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  >> Vol. 7 No. 1 (January 2018)

    为了学生的发展而评量——实地调研开平餐饮学校的评量模式
    Assessment for the Development of Students: The Example of the Assessment in Kaiping Culinary School

  • 全文下载: PDF(790KB) HTML   XML   PP.19-30   DOI: 10.12677/VE.2018.71005  
  • 下载量: 383  浏览量: 946  

作者:  

马 冀:台湾政治大学教育学院,台湾

关键词:
开平学校质化评量过程性评量延伸性评量Kaiping Culinary School Qualitative Assessment Process Assessment Extended Assessment

摘要:

鉴于评量制度仍需改革推进和学界的反思,研究者选取了职业中学中改革非常成功的台湾开平餐饮学校作为例子,实地调研学校在评量方面的设置。结合对开平的文献叙述,研究者发现开平的评量方式非常符合其他评量研究中所提倡的多元、互动等原则,开平结合纸笔测试、档案评量、实作评量、口头晤谈等多种方式,让学生、同伴、家长、老师、业界和社会共同参与到评量中来。同时开平还使用大量的质化评量来进行过程性评量,搭配配套服务,保证评量能够为学生成长服务。开平在延伸性评量也做得颇为优秀,对毕业生仍进行追踪,同时为他们提供终身服务。开平的案例无法简单套用,是一系列行政、教学保障支撑下的体现,但是值得其他学校在设定评量制度时学习借鉴其中的优秀之处,更好地为培育学生服务。

Because of the improving in assessment system and reflecting of researcher, Author chooses successfully reformed vacational school: Kaiping culinary school as an example, researching the assessment setting of the school by field survey. After the reviewing of research literature to Kaiping, researcher finds that the assessment of Kaiping meets the requirement and principles such as multielement and interactiveness which are presented in researches. Kaiping culinary school combines paper test, portfolio assessment, practice assessment and verbal assessment together, and invites students, friends, parents, teachers, industry and society to participate in the assessment. Meanwhile, Kaiping uses vast qualitative assessments for process assessment, matching supporting service to ensure it could serve the development of students. Kaiping also has a fantastic performance in extended assessment which traces the graduate and provides the lifelong services. The example of Kaiping could not be applied mechanically. It is a reflection of administration and teaching support system, which deserves other school to use as an example for serving the education of students.

1. 研究背景

评量(评价),根据现代汉语词典,其意义为:评论价值的高低。评量是教育中重要的一环,在针对语文评量体系的实践研究中,研究者就曾提出,大陆评价制度中忽略过程,强调结果;忽略整体判断,强调个体高低,对学校和教师的评判标准进而影响到了对学生的评价体系 [1] 。中国大陆教育部2013年在《教育部关于推进中小学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的意见》 [2] 中提出现在中国大陆的教育评价制度依然存在单纯以学生学业考试成绩和学校升学率来评价中小学教育质量的倾向,过度重视分数,忽视综合素养,只看终结性评量,不看努力和进步程度,因此需要大力推进中小学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台湾学者也认为,以学生为中心的教育理念,必须有适当的课程、教学与评价策略相互配合 [3] 。可见,目前教育评量的改革和推进尚需努力。然而,大陆部分地区对于学生之评价依然紧紧围绕中考高考,始终跳不出分数镣铐,未能找到全面评量学生之方法,因此,了解和研究其他地区的评量,可能会对中国大陆的评量体系提供借鉴。

选取开平中学作为研究材料,原因大致有三:其一,台湾的职业教育和实验教育发展较早,较大陆较为完善,在《另类教育在台湾》一书中,提到了这一所以餐饮为主的职业高中台湾开平中学,这所中学,原本已经濒临关闭,口碑很差,但自改革之后,在餐饮业大受欢迎(每年招生率等等),学生就业和风评都非常好 [4] 。和普通学校教育不同,职业教育的目的更偏向于培养实用性人才,直接面向就业,使得职业教育的评量,也许会更重视延伸性评量。这看起来由于目的不同而造成的分歧,但实质上是教育理念的不同造成的。其二,开平中学也是一所实验学校,在显性课程和隐形课程、学校文化、学生管理方面(主题式教学等等),都有很多创新的尝试,这一切,都会有评量制度在背后支撑。这所学校在成功的背后,其评量方法,不仅仅是单纯的学业成就评量,还有在隐形课程中,在校园的管理方面,都会有学生评量的影子,学校这些方面的作为,也许会有值得大陆借鉴的地方。

因此,本研究的研究主问题主要针对:

从选材开始到学生就业之后,开平中学的评量,特别是过程性评量和延伸性评量,分别做了哪些设置?

在这个主问题之下,本研究还将探究,在开平中学的这些评价中,是否体现了评价方式多元化、交流沟通、以人为本和关注发展的原则?

