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学研究  >> Vol. 6 No. 5 (September 2017)

不同浓度乙醇对唐古特大黄(Rheum tanguticum)中总蒽醌沉淀的影响
Effects on Total Anthraquinone Deposition of Rheum tanguticum from the Different Concentration of Ethanol

DOI: 10.12677/BR.2017.65041, PDF, HTML, XML, 下载: 1,075  浏览: 2,502 

作者: 吕婷, 苏旭*:青海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青藏高原药用动植物资源重点实验室,青藏高原环境与资源教育部 重点实验室,青海 西宁

关键词: 唐古特大黄总蒽醌乙醇Rheum tanguticum Anthraquinone Ethanol

摘要: 通过对不同浓度乙醇对唐古特大黄中总蒽醌沉淀影响研究,发现在相同浓度下随乙醇体积的增加,产生的总蒽醌沉淀量呈递减趋势;在相同体积下,随乙醇浓度的增加,产生的总蒽醌沉淀量则呈现增加的趋势,并且75%的乙醇最有利于总蒽醌沉淀的产生。
Abstract: The effects on total anthraquinone deposition Rheum tanguticum from the different concentration of ethanol were studied in this article. The results showed that the deposition quantity of total anthraquinone had the trend of decreasing with increasing of the ethanol’s volume on the same concentration, while those had the trend of increasing with increasing of ethanol concentration on the same volume. Meanwhile, it also suggested that 75% ethanol was helpful for the production of the total anthraquinone.

文章引用: 吕婷, 苏旭. 不同浓度乙醇对唐古特大黄(Rheum tanguticum)中总蒽醌沉淀的影响[J]. 植物学研究, 2017, 6(5): 313-316. https://doi.org/10.12677/BR.2017.65041

参考文献

[1] 中国科学院西北高原生物研究所. 青海植物志(第1卷) [M]. 西宁: 青海人民出版社, 1987: 155-156.
[2] 郑俊华, 张立力, 楼之岑. 大黄属植物化学成分分析[J]. 北京医科大学学报, 1991, 23(1): 51-53.
[3] 李磊, 刘瑞, 袁波, 等. 大黄HPLC指纹图谱分析[J]. 中国药学杂志, 2005, 40(17): 1302-1305.
[4] 李淑娟, 董晓华, 武海霞, 等. 大黄及其有效成分药理作用的研究[J]. 医学综述, 2005, 11(1): 76-78.
[5] 董相军, 王莉, 徐文华, 等. 唐古特大黄休眠芽诱导植株再生[J]. 植物生理学通讯, 2004, 40(4): 45.
[6] 胡延萍, 谢小龙, 温泉, 等. 唐古特大黄五个居群的核型[J]. 云南植物研究, 2007, 29(4): 429-433.
[7] 苗明三, 李振国. 现代实用中药质量控制技术[M]. 北京: 北京人民医药出版社, 2000(12): 529-539.
[8] 张峰. 唐古特大黄不同居群药用部位化学成分差异与环境因子的相关性分析[D]: [硕士学位论文]. 西安: 陕西师范大学, 2012.
[9] 熊辉岩, 张晓峰, 王环, 等. 大黄属3种大黄植物不同部分蒽醌含量的测定与比较[J]. 西北植物学报, 2003, 3(2): 328-331.
[10] 陈琼华, 刘楚榕, 邱萃华. 大黄蒽醌衍生物对艾氏腹水癌细胞呼吸和酵解的影响[J]. 药学学报, 1980(115): 95.
[11] 王淑如, 陈琼华. 大黄蒽醌衍生物对DNA的作用[J]. 生物化学与生物物理学报, 1977(9): 95.
[12] 陈春麟, 陈琼华. 大黄蒽醌衍生物对线粒体呼吸链的抑制部位[J]. 药学学报, 1987(22): 12.
[13] 何冰芳, 陈琼华. 大黄蒽醌衍生物对酪氨酸酶的抑制[J]. 生物化学和生物物理学报, 1989(5): 1.
[14] 李军林, 李家实, 王爱芹. 大黄酚与大黄索甲醚制备性分离[J]. 基层中药杂志, 1996, 10(2): 43-44.
[15] 王慧春, 张成总. 唐古特大黄蒽醌衍生物的提取与分离[J]. 青海师范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2006(4): 88-90.
[16] 李卫民, 王治平, 刘杰, 等. 超声强化超临界流体萃取对大黄总蒽醌提取效果的探究[J]. 中国实验方剂学杂志, 2010, 16(10): 30-32.
[17] 任国强, 刘照强, 薛栋, 等. 微波加压提取大黄的工艺研究[J]. 中草药, 2012, 43(7): 1336-1339.
[18] 许汉林, 熊利容, 陈军, 等. H1020大孔树脂分离纯化大黄蒽醌的研究[J]. 中国医院药学杂志, 2007, 27(5): 619-622.
[19] 叶殷殷, 曾元儿, 曹骋, 等. 不同型号大孔树脂分离大黄蒽醌类成分的研究[J]. 中成药, 2011, 33(1): 168-170.
[20] 刘喜纲, 常金花, 王汝兴, 等. 大黄总蒽醌的提取精制工艺研究[J]. 中国医院药学杂志, 2015, 35(15): 1366-13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