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教育研究  >> Vol. 7 No. 4 (August 2019)

大学英语阅读教学研究热点和发展趋势分析——基于中国知网(CNKI)数据库(1992~2018)相关文献的可视化分析
Analysis of Research Hotspots and Development Trends of College English Reading Teaching —A Visual Analysis of Relevant Literature Based on CNKI Database (1992-2018)

DOI: 10.12677/CES.2019.74071, PDF, HTML, XML, 下载: 399  浏览: 834 

作者: 曾芷曦:云南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云南 昆明

关键词: 大学英语阅读教学CiteSpace可视化分析College English Reading Teaching CiteSpace Visual Analysis

摘要: 大学英语阅读研究作为大学英语教学研究中的重要内容,一直受到广大学者的关注,本文将运用信息可视化软件CiteSpace,针对中国知网(CNKI)数据库(1992~2018)中收录的大学英语阅读教学相关研究析,旨在客观揭示我国大学英语阅读教学的研究热点和发展趋势,为大学英语阅读研究和发展提供借鉴。
Abstract: As an important part of the research on college English teaching, the study of college English reading has been attracting the attention of scholars. This paper uses the information visualiza-tion software CiteSpace to analyze the research on college English reading teaching included in CNKI database (1992-2018), aiming to objectively reveal the research hotspots and development trends of college English reading teaching in China, so as to provide reference for the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of college English reading.

文章引用: 曾芷曦. 大学英语阅读教学研究热点和发展趋势分析——基于中国知网(CNKI)数据库(1992~2018)相关文献的可视化分析[J]. 创新教育研究, 2019, 7(4): 406-413. https://doi.org/10.12677/CES.2019.74071

1. 引言

《大学英语教学大纲》中指出:“培养学生具有较强的阅读能力和一定的听、说、写、译能力。”同时也强调教学中要注重学生阅读能力的培养(李森,2002) [1] 。阅读是提高学生综合运用语言能力的基础,阅读能力在一定程度让决定了学生获取关键信息的深度和广度。由此可见,大学英语阅读研究作为大学英语教学研究中的重要内容,一直受到广大学者的关注,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本文将运用信息可视化软件CiteSpace,针对中国知网(CNKI)数据库(1992~2018)中收录的大学英语阅读教学相关研究进行可视化分析,展示出我国二十多年来大学英语阅读教学的研究热点及其演进,进行一个阶段性的回顾与总结,旨在为今后大学英语教学研究和发展提供借鉴。

2. 研究设计

2.1. 数据采集和处理

本文以中国知网(CNKI)数据库为数据来源,对数据进行采集,具体操作为,在“期刊”的“高级检索”中以“1992~2018”为时间段,输入检索条件为:“主题”或者“关键词”或者“篇名”为“大学英语阅读教学”;为了保证期刊的权威性,笔者在“来源类别”中选择“核心期刊”和“CSSCI”进行检索,得到期刊文献229篇,手动剔除一些如教材评析,教学设计,新闻等非学术文章之后,共得到有效文献记录200条。

2.2. 研究工具与方法

本次研究的主要工具为CiteSpace V软件最新的5.3 R4版本,对我国大学英语阅读教学研究的知识图谱进行绘制,运用文献计量法和科学知识图谱分析技术对文献信息进行处理,同时对相关关键词进行关键词共献分析,追踪其研究热点和发展趋势。

3. 大学英语阅读教学相关文献的统计及分析

3.1. 论文数量的分布

图1可知,上世纪90年代,我国的大学英语阅读教学方法的论文越来越多,最早一篇文章是由刘

Figure 1. Year of published literature distribution curve

图1. 文献发表年份分布曲线

惠君于1992年发表,《大学英语教学大纲》中指出:“培养学生具有较强的阅读能力和一定的听、说、写、译能力。”同时也强调教学中要注重学生阅读能力的培养(李森,2002)。自2000年起,对于大学英语阅读教学的研究呈逐年上升趋势。2007年7月,教育部下发新修订的《大学英语课程教学要求》作为各高等学校组织非英语专业本科生英语教学的主要依据。这是我国所有高等学校非英语专业本科生经过大学阶段的英语学习与实践应当选择达到的标准。《大学英语课程教学要求》是指导大学英语教学的纲领性文件,具有重要意义,进一步深化了我国大学英语教学的改革,并为其他语种的改革提供了先期探索性经验。因此对于大学英语阅读教学的研究在2007年达到了一次高潮。2013年,教育部提出研制高等学校本科人才培养质量国家标准来规范学校教学和人才培养,指示高等学校各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牵头制定本科教学质量国家标准。在2013年之后,对该领域的关注度明显下降。

