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管理  >> Vol. 8 No. 5 (October 2018)

中国企业跨国并购中文化整合研究方法述评
A Review of Research Methods of Cultural Integration in Cross Border Mergers and Acquisitions Initiated by Chinese Enterprises

DOI: 10.12677/MM.2018.85067, PDF, HTML, XML, 下载: 558  浏览: 2,389 

作者: 傅明华, 李九一:南京师范大学商学院,江苏 南京

关键词: 中国企业跨国并购文化整合Chinese Enterprises Cross-Border Mergers & Acquisitions (M & A) Cultural Integration

摘要: 企业跨国并购能否成功,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文化整合的成功,而文化整合的成功实践有赖于科学的文化整合理论的指导。反观现实,有关中国企业跨国并购中文化整合理论研究的现状整体上是不能令人满意的,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研究方法的不当运用。为了提升该研究领域的研究水平,以便推动理论进步,科学指导实践。本文拟对近年来国内外关于中国企业跨国并购文化整合研究所运用的研究方法进行述评,分析各主要研究方法的适用条件和局限性,并基于前期的研究成果,探讨未来研究方法应用的可能方向和趋势。
Abstract: Successful cross border mergers and acquisitions depends heavily on the successful implementa-tion of cultural integration, and the successful implementation of cultural integration depends on the understanding and practise of scientific cultural integration theories. Given the importance of cultural integration, however, current studies on this field have not yielded satisfactory findings and results. One of the reasons for this situation is the improper use of research methods. In order to contribute more insights and inspirations to this important field, this paper intends to review the research methods applied in the domestic and international research on the cross-border M&A culture integration of Chinese enterprises, analyze the applicable conditions and limitations of each major research method, and explore the possible directions of future research methods based on the previous research results and trends.

文章引用: 傅明华, 李九一. 中国企业跨国并购中文化整合研究方法述评[J]. 现代管理, 2018, 8(5): 508-515. https://doi.org/10.12677/MM.2018.85067

1. 引言

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中国企业的跨国并购呈现出快速增长的势头。一些企业通过跨国并购走出国门,获得了更大发展空间,在经营规模、企业技术水平和经营管理水平上都有了较大提升。然而,根据已有的研究数据,我们看到也有相当部分的企业完成并购后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由于“投后管理”不善,相当多的企业陷入了“70/70”陷阱1。进一步说,很大比例的并购不成功,不是源于整合中技术、管理制度等“硬性因素”的设计或配置不当,更多是由于作为“软性因素”的文化整合失效造成的2。由此看来,企业并购中的文化整合是企业并购成功的关键,尤其是对于并购经验不足,且大多并购处于“经济顺境,文化逆境”情境的中国企业,就更是如此。在全世界的跨国并购整合中,中国企业的并购失败率是最高的。因此,如何提高中国企业跨国并购中文化整合的成功率成为国内外研究者关注的重点领域。而这一方向的研究进展和水平提升,对于推动企业并购的理论研究和科学指导并购实践具有重要价值。并购实施,科学的理论指导很重要,而理论进步的取得,科学的研究方法是关键。基于以上认识,本文拟对中国企业跨国并购中文化整合研究的研究方法进行综述评析,探讨各主要研究方法的特点、适用范围和局限,以便为今后该研究方向上研究方法的选择和运用提供参考和建议。

