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进展  >> Vol. 8 No. 5 (September 2018)

国外阅读推广活动的特点与启示
The Features and Enlightenment of Foreign Reading Promotion Activities

DOI: 10.12677/AE.2018.85082, PDF, HTML, XML, 下载: 615  浏览: 1,111  科研立项经费支持

作者: 熊 瑛*:平顶山学院图书馆,河南 平顶山

关键词: 阅读推广图书馆国外Reading Promotion Library Abroad

摘要: 阅读推广是唤醒和激发人们广泛阅读和深层次阅读的重要措施之一。文章分析了国外阅读推广活动的特点:政府主导、社会支持、吸引读者、重视儿童阅读。最后得出对我国的启示:增加图书馆的吸引力、国家重视,少儿阅读常态化、教育部门积极参与。
Abstract: Reading promotion is one of the important measures to arouse and stimulate people’s extensive reading and in-depth reading. The article analyzes the characteristics of foreign reading promotion activities: government-led, social support, attracting readers, and attention to children’s reading. It finally draws inspiration to our country: Increasing the attractiveness of the library, State attention, the normalization of children’s reading, and participation of the education department.

文章引用: 熊瑛. 国外阅读推广活动的特点与启示[J]. 教育进展, 2018, 8(5): 517-521. https://doi.org/10.12677/AE.2018.85082

1. 引言

现代信息技术前所未有地改变着人们的阅读心理和阅读行为,人们对阅读兴趣的降低具有世界性趋势。认识到这个事实,各国图书馆的工作人员通过宣传优秀图书、积极开展阅读活动,树立现代图书馆的良好形象等措施来提高阅读在获取知识过程中的地位。本文分析部分国家的阅读推广活动,以期给我们提供一些借鉴。

2. 国外阅读推广活动的特点

2.1. 政府主导

美国的阅读问题很多。根据最近的调查数据,少于一半的美国成年人保持着每年阅读书籍的习惯,同时各个社会阶层用于阅读的总体时间也在不断减少,尤其是青年人 [1]。最近几年,政府减少了对公共图书馆的拨款,出现地区图书中心向其他机构、大学和人文中心转移的趋势。

美国的阅读推广工作开展的相当早,早在1950年代,出版商和多个社会组织就开展了这一活动。1972年,美国政府建立国家图书委员会,定期举办国家图书周。美国图书馆协会设有专门的游说部门,在国家层面上游说议员为图书馆的利益积极代言。国会图书馆的图书中心每年都会开展全国性的阅读推广运动,吸引公众积极参与,专家们定制了活动模式和刺激阅读的方法,如在“关于文献的信”运动中,41个地区图书中心参与,4.6万4~7年级的学生给著名作家写信,在这些信中,儿童分享自己的读书印象,讲述这些图书给他们的生活带来的影响,每个州选出最好的书信,获胜者被邀请参加国家图书节的颁奖礼。每个地区中心除参与全国性的阅读运动之外,还会根据自身的特色开展不同形式的活动。在俄亥俄州,州政府多年运行着“图书艺术宣传”计划,其中将推广阅读方案“Into Books”和一个针对7~9岁小学生的电视节目结合起来,人们在网上、电视上讨论读过的书;建立和宣传阅读有关的墙画 [2]。

英国也制定了“国家阅读年”方案 [3],教育部、图书馆、演艺明星等都积极参与其中,在方案实施过程中,图书馆通过丰富多彩的活动吸引公众成为自己的读者,根据分析多年“国家阅读年”的成果,可以得出3个结论:1) 必须确立阅读在知识获取中的主体地位;2) 合作才能达到有效的成果;3) 在推广图书中图书馆是主角。

