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L  >> Vol. 6 No. 1 (February 2018)

    “X得不行”构式的句法、语用特征考察
    On the Syntactic and Pragmatic Characteristics of the Construction “X De Buxing”

  • 全文下载: PDF(574KB) HTML   XML   PP.106-112   DOI: 10.12677/ML.2018.61012  
  • 下载量: 582  浏览量: 866   科研立项经费支持

作者:  

刘 通,张 辉:江苏师范大学文学院,江苏 徐州

关键词:
X得不行句法功能共现成分语用特征“X De Buxing” Syntactic Functions Co-Occurrence Components Pragmatic Characteristics

摘要:

“X得不行”是现代汉语口语中的常用构式,表示主观程度大量义。本文从“X得不行”构式的句法功能、与构式搭配的共现成分以及构式的焦点和主观性等方面对“X得不行”构式的句法和语用特征进行较为全面的考察。

The construction of “X De buxing” is used frequently in contemporary spoken Chinese, subjectively emphasizing large quantity. This paper comprehensively investigates the syntactic and pragmatic characteristics of the construction “X De buxing” from the following aspects: the syntactic functions, the co-occurrence components, focus and subjectivity.

1. 引言

“X得不行”是现代汉语口语中较为常用的构式,表示主观程度大量义。先看两个例子:

1) 小伙子们看见我穿着新衣服,系着腰带,满身的锦绣,一定会眼红得不行呢。

2) 我刚查了你的作文,内容嘛,还可以,可字迹潦草得不行,你重抄一遍!

例1) 中“眼红得不行”表示“我”对“小伙子们”看见“我”后“眼红”到极量程度的主观认定;例2) 中“潦草得不行”表示说话人主观认定“你”的字迹潦草的程度极高。可见“X得不行”构式表示主观程度量大。学界对“X得不行”已有一些研究,但主要散见于对相关程度补语的研究成果中。(参看丁加勇、谢樱2010;武钦青2012;李小平、温锁林2016)而对“X得不行”构式的专题研究仅发现张辉(2017)一文。张辉(2017)考察了“X得不行”的构式特征、句法条件和句法功能以及语境适切度等问题 [1] 。但以上研究都没有对构式的句法及语用特征做到充分描写。邢福义(1991)曾指出语言研究应做到观察充分、描写充分和解释充分 [2] ,而解释充分应建立在观察充分和描写充分的基础上。因而本文旨在先贤研究的基础上,拟对“X得不行”构式的句法、语用特征进行深入考察。本文语料是对北京大学中国语言学研究中心(CCL)语料库进行穷尽式检索所得,若无特殊说明,不再标明出处。

2. “X得不行”构式的句法功能

“X得不行”构式具有句法多功能性,既可以在句中充当不同的成分,又可单独作复句的一个分句。值得注意的是,通过对语料的穷尽式考察,我们没有发现构式作主语和状语的情况。统计结果如表1所示。

表1可见,“X得不行”可作谓语、定语、宾语、补语和兼语结构的一个成分,亦可单独充当复句的一个分句。其中充当谓语的情况最多,次之是作复句的一个分句,其他几种情况相对较少。下面分别举例说明:

Table 1. Syntactic function quantification table of the construction

表1. 构式的句法功能量化表

2.1. 作谓语

3) 王占彪更是急得不行,隔一阵就假装小便出来看望一下。

4) 石根先生的女婿有一天看出他们的确是寂寞得不行,而自己又再没什么日本歌儿唱给他们听了。

以上两例中“是”与“X得不行”紧密衔接。“X得不行”紧接在“是”后表示主体的状态或属性,是描述性成分。那么是不是可以认为“是”为动词,构式“X得不行”充当其宾语呢?其实不然,不妨将上述两例中的“是”省略。例如:

3’) 王占彪更急得不行,隔一阵就假装小便出来看望一下。

4’) 石根先生的女婿有一天看出他们的确寂寞得不行,而自己又再没什么日本歌儿唱给他们听了。

例3’) 和4’) 中,将“是”省略后,句子的意义和原来基本相同,仍然成立。据此认为这里的“是”不是动词,而是副词。副词“是”可以用在谓语动词、形容词前表示肯定 [3] 。所以上述两例中的“是”表示强调,使“X得不行”构式的主观程度大量义更加凸显。

2.2. 作定语

从检索到的语料来看,“X得不行”作定语时,填充变项X的词有单音词“饿、累、愁、病、冻、瘟”6个和双音词“害怕、折磨”2个,其中“饿”占3例,“累”占2例,其余各一例。构式充当定语时其后一般要有结构助词“的”作定语标记。例如:

5) 李永波也看出来了,不断在场外向张宁喊叫指导,累得不行的张宁也借机缓缓劲。

6) 记得有一回我同母亲陪他和七舅母看一出场面瘟得不行的梆子戏——依嗓音沙哑的小生在纸片搭成的“望乡台”布景上唱个没完。

7) 它欺生,喜新厌旧,只有实在饿得不行的时候才会勉强叮叮屋主。

8) 总之,在害怕得不行时,看上去就是那样的啦。

例5)~7) 中作定语的构式均与结构助词“的”连用。在所统计到的11例构式充当定语的用例中,只有上述例8) 不与结构助词连用。但仔细观察可以发现,与例7) 中的“在……的时候”相比,例8) 中“害怕得不行”所处的句法环境是框式介词“在……时”格式,一方面带“的”与否受韵律因素的制约,另一方面框式介词不带结构助词符合句法的距离相似性原则 [4] 。

需要指出的是,在构式充当定语的11个用例中,其中3例作定语时,构式后跟动态助词“了”。例如:

9) 并且留心地看了一眼他那从昨天就饿得不行了的脸,此刻反倒放着滋润的光泽。

10) 为了吃上一顿饭这样卑微的要求,饿得不行了的小莉和女伴们不得不出卖肉体。

11) 正在阿韦感到自己累得不行了的时候,远处空旷的地方传来一阵人的笑声。

以上3例中,动态助词“了”表示性状的实现,即已成为事实。这里需要说明,构式是否与动态助词“了”连用存在内部差异,这与构式一体化程度的高低有关。限于篇幅,对于这个问题我们将另文以详。

2.3. 作宾语

“X得不行”构式充当宾语的情况仅见11例。下面略举几例如下:

12) 但是下场后他还是感觉累得不行,因为腰伤还没有完全好。

13) 一下车,就觉得热得不行,我们在村头吃了个西瓜,喝了点汽水,才进村看树。

14) 我那时的心情,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只感到热得不行!

15) 一旦有幸MTV一番便顿觉风光得不行。有的实在新潮得出奇,别致得开心,似乎这样就能拥有了观众。

通过对上述例句的充分观察发现,“X得不行”构式一般充当“感觉、感到、觉得”等谓宾动词的宾语。在11例构式充当宾语的用例中,存在一种特殊情况,即“X得不行”构式充当疑问格式“是不是”的宾语,例如:

16) 她在你眼里是天仙吧?是不是爱得不行了。

17) 钱荣笑得更欢了,说:“你们今天是不是内乱得不行了?是不是——自相残杀了。

2.4. 作补语

构式充当补语的情况仅见3例,构式前都有结构助词“得”出现,并且构式前述语一般为动词。例如:

18) 各种建设债券,再加上银行的违纪拆借,把个金融市场搞得紧张得不行,于是国库券的身价一落千丈。

19) 林珠趴到康伟业的怀里放声痛哭,把个康伟业哭得心疼得不行。

20) 那马跑得唏唏嘘嘘累得不行几乎要倒下。

上述三例中,构式充当补语时均有结构助词“得”做补语标记,且述语为“搞、哭、跑”等动作动词。例18) 和19) 是“把”字句,构式在语义上指向“把”后名词性成分。例20) 中构式前拟声词“唏唏嘘嘘”的出现有独特的修辞效果,给人以现场感,构式在语义上指向句子的施事主语“马”。