2. 研究该问题需要澄清的一个观念

中国企业跨国并购的快速增长,与经济全球化理论的确立和建立在其基础上的全球自由贸易协定及各国监管体制的竞争性开放密不可分。应该说,各参与方都是经济全球化的受益者。然而,客观来看,这种受益程度在时间、空间和受益群体的分布上是不均衡的。面对一些新兴市场经济国家的快速发展和竞争力的日益提升,原有国际经济利益格局下,一部分传统大国开始感受到竞争的压力和利益重新分配的挑战。近年来,逆全球化的思潮泛起,贸易保护有强化之势。在这种情况下,人们便产生了经济全球化倒退,研究企业跨国并购无用的悲观情绪。笔者的观点是:如果经济全球化的理论作为市场经济的基本理论逻辑不能被推翻,那么,短期的倒退不代表其长期趋势。经过理论的升华和利益分配格局的调整,未来的经济全球化将会有一个更大的发展,并向全球经济一体化,和构建更紧密的人类命运共同体迈进。与此观点可以相互印证的是,国内如晨哨集团研究部及普华永道的研究都表明,相对于2016年和2017年中国企业海外并购的狂飙突进,2018年可能会恢复常态,国内监管机构相关文件的出台,进一步完善了我国对外投资的管理制度,这是有利于企业海外并购发展,而在外部,由于欧美地区对外资监管的严苛和区别对待,中国企业在原有并购热点地区的活动会受到抑制。而与此同时,中国企业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海外并购则有快速发展,并购数量从2016年的22个增加到2017年的135个,并购交易金额从近20亿美元上升到214亿美元,暴涨10倍,并对以后的并购前景表示乐观。因此,这一研究不是不需要,可能只是研究方向和研究重点关注区域的调整,该方向的研究还是可以而且应该有所作为的。

3. 中国企业跨国并购中文化整合研究方法述评

本研究基于国内学术期刊网维普、万方、CNKI和google学术搜索,以及外文数据库EBSCO,Springer Link,Emerald等,检索2001~2017年有关中国企业跨国并购的文化整合研究的相关文献403篇,其中国内文献396篇,国外文献7篇。研读国内外有关文献,发现研究者们运用了多种研究方法,概其要者,主要有以下一些研究方法:定性研究方法、实证研究方法、案例研究方法、多主体仿真研究方法、基于人类文化学、心理学、社会学等的研究方法。下面针对上述各研究方法做一评析,以为在该领域研究中研究方法的选择和运用提供建议。

3.1. 定性研究方法述评

定性研究这一研究方法,在我国传统学术研究中,一直占据主导位置,只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随着国外学术规范的引入,才逐渐被实证研究范式所替代。然而,由于文化研究的广博性、深刻性和复杂性,在以中国企业跨国并购为背景的文化整合研究中,这一研究方法,仍然在相当比例上被运用。何蓓婷(2017)通过对国内2001~2015年有关该研究方向的153篇文献梳理发现,定性的主观思辨研究方法的论文仍占有相当大的比例,许多研究者从并购中文化整合策略、并购中文化整合模式、并购中关注双重文化差异等角度进行了定性研究 [1] 。中国企业跨国并购近年来的异军突起,也吸引了一些国外研究者的目光,少数西方研究者也开始研究中国企业跨国并购中的文化整合问题,如齐玉莉(2013)等,也针对中国企业跨国并购中易犯的错误、并购中应该注意的问题,以及西方目标企业对中国并购企业政府所占股份较大时的疑虑等得出了一些研究结论并提出一些对策建议,这些研究也多是采用定性的研究方法,同时相较于中国国内的研究,这一方向的国外研究数量也仍然很少 [2] 。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与研究对象的复杂性,研究人员背景的多样性,研究资料和信息的不充分等因素都有很大关系。这种研究由于缺乏充分的调研和数据支撑,其分析和论证逻辑显得较为无力,提出的对策建议也往往来源于特定研究情境的研究结论或局限于个案的管理经验,其对实践有启发性,但很难形成科学理论,用以指导实践,对于该研究方向的知识积累也作用不大。因此,这种研究方法的运用应该恰当和慎重,其在一些具体问题的研究上有一定存在的必要性,但不应成为主要和主流的研究方法,尽管其目前在该研究方向的研究中仍然占据主要位置。

3.2. 实证研究方法述评

当前比较流行的是实证研究方法,这一从西方自然科学研究中发展起来的实验方法,在社会科学研究中也开始大行其道。遵循“提出假设——构建模型——实证检验”的研究范式,研究者们按照这种标准化的生产方式,开始提供形式上更符合科学逻辑,更便于同行交流和学科领域知识积累的科研产品。在关于中国企业跨国并购过程中文化整合的研究中,也有部分研究者开始采用这一方法进行研究。但总的来看,这一方法的研究成果还相对较少。何蓓婷(2017)的研究表明,其所占比重在6%左右。同时,在这为数不多的研究中,一些研究方法应用的规范性也不够,如一些定量研究设计的问卷表在结合中国企业管理情境的设计方面,其科学性还值得商榷,一些研究文章实证验证环节相对简单,与研究结论的契合性不高,一些所谓的实证研究是通过理论分析建模,运用数学函数进行推导得出结论,但是在数据取得过程的规范性、数据的准确性方面也有不足,因此在此基础上所得出的研究结论其科学性是不够的,也很难在本研究领域获得广泛认同,并作为学科的知识积累而留存 [1] 。

