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E  >> Vol. 8 No. 4 (July 2018)

    澳门改进教师专业发展评核系统的研究:基于台湾教师专业发展评鉴
    Research on Improving Teacher Professional Development Assessment System in Macao: Based on Taiwan Teacher Evaluation for Professional Development

  • 全文下载: PDF(463KB) HTML   XML   PP.442-448   DOI: 10.12677/AE.2018.84067  
  • 下载量: 115  浏览量: 199  

作者:  

李嵩义,邢新蕊,周子钰:澳门城市大学,澳门

关键词:
教师专业发展评鉴评鉴规准评核指标 Teacher Evaluation for Professional Development Evaluation Criteria Assessment Indicators

摘要:

随着经济全球化以及资讯化的快速发展,教育在经济发展中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教师扮演着教育传播者的角色,其专业水平的高低影响着教育发展水平的优劣。教师专业发展评鉴制度则显得尤为重要,其对于教师专业水平的自我提高有重大意义。本文通过介绍澳门教师专业发展现状,以及国内外教师专业发展评鉴实施的概况,有关教师专业发展评鉴的相关理论基础,运用个案分析法,对台湾实施教师专业发展评鉴的成功案例进行分析,得出澳门实施教师专业发展的启示。

With the rapid development of economic globalization and informatization, education plays an important role in economic development. Teachers play the role of disseminator of education, and their professional level influences the development level of education. The system of teacher evaluation for professional development is particularly important, which is of great significance to the self-improvement of teacher professional level. This paper introduces the general situation of teacher professional development in Macao, the implementation of teacher evaluation for profes-sional development at home and abroad, and relevant theoretical basis of teacher evaluation for professional development. The paper analyzes the successful case of Taiwan’s implementation of teacher evaluation for professional development by using case analysis method, and obtains the enlightenment of Macao’s implementation of teacher professional development.

1. 引言

如今世界紧密相连,全球经济迅猛发展,人才作为推动国家前进不可或缺的力量,其培养日渐重要。国内外师资培育或教育相关机构,为了达到培育人才的目的,都非常注重教育质量与教师专业能力的提升。其中教师专业能力的高低,影响着教育的成败,所以在教育改革的浪潮中,建立一套适合本地区教师专业发展的评鉴制度,则显得尤为重要。台湾早在2006年起实施教师专业发展评鉴的制度,如今较为成功,然而目前在澳门地区,有关教师专业发展评鉴的制度尚未建立,所以,本文通过对台湾教师专业发展评鉴实施的借鉴学习,获得启示。

1.1. 澳门教师专业发展概况

相对于大多数地区而言,澳门的教师培训路程较为不同,早期澳门教师多是政府从葡萄牙聘请,并且私立学校一直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澳门政府对私立学校教师的任职条件、资质、素质等都采取不干预政策。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后,澳门在中学设立了师范生制度,用来培养澳门教师。直至1987年东亚大学(现澳门大学)才开设了教师培训专业班,目前澳门教师的学历水平较80年代大有提升。

由于澳门的开放性以及多元化发展,学校渐渐摆脱封闭的形态,而且澳门教师只要是毕业于师范体系,待实习及格后,方可取得终身教师资格,不必再接受考试。但是由于师范生教学初期,缺乏教学技巧及经验,虽有文凭,但能力不足造成的离职不在少数。由此可见澳门的教师专业能力仍需提高。2006年时,北京师范大学教师教育研究中心课题组对澳门教学人员的专业发展状况进行了调查研究,结果发现教师专业的整体状况虽然良好,但各个维度的发展不平衡,许多教师在教育理论如何与具体的教学实践相结合方面,以及把握教育本质、教育反思与教育研究能力等方面有待提升 [1] 。