3.2. 发表期刊分布

表1所示,《外语界》发表相关论文数量最多,约占总数8.5%。

Table 1. Distribution of published journals

表1. 发表期刊分布

Table 2. Distribution of published authors

表2. 发表作者分布

表2,通过对选取的文献样本中作者的发文量进行统计,运用计量分析,发现发表大学英语阅读教学相关文献最多有3篇文章,发表2篇及以上的作者有11位,由此可以看出,该领域研究群体规模已经建立,但还没有形成具有向心力的研究群体;总被引频次最多的都是林肖瑜,总下载频次最多的是吴耀武,最早发文量分别在1994年和2016年,近年来,对该领域后续研究没有跟进。

4. 大学英语阅读教学相关文献研究热点趋势的可视化分析

关键词在一篇文献中至关重要。本文运用CiteSpace软件对大学因故听力教学相关文献的关键词绘制科学知识图谱,通过关键词贡献分析,观察该领域的热点变化,分析其发展趋势。

运用CiteSpace软件,设置时间阈值:1992~2018年,时间间隔为1年,以关键词为节点,得到大学英语听力教学相关文献研究热点聚类知识图谱,包含238个关键词和638条连接线,网络整体密度为0.0226 (如图2所示)。

根据图2图3,我们能够清晰明了地观察出大学英语阅读教学研究的重点领域,每个节点都对应着相应的关键词,节点越大,说明出现频次越多。

除此之外,中心性也是值得我们关注的数据。如表3所示,中心性越大,说明这个关键词起的中心作用就越大,对其他关键词的影响也越大。本文选取了具有象征性地关键词,手动合并了如:大学英语,阅读教学,阅读,英语教学,阅读课等含义相似的关键词。

综上,根据图2图3图4以及表3对关键词热点、演进进行分析,大学英语阅读教学的研究热点领域可总结概括如下:

1) 阅读教学相关理论研究

目前,对于该领域相关理论的研究主要涉及到合作学习理论,图式理论,言语行为理论,语义单位关系理论以及文学交感理论。张法科、赵婷(2004)认为合作学习理论在大学英语阅读课教学中可以有效提高大学英语教学的质量,在运用该方法时,要将“合理的分组教学”和“得当的语言因素及非语言因素输入”这两个问题放在首要位置 [2] 。还有学者提出了了图式理论(陈惠芬、尹玲夏,2004;于敏,2008),认为图式教学能帮助学生对内容进行预测,激活已有图式,而教师在这个过程中可以高效地引导学生建立新的图式 [3] 。言语行为理论(speech act theory) (李玲、沈锦坤,2005)强调在阅读过程中,学生应洞悉文

Figure 2. Hot clustering knowledge map

图2. 研究热点聚类知识图谱

Figure 3. Research hot spot clustering knowledge map sequence map

图3. 研究热点聚类知识图谱时序图谱

Table 3. Keyword centrality analysis

表3. 关键词中心性分析

Figure 4. Keyword mutation

图4. 关键词突变情况

本的“言外之意”,对整个文本有一个全局观 [4] 。Michael Hoey语义单位理论被学者认为是为提高阅读技能开辟了新视野(陈运香,2005) [5] 。张艺宁在2010年提出将文学交感理论与大学英语阅读教学相结合,重视阅读的“审美”能力,调动学生“内驱力”,以此来达到提高教学效率的目的 [6] 。