应该说,在这一研究领域出现实证研究成果偏少,研究方法运用的规范性不够,研究成果总体水平不高有多方面的原因,除了上面在定性研究局限性方面所分析的原因外,还与在该研究领域定量研究方法引入应用较迟,研究者方法运用不够熟练,国内在该研究领域还缺少权威和全面的信息数据汇总平台,以及该研究现象还未发展成熟,未能充分展示其内在形态和信息也有关系。现在需要讨论的是:既然这一研究方法代表未来的研究方向,这一研究方法的适用范围是什么?如何提高其研究的规范性和水平?便是我们需要进一步思考和讨论的问题。客观来看,由于文化现象的特殊性,决定了对其多层次、多角度、多环节的研究不可能是一种研究方法将其他研究方法完全替代,在文化整合问题的研究中,一些研究因素容易观查,容易测量,一些研究因素的运动在一定时期内具有较高稳定性的方面更适合进行定量的研究。反之,可能更适合定性的质性研究。同时,正如一位研究者所言,研究技术的运用要恰当和节制,如果不以扎实的基础理论为基础,就很难构建精致的理论模型。没有充分准确的数据信息资源作支撑,而过多倚重定量工具,那么,输入的好原料通过定量技术的转换会变成优质的产品,如果输入的是垃圾,其产出也会是垃圾,而不可能是我们所期望的优质产品对于简单的公式,可以直接以文本方式输入;对于复杂的公式,可以考虑使用公式编辑器,或者将公式制作成图片后插入文中。编辑公式的过程中要特别注意减号与连字符的区别,前者较长,后者较短。

3.3. 案例研究方法述评

在中国企业跨国并购中文化整合的研究中,有很多研究者采用了案例研究的研究方法。仔细梳理,在案例研究这一方法体系下,也可分为三个层次:第一层次的案例研究,基本上是以下面的方式呈现的:研究者在某一具体问题的研究中,先阐述自己的观点,然后通过自己选择的案例来加以佐证,或者是选择一个案例加以分析,然后得出自己的结论。应该说由于研究者案例编选难以避免的主观性,加上案例样本有限,其对论题的论证能力是较弱的,从中发掘真相和找出规律也是相当困难的。其理论价值和实践指导意义有限。

第二个层次的案例研究,是收集和编选一批案例,按照一定的理论逻辑或分析框架,对这些案例中所包含的现象信息进行归纳,意图得出一些具有普遍性和规律性的结论。如何志毅,柯银斌(2010) [3] ;沈晓琳,胡忻(2011) [4] ,白少君,卢珊,李雪茹(2013) [5] 等研究者编选多个案例进行归纳研究,并得出了一些有价值的结论。相对于第一层次的研究,这种研究方法有一定的进步。然而,它仍有很大的局限性,比如样本太少。相比较而言,一些国外的案例研究则扎实的多,如Morck & Yeung (1992)对美国企业 在 1978~1988 年间进行的332起跨国并购案件进行的研究 [6] ,Manzon、Sharp & Travlos (1994)则对美国企业在1975~1983年间实施的共计301起跨国并购案例进行分析 [7] ,Kiyotaa K. & Uratac S. (2008)对日本企业于1975-1992年间在美国进行的共计860起并购案例作为研究的数据来源的研究 [8] ,Vermeulen & Barkema (2001)以荷兰企业于1966~1994年间发生的1349起并购案件进行的实证分析研究 [9] ,Loughran & Vijh (1997),针对美国企业1970~1989年间实施的947起并购案的研究等 [10] ,这应该会给我们国内的研究者有所启发和借鉴。同时,国内的案例研究中样本甄别选择的科学性也有待提高,如何在遵循统计学规则的基础上,尽可能扩大样本数量,科学拟定选择标准,合理抽样,是提高这一研究方法成效的必由之路。当然,国外研究的时间跨度较大,如何平抑企业外部环境变化对不同时段企业经营管理绩效的波动性影响也是一个值得讨论的问题。