为此,澳门特区政府和教育委员会等部门创造各种条件加强教师的专业发展。首先,2009年时开展了“内地优秀教师来澳六计划”,通过内地优秀教师来澳学校进行交流,相互观摩学习,提供教学示范及校本教研等活动,教师的教学素质得以不断提升。其次,2012年澳门特区政府颁布法律《非高等教育私立学校教学人员制度框架》中规定,为教师专业发展设置了专门的教育培训课程,特区政府通过教育发展基金推行“校本培训”、“休教进修”和“脱产培训”自主计划等。根据教育统计数字显示教青局为教学人员提供延续培训6953次,专门培训97次,校本培训16,900次,总共23,950次。最后,由于澳门教青局推行终生学习制,并建立“终生学习奖励计划”,所以教师通过终生学习计划可以到各种活动中参与适合自己的培训,促进自身专业素质的发展 [2] 。澳门教青局规定教学人员的专业发展活动的审核和数量以时数表述,学校负责根据教学人员专业委员会订定的准则审核及计算其人员的专业发展活动时数,并将结果通知教育暨青年局登记 [3] 。

整体而言,澳门私立学校占大部分,由于教师专业发展评鉴制度的缺失,达不到协助教学,促进教师专业成长的目的。

1.2. 国内外教师专业发展评鉴实施概况

1966年,联合国教育科学文化组织(UNESCO)在巴黎召开教师地位的政府间特别会议,强调“教学应视为一种专业”,教学需要专门的知识和能力,而且需要经过长期的努力与研究,为教师专业化奠定了基础 [4] 。

美国已实行多年的教师评鉴制度,但因地方分权化,各地之制度不同,大致可分为初任教师、资深教师以及不适任教师三种系统,此为各地区参考之分类指标 [5] 。1970年后期,美国的一些州已进行强制性的教师评鉴,例如奥克拉荷马州,但时至20世纪80年代各州才立法明令要求实施教师评鉴 [6] 。

英国自1980年代中期之后陆续发布教师专业发展评鉴的相关报告书,《1986年教育法》规定对教师工作进行定期的评鉴,1987年《教师薪资与服务条件法》要求教师必须参与评鉴,1991年《教育(学校教评评估)规程》明订实施“全国学校教师评估机制”,1998年《学校标准架构法》规范教师专业发展评鉴的权责人员和升级评鉴的办法,1998年《教学与高等教育法》规定所有新任合格教师接受为时一年导入期的评鉴,2001年再次修订公布教育规程,并将所有公立学校的校长和教师的评鉴时程改为每年进行一次,逐渐建构了英国健全的教师专业发展评鉴制度 [7] 。现今英、美国在教师专业发展的制度及规划上,除形成性评鉴外,也强调总结性评鉴以确保教育质量。

日本中小学教师评鉴制度之发展源于1950年代的“勤务评定”制度,随着社会变迁和教育的转变,日本文部在2003到2005年,进行“新式教师评鉴制度”的相关调查研究,将积极活化学校组织和提升教师资质人力作为评鉴制度的核心重点 [8] 。

台湾最早于1971年颁布实施《公立学校教职员成绩考核办法》,以对公立中小学校教师进行考核。李奉儒提出台湾推动“教师专业发展评鉴”分成1995至2000年的萌芽期、2001至2005年的酝酿期及2006年至今的筹办期三个时期 [9] 。在1996年台湾“行政院”公布的《教育改革总谘议报告书》提及提升教师专业素质及建立教育评鉴制度,提出教师必须有自主自律的人格特质,自我修正成长能力,对学生关怀及辅导的知能,对教学须有丰富的学科知识及教学方法 [10] [11] 。2012年10月11日台湾“行政院”通过《教师法》修正草案,增订中学以下教师应接受教师评鉴,待“立法院”审议通过后正式实施,以作为教师评鉴之法源依据,显示了对于维持教师专业素质与增进教师专业成长的决心。2017年,台湾的教师专业发展评鉴已转型为教师专业发展支持系统。

2. 教师专业发展评鉴的意涵

教师专业发展评鉴是一种形成性的教师评鉴,由评鉴者运用评鉴的方法,依据公正、客观的评鉴规准,有系统的搜集教师专业表现的各种资料,加以审慎的分析、评估与判断,以协助教师专业成长,增进教师专业素养,提升教学质量,增进学生学习成果 [12] 。

