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龄化研究  >> Vol. 5 No. 2 (June 2018)

养老资源类型初探
Initial Exploration of Old Age Resource

DOI: 10.12677/AR.2018.52005, PDF, 下载: 597  浏览: 1,883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支持

作者: 华梓茜, 丁安邦, 赵东霞:辽宁师范大学管理学院,辽宁 大连

关键词: 养老资源人口老龄化Endowment Resources Ageing of Population

摘要: 中国的人口老龄化问题由来已久,随着医养结合体系的不断完善、旅居养老和养老小镇等具有时代特色的养老方式的出现有效缓解了老龄化带来的社会压力。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着力健全老龄工作体制机制,要适应时代要求创新思路,推动老龄工作向统筹协调转变,向加强人们全生命周期养老准备转变,向同时注重老年人物质文化需求、全面提升老年人生活质量转变。有效应对人口老龄化,不仅能提高老年人生活和生命质量、维护老年人尊严和权利,而且能促进经济发展、增进社会和谐。本文对不同养老资源类型进行初探,以老年人多元化的养老需求产生的不同养老资源类型为研究对象,针对现有养老资源类型的发展现状,总结梳理其存在的问题和不足,为进一步优化养老环境、提升养老质量提出建议。
Abstract: China has a long history of population aging. With the continuous improvement of the integration system of medical care, the emergence of the old-age pension system with the characteristics of the times has effectively alleviated the social pressure brought by aging. General secretary Xi Jinping stressed, efforts should be made to improve the system and mechanism of aging work, to adapt to the requirements of the times and the ideas of innovation, promoting a coordinated transformation of the work of the elderly, to strengthen the transformation of the whole life cycle for the elderly. We should pay attention to the material and cultural needs of the elderly and improve the quality of life of the elderly in an all-round way. The effective response to the aging of the population will not only improve the quality of life of the elderly, but also protect the dignity and rights of the elderly, and promote economic development and social harmony. In this paper, different types of old-age resources are explored, and different types of pension resources produced by the diversified needs of the elderly are the research objects. In view of the current development status of the existing pension resource types, this paper summarizes the existing problems and shortcomings, and puts forward some suggestions for further optimizing of the pension environment and improving the quality of the elderly.

文章引用: 华梓茜, 丁安邦, 赵东霞. 养老资源类型初探[J]. 老龄化研究, 2018, 5(2): 29-36. https://doi.org/10.12677/AR.2018.52005

1. 引言

党的十八大和十八届三中、四中、五中全会以及“十三五”规划纲要都对应对人口老龄化、加快建设社会养老服务体系、发展养老服务产业等提出明确要求。各地区各部门加大投入、扎实行动,积极推动老龄事业发展,应对人口老龄化工作取得了显著成效。养老资源这一名词最早出现在柴效武教授的《养老资源探析》当中,他认为,养老资源不仅是指传统概念的养老资金,还包括国家、社会、家庭、个人等养老主体,所拥有的能够对养老事业开展带来实际效用,并有助于养老事业开办的一切资源 [1] 。在本文当中,将养老资源认为是政府养老资源、市场养老资源、家庭养老资源、非营利组织养老资源等养老资源类型的统称。

养老事业能否繁荣发展与养老资源的充分运用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但是各种养老资源的局限性、不完整性和片面性让老年群体在面向需求满足的道路上举步维艰,评估各类型的养老资源在提高老年人生活质量方面取得的实际成效非常必要,不仅能够有效发现现有不足,还能为应对老龄化挑战提供客观依据。

2. 文献回顾和研究问题

我国社会高龄化、老龄化的趋势清晰且严峻。“未富先老”、“未备先老”的现状更是让我国的养老服务业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就目前而言,我国现有的养老模式逐步陷入困境,无法切实满足老年人的需求 [2] 。然而我国居民养老意愿以自助型及半自助型为主,家庭型次之,社会型最低,农村居民更倾向于家庭型养老 [3] 。在农村,老年人自己、子女及亲友等构成的家庭是养老三大资源供给的主要承担者,而集体或社区、国家、社会等提供了较少的经济资源,生活照料和精神慰藉方面的供给更是处于严重缺水状态 [4] 。就家庭人口数与家庭代际数对养老服务需求的可能影响而言,在子代义务和责任弱化 [5] 的背景下,老年人获得充足家庭养老资源的可能性也许更低,其对社会养老服务的需求水平可能更高 [6] 。在“现代化与城市化”的背景下,政府认为“基础设施差”等现象是社会养老机构的主要“病态”与问题 [7] ,由于缺乏统一的养老服务能力评价标准,目前我国城市非营利性养老机构的养老服务能力严重不足,养老服务质量参差不齐,难以满足老年人的养老服务需求 [8] 。

