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科学前沿  >> Vol. 7 No. 7 (July 2018)

《现代汉语词典》第六版修订的定量研究
A Quantitative Study of the Revision of the Sixth Edition of Modern Chinese Dictionary

DOI: 10.12677/ASS.2018.77145, PDF, HTML, XML, 下载: 1,046  浏览: 1,325 

作者: 罗爱华, 张进军:武汉商学院图书馆,湖北 武汉

关键词: 现代汉语词典词条释义语例对比计量Modern Chinese Dictionary Entry Interpretation Language Case Contrast Measurement

摘要: 《现代汉语词典》第六版对词条、语例和释义进行了较大修订,修订的内容有词条、释义、语例的增补、删减和改动。以第六版《现代汉语词典》字母A~Z每个字母的十分之一页作为研究语料,统计出词条修订共计471则、语例修订共计250则,释义修订共计762条,结合第五版《现代汉语词典》对比研究其修订的内容及缘由。《现代汉语词典》作为一部中型的规范性的语文词典,决定了其修订的无止境性,根本原因是随着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科技的发展,新事物、新观念不断出现,促使词条、释义、语例的新旧更新与替换。
Abstract: A major revision of entries, language and interpretations has been made to the sixth edition of the “Modern Chinese Dictionary”. The revision contains additions, deletions and changes of the entries, interpretation and language cases. In this paper, the author uses ten percent of the pages of each letter from A - Z of the sixth edition of the “Modern Chinese Dictionary” as the material for the study, and obtains the statistics results, which show that there are 471 entries revisions, 250 language revisions and 762 interpretation revisions. Then he compares the statistics to the fifth edition to study the content and the reason of the revision. As a medium-sized normative language dictionary, the revision of the “Modern Chinese Dictionary” is endless. The primary cause is that, with the development of social politics, economy, culture, science and technology, new things and new ideas constantly appear, which impels the updating and replacement of the translation, interpretation and language.

文章引用: 罗爱华, 张进军. 《现代汉语词典》第六版修订的定量研究[J]. 社会科学前沿, 2018, 7(7): 958-967. https://doi.org/10.12677/ASS.2018.77145

1. 引言

《现代汉语词典》(以下简称《现汉》)从试印本(1960)、试用本(1965)、第一版(1973)、第二版(1983)、第三版(1996)、第四版(2002)、第五版(2005)直至第六版(2012),经历了50余年。每一版《现汉》的出版都会出现对其研究的高峰期,每一个细小的改动都会引起研究者的兴趣,皆有可能成为研究者研究的切入点。第六版《现汉》作为最新一版汉语规范化词典,在词条、语例和释义方面发生了许多改变,增补了许多词条、释义和语例;改动了一些不恰当或不准确的释义;删减了些许语例。第六版《现汉》作为汉语规范化词典,体现了现今中国语用面貌和词典编纂水平,对《现汉》词条、语例和释义的增加、改动和删减等方面展开研究能从侧面透析现今中国的语言面貌,也能反映现今词典编纂水平。通过对《现汉》第六版和第五版的对比研究,探究它在词条、释义、语例等发面的变化规律,从词条、释义、语例等增加、删减和改动入手,总结词典编纂、修订规律和经验。

2. 词条、释义和语例增补、删减和改动情况

《现汉》作为一部中型的语文性词典,其编纂的目的是为了推广普通话、促进汉语规范化 [1],其在中国辞书学界和语言学界具有权威地位。曹先擢先生在《现汉》第五版出版座谈会上总结了《现汉》的四大特点:“与时俱进的现代性、研究先导的科学性、雅俗共赏的实用性、积极稳定的规范性” [2],这些特性要求《现汉》务必反映所处时代的各类特征,要求《现汉》的修订和研究等各个方面的与时俱进。《现汉》本次修订增加单字600多个(以地名、姓氏人名及科技用字为主),共收各类单字13,000多个;增收词语和其他词语近3000条,增补新义400多项,删除少量陈旧的词语和词义,共收条目69,000余条 [3]。