第三层次的案例研究是规范的案例研究方法,在关于规范案例研究的价值,以及对在企业跨国并购中文化整合中应用的可行性问题,李自杰(2013)有较为深刻的论述。他认为:当问题以“为什么”和“如 何”的形式提出,且现实中几乎不可能控制所有的变量时,案例研究的方法就成为了最佳选择。案例研究是一种关注并理解在单一情况下动态表现的研究策略 [11] 。Yin (2003)强调这是一种实证性的探究,用 以探讨当前现象在实际生活情境下的状况,相对于其他研究方法,案例研究能通过对案例的详实描述与系统理解,对动态互动过程与所处情境的掌握,而获得较为全面的观点。同时,案例研究的结果也需要与现有理论比较来进行泛化,这为部分现实现象提供了理论基础。因此,案例研究已经成为当代社会科学的重要研究形式之一 [12] 。此外,Eisenhardt (1989)也指出,相比于单案例研究,多案例研究能够应用复现 逻辑,通过不同案例间的相互印证或推翻而得到更具普适性和效度的推论,在需要较高的分析能力,并 力求避免个案所产生偶然性关联的前提下,多案例研究设计通常优于单案例研究设计,因而也更适用于 建构理论 [13] 。基于以上观点,国内一些研究者也开始尝试运用这一规范的案例研究方法来对我国企业的 跨国并购中的相关问题进行研究。如李自杰等(2010; 2013; 2014) [11] [14] [15] ;苏敬勤,孙华鹏(2013) [16] ;张党珠(2014) [17] 等所进行的相关研究。应该说,该研究方法较为契合企业并购中文化整合这一研究主题的需要,也与当前我国企业跨国并购的理论研究薄弱,本领域知识积累不够,基础的研究条件不足有很大关系。在今后一个较长的时期内,这一研究方法都应该是值得提倡和推广应用的。

3.4. 动态仿真研究方法述评

一些研究者基于经济学和博弈论等基础理论,采用了仿真方法来研究企业文化整合中多个参与主体的动态互动的决策和行为,以此来验证自己研究的某些假设和结论。如黄义良(2013)通过对国内跨文化并购文化整合文献的梳理,认为许多研究是静态研究,其试图利用计算机编程模拟跨国并购文化整合的动态演化过程,进行多主体仿真 [18] 。李天博,齐二石等(2017)基于企业并购文化整合的演化博弈,进行了动态仿真研究 [19] 。应该说,将动态仿真方法引入到跨国并购企业文化整合的研究中,是具有创新价值的,其得出的一些研究结论也具有一定的对于相关研究假设的验证能力和支撑价值。对此,需要明确的是这一研究方法的使用是需要一定条件的,如建立在已有理论和实践基础上的相关研究假设与管理现实情境的契合程度,以及对未来一些变化因素的预测的准确程度,但恰恰是在这些方面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在此姚洋(2018)的对于经济学是否是科学的观点具有很大的启发性,他认为,在当前经济学的研究中,主流的范式是引入自然科学,尤其是数学的研究方法,这从模型的精致性和逻辑的严密性上是无懈可击的。然而经济学的假设和数学的假设是有很大差别的,数学假设具有机械性和稳定性,而经济学假设则是具有复杂性和多变性 [20] 。因此,以已有的理论和经验去预测未来具有很大的风险和不确定性。联系到比经济学抽象程度更低的管理学就更是如此。概言之,如果动态仿真不能在假设条件上保证科学合理,其研究技术的展开并不必然得出符合实际的科学结论。

