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  >> Vol. 7 No. 1 (February 2018)

    上海市初中生参加课外补习的调查研究与对策
    The Investigation and Countermeasure of Shanghai Junior High School Students Participating in Extra Tutoring

  • 全文下载: PDF(451KB) HTML   XML   PP.7-11   DOI: 10.12677/SA.2018.71002  
  • 下载量: 385  浏览量: 1,214  

作者:  

龚笛:上海市尚文中学,上海

关键词:
初中生课外补习调查研究卡方检验Junior High School Students Extracurricular Tutoring Investigation and Research Chi-Square Test

摘要:

2017年在上海举行的“两会”上,如何减轻中小学生课业负担、整顿净化教育培训市场是代表们热议的话题。如何科学有效地为学生减负,如何真正让家长走出“补与不补(课)”的两难?本文从家庭和学校两个方面分析初中生参与课外补习的影响因素,重点探究学校该如何进行教育改革来满足学生和家长对教育的需求,为减轻中小学生课余负担提供一些建议。

At the “two sessions” held in Shanghai in 2017, how to alleviate the schoolwork burden of primary and secondary school students and rectify the market for purifying education and training has become a hot topic. How to scientifically and effectively reduce the burden for children, how to really let the parents out of “fill and do not fill (class)” dilemma? Two influence factors are considered: family and school. School should focus on how to carry out educational reform to meet the needs of students and parents. Finally, some advice is given.

1. 引言

现今,中小学生课业负担已成为政府关心、家长关注的社会热点问题。2017年在上海举行的“两会”上,如何减轻中小学生课业负担、整顿净化教育培训市场成为会上代表们热议的话题。2017年伊始,在国家对教育的重视下,上海开始了依法整顿教育培训市场。在本文的调查研究中,支持整顿教育培训市场的占56.32%,不支持的占8.05%,无所谓的占35.63%。由此可以看出,上海市政府的这次整顿教育培训市场非常符合学生的意愿。

据统计,2016年课外辅导市场规模超过8000亿元,参加学生规模超过1.37亿人次。如此多的学生参加各种课外补习,不仅给学生增加了课业负担,给家庭增加了经济压力,同时也影响着学校教育的发展。探究学生参与课外补习的影响因素,正视学校教育教学方面的不足,改进学校教育抑制课外补习的消极作用是十分必要的。

课外补习是指为提高学生学业成绩而进行的正规学校教育以外的补充性教育活动,国际学术界通常称课外补习为影子教育系统(shadow education system) [1] 。国内外很多研究者都在对课外补习的影响因素进行讨论。参与课外补习的人数都高于被调查人数的一半,在调研过程中选取的影响因素也各有特点。Dawson [2] 对日本、韩国和柬埔寨三个国家的学校教育和课外补习教育体系之间的关系进行分析,发现“高风险考试”是造成学校教育与理想教育平等之间的差距,因而课外补习吸引那些教育需求高的学生。薛海平 [3] 使用中国教育追踪调查2014年数据(CEPS, 2014),研究了我国初中在校生的影子教育活动,深入探讨了课外补习、学生成绩与社会再生产的关系。方晨晨和薛海平 [4] 利用2012年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调查中心数据,比较分析了影响学生参加课外补习的因素,探讨了课外补习与学生成绩之间的关系。李春青 [5] 认为影响学生参加课外补习的因素包含文化因素、学校因素、学生个人因素(家庭社会经济地位与学生性别、学生学习成绩和年级、学生心理因素)和其他因素(学校、城市氛围、教育资源的稀缺性)。葛洋娟,徐玲和张淑娟 [6] 研究内蒙古赤峰市中小学生家庭背景对其子女参加课外补习的影响研究中发现,子女性别、家庭收入和家长受教育程度对学生参加课外补习有显著性影响。