按字母A~Z的顺序,选取第六版《现汉》23字母的十分之一页,作为本论文研究的语料。如:B字母下属的词条是由第16页至第116页,随机抽取了连续的十分之一页即10页,提取材料,两部词典的选取范围相同。G下属的词条是由第414页至第502页,其十分之一页8页有余不足9页,笔者取9页作为论文语料,两部词典的选取范围相同,找出词条、释义、语例增加、删减和改动的情况,进行对比研究,分析其增加、改动和删减的原因。共统计第六版修订1668条,其中词条、释义和语例被改动的词条多达1488个,详见下表1

第六版《现代汉语词典》词条、释义和语例的增加、改动和删减多达1488条,而此次研究只占了《现

Table 1. Entries, definitions, examples, additions, deletion and modification

表1. 词条、释义和语例增补、删减和改动情况

汉》的十分之一,可想而知第六版《现汉》词条、释义和语例增补、删减和改动之多。其中释义的改动量最大,占总改动量的三分之一,间接的说明释义在《现汉》的修订是最为重要的工作。而词条的改动量是最少的,说明了词条的稳定性。语例也不断的更新替换。《现汉》第六版相较第五版而言在词条、释义和语例方面有多许多的变化,词条、释义和语例的新旧在不断的更新与替换。

2.1. 词条

第六版词条增加432个,删减词条18个,改动词条21个。

2.1.1. 词条增加

增加的432个词条,内容涉及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和生活等多个领域,是社会发展变化在语言中的折射。如:

[月光族] 戏称每个月把收入都花光的一类人:现在年轻人中有不少~。

[宅急送] 一种快递业务,可提供递送邮件、货物等服务[日 宅急便]。

[宅男] 指整天待在家里很少出门的男子,多指沉迷于上网或玩电子游戏等室内活动。

以上三个词条体现了生活方式的变化,计算机、网络领域也出现了一些新的词条。如:

[云计算] 一种基于互联网的计算方式,通过互联网使大量的计算形成一个计算能力极强的系统,统一管理和调度资源,将任务分布在各个计算机上,安全可靠地进行超大规模计算,根据用户的需求提供个性化服务。

[炫客] ① 一种融合博客、播客和闪客技术的网络应用技术,用户可以运用这种技术创作类似影视剧的作品在互联网上展示② 指应用炫客技术创作炫客作品的人。

新增词条绝大多数来自大陆地区,也有一些词条来自台湾地区,如:

[站台] 台湾地区指知名人士出席政治、商业、娱乐等集会,为主办方或候选人捧场、造势:明星大腕儿纷纷赶来为新秀~|为候选人~助选。

[软体] 台湾地区指软件。

社会的不断发展,时代不断变迁,科学技术日新月异,人们的物质文化生活、精神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新词也随之不断产生。《现汉》是与时俱进的,其作为一部大型历史词典,要全面反映词义产生的时代 [4],反映时代特征。全球化运动促使地区与地区之间、国与国之间、洲与洲之间的交流不断加强,不同语言、文化发生碰撞,外来文化不断冲击着中国本土文化,外来词逐渐渗透入人们的生活,成为人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如:脱口秀、诺亚方舟。《现汉》作为一部规范的中型语文词典,为了满足读者的查询和学习的需求,必须反应时代的特征。

2.1.2. 词条删减

第六版《现汉》被删除的词条有 “把”、“拆(cā)”、“拆(cā)烂污”、“菜霸”、“赶不上”、“赶得上”、“红教”、“靡靡”、“斩假石”、“寀”、“芥(ɡài)”、“芥菜(ɡàicài)”、“芥蓝(ɡàilán)”、“穨”、“拕”、“寘”、“蹠”、“劄”。第五版中“把”分成了四个词条进行解释,而在第六版将“把”的四个词条合并为一个词条。“穨”、“拕”、“寘”、“蹠”、“劄”、“斩假石”,这些过古、过旧或过偏、过专不能广泛使用的词则被直接删除,不再作为第六版《现汉》的词条进行使用。“拆(cā)”、“拆(cā)烂污”和“芥(ɡài)”、“芥菜(ɡài cài)”、“芥蓝(ɡài lán)”也被删除,但它们又不是被真正的删除,只是调整了排版顺序。“拆(cā)”、“拆(cā)烂污”被列入“拆(chāi)”这一词条之下,且注音被改为“拆(chāi)”和“拆(chāi)烂污”;“芥(ɡài)”、“芥菜(ɡài cài)”和“芥蓝(ɡài lán)”被列入“芥(jiè)”这一词条之下,且注音被改为“芥(jiè)”、“芥菜(jiè cài)”和“芥蓝(jiè lán)”。而这则是注音更正之后出现的词条合并的情况。

