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  >> Vol. 8 No. 6 (December 2018)

    四川省大学生校内项目实践满意度研究
    Research on the Satisfaction of College Students’ Project Practice in Sichuan Province

  • 全文下载: PDF(537KB) HTML   XML   PP.696-702   DOI: 10.12677/MM.2018.86088  
  • 下载量: 107  浏览量: 158   科研立项经费支持

作者:  

张琴,吴迪,秦雪薇,付饶,夏云飞,向征:成都信息工程大学管理学院,四川 成都

关键词:
大学生项目类校内实践满意度College Students Project Category School Practice Satisfaction

摘要:

项目类校内实践是指一系列独特的、复杂的并相互关联的校内实践活动,这些活动有着一个明确的目标或目的,必须在特定的时间、预算、资源限定内,依据规范完成。本文以项目类校内实践为核心进行研究分析,通过问卷调研、实地访谈收集信息数据,对目前校内实践存在的问题进行透析归纳,同时提出修改建议。

Project-type campus practice refers to a series of unique, complex and interrelated campus practice activities, which have a clear goal or purpose and must be completed within a specific time, budget and resource limit according to the norms. This paper takes the project-based campus practice as the core for research and analysis, collects information and data through questionnaire survey and field interviews, analyzes and summarizes the problems existing in the current campus practice, and puts forward suggestions for revision.

1. 问题提出

教育事业的发展关系着国家后备人才的储存。目前,我国高等教育正在逐渐从专业教育人才模式向以学生全面发展为中心的教育模式转变,树立“以学生为中心”的教育理念 [1] 。各类高校纷纷应声而起,不断完善校园实践基地建设,使得校内活动在一定程度上得以发展,学生热情飞涨。但通过文献及实地调查结果发现,目前国内高校举办的校内实践形式多以竞赛类及社团类为主,内容多以创新创业为主。国内外真正立足于项目类校内实践所提出的关于满意度的研究观点与方法极为少数。

本次调研将立足于川内高校大学生对于项目类校内实践的满意度,根据研究的实际情况透析目前项目类校内实践的潜在问题,并提出相应建议,以此促进项目类校内实践的相对发展。

2. 问卷内容与样本选取

2.1. 问卷内容编制

问卷内容来源于两方面,一是来自各大文献的理论维度,包括被试者自身情况和校内实践现实情况;二是实地调研的现实维度,根据高校学生回答所涉及内容进行分层整合作为问卷内容的维度补充。

问卷终稿涵盖被试者基本情况、实践现状与满意程度三大方面。

基本情况包括性别、学校类别、专业类别、年级、家庭所在地等八个选项,利于对不同条件的变量做出针对性分析。实践现状方面,被试者作为校内实践的亲身参与者回答了关于参与项目、参与目的、活动潜在问题及改善措施等不同模块的六个问题,为满意度的调查数据提供了参考价值。基本情况与实践现状都是满意度调查的基础内容,结合两者才能辩证联系地分析满意度。关于满意程度的具体维度,如表3所示。

2.2. 样本选取

通过川内各大高校的办学层次、学校类型以及学校男女比例的综合对比,选择就读于电子科技大学、西南财经大学、成都理工大学、西南民族大学、四川师范大学、成都信息工程大学、西华大学、四川国际标榜职业学院八所高校的大一至大四全日制在校学生作为调查对象进行线上与线下相结合的方式进行问卷调查。在数据整理上,将已被选选项设置为1,未被选选项设置为0,加强数据可观性。

本次调研共发出问卷870份,收回847份,回收率达97.4%,其中,有效问卷为805份,有效率为95.0%。

3. 研究方法

此次课题研究采用了文献分析法、问卷调查法与实地调研法相结合的研究方法。

研究伊始为遵循社会科学研究的方法规范,首先采取文献分析法在中国知网等网站搜寻相关词条,浏览大量文献,作为开放性问卷初稿的理论依据。后去往各大高校进行问卷发放及实地调研,通过与被试者的深入访谈形成数据资料,整理分析后设计形成封闭性问卷进行二次发放。回收数据根据专家的分析结论再次修改打磨,通过软件技术确定信效度达标,制成问卷终稿发放调研。

4. 川内大学生项目类校内实践满意度分析

4.1. 问卷信效度分析

采用SPSS中Alpha信度系数法检测与因子分析法进行问卷信效度检测。在涉及问卷满意度的21项单项中,量标系数完全达标(a = 0.992)。如表1所示。效度方面,通过因子分析法发现问卷原始数据KMO值为0.977,旋转平方和载入中的累计方差为67.595%,确定数据可用。在满意度部分的旋转成分矩阵中,数据均大于0.800,证明问卷效度达标。