基于上述认识,本文在充分认识现有养老资源和老年人需求特点的基础上,围绕养老资源类型特征展开分析,重点研究以下几个主要问题:1) 目前老年人的多元化养老需求有哪些?2) 基于多元化养老需求产生的养老资源类型有哪些?3) 不同的养老资源类型发展现状如何?4) 不同的养老资源类型的发展的优缺点有哪些?5) 基于多元化养老需求应该如何发展不同类型的养老资源?

3. 基于老年人多元化需求产生的养老资源类型

3.1. 物质生活需求

物质生活需求是老年人需求金字塔的基石,它包括衣、食、住、行、用等各个方面实际存在的,可以以实物进行判断的需求。与传统物质生活需求不同,当下老年人物质生活需求呈现出本体层面的多元性,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也开始出现:1) 物质需求要素不平衡。对于当下大多数老年人而言,温饱问题已经不存在难以满足的情况,在这种要素之上,老年人的满足状态呈现由生存化向质量化的明显转变。然而,对于医疗、保健、旅游度假等方面需求的满足,却呈现出相反的状态,在养老金、家庭转移支付方面有优势的老人可以轻松获得各种医疗服务,享受文娱生活。而经济资源不足的老年人,仍然面临就医难的窘境,这就导致了老年人物质需求要素的极大不平衡性;2) 物质需求要素部分短缺。例如医疗资源要素的总体短缺和地域分配不均带来东中西部的差异也显而易见。医疗设备贵重,经济负担大,导致并非所有医疗机构均有能力购置,人口基数过大,医师资源有限,使得医护人员分配也难以平均化,推及住宿、保健等要素也是如此,诸如以上原因使得部分养老物质需求难以得到满足,而这就需要我们进一步发掘养老资源的价值,优化资源配置,尽量做到最大化利用。

3.2. 心理慰藉需求

心理慰藉需求,作为日常生活的基本精神需求,是仅次于物质需求的一种刚性需求。受生理性的自然衰老限制,老年人不再像青年群体一样有事业追求和理想抱负,往往更容易产生孤独感,因此在心理慰藉需求上仍然存在很多问题:1) 心理关护意识缺乏。受传统文化的影响,中国老年群体的心理依存更多是子女和亲人,然而,早在2013年,调查者在上海宝山、虹口、杨浦三个地区发放了1000多份调查问卷,结果显示,近9成老人不与子女同住,仅约12%的老人住在子女家,这对子女亲力履行赡养责任提出了现实挑战 [9] ,2) 满足老年人心理需求的资源利用率低下。随着年龄的增大、疾病的折磨、自理能力的下降等原因,老年人极易产生自卑、无价值感等复杂的心理活动 [10] 。2015年中国卫生经济学会第十八次年会上,高强会长指出要全面关注老年人的需求,既要关注老年人的身体健康,又要关注老年人的心理健康 [11] 。越来越多的文化资源应该填充到养老生活的领域当中,成为老年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3.3. 人格尊重需求

马斯洛需求理论认为,人在基本生存需求得到满足后,就会渴望来自于社会或他人的尊重,即尊重需求。老年人也是如此,在养老过程当中,物质生活需求和心理慰藉需求得到一定满足后,他们也需要人格方面的尊重。镜中我理论认为,人的行为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对自我的认识,而这种认识主要是通过与他人的社会互动形成的,这包括家人对他们生活的态度,以及来自亲人、邻居乃至社会和社会其他人群对他们的看法和尊重。在我们大多数人看来,对老年人恭敬有礼,就是对老年人的尊重,也正是如此,在我们意识当中,认为很多事情都不应该由老年人来做,或者认为他们做不了,这就导致了部分老年群体对自我价值的否定认知,间接影响了老年人的尊重需求,无形中加大了老人的社会脱离感,使他们无法正确客观的接受老年生活。因此,正如习总书记所说,要着力发挥老年人积极作用,发挥老年人对年轻人的传帮带作用,要为老年人发挥作用创造条件,正确引导老年人保持老骥伏枥、老当益壮的健康心态和进取精神,发挥正能量,作出新贡献。