2.1.3. 词条改动

词条的改动只有21个。

1) 直接改动的词条只有一个:“志愿兵制”。第五版将“志愿兵制”改为“志愿兵役制”。

2) 第五版《现汉》中被儿化的词条有2个。“白茬”和“在谱”。当然也存在着去儿化的词,“紧身儿”。

3) 词条合并有8个。如“搭伙”。

[搭伙]1 合为一伙:成群~|他们搭了伙,一起做买卖。(第五版)

[搭伙]2 加入伙食团体:在单位食堂~。(第五版)

第六版将“搭伙”的两个释义合并,合为一个词条:

[搭伙] ① 加入伙食团体:在单位食堂~。② 合为一伙:成群~|他们搭了伙,一起做买卖。(第六版)

同类释义合并后,被合并成同一词条的还有“狠”、“进口”、“可以”、“却”、“若”、“尽”和“栽”7个。

4) 词条分化的有2个:参拍、改编。

[参拍] ① (物品)参加拍卖:一批在海外收藏多年的油画近日回国~。② 参加拍摄:这部影片有多名影星~。(第五版)

[改编] ① 根据原著重写(体裁往往与原著不同):这部电影是由同名小说~摄制的。② 改变原来的编制(多指军队):把原来的三个师~成两个师。(第五版)

第六版中却将“参拍”和“改编”的释义分化,独立成另一词条:

[参拍]1 (物品)参加拍卖:一批在海外收藏多年的油画近日回国~。(第六版)

[参拍]2 参加拍摄:这部影片有多名影星~。(第六版)

[改编]1 根据原著重写(体裁往往与原著不同):这部电影是由同名小说~摄制的。(第六版)

[改编]2 改变原来的编制(多指军队):把原来的三个师~成两个师。(第六版)

5) 词条词性被更正的仅一个:“崭新”。

[崭新] 属性词。极新;簇新:~的大楼|~的衣服|~的时代。(第五版)

从“崭新”的配例中可以看出,“崭新”并非是属性词,而是状态词。第六版对其的词性进行了更正。

[崭新] 状态词。极新;簇新:~的大楼|~的衣服|~的时代。(第六版)

词条的改动的内容虽然多样化,但其实质性变化的东西少之又少,形式大于质。

2.2. 释义

第六版释义增加136项,删减释义的词条35个,改动释义的词条591个。

2.2.1. 释义增补

第六版现汉增补释义136项,主要有以下两种情况:

1) 词义增加,第六版释义条数比第五版的义项增加。如:

[餐车] 列车上专为旅客供应饭食的车厢。(第五版) ① 列车上专为旅客供应饭食的车厢。② 用来销卖或供应饭食的小车。(第六版)

[打架] 互相争执殴打:有话好说,不能~。(第五版) ① 互相争执殴打:有话好说,不能~。② 比喻有矛盾,不协调:你说的话前后~。(第六版)

2) 释义分化。如:

[武装警察] 国家武装力量的一部分,担负守卫国家重要工矿、企业、交通设施,维持治安,警备城市和保卫国家边疆安全等任务。也称武装警察部队的士兵。简称武警。(第五版) ① 国家武装力量的一部分,担负守卫国家重要工矿、企业、交通设施,维持治安,警备城市和保卫国家边疆安全等任务。② 武装警察部队的士兵。||简称武警。(第六版)

[血腥] 血液的腥味,形容屠杀的残酷。(第五版) ① 血液的腥味。② 形容屠杀的残酷。(第六版)