2. 文献综述

2.1. 学生评量

学生评量(大陆称为评价,其英文翻译均为assessment),结合词典的解释,就是用各种手段来评价学生各方面表现的高低。

Tyler R.W认为教育评价的过程实际上是“确立教学课程与教学计划实际达到预期教育目标的整个过程” [5] 。这个定义在当前的教育背景下,需要更加凸显评价主体是学生的理念。

评量的本质是价值判断 [6] ,而价值判断的基本范式则分为“控制——量化”和“观察——理解”两种。前者受实证主义影响严重 [7] ,而后者则受存在主义和现象学的影响,更注重相对判断和个体化。

对于学生的评价,有研究者认为不仅仅可以让学生了解自己的发展现状和潜力,促进其各方面的综合发展,同时也可以让学校对自身进行反思,为学生教育提供更好的方法策略 [8] 。因此,学者提出,教育评价要明确学生评价的几大问题:

1) 我们为什么要进行学生评价?

2) 我们的学生评价是为了谁?

3) 我们能够为完善学生评价做些什么?

4) 我们的学生评价将走向何方? [7]

评价是一个重复收集、研究资料,是一个联系、继续的过程 [3] 。因此,评价不仅仅是当下,更要针对过程,针对后续。

此外,本研究认为,评价不应该仅仅成为判断,评价更应该像是一种对学生各方面表现的反馈收集,再经由教师或者学校反馈给学生,通过这样的一个过程,来达到促使学生自身更好发展的目的。

结合上述论述,本研究认为,学生评价可以被定义为:

利用一定的手段来收集反馈教育目标是否达到预期状态的过程。这种手段应当是多元化的,目标应当以学生为主体,服务学生,因人而异,面向学生当前和未来的综合发展。

在本研究中,会出现两个有关评量的重点名词,分别是过程性评量和延伸性评量。需要指出的是,过程性评量,在本研究中更多关注的是针对学生学习经历和过程的评量,例如学习历程,进步的程度,学习的反思等等,而不仅仅是在学生学习的过程中进行的评量。因此,通常我们所做的,例如课堂点名,周考月考,平时的测试,更偏向阶段性终结评量,而远离本研究所说的针对过程的评量。延伸性评量在本研究中有两个向度,一个是范围的延伸,指的是评量不仅仅局限于校内。另一个指的是时间的延伸,即评量不仅仅局限于在校时间,而会延伸到学生毕业之后的学习生活工作。

2.2. 当前评量存在的问题

就文献中的论述来看,中国大陆当前的评量体系存在以下四大问题:

1) 单一

对于学生的评量大部分都比较单一,主要表现在评价主体单一——以教师评价学生;评价方法单一——试卷测验法;评价内容单一——只关注学习成绩;评价对象单一——只评价学生成绩,而非整体评价 [7] [9] [10] [11] 。最常见的单一评量就是标准化的传统评量方法,使得评价的工作对教学没有太大贡献 [12] 。这就需要实践者从这些方面,进行多元化的尝试改革。

2) 脱钩

这里的脱钩指的是学生培养目标与学生评价不匹配的现象 [8] 。在衡量学生各方面表现的时候,没有考虑社会的需求和学校自身的条件。评量常常严重脱离现代社会更加强调的交流合作能力和公民素养等综合维度的培养 [6] ,却也忽视学校本身的特色和情况,偏远地区学校硬要和中心区学校比应试,传统学校硬要和艺术学校比才艺获奖等等,都是评价脱钩的典型表现。

3) 非人

中国大陆的传统学生评价缺乏人本主义思想,这种缺乏不仅表现在评价单一的问题上,还存在评价过分强调甄别和选拔,把评价作为一种工具 [7] [11] ,评价标准无侧重点,忽略个体差异等 [10] [13] 。因为甄别的需要,传统评价方式过多重视横向比较,而非个体纵向的绝对发展来评量学生。不但让学生在被评价时处于被动的生存状态,而且消磨了他们主动探索的热情 [11] ,违背了教育是为了个体更好发展的理念。

4) 功利

这里的功利指的是只关注眼前,而非从更长远的时间空间去评价学生。传统评量法一般有学业测试法、诊断性评价、形成性评价和总结性评价 [10] 。这样的评价,只注重时下学生的表现,以便于更加方便地获得和评价有关的利益(例如排名和声誉) [7] 。至于学生毕业之后走向和人生发展如何,则并没有那么关心。

2.3. 提出的解决方法

针对这些问题,研究者们提出了不同的解决策略和建议,其中包括多元评价、校本评价、人本评价和长远性性评价等方面。

基于加德纳的多元智力理论,学者们认为,对于学生的评价,其评价主体应当包括教师、学生和学生家长,才能够在评价主体上呈现多元 [3] [9] [14] 。而在评价的方法上,则可以使用家访、观察调查、学生互评等,来辅助传统的试卷测试法对学生进行评价,避免过于单调的评价方式 [15] 。另外,评价内容上,则鼓励关注学生发展的多个方面,其中包括道德、体育、审美、价值观念等。

张世贤、黄淑苓等学者认为,在对学生进行价值判断时,应当遵循的原则有,生本位原则、发展性原则、差异性原则、操作性原则、科学性原则和实效性原则 [3] [6] 。在这些原则的基础上,明确评价的目的是促进学生综合素质的全面发展,树立具体情况具体分析的思想,逐步推进评价范式的改变。