2.2. 社会支持

德国社会愈益认识到阅读的重要性,政府、社会组织和私人都积极支持支持阅读推广活动 [4]。德国国内有一系列非政府组织和基金会来直接推动阅读推广活动,其中最大的非政府组织是美因茨阅读基金会。美因茨阅读基金会1988年成立,其运行资金的90%是社会各方赞助,德国众多中小学校、出版社、杂志编辑部、图书馆、工会等帮助阅读基金会制定并实施阅读推广方案。基金会开展活动的重点是支持儿童阅读,基金会每年吸引6千志愿者从事该项工作,他们组织幼儿园、中小学校等机构里的朗读活动,此外还定期邀请作家举行图书馆的公共阅读活动、在电视上宣传阅读,通过在学校里开展拍电影等方式促进阅读运动。

2.3. 吸引读者

在新加坡的公共图书馆里运行着“Silent Studio”项目 [5],“silent studio”装有减音设备,不会打扰其他读者。“Silent Studio”每天上午11点至晚上9点为开放时间。图书馆希望通过这样的音乐室吸引较多的音乐家,让他们在这里提高自己的技能,创造新的音乐作品、分享创作灵感。此外,在音乐室里可以方便地收听图书馆各种音乐藏品,如CD、DVD,纸质音乐出版物。

美国北卡罗来纳州夏洛特市的公共图书馆为青少年组织特别的“阅读阁楼”,在这里,他们可以录制音乐,创作动漫视频,把自己创作的音乐上传到YouTube,把自己的页面放到Facebook,玩视频游戏,阅读图书和杂志 [6]。

英国在很多公共图书馆开设书吧 [7],在这里,年轻的来访者借助于书单订购他们感兴趣的资料,受过专门培训的图书馆志愿者为来访者服务,新举措为图书馆吸引来大量年轻人。

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市社团文化管理局在地铁里建立微型图书馆网 [8],地铁站图书馆里有免费的Wi-Fi,设有专门的自动化借书装置,帮助所有想获取知识的人。

在荷兰、法国、德国等国家也开展了多种多样的活动,包括:1) 在城市街道、商业中心等公共场所开展大声朗读活动;2) 图书漂流;3) 图书墙画;4) 3D街头艺术;5) 微型图书馆;6) 安装自动图书装置等方式 [9]。

2.4. 重视儿童阅读

英国政府通过了图书馆10年发展文件《未来发展战略》 [10],其中包括:图书馆对4个年龄组开展针对性的工作:1) 5岁前的儿童;2) 大于5岁的儿童;3) 青年人;4) 成年人。

荷兰在阅读和文献推广方面取得很大成功。在这个国家,新生婴儿可以在图书馆登记。作为“读者”的登记婴儿,图书馆会赠与他一个小箱,里面有针对新生儿父母的书和“新生儿阅读指南” [11]。

在瑞典,人们认为,使儿童学会阅读是一个不间断的过程,只有父母、学校和图书馆的共同努力才能达到最有效的结果。图书馆开展丰富多彩的活动激发儿童对阅读的兴趣,孩子们从阅读活动中获得快乐。图书馆工作人员为各年龄段儿童编制阅读材料 [5]。

乌克兰赫尔松州儿童图书馆开展积极的俱乐部活动,最大程度的调动儿童阅读的主动性,活动包括以下内容:

• 阅读爱好者俱乐部。根据读者的倡议建立,阅读、讨论世界畅销书。

• 艺术沙龙。艺术爱好者举办展览,与画家、演员、音乐家等的见面会。

• 法律讲座。讲课中可以提出任何法律问题,参与情境训练,讨论。

• 语言俱乐部。和来自美国的志愿者的交往中,儿童提高英语的口语表达能力。

• 电影俱乐部。在媒体中心的大屏幕上看搬上银幕的文学作品并进行讨论等 [6]。

美国记忆图书馆每年开展“童话日”活动,通过挑选某个童话,根据它进行有趣问题的讨论或游戏 [1]。

德国少儿图书馆成为少年儿童的科学、学习和休闲中心,使少年儿童关注图书和阅读分享,帮助中小学生学会正确地利用信息,发展阅读素养,侧重提高其解决生活难题的能力 [6]。