2.5. 作兼语结构的一个成分

构式“X得不行”还可作兼语结构的一个成分,这个成分其实还是谓语,为了使“X得不行”构式的句法特征表现得更为明显,故单列一类。在检索到的语料中共发现14例,兼语结构的前一动词为“令”“让”“叫”等使令动词。例如:

21) 两只鸳鸯交颈弄波,真是让人喜欢得不行。

22) 自然就叫识字的人嫉妒得要死,叫识字的人的妻儿老少羡慕得不行。

23) 大奖拿了一个又一个,令许多人眼馋得不行,却又不能不服。

“X得不行”在充当兼语结构的谓语时,其语义一般指向兼语(即构式的主语或使令动词的宾语),这在检索到的14个用例中无一例外。

2.6. 单独作复句的一个分句

构式作复句的一个分句的数量仅次于作谓语。请看例句:

24) 我接了电话,气得不行,马上请了假冲回家。

25) 他个子小,挤不上去,眼馋得不行。

26) 坐也不是,站也不是,痛苦得不行,在很多大医院做了牵引、按摩、理疗,效果均不佳。

上述三例中,构式均单独作复句的一个分句,分句的主语一般承前省略。以上考察了构式的句法功能,下面进一步考察与“X得不行”搭配的共现成分。

3. 与“X得不行”构式搭配的共现成分

“X得不行”构式与副词共现是其一大特色。通过对语料的考察发现,在437个例句中,与副词搭配使用的情况共171例,占总数的39.1%。构式可与评注性副词、关联副词、时间副词、范围副词、程度副词、频率副词以及多重副词搭配共现,其中与评注性副词搭配共现的情况最多。下面分别举例说明:

3.1. 与评注性副词搭配共现

一般认为,评注性副词主要表示说话人对事件命题的主观评价和态度,可以在句法上充当高层谓语 [5] 。常与“X得不行”搭配使用的评注性副词有“实在、真是、确实”等。例如:

27) 老三的妻子为丈夫辩护,说房子实在漏得不行,床上也漏湿了。

28) 也是这一年,村上有两户人家的媳妇,确实饿得不行了,去了陕西,等来年粮食下来后,她们才又回来。

29) 老婆大人,你饶了我,我今天真是累得不行了,你这样子逼迫我,那我只能是差强人意。

从上述例句可以看出,评注性副词起到强调事件或状态真实性的作用。评注性副词与“X得不行”连用通常置于构式之前与构式紧密相连,特殊的情况是评述性副词与构式之间插入“是”表强调,将“是”删去句意基本不变,例如:

30) 做分发文件工作太老,领取养老金太年轻,弄点风流韵事又实在是累得不行。

3.2. 与关联副词搭配共现

构式与关联副词“却、又、于是”等搭配共现,表示前后两个分句之间的逻辑关系。例如:

31) 军人们也一个个惊慌地跑来跑去,判定是县大队打了胜仗,于是高兴得不行,一齐唱起歌来。

32) 过去她是嬉笑无心的,现在却敏感得不行,戒备得不行。

例31) 中关联副词“于是”表示递进关系;例32) 中“却”表示转折关系,体现“她”过去与现在形成对比。

3.3. 与时间副词搭配共现

时间副词与“X得不行”搭配使用,表示动作或性状出现的时间。例如:

33) 胳膊在水里麻木得毫无感觉,可是一触到地,立刻疼得不行,我只得把双臂缩在胸前,滚上了岸,又冷、又饿、又疼。

34) 工人们蜂拥着朝浴室走去时,荣鸿仁的腿肚子已经胀得不行了。

3.4. 与范围副词搭配共现

“X得不行”构式与范围副词搭配共现,表示变项X所示动作或性状出现的范围,在检索到的语料中仅发现“都”和“独自”两个范围副词。例如:

35) 有一天她失踪了,我们全家都急得不行,四处寻找,最后终于在郊外看到她了。

36) 哼了一声,走回自己的房间,躺下独自气得不行。

3.5. 与程度副词搭配共现

构式与程度副词搭配使用的情况见9例,与构式共现的程度副词仅见“更”和“越”两个,表示变项X所示程度的变化。程度副词“更”和“越”与构式搭配共现时,通常在二者之间插入“是”表示强调,9例中有7例如此。例如:

37) 最后明白妹妹喜欢上柜子里的小将军了,他更欢喜得不行,要向母亲告状,妹妹好容易求他答应保密。

38) 王占彪更是急得不行,隔一阵就假装小便出来看望一下。

39) 坐了一会儿,感到越是憋得不行。

通过对上述语料的考察发现,程度副词“更”与构式“X得不行”之间的“是”可以删除而不影响句意表达;而程度副词“越”与构式之间的“是”则不能删除,除非构成“越……越……”格式,也可将单音节程度副词“越”变为双音节程度副词“越发”、“越加”等,这也体现了汉语的韵律特征。例如:

39a) 坐了一会儿,感到越来越憋得不行。

39b) 越坐感到憋得不行。

39c) 坐了一会儿,感到越发憋得不行。

3.6. 与频率副词搭配共现

“X得不行”与频率副词搭配共现的情况仅见3例,且与构式共现的频率副词只发现“常常”和“一直”两个,频率副词用于构式前表示动作或性状出现的频率。例如:

40) 酒瘾不能满足,人就丧气,没精神儿,常常躁得不行,就与老父吵架,闹分家。

41) 可你知道,尽管我们一直穷得不行,但我们俩仍然过得很幸福。

3.7. 与双重副词搭配共现

“X得不行”构式除了与单个副词搭配共现外,还可以与双重副词搭配。在检索到的语料中,用于构式前的双重副词有“就+已经”“也+已”“也+同样”“本来+就”“也+都”“也+就”六例。例如:

42) 大钱小朱小陈一伙闻说此事以及此番对话,也都惊得不行,那感觉亦同当年汽车一场的人差不多,虽然没有揪扯耳朵。

43) 解文华本来就饿得不行了,一看见这么好的酒菜来到了自己的嘴下,真是馋得舌头根子发痒。

例42) 中“也”为追加类同,“都”表示对“大钱小朱小陈一伙”的总括;例43) 中“本来”表示变项X所示状态出现的时间,副词“就”表示确认的语气。可见多个副词与构式共现,各自承担各自的功能。

4. “X得不行”构式的焦点和主观性分析

语法分析如果仅停留在句法分析层面是不完善的,句法是对语法进行的静态分析或描写;而语用则注重语言符号与使用者之间的关系,偏于讲表达,属于动态分析。邢福义(1996)也曾提出“表里印证”和“语值验察”的语法研究方法,指出“要弄清一个语法事实,有必要进行表里验证,这就涉及‘表’、‘里’两角;往往还有必要考察其语用价值,这就进一步撑起了‘值’角” [6] 。因而本节从焦点和主观性两个方面分析构式的语用特征。

4.1. 焦点

一般认为言语行为的基本功能是以言叙事,即传递话语信息。所以语言表达式是一种信息结构,每一个信息结构总包含有新信息和旧信息,因此信息结构的不同部分表现出不同的交际价值。新信息通常是话语输出者需要凸显的最有价值的信息,因而往往是焦点信息。话语结构的价值一般都按照交际价值的大小作线性排列,旧信息的交际价值小,放在话语的前部,新信息的交际价值大,往往放在话语的后部。对于“X得不行”构式而言,其焦点信息也应落在构式的后半部分“不行”上,例如:

44) 她父亲一定急得不行,肯定四处找寻,老头上了这年纪,弄不好会急出毛病。

45) 先用杰格车送你到旅馆去吧,你昨晚上醉得不行哩,要睡了吧?车里不行,要在床上睡。

例44) 中说话人侧重表达“急”的程度,后续分句“肯定四处寻找”是根据“急”的程度极高做出的推断,所以说话人希望听话人格外注意的信息是“急”的程度。同理,例45) 中说话人表达的重点是“你”醉的程度,所以构式的焦点信息也由其后半部分“不行”承担。此外,在语流中“不行”是重读部分,即语音重点,这说明焦点部分可通过语音轻重来识别,也体现了语言的临摹性原则。因此,我们认为“X得不行”构式的焦点在“不行”上。

4.2. 主观性

语言的主观性是指在话语中多多少少总是带有说话人“自我”的表现成分,也就是说话人在说出一段话语的同时还表明自己对这段话的立场、态度和情感,从而在话语中留下自我的印记 [7] 。前文指出“X得不行”构式表示主观程度大量义,无疑带有主观性。例如:

46) 当年放羊,当年下崽儿,当年就可以赚钱,工人的生活美得不行。

47) 弗朗索瓦丝的女儿下不了决心回梅塞格利丝,她认为那里的人蠢得不行。

48) 虽说房租贵了些,但我还是愿意住在这里,外面的新城太吵,汽车多得不行。

例46) 中“美得不行”表示说话人对“当年放羊,当年下崽儿,当年就可以赚钱”这种生活状况的赞美;例47) 中“蠢得不行”表达出弗朗索瓦丝的女儿对梅塞格利丝人的鄙视和不愿与其生活在一起的态度。以上两例都体现了说话人情感的主观性。例48) 中“我”不愿住在新城的原因是说话人主观认定新城太吵,而且汽车极多。这种主观认定体现了视角的主观性,当然情感与视角一般很难截然分开 [8] 。

综上所述,“X得不行”构式的句法功能表现为在句中充当谓语、定语、宾语、补语和兼语结构的一个成分;构式还可以单独作复句的一个分句。构式与副词搭配共现是其一大特色,通常与评注性副词、时间副词、关联副词、范围副词、程度副词、频率副词和双重副词搭配共现。“X得不行”构式的焦点信息落在构式后半部分“不行”上,并且构式具有主观性表达功能,表现在情感主观性、视角主观性等不同方面。

基金项目

“江苏高校品牌专业建设工程资助项目”(项目编号:PPZY2015A008)。江苏高校优势学科建设工程资助项目(A project funded by the Priority Academic Program Development of Jiangsu Higher Education Institutions,简称PAPD)。

文章引用:
刘通, 张辉. “X得不行”构式的句法、语用特征考察[J]. 现代语言学, 2018, 6(1): 106-112. https://doi.org/10.12677/ML.2018.61012

参考文献

[1] 张辉. 论主观极量义构式“X得不行” [J]. 汉语学习, 2017(3): 41-50.
[2] 邢福义. 现代汉语语法研究的三个“充分” [J]. 湖北大学学报, 1991(6): 61-69.
[3] 黄伯荣, 廖序东. 现代汉语[M]. 第四版. 北京: 高等教育出版社, 2011: 10.
[4] 刘丹青. 汉语中的框式介词[J]. 当代语言学, 2002(4): 241-253.
[5] 张谊生. 现代汉语副词研究(增订本) [M]. 北京: 商务印书馆, 2014: 49.
[6] 邢福义. 汉语语法学[M]. 长春: 东北师范大学出版社, 1998: 459.
[7] 沈家煊. 语言的“主观性”和“主观化” [M]. 外语教学与研究, 2001(4): 268-275.
[8] 沈家煊. 如何处置“处置式”?——论把字句的主观性[J]. 中国语文, 2002(5): 387-3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