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十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英译本语体特征的语料库分析及启示
A Corpus-Based Study of Stylistic Features of English Versions of The Report on the Work of the Government in Recent Ten Years
DOI: 10.12677/ML.2018.64069, PDF, HTML, XML, 下载: 1,057  浏览: 4,460 
作者: 叶 铖:同济大学外国语学院,上海;辛红娟:宁波大学外国语学院,浙江 宁波
关键词: 《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英译《国情咨文》语料库语体特征The Report on the Work of the Government Chinese-English Translation The State of the Union Address Corpus Stylistic Features
摘要: 新世纪以来,《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以下简称《报告》)引发国际社会高度关注,收获积极评价,已经成为国际社会获知我国政治、经济等情况的权威信息来源。本研究拟选取近十年(2008年~2017年)发布的《报告》英译本作为研究对象,用语料库技术对其展开分析,采用美国政府《国情咨文》(The State of the Union Address)作为对比文本,探究二者在词汇、句法两方面的语体特征差异。分析指出,《报告》英译只有尽可能符合英语语体特征,才能取得良好的对外传播效果。
Abstract: As an authoritative source for the world to learn China’s ongoing economic and political development, The Report on the Work of the Government (hereinafter referred to as RWG) has attracted much attention and won high praise from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in the 21st century. The present research attempts to make comparisons between the English versions of RWGs and The State of the Union Addresses issued in recent 10 years (2008-2017) through a corpus-based study focusing on their stylistic features. The present paper proposes that in order to achieve a better reception and a proper reconstruction of Chinese conception, the English translation of RWGs is supposed to accord with English stylistic features.
文章引用:叶铖, 辛红娟. 近十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英译本语体特征的语料库分析及启示[J]. 现代语言学, 2018, 6(4): 588-298. https://doi.org/10.12677/ML.2018.64069

1. 引言

改革开放40年以来,中国在政治、经济等方面均取得令世界瞩目的成就,越来越多的目光投向中国政府的施政举措。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每年发布的《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以下简称《报告》)通常由四部分构成:前一年的工作回顾、当年度的工作任务、政府的自身建设以及外交和国际形势等方面的内容。新世纪以来,《报告》引发国际社会高度关注,收获积极评价,成为国际社会获知中国政、经等情况的权威来源。为取得良好的对外传播效果,开展有关《报告》英译的研究成为更好讲述中国故事、介绍中国经验的当务之急。

本研究拟选取美国政府《国情咨文》(以下简称《咨文》)作为《报告》的平行文本,以期展开文本比对分析。《咨文》是美国总统每年向参、众两院联席会议发表的年度报告,主要阐述美国每年面临的国内外状况及美国政府行将采取的政策和措施。《报告》和《咨文》是中、美两国政府的施政纲要,话题均涵盖经济、政治等内容。因此,二者具有较为合理的可比性 [1] 。

《报告》英译的相关研究已经受到国内学者的广泛关注(贾毓玲,2003 [2] ;李红霞,2010 [3] ;武光军,2010 [4] ;童孝华,2014 [5] 等)。近年来,随着语料库技术的快速发展,不少学者积极开展《报告》英译的语料库研究,如陈建生、崔亚妮(2010)从词汇层面上对2004年~2009年《报告》英译本和《咨文》进行探究 [6] ;朱晓敏(2011)基于语料库从批评话语分析视角对2000年~2009年《报告》英译本中的第一人称代词复数进行考察 [7] ;武光军(2014)以2011年《报告》英译本为例,从词汇和句法角度展开分析 [8] 。现有研究从多视角、多层面展开对《报告》英译的词汇、语法分析,能够切实解决《报告》跨语言转换中的具体问题。然而,在宏观翻译过程中,影响《报告》英译接受的语体特征尚未受到系统、全面关注。

本文拟选用近十年(2008年~2017年)发布的《报告》英译本和《咨文》作为研究对象,利用语料库技术展开文本比对分析,探究二者在词汇、句法两方面的语体特征差异,聚焦词汇丰富度、高频词、平均词长、词类分布、词汇密度、词汇难度以及关键性八个方面的词汇特征和平均句长、高频句型两个方面的句法特征。

