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S  >> Vol. 6 No. 3 (September 2018)

    北京华彬尼克劳斯球场景观设计评价
    The Comment of Beijing Reignwood Nicklaus Golf Course’s Design of Landscapes

  • 全文下载: PDF(706KB) HTML   XML   PP.101-107   DOI: 10.12677/APS.2018.63018  
  • 下载量: 385  浏览量: 667  

作者:  

贾忱:天津商业大学,天津

关键词:
华彬尼克劳斯球场球场设计可打性可观赏性可维护性Reignwood Nicklaus Golf Course Golf Course Design Playability Pulchritude Practicality

摘要:

自1984年中国第一家高尔夫球场成立以来,高尔夫行业迅速发展,高尔夫球场的数量也迅速增加。很多球场为了增强自身的竞争力,逐渐注重高尔夫球场的设计,力图打造出高趣味性的球场留住会员。本文利用球场设计的3P原则来评价华彬尼克劳斯高尔夫球场,同时也能给其他高尔夫球场的设计提供借鉴。

Since the first Chinese golf course was founded, golf industry has developed rapidly. The account of golf courses has increased rapidly. In order to enhance their competitiveness, a lot of courses gradually put their focus on the design of course, trying to build courses with high enjoyment to keep their members. This article makes some comment to Reignwood Nicklaus golf course using 3p principles of course design; it can give an example to other courses’ design as well.

1. 球场与设计原则介绍

1.1. 设计原则

在高尔夫运动诞生时,球场的设计并没有固定的原则和公式,设计师只能按自己的想法设计,球场的质量参差不齐。为了使球场的设计具有规范性,Alister Mac Kenzie提出了球场设计的13条原则,得到了业内的认可,成为了球场设计的黄金法则。后来人们将这些原则简化,演变为3P原则,即可打性原则(Playability)、可观赏性原则(Pulchritude)、可维护性原则(Practicality),并用作设计和评价球场。

1.2. 球场介绍

北京华彬国际高尔夫俱乐部位于北京市昌平区,占地6400亩,由世界驰名的英国G. A. Design设计事务所规划,是现今中国最具规模的纯会员制俱乐部。华彬高尔夫俱乐部的设计师是“金熊”杰克–尼克劳斯,球会拥有两个18洞国际锦标赛球场和一个9洞灯光球场。球场设计融合了他征战的丰富经验,依据日照、风向、季节等气候因素的变化而设计出每一个球道,将怡情美景与起伏舒缓的球场完美结合在一起,构成了湖光山色的优美画面。球会配套设施齐全,堪称中国高尔夫球场中的高档典范。

1.3. 可打性(Playability)

高尔夫球场不像其他运动场地那样有严格的尺寸和设计建造标准,一个球场上既能接待身手不凡的专业球手,也能为球技较差的业余爱好者提供娱乐的舞台。但高尔夫球场是为体育运动准备的,所以球场的可打性是球场设计的第一考虑要素。可打性是个笼统的概念,主要包含趣味性、挑战性、公平性。

1.3.1. 公平性

公平性是指球场可以让不同水平的人都可以正确体现差点的属性,球场要做到既不能让高水平的球手轻而易举地达到自己的目标,也不能让球技较低的球手因难度过大而失望。一个公平的球场,要尽量做到减少盲洞、减少OB,障碍设置明确,落差不能过大等。

1.3.2. 趣味性和挑战性

趣味性和挑战性是指球场能够让球手感受到乐趣以及运用不同战略挑战球场的属性。球道的长度、宽度、方向、障碍设置、落点的选择、球道及果岭的起伏、球道景观数目的选择、栽植位置、光线与阴影的变化等都会影响挑战性和趣味性。

1.4. 可观赏性(Pulchritude)

景观艺术美学也是球场设计的重要理念之一。高尔夫球场的可观赏性是一种视觉效果,球场的美学没有绝对的评价标准,其涉及的内容很多,包括球场与环境的和谐统一、球场各部分之间的平衡与比例、球道的近景与远景、球道的线条与构图、球道的色彩与画面等等 [1] 。

1.5. 可维护性(Practicality)

球场的可维护性指的是球场维护管理的难易程度,首先体现在球场的内部。例如,球道造形、地面光滑度、草坪维护机械作业的难度;景观树木的疏密度,沙坑的数量和形状等都会影响可维护性。