《现汉》随着时代的变化而不断更新,以满足读者的查询和学习需要,其所收之词、所释之义和所用之例,大都是对所处时代特征的反映,《现汉》的每一版本都强调时代性 [5]。时代的发展,使许多词条语义延生新的释义,这是释义时代特征的反映。“血腥”由原有的“血液的腥味,形容屠杀的残酷”一个释义分化为“血液的腥味”和“形容屠杀的残酷”两个释义,这是时代发展的结果,是时代特征的反映。

2.2.2. 释义删减

1) 因释义内涵扩大而被删减的只有“裁判”一词。

[裁判] 在体育竞赛中执行评判工作的人。(第五版)裁判员。(第六版)

“裁判”已不仅仅指体育竞赛中执行评判工作的人,它是“裁判员”,是竞技比赛中评定胜负的人。

2) 因释义不准确被删减的词条有“择”、“彩头”、“金针菜”、“照”、“折福”、“折寿”等。

[择] 义同“择”(zé):~菜(把蔬菜中不宜吃的部分剔除,留下可以吃的部分)。(第五版) 义同“择”(zé):~菜。(第六版)

[金针菜] 多年生草本植物,叶子丛生。花筒长而大,黄色,有香味,早晨开放傍晚凋谢,花蕾可以做蔬菜。(第五版) 多年生草本植物,叶子丛生。花筒长而大,黄色,有香味,花蕾可以做蔬菜。(第六版)

第六版《现汉》“择”的释义删除了“把蔬菜中不宜吃的部分剔除,留下可以吃的部分”这一定语的释义不够准确或者说是错误的,“不宜吃”这一定语太过模糊而且现实生活中我们择的部分也未必是不宜吃的。“金针菜”删除“早晨开放傍晚凋谢”不符合客观情况。虽说由于大棚养殖技术的不断提升,物种本身的生长规律被打破,“早晨开放傍晚凋谢”也不再是事实,但作为“百科”性质的词典,不能因为植物的生长特性被打破,而改动物种原有特性的描述,成为计时性词典。

3) 第六版《现汉》也对一些过古、过旧,如今不能被广泛使用的释义进行了删减。

[知客] 寺院中主管接待宾客的和尚。也叫知客僧。(第五版) 寺院中主管接待宾客的和尚。(第六版)

[掌灯] 上灯;点灯(指油灯)。(第五版) 点灯(指油灯)。(第六版)

[指令] ① 指示;命令:团长~三营火速增援。② 上级给下级的指示或命令:这是谁下的~?③ 旧时公文的一类,上级机关因下级机关呈请而有所指示时称为指令。④ 计算机系统中用来指定进行某种运算或要求实现某种控制的代码。(第五版) ① 指示;命令:团长~三营火速增援。② 上级给下级的指示或命令:这是谁下的~ ③ 计算机系统中用来指定进行某种运算或要求实现某种控制的代码。(第六版)

“知客”、“掌灯”和“指令”被删除的释义在现今的社会状态下已经不再被广泛使用,已经有新的词条取代了它们的位置而直接被删除。

2.2.3. 释义的改动

释义是词典的灵魂,释义的修订质量是衡量词典修订质量的重要内容 [6]。释义的改动在每次词典修订的过程中,是最为浩大的工程,本次词典修订释义的改动多达591项。第六版对第五版释义的修订可分为以下几种情况:

1) 由于释义不全或释义不准确而做出修改的有“白领”、“芭蕾舞”、“红盘”、“领海”、“领空”、“早霜”、“学时”等等。

[领海] 距离一国海岸线一定宽度的海域,是该国领土的组成部分。(第五版)

[领海] 邻接一国陆地领土和内水,距离一国海岸线一定宽度的海域,包括该海域的上空和海底在内,是改过的领土的组成部分。(第六版)

领海问题作为国家主权问题,对国家领海的定义在对外宣布国家主权,国家主权不被侵犯,强化公民主权意识起着重要的作用。第六版对这些词条释义的改动,正是不断精确词条释义,避免出现歧义,规范语言的举措。

2) 精简释义。“中国工农红军”、“运动战”。

[中国工农红军]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1928年4月秋收起义部队——工农革命军,与南昌起义的一部分部队在井冈山会师,改称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此后,党所领导的各地武装力量,都改称中国工农红军。抗日战争时期改称八路军、新四军。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前身。简称红军。(第五版)