Table 1. Reliability statistics

表1. 可靠性统计量

4.2. 满意度分析

此次调研采取Likert量表法,将满意度分为非常满意、比较满意、一般满意、不太满意和很不满意五个维度。如表2所示。

Table 2. Comprehensive satisfaction ratio analysis

表2. 综合满意度占比示例图

根据结果显示,综合满意度由高到低的人数占比大致为8:32:18:3:1。人数峰度集中在比较满意与一般满意之间,人数分布呈放射状,由中间向两端减低。在参与调查的805名同学中,总体呈满意态度的有467人,占比58%,人数过半,说明同学们不论从硬件设施还是软件设施上,对于就读学校总体呈认可态度。

在涉及到具体方面的满意度选项上,笔者根据实际调研的获取情况共分为了21个选项,6个维度,囊括了学校、学院、老师、运行机制、团队成员、自我评价等方面,在满意程度中共分为了5个维度,从1~5的满意程度不断降低。具体数据由表3显示。

Table 3. Project-type campus practice satisfaction dimension statistics

表3. 关于项目类校内实践满意度维度统计量

通过调查结果,均值和峰度的绝对值、标准差均呈正比存在。标准差处于1.2~1.5之间,说明在数据在离散程度上总体幅度较为缓和,数据可信度较高。

在所有选项中,透过整体数据可以看出,所有子维度的均值均处于“非常满意”与“比较满意”之间,说明同学们对于校内实践的总体评价是较为积极的。被调查者最为满意的具体方面表现在于“自我”维度上,即“参与实践的积极性”与“综合能力提升”两项。此两项总和均值最低,满意度最高,不少被试者也表明适量参与项目类校内实践对于自身领导力、执行力与表达力等方面有显著提升,从而有效地增强同学们的实践积极性。

不足方面,被调查者最不满意的方面在“学院”、“项目管理机制”两个维度上,两者的总和均值分别为1.5525和1.5567。在项目类校内实践的参与者认为对于学院,校内活动在“项目发展均衡程度”上失衡、在“资金投入数量”欠缺、在“奖励机制”欠妥。对于“项目管理机制”,主要表现为“项目奖惩政策”以及“管理体系”不够完善,“资金运行状况”上没有实现透明化,申请流程繁琐。

4.3. 缺点透析

4.3.1. 质量与需求不相匹配

表4可知,潜在问题中被调查者认为参与者自身专业性均值(0.36)与活动形式化均值(0.31)成为影响实践活动的最重要因素。校内活动质量日渐下降,参与者又多为实践经验匮乏的学生,在研究领域经验不足,能力不足,专业性不足。学生综合素质能力并未得以提升,使得活动质量与学生需求相去甚远。

Table 4. Part options of practice activity potential problems table

表4. 实践活动存在问题部分选项示例图

4.3.2. 团队协作不协调

具体情况如表5所示。

Table 5. Teamwork data

表5. 团队协作数据

在关于项目团队的考察中,“团队合作不协调”以均值0.27,峰度绝对值0.920排名第三,在参与调查的805位同学中,有217位同学选中。实践活动的新突破离不开团队组长的合理分工、指导老师的专业指导、团队成员的有效沟通。只有将所有的因素有机融合,才能形成一支优秀的团队。

4.3.3. 实践机制尚未健全

川内各大高校的校内实践活动的数量和类型日益增多,受众面在不断拓宽,但是仍存在活动参与者中途退出;管理体系混乱;任务分配不均衡等问题。

表6所示,在满意度由1~5逐步递减的情况下,关于“项目管理机制”的总均值高达1.5567,成为了所有涉及维度中得分最高的一项。实践机制的不健全,使得项目类校内实践阻力重重。只有组织规则制度化,活动机制完善化,校内实践活动质量才会得到提升。

Table 6. Project management mechanism satisfaction statistics

表6. 项目管理机制满意度维度统计量

4.3.4. 实践环境尚未完善

实践环境分为客观环境与主观环境。客观环境是指对有效环境或普通周围环境条件,通过物理化学所测定的环境概貌。目前川内大多高校校内实践活动的客观环境只包括操场,篮球场,乒乓球台等比赛场地或是实验室、会议室等室内环境。可供同学们选择的范围小,面积少,且申办手续复杂,在一定程度上挫伤了同学们的积极性。主观环境来说,部分院校项目经费稀缺,支持程度不够等问题也是导致同学们怨声载道的主要因素。

