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S  >> Vol. 7 No. 1 (January 2018)

    浅析邓中夏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探索及贡献
    On Deng Zhongxia’s Exploration and Contribution to Marxism Sinicization

  • 全文下载: PDF(391KB) HTML   XML   PP.57-61   DOI: 10.12677/ASS.2018.71009  
  • 下载量: 556  浏览量: 2,252  

作者:  

朱丽娜:河南师范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河南 新乡

关键词:
邓中夏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理论联系实际Deng Zhongxia Sinicization of Marxism Theory and Practice

摘要: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是中国共产党集体智慧的结晶,五四运动时期马克思主义在中国逐渐传播。邓中夏是党的早期优秀领导人之一,经过巨大思想转变之后全身心投入无产阶级革命中学习并传播马克思主义思想。邓中夏作为早期马克思主义宣传者之一,积极创建报刊,宣传马克思主义理论,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提供了理论依据和基础。邓中夏在早期革命活动中不仅积极领导并参与群众起义活动,而且在活动结束后及时对活动做总结,为以后革命活动积累丰富的经验。邓中夏在经验总结中提出用马克思主义理论联系实际、密切结合群众、及夺取无产阶级领导权思想,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作出重大理论成果。

Marxism in China is the crystallization of the collective wisdom of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Marxism gradually spread in China during the May 4th Movement. Deng Zhongxia is one of the party’s early outstanding leaders. After a great ideological change, he devoted himself to the proletarian revolution to study and spread Marxist thought. Deng Zhongxia, as one of the early propagandists of Marxism, actively established newspapers and periodicals to propagate Marxist theory. Deng Zhongxia not only actively led and participated in the mass uprising activities in the early revolutionary activities, but also made a timely summary of the activities after the activities, accumulating experience for later revolutionary activities. Deng Zhongxia, in his summation of experience, put forward the idea of combining Marxist theory with practice, closely combining the masses, and seizing the thought of proletarian leadership, so as to make great theoretical achievements for the sinicization of Marxism.

1. 引言

邓中夏1894年2月5日出生于湖南省宜章县太平乡邓家湾村的一个官僚地主家庭。1917年夏,邓中夏考入北京大学国文系。邓中夏进入北京大学后受当时的社会背景及校友的渲染下,思想发生转变后,开始投入解救中国的革命活动中。1922年当选第二届社会主义青年团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任临时中央委员长,中央局委员、组织部主任等职;后来从事工人运动;1927年参加中共中央八七会议,被选为临时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1933年5月被国民党逮捕。1933年10月在南京被杀害,仅39岁。邓中夏经思想转变后,投身于社会主义事业奋斗中。他通过领导工人运动、办学、办报等活动,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做出了重要贡献。

2. 早期邓中夏共产主义思想转变过程

2.1. 思想开化,担当国家独立民族复兴的大任

邓中夏1917年夏,邓中夏考入北京大学国文系,一心攻读古文,是一个幻想通“古”入仕的“古文迷” [1] 。俗话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邓中夏这时想还走父辈们学优入仕的道路。曾天雄等人认为:邓中夏的第一次思想转变是由一个受封建思想影响较深的旧式知识分子转变为有一定爱国思想的民主主义者 [2] 。邓中夏考进北京大学国文系之后受蔡元培校长“兼容并包、学术思想自由”的办学方针及新文化运动开展的社会环境影响,邓中夏开始逐渐转变思想,认识到国家现状与民族危机,他开始学习哲学、经济等新课程,积累新知识,也去参加哲学研究会,锻炼自己的综合能力。这一次转变,使邓中夏的思想逐渐开放,开始思考和探索救国救民的道路,这样的思想转变为下一步学习和宣传马克思主义做了充足的准备。

2.2. 学习并宣传马克思主义理论,新知识分子成长为马克思主义者

姜平、李良玉认为邓中夏是五四时期的革命闯将、杰出的工人运动领袖,具有威武不屈英勇就义的革命生涯 [3] 。新文化运动之后,随着马克思主义传入中国,邓中夏智趣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他开始寻找救国救民的道路和方法。五四运动前后,接触马克思主义,积极参加和领导起义活动。在革命运动中检验马克思主义是否适合中国革命发展道路,在工人起义运动中学习并宣传马克思主义理论。