[中国工农红军]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抗日战争时期改称八路军、新四军。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前身。简称红军。(第六版)

精简释义是《现汉》中型性词典这一特性内在要求的结果。

3) 释义词的改动。

[哀鸿遍野] 比喻到处都是呻吟呼号、流离失所的灾民。(第五版)

形容到处都是呻吟呼号、流离失所的灾民。(第六版)

[再生父母] 指对自己有重大恩情的人,多指救命的恩人。也说重生父母。(第五版)

比喻对自己有重大恩情的人,多指救命的恩人。也说重生父母。(第六版)

比喻就是打比方,是用本质不同又有相似点的事物描绘事物或说明道理的辞格 [7]。“形容”在第六版《现汉》中的释义是“对事物的形象或性质加以描述”。通过“比喻”和“形容”释义的对比,显然“处都是呻吟呼号、流离失所的灾民”是对事物形象的描述,使用“形容”这释义词更加准确。“比喻”、“形容”、“指”、“借指”和“泛指”等相互替换,是为了明确释义完善词典规范化。

4) 释义语序的改动。

释义语序改动的词条有“白驹过隙”、“红壤”、“八辈子”等。

[白驹过隙] 形容时间过得飞快,像小白马在细小的缝隙前一闪而过(语本《庄子•知北游》)。(第五版) 白马在细小的缝隙前一闪而过,形容时间过得飞快(语本《庄子•知北游》)。(第六版)

句子语序的改动,改变了释义的侧重点,突出了释义的内涵,“白驹过隙”在第六版《现汉》中向本义回归,延伸义被列其后。

5) 释义分解。

释义分解的词有“大”、“采访”、“餐厅”等。

[采访] 搜集寻访;调查访问:~新闻|加强图书~工作|记者来~劳动模范。(第五版)

[采访] ① 调查访问:~新闻|记者来~劳动模范。② 搜集寻访:加强图书~工作。(第六版)

2.3. 语例

第六版语例增补词条计156个,删减语例词条31个,词条改动语例的共计250个。

2.3.1. 语例增补

第六版《现汉》语例增加的词条有156个,新增语例182个。语例的选择更加注重对释义的准确诠释以及语言应用的规范化引导。

[白润] (皮肤)白而润泽。(第五版) 白而润泽:皮肤~|~的玉石。(第六版)

[大餐] 丰盛的饭食,也用于比喻:艺术~|电影~。(第五版) 丰盛的饭食,也用于比喻:今晚请你吃~|艺术~|电影~。(第六版)

“白润”增加了两个语例;“大餐”由原本“艺术大餐”和“电影大餐”两个语例,新增了一个更加回归本意的语例“今晚请你吃大餐”。同时,第六版《现汉》语例的选择也更加注重价值观的引导以及特有的人文关怀,“至高无上”新增语例“人民利益至高无上”;“致哀”新增语例“静默致哀”和“降半旗致哀”。

2.3.2. 语例删减

例句的用途在于揭示词目在与其他词汇单位的组合中的功能 [8]。《现汉》使用语例是为了辅助释义,提供明确的用法甚至是为了传递文化。第六版《现汉》新增语例182个,删减语例31个。秉承这一原则在为词典配例时也尽可能地为词目增加为人们所熟知恰当而有用的语例。编者可能因为《现汉》是“中型”词典的限制,尽可能准确地为读者提供最为准确、最为有用、能为读者所接受的语例,体现《现汉》的实用性。如“事物”删除了“作何事物”,这一过古的语例,却增补了“啥事物也不想吃”这一通俗易懂且实用性强的语例。同时也删除了些不恰当的语例,“所”删除了“各尽所能”,增补了“所剩无几”、“所得甚少”。“只要”删除了“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各尽所能”是在“所”字“用在动词前面,跟动词构成体词结构”这一释义下的配例。“各尽所能”中的“能”是名词,表示“才能,能力”,在这一语境下使用如此配例显然是错误的。“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这一配例,与“各尽所能”如出一辙,“只要”是连接词“表示必要的条件”,显然配例也是错误的,因为功夫深未必能够将铁杵磨成针。这也体现了现今社会对过去固有准则,固有铁律的打破。