3.5. “引入–创新”类型的跨学科研究方法述评

一部分研究者将其他学科的基础理论和原理或具有横断学科特点的基础方法论,引入文化整合的研究,并以此构建文化整合的基本理论框架和逻辑模型(本文将这一类研究方法的运用概括为:“引入–创新”类型的跨学科研究方法)。如加拿大著名跨文化心理学家John W. Berry (1980)基于文化适应理论,将其引入文化整合的研究,构建了文化整合模式,他认为并购企业选择文化整合模式需要考虑两个主要因素:企业并购战略和企业原有文化,并提出并购双方共有四种文化适应模式:一体式、吸收式、分隔式和混沌式,这一研究模式为后来许多研究者所借鉴和发展 [21] 。如程达军(2014),基于风险管理的基本理论,构建了文化整合的动态循环模型 [22] 。郭建鸾,郝帅(2015)基于系统科学的相关理论,结合心理契约和博弈论的相关内容,探讨了文化整合影响因素的整合机制,系统详细探讨了跨国并购目标企业文化整合各影响因素之间的内在作用机制 [23] 。美国学者罗伯特·布鲁诺(Bruner, 2005)通过分析大量实际案例,运用发散性思维分析,构建了文化整合风险的分析框架,也具有一定的启发性 [24] 。谢纪刚,胡联国(2014)运用系统动力理论,来研究企业并购后双方效用冲突的演进,进而预测并购后文化整合的效果,也取得了一定的进展 [25] 。齐善鸿,张党珠,程江(2013)基于博弈论的理论基础,结合跨国并购中国企业特定的文化情境,运用道本文化的思维,区分了文化博弈的维度,划分了并购双方文化博弈的过程,构建了“经济–文化”综合博弈模型,并提出了形成“合金文化”的理念 [26] 。高振明,庄新田(2016)认为:企业员工社会网络与并购企业文化整合过程是协同演化的,并依据群落网络模型构建企业员工社会网络,并建立基于社会网络的文化整合模型,运用基于智能体的仿真建模方法,分析员工社会网络拓扑结构对并购文化整合及并购绩效的影响 [27] 。时勘,林振林(2015)基于不确定性降低理论(URT)和社会认同理论(SIT)提出了“组织文化预览”的观点,并依照Weber和Camerer (2003)经典实验范式,具体实施了组织实验(方法),形成了一些具有启发和新意的研究结论。以上研究方法的运用各具特色,研究者基于相关基础理论原理和和元科学方法论,试图构建关于文化整合的基本理论,探讨文化整合的内在机制,探寻文化整合的策略和技巧 [28] 。应该说,以上的研究都在一定程度上达成了研究目的,但客观来看,其成果往往都是研究者的一家之言,获得该研究领域学者的广泛认同,并作为学界后续研究基础的成果还是非常少。究其原因,这与在这一领域的研究者还没有通过充分的学界研讨,共同认定哪些基本理论和研究方法适合引入,并作为本研究领域的基础理论和方法有关。也与各研究者基于各自的学术研究背景,对研究中所运用理论和工具的主观偏好有关。同时也与对与研究主题和研究方法运用的依据不充分,或论证薄弱有关。总之,进行理论创新的探索,意图是好的,但在所依据的基础理论的选取和研究方法的运用上要考虑学界的普遍认同,所选理论和工具的充分依据,以及理论和工具与研究主题的契合程度。不然的话,成一家之言易,而其在理论研究中的贡献却是极为有限的。

4. 未来企业跨国并购文化整合研究方法运用的可能方向

通过以上对跨国并购文化整合研究中研究者所运用的研究方法的综述,可以感知的是:囿于该研究领域的主客观条件,一些已有研究的研究方法的运用具有存在合理性,但未来在该领域研究中,为了提升研究水平,构建具有解释和指导实践的科学理论,以下几个方面应该成为研究方法上改进和完善的可能方向。

4.1. 要加强运用心理学的研究方法

跨国并购中的文化整合问题,实际上也是并购企业各参与主体和目标企业各参与主体接触、沟通交流、合作与博弈、以及最终妥协和认同的过程,这一过程实际上也是个人和团体的心理活动和在此基础上的决策和行动过程。没有对各参与主体心理动态的洞察和刻画就很难把握各参与对象的思想倾向和行为逻辑。一些学者在对近年来中国企业跨国并购中文化整合研究进行综述时,发现关于并购双方心理因素的研究是少之又少(黄义良,2013)。因此,应该将心理学的理论和方法系统引入企业并购中文化整合的研究,从心理层次系统探讨各参与对象的行为逻辑,以便合理解释整合活动的内在机理,科学指导企业并购中文化整合的实践。目前,运用这一方法的系统深入研究还是非常少的,应该引起足够的重视。