1919年到1924年间邓中夏在少年中国学会担任重要职务,并参加革命实践活动,发表文章及创建报刊,在这些活动中学习宣传马克思主义理论。1926年1月15日,邓中夏在广州填写了一份由“少年中国学会改组委员会”下发的调查表。在回答“对于目前内忧外患交迫的中国究抱何种主义”时,邓中夏的回答是“久已抱定马克思主义,依历史过程,认定现在应进行国民革命。国民革命只是世界革命之一部分,故反对狭义的国家主义”表明邓中夏已经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在其他问题回答中透露出,他善于对资产阶级知识分子采取又联合、又斗争成熟的无产阶级革命家 [4] 。面对当时国家形势,争取除无产阶级以外其他社会阶级的爱国人士投入革命,能够壮大革命队伍,争取早日取得革命胜利。由此可以看出邓中夏在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同时,也善于灵活运用马克思主义理论,准确分析我国的基本国情,做到理论联系实际。

邓中夏作为工人运动领袖,常常接触到社会底层人民,深刻了解到社会底层人民生活苦不堪言。邓中夏为了保护工人利益,提高社会底层人们的生活与文化水平,创建报刊呼吁社会寻找救国救民的道路,同时创办学校提高社会下层人民的文化水平。邓中夏创办《劳动音》、创办工人学校——1921年1月创办长辛店劳动补习学校、在上海大学创办平民学校、劳动高等小学、工界国民学校等这些学校都是专收工人、及工人子女入学 [5] 。邓中夏办学提高底层人民的知识水平,开阔他们的眼界。在起义运动结束后,实事求是地总结起义的经验总结;最终选择以马克思主义为信仰,提出密切联系群众,理论联系实际的中国工人运动经验,并提出无产阶级领导权思想,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作出巨大贡献。总结以上邓中夏的思想转变:旧式知识分子转变为有一定爱国思想的民主主义者,在不断努力寻找救国救民道路的过程中,最终转变为以马克思主义为信仰的无产阶级革命者。

3. 邓中夏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贡献

邓中夏在青年时期能够坚持把马克思主义作为自己的终身信仰,是受主客观两种因素相互作用的结果。客观原因是国际、国内环境影响、良师益友的启发;主观原因是邓中夏自身的勤奋上进的品质、浓厚的爱国主义精神、勇于探索和对待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态度及后来坚持不懈的努力 [6] 。邓中夏在经过重大思想转变之后,开始学习和研究马克思主义理论,并积极宣传和参加革命运动;在一系列革命运动中学习、宣传马克思主义,对中国革命实践作出经验总结为以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发展起到重要作用。

3.1. 学习宣传马克思主义理论,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奠定基础

邓中夏是在李大钊同志指引下走向共产主义道路。邓中夏不仅积极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而且还办刊宣传马克思主义思想。1919年邓中夏创办了《国民》杂志,邓中夏是主编干事,刊物宗旨是:“增进国民人格,灌输国民常识” [7] ,可以看出邓中夏的爱国情怀,正是这种爱国情怀使邓中夏肩负起寻找救国救民的道路责任。邓中夏为了唤起民众的爱国之情,发表了《欧洲和议吾国委员之派遣》《国防军之成立》《中日新交涉》《国防军与日本》等等。这些文章揭露我国当时受帝国主义压迫,北洋政府卖国求存的行为,背负不平等条约以及帝国主义对中国无情掠夺的状况。