2. 研究设计

对《报告》英译和《咨文》的平行文本研究基于定量数据比对之上的定性分析,本小节将对研究所使用软件和具体研究步骤进行介绍。

2.1. 研究工具

本研究主要使用4款软件:早稻田大学劳伦斯•安东尼博士(Dr Laurence Anthony)实验室开发的AntConc、词汇分析软件有限公司(Lexical Analysis Software Ltd.)和牛津大学出版社(Oxford University Press)共同发布的WordSmith 6.0、新西兰维多利亚大学(Victoria University)语言学家设计的Range以及兰卡斯特大学(Lancaster University)大学计算机语料库研究中心(University Centre for Computer Corpus Research on Language; UCREL)研发的词性标注器(Part-of-speech tagger; POS tagger) CLAWS。其中,CLAWS使用最新的C7标记集(C7 tagset),标注结果采用水平呈现(horizontal)的方式。

2.2. 研究步骤

本研究实施步骤主要分为自建语料库和利用软件分析文本两个部分,具体如下:

1) 下载近十年的《报告》英译本(下载地址:http://www.xinhuanet.com/english/home.htm;该网站上的文本由中国政府授权发布,因此可被认为具有权威性,即内容完整无删改)和《咨文》文本(下载地址:http://en.m.wikisource.org;该网站上的文本由美国联邦政府授权发布,因此可被认为具有权威性,即内容完整无删改),并保存在Microsoft Office Word 2007之中(文件扩展名为“.docx”)。

2) 清除文本自带的格式,并删去多余的空行、符号和乱码等。

3) 将处理好的文本保存在记事本之中(文件扩展名为“.txt”,编码为UTF-8),至此完成语料库自建工作。

4) 启动所需软件,导入某一年的《报告》英译本或《咨文》文本,软件将自动对文本进行处理并呈现分析结果。本研究将通过表格形式对结果进行呈现,并据此开展相关讨论。

3. 词汇特征

具体语言对翻译语言词汇特征包括翻译语言词汇应用的总体特征和具体词汇或短语结构的应用特征。其中,词汇应用的总体特征可以通过类符/形符比、词汇密度和高频词等相关数据进行分析 [9] 。本小节将对近十年《报告》英译本和《咨文》的词汇丰富度、高频词、平均词长、词类分布、词汇密度、词汇难度以及关键性八个方面展开语法特征分析。

3.1. 词汇丰富度

Munday (1998)认为,类符/型符比(type-token ratio,以下简称TTR;类符是指语料库中的不同词汇,或每个第一次单独出现的词形,形符是指语料库中出现的所有词形)可以很好反映一个文本的词汇丰富度,比值越高文本的词汇越丰富 [10] ;Baker (2000)认为,TTR可能会受到文本长度或语料库容量的影响 [11] ;Scott (2004)由此提出“标准类符/型符比”的概念 [12] 。标准类符/型符比(standardized type-token ratio,以下简称STTR)计算的是研究样本中每n个词的类符/形符比,比TTR更适合分析长文本。鉴于此,本研究选取STTR作为衡量研究对象词汇丰富度的标准(本研究中,n选用默认值1000)。用WordSmith6.0对近十年的《报告》英译本和《咨文》进行处理后,分析结果如表1所示。

表1中数据显示,近十年各份《咨文》的STTR均高于同年度的《报告》,表明前者的词汇丰富度要高于后者。该现象的产生跟政治文本严格的英译要求有关。程镇球(2002)指出,在政治文章的翻译中,译者掌握忠实的标准要严格得多,因为政治文章涉及国家大政方针,基本政策等,稍一疏忽,后果严重,必须紧扣原文 [13] 。《报告》中固定表达较多,而为竭力做到忠实原文,译者处理这些表达时多采用固定的方式,导致某些词汇高频重复使用,因此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译文词汇的丰富度。本研究认为,《报告》今后的英译可以适当选用不同的词语以提高词汇变化度。

3.2. 高频词

Sinclair (1991)指出,语料库中的高频词都呈稳定分布,因此任何出现在高频词排序上的变化都有可能至关重要 [14] 。武光军(2014)认为,一般情况下,一个语料库中的高频词大多为虚词 [8] ;陈建生、崔亚妮(2010)分析指出,倘若实词出现在高频词表中,则表明该实词所指代的人、事、行动等是语料关注的焦点,因此才被作者或说话者反复提及 [6] 。本研究分析了近十年各份《报告》英译本和《咨文》中排位前20的高频词,顾及篇幅原因,本文不对全部分析结果进行呈现,仅随机选取2010年和2015年的结果,具体可见表2

