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  >> Vol. 7 No. 5 (October 2018)

    关于我国地区及城乡与消费支出结构的有关分析
    Relevant Analysis on the Structure ofConsumption Expenditure in China’s Regions, Urban and Rural Areas

  • 全文下载: PDF(1026KB) HTML   XML   PP.521-532   DOI: 10.12677/SA.2018.75061  
  • 下载量: 187  浏览量: 315   科研立项经费支持

作者:  

刘 昱:北方工业大学理学院,北京

关键词:
可支配收入消费支出结构对应分析典型相关分析Disposable Income Structure of Consumer Spending Correspondence Analysis Canonical Correlation Analysis

摘要:

随着我国经济快速发展,居民的生活也在不断发生变化,具体表现在居民的消费结构上。为了更深入了解目前我国经济运营状态,研究各地区居民消费支出的结构成为必不可少的环节。本篇论文主要研究地区与消费结构支出、可支配收入与消费结构之间的关系,具体先运用R语言程序对各地区的人均消费支出结构进行对应分析,探究地区间消费结构支出差异及特点。其次结合R语言与SAS程序,分别对我国的城镇与农村可支配收入与消费支出结构进行典型相关分析,来探究我国城乡消费支出结构的差异,并提出有利建议减小差距。

With the rapid development of China’s economy, the life of residents is also changing, which is reflected in their consumption structure. In order to better understand the current state of China’s economic operation, it is an indispensable link to study the structure of consumer expenditure in various regions. This paper mainly studies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regions and consumption structure expenditure, disposable income and consumption structure. Specifically, R language program was used to analyze the structure of per capita consumption expenditure in different regions. Next using R language and SAS programs, it made a canonical correlation analysis of urban and rural disposable income and consumption expenditure structure to explore the differences of the consumption expenditure structure between urban and rural areas in our country, and put forward the beneficial suggestion to reduce the difference.

1. 绪论

虽然我国目前处于经济稳定增长的状态,但是各地区差异、农村城镇差异问题依旧存在并且难以克服。地区间的差异问题也使得我国的经济结构失衡、经济发展延缓,从而阻碍经济增长。制约了我国经济增长脚步的因素无疑还有城乡差异过大。现如今,缩小各地区差异以及减小城乡贫富差距成为国家应当应对的主要问题之一。

参考国内外文献,不少学者对我国消费结构都有所研究。从居民消费结构方面看,2002年以来,居住、交通为主的消费结构升级活动成为消费增长的主导力量(张立群,2012)。刘建国(1999)认为,导致我国农村居民消费倾向偏低的原因有:农村居民收入不稳定、居民社会保障制度不足以流动性约束 [1] 。可见,我国现阶段经济发展依旧存在不少问题等待我们深入探究。

本篇文章主要通过搜索2014年有关各地区在消费结构上的支出数据,以及可支配收入在消费结构上的支出数据来研究消费结构支出的相应问题,首先因为消费规模的扩大和消费结构的升级是经济增长的源动力。其次,研究消费结构,能合理地引导消费,从而促进消费结构更加合理化。最后,对比城镇、农村的收入以及消费结构的不同,总结特点及规律,提出相应的意见。

2. 我国各地区与消费支出结构对应分析

2.1. 对应分析部分 [2]

我们首先选取了2014年中国31座城市的人均消费支出指标,用各个地区与各个消费支出指标进行对应分析,目的是想研究各地区的居民消费支出主要集中在哪些方面。数据具体情况如表1

为了方便区分各地区情况,我先将数据按照东部、中部、西部、东北部地区进行分类标记,随后进行对应分析。首先对数据进行处理,考察数据是否适用于对应分析,因此进行 χ 2 检验,结果如表2显示。

χ 2 值等于4792.5,p值远小于0.05,所以拒绝原假设,认为选取的地区因素与消费结构支出方向不独立,即两种因素之间有密切联系,可进一步进行对应分析。对应分析结果如图1所示。

Table 1. 31 consumption structure expenditure table

表1. 31个地区消费结构支出表

上表数据来源于《2015—中国统计年鉴》。

Table 2. Results of χ 2 test

表2. χ 2 检验结果

Figure 1. 31 area and consumption structure correspondence analysis chart

图1. 31个地区与消费结构对应分析图

通过图1所示,在2014年,31个城市与消费支出的对应分析图,可以进行如下分类:

第一类:在住房方面的支出主要来源于家住在北京、上海的居民。

第二类:广东、福建、海南等东部城市的居民在食品、烟酒方面的支出是消费支出的主要来源。

第三类:例如吉林、黑龙江等城市,消费方向更倾向于服装、医疗保健方面。

第四类:大多数城市消费支出主要用于教育文化娱乐、交通通信和生活用品及服务方面。可见,我国居民消费支出方向更注重于教育文化、交通以及生活服务等领域。

2.2. 结论部分

不难理解,对于一线城市来讲,如北京、上海等城市是人流聚集的密集人口型发达城市,在这些地区,若要保证人们的正常生活,无论租房买房都是必不可少的开销,因此住房的消费集中在北京、上海是合理的。

福建、海南等地区生活在那里的居民更偏向于食品烟酒的消费支出,原因首先在于生活在那里的居民在食品上的消费占主要地位,还是以为是基本生活为主,其次得天独厚的地形和气候,造就的景点还有美食都是吸引人们过去消费的关键。

处于东北地区的居民在保障日常生活的前提下,更愿意注重医疗保健,来减少生病等突发情况,并且,那边的居民消费支出愿意在服装上,可见东北部的居民追求更高的生活标准。

人才是国家快速发展,实现科技创新的关键,各地区人民注重人才培养,是国家进步的重要环节。随着日渐加速的快节奏生活,人们在出行方面也越来越有所追求,为了能跟上这种节奏,滴滴出行、快车、摩拜等交通出行方式也进入了人们的生活,方便各地区居民进行出行选择,便捷他们的生活。同样,在日益增长的经济体制下,人民追求更高的生活质量,便会在支出中倾向于娱乐、服务等行业。这也是我国产业体系就业人口从一、二产业逐渐向三产业合理并快速转型的主要原因也是大势所趋。

3. 我国四大地区与消费支出结构的对应分析

3.1. 对应分析部分

为了对应分析结果更加明显直观,我分为四个地区做进一步对应分析,探究四个地区的消费结构支出情况。具体数据如下:

表3是将31所城市按规定划分为四大地区,包括:东部、中部、西部、东北部以及西部地区。随后进行对应分析,结果如下。

图2针对的是2014年这一年的具体情况,通过图2所示,我们能清楚的看到如下分类:居住、其他用品及服务主要来源于东部地区的消费支出,对于西部而言,大部分的支出来源于食品烟酒及生活用品方面;东北地区注重于医疗保健上的消费支出;最后,中部地区消费支出主要集中于交通、教育文化娱乐及衣着方向。

3.2. 结论部分

目前按照国家发展情况以及结合文献情况,总体来讲,我国东部更加发达,但近些年来,中、西部地区和东北地区的发展速度也增快起来,甚至有出现超过东部地区的情况,国家也出台相应政策,逐步加大对中西部地区发展的大力支持,使得四大地区之间差异扩大的趋势逐渐减小。

Table 3. Consumption structure expenditure in four major regions

表3. 四大地区的消费结构支出情况

Figure 2. Correspondence analysis chart of four regions and consumption structure

图2. 四大地区与消费结构对应分析图

若要使得经济快速发展,首要一点就是抓住文化教育支出,生活在中部地区的家庭更愿意让孩子受到更好的教育,拥有高学历去往更发达的城市创造更多的就业发展机会。中部地区同样投入大量的支出用于交通通讯方面,使得地区通信交流更加频繁流畅,从而促进地区的各项发展;对于西部地区而言,消费支出还是主要在于生活用品及食品支出,来维持更基本的家庭生活状态。居住在东部地区的居民愿意去大量支出在住房方面,近十年随着房价不断上涨,东部地区的居民不断加大对住房的投资,拥有住房已经不断成为年轻人追求的目标。东北部居民消费支出集中在医疗保健上,居民愿意花费更多金钱去追求更健康的生活,注重医疗的保障也是发达城市居民日常关注消费的焦点。

4. 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与消费结构的典型相关分析

4.1. 典型相关分析部分

进行典型相关分析时,本文将城镇、农村数据分别分开研究,进行对比,从而分析差异,解释问题原因。

表4可知,工资性收入与财产净收入之间存在高度相关关系,工资性收入与转移净收入之间存在中度相关关系,在收入组的其他指标之间相关关系均不大;