教师专业发展评鉴的首要目的就是,改善和提升中小学教师的教学 [13] ,协助教师的专业成长,增进教师的专业素养,提升教学品质,增进学生的学习成果。肯定教师在教学上的成就,激发教师寻求职业内在价值的追求,促进行政人员与教师之间及教师彼此之间的合作联系,营造和谐的校园氛围 [14] 。

美国在《1996~2016国家教育技术规划》中明确提出教师专业发展目标:“教师应具备技术使用能力”“教师要充分利用信息化手段得到更加有效、更高质量的教师专业发展机会”“教师需要获得参与课堂研究、案例剖析、教育改革的机会,促进其专业发展”“建立教师个人职业生涯学习网,发展具有在线教学技能的师资力量”“发展一支善于进行在线、混合式教学的教师队伍”,使教师真正成为课堂信息化教学的引导者、组织者和促进者 [15] 。

据澳门行政特区非高等教育私立学校教学人员工作表现评核校本制度的建立与推行之参考资料中显示 [16] ,学校对于教师教学职责的评核指标应该分为专业成长与专业态度的表现两部分,见表1

教师专业发展评鉴方式主要包括两个方面:自评和他评。

自评主要由受评教师根据学校自行发展的自我评鉴检核表,填写相关资料,逐项检核,以了解自我教学工作的表现。

他评则分为三个部分:1) 由评鉴推动小组安排评鉴人员进行定期或不定期的评鉴。2) 兼重过程及结果,采取教学观察、教学档案、收集学生或家长的教学反应等多种途径进行评鉴。3) 采用教学观察实施者,由校长或校长指定人员召集,以同领域或同学年教师为观察者,必要时加入评鉴推动小组所推荐的教师或专家学者。

Table 1. The criteria for evaluating the teaching responsibilities of teachers

表1. 教师教学职责的评核指标分级准则

3. 个案分析

国内外教师专业发展评鉴相关研究较多,但是由于澳门地区的教师专业发展评鉴尚未正式全面性地开展,缺乏一套完整的评鉴制度,教师或多或少会受到非正式或无系统的评核,但是都流于形式化。通过个案分析,以台湾某中学为例,研究其教师专业发展制度的实施情况,为澳门的教师专业发展评核制度提供借鉴。

3.1. 评鉴的方式

以教师实际参与的角度观察,台湾某中学办理教师专业发展评鉴的方式可分为下列5个项目:参与校内倡导说明与研习,研讨评鉴规准,填写“教师自评表”,实施教学观察,专业教学档案建置。

3.2. 实施情况

参与校内倡导说明与研习:进行初阶评鉴,完成在线研习10小时。接着进行由新北市教育局或其他县市政府教育局办理的2日(共12小时)的“初级实体研习”,以实体课程操作演练为主,再回任职学校依校本规准进行实作认证。由学校评鉴推动小组推荐合适人选(被推荐教师须具有实际教学年资3年以上参加初级评鉴经历),参与“进阶研习”课程,共计3天(共18小时)。

研讨评鉴规准:评鉴规准以“教师专业”为核心;“层面-指标-参考检核重点”为架构,相关指标暨参考检核重点由学校内教师专业发展评鉴推动小组拟订,参与此计划的所有成员通过后采用,包含增删、修改的教学课室观察及教学档案评量。

填写“教师自评表”:参与评鉴的教师通过填填写由学校发给的自我评鉴检核表,包括“课程设计与教学”、“班级经营与辅导、”“研究发展与进修”及“敬业精神与态度”四项内容。可以协助教师自我觉察教学问题,进而产生自我改善的作用,以检视自我的课程优点或特色、困难或挑战、预定的成长计划。

实施教学观察:协调、安排评鉴人员与受评者的配对,进行教学观察。首先观察者与被观察者互相讨论“要观察什么”、“想要达到什么目的”,借以获得信赖感并去除防卫心。教学观察应以教室现场实际观察为主,其次必须详细观察教师与学生的行为及经验。