Table 1. The STTRs of English versions of RWGs and SUAs in recent ten years

表1. 近十年各份《报告》英译本和《咨文》的STTR

Table 2. The top 20 high frequency words of the English version of RWG and SUA in 2010 and 2015

表2. 2010年和2015年《报告》英译本和《咨文》中排位前20的高频词

最终的分析数据反映出两点事实:1) 无论哪一份文本,实词在其前20位高频词中的占比始终不大,这也印证“一般情况下,一个语料库中的高频词大多为虚词”的说法;2)通过整体观察,无论哪一份文本,其高频词的分布确实呈现出基本稳定。例如,“and”、“the”、“of”、“we”和“to”几乎在每个语料库的高频词表中都排名前5,仅具体的排位先后有所不同。

通过进一步的观察,本研究发现:实词在任意一份《报告》英译本排位前20的高频词中均至少出现3次,而在《咨文》中仅最多出现3次。该现象表明,《报告》比《咨文》使用实词更为重复(例如“development”、“improve”及“system”等),同时减少虚词的使用频率;结合表1数据,这种重复用词应当也是导致《报告》英译本词汇丰富度低于《咨文》的一个重要原因。因此,今后《报告》的英译可以适当减少部分实词的重复使用,转而使用更多的虚词。

3.3. 平均词长

陈建生、崔亚妮(2010)指出,平均词长是指一个文本中全部单词的字母总数和该文本中单词总数的比值,是一项反映文本语体特征的重要指标;并且,语体正式的文本往往使用长词使自身有别于非正式的文本。例如,学术类文本的平均词长大于报刊类文本的平均词长,而后者的这一数值又大于各类小说;同时,这三类文本语体的正式程度也按照该顺序递减。由此可见,一个文本的平均词长越长,该文本的语体也越正式 [6] 。表3对近十年各份《报告》英译本和《咨文》的平均词长进行数据呈现。

表3中数据显示,近十年各份《报告》英译本的平均词长均大于同年度的《咨文》,说明前者比后者使用长词更为频繁。依据上文提供的信息,近十年各份《报告》英译本的语体也均比同年度的《咨文》正式。《报告》作为权威的政治文本,内容通过精心书写而成,语体正式,可见,该特点在其英译本中得到有效的保留。

3.4. 词类分布

词类分布是文体特征的重要体现 [8] 。本研究对自建语料库中的8种主要词类(名词、动词、形容词、副词、连词、介词、代词和限定词)进行考察,具体方法为:利用CLAWS对各语料库中的所有单词进行词性标注,并通过Word自带的查找功能统计出各类词汇的数目,最后分别计算出它们在各自语料库中相较于文本形符数的比值。顾及篇幅原因,本文不对全部考察结果进行呈现,仅随机选取2011年和2014年的结果,具体可见表4

最终的分析数据反映出三点事实:1) 名词和形容词在《报告》英译本中的比例均远高于在同年度《咨文》中的比例,其中,名词在任意一份《报告》英译本或《咨文》当中的占比均为最高;2) 动词、副词、代词和限定词在《报告》英译本中的占比均低于在同年度《咨文》中的占比;3) 连词、介词在《报告》英译本和同年度《咨文》中的比例基本相当。

因为名词在《报告》英译本中的较高占比相对瞩目,故本研究对其进行进一步的考察:通过在文本中搜索带有“-ing”、“-ism”、“-sion”、“-tion”、“-ence”和“-ment”等后缀的词语,本研究发现,名词之所以在《报告》英译本中拥有较大的比重,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文本当中存在大量的名词化现象,即把动词或形容词转化为名词,例如“cutting overcapacity, reducing excess inventory, deleveraging, lowering costs, and strengthening areas of weakness”(“三去一降一补”)。Hinkel (2002)指出,名词化现象在正式写作当中非常常见,在学术写作和专业话语之中尤其如此 [15] 。《报告》的行文即为典型的专业话语:逻辑严密,用语标准、规范,要求做到绝对的精准、客观。因此,《报告》的英译多通过名词化这一形式有效保留原文的特征。Halliday (1985)分析表示,名词化具有多种功能,其中包括串联段落、使语言更为客观、使语篇更为简洁以及使语体更为正式。因此,名词化在一个文本中所占的比重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反映该文本的正式程度 [16] 。本研究对近十年各份《报告》英译本和《咨文》中名词化的占比进行统计,结果如表5所示。