4. 养老资源类型的对比及发展现状分析

4.1. 政府养老资源

政府是养老事业发展的引导主体,是养老事业发展的巨大支撑力量,“十三五”国家老龄事业发展和养老体系建设规划中指出,到2020年,老龄事业发展整体水平明显提升,有利于政府和市场作用充分发挥的制度体系更加完备,支持老龄事业发展和养老体系建设的社会环境更加友好。

目前,我国政府养老资源的运用主要体现在基本养老保险制度设立、公立养老院建设、养老财政投入以及养老政策法规的制定等方面。其中养老基本保险制度以通过民众参保的形式,在到达规定年龄后由政府为参保人发放养老金的制度,这是覆盖面极其广泛的一种养老资源运用方式,而公立养老院则是由政府部门设立,供符合入住条件的老年人养老的集中住所,财政投入和政策法规则是通过财政拨款和制定有利于养老事业开展的政策制度来促进养老事业开展的资源利用。以上几种资源,正是政府主体养老资源运用的主要方面,也是目前我国政府资源运作最行之有效的方式,其为养老事业的发展带来了无可比拟的作用。据预测到2030年我国将有超过2700万人需要长期照料护理 [12] 。然而,通过分析,我们发现,在政府养老资源运用当中,也存在着许多问题:1) 部分政府养老资源的覆盖面较窄,养老院存在供需不平衡问题。诚如以上提到的公立养老院,作为政府养老资源,它的设立确实为养老事业的开展带来了巨大效用。然而,2017年底,中国老年人口(60岁以上) 2.41亿人,已占全国总人口的17.3%,仅2017年,新增加的老年人口就超过一千万人。老年人队伍数量庞大,而公立养老院数量却十分有限,这就致使未能进入公立养老院的老年群体在服务难以比拟政府却又价格昂贵的情形下,放弃对市场养老资源的使用,面临无处养老的窘境。2) 难以很好兼顾老年人全部养老需求。政府养老资源的使用,更注重的是解决诸如住宿、用餐等物质生活层面最基本的需求,对老年人人格尊重需求相对而言却是次要满足,尤其是心理慰藉需求方面,事实上难以达到同等的满足效果。

4.2. 市场养老资源

市场养老资源,指主要以营利为目的,具有私营性质的一系列养老资源,主要包括民办的养老机构和设施。市场养老资源因其特殊性能够对政府养老资源进行有效补充,为事业型中青年人分担解忧,迎合了市场养老需求。而其形式多表现为民办养老院或民办养老机构等 [13] ,主要由养老者家庭出具资金,由设立机构收取资金,并据此为老年人办理入住手续、提供养老服务等。虽然市场养老资源作为养老事业的补充,带来了十分重大的作用,然而,其存在的问题也不容忽视:一、收费偏高,覆盖人群有限。市场养老资源因其营利性质,无形的规定了入住群体的局限性;二、管理体制不成熟,导致大量资源浪费。虽然政府在市场养老资源模块有相关的规定,但在实际发展过程中,不同的养老机构形成了特色的发展模式,使政府很难对市场养老资源设立统一管理标准,从而导致了许多市场养老资源的浪费;三、注重满足生理需求,忽视心理慰藉和尊重需求。老年人的养老需求早已不再局限于简单的物质满足,随着观念的改变,精神享受成为更多老年群体的新追求。然而现在的养老资源更多的仍以满足生理需要为主,对更高层次的需求投入较少,市场活力和社会创造力没有得到充分激发,养老服务和产品供给主体的多元性有待加强、养老机构的服务内容也应更加丰富、质量应更加优良。