2) 阅读教学模式与方法研究

为了更好地将理论服务于实践,针对阅读教学模式与方法的研究也进行得如火如荼。目前,针对阅读教学模式的研究主要分为传统的教学模式,如四种阅读教学模式:自下而上(bottom-up)模式,自上而下(top-down model)模式,以及目前比较提倡的更科学的教学模式,如交互模式(interactive model) (李翔鹰,2001) [7] 。自下而上模式强调在阅读前对文本进行切分,按照“音素–词–短语–句子–语篇”的线形顺序加工文本信息,而“自上而下”模式则更强调阅读者根据先前的背景知识以及认知进行预测、推断、分类、筛选(胡永进,2015) [8] 。而交互模式则是将两种模式在教学过程中相结合。另外,徐飞(2003)提出应该采用语篇分析模式的观点,他阐述了语篇分析模式在英语阅读教学中的实际运用,提出语篇教学能够更好地提高学生元认知阅读策略运用能力 [9] 。在关于阅读教学方法研究方面,有学者提出:在大学英语阅读教学中运用PBL (Project-Based Learning)教学法可以让学生主动中获取知识,提高语言技能(乔玉玲、郭莉萍,2011) [10] ;此外,李森(2002)提出高校英语阅读教学采用体裁教学法,该教学过程应该分为四个阶段:体裁分析、小组讨论、独立分析和巩固练习 [1] ;有学者提出任务型教学法(Task-based Language Teaching)通过课堂中教师与学生共同完成某些任务,使学生自然地获取信息,习得语言,可以激发学生的兴趣。同时,廖传风(2008)提出,在阅读教学中运用评价意义的方法能帮助学生快速、准确地挖掘语篇的主题思想 [11] 。

3) 提高阅读能力的策略研究及学生个体差异和背景知识研究

在教与学的过程当中,除了强调教师教学模式及方法的重要性,学生自身策略使用以及个体差异和背景知识的差异在整个阅读过程中也尤为重要。有学者提出快速阅读能有效提高大学生阅读能力,使学生避免在阅读中“只见树木不见森林”(郭克杰,2002) [12] ;而后,许多学者也认为大学生阅读过程应该从整体出发,这样可以有效提高阅读者的阅读能力(廖维娜、吴永强,2003) [13] 。另外,有学者通过研究认为大学生在阅读上表现出显著的差异,因此教师在阅读教学中应该兼顾学生个体差异,因材施教(钱建成,2011) [14] ;同时,学者们认为背景知识是英语阅读过程中不可缺少的,文化障碍是中国学生英语阅读的主要障碍之一,教师在教学过程中需恰当地导入适当的背景知识,使学生处于恰当的语境之中尤为重要。

5. 研究展望及结语

通过计量分析以及可视化分析,清楚直观地了解了在大学英语阅读领域研究发展。自2013年后,该领域关注度明显下降,而《大学英语教学指南》从国家战略需求层面强调英语的重要性:通过学习和使用英语,可以直接了解国外前沿的科技进展、管理经验和思想理念,学习和了解世界优秀的文化和文明,同时也有助于增强国家语言实力,传播中华文化,促进与各国人民的广泛交往,提升国家软实力。因此大学英语听力教学成为了热门,但笔者呼吁,大学英语教学研究应是一个整体,学者们不可顾此失彼,阅读是一个重要的输入过程,是英语学习者不可缺少的一种能力。

在2018年6月,由教育部、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发布的《中国英语能力等级量表》作为国家语委语言文字规范正式实施。《中国英语能力等级量表》是面向我国英语学习者的首个英语能力测评标准。它将学习者的英语能力从低到高划分为基础、提高和熟练三个阶段,共设九个等级。其中针对阅读能力的要求已不再是仅仅理解主题思想,分析语言特点,而要求更高级的学习者们能够在读懂复杂材料的同时,学会鉴赏其艺术及社会价值,进行批判性评价。

鉴于此,大学英语阅读教学发展趋势将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通过分析发现,研究者对与阅读教学理论的探讨不够全面,将理论的论证与英语阅读实际教学相结合的研究仍比较少,因此,学者们在未来的研究中,应将理论联系实际,结合时代特征,充分利用资源深入探讨理论基础,使之成为整个大学英语阅读教学研究的导向。同时,学者们也应更注重实际课堂,而不只是对于国外理论“依葫芦画瓢”;旨在不断创新,不断将实际情况反馈到理论体系,加强理论研究的深度,达到良性循环,互相促进,这样才能不断地寻找适合目前我国大学英语阅读教学现状的方法。