专业教学档案建置:参与评鉴的教师,由参与评鉴的教师就学校参与层面的评鉴规准或参考检核重点,提出相关文件资料制作教师教学档案,提交评鉴文件。

3.3. 实施成效

教师专业发展评鉴实施的目的就是为了协助教师专业成长,增进教师的专业素养,提升教学品质,以增进学生学习成果 [17] 。台湾某中学通过教师专业发展评鉴的实施,除了教师与学生因此受益以外,对于学校的发展也有一定的促进作用。

3.3.1. 教师的教学能力及信心有所提升

首先教师通过自评的方式,省思其教学过程,并且通过他评,从师生两方面获得回馈建议,帮助教师改进自身教学方法,提升教学能力。其次,教师还可以通过评鑑,学习他人优点,提升自己的自信心。教师通过相互教学观摩,通过交流学习,激发出不同的想法。另外教师通过相互的鼓励支持,积极配合,还能增加同事间的情谊,提高工作效率。参与的老师积极配合,不断进步,虽然通过一堂课的观察,所学知识有限,但是对于自我精进的老师来说,更难得的是对于日后教学过程的思考与延伸。

3.3.2. 学校得到家长肯定,整体形象得到提升

学校的教学工作与行政工作是相互结合、密不可分的,老师的教学需要有行政人员的支持配合,行政工作的协助与支持,对于教师的专业发展评鉴是一大推动力。教师评鉴除了可以协助教师专业发展以外,还可以了解教师教学绩效,并促进学校革新,学校做到对教师工作的全力支持,并且努力经营,获得家长的肯定,对于学校的发展起推动作用 [18] 。

3.3.3. 学生的学习效果得到提升,达到教学相长的目标

教师的专业发展提升的主要目的还是教学,能更好的教导学生提高学习。教师的专业能力提升了,可以第一时间发现学生的学习困难点,帮助学生解决学习困难,并且通过改变之前过于制度化的教学方式,培养学生学习的多元化。

整体来说,台湾某中学实施教师专业发展评鉴制度以来,教师专业能力得到提升,学校获得家长认可,学生的学习效果也有所提高,以及符合了教师专业发展的“转化”、“简化”、“内化”的三化取向理念。由此可见,由于澳门对于教师专业发展平和系统方面的研究不足,现阶段评核的公正性难以保障,教师的专业素质水平并不能通过评核完全展现。外加部分教师对于此项目的认真并不深入,且参与专业发展活动时间与教学时间冲突,导致部分教师还有抗拒心态。所以通过台湾某中学评鉴制度的成功案例,对澳门教师专业发展制度的发展具有借鉴意义。

4. 启示和建议

澳门在回归之前,教育发展并没有受到足够的重视,所以整体起步较晚,回归后发展速度迅猛,但是其教育法律制度相比于国外发达国家而言,仍然存在缺失,有关教师专业发展评鉴的制度尚未成立。所以,探究台湾成功案例,我们得出以下几点启示,对澳门教师专业发展评鉴的实施具有很大的借鉴作用:

4.1. 政府应不断完善教育法规,为教学人员提供完善的制度保障

由于澳门政府颁布的教育法规中,并没有教师专业发展评鉴的相关制度,导致教师专业发展评鉴缺失,政府应及时调整政策,制定实施相应的法律法规,详细明确评鉴标准,为教师专业的持续发展提供更加有力的条件。

4.2. 学校根据校内人员特点,制定相符的培训计划

每个学校经过长期积累都有其各自的特色,政府还应鼓励学校,按其发展愿景及校内教学人员的特点自行设计实施培训计划,并为教学人员创造暂时离开教学工作岗位专注于进行专业发展活动和教学科研的机会。在建立评鉴方案时,应该考量多元的评鉴方式,例如:教师自我的反思、专业人员的评核、同僚间的评核、学生学习成效的评核等。在学校正向的文化与氛围的基础上,配合环境变化,对教师的专业发展评鉴做一定的调整,带领学校老师共同成长。

4.3. 教师勇于参与,学校行政团队积极支持配合

教师参与是评鉴实行的重要环节,如果教师过于保守与消极,抗拒逃避评鉴,那么教师专业发展评鉴制度是难以推行的。学校可以鼓励教师积极参与,互相学习。学校行政团队要支持教师进行评鉴,积极配合教师的评鉴工作,行政人员可以就评鉴目的、评鉴内容、评鉴规准与实施方式进行倡导,带动教师参与评鉴工作。