维也纳在很多公园里建立为儿童服务的露天图书馆 [8]。儿童在五彩缤纷的亭子里可以阅读、看书、绘画,借阅书籍。图书馆每天下午开放。馆藏来自公共图书馆的藏书。选择的书以娱乐为主,父母和小孩子经常来这里。所有图书开放式利用。

法国出现“街头图书馆”超过30年 [4]。每周三早晨,在同一时刻,同一地点,图书馆员摆出两箱挑选好的图书,活动大体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提供供儿童自由挑选的图书,儿童可以快速进入阅读阶段;另一类是听图书馆员或某个成年人讲图书故事,孩子们自己也讲述各种故事,分享阅读印象,“街头图书馆”是儿童进入真正的图书馆的有效手段。

丹麦通过一系列有趣的活动吸引孩子们开展自我阅读,图书馆醒目的位置挂着“魔法师的帽子”等标志,谁戴上它,就成为讲故事的人。旁边是微型木偶剧。孩子们都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成为自己戏剧的导演和演员 [6]。

加拿大哈密尔顿公共图书馆开展亲子活动,鼓励父母和孩子一起来图书馆进行阅读,建议父母讲述关于自己、自己的童年、朋友的故事,鼓励孩子讲述同样的故事,以发展他的想象力 [12]。

3. 启示

各国都根据自身的国情、文化特点和图书资源,开展了丰富多彩的推广阅读的活动。它们都追求同样的目的:使阅读变得对现代人有吸引力,彰显阅读对于个性和社会整体发展的重要性。分析各国的阅读推广活动可以给我们以下启示。

3.1. 增加图书馆的吸引力

在阅读推广中,图书馆应该起引领作用,通过各种途径开展阅读活动,制定相关的阅读计划,在激发人们阅读兴趣的同时,帮助民众培养良好的阅习惯。

在硬件建设上,图书馆应更有吸引力,包括宽敞的大厅,现代化的内部装饰,舒适的家具。儿童能在其中感到快乐和有趣,来图书馆不仅是为了获取信息,还应该成为其休闲、娱乐、社交的场所。在这里儿童们可以度过业余时间,和同龄人交往,在大屏幕上看电影。为此图书馆的专家、管理者应思考如何合理安排图书馆的内部空间,如何把图书馆传统的功能、工作方式和新的服务技术方法结合起来,增加图书馆的吸引力。

在软件上,图书馆还应加强与政府、企业、学校、媒体和社会组织等机构的合作,组织多元化的阅读推广活动,以协办、合作的方式共同推动阅读推广。这种多元化的合作在发挥图书馆传统优势的基础上,还能吸引更多的民众加入阅读行列,解决阅读推广活动的经费问题。

3.2. 国家重视

阅读对于一个国家提升其国民素质而言是非常重要的方面。国外的阅读推广活动之所以成绩显著,与其建立相关法律、法规有很大关系。美国、韩国、日本、俄罗斯等国都相继制定了国家阅读战略,都旨在推动阅读推广工作有章可循,有法可依。

政府应该以其较强的权威性和影响力,推动阅读推广活动成为国家任务,发挥图书馆在这方面的重要作用。推动将阅读活动纳入公共政策,形成国家层面的全民阅读工作协调机制,成立全民阅读促进委员会,设立国家阅读节,政府推动书目编制,支持举办共读活动等。通过一系列政策法规的制定和实施,切实将国民阅读推广活动纳入社会发展规划和国民经济发展中来,让国民阅读推广行动获得长期而稳定的推动力。

建立国家阅读基金可以为阅读推广活动提供强大的财政支持,资金不仅可以用来修建阅读设施,如社区图书馆、城乡图书馆、村镇图书馆等,还可以为经济不发达地区或弱势群体的阅读提供必要的资金,另外也可用于阅读推广活动的日常经费,为实现全民阅读提供强有力的资金支持。

3.3. 少儿阅读“常态化”