第二,目前相关的研究成果实证研究不多,倾向于宏观,主要是对于与大学英语阅读“有关因素”的介绍,或基于教师个人经验的总结与梳理,亦或是对因素的“理论”的文字叙述。从方法论角度来讲,缺少了客观性与科学性。因此,如何进行更有效的大学阅读教学需要更多元化的方式探寻,更实证性的创新研究,我们可以将眼光从宏观的观察研究中细化到某一个微观的研究点,运用一些时下新型研究方法,如微变化研究法,来对大学英语阅读教学的研究过程或学生在阅读过程中产生的变化进行深度细致的剖析。

第三,21世纪是一个网络化的时代,如今大学英语阅读教学也正经历着改革,大量学者开始将阅读教学与网络信息化环境结合起来,旨在通过借助网络平台、多媒体技术等帮助学生处于真实训练环境,方便学生查单词、进行翻译等功能,以此提高学生的综合阅读能力。但是,传统教学法也并不是一无是处,网络化学习有时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学生在网络化学习过程中注意力往往被分散,作业问题得不到及时反馈,缺乏跟同学们的面对面讨论和跟老师的面对面交流,因此,理智对待网络化时代的改革非常必要。鉴于此,未来的研究会更注重于探讨如何更理智更全面地运用网络化平台,尽可能消除在使用网络平台时的不利因素,使学生能够综合使用各种资源,已达到能力的提升。

第四,随着时代的发展,大学英语阅读教学的研究早已不是一个单独的领域,学者们应将其与当今的一些科学相结合,如:认知科学,多模态教学法等;并且,阅读是一个输入的过程,而英语的学习也同时强调输出,因此,未来的研究应将输入研究与输出研究相结合,将英语研究看成一个整体,比如与大学英语写作教学研究相结合,探究如何“以读促写”(文秋芳,2017)以及如何在阅读教学过程中达到学生英语能力的全面发展,这些都需要广大的学者们对该领域给予足够重视以及进一步的研究 [15] 。

学者们应将大学英语阅读教学的研究与时代特征结合起来,使其更有深度和广度,更好地服务于实际教学,服务于社会。

参考文献

[1] 李森. 大学英语阅读教学新思路: 体裁教学法[J]. 外语界, 2002(5): 60-63.
[2] 张法科, 赵婷. 合作学习理论在大学英语阅读教学中的应用[J]. 外语界, 2004(6): 46-51.
[3] 陈惠芬, 尹玲夏. 图式理论与大学英语阅读教学[J]. 教育学研究, 2004(10): 85-89.
[4] 李玲, 邹岩. 运用言语行为理论指导大学英语阅读教学[J]. 中国大学教学, 2005(12): 56-57.
[5] 陈运香. 探索外语阅读教学的新视角——Michael Hoey语义单位关系理论对外语阅读教学的启示[J]. 外语教学, 2005, 26(2): 56-60.
[6] 张艺宁. 感性领悟与理性分析的契合——基于“ATE”阅读模式的大学英语阅读教学个案研究[J]. 黑龙江高教研究, 2010(9): 189-192.
[7] 李翔鹰. 浅谈英语阅读中的理解[J]. 外语界, 2001(6): 52-56.
[8] 胡永近. 听力过程模式对听力理解和记忆的影响分析——一项认知心理学视域下的实证研究[J]. 外语界, 2015(1): 32-39.
[9] 徐飞. 中国语境下英语阅读教学的语篇分析模式——兼论图式阅读理论的缺陷[J]. 山东外语教学, 2003(2): 58-63.
[10] 乔玉玲, 郭莉萍. PBL教学法在大学英语阅读教学中的应用[J]. 教育理论与实践, 2011(10): 58-60.
[11] 廖传风. 评价理论与外语阅读教学——解读语篇主题思想的新方法[J]. 外语教学, 2008, 29(4): 47-50.
[12] 郭克杰. 学会快速阅读, 提高英语阅读能力[J]. 外语界, 2002(2): 5-9.
[13] 廖维娜, 吴永强. 应用读者反应理论提高阅读理解能力[J]. 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 2003, 24(10): 356-358.
[14] 钱建成. 认知风格与阅读理解的相关性研究[J]. 教学与管理, 2011(8): 61-62.
[15] 文秋芳. 产出导向法的中国特色[J]. 现代外语, 2017, 40(3): 348-3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