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  >> Vol. 7 No. 3 (May 2018)

    中医药在治疗白癜风中的应用
    The Applications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in Vitiligo Treatment

  • 全文下载: PDF(449KB) HTML   XML   PP.40-45   DOI: 10.12677/PI.2018.73008  
  • 下载量: 23  浏览量: 59  

作者:  

肖 元,万仁玲,尚 靖:中国药科大学,江苏 南京

关键词:
中医药白癜风治疗应用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Vitiligo Treatment Application

摘要:

通过查阅相关治疗白癜风的医药类文献,本文简要阐述了传统中医学对白癜风病理机制的认识,并介绍中药在治疗白癜风中的应用,以期为临床治疗白癜风提供一定的思路。

This article briefly describes the understanding of the pathological mechanism of vitiligoin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and introduces the applications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in vitiligo treatment by consulting the relevant medical literature on the treatment of vitiligo in order to provide some ideas for the clinical treatment of vitiligo.

1. 引言

白癜风是一种常见的后天性、局限性或泛发性皮肤色素脱失病。是由皮肤中的黑素细胞功能障碍引起,病因及发病机理迄今尚未阐明,目前主要学说有自身免疫学说、神经介质学说、黑素细胞自身破坏学说 [1] ,白癜风在我国人群中的发病率约为0.1%~2% [2]。中医学对白癜风认识历史悠久,内容丰富,马王堆出土的帛书《五十二病方》中“白处”病名是中医学有关白癜风最早的记载 [3]。中医学对白癜风诊治已有数千年的历史,历代中医学家和医学文献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4]。下面就中医学对白癜风的认识及中药在治疗白癜风中应用进行论述。

2. 中医学对白癜风认识历程

汉代马王堆出土的医方《五十二病方》,约成书于战国时期,其中有关于“白处”、“白毋奏”病名的记载,系指包括白癜风在内的色素脱失性皮肤病 [5]。

晋代的《肘后备急方》中最早出现“白癜风”、“白癞”、“龙舐”、“白驳”的病名记载,医方中对白癜风的病名、病情和治疗均有论述,其中指出:“白癜风,一名白癞,或谓龙舐,此大难治。” [5]。

隋朝的《诸病源候论》一书是我国现存最早的病因病机学专著,其中有专门论述白癜风病因病机以及病情的描述“白癜者,面及颈项身体肉色变白,与肉色不同,亦不痒痛,谓之白癜”。医方中首倡“风邪搏于皮肤,气血不和所生”的病因病机理论,对于白癜风的认识较之前更为深刻,对后世白癜风的临床治疗有极大影响 [6]。

唐宋时期至明代之间,中医学对白癜风的病理机制认识并没有标志性的发展。陈实功的《外科正宗》一书中提到白斑可因气滞血瘀而产生,认为“紫白癜风乃是一体而分二种也。紫因血滞、白因气滞,总因热体风湿所受,凝滞毛孔,气血不行所致。此皆从外来而成者……”。期间还有部分医家将汗斑、疠疡风等皮肤病与白癜风相混淆。

清代《医林改错》一书中提出白癜风为“血瘀皮里”的观点,是白癜风病因病机研究的另一个里程碑式发展,医方中首创的“通奇活血汤”至今用于治疗白癜风仍然有效。

近现代的《中医外科学》一书中在总结近代学者的临床经验基础上,根据白癜风病程长且俱有家族史,白斑内毛发变白等现象,首倡“肝肾不足,皮毛腠理失养而发白斑”的观点 [6]。现代中医学在研究白癜风常见证型证候的病位及所占百分比发现肝、肾、脾分别占46.88%、34.38%、18.74%,证候虚实中虚证占45.28%、实证占54.72% [7]。临床上,发现白癜风从肝论治往往能够收到满意的疗效 [8]。

3. 中药在治疗白癜风中的应用

3.1. 中药外用治疗白癜风

陈梅花 [9] 等总结186首对治疗白癜风有疗效的外用方后,发现其中多数为酊剂,约占65.6%,其它的则为散剂、霜膏剂等。同时,通过研究这些文献,发现许多治疗方法在给药治疗之前会使用棉球蘸药或者茄蒂、生姜汁等擦患处以使其感到疼痛或者微伤,使病灶区皮肤充血,减少皮肤的屏障作用,有利于药物吸收,从而提高疗效。中药外用治疗白癜风时有单独外用,或与西药、其它方法联合使用以提高治愈率,降低不良反应。