4.2. 要加强运用规范的案例研究方法

由于文化整合研究中研究对象的复杂性和特殊性,企业文化研究大师沙因(Schein)甚至认为文化是无法被量化的,对于其的研究方法可以是现场访谈、现场观察、企业文化评估等。再加上有关中国企业跨国并购的文化整合研究时间短,所建立的数据中心和资料库较为薄弱,有分量的研究成果匮乏,导致的知识积累不够,决定了一些在其他管理学领域运用自如的定量研究方法在文化整合研究中受到限制,而案例研究的方法不失是一种行之有效的,且能有利于这一研究领域知识积累和理论提升的研究方法 [29] 。当然这里所指的案例研究,是我们前面所讨论的规范的案例研究方法。令人感到欣慰的是一些管理学家已经建立了案例研究的基本规范,国内的一些学者也已做出了初步的尝试。应该说在今后一个较长时期内规范的案例研究,可以做为企业并购中文化整合研究的基本方法。

4.3. 一些数理方法的运用要充分考虑前提和假设条件与真实管理情境的契合性

关于企业并购中文化整合的研究,数理研究方法是整个研究方法体系的一种基本工具,这一点毋庸置疑,然而,如前所述,由于文化现象的自身特点,对于数理研究方法的运用要合适和精当,其中尤其要注意研究的假设条件与管理的现实情境有高度的契合性,研究所依据的数据要充分、系统、翔实。唯此这一研究方法的运用才能取得期望的研究结果。

4.4. 一些相关学科重要理论和原理的引入要依据充分论证翔实

在企业并购文化整合的研究中,由于文化现象的广博性、复杂性和深刻性特点,文化整合过程的长期性和困难性,以及研究者的背景差异性,使得研究者在对文化整合具体问题的研究中,采用了各自偏好的研究方法,这其中就包括各种相关学科重要理论原理和横断科学方法的引入,研究者们以此构建相应的研究假说和理论体系,应该说,有些引入是恰当的,也有一些引入未经过仔细的考量和扎实的论证,有标新之效,但能获得学界认同的创新不足。因此,在并购企业文化整合研究中,一方面,作为这一领域的研究者群体,应通过深入的研讨,确定获得广泛认同的理论和原理作为本研究领域的基本研究方法,另一方面,作为单个的研究者,在率先引入一些理论和方法时,要充分考量所引入理论和方法与研究问题的契合性,同时要充分论证所引入理论的合理性和必要性。

5. 结论

总之,对中国企业跨国并购文化整合的研究,应该进入从低水平“数量扩张”到高水平“质量提升”的新阶段,研究水平的提升,有赖于研究方法的先进和科学,一些传统落后的研究方法应予淘汰,而由于企业并购中的文化整合是一个呈现出复杂系统特征的研究领域,在采用科学的研究方法时要针对具体研究问题,选择恰当的研究方法,不要寄希望于一种方法解决所有的问题。新方法的要经过充分研讨或论证,谨慎而节制地加以运用。同时,要加强对企业并购文化整合中中国文化情境的系统研究(者包括国家文化、商业文化和微观的企业文化三个层次),我们对构建具有中国特色的企业跨国并购文化整合理论也应有所期待,这既是理论进步的必然,也是实践发展的迫切需要。

