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  >> Vol. 7 No. 2 (April 2019)

    输入假设与输出假设对英语教学的启示
    Enlightenment of Input Hypothesis and Output Hypothesis on English Teaching

  • 全文下载: PDF(664KB) HTML   XML   PP.151-154   DOI: 10.12677/CES.2019.72027  
  • 下载量: 235  浏览量: 1,312  

作者:  

李 璐:哈尔滨师范大学西语学院,黑龙江 哈尔滨

关键词:
克拉申输入假设斯温纳输出假设英语教学启示Krashen Input Hypothesis Swanner Output Hypothesis English Teaching Enlightenment

摘要:

针对二语习得的研究,美国语言学家克拉申在儿童第一语言的习得基础上提出了备受争议的输入假设,强调可理解性输入在语言习得中的核心地位。对此,斯温纳持不同看法,提出了以“沉浸式教学”实践为基础的输出假设。两种假设看似对立,实则是以语言习得的不同角度为出发点。二者皆对外语教学具有重大启发。

For the study of second language acquisition, American linguist Krashen put forward controver-sial input hypothesis on the basis of children's first language acquisition, emphasizing the central position of intelligible input in language acquisition. Swanner holds different opinions and puts forward output hypothesis based on immersion teaching practice. The two hypotheses seem to be contradictory, but in fact they are based on different perspectives of language acquisition. Both of them have great implications for foreign language teaching.

1. 克拉申的输入假设(The Input Hypothesis)

1.1. 语言监察理论(The Monitor Model)基本内容

克拉申为解释第二语言习得过程,提出了语言监察理论。它包括以下五部分:①习得和学得假设(the Acquisition-Learning Hypothesis):外语能力的培养依靠两种不同途径——习得和学习。习得是一种自然方式,学习是一种有意识学习语言规则的过程,学习不能导致习得。②自然顺序假设(The Natural Order Hypothesis):语言结构的习得是有一定次序的。③监检假设(The Monitor Hypothesis):有意识的学习只能起到监控的作用,从而进行自我纠正。④语言输入假设(The Input Hypothesis):充分而可理解的输入是习得语言的绝对条件。⑤情感过滤假设(The Affective Filter Hypothesis):动机、信心、忧虑程度等心理或情感因素对外语学习具有影响 [1] 。

1.2. 输入假设(The Input Hypothesis)基本内容

语言输入假设是由美国语言学家克拉申(Krashen)教授提出。输入假设是克拉申语言监察理论(The Monitor Model)中的核心部分。它的提出是建立在儿童第一语言习得研究的基础之上。根据行为主义语言学理论的S-R(刺激–反应)公式,克拉申认为语言习得的首要条件是输入 [2] 。可理解的输入等同于刺激,学习者接受到刺激后通过内在的语言习得机制做出相应的反应,以此来完成语言的习得。

克拉申的输入假设主要包括以下四个方面:①可理解性的输入:克拉申指出,语言习得的必要条件是可理解性输入,即输入的语言从形式到内容是学习者可以接受并理解的。学习者只有接触到可理解的语言信息,语言习得才可发生。②“i + 1”模式:i为学习者现有水平,i + 1部分是语言信息中包含的新的语言成份和语言形式,当学习者接收到足够的可理解的且语言质量略高于现有水平的输入时,他们的语言习得便产生了,他们的水平也会从i向i + 1发展。③有趣相关:克拉申认为输入的语言应是真实的、有意义的,既有趣又有关。要使语言输入对语言的习得有利,必须对它的意义进行加工。真实有趣的情景促进学习者语言的习得。④足够输入:实现语言的习得,不仅要求输入内容的可理解性,还要求有连续不断的足够的输入 [3] 。

2. 斯温纳的输出假设(The Output Hypothesis)

