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S  >> Vol. 8 No. 1 (January 2019)

    基于内控视角下的军队院校资产处置工作思考
    Reflections on Asset Disposal in Military Academies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Internal Control

  • 全文下载: PDF(384KB) HTML   XML   PP.57-61   DOI: 10.12677/ASS.2019.81009  
  • 下载量: 167  浏览量: 258  

作者:  

董文柱:武警部队后勤部,北京;
李松林:海军后勤部,北京;
邹 晶:陆军勤务学院,重庆

关键词:
内部控制军队院校资产处置Internal Control Military Academies Asset Disposal

摘要:

健全有效的内部控制体系是完善军队院校资产处置流程,提高资产管理效益的前提。通过分析军队院校资产处置的特点,从COSO内部控制框架的控制环境、风险评估、控制活动、信息系统与沟通、监督等内部控制五要素分析军队院校资产处置中存在的问题,并提出相应的对策措施。

A sound and effective internal control system is the premise of completing the asset disposal process and improving the efficiency of asset management in military academies. By analyzing the characteristics of asset disposal in military academies, this paper analyses the problems existing in asset disposal in military academies from five elements of COSO internal control framework: control environment, risk assessment, control activities, information system and communication, and supervision. Finally, this paper puts forward corresponding countermeasures.

1. 引言

资产处置是军队资产全寿命周期管理闭合回路的最后一环,也是保障军队资产安全与完整的重要内容。近年来,军队先后下发了《军队国有资产管理规定》、《关于进一步加强军队资产管理的意见》,以及财政部印发的《行政事业单位内部控制规范》、《关于全面推进行政事业单位内部控制建设的指导意见》等一系列文件法规。这些规范的制定和实施,对于军队院校全面优化资产管理内部控制,规范资产处置,进行资产风险防控等方面具有积极作用。本文首先分析军队院校资产处置的特点,基于内部控制五要素视角分析资产处置过程,并提出进一步加强军队院校资产处置管理的对策建议。

2. 军队院校资产处置特点

随着军队部队院校教育经费、科研经费和基本建设经费等投入的增加,军队院校资产总量也越来越大,做好存量资产的处置工作的重要性也就日益凸显。与军队其他各基层单位相比,军队院校资产处置涉及到的资产种类较多,业务对象呈现多元化态势。除一般备战打仗性质的资产外,院校资产中高价值、高技术含量的仪器设备较多,专业性较强,实践中资产处置涉及到的仪器设备既有通用设备,也有专用设备,涵盖生命科学、计算机、汽车、医学研究等各个领域,单价千万以上的贵重设备较为普遍,军队院校资产处置面临的情况也就更加复杂。因此,军队院校需要根据自身的特点,不断加强资产处置的研究与管理工作,合理界定岗位职责、业务流程,加强资产处置内部控制机制建设,防范处置风险,最大限度地保障军队院校资产安全和完整。

3. 基于内控视角下的军队院校资产处置分析

做好资产处置环节的内部控制工作,可以有效地防止军队院校资产处置的随意性,降低国有资产流失的风险。内部控制五要素最先由美国COSO委员会的内部控制报告提出,即控制环境、风险评估、控制活动、信息与沟通、监督活动 [1]。下面,分别从五个要素对资产处置过程进行分析。

3.1. 控制环境

良好的控制环境是资产处置工作顺利开展的前提。军队院校资产形态多样,涉及人员众多,内外部环境复杂。在现行“统一领导、归口管理”资产管理体制中,资产分别由不同的归口单位进行管理。资产处置过程中,从各级单位党委层级来看,“重钱轻物”、“重买轻处置”、“新官不理旧账”的现象较为明显,资产处置内控组织架构还不健全 [2] ;从管理部门及使用单位层级来看,对于搭建内部控制整体环境的意识较为淡漠,更多地是从自己部门的权力、利益角度来考虑,缺少人人负责的单位文化。

3.2. 风险评估

健全的风险评估机制是确保资产处置工作防患于未然的关键。通过有效评估风险,对可能存在的风险进行预警提示,针对风险采取应对措施,提高资产管理人员资产处置风险的识别能力和决策能力。实际工作中,军队院校资产处置过程中主要风险点可归纳为表1

Table 1. Asset disposal risk identification matrix

表1. 资产处置风险识别矩阵

3.3. 控制活动

行之有效的控制活动是规范资产处置流程的重要保证 [3]。资产处置中的控制活动是针对风险评估所确认的风险采取必要控制措施,以保证管理目标实现的一系列政策、方法和程序。控制活动存在于军队院校的各个层面和各个职能部门,一般包括授权、批准、审批等方面。财政部在内部控制建设指导意见的文件中,列举了运用不相容工作岗位、内部授权审批控制、归口管理和信息内部公开等方法手段。正确充分运用这些方法手段,可以有效防范资产处置风险的产生。

3.4. 信息与沟通

信息沟通是确保资产管理内部控制体系内部连接的重要要素。信息与沟通的质量会直接影响资产处置的效果和效益 [4]。充分发挥军队资产管理信息系统作用和利用校园信息网公开待处置资产信息,也是内部控制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发挥好信息系统的作用,有利于空余闲置资产在军队内部各单位间的调剂使用,更好地实现信息共享和管理水平提升。

