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产业生态圈视角的宁波国际服务贸易发展对策研究
Research on the Development of International Service Trade in Ningbo Based on the Perspective of Industrial Ecosystem
DOI: 10.12677/SD.2022.125162, PDF, HTML, XML, 下载: 48  浏览: 124 
作者: 姜丽花:宁波市一流强港与新型贸易研究基地、浙大宁波理工学院,浙江 宁波;赵劲涛:浙大宁波理工学院,浙江 宁波
关键词: 宁波国际服务贸易产业生态圈发展Ningbo International Service Trade Industrial Ecosystem Development
摘要: 当前,在数字技术和数字经济驱动下,制造业服务化和服务业国际化进程加快。在此背景下,大力发展国际服务贸易,对宁波建设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助推经济高质量发展、提高城市国际竞争力具有重要意义。本文从梳理产业生态圈的概念入手,分析宁波国际服务贸易发展现状,厘清当前宁波国际服务贸易发展存在的问题,从产业生态圈视角提出加快宁波国际服务贸易发展的对策。
Abstract: At present, driven by digital technology and digital economy, the process of manufacturing servitization and service internationalization is accelerating. Under this background, developing international service trade is of great significance for Ningbo to build a higher level of open economy, promote high-quality economic development and improve the city’s international competitiveness. This paper starts with sorting out the concept of the industrial ecosystem, analyzes the development status of international service trade in Ningbo, and clarifies the existing problems. On this basis, the paper puts forward countermeasures to accelerate the development of international service trade in Ningbo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the industrial ecosystem.
文章引用:姜丽花, 赵劲涛. 基于产业生态圈视角的宁波国际服务贸易发展对策研究[J]. 可持续发展, 2022, 12(5): 1416-1420. https://doi.org/10.12677/SD.2022.125162

1. 引言

习近平总书记在2020年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全球服务贸易峰会上致辞时指出,当今世界正在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孕育兴起,带动了数字技术强势崛起,促进了产业深度融合,引领了服务经济蓬勃发展。2019年11月19日颁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推进贸易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中提出培育贸易竞争新优势,推进贸易高质量发展。同年9月,宁波市委、市政府部署的实施“225”外贸双万亿行动中提出,到2025年,宁波服务贸易额达到2000亿元,实现更高水平的对外开放。在此大背景下,把握宁波国际服务贸易发展现状,厘清宁波国际服务贸易发展短板,正确认识面临的机遇,探寻促进国际服务贸易发展良好生态圈培育,对宁波建设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助推经济高质量发展、提高城市国际竞争力具有重要意义。

2. 文献综述

在新时代发展过程中,众多学者已对产业生态圈进行了探索研究。施晓清(2010)认为产业生态系统是具有自调节能力的自组织系统 [1]。肖红军(2015)认为新工业革命将推动企业与众多实体以一种复杂的方式构成互赖、互依、共生的生态系统,新工业革命的竞争形态将从企业个体与链式竞争转变为生态圈竞争 [2]。程国辉、徐晨(2018)在研究特色小镇产业生态圈构建时指出,生态圈的建立就是让产业体系聚焦在某个优势产业,以其为核心,打造一个面面俱到的产业生态圈。研究表明产业生态圈的基本主导产业,选择产业发展定位以及产业体系规划和产业运营 [3]。马健(2019)通过对文化产业的研究,指出产业生态圈要按照区域集中,产业集聚与开发集约原则,引导各种资源集聚起来,推动产业链上下游协作,关联企业匹配融合共享,从而形成一个良性循环的生态链 [4]。王昱博、邓永旺(2020)认为产业生态圈是以主导产业为核心,在产业内外包括产业链自身和产业文化氛围两个产业体系、在产业配套包括生产性服务和非生产性服务两个服务体系共“四个体系”建设的共生共赢多维网络体系 [5]。

基于上述研究可看出产业生态圈已超出了传统产业链和产业集群的范畴,而是众多发展要素的有机整合,具有多维性、高效性、自我调节性、强竞争力等特点。本研究中,国际服务贸易产业生态圈就是以国际服务贸易为核心,构建围绕促进国际服务贸易发展的产业、人才、政策、资金、信息科技等要素资源的集聚圈,实现“产–企(技术)–人–资金–政策”各要素的有机协同、相互促进,形成宁波市国际服务贸易的内在可持续性发展。