4.3. 家庭养老资源

家庭养老资源,即居家养老,是我国最普遍的一种养老资源。当然,作为一种传统的养老资源类型,家庭养老资源的运用对于老年人而言也是效果最好,可获得满足感最高的一种养老资源,不同于其他类型的养老资源,家庭养老资源,出于家庭伦理观的影响,使得老年人在物质生活、心理慰藉、人格尊重等需求方面,得到了相比其他类型养老资源更为直接深刻的满足。但是,这却不代表着现有的家庭养老资源使用不存在问题,《中国家庭发展报告(2015年)》调查显示空巢老人占老年人总数一半,空巢老人的增多,是家庭养老资源作用淡化的重要体现;随着“4 + 2 + 1”家庭模式的兴起,独生子女将要面对照顾四个老人的重担,使得青年一代未来的养老压力空前增大,家庭养老资源需求逐渐呈现严重不足,特别是精神慰藉和日常照料功能正在不断弱化。

4.4. 非营利组织养老资源

十三五规划建议提出,创新公共服务提供方式,能由政府购买服务提供的,政府不再直接承办,交由具备条件、信誉良好的社会组织、机构、事业单位和企业等承担。除了政府养老资源、市场养老资源、家庭养老资源等养老资源类型,当下社会当中也存在许多公益性的养老组织。包括社区组织,社会团体、老年人互助组织等各类公益性养老组织,也将为养老事业的开展发挥极大的作用。例如,早在2007年,全国首个虚拟养老院——“邻里情”虚拟养老院在江苏正式投入运营,是引导营利与非营利社会力量以加盟的方式参与到养老产业中来,为广大老年群体提供一个信息化管理的服务平台 [14] 。

然而,作为新生养老资源形式,我国非营利组织养老资源存在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相关政策制度不健全,自主性有待提高等问题,非营利组织养老自身存在人才队伍不足,服务内容单一、社会认同感和公信力不足等现实问题,且大多存在于经济较为发达的地区或者城市,对于经济较落后或发展程度较低的城市和地区,尤其是农村地区,尚未普及。这也就直接导致该类型养老资源目前只能服务于少数地区与人群的局限性;由于大多数非营利组织养老机构都受政府部门的管制,也间接导致该类体制缺乏透明性,从而限制了内部工作人员以及志愿群体的工作积极性,使更多的非营利组织养老资源作用没有得到充分的挖掘与发挥。同时,由于该类型资源缺乏长期的资金投入以确保其健康的运转,使得其发展存在一定的困难;在资金来源方面,非营利组织的经济来源采取公募或者私募的方式,但是目前全国范围内单独针对养老建立的非营利组织较少,且需求呈增长趋势;另一方面,缺乏有效的监督体系也是阻碍非营利组织进一步发展繁荣养老事业的因素之一。因此,非营利组织除通过政府财政拨款、社会捐助、企业捐赠来筹措资金外,也可适度开展有偿服务来筹措其运营所需的资金 [15] 。

5. 各种养老资源类型特征分析

5.1. 侧重性

通过对各种养老资源类型的对比发现,不同类型的养老资源在满足老年人需求方面各有优劣,例如政府养老资源与市场养老资源的聚焦点更多在满足老年人物质生活的享受上,家庭养老资源与非营利组织养老资源注重对老年人心理与情感需求方面的投入,可能会存在资金投入的短缺性现象。

5.2. 局限性

各种养老资源类型的局限性分别体现在覆盖群体范围有限、可利用资源有限、人才队伍有限等方面,各类养老资源的持续健康发展为我国进一步推进养老事业的发展提供了不竭动力,但受体制机制以及老年人思想观念和生活习惯的影响,各类养老资源的发展均有不足之处。养老资源的分配与老年人实际需求之间仍然存在偏差,例如政府扶持的养老机构数量有限、社会养老服务机构存在进入门槛、非营利组织养老资源发展的不成熟性等。

5.3. 规模性

无论是政府养老资源、市场养老资源亦或家庭养老资源、非营利组织养老资源都不是单独衍生于某一地区的,相反它们都是以集群的方式出现在养老事业当中,如政府养老资源,它更多的是以政策化的方式普及全国养老人群,使其尽可能公平的享受公共养老资源,而市场养老资源面向的是有能力承担费用的老年群体,且在省市地级城市数量呈增加趋势;家庭养老资源是传统意义上的养老模式的首选,非营利组织养老资源虽然目前起步较晚,发展程度不高,但是其发展前景良好,发展潜力巨大。