单独外用中药治疗白癜风。孙淑玲 [10] 等使用白癜康(组成:黄茂、何首乌、姜黄、丹参、自然铜、补骨脂、白羡菊、防风、白鲜皮)对31例白癫风患者进行局部外搽临床观察治疗。方剂中的补骨脂在中医药中具有补肾壮阳的作用,正合“肝肾不足,皮毛腠理失养而发白斑”的观点用药。处方具有祛风消白、调和气血等作用。在治疗2~3个疗程(3个月/疗程)后,总有效率为83.87%,治疗时发现对单发性白癜风治疗效果要优于多发性白癜风,对治疗的两例典型病例进行追访均未见复发。黄婷等 [11] 使用自拟方消白酊(组成:骨脂,骨碎补)治疗白癜风34例。连续治疗3个月后总有效率为88.2%。在治疗期间,有少数患者(8.8%)由于日晒时间过长出现重度红斑、疼痛等不良反应,在控制治疗后症状逐渐消失,对继续治疗并不影响。

与西药结合治疗白癜风。丁欣强 [12] 等使用中药酊剂(组成:补骨脂,白芷、当归等),联合外用擦剂0.03%他克莫司软膏治疗局限性儿童白癜风。在治疗3个月后总有效率为90.6%,比单独外用西药(0.05%卤米松乳膏)疗效好,且联合治疗能显著降低不良反应。万佑湘 [13] 等使用复方白癜净(组成:补骨脂、乌梅、白芷、地塞米松)治疗白癜风患者。在给药3个月后,复方白癜净治疗有效率为87.5%,比对照组(外用补骨脂酊,其组成:补骨脂)高出24.3%,治疗过程复方白癜净治疗白癜风的不良反应率较低。

结合光照法治疗白癜风。单慧慧 [14] 采用308 nm激光照射联合补骨脂丁擦剂治疗白癜风,治疗过程中同时对患者的心理、行为、饮食等进行护理。在治疗3周后,临床观测总有效率为94.35%,高于只用补骨脂丁擦剂治疗白癜风的对照组(76.67%),且按疗程治疗不易复发,愈后和正常肤色完全一样。治疗方法中308 nm准分子激光的光斑直径不仅可达数厘米,有利于对皮损进行均匀照射,同时不会对健康皮肤造成伤害,对于治疗有较大病灶区的患者优势显著。王欣 [15] 采用黑光(窄波、中波紫外线)局部照射联合复方补骨脂酊(组成:补骨脂、乌梅、黄连)外用治疗白癜风。连续治疗2个月后,在第6个月观察疗效,总有效率为93.8%。治疗过程中,仅有少数患者经黑光照射在皮疹处出现红斑,在停止治疗1周后症状消失。

与其它方法结合治疗。李佩赛 [16] 使用自拟中药方热敷(组成:补骨脂、沙苑子、鸡血藤、红花、防风、白芷、白蒺藜、牛膝、独活、桂枝、煅自然铜、甘草)联合窄谱中波紫外线(Narrow band Ultraviolet B, NB-UVB)以及外用他克莫司软膏治疗白癜风。治疗6个月后,临床疗效根据《白癜风临床分型及疗效标准》(2003年修订稿)进行评判,治疗组痊愈有3例(总共34例),总有效率为93.94%,比对照组(不使用自拟中药方热敷,其它同治疗组)高出22.97%。治疗组中药热敷治疗白癜风的作用原理体现在中医的辨证论治以及由热疗法产生的热应激对黑素细胞生长及黑素合成的影响两个方面。中药方中补骨脂、沙苑子、牛膝等均具有补益肝肾的作用,白蒺藜子在《本草纲目》中有单独捣成粉末内服用于治疗白癜风。周辉 [17] 等使用中药方(组成:将补骨脂、制首、乌粉、白蒺藜、当归)外擦皮损区,并联合梅花针叩刺皮损区治疗寻常型局限性白癜风。连续治疗3个月后,痊愈44例(共53例),总有效率为96.2%;对照组(仅给予中药外擦)痊愈率为21例(共53例),总有效率为73.6%。对比两组可以发现,治疗组的痊愈率是对照组的两倍多,其中梅花针叩刺疗法起着相当重要的作用,对于其它中医传统疗法还有待发掘。