2. 可打性分析

2.1. 挑战性分析

尼克劳斯球场作为一个锦标赛级别的球场,具有非常高的可打性。首先球场的难度和挑战性较高,18洞铺设了共计87个沙坑,星罗棋布的沙坑散落左右侧落球区、球道正中央、最佳落球点、果岭周围等,极大的增加了挑战性。尼克劳斯球场的球道比其他球场的球道窄,对球手击球的精准度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时隐时现的侧面水障碍,大而长的白沙滩,边界区的森林,也是对选手击球的威胁,提高了球场的可挑战性。

2.2. 公平性分析

虽然尼克劳斯球场的难度较大,但它仍然是一个公平性十足的球场。一般来说,难度大的球场会对高差点球手产生不利影响,但尼克劳斯球场在设计时充分考虑了高差点球手,将5个球洞的难度降低,使高差点选手也能拥有打球乐趣。沙坑的位置也顾及到了各种球手,主要针对习惯打左右曲球的球手铺设。大部分的沙坑鼓励远距离击球,其余的沙坑则鼓励距离近但精度高的击球,方便打球距离不同的球友公平竞技。

2.3. 趣味性分析

尼克劳斯球场高可打性还体现在趣味性上。球场趣味性体现在某些洞有趣的设计上,比如2号洞的大面积沙滩、4号洞球道中心的沙坑、5号洞球道中心的两颗大树,以及17号洞岛型果岭的设计,提供一些小小挑战的同时也可以增加球手打球的乐趣。果岭的高低起伏也为打球增加了许多不确定因素,更提高了打球的趣味性。最后,球洞的一些英雄式、绕路式设计等设计方式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趣味性。

2.4. 具体球洞分析

除了球场整体的可打性,具体球洞的可打性也很重要。

首先是尼克劳斯球场的第2洞。这个洞是一个4杆洞,蓝Tee到果岭的距离为330码,该洞为左狗腿洞,球道中间有巨大的沙滩,是典型的英雄式设计,奖励敢于冒险的球手。如果对开球距离有信心,球手可以朝球道左侧或中间开过沙滩,攻果岭杆会很轻松,同时要冒进水的风险。如果击球距离近的话,可以考虑向左打150码或者偏右打190码到沙滩边缘,第二杆以较远距离攻果岭(见图1)。

尼克劳斯球场的17号洞也具有很强的可打性。17号洞是一个3杆洞,而且距离比较短,蓝Tee到果岭的距离仅有137码,与众不同的是这一洞的果岭为岛型果岭,三面环水,极其考验球手击球准确性,更有意思的是果岭前方有两个露出水面的小丘,更增强了打球趣味性(见图2)。

Figure 1. No. 2 hole’s fairway

图1. 2号洞球道

Figure 2. No. 17 hole’s fairway

图2. 17号洞球道

3. 可观赏性分析

3.1. 整体设计观赏性

尼克劳斯球场建在长城脚下,紧邻燕山,球手在打球时可以看到远处连绵的山脉,球场内人工湖泊众多,形成了湖光山色的秀丽风景,球手打球时可以将美景尽收眼底。整个球场具有很高的可观赏性,原因在于公园式的设计风格给人一种悠然自得的感觉。球场在设计上尽可能的保留了自然原有风貌,增强了人造景观与自然景观的和谐感。软质景观如水、植被等与硬质景观如会所、沙坑、堤岸等在设计和位置选择上按照美学中点线面的使用方式和谐地融合在一起,进一步提高了球场的可观赏性。同时球场中的各个景观不是孤立的,相互间都具有一定联系,这种联系一种是有形的联系,如道路、水系、小桥、景观廊道等交通上的相通。一种是无形的联系,如景观上相互呼应、相互对比、相互对称等,在空间上构成了艺术效果 [2] (见图3)。

3.2. 植被观赏性

3.2.1. 主要植被观赏性

尼克劳斯球场果岭使用的草种为本特草,颜色为嫩绿色,坪面密度高、质地细腻、耐低修剪、品质佳。球道以早熟禾为主混播,颜色为浅绿,质地较好。球场边界种植松树,松树的颜色为墨绿,耐粗放管理,在冬天也能常青。尼克劳斯球场主要的植被颜色为嫩绿,给人一种舒适的感觉,同时森林的墨绿色点缀其中与草坪和其他景观相辅相成,使美感达到最大化。色泽的反差以及公园式的设计,使球场更具特色。高度较低的草坪整体也能与球场略带起伏的地形地貌相结合,使景观整体更和谐。

3.2.2. 次要植被观赏性

尼克劳斯球场除了草坪,森林这些主要植被外,在其他区域种植的次要景观植被仍然有很强的可观赏性。次要植被主要分布在休息亭区域,策略目标区域,堤岸缓冲区等区域。尼克劳斯球场在休息亭区域主要种植玉兰和海棠两种小型花卉,这两种花颜色以白色和紫色为主,为客人休息时提供美感和愉悦感的同时也能点缀球场。