3.5. 监督

监督是有效防范舞弊和预防腐败的“保鲜剂”。军队院校内部控制的监督包括外部监督和内部监督两种形式。党的十八大以来,军队各级巡视和审计力度不断加大,有效促进了各单位内部控制建设。但是,外部监督仍缺乏连续性和主动性,局限性较大。而资产处置中的内部监督由于权威性和独立性不够,实践中也没有发挥好应有的监督效果,监督和惩罚机制还不够完善 [5]。

4. 加强军队院校资产处置管理的对策

优化内部控制流程,完善内部控制体系,是加强军队院校的资产处置管理工作的重要内容。用内部控制框架来完善资产处置管理各个环节,有利于资产处置规范化、制度化、流程化和信息化建设。

4.1. 加强内部控制环境建设

一是强化顶层设计。各院校党委领导要切实强化政治意识、法规意识、标准意识,把严格资产管理作为战斗力建设、正风肃纪的重要内容,主动担负起单位资产管理的主体和领导责任,自觉将资产纳入单位建设规划,按标准计划配置、按要求统筹管理,依据全军统一规定的程序和权限审核报批房屋、土地、场馆、装备等大项资产处置项目,不得擅自处置,实现从顶层设计层面完善资产处置环境。二是建好“软环境”。从单位党委到普通干部、学员和士兵,建立资产全生命周期意识,深化对资产从预算、执行、使用、处置等流程重要性的认识。科学划分资产处置中各主体的职责权限,力争做到资产处置“管理制度化、制度流程化、流程岗位化、职责表单化、表单信息化”。

4.2. 引入风险评估机制

一是营造风险管控环境。要不断强化风险意识,丰富风险管理文化,营造院校资产处置管理风险环境,提高院校各层面人员对资产处置中风险的关注度以及管控意识。二是固化风险评估报告机制。在单位层面或业务层面建立资产处置风险评估工作机构,必要情况下可定期请第三方或者学校内设机构进行专项评估,形成年度风险评估报告。三是建立风险预警机制。梳理日常资产处置业务活动风险点,加强处置程序不合规、处置方式不合理等风险点的风险预警和控制管理。

4.3. 规范控制活动实施

要针对资产处置过程中识别出的风险,加大内部控制活动实施力度。一是资产处置程序方面。做到资产的处置必须受到独立于财务部门和使用部门的其他部门或人员监督,并严格按照规定的审批权限逐级报请审批。二是资产报废过程方面。财务部门应根据国家有关资产报废的规定,制定合理的资产报废标准,对待报废的资产,引入第三方进行技术鉴定,审查是否符合报废条件,并对残值进行评估确认。三是资产处置定价方面。转让、置换的资产应经中介机构进行价值评估,作为定价的基础,并主要采取比价或竞标的形式进行,定价结果应按照审批权限逐级上报单位党委批准。四是资产处置收入方面。加强处置收益管理,处置资产的收益要取得相应凭证,经财务部门审核无误后及时登记入账。

4.4. 建好资产信息系统

院校资产处置的总量越来越大,信息系统的流程优化显得尤为重要。通过信息系统,使相关资产处置的信息公开化、透明化,从而约束相关管理人员的行为 [6]。要充分依靠信息系统,将控制活动内嵌到信息系统中,实现对业务和事项的自动控制,减少或消除人为操纵因素。在系统的搭建过程中,借鉴大型企业集团资产共建、共享和可视化管理的理念做法,充分利用物联网、大数据等技术手段,拓展军队资产管理信息系统功能,搭建全军统一的资产管理信息平台,实现资产从“入口”到“出口”的全寿命全过程智能化管控。

4.5. 加大资产处置监督力度

贯彻依法治军、从严治军方针,依据军队资产管理法规制度,加强对资产处置全过程的管理监督。一是强化内部监督 [7]。军队院校资产处置的内部监督应当由纪检审计部门、财务部门和资产管理使用部门共同完成,及时发现并堵塞管理漏洞,降低资产管理风险和成本。二是加大军队审计和巡视检查力度。紧盯资产处置的关键环节,加大对资产处置中发现问题的处理力度,对不按照规定进行资产处置造成军队院校资产损失的,依照《中国人民解放军纪律条令》和有关规定,对负有直接责任的单位主管人员和其他责任人员给予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对单位给予通报批评,并责令限期改正。

文章引用:
董文柱, 李松林, 邹晶. 基于内控视角下的军队院校资产处置工作思考[J]. 社会科学前沿, 2019, 8(1): 57-61. https://doi.org/10.12677/ASS.2019.81009

参考文献

[1] 方周文. 行政事业单位内部控制规范实施指南[M]. 上海: 立信会计出版社, 2013.
[2] 周晨. 军民融合视角下部队闲置资产统筹利用研究[D]: [硕士学位论文]. 天津: 武警后勤学院, 2018.
[3] 邹建伟. 军队固定资产会计核算改革分析[J]. 财经界(学术版), 2018(15): 72-73.
[4] 付昊, 李伟, 代林林. 关于军队财务管理内部控制的探讨[J]. 中国集体经济, 2018(8): 139-140.
[5] 张媛. 浅议加强军队财务管理工作的几点思考[J]. 经贸实践, 2018(19): 212.
[6] 张扬. 对军队院校固定资产精细化管理的思考[J]. 军产工程财会, 2016(2): 11-14.
[7] 贾文. 加强军队资产管理的对策措施[J]. 军产工程财会, 2016(4): 1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