在校本评价的思维中,研究者根据学校和地区自身的情况,结合教育目标,扬长补短来进行评价设计。例如上海天一小学针对城市儿童怕吃苦、自理能力差的情况,结合外籍人士集中,不同文化背景孩子的团队协作问题,制定了以蚂蚁作为评价标准的愿景 [8] 。学校制定了坚持不懈、智慧进取和团结互助三个方面的评价来设计指标,力求能够符合校本化评价的思维。

为了让评价能够达到有效衡量学生的目的,许多学者根据学校和专业的特点,开发适合本校和本专业的评量表。例如毛新春开发了量表,将评量分为护理长评量和受评者的自我评量,包括一般性专业护理能力的知识行为评量和情意行为以及高层次的临床护理判断、问题解决能力和健康指导及临高能力 [16] 。陈张荣,许柏仁提出生态评价法,通过观察与评量,对学生本身、在家庭、学校和社区等环境中表现出来的能力进行分析 [12] ,目的在于更好地评价中、重度身心障碍的学校,并引导教学。

从人本主义的角度,研究者提出应当突出评价的发展性功能,凸显情感和态度,因材施评尊重差异,评价结果体现人文关怀的改进原则 [13] 。因此,有研究者提出使用美国学校的增值评价法来作为借鉴。增值评价(value-added assessment)主要通过学生的学业成绩和各种表现来评价学生,主要以学生现有表现与先前表现的纵向对比进行发展式的评价 [10] 。当然,很多研究者也重视重建学生评价的价值观,把尊重人、认识人放在评价思想的首位,将评价当成是一种服务和锻炼,将评价和学生个体发展统一起来,更好地管理和发挥学生的而主动型 [7] [11] [14] ,是将学生评价方式向人本主义调整的根本方式。

长远性评价,其理念就是将评价延伸到学生毕业之后,甚至整个人生。在美国高校评价中,对学生的评价方式中就有毕业生追踪调查 [10] 。在世界高校排名QS和上海交大公布的世界大学学术排名“ARWU”中,都有毕业生就业情况和雇主声誉等的长远评价。

2.4. 职业教育的学生评量

职业教育的学生评量作为学生评量的一部分,和一般学生评量类似,大陆的职业教育学生评价,也存在评价片面、评价单一、鉴别功能突出、评价主体单一等问题 [17] [18] ,但由于职业教育与基础教育的不同,其评量有四大特征:1) 职业教育的评价更重视实际技能掌握程度。职业教育的目标是技术能力,是与实际生产相结合的,更加具有应用性 [17] [19] [20] ;2) 职业道德和创新能力等是职业教育评价的重要方向。调查显示,教师、企业、家长和学生100%认为中职学生职业素质的构成需要包括职业道德,92.8%人认为创新能力也是重要的组成部分 [21] ;3) 职业教育的评价更注重课堂外、实习和毕业后。众多学者和机构在设计评量时,均把实习和实践放在重要的位置 [19] [21] [22] ;4) 职业教育的评价更加注重与社会的结合。在培养人才时,企业的参与必不可少,通过企业用人的意见,明确社会对人才的要求,才能针对性地培养人才 [23] ,部分学校还将职业等级资格证书、职业鉴定等获得作为学生毕业要求的一部分 [17] [18] 。

3. 研究方法和资料收集

本研究将使用文献分析法(reference analysis)和田野调查法(fieldwork)两种研究方法。

文献分析法。本研究将收集有关大陆和台湾对于学生评量(学生评价)方面的文献,寻找出双方相同和不同的理念和做法,尤其是在职业教育部分,进行对比研究。

田野调查法。研究者将实地探访开平中学,在探访过程中,记录和学生评量有关的信息,并根据文献和研究者对于学生评量的分类汇总,探讨开平中学在实际操作中对学生评量的安排以及其效果。

本研究在研究时的资料收集方法可以分为观察法和访谈法。本研究对开平中学进行了两天的实地探访,观察了日常教学和成果展示,另外还对开平中学的师生进行了访谈,了解开平中学评量的设计和运作情况。本研究将总结经过分类、阐释和对比得出的观点和建议,提出开平中学评量模式可以让大陆同类学校,以及更广泛的学生评量体系借鉴的部分。

4. 开平餐饮学校的评量

4.1. 开平学校的评量理念

在已出版的书籍中,果哲的《台湾教育的另一片天空》和唐宗浩的《另类教育在台湾》中简略涉及了开平中学的评量特点,可以概括为自我评价,从做中学,对话与交流以及家校合作四个方面 [4] [24] 。经过田野调查和深度访谈,本研究发现,开平餐饮学校的评量设计总体上来说是以主题式教学为核心,以诸多多元评量手段为方法,依托多重评量对象,以质化评量为主,辅以一定的量化评量来进行。