策略目标区主要目的是为球手打球提供指示目标,在狗腿洞的拐点,以及指示性沙坑的附近都种有较高的红褐色灌木,可以起到提示的作用。

堤岸缓冲区的植被主要以芦苇和灌木为主,以增加水体多样性和景观整体的层次感、立体感(见图4)。

3.3. 其他景观观赏性

3.3.1. 沙坑观赏性

尼克劳斯球场的沙坑也是球场上的重要景观,所有的87个沙坑除了为打球添加挑战之外,也为球场草坪优美的景观赋予鲜明的对比色和变化的特征。白色的沙坑星星点点的点缀在球场上,提升了整体景观的立体感,增加了景观种类,使景观富有变化,白色的沙坑和绿色的草坪结合,给球手一种柔和感和轻松感(见图5)。

Figure 3. The far scene of the course

图3. 球场远景

Figure 4. The buffering zone of bund

图4. 堤岸缓冲区

Figure 5. Bunkers

图5. 沙坑

3.3.2. 会所观赏性

尼克劳斯球场的会所采用欧式风格,设计成欧洲中世纪的古典风格,并用白色粉刷外表,体现出奢华与高贵,也是球场景观的重要组成。

3.3.3. 水障碍观赏性

水障碍是球场上最重要的景观之一,尼克劳斯球场的水障碍全部为侧面水障碍,以人工湖的形式存在。清澈的水面和远处的山组成了湖光山色,将蓝色和绿色结合,给人一种平静舒适的感觉,增强观赏性的同时也使球场富有生机。

4. 可维护性分析

高尔夫球场只有维护的到位,才能发挥其应有的景观价值和使用价值。

4.1. 植被可维护性

果岭是高尔夫球进洞的区域,需要高质量的草坪,除了适应性、观赏性的要求外,草坪还要具有耐低修剪、叶片质地细致、均匀平坦、柔韧度高等特点。尼克劳斯球场果岭选用的草种本特草属于冷季型草坪,很适合北方气候条件,生长特性符合果岭的基本要求。果岭下方修建有完备的排水系统,在雨季岭不会被淹。但本特草抗病虫害性差,需要精细管理,会加大球场的维护成本和难度 [3] 。

尼克劳斯球场球道选用早熟禾与其他草种混播,一定程度上提升了球道草坪的抗性与耐粗放管理程度。早熟禾耐低修剪、耐践踏,具有较高的恢复能力,同时作为冷季型草坪草,能够适应北方的气候,也提高了球场的可维护性。

球场在高草区种植的是松树。松树可以在贫瘠的土地上生长,极耐粗放管理,提高了球场的可维护性。

4.2. 障碍区可维护性

障碍区的维护成本在球场维护总支出中占了很大比例,所以一个球场障碍区的维护水平决定了球场整体的质量。

4.2.1. 沙坑

草坪管理界有一句谚语,Bunkers are dollars,体现了沙坑维护的高成本。尼克劳斯球场拥有87个造型各异的沙坑,形状奇特沙坑的维护机械无法进入,只能通过人工维护,增加了球场的维护难度与成本,降低了球球场可维护性。

4.2.2. 水障碍

尼克劳斯球场的水域以湖作为主体,每一个小型湖泊都与溪流相连,形成了活水系统,减少了淤泥的积累和废弃物的产生。初期修建时在人工湖底安装了专门的水泵以及排污管,保证了水域的洁净。

5. 结论

本文以北京华彬高尔夫俱乐部中的尼克劳斯球场为案例,从多方面分析了它的设计特点,并运用3P原则客观的分析了球场设计的优点与缺点。

总而言之,尼克劳斯球场是一个高质量,特点鲜明的球场,具有较高的可打性、可观赏性与可维护性,是高尔夫球场中的典范。

文章引用:
贾忱. 北京华彬尼克劳斯球场景观设计评价[J]. 体育科学进展, 2018, 6(3): 101-107. https://doi.org/10.12677/APS.2018.63018

参考文献

[1] 王欣国, 田嘉瑞, 刘照辉. 高尔夫球场景观评价[J]. 草业科学, 2013, 30(10): 1540-1546.
[2] 薛万青. 浅谈高尔夫球场景观规划[J]. 现代园艺, 2011(9).
[3] 吴克祥, 袁铁坚. 高尔夫球会管理[M]. 天津: 天津南开大学出版社, 2009: 88-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