但有些词条下删减的语例也有待商榷,删除了一些看上去过古、过偏,跟不上时代。编者删减的语例也没有太强的原则,显得太过随意。如“退伍”删减了“退伍军人”,“今天”删减了“从上海来的参观团预定今天到达”,“宅门”删减了“这胡同里有好几个宅门儿”。增收新词新义新用法,主要依据通用性和生命力原则 [9],反之,不符合通用性和生命力的词条、释义和语例则被删除。而这些并未被淘汰,跟得上时代步伐的语例被删减着实让人惊讶。

2.3.3. 语例改动

第六版语例被改动的词条共63个,语例改动的方式,存在以下几种情况:

1) 动名词短语被改为更为明确释义的语句。

[彩喷] 彩色喷涂,用不同颜色的颜料喷涂(作为装饰):~墙壁。(第五版) 彩色喷涂,用不同颜色的颜料喷涂(作为装饰):入口处是一面~过的墙壁。(第六版)

[参赛] 参加比赛:~选手。(第五版)

[参赛] 参加比赛:共有十位选手~(第六版)

第五版语例“参赛”不能凸显其动词性,而第六版更具有此功能,有助于帮助词义的理解。

2) 为了使词条释义与语例搭配顺序相同,改动语例顺序。

[打击] 攻击;使受挫折:不应该~群众的积极性|给敌军以歼灭性的~。(第五版)

[打击] 攻击;使受挫折:给敌军以歼灭性的~。|不应该~群众的积极性

改动语例顺序,与恰当的释义相对应,帮助理词义。

3) 语例改动跟上时代步伐。

[发布] 宣布(命令、指示、新闻等):~战报|新闻~会。(第五版)

[发布] 宣布(命令、指示、新闻等):~通缉令|~大风降温消息。(第六版)

战争不再是时代的主题。

[发电] 发出、产生电力:水力~|原子能~。(第五版)

[发电] 发出、产生电力:水力~|核能~。(第六版)

原子能又称核能,核能这一称为使用范围更广,方便读者理解释义。

4) 语例增加了语境。

社会交际活动总是在一定的时间、地点、场合,在一定的人们之间进行,语言的使用脱离不了这些因素 [10]。

[盖子] 茶杯盖子碎了。(第五版)

[盖子] 一不小心,把茶杯盖子碎了。(第六版)

[误区] 引导青年走出误区。

[误区] 举办保健讲座,引导老年人走出养生的误区。(第六版)

情景和语境的设置明确了释义,提供了规范化用法。

3. 修订原因

词典随着语言的使用和使用者的需要而不断修订的规律,也体现了词典总是在修订中不断成熟的特点 [11]。第五版《现汉》词条、释义、语例被增加、删减、改动的词条共计1488处,本次研究的语料只占了第六版《现汉》的十分之一,从中我们可以窥视到第六版《现汉》修订全貌,虽有杯中窥月之嫌,但也能得出《现汉》词条、释义和语例增加、删减和改动的原因。

1) 语言是社会的产物,它随社会的产生而产生,随社会的发展而发展 [12]。经济迅速发展,科学技术不断创新,人类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新事物不断出现,新观念不断兴起。原有的词条无法对新事物、新观念进行区分或定义,新词条的诞生成为社会必然要求,经过不断创新,新的词条不断涌现,这是社会发展的必然结果。如“物联网”、“云计算”、“白名单”、“打工妹”、“打工仔”等等。《现汉》作为汉语规范化实用工具,必然要跟上时代的步伐,不断更新发展,冲破自身限制,满足读者查阅、使用《现汉》的需求。

2) 新事物、新观念不断产生。反之,必然有旧事物、旧观念不断消亡或者渐渐退出当前社会人类的视野甚至退出历史舞台。《现汉》作为“断代”词典,必然会对每个时期的词条、释义或者语例进行取舍,留下生命力强,能够反映社会全貌,能为人们所熟知、实用性强词条。如删除词“斩假石”、“寘”、“穨”等。