开平餐饮学校因为属于中职院校,招收的学生为初中毕业生,因此,依然要符合台湾教育部门规定的必修学分。然而开平餐饮学校使用主题式教学,统整了传统的语数外学科,在课程上有自己的设计,因此开平将教育部门规定的学分转化为主题式课程学分来作为评量核心(见图1) (由于保密协定,本研究无法展示具体转化标准设计)。例如在专案“毕业展示”中,包括了语文、数学和社会科学的规定学分,

Figure 1. The demonstration of Kaiping culinary school

图1. 开平餐饮学校评量设计示意图

若学生在专案展示的最终评量中达标,则可以获得这三科的学分。

在叙述开平评量的特点之前,需要提出开平学校评量的理念,其中包括:从做中学、自我负责、在犯错中成长和适性发展。

从理论上说,开平的评量源自杜威的“从做中学”。因此,开平的评量较为实作取向,更关注学生的实践能力,为之后走入职场做准备。

学校巧妙的是把德国的那种实用主义,实作取向的(做中学),把它糅合在一起。因为餐饮本身是高风险,很技术化的,它是很严谨的。那我们把它(各种理念)融合。(2017052401)

另外一方面,开平之所以选择这样的评量方式,与他们为了学生发展的思维密不可分。在这个核心的支持下,开平的评量将学生的选择和为选择负责作为评量操作的指导,开平允许学生犯错,然而却需要让他们为自己的错误负责。

开平的评量理念认为,学校就是一个微型社会,因此学生一定会犯错,通过犯错让学生去尝试,去成长,才是最重要的。

那另外一个,日常的生活什么,那个(犯错)是绝对的,因为学生一定是从实际当中去尝试的。一定有犯错,从另外的角度来说,这种犯错是最好的教材,因为每个人都,宁可他出社会之后(犯错),宁可他在学校里面,学校就是个微型社会,有各种状况。(2016052401)

为了让学生走自己的路,让他们成为自己想要的样子,开平重点营造了安全的评量环境,不让评量制约学生的发展,尊重学生发展的节奏,适性发展。

(安全的环境)这个很重要。学生可以非常自在,活出他自己想要的样子。我们一到三年级的课程是他律到自律的过程,那个很漫长,大部分同学理清完之后,她明白自己要做什么,他就自己走上轨道了,那有没有理清完依旧不知道自己要干嘛的,当然有。这些属性的同学,不见得会跟前面的同学一样,进到这个脉络里面。那么学学校就会给出一个空间(让他发展)。(2017052403)

在样的制度和理念的支撑下,开平的评量才能呈现多元,更加注重,也使得开平能够让评量更加延展开来。

4.2. 开平餐饮学校评量的重要特点

1) 评量手段多元

开平餐饮学校的学期安排是校内和校外的结合体,一年级上学综合,一年级下分流(中西餐,第二次再细分)。二年级上学专精。二年级下三年级上校外实习,到学校的合作伙伴饭店面试,通过业界磨练。三年级下回到学校学各个企划,进行成果展示。

因此,开平学校在评量时,手段非常多元。在主题式课程的引领下,开平制定了手段多元的评量方法。

所以我们的评量,还是有一些认知知识取向的。我们还是要考试哦。笔试,知识多元的,有的是实作评量,有的是档案评量,有的是口头晤谈。(2017052401)

在实地调研中,研究者分别观摩了开平的餐饮专业知识课,田野调查汇报课,学校认证考试课,以及毕业展示会,分别代表了知识性笔试,团队性报告,实作性技能考核,学习成果展示。在学习成果展中,不仅包括了技能和实作的展示,也包括了生命小书这样的档案记录评量。另外,开平还有校内实习(学校对外营业餐厅:主厨之家)作为面对社会的专业实践,校外实习作为面对业界的专业实践,以及向全社会展示的各种比赛展演等评量,评量手段可谓是非常多元,以各种不同的方式,来获取学生学习结果的反馈。

开平的多元评量手段是在长时间的摸索中慢慢建立起来的,最典型的就是比赛展演。开平原本并不重视这个方面,然而在网络时代,许多互联网上的展示和比赛能够帮助学校展示学生的学习成果。因此近年来,开平开始参与该类评量。

就是把他做成用田野调查的方式,做成小论文,做成网页式的,因为现在网路非常发他,所以台湾也有在做网页的咨询流通部分。国高中都会做成网页竞赛。所以我们学校本来做田野调查已经做了20几年了。校长就说,结合网页设计,把我们本来就有的东西推出去,可以让别人看见。(2017052403)

这些多元的评量,最后会汇集到学分中,和体制内的需求接轨。

2) 评量对象扩大:学生、家长、老师、专家和社会

由于开平的多元手段的评量,使得开平能够符合评量理论中所呼吁的扩大评量对象的趋势。除了传统的教师给予的评量之外,开平的评量对象,包括了学生自己,家长,老师,业界专家和社会。

教师在开平的评量中作用重要,除了笔试之外,教师承担了对学生报告、档案评量(生命小书等)评分,教师负责制定这些学生的质性反馈中的准则,并且为质性的部分打分来对学生进行评量。