2. 调查对象与方法

笔者在借鉴国内外研究成果的基础上,自编初中补习情况调查问卷,对上海市尚文中学预备班至初三年级,以匿名的方式发放问卷,共回收有效问卷119份。

本文采用卡方检验法判断变量是否对参加课外补习有显著影响,本文的显著性水平为0.150。卡方检验是常用的检验行列变量之间是否相关的方法。卡方检验的零假设是:行列变量之间独立,计算公式为:

Math_10#

其中, f 0 表示实际观察频数; f 1 表示期望频数。卡方统计量 χ 2 服从自由度为(行数 − 1)*(列数 − 1)的卡方分布,如果其概率小于显著性水平0.150,则拒绝零假设,即行变量与列变量不独立,说明该变量对参加补习有显著影响;如果其概率大于显著性水平0.150,则接受零假设,即行变量与列变量独立,说明该变量对参加补习无显著影响。

3. 调查结果与分析

3.1. 初中生参加课外补习的现状调查

调查数据表明,受调查的119名中参加课外补习的学生人数为84人,比例为70.59%;未参加课外补习的人数为35人,比例为29.41%。参加补习的方式主要为培训机构,占比为71.43%。参加补习的学生中有66.66%的学生参加1~2门科目,29.77%的学生参加3-4门科目,5门及以上的为3.57%。本文将分析是哪些因素导致如此高的补习率。

而与人们普遍认为学生自己是不愿意补习的想法不同,在参加补习的学生中有73.57%的学生是比较愿意或很愿意参加补习的,只有4.60%的学生是较不愿意或非常不愿意参加补习的,持保留意见的为21.84%。本文也将分析为什么学生会如此自愿地参加补习。

3.2. 初中生参加课外补习的家庭因素

3.2.1. 性别对参加课外补习无显著影响

表1可知,男生参加课外补习的比例为70.18%,女生为70.97%,且性别的卡方检验的概率值为0.925远大于显著性水平0.150,因此不管是男生女生,其参加补习的概率没有明显的差别。

3.2.2. 家庭经济情况对参加课外补习无显著影响

表1可知,小康及以上家庭学生的补习率分别为76.74%,而普通家庭学生的补习率为67.11%,低于小康及以上家庭。但从卡方检验的概率值为0.268大于显著性水平0.150,因此家庭富裕与否与其子女是否补习无显著关系。据《劳动报》报道,2016年上海市职工平均工资为78,045元,月平均工资为6504元。因此家庭负担其子女的补习费用压力较小,从而家庭经济情况对是否参加补习无显著影响。

3.2.3. 父母受教育程度高的子女有更高的概率参加课外补习

表1可知,父母最高受教育程度在本科及以上的,其子女参加课外补习的比例为61.02%,而较低学历的为46.67%。其卡方检验的概率值为0.116小于显著性水平0.150,由此可见,父母受教育程度对其子女是否参加课外补习有显著影响,且高学历父母的子女参加课外补习的比例比低学历父母的高。

3.3. 初中生参加课外补习的学校因素

3.3.1. 学习成绩较差的学生有更高的概率参加课外补习

表2可知,学习成绩较差的学生参加课外补习的比例为80.95%,而成绩较好和中等的学生参加比例分别为57.14%和59.18%。其卡方检验概率值为0.145小于显著性水平0.150,因此学习成绩对参加课外补习有显著的影响,成绩较差的学生参加补习的比例更高。并且在补习的学生中有61.45%的补习目的是“补差”。然而,学习成绩较好的学生中也有57.14%的学生参加课外补习,超过半数。整体而言,无论成绩好坏都有学生参加课外补习,这也说明学生参加课外补习的盲目性。

3.3.2. 有不会的知识问补习老师的学生必然参加课外补习

表2可知,有不会的知识的时候选择问补习老师的课外补习率为100%,而问学校老师、家长和同学的都在67%左右。其卡方检验概率值分别为0.062小于显著性水平0.150,从而此因素对参加课外补习