5.4. 效益性

纵观这些年我国养老体系建设,覆盖城乡的社会保障体系基本建成,《老年人权益保障法》《“十三五”国家老龄事业发展和养老体系建设规划》重磅登场,养老金多次上调,家庭医生签约服务重点覆盖老年人等等。每一项制度建设的背后都充满对老年人的关爱,饱含着解民生之需、民生之难的民本情怀 [16] ,各类养老资源在发展的同时发挥了连锁效应,间接带动了其他养老事业的发展。如政府养老资源中的基本养老保险,年轻时购置保险服务,到期后享受政府养老补贴,而当中的购买部分,实则直接或间接的促进了财政资金的增长,使之对其他行业的发展带来经济支持。而市场养老资源遵循优胜劣汰的规则,在比较中不断促进自有养老服务水平提升的同时,也带动了相应养老服务、护理等行业服务水准的提升。家庭养老资源促进了居家养老和社区养老模式的进一步发展,促进了护工队伍的整体建设水平;非营利组织养老资源的发展将带动养老慈善事业的兴起,更多优质的社会资源将向养老服务方向倾斜。

5.5. 地区不平衡性

不同养老资源在地区分布上存在一定差异,如政府养老资源虽然相对而言更加公平,但在实际当中,城市养老资源的设施更加完备,服务更加完善,相比之下,农村养老资源无论是在硬件上或是软实力上都与城市有很大差距,而大城市与小城市之间也存在同样的差异 [17] ;另外家庭养老资源虽然容易实现,但受制于不同地区经济发展水平的差距,我国东西部家庭养老资源在对老年人的需求满足上也存在很大的差异,家庭经济水平的差异直接决定了老人养老需求满足程度的高低;市场养老资源同样受限于地区经济水平的差异,在资金投入、人力资源、基础设施建设以及资源分配上,东部与西部、城市与农村间依然存在着显著不平衡。

6. 意见建议

6.1. 引导多元协调,促进共通共荣

不同养老资源对于老年人需求的满足都各有其优势与短板,因此,针对机构养老资源配置不均衡的问题,要重视“空间–制度”互动作用的区域差异,因地制宜,避免复制不平等的区域互动关系,促进机构养老资源配置的区域协调可持续发展 [18] 。养老政策的颁布和养老机构的设立发展要基于老年人多元化需求的现实基础,着眼于未来的养老发展趋势,促进不同养老方式间优势资源互补。

6.2. 推动平衡发展,扩大规模优势

我国现有养老资源类型多样,种类齐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我国现阶段老年人的养老需求。然而,由于各类型养老资源出现的时间与发展的程度等原因,导致资源间利用程度、发展水平也不尽相同,甚至存在很大的差距。如非营利组织养老资源,因缺乏成熟的发展体系、社会影响力和监督机制,其提供的产品好服务很难像政府、家庭等养老资源一样获得多数人的信任。因而,对于不同养老资源的发展,我们都必须引起高度重视,尤其是政府部门,要推动不同类型养老资源的平衡发展 [19] ,缩小不同养老资源类型间存在的发展落差,只有在促进各类型养老资源协同平衡发展的基础上,才能更好的优势互补,相互融合,从而形成规模优势,助推养老事业的发展。

6.3. 维护地区平衡,缩小区域差异

除了不同养老资源之间存在的发展不平衡,地区间养老资源分配的不平衡更加显著,受地区经济发展水平、教育文化水平等多重因素的影响,不同地区养老资源的服务水平存在很大的差异。尤其是东西部地区之间,城市与农村之间,表现得尤为明显。如东部沿海地区,各类型养老资源都得到了充分的发展,在养老基础设置建设、人力配备、医疗服务等方面,都具有不可比拟的优势。对于老年人物质和精神需求,都给予了极大的满足。相反,在西部偏远地区,尤其是农村地区,由于经济发展水平有限,在养老投入方面也较为不足 [20] ,老年人在地区享受系统完善的养老服务,比如医疗服务、文娱服务等方面,是难以得到有效满足的。为此,必须统筹考虑地区之间养老资源发展水平身为差异性和局限性,让更多资金和社会支持力量注入到发展相对落后的地区,以东部带西部,鼓励和支持社会群体、企业更多关注落后地区养老资源发展状态,共同推进落后地区养老资源的发展 [21] ,缩小区域间的差异,从而使不同地区老年群体可以享受相对公平的养老服务。