3.2. 中药内服治疗白癜风

有关治疗白癜风内服方剂分析的文献报道 [18] [19] 中指出,内服方剂的功效侧重于滋补肝肾、活血化瘀和祛风通络,常用中药主要为白蒺藜、当归、补骨脂和制何首乌等。这些白癜风内服方剂的用药特点和组方规律对中药在治疗白癜风的应用具有一定的指导意义。比如在研究滋补肝肾、活血化瘀方剂的用药频次时,发现居前三位的中药分别为制何首乌、补骨脂和白蒺藜,在临床中治疗肝肾不足或无明显伴随症状的白癜风患者时可以优先考虑使用这些药物。

中药内服方治疗白癜风一般多与其它方法联合运用,例如药物内服与物理光照法合用,药物内服与西药外擦剂合用等,能在早期控制病情发展,同时可以降低不良反应,有效提高治愈率。罗自强 [20] 在治疗气滞血瘀型白癜风时,选用桃红白癜方(组成:赤芍、丹皮、桃仁、红花、柴胡、白芷、蝉蜕、蒲黄、补骨脂、丹参、当归、紫河车、五灵脂、浮萍、鸡血藤)内服、卤米松乳膏外擦以及NB-UVB照射联合治疗。接受4疗程(4周/疗程)治疗后,痊愈8例(共37例),总有效率为78.4%,比对照组外擦和紫外线照射用法及口服胸腺肽肠溶片总有效率高4%,比对照组外擦和紫外线照射用法及口服薄芝片总有效率高31%。治疗过程中治疗组不良反应率为0.00%,口服胸腺肽肠溶片的对照组不良反应率为5.56%,口服薄芝片的对照组不良反应率为2.63%。对照组中口服药胸腺肽肠溶片和薄芝片均为免疫调节药,表明内服中药方剂联合外用现代西医手段的治疗方法较口服西药副作用小,且疗效显著。崔婷婷 [21] 在治疗气滞血瘀型白癜风时,治疗组采用通窍活血汤(组成:赤芍、川芎、桃仁、红枣、红花、生姜、补骨脂、旱莲草、鸡血藤、薄荷)并行针刺治疗和外用复方卡力孜然(驱虫斑鸠菊、补骨脂、何首乌、当归、防风、蛇床子、白鲜皮、乌梅、白芥子、丁香);对照组采用通窍活血汤和外用复方卡力孜然。两组患者持续观察3个月,治疗组总有效率为85%,对照组总有效率为55%。从两组的总有效率来看,中药方联其它方法复合治疗对白癜风疗效甚佳,而在治疗过程中两组均未出现任何不良事件,表明此法安全可靠。

3.3. 中药内服外用治疗白癜风

中药内服外用在治疗白癜风中的应用可分为单独使用或与其它方法联合使用。

中药内服外用单独使用治疗白癜风。中药的临床应用表明,合理用药的情况下其在长期使用过程中具有安全性高,毒副作用小等特点。由于白癜风治疗周期一般较长,西药治疗过程中往往会出现许多不良反应,例如洪志林 [22] 等采取口服甲氧沙林,联合外用复方卡力孜然酊或卤米松。在连续治疗第5天时,出现8例(共75)局部皮肤痉痒、红斑轻度不良事件。郝震锋 [23] 等在使用他克莫司软膏治疗白癜风时部分患者早期局部出现皮肤烧灼感、红斑及瘙痒不良反应。因此,单独使用中药内服外用治疗白癜风的优势尤为突显,例如林秀玉 [24] 采取口服白癜风胶囊联合外敷补骨脂酊(组成:丹参、补骨脂、红花、紫草)治疗白癜风,治疗6周后总有效率为96%,比对照组(口服白癜风胶囊)高36%,且对照组的不良反应率达到52%。万海栋 [25] 采取治疗组口服自拟中药方剂(组成:黑芝麻、旱莲草、黄芪、当归、何首乌、女贞子、川芎、赤芍、白芍、黑故子、甘草)联合外擦自制酊剂(组成:黑故子、肉桂、乌梅);对照组仅用补骨脂酊剂外擦。治疗4个月,治疗组总有效率为89.5%,对照组总有效率为57.5%。在治疗过程中,治疗组有3例(共47例)出现了食欲不振、皮损区局部红肿等不良反应,对照组有5例(共47例)出现皮损区局部区红肿、烧灼感的不良反应。中药的内服和外用联合使用可以显著提高治愈率,并且降低不良反应率。