3) 《现汉》是由国务院下达指示编写,以推广普通话,促进现代汉语规范化为宗旨的工具书,是一部规范型现代汉语词典 [13]。《现汉》作为现代汉语规范化的工具书,其词条、释义和语例必然要符合汉语规范,释义和语例的删减、改动正是现汉这一特殊性要求的结果。

4) 随着世界经济交流不断加强,国与国之间、洲与洲之间的交流不断增强。中国自1978年对外开放以来,西方事物、文化和观念迅速传入中国,与中国文化观念发生强烈碰撞。一些外来词汇也迅速进入人们的视野为人们所熟知,成为人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如“脱口秀”。

5) 社交网络不断发展,人与人之间的距离缩短,世界成为地球村,借用原有词汇显然不可能完全满足网络词汇的需要 [14],网络词汇成为新生的力量进入人们的生活,网络词汇兴起成为不可阻挡的趋势。如“宅男”、“宅女”等。

4. 修订建议

第六版《现汉》的出版反映了语言面貌同时改变了语言面貌,《现汉》的每一次修订都能如多米诺骨牌般产生连锁反应。第六版《现汉》新增了词条“叫作”。

[叫作] (名称)是;称为:这东西叫作三角板|跟纬度垂直的线叫作经线。也作“叫做”。

第六版《现汉》则改动了“叫做”的释义。

[叫做] (名称)是;称为:这东西叫作三角板|跟纬度垂直的线叫作经线。(第五版)

[叫做] 同“叫作”。(第六版)

“叫作”的增加,“叫做”这一释义的改动,这一小小的变化却完全改变了第六版释义。按字母A~Z的顺序,选取两版字典每个字母的十分之一页提取出的语料中,第六版中的释义将“叫做”改为“叫作”或“做”改为“作”达到10个,可想而知第六版《现汉》为此而做出的改动有多大。

第六版《现汉》增收词语和其他词语近3000条,增补新义400多项,删除少量陈旧的词语和词义,共收条目69,000余条 [3]。如此大的改动,说明现汉在不断的弥补自身的缺陷,变得更加完善。同时编者也意识到在释义中一些人为的举措导致释义的不准确。如第五版《现汉》对“政务院”的释义。

[政务院] 某些国家的最高行政机关。1954年9月以前我国最高行政机关是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后改称国务院。(第五版)

[政务院]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到1954年9月15日以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召开前我国国家政务的最高执行机关。

“某些国家的最高行政机关”这相当于屏蔽了原有词汇,显得格外笼统,第六版的改动则弥补了这一缺陷。

同时,第六版《现汉》也存在着值得商榷的地方。第六版《现汉》删除了“菜霸”一词,其词条的释义为“欺行霸市,垄断蔬菜市场的人”,“菜霸”在现今的生活中真的没有了或者说有其它词代替了它吗?“菜霸”这种现象虽然有所减少,但并没又消失,删除“菜霸”一词笔者认为略微武断了些。还有一些如“搭脚儿”之类的方言词,它们只在一定地域有长久的生命力,相对于“现汉”这一语言环境而言,其生命力较为弱小。《现汉》作为汉语规范化词典,其在社会生活中扮演的角色的重要性可想而知,那么《现汉》该如何克服自身的缺陷,该如何完善自身的不足?为此提出以下几点建议:

1) 为尚未拥有语例的词条增加语例。虽然第六版《现汉》增加和改动的语例数不胜数,但也有一些方言词只有单纯的释义没有相应的语例,如“打喳喳”。第六版《现汉》新增词条“打喳喳”的释义为“小声说话;耳语”,其没有相应的语例导致不熟悉该方言词的读者只知其义,却不知到底该如何使用,这与促进汉语规范化这一宗旨相悖。配例细化、明朗化,增加语例,正确描述词条的语义及用法,必将为使《现汉》更加完善。

2) 广泛收集和存储各种语言材料,建立、健全《现汉》语料库。注重社会生活各个领域语料的搜集、整理,健全语料库。语料库的健全则必然会反映当下语言面貌,为《现汉》的修订、编纂和出版提供庞大的语言材料,能够为《现汉》的提供丰富的养料。