对于克拉申提出的监察模式,不少学者提出疑问。针对克拉申提出的可理解性输入是语言习得的中心这一观点,斯温纳(Swain)以在加拿大的“沉浸式教学”的调查研究为基础,提出了可理解性输出假设。沉浸式教学主要原则是将第二语言作为其他学科的工具,而语言获得则是理解这些学科信息及内容的“伴随产品”。实验表明,尽管几年来学习者获得的语言输入是无限的,但他们并未获得如本族语者那样的语言产出能力。因此,他认为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是缺乏语言输出和意义协商的机会。

斯温纳认为语言输出具有三方面作用:①注意功能:学习者在进行语言产出活动时会碰到一系列困难,这会使他们注意到语言形式的选择,自身存在的语言困难与不足。②检验假设功能:学习者在发展中介语的过程中,输出活动是学习者为进行交际提出假设,使用新语言形式和结构的尝试。并试图通过输出来验证自己的假设。③反思功能:语言输出能促进学习者进行有意识的反思。学习者利用元语言功能控制和内化语言。

3. 输入假设对于英语教学的启示

国内外有许多实证研究已经证明了克拉申的输入假设的意义。如Hatch,Wagner-Gough、Larsen-Freeman、Lightbown等人的研究均证实输人频率与习得顺序有显著相关性;Seliger研究发现成人语言习得交际量与考试成绩正相关;Fill-more通过对幼儿园儿童学习情况的对比研究发现习得的速度受到输入的质和量等影响 [4] 。

3.1. 输入假设对英语听力教学的启示

首先,听力输入内容都应是学生可理解的。不可理解的材料和语言会使学生产生畏惧和逃避心理。其次,听力教学要充分,只有足量的可理解输入才可产生语言习得。听力教学是一种进程,间断的听力教学无法帮助学生培养听的技能。并且,在教学过程中,要尽力营造轻松愉快的氛围;再次,听力难度要略高于学生现有水平,促进学生向更高层次水平发展;同时,教学过程要循序渐进,由易到难,针对不同学生水平布置不同听力任务;最后,听力内容要生动有趣,符合学生认知水平,贴近学生生活,真实且实用。

3.2. 输入假设对英语阅读教学的启示

首先,在阅读材料上的选取要难度适当,既不过于简单,对学生没有帮助。也不难度过大,打击学生自信心与积极性;同时,阅读内容要有意义,实用且有吸引力;并且,还要注重阅读量的要求。大量的阅读对于学生拓展知识面,提高阅读能力具有重大帮助;最后,对于语言的习得,我们不仅要重视语言能力的发展,还要注重文化的熏陶。因此,在英语阅读教学过程中,我们不仅要注重知识技能的输入,更应注重文化的输入。因此,要求教师深刻挖掘材料背后的文化信息,结合学生的身心发展特点与认知水平,进行合理的文化输入,以此提高学生的文化素养与思想水平。

4. 输出假设对于英语教学的启示

输出在外语学习中有显著的作用。它能帮助学生提高使用语言的流利程度,使学生意识到自己在语言使用时存在的问题。在外语教学中,应该给学生足够的机会在课堂环境中使用语言,增强学生使用语言流利性和准确性。

4.1. 输出假设对于口语教学的启示

在应试教育大背景下,我们的英语教学往往忽视了口语的练习。为解决这一问题,我国英语教学法进行了多次改革,提出了交际法、任务型教学法、听说法、情景法等多种教学方法。这些方法都将口语作为一种重要的输出方式。外语习得的最终目的是可以熟练地掌握一门外语并进行积极无障碍的沟通。我们在注重教育结果的情况下,忽视了语言最本质的意义。斯温纳的输出假说启示我们,在外语教学中,我们要培养学生交际能力,训练学生口语能力。例如:在课堂中采取复述、角色扮演、口语对话、问答、讨论等形式。课外举办朗读,配音等趣味比赛。通过各种各样的活动,激发学生兴趣,树立学生信心,营造良好氛围,为学生提供展现自我的机会和平台。