表5中数据显示,任意一份《报告》英译本中名词化的比重均远高于当年度《咨文》中的数值,这也再次印证上文得出的结论:《报告》英译本语体的正式程度要高于同年度的《咨文》。可见,《报告》英译本非常有效地保留了原文专业话语的典型特征。

此外,名词化在《报告》英译本中的较高比重也能从一定程度上解释为何动词和副词在其中的占比低于其在同年度《咨文》中的占比:名词化的一大来源即为动词,而副词又多用于修饰动词。然而,作为另一类可转化为名词的词汇,形容词却依然在《报告》英译本中占有不小的比例,且均远高于在同年度《咨文》当中的占比。本研究也对这一反常现象进行一定的探究,发现这是由于汉语本身具有的特点和《报告》英译的要求所致:汉语常用多个前置或后置的形容词修饰一个中心词(headword),例如“发展中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问题依然突出”(选自2013年《报告》)和“促进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协调、平衡、兼容”(选自2017年《报告》);而这两句的英译分别为“unbalanced, uncoordinated and unsustainable development remains a prominent problem”(选自2013年《报告》英译本)和“we will continue to promote coordinated, balanced, and compatible development of the economy and national defense”(选自2017年《报告》英译本)。例句表明,尽管形容词可以通过副词或其他形式被译出,汉语原文中出现的形容词堆砌现象仍旧在英译本中得到保留;与之相比,《咨文》往往以多样的形式表达形容词所负载的含义,例如在“they are killers and fanatics who have to be rooted out, hunted down, and destroyed”(选自2016年《咨文》)一句中,修饰语以后置定语从句的形式得到呈现。《报告》英译本所采取的处理方式之所以与《咨文》有所不同,

Table 3. The AWLs (average word lengths) of English versions of RWGs and SUAs in recent ten years (letters per word)

表3. 近十年各份《报告》英译本和《咨文》的平均词长(单位:字母/词)

Table 4. The proportions of eight classes of words in the English version of RWG and SUA in 2011 and 2014 (%)

表4. 2011年和2014年《报告》英译本和《咨文》中各类词汇的占比(单位:%)

Table 5. The proportions of nominalization in English versions of RWGs and SUAs in recent ten years (%)

表5. 近十年各份《报告》英译本和《咨文》中名词化的占比(单位:%)

依旧与政治文本严格的英译要求有关:翻译过程中,译者必须做到严谨、慎重,其自由发挥的空间大大遭到压缩。因此,译者多选择对照原文的格式进行逐字翻译,以求稳妥。本研究认为,未来《报告》的英译可以适当减少单纯使用形容词作为前置或后置修饰语的表达方式,同时多采用其他的形式传达语意。

3.5. 词汇密度

关于词汇密度,Ure (1971)和Stubbs (1986)给出的计算方法是:一个文本中的实词总数/该文本中的总词数 *100% [17] [18] 。Halliday (1985)表示,词汇密度是文本中实词的比重,是一种适用于衡量书面文本复杂程度的典型指标;同时,因为实词的主要功能是传递信息,所以实词在一个文本中的占比往往直接反映该文本所承载的信息量大小 [16] 。Swannet al. (2004)进一步表示,因为文本的阅读障碍通常由实词造成,因此词汇密度也是用于衡量文本阅读难度的重要手段。其中,词汇密度越高,文本的阅读难度也相应越大 [19] 。经过计算,本研究得到近十年各份《报告》英译本和《咨文》的词汇密度,具体结果可见表6

表6中数据显示,任意一份《报告》英译本的词汇密度均高于当年度《咨文》的词汇密度,表明前者的文本复杂度要高于后者,且比后者承载更多的信息量,同时其阅读难度也更大。此外,表中数据也证明《报告》英译本比《咨文》使用更多的实词和更少的虚词,再次印证“3.2. 高频词”中得出的结论。