因为文辞优美就是主观性的。至少他们知道,比如六步的格式对了,我就60分,字数达标,我就80起跳,接下来就是遣词用字,文字优美内容丰富,老师就是20分的range (范围)。(2017052402)

这个历程档案打分数,还有心得高低分你怎么打的。现在老师都演化了,为了避免这样的纷争,我们就看字数啊,先不要看文辞,你至少字数达标吧。比如300字的心得,老师就给你80起跳。接下来高分,文辞优美,字句通顺。(2017052403)

除了传统的教师评量,开平还非常重视家长在评量中的作用。家长有更多的机会参与到评量中去。例如在生命小书中,评量中的一部分就是家长的评价和反馈。在实作成果中,家长同样需要给自己的孩子以评价。在和开平学生的交流中发现,他们在学习完做某种餐点之后,都会带回去让父母品尝,哪怕是失败的产品,也会让父母提供建议,将家校的评量结合在一起。

比如他参与实习课,周末回去要做菜,做菜要拍照,还要给家长写评语。妈妈在等鱼炸好,要写评语啦。(2017052401)

同样在访谈中,一位学生也表示,母亲节的时候他们会做东西给父母吃,感恩父母,同时也让父母见证自己的所学。学校学到的菜,回家给父母吃,让他们写感想,也作为评量,反馈到学校。

在前文中也提到,家校合作是开平在教育开展和评量中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这一点在毕业展示会中体现得更加清楚,学生的毕业展示,家长同样是重要的参与者。家长在毕业展中不仅仅参观各种各样的展示,观看学生的现场演示,还被邀请上台,向所有人讲述自己孩子的转变,这种反馈,对于学生的成长和学校的成长而言难能可贵。

开平还很重视学生的评量,包括自评和互评。在教师对各种专案活动和报告的评量中,都会给予一定比例的自我评量分,对于自评,开平的老师这样说:

学生曾经问我一个问题,老师他给自己一百分,你就采信他吗?因为我们有自评的分数。10%是自评。他们会觉得不公平。我就说,这世界上本来就没有公平这件事。他敢给自己100分,他就要面对你们对他的质疑。他们就会骂他:你都没有羞耻心。通常这样的比例,我不会给很高。自评我会给一部分比例。第一个,我们在学习诚实地面对自己,你既然给这样的分数给自己,你就要面对大家的质疑和挑战,老师也会知道你的诚信度。那个分数本来就是不客观的,所以没有公平不公平的。(2017052402)

同学的互评也是一个学生评量的重要方面,如在毕业展览的准备过程中,接待组的同学,会互相帮助,扮演来宾,来看学生在某些方面的欠缺;在提交计划的过程中,学生执行长来执行检核,看看计划书中有什么可以改进的地方;美宣组对大厅的设定,让其他同学和执行长来检核。除了同样在小组报告和专案活动时有互评的成绩外,在课堂上,教师也非常注意学生之间的互评。在小组报告之后,教师会邀请同伴同学来进行反馈,同学们提出了各种各样的建议,例如在报告中多放照片;报告的时候别带口罩;要多说自己学到的东西,而不仅仅介绍现状等等。在毕业成果展中,主持人请同学们邀请自己的朋友上台来,对朋友说出自己想说的话,表示感谢。主持人也会问朋友,有什么事情让你表示感谢的。同才之间的评量,往往会最准确,因为他们朝夕相处,比老师更了解对方。这种同才互评充分体现了评量对象的多样化,也体现了开平在评量中对学生成长的重视——如何与同伴相互帮助与合作共事,是走上职业道路之后非常重要的能力。

开平同样重视专家的评量,在开平,专家通常出现在校内认证、餐饮专业课、校外实习中。为了和餐饮业界接轨。在一年级下分流的时候,学生就需要接受业界专家的评量。

就向烘焙师傅面试,这需要事先提出报名,准备履历表。面试的时候,师傅主要问你为什么要学,想带给众人什么东西。当然,烘焙之前是有考试的,考食谱(专业知识),这也算是评量的一部分。师傅也会在平时课上,观察学生,让学生做一些和这个方向有关的事情,借由细节来观察是否适合。如果能够烘焙出东西,还可以加分。(2017052001)

职业院校本就重视与业界的结合,餐饮业更是一个较为传统的专业领域,因此开平对专家,也就是餐饮师父非常重视。自从开始开设餐饮科26年以来,每一年的拜师大典都是开平最重要的活动之一,学生需要向师父下跪行礼,具有传统行业师徒制的特点,因此行业专家在开平的评量中,必定扮演不可或缺的角色。

与业界相通的就是社会,在开平对学生的评量中,与社会的联结做得水到渠成。开平在二年级下到三年级上的时间里,让学生去校外餐饮企业进行实习,有别于一般的实习,开平将实习单位也整合到对学生的培育和评量中。开平的老师这样表述学校在实习方面所做的努力:

我们学校建了60几年了,26年前开始有餐饮科。我们应该是全台湾最早办三明治式,理论实务理论,学生三年,在学校理论,业界校际合作,再回来理论。和业界的合作,单位到现在,都是别人找我们,我们评估,几乎都是五星级饭店,或是(很好的餐厅)。我们的(实习单位选择)都是过滤在过滤,推掉再推掉。我们会评估,老板或者经营者的教育爱心,有法律规范的,才接受。他们(单位)还要写教学计划。要有训练的计划,我们会把单位找来,开说明会,让学生理解品牌,然后……所以单位我们26年经营,很长期。他们跟我们合作也很有默契了,同时都在聚焦小孩的转变和改变,不止是人力,还是人才。这个单位也有信心品牌,他们来找我们。

由于强大的实力和名声,开平的学生可以与实习单位进行双向选择,也就让实习单位需要提供与学校相配合教育计划和资源,帮助学校一起培养学生,若不够吸引人,可能面临找不到实习生的结果。

另外一个方面,也因为强大的实力,开平对学生专业评量的与社会接轨设计,不仅仅如同一般职业院校一样鼓励和要求学生参与国家和地区的职业证照考试,例如技师、技工(台湾称为技术士)资格证书。开平还有一套由职业证照考试标准发展而来的校内认证。作为与社会评量接轨的桥梁,开平的校内认证也受到业界的认可。学生在毕业证书上,会清楚写明在校期间考取了多少个校内认证,以证明自己的所学。

多元化的评量手段加上丰富的评量对象,使得开平中学在评量方面的呈现丰富多彩。就如同文献中其他研究者呼吁的那样,开平很好地将多元评量和多元评量对象实施在全校的评量中。然而,更值得关注的,是开平在这些框架之下所使用的大量质性评量支撑的过程性评量。

3) 大量透明公开的质化评量支撑的过程性评量

开平餐饮学校的评量大量使用质化评量,这是开平在平两种最显著的特点。质化评量是过程性评量的最佳合作伙伴。质化评量通常以记录、报告、档案、评语等形式呈现,相对于单纯的分数而言,更能够详细地记录学生变化、成长、学习历程以及结果的具体状况。开平在评量中广泛使用质化的方式,无论是对学生做菜撰写评语的家长,老师对学生报告的评语,或是学生互相之间的互评等等,都明确以质化的形式出现。

开平没有课本,所以开平就让学生自己编课本。成果展不会只有毕业的时候一次,每个学期期末都有企划的检核,期末成果展,需要展示自己在主题式教学中学了什么东西,邀请家长和导师来参观。在期末时,还有一件重要的评量——学生的展示自我。

开平没有教科书,所以我们需要把自己这学期自己学到的,汇总成资料,作为自己的课本,形成学习历程档案。(201752001)

但是这种质性的过程性评量无法单独发挥作用,若孤立地使用质化的过程性评量,则会出现学生对学习结果不明确,家长提出疑问等问题,想要过程性评量发挥作用,除了要结合一定的终结性量化评量之外,还需要有一连串的配套服务保证。

开平在评量中,首先保证透明公开,任何信息都可以查询到,包括所有各个阶段的各种评量,老师在每一个阶段完成质性评量之后,都会通过开放质询,放到网上,当面宣布等方式进行公开,毫无隐藏。

我们评量不但要做公开透明化,接受学生对我们的质疑。我的评量方式是什么,然后把所有的条款都一一记录,也让家长知道。当他对成绩有疑问的时候,摊开来,他还签过名,你不是都认可的不是都看过的么?所有的过程都展现在这里,你自己也签名了,这样其实可以减少日后很多的纷争。(2017052402)

和透明公开想配合的,就是保证质化的质量,尽可能详细地记录过程,具体叙述学生的表现以及这样表现最后获得的评量,能够帮助开平更好地进行过程性评量,同时也能轻松应对学生和家长可能出现的质疑。

你今天不是看到有个老师成绩大表在跟学生核对。这就是我们这么多年来学习的经验,你一定要历程,脉络,给学生看,跟她确认,减少最后学生跟你争论。(2017052402)

家长就跑来争论,投诉说把学生乱当。后来就是一样去翻历程,有一些事还是要回归到学生身上,过程中他自己做了什么,我们还是要让家长知道。并不是说老师莫名其妙乱当。(2017052403)

过程性评量的目的不是为了以一种威胁的姿态用结果逼迫学生的学习,而是要促进他的成长,让他从中学会对自己的学习、生活行为负责。因此,补救措施也变得必不可少,通常开平的老师都会在评量之后允许学生迟交作业、报告等。

当然,这种补救不会是是没有界限的无限量补救,老师在这个时候,也要贯彻自己对于评量的理解,发挥评量一定的甄别功能。

像我自己都有做这样一个过程,我曾经有期末的时候,学生跟我说,老师你可以给我补救的机会么,我说不可能。平常过程都有给你这样的机会,(如果这个时候还给你补救的机会),那其他的同学算什么,准时完成的同学算什么。但我也不至于全部不给机会啦,我就是说,你还是要承担一部分的责任。然后我跟她妈妈说,妈妈你看,他在我这边有10学分,我还给他6学分补救,我只当了他4学分。然后妈妈说,老师,我完全理解。(2017052402)