邓中夏对工人运动理论的贡献具有强烈的实践性。邓中夏在中国共产党的初创阶段对工人运动理论,强调理论联系实际,注重调查研究。从现实实践中动态地发现和追踪工人运动问题,用实际行动回应了当时工人运动的理论和实践问题。邓中夏重视用马克思主义先进理论指导工人运动的实践,使其工人运动理论在实践中不断得到提升 [8] 。中共早期通过发行报刊的形式,宣传马克思主义思想。邓中夏对马克思主义的宣传采用多种形式:写文章、创办刊物,主办学校、参与革命运动等。以陈独秀、李大钊、邓中夏、毛泽东等为代表的中共早期报刊编撰群体的影响下,邓中夏经历了从爱国主义者到共产主义者转变的成长道路 [9] 。邓中夏在杨昌济、李大钊、蔡和森等良师益友的帮助、感染下和自己积极学习与实践探索下,坚定马克思主义信念,并且积极投身于社会实践,宣传马克思主义,并用马克思主义理论正确分析国情成为一位令人钦佩的共产主义者。

3.2. 坚持科学严谨态度及工农利益结合的群众观

邓中夏是坚持用科学的态度学习马克思主义,勇于同各种错误思想作斗争,坚持科学马克思主义理论。中共二大上,中国共产党全面详细分析国际形势、中国社会性质、中国革命性质、中国革命对象与动机问题,并提出反帝反封建的革命纲领。当时有人认为二大的纲领是过激的。对此问题邓中夏在《中国青年》第三期上发表了《解惑》一文,旗帜鲜明地指出:“过激派的口号是——推翻资本主义制度和劳农专政;打倒军阀,打倒帝国主义,才真是主张国民革命的人所应该说的” [10] 。邓中夏立足于当时的国情,分析了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国情,并提出要实现国家独立民主解放,必须坚持反帝反封建的革命纲领,这样才能建立一个独立自主的国家,实现民族自立自强。

邓中夏要求以改变或提升社会底层人民困苦生活和质量为目标,开展工人运动。邓中夏在长辛店工人运动、开滦煤矿运动、京汉铁路工人罢工、上海工人罢工、和海员罢工运动中的工作对象和着眼点始终没有离开工农广大无产阶级。始终是依据中国的革命实际情况,以工农阶级利益和诉求为出发点,以工农阶级生存、生活状况和知识水平为依据来开展革命实践活动,不断满足群众的需求。邓中夏坚持胸怀群众——坚持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不离不弃;关心群众——一切为了群众,切实为群众谋利益,不动不摇;相信群众——一切依靠群众,相信、动员群众,不偏不倚 [11] ;邓中夏一生都坚持工农利益结合的群众思想,坚决同任何损害群众利益、国家民族大义的错误思想和行为作斗争。邓中夏在中共六大上坚持站在中华民族和广大群众的利益上,反对米夫王明等人在联公布和共产国际的支持下,开展的一系列宗派活动。邓中夏与瞿秋白一起同米夫、王明开展长期的斗争 [12] 。邓中夏反对共产国际和王明的方针政策脱离中国实际情况及对马克思主义的学习和运用采用完全照搬的模式脱离我国实际国情和广大群众,没有站在广大群众的利益上。邓中夏在这次高层的政治斗争中始终坚持人民的立场,坚持科学的马克思主义学习态度。王明在这次斗争中夺取了政治领导权的胜利,并且对老一辈革命家邓中夏进行无情的打压。邓中夏并不会为了自身利益,偏离对民族大义和广大群众的利益追求,这种精神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

3.3. 邓中夏提出无产阶级领导权思想,促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发展

夺取无产阶级领导权是新民主主义革命总路线执行的首要任务,大革命时期,邓中夏提出中国无产阶级领导权只属于无产阶级,中国民主革命只能靠无产阶级取得,无产阶级必须和农民结成联盟才能实现民主革命的领导权 [13] 。邓中夏提出并论述了无产阶级领导权问题,但是由于社会大环境,及党成立初期革命探索时期,在这些问题上认识虽然不全面、不够深刻,但是却丰富了我党新民主主义理论,为以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发展提供了丰富的经验。