4.4. 学习借鉴台湾成功经验,接受基层老师建议

可以学习借鉴台湾的推动策略,结合政府、学校、教师三方力量,通过由下而上,再由上自下的交融策略,融汇理论与实践,对于相关单位以及基层老师的建议给予重视。通过试点学校的教师专业发展评鉴实施后,由三方进行实施结果的审议,听取多方意见,最后制定完善的推动模式。

NOTES

*通讯作者。

文章引用:
李嵩义, 邢新蕊, 周子钰. 澳门改进教师专业发展评核系统的研究:基于台湾教师专业发展评鉴 [J]. 教育进展, 2018, 8(4): 442-448. https://doi.org/10.12677/AE.2018.84067

参考文献

[1] 北京师范大学教师教育中心课题组. 澳门教学人员专业发展状况之研究[EB/OL]. http://portal.dsej.gov.mo/webdsejspace/internet/Inter_main_page.jsp?id=8493, 2006.
[2] 张诗晗, 毛丽. 澳门中小学教师教育及启示[J]. 北方文学(下半月), 2012(5): 196.
[3] 教育暨青年局. 非高等教育私立学校教学人员制度框架[EB/OL]. http://bo.io.gov.mo/bo/i/2012/12/lei03_cn.asp?timeis=Sun, 2017-12-12.
[4] 吴清山, 林天祐. 教师专业化[J]. 教育研究月刊, 2003, 11(2): 164.
[5] 陈玉琨. 教育评鉴学[M]. 台北: 五南, 2004.
[6] 陈清溪. 第123期国小主任储训班储训实录[EB/OL]. http://www.naer.edu.tw/files/15-1000-606,c147-1.php, 2014-04-28.
[7] 李奉儒. 国中小学教师专业发展评鉴机制规划之刍议: 英国的经验与启示[J]. 教育研究与发展期刊, 2006, 2(3): 198-216.
[8] 郑毓霖. 教育学系日本青森县中小学教师评鉴制度之探讨[J]. 嘉大教育研究学刊, 2012(29): 69-97.
[9] 李奉儒. 推动中小学教师专业发展评鉴之考察: 新专业主义的省思[J]. 当代教育与文化, 2013, 5(4): 34.
[10] 李靖雰. 当教师专业发展评鉴遇上无动力世代[J]. 师友月刊, 2014(567): 68-70.
[11] 潘慧玲. 绪论[M]//潘慧玲, 吴俊宪, 张素贞, 郑淑惠, 陈文彦. 教师专业发展评鉴的田野经验. 台北: 高等教育, 2015: 1-12.
[12] 台湾教育主管部门. 教育部辅助办理教师专业发展评鉴实施要点修正发布(全文) [EB/OL]. http://www.doc88.com/p-9082644799991.html, 2011.
[13] 吴和堂. 教师评鉴: 理论与实务[M]. 台北: 高等教育出版社, 2007: 7.
[14] 张德锐. 学生评鉴教师教学: 理论、实务与态度[M]. 台湾: 杨智出版社, 2002: 19.
[15] 朱莎, 张屹, 杨浩, 吴砥. 中、美、新基础教育信息信息化发展战略比较研究[J]. 开放教育研究, 2014, 20(2): 34-45.
[16] 教育暨青年局. 《非高等教育私立学校教学人员工作表现评核校本制度的建立与推行——参考资料》 [EB/OL]. http://www.dsej.gov.mo/~webdsej/www/grp_sch/schguide/2017/SchGuide2017_ref4.pdf, 2017-12-12.
[17] 台湾教育主管部门. 第八次全国教育会议中心议题壹至拾结论建议[EB/OL]. http://epaper.edu.tw/topical.aspx?period_num=425&topical_sn=482&page=1, 2014-4-28.
[18] 吴俊宪. 教师专业发展评鉴: 三化取向理念与实务[M]. 台北: 五南,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