众参与度,没有将价值导向作为重要参数的典型事例。新媒体传播并没有做到对信息发布监管与控制,尽管传播的互动性决定了新媒体不可能绝对控制言论,但是媒体必须掌握信息发布的主导权。新媒体盲目地进行商业化运作,只追求民众参与热度和高的点击率,而不注重传播信息的内容和质量,势必会导致网络公众话语空间结构的本末倒置,从而导致广大群众在价值观认知上会产生偏差,这不仅阻碍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传播,同时也阻碍了中国梦向基层传播的实践进程。

3.3. 市场经济体制下集体主义意识弱化

市场经济体制下,政府作为一只无形的手参与管理。残酷的竞争模式下,无论是企业还是个人都作为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的存在。“存在即合理”,他们努力在寻求自身存在于这个社会的立足点。在这样的逻辑前提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不可能扎根于基层群众的心目中的。市场经济模式下导致企业及个人更注重寻求自身的“个性”发展,而忽略了社会之所以能繁荣昌盛所需要的“共性”。每个人最大程度地运用自己的资本,希望自己的劳动可以获得更大的剩余价值。市场经济模式下,个人与企业之间是一种雇佣者与被雇佣者的关系,追求团队精神下创造更大的剩余价值,不同于集体主义的是,这种模式下个人的主体性逐渐突出。市场经济的模式下,无论是企业还是个人都必须承认利益的双向性。2015年9月,习近平总书记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出席第七十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时发表重要讲话指出:“当今世界,各国相互依存、休戚与共。我们要继承和弘扬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构建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 [1] , p. 264)。其实自利和利他是本身就是对立统一的关系,对别人利益的尊重,才能更好地帮助自身对利益的追求。市场经济充分承认追求个人利益是合理的,但是应该建立平等对待的伙伴关系、建立共建共享的安全格局,只有这样,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才能真正意义上深入基层,中国梦才不仅仅是梦。

4. 当代中国梦基层传播的途径与方法探析

4.1. 中国梦作为标志性名片

构建民族化话语体系是中国梦作为标志性名片的重要前提。中国传统文化视域下的中国梦对西方文化既有外在的拒斥性,也有内在的包容性。中国传统文化之所以能与中国梦交集融汇,正在于两者在诸多方面可以耦合。中国梦“实践第一”的个性与中国传统文化“通经致用”的实用理性具有相容性;中国共产党的无产阶级先锋队理论与儒学心性修养学说具有一致性;中国共产党的最终奋斗目标就是达到共同富裕的社会理想,和儒家“大同”的社会理想有着相通性;中国共产党的指导思想:“马克思主义哲学”下的辩证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与中国传统文化政治思想有着内在关联性等。这些内藏的耦合点,使中国梦紧紧的与中华民族优秀文化的结合在一起产生了极大的可能性。马克思主义是“舶来品”,但中国共产党人用一次次的切身实干,将马克思主义吸收进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实践进程中来。中国梦巧用西方话语规则对外传播,并且成功融入到了全球话语体系中来,既包含了国际化的共性,又具备了中国化的个性。

4.2. 有效利用网络公共话语空间

充分借助新媒体短视频的吸引力是有效利用网络公共话语空间的重要举措。习近平对发挥新兴媒体作用给予高度关注。他明确指出:要“发挥好新兴媒体作用,增强对外话语的创造力、感召力和公信力” [2] 。利用新型媒体和简洁精炼的主题视频进行宣传可以消除大众的审美疲劳,往往能起到很好的传播效果。比如说,“光荣与梦想”——我们的中国梦系列公益宣传片,就是通过新媒体短视频的魅力向全社会宣传中国梦,在基层人民群众当中引起激烈的反响与回应;党和国家形象英语宣传片“中国共产党与你一起在路上”就在国内外产生良好的反响;新版中国政府网英文版的上线,也正式创建了面向国际社会传播的网络信息平台。英文版设计了总理风采、最新资讯、政策发布解读等六个一级栏目以及30多个二级栏目。新版的中国政府网英文版面向国际社会传递中国梦的声音,追求国际化互动交流平台,展示关于实现中国梦的决心。总言之,网络公共话语空间的充分利用,不仅仅使中国梦具备了直观性和可操作性,而且是专门就“基层”而言的“特殊作品”,更具针对性和感性现实性。

4.3. 根本性原则:突出人民群众的实践主体地位

中国梦归根到底是中国人民的梦。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中国梦的本质是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 [1] , p. 8)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以及重大民生问题的根本性的解决将大大增强基层群众对中国梦的价值认同.党的十九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把全面从严治党纳入“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坚定不移推进全面从严治党、依规治党,政治生态、社会思想文化环境得到了极大的改善。“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深化,将使中国梦向基层传播具备了更好的现实条件、将使中国梦大众化更加的深入人心。“十三五”规划纲要根据新形势新情况,提出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新的目标要求,同时也为中国梦向基层传播创造更好物质基础。此外,通过理论武装帮助基层人民群众更好的意识他们的实践主体地位,成为了中国梦向基层传播的出发点和重要前提。十九大报告明确指出:“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就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 [3] 因此,必须关注群众切身利益、满足基层群众合理诉求,马克思曾指出:“一步实际运动比一打纲领更重要。” [4] 我们党在解决民生问题和社会问题上所体现出的“大智慧”是取得广大人民群众信任的“大前提”,同时也是推进中国梦向基层传播的“大基础”。

中国梦向基层传播“符合中央精神,符合中国实际,符合客观规律”。从马克思主义哲学特别是唯物论、辩证法、历史观、认识论、系统论等维度对中国梦向基层传播展开系统而全面的研究,既是中国政府的顶层需要,也是中国梦战略实践指导的需要,还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理论发展与实现自身的需要。

文章引用:
周宇航. 马克思主义哲学视域下中国梦基层传播的逻辑进路[J]. 社会科学前沿, 2018, 7(4): 524-528. https://doi.org/10.12677/ASS.2018.74082

参考文献

[1] 中共中央宣传部, 编. 习近平系列重要讲话精神读本[M]. 北京: 学习出版社, 人民出版社, 2016.
[2] 习近平. 习近平谈治国理政[M]. 北京: 外文出版社, 2014: 162.
[3] 习近平. 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M]. 北京: 人民出版社, 2017: 1.
[4] 马克思, 恩格斯. 马克思恩格斯文集: 第3卷[M]. 北京: 人民出版社, 2009: 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