Table 1. The table of family factor for extracurricular students

表1. 参加课外补习学生的家庭因素表

Table 2. The table of school factor for extracurricular students

表2. 参加课外补习学生的学校因素表

有显著的影响。说明害怕问问题的学生更倾向于通过课外补习解决问题。

3.3.3. 教学质量和学习压力对参加课外补习无显著影响

表2可知,教学质量和学习压力都不是显著性变量,其卡方检验概率值分别为0.602和0.737远远大于显著性水平0.150。又由调查数据知,87.40%的学生认为学校的教学质量较好或非常好,只有0.84%的学生认为较差,学校的教学质量还是被学生普遍认可。学习压力方面,只有11.76%的学生认为学校的学习压力比较大,说明学校的学习压力较小。

4. 结论与建议

由上述调查分析可知,学生参加课外补习的比例高达70.59%,因此学校应该正视这种情况的存在,对学生和家长做一个正确的引导。在此提出如下建议。

1) 引导受教育程度较高的家长

学校应了解学生家庭的情况,对受教育程度较高的家长进行适时和及时的引导。家长应从孩子成长的实际出发,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独特的个性,也有自己的优缺点,家长应充分看到子女的特点,与其要求孩子学习成绩好相比,家长更应该关注孩子的健康快乐成长,单纯为了将来考好的大学找好的工作就牺牲过多的时间参加课外补习,忽略其他方面素质的发展是得不偿失的。

2) 积极帮助学习有困难的学生,鼓励学生问问题

学生碰到问题寻求在校老师帮助的比例非常高,有49.58%的学生碰到不会的知识会问学校的教师,37.82%的学生会问同学,只有10.08%的学生会问补习老师,最少的是问家长,比例为2.52%。并且在参加课外补习的学生中,有61.90%的学生更喜欢学校任课教师的教学风格。说明学生对学校的教学质量和任课老师的教学风格非常的认可。因此,学校和任课老师应发挥学校教育的功能,更进一步积极帮助学习较困难的学生,鼓励学生问问题,把问题在学校教育里解决。

3) 因材施教,帮助成绩较好的学生进一步提高

最后,成绩较好的学生参加课外补习率也超过一半,为57.14%。从调查数据中发现,掌握课堂教学内容度高,有28.57%的学生掌握90%以上的课堂内容。掌握90%至70%课堂内容的占53.78%,70%以下的为17.65%。并且学生感觉学习压力不大,这说明学校教学的难度无法满足学生的需求。补习的学生中有38.55%的补习目的是“提高”。这部分学生都是自愿参加课外补习,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参加课外补习的意愿度会那么高。因此,学校应该实行因材施教,对成绩较好的学生适当增加一些教学难度,满足他们对知识的渴望。

文章引用:
龚笛. 上海市初中生参加课外补习的调查研究与对策[J]. 统计学与应用, 2018, 7(1): 7-11. https://doi.org/10.12677/SA.2018.71002

参考文献

[1] Bray, M. and Kwork, P. (2003) Demand for Private Supplementary Tutoring: Conceptual Considerations, and Socio-Economic Patterns in Hong Kong. Economics of Education Review, 22, 611-620.
https://doi.org/10.1016/S0272-7757(03)00032-3
[2] Dawson, W. (2010) Private Tutoring and Mass Schooling in East Asia: Reflections of Inequality in Japan, South Korea, and Cambodia. Asia Pacific Education Review, 1, 14-24.
https://doi.org/10.1007/s12564-009-9058-4
[3] 薛海平. 课外补习、学习成绩与社会再生产[J]. 教育与经济, 2016(2): 32-43.
[4] 方晨晨, 薛海平. 课外补习对义务教育阶段学生成绩影响的实证研究[J]. 上海教育科研, 2014(12): 5-9.
[5] 李春青. 影响学生参加数学课外补习的因素——以中国上海和日本大都市为例[J]. 陕西学前师范学院学报, 2016(8): 20-28.
[6] 葛洋娟, 徐玲, 张淑娟. 中小学生家庭背景性资本对其参加课外补习的影响研究——以内蒙古赤峰市为例[J]. 基础教育, 2016(2): 58-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