3.6. 词汇难度

软件Range在本研究中被专门应用于测定词汇难度。根据该软件设计者之一Nation (1990)的叙述,Range包含三个基本词汇表,其中,词汇表一和词汇表二涵盖英语文本中大约87%的词汇。一般而言,一个文本中来自词汇表三或表外的词汇越多,该文本的词汇难度就越大 [20] 。顾及篇幅原因,本文不对全部分析结果进行呈现,仅随机选取2009年和2013年的结果,具体可见表7表8

最终的分析结果显示,任意一份《报告》英译本均比同年度的《咨文》含有更多来自于词汇表三和表外的词汇,反映出前者比后者具有更高的词汇难度。

3.7. 关键性

介绍“关键性”(keyness)之前,首先需引入“关键词”(keywords,又叫“主题词”)的概念:关键词是指与合适参照库相比,出现频率远超常态的词汇 [21] 。关键词往往通过统计检验(例如卡方检验)得到,

Table 6. The lexical densities of English versions of RWGs and SUAs in recent ten years (%)

表6. 近十年各份《报告》英译本和《咨文》的词汇密度(单位:%)

Table 7. Range’s analysis results of the English version of RWG and SUA in 2009

表7. Range对2009年《报告》英译本和《咨文》的词汇分析结果

Table 8. Range’s analysis results of the English version of RWG and SUA in 2013

表8. Range对2013年《报告》英译本和《咨文》的词汇分析结果

即将被检语料库与参照语料库进行对比,从而确定前者相对于后者使用频繁的词语;而关键性即衡量一个词在其所在文本中“关键”的程度。本研究将近十年各份《咨文》作为参照语料库,利用AntConc确定近十年各份《报告》英译本中的关键词,并根据关键性对其进行排序。顾及篇幅原因,本文不对全部分析结果进行呈现,仅随机选取2012年和2016年的结果,具体可见表9表10

李晓倩、胡开宝(2017)指出,实词关键词可以凸显文本焦点内容,虚词关键词能够体现文体风格 [1] 。据此,本研究从实词和虚词两个角度对最终的数据进行分析:1) 实词方面,“development”、“rural”、“improve”、“areas”、“China”及“reform”六个词出现得较为频繁,说明中国政府的工作重心放在本国的发展、改革以及农村问题之上;2) 虚词方面,两个主要的虚词“and”和“will”在几乎每份《报告》英译本中的关键性都非常之高,表明文本当中使用大量的并列结构和许多表示未来规划的陈述。

4. 句法特征

具体语言对翻译语言的句法特征可从句法总体特征和典型语句结构的应用特征两个层面进行理解。其中,句法总体特征包括翻译文本的平均句长等 [9] 。本小节将从平均句长和高频句型角度对近十年《报告》英译本和《咨文》的句法特征展开分析。

4.1. 平均句长

平均句长是指翻译文本语句的平均长度,可以反映翻译文本语句应用的复杂程度以及翻译文本的可读性 [9] 。类似平均词长的计算方法,平均句长是一个文本中的单词总数与该文本中句子总数的比值。表11对近十年各份《报告》英译本和《咨文》的平均句长进行数据呈现。

表11中数据显示,任意一份《报告》英译本的平均句长均高于同年度的《咨文》,表明前者使用长句更为频繁,且文本句法更为复杂。然而李长栓(2012)指出,过长的句子可能违反“简明英语”的两项基本原则:使用简单句型以及限制句子长度 [22] 。关于简明英语,简明英语运动组织(Plain English Campaign)给出的定义是:“简明英语是指目标受众乍看之下便能阅读并理解的内容。除语言本身,句子内容的设计和句子内部的构架也是简明英语所需要考虑的因素。”1

本研究随机从2008年、2012年和2017年的《报告》英译本中选出三个典型的长句:

1) We sold off nonperforming assets of state-owned commercial banks, made alternate arrangements for nonperforming loans and long-term non-paying accounts of rural credit cooperatives, eased the long-term debts of SOEs, gradually eased policy-related losses of state-owned grain enterprises, cleared up overdue tax rebates for exports, and improved the policy for paying compensation for requisition of land for large and medium-sized reservoirs and assisting people displaced by reservoir projects. (选自2008年《报告》英译本,共67词)