中药内服外用时,与其它方法结合治疗白癜风,提高治愈率。纳猛 [26] 等采用治疗组内服祛白汤(组成:黄芪、当归、刺蒺藜、希莶草、鸡血藤、赤芍、红花、熟地、何首乌、黑芝麻、白芷、独活、蚤休、甘草、炒柴胡)、外用增色酊(组成:补骨脂、乌梅、白芷、麻黄、木鳖子、红花、山海裳、斑蝥、肉桂、白蒺藜),并给予311 nm窄谱中波紫外线局部照射治疗。连续治疗3个月,治疗组总有效率为85%,对照组I (内服祛白汤,外用增色酊)总有效率为35.3%,对照组II (给予311 nm窄谱中波紫外线局部照射治疗)总有效率为55.6%。在治疗过程中,治疗组有7例出现(共40例,占17.%)不良反应,其中有1例为皮损上出现红斑及黄豆大小水疱,1例在涂擦中药后表皮出现破溃,3例为服用中药后轻度肠胃不适,2例为皮损处有轻度瘙痒;对照组I有11例(共51例,占21.6%)出现不良反应,其中有1例出现水疱伴疼痛,2例为皮损处有轻度瘙痒,8例在服中药后出现肠胃不适;对照组II有7例(共45例,占15.6%)出现不良反应,其中有3例在治疗过程中出现疼痛性红斑,4例皮损处有轻度瘙痒。张建波 [27] 等采用内服白癜汤(组成:补骨脂、鸡血藤、白蒺藜、熟地黄、川芎、当归、白芍、女贞子、枸杞、赤芍、红花、首乌藤、白芷、黑桑箕、丹参、卧柴胡、黄芪)、外用白癜酊(组成:补骨脂、白芷、红花、紫草、旱莲草、乌梅、冰片),并用穴位埋线及NB-UVB照射联合治疗白癜风。连续治疗1个月后,痊愈11例(共27例,占40.74%),总有效率为100%。

4. 小结

白癜风作为一种色素脱失性疾病,虽然不会直接危害患者的生命,但是由于它容易出现扩散,严重时会发病在皮肤的任何部位,对患者的生活造成很多负面影响。鉴于目前白癜风病理机制尚不明确,因此要完全治愈白癜风还存在诸多困难。中医药作为中华民族的宝贵财富,在治疗白癜风上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在临床上中药制剂治疗白癜风的不良反应较低,且治愈率高,传统医学的治疗理念也正逐渐被越来越多的人所重视,这为研究中医药治疗白癜风的发展提供了广阔的空间。本文介绍了中医药在治疗白癜风方面的应用,虽不完善,旨在抛砖引玉,希望能为科研工作者在研究治疗白癜风的药物及方法上提供一定的思路,以期能早日解决白癜风这一顽固性皮肤疾病,解除白癜风患者心理和生理上的痛苦。

NOTES

*通讯作者。

文章引用:
肖元, 万仁玲, 尚靖. 中医药在治疗白癜风中的应用[J]. 药物资讯, 2018, 7(3): 40-45. https://doi.org/10.12677/PI.2018.73008