5. 对于项目类校内实践存在问题的建议对策

5.1. 缩小客观质量与自身需求的差距

就目前项目类校内实践的现实水平,实践活动的客观质量与学生的主观需求差距较大。针对这一情况,学生作为校内实践的参与者,明确自身的发展诉求与方向,选择与之契合的校内实践活动。

学校应该积极听取学生意见,根据学生期望制定具有针对性、匹配性、多元性的校内活动,缓解质量与需求不相匹配的问题。同时高校要强化资源意识,在充分挖掘自身潜力的同时,努力寻求与社会资源的最佳结合点,积极争取社会力量参与高效化实践发展,不断提高高校社会实践的内容设置领域 [2] 。通过同校外机构、平台合作,为学生提供更多机会,促进学生的个性化发展与社会化趋势。

5.2. 加强团队建设,促进团队协作

团队是个体的有机组合,团队中应充分发挥个人专长,补充个人短板,完成由量变到质变的飞跃。在选取成员时,组长应充分考虑成员的个人能力、团队协作力、团队成员专业的多样性、性别的均衡性、性格的融合度等因素。在项目进行时,组长有责任召集团队成员召开多样化的集会以加强团队间的联系,培养团队协作能力。

学校应增强对团队管理的宏观调控,通过开设讲座,指派指导教师鼓励不同项目的团队成员相互交流,吸取经验。同时加强培养基础知识宽厚,综合素质较高,具有可持续发展潜力的应用型本科人才 [3] 。有目的、有规划的提高同学们对于团队建设的认知水平。

5.3. 完善校内实践环境,

从客观环境考虑,学校首先应该加强本校的基础环境建设,校内实践的开展不应该单一的局限于操场、实验室、图书馆等地。学校应本着以全面规划、突出重点、重视功能、强调特色、分类发展的原则 [4] ,开发更多未被利用的校园地带来促进实践活动的举行。其次,学校可设立专业部门对实践相关问题进行集中化、专门化处理,以提高办事效率。

在主观环境上,针对学生参与积极性低的情况,一方面学校应该加大对于项目类校内实践益处的宣传,提高同学们的认知程度。另一方面学校可以通过设立考核评估制度调动学生参与积极性。将学生参与力度、获得成果等作为考核指标,作为学生期末评奖评优的依据。

5.4. 健全项目机制,规范制度建设

针对学生提出的有关项目机制不健全,制度不规范的问题,学校应该主动制定有关的奖惩机制。建立以学校、学院、基地的三级管理体系 [4] ,做到宏观与微观相结合。针对个人,团队成员可以根据自身情况的差异性做出调整,在总体原则不得与学校规章有所冲突。

6. 结语

学生满意度是衡量高校发展的重大指标,大学生作为接受教育的对象,是对各大高校教育成果的直观感受者。只有获取了他们的意见,才有可能更好地促进高校的改革与发展,为我省的教育事业添砖加瓦。虽然此次研究从深度与广度上都存在着较大的局限性,但是作为当代大学生,我们尽力站在了校内实践发展的大格局上,以学生满意度为基础,对校内实践的发展情况进行统计与调查。今后,我们也应该主动承担创建良好校内实践活动氛围的责任,为推动高校教育事业的发展以及教育资源的合理分配助力。

致谢

衷心感谢小组各成员的辛勤付出,指导老师的专业指导,各网站技术及资料的支持以及参与调查人员的支持配合。

基金项目

2017.7~2018.12四川省教育厅重点项目,项目名称《优化川内大学生创业意识、创业能力与创业行为的协同机制研究》项目编号:16SA0060。

文章引用:
张琴, 吴迪, 秦雪薇, 付饶, 夏云飞, 向征. 四川省大学生校内项目实践满意度研究[J]. 现代管理, 2018, 8(6): 696-702. https://doi.org/10.12677/MM.2018.86088

参考文献

[1] 佀秋玉, 费明胜. 我国高校大学生满意度测评指标体系研究[J]. 五邑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6, 18(2): 87-91, 94.
[2] 熊翼, 汪小平, 李成军. 大学生对高校社会实践实施状况满意度调查研究[J]. 改革与开放, 2009(11): 163-164.
[3] 韩希昌, 张玉艳. 校企共建校内实践教学基地的探索与实践[J]. 沈阳工程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0, 6(2): 243-245.
[4] 梁勇, 王杰, 任佳, 田璐. 构建校内创新实践基地, 培育学生创新能力[J]. 实验技术与管理, 2014, 31(10): 216-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