6.4. 加大资金支持,促进养老繁荣

养老产业正处于发展的“黄金时期”,更多造福老年群体的政策在不断制定和实施中,“互联网+”热潮更是推动了优质的养老资源互融互通,新媒体技术有利于引导全社会转变养老观念,突破传统养老观念对机构养老产业发展的制约。然而,面对各类型养老资源发展水平参差不齐、分配不均的现实问题,我们要加大对养老事业的资金投入,优化资源的分配方案,扩大资金来源渠道,动员社会力量,激发社会第三方的潜力,在推进各类型养老资源协调发展的同时,繁荣养老事业,更好地促进社会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进步。

致谢

本篇文章能够顺利完成,要感谢指导老师的帮助,感谢给予引用权的文献作者们提供了宝贵的参考资料,感谢所有为这篇文章顺利完成而付出努力的人。

基金项目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41601136),辽宁省社会科学规划基金课题(L13bJY034)。

参考文献

[1] 柴效武. 养老资源探析[J]. 人口学刊, 2005(2): 26-29.
[2] 高洁. 我国养老服务模式的困境及路径创新——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视角[J]. 湖北经济学院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2017, 14(10): 59-61.
[3] 艾小青,陈连磊,林芳. 经济状况、社会保障对居民养老意愿的影响及城乡差异[J]. 西北人口, 2017, 38(3): 100-106.
[4] 刘春梅, 李录堂. 农村家庭养老主体的角色定位及行为选择[J]. 农村经济, 2013(10): 66-70.
[5] 王跃生. 中国家庭代际关系的维系、变动和趋向[J]. 江淮论坛, 2011, 246(2): 122-129.
[6] 田北海, 王彩云. 城乡老年人社会养老服务需求特征及其影响因素——基于对家庭养老替代机制的分析[J].中国农村观察, 2014(4): 2-17+95.
[7] 张新亮. 欠发达城市社会养老现状与策略研究——基于对社会养老“开封现象”的调查[J]. 山东行政学院学报, 2013(4): 40-45.
[8] 尹惠茹. 城市非营利性养老机构养老服务能力评价研究[J]. 中国老年学杂志, 2016(14): 3560-3565.
[9] 黄秀女, 伍德安. 养老服务何去何从——对家庭养老资源的评价与思考[J]. 江西财经大学学报, 2015(6): 65-74.
[10] 黄英兰, 杨瑞贞, 贾恩恩, 等. 潍坊市养老机构老年人精神需求及影响因素[J]. 中国老年学杂志, 2015, 35(24): 7214-7216.
[11] 裴南田, 谭彧, 谭万利, 等. 遂宁地区老年人心理健康服务需求调查[J]. 临床医学研究与实践, 2018(1): 100-101.
[12] 杜鹏, 孙鹃娟, 张文娟, 等. 中国老年人的养老需求及家庭和社会养老资源现状——基于2014年中国老年社会追踪调查的分析[J]. 人口研究, 2016, 40(6): 49-61.
[13] 王硕, 井坤丽. 养老机构老年人需求现状研究[J]. 医学研究与教育, 2015, 32(5): 85-89.
[14] 左显兰, 张君华. 虚拟养老院: 社区居家养老服务模式的升级[J]. 改革与战略, 2013, 29(9): 114-118.
[15] 宛亚琴. 非营利组织参与居家养老服务探析[J]. 江南论坛, 2018(4): 39-40.
[16] 艾丹. 新时代养老事业要制度与温情并重[N]. 湖北日报, 2018(07).
[17] 姚长福, 赵东霞. 基于老年人对服务设施需求偏好的养老配置问题研究——以辽宁省为例[J]. 理论界, 2017(7): 57-63.
[18] 马玉娜, 顾佳峰. “空间–制度”互动与公共福利资源配置: 以机构养老为例[J]. 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8(1): 124-132.
[19] 蒋德海. 以共享的正义原则“克”养老资源分配不公[J]. 探索与争鸣, 2015(12): 26-27.
[20] 刘春梅. 农村养老资源供给能力的区域差异分析[J]. 农业经济, 2015(12): 67-69.
[21] 王全美, 张丽伟. 基于社会网络理论的农村养老资源整合[J]. 农村经济, 2009(9): 100-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