3. 宁波国际服务贸易发展现状

3.1. 国际服务贸易总量逐年扩大

近年来,宁波国际服务贸易从发展趋势看,总量和占比都在扩大,增速保持在两位数。根据宁波市商务局BOP (国际收支)统计口径,宁波市国际服务贸易总量从2015年的543.05亿元增长至2021年的1401.87亿元,除了2020年外,每年增速基本保持在两位数,增长较快。2015~2021年间,国际服务贸易的占对外贸易的比重从4.25%上升至10.54%,提升6.29个百分点,已经成为宁波市对外贸易越来越重要的组成部分(见表1)。

Table 1. Development of international service trade in Ningbo from 2015~2021

表1. 2015~2021年宁波国际服务贸易发展情况

数据来源:宁波市商务局(BOP口径)。

3.2. 国际服务贸易结构不断优化

从国际服务贸易结构看,虽然传统国际服务贸易(运输服务、旅游服务、建筑服务)规模仍占主导,但新兴国际服务贸易增长较快。2020年,传统国际服务贸易占全市国际服务贸易总额的51.2%,同比增长4.5%,新兴服务贸易同比增长11.4%。2021年,知识密集型服务贸易进出口439.96亿元,占比达31.4%,其中:电信、计算机和信息服务、保险服务进出口分别增长24.7%和41.9%;知识产权使用服务出口呈现增长势头强劲,同比增长30.8%。

3.3. 服务贸易国际市场开拓成效明显

2021年,全市已与全球231个国家和地区开展服务贸易进出口交易,比2020年新增加33个国家和地区。从业务规模来看,欧美发达国家仍然占据主要市场地位,“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RCEP国家贸易额增长较快。其中,中国香港、美国、新加坡、韩国、英国、德国、瑞典、中国台湾、加拿大和沙联酋为宁波前十大国际服务贸易合作伙伴,进出口总额达1004.8亿元,占国际服务贸易总额的88.4%。全市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服务贸易进出口总额同比增长99.5%;与RCEP国家服务贸易进出口总额同比增长65.2%。

4. 宁波国际服务贸易发展存在的问题

1) 总体规模仍偏小,结构有待优化。宁波的国际服务贸易尽管近年来得到快速发展,但是总体贸易规模仍然偏小。2021年年宁波是国际服务贸易进出口总额为1401.9亿元,仅占宁波对外贸易总量的1/10左右,远远落后于货物贸易占比,与宁波外向型经济发展不相称。从横向比较来看,2021年宁波服务贸易出口额达947.0亿元,体量相当于杭州的96.4%、上海的14.2%。宁波国际服务贸易以运输服务、旅游服务、建筑服务三大传统领域为主导,2021年三大重点领域进出口额占全市服务贸易进出口额的67.2%,而新兴服务贸易领域中的电信、计算机和信息服务占5.6%、保险服务占0.16%、金融服务占0.02%、个人和文化娱乐服务占1.94%、知识产权使用费占1.46%。

2) 产业基础薄弱。服务业是服务贸易发展的基础,宁波服务业的相对滞后制约了服务贸易的发展。2021年宁波服务业产值达241.6亿元,占全市GDP的49.6%,增速7.1%。同期,全国服务业产值占GDP 53.3%,增速8.2%;杭州服务业产值占GDP67.9%,增速8.7%。

3) 市场主体竞争力偏弱。2021年,宁波服务贸易出口额在千万美元及以上的企业有109家,占全市服务贸易出口总额的15.3%;服务贸易出口额在1亿美元以上的企业只有9家。相比之下,杭州在2019年,服务贸易出口额在千万美元以上的企业有185家,占全市服务贸易出口总额的95.0%,服务贸易出口额在1亿美元以上的企业有24家 [6]。海康威视、浙大网新、蚂蚁金服、网易雷火等一批龙头企业作用突出,带动效应明显。

4) 服务贸易相关专业人才缺乏。根据《2020年宁波紧缺人才指数体系》研究报告显示,动漫网络游戏开发员、金融证券分析师、法律咨询师、动漫设计、传媒艺术执行总监、跨文化交流能力的国际化人才等处于“红色预警”状态的“极度紧缺”;IT技术人员、高级精算师、涉外贸易法律顾问、投资决策主管、重点项目带头人、现代服务业中的高级技能人才等处于“橙色预警”状态的“专门紧缺”。2021年,宁波市共有服务外包从业人员6.8万余人,杭州49.5万余人。

5. 构建良好生态圈,促进宁波市国际服务贸易发展的对策

当前,在数字技术和数字经济驱动下,制造业服务化和服务业国际化趋势愈加明显。宁波顺应时代发展,畅通国内外两个市场,充分挖掘宁波优势,推进“产–企(技术)–人–资金–政策”各要素的有机协同、打造良好的服务贸易生态圈,着力促进宁波市国际服务贸易发展。