参考文献

[1] 钟佳乐, 刁庆春. 外用中药治疗白癜风研究进展[J]. 光明中医, 2014, 29(5): 1125-1127.
[2] 张学军. 皮肤性病学[M]. 第7版. 北京: 人民卫生出版社, 2008: 184.
[3] 贺晓慧, 龙一梅, 贾孟辉. 白癜风的中医学史[J]. 中医文献杂志, 1998(4): 40-41.
[4] 刘瓦利. 白癜风的中医辨证与治疗[J]. 中国临床医生, 2005, 33(2): 50-52.
[5] 宋业强. 白癜风病名溯源与辨析[J]. 中医药信息, 2010(1): 12-13.
[6] 罗卫. 中西医结合治疗白癜风及自体黑素细胞培养移植的研究[D]: [硕士学位论文]. 北京: 北京中医药大学, 2013.
[7] 司富春, 张丽. 中医治疗白癜风证型和方药分析[J]. 世界中西医结合杂志, 2012, 7(8): 709-712.
[8] 周峻伟, 姚卫海, 郭玉红, 等. 从肝论治白癜风病因病机浅析[J]. 实用中医内科杂志, 2009, 23(10): 6-7.
[9] 陈梅花, 许爱娥. 中药外用治疗白癜风的临床应用概况[J]. 中国中西医结合皮肤性病学杂志, 2005, 4(4): 263-266.
[10] 孙淑玲, 胡杰. 中药外用治疗白癜风31例疗效观察[J]. 北京中医, 1993(2): 33-34.
[11] 黄婷, 李娟, 李志牢. 自拟消白酊治疗白癜风临床疗效观察[J]. 检验医学与临床, 2010, 7(4): 347-348.
[12] 丁欣强, 雷德军. 他克莫司软膏、中药酊剂联合治疗局限性儿童白癜风96例[J]. 陕西中医, 2013, 34(9): 1191-1192.
[13] 万佑湘, 唐筱平. 复方白癜净的制备及临床疗效观察[J]. 实用中西医结合临床, 2008, 8(5): 67.
[14] 单慧慧. 308准分子激光联合补骨脂丁擦剂治疗白癜风140例[J]. 中国实用医药, 2012, 7(7): 86-87.
[15] 王欣, 王冰, 王建国, 等. 复方补骨脂酊外用加黑光局部照射治疗白癜风48例临床疗效观察[J]. 中国美容医学, 2012, 21(4): 667.
[16] 李佩赛. 中药热敷联合窄谱中波紫外线(NB-UVB)和他克莫司软膏治疗白癜风的临床观察[D]: [硕士学位论文]. 石家庄: 河北省中医院, 2016.
[17] 周辉, 刘桂卿. 中药外擦联合梅花针叩刺治疗106例白癜风疗效观察[J]. 山东医药, 2011, 51(29): 113.
[18] 张弘. 白癜风中药内服方剂的组方原则及用药探析[J]. 中国医药科学, 2011, 1(18): 72.
[19] 钟慧, 曾峰, 卢瑶瑶. 白癜风内服方剂组方规律[J]. 安徽中医学院学报, 2010, 29(5): 11-12.
[20] 罗自强. 桃红白癜方治疗气滞血瘀型白癜风的临床疗效观察[D]: [硕士学位论文]. 武汉: 湖北中医药大学, 2017.
[21] 崔婷婷. 内服中药与针药结合疗法治疗白癜风的临床疗效比较观察[D]: [硕士学位论文]. 广州: 广州中医药大学, 2013.
[22] 洪志林, 李晓华, 徐汉明. 紫黄汤联合西药治疗白癜风随机平行对照研究[J]. 实用中医内科杂志, 2015, 29(10): 141-143.
[23] 郝震锋, 苏有明, 杨蓉娅. 驱白巴布期片联合他克莫司软膏治疗白癜风疗效观察[J]. 实用皮肤病学杂志, 2013, 6(6): 358-359, 361.
[24] 林秀玉. 中药内服外用治疗白癜风疗效初步评定[J]. 临床研究, 2017, 25(3): 26-27.
[25] 万海栋, 刘刚成, 丁敬龙, 等. 白癜风内外兼治疗效观察[J]. 中国当代医药, 2010, 17(18): 87.
[26] 纳猛, 李霞, 刘爱民, 等. 中药内服外涂联合窄谱中波紫外线治疗局限性白癜风临床观察[J]. 皮肤病与性病, 2015, 37(1): 56-58.
[27] 张建波, 陈宏, 谷朝霞. 中药为主联合NB-UVB照射治疗白癜风的临床观察[J]. 国际中医中药杂志, 2010, 32(5): 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