你设想一下,前半学期都在睡觉,一看网站都变积极了:老师我要补救。下次搬东西找我。(其实老师)最终还是希望他通过。(2017052401)

开平还非常重视沟通和交流,其中的原因之一就是为了给质性的过程性评量提供帮助。开平著名的谈话时间,正式其中的代表。每周三早上8点15分开始,除了一些简单的学校通知之外,到9点为止都是谈话交流时间。在这个谈话平台,所有人都可以上台,指定一个人或者对象,说出自己想说的话。可以是同伴,也可以是老师学校。设立平台的目的,是为了让学生敢说、会说。学校称之为平台课程。学校认为,这种谈话是一种情绪抒发,不见得能解决问题,但是很多对话能够促进问题解决。在平台时间,所有人都只代表自己,可以发表自己的感觉和看法。

这种对交流的重视,也体现在开平与家长的互动上。有一位老师这样分享:

她办休学,她还跟我说,老师谢谢你,我知道你过程已经尽力了。其实我还蛮感动的。家长在过程中还是能看到,我们怎么花了很多时间跟她理清,愿意去开房心胸去帮助他。如果家长在过程中保持联系,他是可以理解的。最怕的就是都没有联系。(2017052402)

因为在开平的理念中,教师和家长对学生是陪伴学习:

我们一直讲主题式教学,老师也是参与者。老师不仅仅是催化引导,他也是参与者和陪伴者,所以角色很多元,所以遇到的时候你还是有要跟她做这样的分享。(2017052402)

其实家长都会陪伴孩子。至少有愿意负责的态度,就会觉得(很棒)。然后我们的家长都要参与我们的评量。(2017052403)

当然,除了以上这些配套设施之外,例如养成教师的鲜明教学风格,多元并存,及时处理家长和社会的投诉等等,都是开平为评量所做的配套。

不过,这种大量的质性评量支撑,给教师带来了较为大的负担,开平餐饮学校的老师工作量很大,常常工作到半夜。老师这么叙述:

我知道老师有的时候写评量,半夜晚上还在“王小明……”那个用很多脑力。早些年,我都是在成绩记录的时候,用最笨的方式,写的密密麻麻的。随时做记录,马上就回忆。(2017052401)

然而,尽管负担很重,大量的质化评量撑起了开平的过程性评量,让开平在评量方面能够充分联系到对学生的培养目标上,促进学生的成长,让学生适性发展,以自己的速度和方式学习。同时,在注重获得学生学习状况反馈的同时,也兼顾到评量的甄别和筛选作用,更好地为学生的学习生活服务。

4) 延伸性评量和终生服务

除了优秀的质性评量支撑的过程性评量之外,开平在评量中另外一个值得强调的就是他们的延伸性评量,也就是说,在学生毕业之后,开平依然会对他们的表现进行追踪调查,得到他们表现的反馈。

开平学校有一个校友会组,留有所有校友资料,他们会对对毕业生进行追踪,例如在哪里工作,从事什么样的工作。还会在三年级学生的专案课中定期去访问校友的店,查看他们的发展状况。另外,邀请毕业校友来做演讲和讲座。讲的主题各种各样,但主题基本都是对餐饮的爱。这就是典型的延伸性评量,对学生的评量,在时间长度上,不局限于在校期间,而是要延伸到更长远的生活工作中去,才能反映学生的真正成就,才能判断学校的教学和培养是否优秀。

开平学校与校友的互动,非常符合混沌理论中所说的回馈机制。开平的校友不仅会回到学校来进行演讲讲座聊天等,更是能够回来任教,或者以餐厅经理的身份参与到学校的校外实习。例如有的校内认证课的认证教师,就是开平毕业的校友。

开平在世界很多地方都设有校友会,每天都会有校友回来聊天。和一般学校不同,开平在学生毕业之后,依然向其提供服务。这一点难能可贵,也符合开平真正为了学生的成长和发展的理念。

他们(校友)升学,就业,我们终身服务,包括他创业,他会来咨询,提供资金,技术支持。还有我们的很多课程,都可以回笼,可以来上课,学习,讲座。(2017052401)

可惜的是,研究者在实地调研中,没有能够了解到与教师评量相联系的延伸性学生评量,也就是说,无法判断在学生毕业之后的表现对教师是否有影响。不过开平在学生的延伸性评量方面依然做出了独特而重要的设定。

5. 总结

开平学校的评量模式,以学分制作为轴线,以主题式教学作为主干,以大量质化的过程性评量作为核心,辅助以多元化评量,家校合作,与业界合作以及充分的延伸性评量,让开平的评量体系符合学生的成长特点,也完美呈现了成就学生的教育理念。