2) We will continue to balance maintaining steady and robust economic development, adjusting the economic structure, and managing inflation expectations; accelerate the transformation of the pattern of economic development and adjustment of the economic structure; vigorously expand domestic demand, particularly consumer demand; make every effort to strengthen innovation, energy conservation, and emissions reduction; and strive to deepen reform and opening up and ensure and improve the people’s wellbeing. (选自2012年《报告》英译本,共67词)

3) We will keep to the path of peaceful development; firmly uphold the authority of the multilateral architecture and see that it works effectively; oppose protectionism in its different forms; become more involved in global governance; and steer economic globalization to see it become more inclusive, mutually beneficial, and equitable. (选自2017年《报告》英译本,共49词)

Table 9. The top 10 key words in the English version of RWG in 2012 sorted by keyness

表9. 2012年《报告》英译本中关键性排位前10的关键词

Table 10. The top 10 key words in the English version of RWG in 2016 sorted by keyness

表10. 2016年《报告》英译本中关键性排位前10的关键词

Table 11. The ASLs (average sentence lengths) of English versions of RWGs and SUAs in recent ten years (words per sentence)

表11. 近十年各份《报告》英译本和《咨文》的平均句长(单位:单词/句)

英语写作通常仅在一个句子中使用至多三个并列谓语,即在前两个谓语动词之间不加连词 [23] 。然而在上述例句中,每个句子都在不添加任何连词的情况下连续使用至少四个谓语动词,因此,这三个句子应是违背基本的英语语法规范,同时也缺乏地道性。据此,《报告》的译者可以在今后对原文中含有多个动词的长句进行适当的切分,并将切分得到的从句独立成句,最后对各单句进行翻译,进而能使译文句法符合英语的语法规范,文本的地道性也能得到提升。

4.2. 高频句型

本研究在“3.7. 关键性”部分中提到,“and”一词的关键性非常高,且分析结果显示,其关键性的数值也经常排列首位,说明《报告》英译本中使用大量的并列结构;“3.2. 高频词”部分中的分析数据显示,“and”是近十年各份《报告》英译本和《咨文》中出现频次最高的高频词,同样印证该结论。本研究发现,《报告》英译本中的“and”通常被用以连接各个以谓语动词开头的从句,例如:

We will keep to the path of peaceful development; firmly uphold the authority of the multilateral architecture and see that it works effectively; oppose protectionism in its different forms; become more involved in global governance; and steer economic globalization to see it become more inclusive, mutually beneficial, and equitable. (选自2017年《报告》英译本)

此类句型在《报告》英译本中使用频率较高。武光军(2014)认为,该现象出现的原因是汉语原文句法特征的迁移(transfer):汉语倾向采用流水句,即善用并列结构连接多个主谓、主从难辨的分句 [8] ;与之相反,从属结构是现代英语最重要的特点之一 [24] ;而从属是将某些成分转化为修饰成分,是写作应当遵循的基本原则 [25] 。综合上述观点,《报告》英译本多用“and”连接以谓语动词开头的从句的做法与多用从属结构的现代英语特征不符,建议今后《报告》英译可以适当减少并列结构的使用,更多使用从属结构。

5. 结语

基于以上分析,本文发现,相较于同一时段发布的《咨文》,近十年发布的《报告》英译本有以下词汇特征:词汇丰富度相对较低;名词、形容词使用较多,动词、副词使用较少,其中,名词使用较多是因为文本中存在大量的名词化现象,形容词使用较多是因为文本常用多个形容词修饰单个中心词;实词使用较多且用词更为重复,虚词使用较少;平均词长更长,使用长词更为频繁;词汇难度更大。两者之间主要句法特征差异在于:《报告》英译句子偏长,句法更为复杂,其中,部分长句不符英语语法规范且缺乏地道性;并列结构使用较多,从属结构使用较少,与现代英语的特征不符;文本总体的语体特征有:语体更为正式;文本更为复杂;包含的信息量更大;阅读难度更大。