致谢

本文的研究感谢现有文献的理论支撑给予本文的支持。

NOTES

1即世界上70%的并购未能实现预期的并购效果,而70%的失败源于并购后的整合不成功。

2一些研究认为,文化整合失败所导致的并购失败,应该占到整个并购失败案例的70%~80%。

参考文献

[1] 何蓓婷. 跨国并购文化整合研究前沿与展望[J]. 华南理工大学学报: 社会科学版, 2017, 19(5): 60-69.
[2] 查尔斯•甘瑟尔, 艾琳•罗杰斯, 马克•雷诺. 并购中的企业文化整合[M].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2004.
[3] 何志毅. 中国企业跨国并购10大案例[M]. 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 2010.
[4] 沈晓琳, 胡忻. 并购一年后——“2010浙商海外并购十大案例”回顾[J]. 浙商, 2011(22): 48-48.
[5] 白少君, 卢珊, 李雪茹. 中国企业海外并购文化整合典型案例分析[J]. 开发研究, 2013, 165(2): 35-38.
[6] Morck, R. and Yeung, B. (1992) Internalization: An Event Study Test.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33, 41-56.
https://doi.org/10.1016/0022-1996(92)90049-P
[7] Manzon Jr., G.B., Sharp, D.J. and Travlos, N.G. (1994) An Empirical Study of the Consequences of U.S. Tax Rules for International Acquisitions by U.S. Firms. The Journal of Finance, 1893-1904.
[8] Kiyotaa, K. and Uratac, S. (2008) The Role of Multinational Firms in International Trade: The Case of Japan. Japan & the World Economy, 20, 338-352.
https://doi.org/10.1016/j.japwor.2007.03.003
[9] Vermeulen, F. and Barkema, H. (2001) Learning through Ac-quisitions. Academy of Management Journal, 44, 457-476.
[10] Loughran, T. and Vijh, A.M. (2012) Do Long-Term Shareholders Benefit from Corporate Acquisitions? Journal of Finance, 52, 1765-1790.
https://doi.org/10.1111/j.1540-6261.1997.tb02741.x
[11] 李自杰, 李毅, 肖雯娟, 等. 弱管理控制与中国企业的跨国知识转移[J]. 科学学与科学技术管理, 2013(7): 54-64.
[12] Yin, R.K. (2003) Case Study Research: Design and Method. Sage, Thousand Oaks.
[13] Eisenhardt, K.M. (1989) Building Theories from Case Study Research. Academy of Management Review, 14, 532-550.
https://doi.org/10.5465/amr.1989.4308385
[14] 李自杰, 李毅, 曹保林. 金融危机下中国企业海外并购的特征、问题及对策研究——基于对外经济贸易大学跨国 并购数据库中国企业海外并购的实证分析[J]. 经济问题探索, 2010(4): 152-157.
[15] 李自杰, 梁屿汀, 李卓璠. 跨国并购中的知识转移——沈阳机床并购德国希斯的案例研究[J]. 国际商务(对外经 济贸易大学学报), 2014(1): 14-22.
[16] 苏敬勤, 孙华鹏. 中国企业跨国并购的文化整合路径——以联想并购IBM PC为例[J]. 技术经济, 2013, 32(9): 15-21.
[17] 张党珠. 中国企业跨国并购文化整合模式研究[D]. 南开大学, 2014.
[18] 黄义良. 中国企业跨国并购文化整合研究[D]. 浙江大学, 2013.
[19] 李天博, 齐二石, 李青. 企业并购文化整合的演化博弈及动态仿真研究[J]. 软科学, 2017, 31(3): 42-48.
[20] 姚洋. 中国经济成就的政治经济学原因[J]. 经济与管理研究, 2018(1): 3-12.
[21] Berry, J.W. and Goodenough, D.R. (1980) In Memory of Herman A. Witkin (1916-1979). Journal of Cross-Cultural Psychology, No. 1, 125-126.
[22] 程达军. 中国企业海外并购文化风险管理研究述评[J]. 深圳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2014, 13(4): 32-37.
[23] 郭建鸾, 郝帅. 跨国并购目标企业文化整合的影响因素与耦合机制研究[J]. 中央财经大学学报, 2015(1): 106.
[24] Bruner, R.F. (2005) Deals from Hell-M&A Lessons: That Rise above the Ashes. Wiley, New York.
[25] 谢纪刚, 胡联国. 基于动力系统理论的并购后文化整合研究[J]. 管理评论, 2014, 26(5): 161-168.
[26] 齐善鸿, 张党珠, 程江. 跨国并购“经济–文化”综合博弈模型[J]. 管理学报, 2013, 10(11): 1588.
[27] 高振明, 庄新田, 黄玮强. 社会网络视角下的并购企业文化整合研究[J]. 管理评论, 2016, 28(9): 218-227.
[28] 时勘, 林振林. 组织文化预览对企业并购后绩效影响的实验探索[C]//全国心理学学术会议. 2014: 1329, 1330, 1331.
[29] 埃德加H.沙因. 企业文化生存指南: Sense and Nonsense about Culture Change [M]. 机械工业出版社,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