邓中夏关于武装斗争的认识是有历史局限的,没有摆脱当时俄国革命模式,没有提出农村包围城市的方法,没能达到毛泽东同志的深度和高度,这是我们不能要求他的 [14] 。邓中夏在革命斗争的经验总结中提出无产阶级领导权思想——广大劳动人民只有夺取无产阶级领导权,才能有力量推翻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这也是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总路线。虽因受当时建党初期环境的影响,没有得到社会民众的及时认可,但一定程度上丰富了新民主主义理论和促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发展。

4. 邓中夏的思想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启发

邓中夏学习、宣传马克思主义理论中坚持理论联系实际,反对照抄照搬的学习模式,促进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发展。启示我们践行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过程中,我们应灵活运用马克思主义理论,不仅要理论联系实际,也要做到与时俱进,依据我国的现实情况而定。十一届三中全会提出改革开放,及后来1982年提出,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是马克思主义理论联系中国实际国情进行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巨大成果。启示我们在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时,更要注重实践的重要性,任何一个理论,如果不能用于实践,也只是一种条例文本而已,不会对社会产生影响,也就失去了它的存在意义。

坚持科学严谨的态度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敢于同错误的思想作斗争。如果践行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过程中不能坚持科学严谨的态度,将会造成严重的社会后果。文革十年就是因为中国共产党在寻找中国社会主义道路中,急于求成、脱离实际、错误估计形势、夸大革命的纯洁性和毛泽东的个人作用,而造成党和国家的巨大损失 [15] 。启示我们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道路上坚持实事求是、民主集中制原则。

邓中夏在参加和领导工人起义运动中,充分认识到工人农民投入革命的重要性,提出工农联盟是实现无产阶级领导权的必经之路,告诉我们密切联系群众的重要性。邓中夏的群众观启示我们,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过程中要时刻站在最广大人民的利益上。当前激烈竞争的全球化国际背景下,要坚持社会主义,保障人民的利益,时刻保持站在人民群众的利益上。这也是中国共产党必须坚持的群众原则——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

文章引用:
朱丽娜. 浅析邓中夏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探索及贡献[J]. 社会科学前沿, 2018, 7(1): 57-61. https://doi.org/10.12677/ASS.2018.71009

参考文献

[1] 中共党史人物研究会, 编. 中共党史人物传(第35卷)[M]. 西安: 陕西人民出版社, 1987: 1-4.
[2] 曾天雄, 李小辉. 试析邓中夏共产主义思想形成中的三次转变[J]. 湖南社会科学, 2008(6): 195-197.
[3] 姜平, 李良玉. 邓中夏同志光辉的一生[M]. 南京: 南京大学出版社, 1986: 5.
[4] 余三乐. 邓中夏与少年中国会[J]. 中共党史研究, 1994(6): 44-49.
[5] 樊妍. 邓中夏工人思想政治教育理论与实践初探[D]: [硕士学位论文]. 长沙: 湖南师范大学, 2013.
[6] 王珊妹. 邓中夏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探索[D]: [硕士学位论文]. 哈尔滨: 哈尔滨工业大学, 2016.
[7] 白驰林. 邓中夏与马克思主义大众化(1917-1933) [D]: [博士学位论文]. 成都: 西南交通大学, 2016.
[8] 付延功. 论邓中夏对工人运动的理论贡献[D]: [硕士学位论文]. 上海: 华东师范大学, 2010.
[9] 赵付科. 中共早期报刊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历史贡献[J]. 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 2014(3): 153-159.
[10] 邓中夏. 邓中夏文集[M]. 北京: 人民出版社, 1983: 36-42.
[11] 白林驰. 邓中夏的群众观及现实启示[J]. 毛泽东思想研究, 2015, 32(2): 89-93.
[12] 高中华. 邓中夏反对米夫王明的斗争[J]. 湘潮, 2010(7): 16-18.
[13] 张玉玲. 论大革命时期邓中夏的无产阶级领导权思想[J]. 河南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05, 45(6): 37-39.
[14] 葛洪泽. 邓中夏对新民主主义革命理论的历史贡献[J]. 毛泽东思想研究, 1995(1): 41-44.
[15] 杨近平. “文革”时期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经验教训[J]. 中共天津市委党校学报, 2013(5): 19-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