在对比分析的基础上,本文尝试性指出,《报告》英译可以考虑在词汇层面作出如下提升:适当选用不同的词汇以提高词汇的变化度;适当减少部分实词的重复使用,同时使用更多的虚词;适当减少单纯使用形容词作为前置或后置修饰语的表达方式,同时多采用其他的形式传达语意;在句法层面可以作出的改进有:适当切分原文具有多个动词的长句,并将切分得到的从句处理成单独的句子,最后对各单句进行翻译;适当减少并列结构的使用,同时增加从属结构的使用。

NOTES

1来源:http://www.plainenglish.co.uk/introduction.html (访问于2018年8月21日)。

参考文献

[1] 李晓倩, 胡开宝. 中国政府工作报告英译文中主题词及其搭配研究[J]. 中国外语, 2017, 14(6): 81-89.
[2] 贾毓玲. 从《政府工作报告》的翻译谈如何克服“中式英语”的倾向[J]. 上海科技翻译(现名: 上海翻译), 2003(4): 26-28.
[3] 李红霞. 目的论视域下的政论文英译策略研究——以2010年《政府工作报告》为例[J]. 外国语文, 2010(5): 85-88.
[4] 武光军. 2010年政府工作报告英译本中的迁移性冗余: 分析与对策[J]. 中国翻译, 2010(6): 64-68.
[5] 童孝华. 翻译的主体意识——2014年政府工作报告翻译心得[J]. 中国翻译, 2014(4): 92-97.
[6] 陈建生, 崔亚妮. 基于语料库的中国《政府工作报告》英译本词汇特征研究[J]. 当代外语研究, 2010(6): 39-43.
[7] 朱晓敏. 批评话语分析视角下的《政府工作报告》英译研究(一)——基于语料库的第一人称代词复数考察[J]. 外语研究, 2011(2): 73-78.
[8] 武光军. 基于语料库的我国《政府工作报告》英译本的语体特征分析[J]. 西安外国语大学学报, 2014, 22(4): 118-121.
[9] 胡开宝. 语料库翻译学概论[M]. 上海: 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 2011: 97-99.
[10] Munday, J. (1998) A Computer-Assisted Approach to the Analysis of Translation Shifts. Meta, 43, 542-556.
https://doi.org/10.7202/003680ar
[11] Baker, M. (2000) Towards a Methodology for Investigating the Style of a Literary Translator. Target, 12, 241-266.
https://doi.org/10.1075/target.12.2.04bak
[12] Scott, M. (2004) The WordSmith Tools (v.4.0).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Oxford.
[13] 程镇球. 翻译论文集[M]. 北京: 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2002: 100.
[14] Sinclair, J. (1991) Corpus, Concordance, Collocatio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New York, 31.
[15] Hinkel, E. (2002) Second Language Writers’ Text: Linguistic and Rhetorical Features. Lawrence Erlbaum Associates, New Jersey, 88.
https://doi.org/10.4324/9781410602848
[16] Halliday, M.A.K. (1985) Spoken and Written Language. Deakin University, Melbourne, 63-75.
[17] Ure, J. (1971) Lexical Density and Register Differentiation. In: Perren, G.E. and Trim, J.L.M., Eds., Applications of Linguistics: Selected Papers of the 2nd International Congress of Applied Linguists,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Cambridge, 443-452.
[18] Stubbs, M. (1986) Language Development, Lexical Competence and Nuclear Vocabulary. In: Durkin, K., Ed., Language Development in the School Years, Croom Helm, London.
[19] Swann, J., Deumert, A., Lillis, T. and Mesthrie, R. (2004) A Dictionary of Sociolinguistics. Edinburgh University Press, Edinburgh.
[20] Nation, P. (1990) Teaching and Learning Vocabulary. Newbury House, New York, 19.
[21] Scott, M. and Tribble, C. (2006) Textual Patterns: Keywords and Corpus Analysis in Language Education. John Benjamins Publishing Company, Amsterdam, 55.
https://doi.org/10.1075/scl.22
[22] 李长栓. 非文学翻译理论与实践[M]. 第2版. 北京: 中国对外翻译出版有限公司, 2012: 65-67.
[23] 薄冰. 高级英语语法[M]. 修订本. 北京: 世界知识出版社, 2000: 818-833.
[24] 连淑能. 英汉对比研究[M]. 北京: 高等教育出版社, 1993: 64.
[25] Crews, F. (1974) The Random House Handbook. Random House, New York, 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