表5可以看出工资性收入分别与食品烟酒、住房、交通通讯、文化教育以及其他用品及服务呈现高度相关关系;经营净收入只与交通通讯呈现低度相关,而与其他消费支出几乎不相关;财产净收入指标除了与衣着和医疗保健无高度相关关系外,与其余指标均呈现高度相关;转移净收入只与医疗保健有高度相关关系,与其他指标均中度相关。

表6中显示各项指标均呈现正相关,并且大部分指标相关关系集中在0.6附近,属于中度相关。

图3我们可以看出,第一对典型相关系数 ρ 1 = 0.99289 ,标准误为0.002587。第二对典型相关系数 ρ 2 = 0.885131 ,标准误为0.039535,第三对典型相关系数 ρ 3 = 0.664997 ,标准误为0.101836。从4组典型方程特征值来看,累计贡献率为99.3%。从典型方程的显著性检验P值来看,在0.05显著性水平上,第一、二、三组典型方程显著。

Table 4. Correlations among the income group

表4. 收入组之间的关系

Table 5. Correlation between income group and consumption structure expenditure group

表5. 收入组与消费结构支出组之间的关系

Table 6. Correlations among the consumption structure expenditure group

表6. 消费结构支出组之间的关系

Figure 3. Significance test of canonical correlation analysis in cities and towns

图3. 城镇典型相关分析显著性检验

以前两组典型相关为例,如散点图图4所示, U 1 V 1 U 2 V 2 具有很强的线性关系,所以认为 U 1 V 1 U 2 V 2 U 3 V 3 之间具有高度相关关系,认为能够用可支配收入具体指标解释消费支出结构问题。因此选取前三对典型变量进行分析。

得到收入组的载荷矩阵:

[,1] [,2] [,3] [,4]

工资性收入 0.10616571 0.060449590.21690198 0.30227132

经营净收入 0.00425469 −0.03254398 0.16039792 −0.09321979

财产净收入 0.06819492−0.20662300 −0.27874769 −0.27240571

转移净收入 0.02254345 0.22435161 0.08906621 −0.04656063

Figure 4. Scatter diagram of variables

图4. 变量散点图

消费支出结构组载荷矩阵:

[,1] [,2] [,3] [,4]

食品烟酒 −0.011890987 0.08086345 0.13090008 −0.03391777

衣着 0.002120268 0.05663192 0.07792958 −0.04113192

居住 0.153697099 −0.01557558 −0.35401080−0.10214846

生活用品及服务0.022450837 −0.04048317 −0.05019458 −0.03364135

交通通信 0.035792618−0.20699157 0.12013831 −0.00529597

教育文化娱乐 0.0102844720.02753423 0.13211165−0.15873063

医疗保健 −0.030751116 0.22206740 0.02451187 −0.04529900

其他用品及服务0.002614506−0.034666610.02872814 0.39228268

通过收入组与消费结构支出组的载荷矩阵,可以得出典型相关模型为:

第一组模型:

U 1 = 0.10616571 X 1 + 0.00425469 X 2 + 0.06819492 X 3 + 0.02254345 X 4

V 1 = 0.011890987 Y 1 + 0.002120268 Y 2 + 0.153697099 Y 3 + 0.022450837 Y 4 + 0.035792618 Y 5 + 0.010284472 Y 6 0.030751116 Y 7 + 0.002614506 Y 8

第二组模型:

U 2 = 0.06044959 X 1 0.03254398 X 2 0.20662300 X 3 + 0.22435161 X 4

V 2 = 0.08086345 Y 1 + 0.05663192 Y 2 0.01557558 Y 3 0.04048317 Y 4 0.20699157 Y 5 + 0.02753423 Y 6 + 0.22206740 Y 7 0.03466661 Y 8

第三组模型:

U 3 = 0.21690198 X 1 + 0.16039792 X 2 0.27874769 X 3 + 0.08906621 X 4

V 3 = 0.13090008 Y 1 + 0.07792958 Y 2 0.35401080 Y 3 0.05019458 Y 4 + 0.12013831 Y 5 + 0.13211165 Y 6 + 0.02451187 Y 7 + 0.02872814 Y 8

在第一组模型中, U 1 为可支配收入指标的线性组合,其中 X 1 (工资性收入)相对其他指标有较大的载荷,说明工资性收入在可支配收入组中占主导地位。 V 1 为消费结构支出指标的线性组合,其中 Y 3 (居住)在指标中拥有较大的载荷,说明在居住的消费在消费结构支出中占据主导地位。