4.2. 输出假设对于写作教学的启示

写作是英语考试的一种考核形式,但也是英语教学中最易被忽视的环节。究其原因是我们没有意识到写作的重要性以及写作本身所具有的意义。写作是最为直观的语言输出形式,也是帮助学生语言习得的最为直接的方式。在写作教学中,教师应注重对学生逻辑思维的培养,思维是文章的灵魂 [5] 。同时也要帮助学生形成反思的习惯。传统的语言教学多为语法翻译法,这在写作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学生通过写作检验自己的知识水平,并通过教师的点评进行反思,进而补齐短板,得到提高。在此过程中,学生的错误呈现是学生对于某一语言用法的假设与尝试,对于教师的教学总结反思都有相当大的意义。

5. 对输入假设与输出假设的认识

无论是输入假设还是输出假设,在教学时要注意:教育过程由易到难,循序渐进;教育形式要因材施教,因人而异;教育内容要易理解、易接受,具有实用性、趣味性。克拉申认为可理解性输入是语言习得的中心,确忽视了输出的作用。而斯温纳认为学习者既需要可理解输入,更需要可理解输出。不难发现,二者分别从不同的方面对语言习得进行了探讨。上文我们已经提到了输入假设和输出假设分别对外语教学的启示,各有千秋。在实际教学中,根据不同的教学需求,我们应灵活采取多变的方法,而不是照本宣科,生搬硬套。无论是输入假设还是输出假设,都有着一个共同的目标:促进学习者的语言习得,培养学习者的语言技能。语言教学要从听说读写四方面全面进行。听和读是输入,说和写是输出,由此可见,输入与输出同等重要。没有输入就不会产生输出,没有输出的检验与反馈,输入便失去了意义。将输入假设与输出假设相结合,应用于语言课堂之中,更有助于学生全方位习得语言。

例如:在高中英语教学中,由于高中生已经具备一定的外语语言基础,因此教学过程更侧重于能力的培养。高中生学习外语的现状是输入能力强于输出能力;枯燥无用的机械记忆多于生动实用的形象记忆。在高中英语阅读课上,通过播放影片,展示图片等给予学生可理解输入,提高学生学习兴趣。提供学生略高于他们现有水平的文章,给予学生恰当时间阅读文章,培养学生阅读能力。依据学生现有水平,提出难度不等问题帮助学生理解文章,从而促进学生向i + 1水平发展。课堂之中设置难度适宜的小组活动。如角色扮演,小组讨论等,为学生营造轻松且具有安全感的学习环境,从说的方面促进学生的可理解性输出产出。课后布置小作文等,帮助学生从写的方面进行语言输出。综上可以看出,一节优秀的英语课堂,不仅要重视输入,也要重视输出。无论是克拉申的输入假设还是斯温纳的输出假设都有其存在意义,我们要学会合理整合,应用于英语教学之中。

6. 总结

克拉申的输入假设与斯温纳的输出假设并非是矛盾的对立体,它们是从两个不同的侧面来看待语言习得的,都有其不足和可取之处。在进行高中外语教学时,我们要依据不同的教学情况采取不同的教学方法。合理融合输入与输出假说,最大程度地帮助学生习得语言,是作为教师的重要任务。因此,在教学过程中,输入假设与输出假设都是不容忽视的。任何一种理论都有其存在的合理性。

文章引用:
李璐. 输入假设与输出假设对英语教学的启示[J]. 创新教育研究, 2019, 7(2): 151-154. https://doi.org/10.12677/CES.2019.72027

参考文献

[1] Ellis, R. Understanding Second Language Acquisition [M]. 上海: 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 2004.
[2] Swain, M. (1995) Three Functions of Output in Second Language Learning. In: Cook, G. and Seidlhofer, B., Eds., Principle and Practice in Applied Linguistics,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Oxford, England, 125-127.
[3] 王烈琴, 李建魁. 克拉申的输入假设与斯温纳的输出假设的比较研究[J]. 宝鸡文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2009, 29(2): 87-91.
[4] 陈蓓, 吴延东. 二语习得领域的语言输入研究综述[J]. 内蒙古电大学刊, 2007(5): 52-53.
[5] 何广铿. 英语教学法基础[M]. 广州: 暨南大学出版社,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