支持少儿阅读是图书馆工作的重要成分,在国民阅读推广中,对青少年进行阅读推广训练是提高国民阅读能力的重要举措。在我国虽然有促进儿童、青少年阅读的实践活动,但仍然缺乏长期的、具有代表性的、影响广泛的少儿阅读促进项目。出版界也较少组织和参与青少年的阅读推广活动,同时现有针对青少年的出版物中普遍存在着内容质量低下,文化品位不高等问题,强烈呼唤出版社及作者发行一批质量上乘的佳作来刺激国民的阅读兴趣。

针对以上情况,我们建议可以创建全国性的阅读推广品牌,如美文诵读比赛、讲故事大赛、经典诵读大赛、语言表演大赛等活动,开展常态化阅读推广,广泛激发少年儿童的阅读兴趣和热情,更多的借助手机、互联网、手持阅读器等终端设备与媒介,引导青少年参与到阅读推广的具体环节中,让人民爱上阅读,爱上书。同时我们也应看到,传统的纸质图书出版越来越难以满足民众的阅读需求,出版行业应该加速转型之路。

3.4. 教育部门积极参与

在教育部门中明确阅读推广责任,通过中小学教育体系推广少年儿童阅读理念,把阅读推广纳入教师的日常工作中,鼓励学校与社会资源有效结合,促使更多社会机构、公益组织在学校开展课外阅读推广工作。幼儿园、中小学校等是图书馆开展假期阅读活动的天然盟友,图书馆应积极争取他们的支持,吸引少年儿童参与图书馆的阅读活动。从各个国家的读书成效来看,设立“国家读书节”能够有效推动国民阅读活动,这些活动的开展能够唤醒民众的阅读意识,推动全国阅读活动的开展。

总而言之,受教育理念、文化关系、经济发展、社会制度等诸多因素的影响,我国在阅读推广方面与世界先进水平还有相当大的差异。我国虽然有着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但在阅读推广方面却远不如欧美发达国家,因此需要吸收其先进的阅读推广理念和技术,为我国的全民阅读推广提供参考依据。阅读不仅关系着整个国民的文化素养和职业能力,更影响整个国家和社会的人文风气,需要全社会的各个组织、机构以及个人积极参与,并加入到阅读推广活动中来。

基金项目

河南省社科联、河南省经团联调研课题“俄罗斯童话疗法研究”(课题编号:SKL-2018-2889)。

参考文献

[1] 黄靖莉. 国外阅读推广成功案例对我国的启示[J]. 编辑学刊, 2017(4): 71-74.
[2] 李宇欣. 我国全民阅读立法现状的调查与分析[D]: [硕士学位论文]. 合肥: 安徽大学, 2017.
[3] 张新杰. 国外阅读推广的实践经验分析及启示[J]. 南阳理工学院学报, 2017, 9(1): 114-116.
[4] 蔡箐. 国外阅读立法:现状,特点与借鉴[J]. 图书馆杂志, 2016, 35(8): 29-35.
[5] 杨美容, 王鸿飞. 图书馆阅读推广模式研究综述[J]. 图书馆界, 2016(4): 46-49.
[6] 李芃. 国外阅读推广及对我国阅读推广活动的启示[J]. 内蒙古科技与经济, 2016(5): 106-107, 109.
[7] 张麒麟. 国外阅读立法对阅读推广的影响研究[J]. 图书情报工作, 2015, 59(23): 11-16.
[8] 苑世芬, 钱军. 阅读立法视野下的阅读推广长效机制建设研究[J]. 图书馆, 2015(8): 68-72.
[9] 张麒麟. 全民阅读立法研究[D]: [硕士学位论文]. 南京: 南京大学, 2015.
[10] 石继华. 国外阅读推广的品牌化运作及启示[J]. 图书情报工作, 2015, 59(2): 56-60.
[11] 彭年冬, 贺卫国. 我国阅读推广研究述评[J]. 图书馆工作与研究, 2014(3): 93-97.
[12] 王萍. 国外阅读推广活动经验剖析[J]. 图书馆工作与研究, 2013(10): 107-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