第二组模型中,在 U 2 可支配收入指标线性组合中, X 3 (财产净收入)和 X 4 (转移净收入)具有较大的载荷,说明在这组模型中,这两项指标占主导地位。而这两项指标与 V 2 有关消费结构收入的线性组合中较大的载荷指标 Y 5 (交通通信)和 Y 7 (医疗保健)有比较强的相关关系。

对于第三组模型来讲,在可支配收入组合 U 3 中, X 1 (工资性收入)、 X 2 (经营净收入)、 X 3 (财产净收入)相对拥有较大载荷,在消费结构支出组合 V 3 中,显示拥有较大载荷的有 Y 1 (食品烟酒)、 Y 3 (居住)、 Y 5 (交通通信)、 Y 6 (教育文化娱乐)。

4.2. 结论部分

第一组模型向我们传达的信息是,城镇居民的家庭成员以从事主要职业赚取的工资主要用于解决住房这一大问题,这种反馈是合理的,城镇居民的住房压力相对较大,在住房上面的开销是这种压力的主要来源,他们生活在城市中主要收入来源与工作上班赚取的劳务报酬,所以从这部分收入中用于解决住房问题是可以理解的。

解释:第二组模型中,家庭资产所带来的收益与通过得到政府补偿所获得的收入对消费支出结构中交通通信和医疗保健贡献很大。首先由于现阶段国家利好的医药补贴,促进家庭加大对于医疗方面的投资并获得分红。其次,政府推出相应的政策报销医疗费用,并且医保卡等利好政策也使得城镇居民在医疗保健上得到相应便利。同时,单位对个人会有路费补偿或者通信补偿,来促进对交通、医保方面的支出。

对于第三组模型的理解,我认为,与以上两组模型不同之处就是经营净收入指标与食品烟酒与教育文化娱乐有密切关系。对此,我的理解是首先,对于拥有私营企业或者能依靠自己生产经营获得收入的家庭,愿意用这方面的收入去维持基本的饮食、教育及娱乐方面的日常基本支出。其次,对于这组方程,代表可支配收入的四项指标中有三项指标均有相对较大的载荷,也就是强调了出去政府转移净收入之后的收入指标,主要用于了饮食、住房、交通通信、文化教育娱乐方面的支出,也就是说,对于我国城镇来讲,这些方面的支出是家庭的主要生活的消费支出。

5. 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与消费结构的典型相关分析

5.1. 典型相关分析部分 [3]

图5中我们可以看出,第一对典型相关系数 ρ 1 = 0.971639 ,标准误为0.010209。从4组典型方程特征值来看,累计贡献率为98.2%。从典型方程的显著性检验P值来看,在0.05显著性水平上,只有第一组典型方程显著,也就是说 U 1 V 1 之间具有高度相关关系。

对于描绘的散点图图6,变量具有很强的正相关关系,所以认为能够用可支配收入具体指标解释消费支出结构问题。因此选取第一对典型变量进行分析。

得到收入组载荷矩阵:

[,1] [,2] [,3] [,4]

工资性收入 0.14345426 −0.091054441 −0.22247229 −0.26481878

经营净收入 0.02992152−0.001678513 0.09000828 −0.20548248

财产净收入 0.045276550.158110523 0.19390122 0.24400695

转移净收入 0.02074174−0.1431624900.154992160.01230387

得到消费结构载荷矩阵:

[,1] [,2] [,3] [,4] [,5]

食品烟酒 0.027959833−0.110638850.24955722 −0.05012014 0.03754667

衣着 0.0028167960.17282818 0.07505899 0.070312640.30609004

居住 0.124785324 0.05087763 −0.40874284−0.06577772 0.11169151

生活用品及服务 −0.016926069−0.14907946 0.13559943 0.22768641−0.06207976

交通通信 0.040482011 0.17956143 −0.04730161−0.02309747 −0.41090835

教育文化娱乐 −0.021746062 0.04725699 0.09781192 −0.16481853 0.07894417

医疗保健 0.011092050 −0.11945504 0.13386504 0.07863156−0.02282268

其他用品及服务0.019115109 −0.07458981−0.11012430−0.10662556 0.01192767

Figure 5. Significance test of canonical correlation analysis in rural areas

图5. 农村典型相关分析显著性检验

Figure 6. Scatter diagram of variables

图6. 变量散点图

通过收入组与消费结构支出组的载荷矩阵,可以得出典型相关模型为:

第一组模型:

U 1 = 0.14345426 X 1 + 0.02992152 X 2 + 0.04527655 X 3 + 0.02074174 X 4

V 1 = 0.027959833 Y 1 + 0.002816796 Y 2 + 0.124785324 Y 3 0.016926069 Y 4 + 0.040482011 Y 5 0.021746062 Y 6 + 0.011092050 Y 7 + 0.019115109 Y 8

在农村可支配收入与消费结构支出的典型相关分析中,可支配收入组 X 1 (工资性收入)载荷较大,在收入中占有最主导地位;消费结构支出组中 Y 3 (居住)拥有较大载荷,也就是说在消费结构支出中对于住房的消费是最主要的支出方面。

5.2. 结论部分

在我国农村地区,居民将自己日常劳动所得的报酬收入大部分支出在购房、租房、盖房上面。在相对于其他消费支出方向,载荷结果并不太大,也就是说我国农村用于工资性收入进行支出的方向相对单一,住房消费成为他们生活消费的主要方面,还未有其他方向主要消费的计划。

6. 结论及建议

目前,通过分析四大地区的消费结构可知,我国在2014年仍存在较大差异。随着我国社会主义建设以及全面小康社会不断建设,居民生活水平也随之发生很大变化。各地区基本消费支出的内部构成也反映其消费水平高低。我国西部地区的发展也是相当迅速的,居民的主要消费除了还在日常的饮食之外,对生活中的设备完善等服务有了更高的支出,由此可以反映西部地区人民生活在这一年中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其次对于中部地区,地区消费主要用于教育、娱乐、交通及衣着方面,中部地区的发展正日益丰富消费结构,居民的物质生活和精神追求不断提高,对消费领域也不断扩充,家庭的目光转向多样消费,其中包括了对文化消费的追求。这些转变也预示着发展的利好趋势。只有通过改变来缩小东西部差异,实现共同发展。

若要缩小地区差距,就要改变部分消费结构支出,依照目前的形式继续发展,尽可能向经济发达地区消费结构靠拢。

首先加大教育经费支出。由于教育体制改革,教育成本不断增多,人们负担教育经费逐年递增,但是通过趋势,也反映出正在发展地区对教育重视程度也逐渐增加。

其次,应当丰富生活用品及服务,完善目前生活的家庭设备,使得生活所需更方便更全面。

第三,各个地区都应加大医疗保健的支出,发达地区少不了医疗保健维持居民的健康生活,在中、西部地区更应加大对于医疗保健的完善,例如:实现各大医院医疗器材设备的更新、以及增加医护人员的专业程度,增加居民日常健康身体检查等。

对于农村、城市居民的可支配收入与消费结构的典型分析,我们来分析我国城镇与农村差异。目前,我国农村地区收入来源比较单一,不比城镇地区收入来源多样。农村地区主要可支配来源是工资性收入,他们依靠劳动收入来维持日常生活。收入消费重点依然只是住宿问题,其他生活消费依旧不足 [4] 。对此,我可以提出如下意见:

首先,政府可以加大对于农村的转移净收入,政府可以加大对农村居民的日常生活补给、医疗补贴等完善他们医疗保险制度,来让他们的生活更加宽松富裕,支持农村居民消费支出多样化或者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他们的住房压力。

第二点,农村居民应该利用周围丰富的资源,多多赚取经营性收入,他们可以在合法的情况下,有自己的经营产业,改变目前的生活现状。

第三,农村居民应该加大地区通信,促进与外界的交流,使得城镇及农村发展往来,并且农村居民应有财产性收入的经验,运用互联网知识,有自己的存款利息。

基金项目

北京市教委科技计划一般项目(KM201810009013)。

文章引用:
刘昱. 关于我国地区及城乡与消费支出结构的有关分析[J]. 统计学与应用, 2018, 7(5): 521-532. https://doi.org/10.12677/SA.2018.75061

参考文献

[1] 秦海林. 农村消费结构的户间差异与农户收入分配[J]. 财经科学, 2006(11): 90-96.
[2] 何平, 谢介仁. 中国家庭收入-消费关系研究[J]. 经济学动态, 2009(7): 32-35.
[3] 彭海艳. 影响中国农村居民消费结构的多因素实证分析[J]. 财贸研究, 2009, 20(1): 30-35.
[4] 李鹏, 曾光. 我国农村居民消费结构变动的实证分析[J]. 华中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1(6): 5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