开平的评量模式效果优异,也符合评量理论中所呼唤的评量特质,然而并不能将评量独立出来。评量是与全校的各个方面:招生、教学、特质等等相结合的。由于开平中学的特殊教学特质,一般学校并不能适应这样的评量。开平餐饮学校是从招生开始,就在为自己的评量做准备。想进入开平,需要听学校理念说明会,学生和家长需要了解认同学校。还需要参与教师的“试新”深度谈话,确认学生对餐饮业有兴趣。家长要来上三天的亲子课程,了解学校的课程和行政,包括主题式教学,学分制等等。另外每学期家长都要来一天亲子课程,三年都在继续和家长磨合,让家长明白,家校合作的重要性。

开平的教师培养,不强调英雄主义,而是强调跟伙伴合作。整个学校的工作开展跟老师自己的人生目标扣紧,你想发挥什么,你的人生目标是什么是开平老师最需要思考的问题。在针对教师的人事评量也配合学生评量的方式,包括设定工作目标、自评、团队评量、人事评量委员会等各个方面,以及提供建议和意见,帮助教师成长。对于教师的培养,开平强调关系处理能力和合作能力,这样他们才能陪伴学生成长,及时和学生对话。

另外,开平的成果已经为社会所认同,餐饮业界都对开平赞不绝口。这种认同使得开平更能够无需顾虑地使用自己所设计的评量体系。

但同时也应该认识到,这一切的成就,都是在开平几十年不懈努力之下赢得的,当开平进行改制的时候,创始人就坚定地走上了这样一条一切真正为了学生发展的路,才造就了今天的开平。

文章引用:
马冀. 为了学生的发展而评量——实地调研开平餐饮学校的评量模式[J]. 职业教育, 2018, 7(1): 19-30. https://doi.org/10.12677/VE.2018.71005

参考文献

[1] 马冀. 享受过程评价乐趣, 融合语文学习团队—语文学习联赛制评价体系的实践研究[J]. 创新教育研究, 2017, 5(1): 45-52.
[2] 教育部. 教育部关于推进中小学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的意见[EB/OL]. http://www.moe.edu.cn/publicfiles/business/htmlfiles/moe/s7054/201306/153185.html.
[3] 黄淑苓. “学生为中心”的学习评量[J]. 教育科学期刊, 2002, 1(2): 3-24.
[4] 唐宗浩, 李雅卿, 陳念萱. 另类教育在台湾[M]. 台北: 唐山出版社, 2006.
[5] 袁振国. 当代教育学[M]. 北京: 教育科学出版社, 2005.
[6] 张世贤. 学生评价价值判断基本范式选择研究[D]: [硕士学位论文]. 石家庄: 河北师范大学, 2007.
[7] 何毅. 反思当前学生评价的价值取向及其影响[J]. 现代教育论坛, 2011, 182(8): 16-20.
[8] 吕华琼. “小蚂蚁大智慧”: 校本化学生评价的改革[J]. 现代基础教育研究, 2012, 8(12): 62-66.
[9] 赵春萍. 学生评价多元化研究[D]: [硕士学位论文]. 新乡: 河南师范大学, 2011.
[10] 朱文博. 美国学校增值法学生评价研究[D]: [硕士学位论文]. 重庆: 西南大学, 2011.
[11] 王弘婧. 我国基础教育中的学生评价与学生发展[D]: [硕士学位论文]. 淮北: 淮北师范大学, 2011.
[12] 陈张荣, 许柏仁. 生态评量法在适应体育个别化教学方案课程设计之应用[J]. 中华体育季刊, 2010, 24(4): 184-191.
[13] 王鹏. 基于“人本主义”的学生评价[J]. 四川教育学院学报, 2011, 27(12): 111-113.
[14] 刘伟, 常双. 瑞士文理高中学生评价及对我们的启示[J]. 大连教育学院学报, 2009, 25(2): 14-15.
[15] 王娟. 基于多元智能理论的高中思想政治课程学生评价[D]: [硕士学位论文]. 成都: 四川师范大学, 2012.
[16] 毛新春. 医学院护理学系毕业生临床护理能力评量表之设计[J]. 医学研究, 1988, 9(1): 15-37.
[17] 戴建伟. 国内外职业学校学生评价机制的对比和分析[J]. 快乐阅读旬刊, 2013(3): 18.
[18] 张良. 职业学校学生评价出现的问题及原因分析[J]. 卫生职业教育, 2008, 23(26): 42-43.
[19] 高建芳. 浅议中等职业教育学生评价模式改革[J]. 职业, 2012, 14: 31-32.
[20] 廖乃英. 小议职业教育中的学生评价[J]. 时代教育: 教育教学版, 2010, 12: 239.
[21] 凌兴正. 构建重庆市中职学生综合素养多元评价模式研究[D]: [硕士论文]. 重庆: 重庆理工大学, 2014.
[22] 吴天慧, 肖卓阳, 付向阳. 旅游管理专业实习考核评价体系的构建[J]. 中国职业技术教育, 2016, 32: 56-60.
[23] 杜德昌. 关于职业教育学生发展性评价的思考与研究[J]. 中国成人教育, 2009, 19: 5-6.
[24] 果哲. 台湾教育的另一片天空[M]. 台北: 大瑰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