3) 利用最新研究成果完善《现汉》的不足。每次新版《现汉》的出版,必然是对《现汉》展开研究的高峰期,各种论文、期刊和专著不断涌现,研究者从各个角度研究和探讨《现汉》的优点以及不足。利用最新研究成果,能够为《现汉》的修订和编纂提供一条相对笔直的道路。

4) 应将港、澳、台词汇完全纳入《现汉》的编纂范围。港、澳、台作为中国不可割舍的一部分,其词语条目展现出强大的影响力,特别是互联网的发展,更是缩短了与大陆的距离。港、澳、台词汇纳入《现汉》是可不可阻挡的趋势,同时其词汇的纳入定将使《现汉》更加丰富。

5) 《现汉》的修订和编纂应保持客观。《现汉》的缺点是往往会受编撰者所处时代的局限的影响 [15]。《现汉》释义和语例的使用一定程度上是编者的价值观、政治立场以及信仰的集合。在词条的收集、释义的改动、语例的增加方面尽可能地摆脱这些因素的束缚,使《现汉》正确、客观的体现词条、释义原有的面貌,这将是编纂者将要克服的最大难题。

5. 结语

《现汉》第六版相较第五版而言在词条、释义和语例方面有了许多的变化,根本原因是随着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科技的发展,新事物、新观念不断出现,促使词条、释义、语例的新旧更新与替换,这是由《现汉》自身特殊性决定的。《现汉》作为一部规范性的语文词典,促进了口语和书面语的规范化进程,为人们认知世界、交流信息提供了便利。同时,也束缚了现代汉语的发展。《现汉》的规范化功能,致使很长一段时间内人们受到这些具有强大生命力和具有普遍性的词条、语例的限制,习惯性和反复使用着这些隐藏着时代特征、固定句法结构和语用特征的语例或词条,限制了人们在言语方面的创造力。为了弥补这一缺陷,《现汉》只有不断地更新换代、不断创新、不断地贴近生活,才能长久的生存下去,因为《现汉》仅仅依靠自身“自给自足”是无法跟上时代和满足读者需要的。

参考文献

[1]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 现代汉语词典[M]. 第五版. 北京: 商务印书馆, 2005: 5-6.
[2] 曹先擢. 《现代汉语词典》的四个特点[N]. 文汇读书周报, 2005-08-05 (3).
[3]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 现代汉语词典[M]. 第六版. 北京: 商务印书馆, 2012: 5-6.
[4] 中国辞书学会编. 《辞书研究》三十年论文精选[M]. 上海: 上海辞书出版社, 2009: 402-410.
[5] 刘艳娟. 《现代汉语词典》研究三十年[D]: [硕士学位论文]. 济南: 山东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 2010.
[6] 杜翔. 时代性 准确性 系统性——论第5版《现代汉语词典》释义的修订[J]. 辞书研究, 2006(1): 36-44.
[7] 黄伯荣, 廖序东. 现代汉语[M]. 增订四版下册. 北京: 高等教育出版社, 2009: 184.
[8] 拉迪斯拉夫•兹古斯塔. 《词典学概论》[M]. 北京: 商务印书馆,1983: 360.
[9] 钟楚. 《现代汉语词典》第6版面世[J]. 中国出版, 2012(14): 72.
[10] 王德春, 陈晨. 现代修辞学[M]. 上海: 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 2005: 41.
[11] 宋华. 《现代汉语词典》试印本和第五版的对比研究[EB/OL]. http://www.docin.com/p-427213394.html, 2018-01-12.
[12] 黄伯荣, 廖序东. 现代汉语[M]. 增订四版上册. 北京: 高等教育出版社, 2009: 4.
[13] 商务印书馆. 《现代汉语词典》内容简介[EB/OL]. http://www.cp.com.cn/book/978-7-100-08467-3_44.html, 2013-01-13.
[14] 岑运强. 语言学概论[M]. 第二版. 北京: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2009: 155.
[15] 万茹, 曹炜. 《现代汉语词典》第5版用例修订计量考察——兼论《现代汉语词典》第5版用例修订的特点[J].语言研究, 2009(2): 98-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