5.1. 打造国际服务贸易产业链

一是做大做强核心服务产业。依托宁波软件园、北仑芯港小镇、江北物联网小镇等,做大做强集成电路、智能终端、工业互联网、软件与信息等具有可持续竞争优势的核心服务产业链和产业集群。推动技术含量高、带动作用强的数字制造龙头企业向平台型企业转型发展。推动大型外贸企业向综合性服务商转型,以数字技术推动原本专注于本土市场的特色化服务“走出去”。二是培育国际服务贸易优势业态。发挥宁波制造业发达优势,对经营性租赁、专业咨询服务、研发成果、技术服务等需求大的优势,打造专业商业服务进出口基地。发挥外贸、跨境电商等发展对数字营销的巨大需求,打造数字营销服务进出口基地。支持重点园区发展基于工业互联网的大数据采集、存储、处理、分析、挖掘和交易等跨境新型服务;利用更加优化的线上虚拟云储存、以及智能手机、车载智能终端等硬件和终端设备快速升级迭代,加快发展线上教学、线上医疗、电子图书和影视娱乐服务、社交媒体、数字支付等新型服务贸易,打造宁波服务品牌。三是加快服务外包转型升级。加大与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等新一代信息技术相融合的外包业务开发,推动服务外包向高技术、高附加值、高品质、高效益转型升级。发挥国家服务外包示范城市平台优势,推进服务外包和制造业深度融合,探索“数字 + 服务”新业态新模式,培育一批信息技术外包和制造业融合发展示范企业。

5.2. 引育国际服务贸易高水平市场主体

一是全力引育龙头型国际服务贸易企业。聚焦模具、成型制造、汽配、家电、服装等宁波重点行业,引进一批国内外大型贸易型、功能型跨国公司的地区总部和功能性服务机构落户宁波;通过建大平台、育大集群引大企业,培养一批国际服务贸易“单项冠军”企业、瞪羚企业,通过这些企业的龙头示范作用带动全市国际服务业竞争力的提升。二是大力培育国际服务贸易专精特新企业。实施国际服务贸易专精特新企业培育工程,在软件信息、服务外包、文化服务、工业互联网、数字营销、专业管理咨询服务、供应链管理等服务贸易重点领域遴选培育一批专业化、精细化、特色化、新颖化的企业培育成为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

5.3. 有效夯实国际服务贸易人才支撑

加大服务贸易专业人才引进力度,把服务贸易领域高端人才引进列入甬江引才计划,完善住房、就医、子女入学等方面的服务政策。建立政企校教育联盟,支持龙头企业、行业协会与宁波高校合作,在国际贸易等相关专业设立国际服务贸易方向,引导企业全过程参与高校国际服务贸易人才培养。通过政产学联动想方试法提高在甬高校毕业生的留存率,扩充国际服务贸易专业人才储备。促进人员流动便利,允许具有境外职业资格的金融保险、会计审计、建筑设计、咨询等领域符合条件的专业人才经备案后,可依规办理工作居留证,为专业人才引进来提供便利。

5.4. 加大国际服务贸易产业政策扶持力度

营造良好的政策环境是发展服务贸易的重要支撑。进一步巩固落实国家鼓励发展国际服务贸易、服务外包、国际文化贸易等一系列文件精神,整合宁波现有的服务贸易扶持政策,研究制订推动全市国际服务贸易发展的长效性指导文件与政策,促进国际服务贸易加快发展;发挥好宁波市贸促会、服务贸易协会等对口部门的桥梁纽带作用,实时收集企业诉求,协助企业开拓海外市场,帮助企业国际化商事纠纷解决;谋划开展新一轮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研究申报工作,争创国家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

基金项目

本研究为宁波市一流强港与新型贸易研究基地项目《宁波国际服务贸易发展的产业生态圈研究(JD5-ZD29)》阶段性研究成果。

参考文献

[1] 施晓清. 产业生态系统及其资源生态管理理论研究[J]. 中国人口•资源与环境, 2010, 20(6): 80-86.
[2] 肖红军. 共享价值、商业生态圈与企业竞争范式转变[J]. 变革, 2015(7): 129-141.
[3] 程国辉, 徐晨. 特色小镇产业生态圈构建策略与实践[J]. 规划师, 2018, 34(5): 90-95.
[4] 马健. 文化产业生态圈: 一种新的区域文化产业发展观与布局观[J]. 商业经济研究, 2019(2): 174-176.
[5] 王昱博, 邓永旺. 打造产城融合的长春汽车产业生态圈研究[J]. 长春市委党校学报, 2020(3): 55-59.
[6] 谢瑜宇. 自贸区新时代宁波服务贸易如何“争先进位”?[J]. 宁波通讯, 2020(21): 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