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S  >> Vol. 8 No. 5 (May 2019)

    “三变”改革助推农旅一体化发展动力机制研究——基于钟山区大河镇的实地调查
    The Reform of “Three Changes” Promotes the Dynamic Mechanism of the Integration of Agriculture and Tourism—Based on the Field Investigation of Dahe Town in Zhongshan District

  • 全文下载: PDF(402KB) HTML   XML   PP.884-888   DOI: 10.12677/ASS.2019.85123  
  • 下载量: 83  浏览量: 132  

作者:  

罗 兰,张绪清,邹丽琴,徐 婷:六盘水师范学院,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贵州 六盘水

关键词:
三变农旅一体化机制“Three Changes” Integration of Agriculture and Tourism Mechanism

摘要:

农旅一体化是乡村旅游和休闲农业融合发展的新模式,充分尊重农业与自然资源以及合理开发农业旅游休闲项目,从而实现产业可持续健康发展,对解决三农问题有着积极的促进作用。而“三变”改革则是集中农村各项资源,折为股份,积极入股,按股分红;增加农民收入,提高农业效益;是推动大河镇农旅一体化发展的强大动力。通过对“三变”改革助推农旅一体化发展的调研和观察,发现和找出“三变”改革对农旅一体化的促进作用以及存在的问题,并提出有建设性的意见和对策,以期助推大河镇旅游与农业经济的发展,对“三变”改革的发展具有重要的理论和实践意义。

Agricultural-tourism integration is a new model for the integration of rural tourism and leisure agriculture. It fully respects agriculture and natural resources and reasonably develops agricul-tural tourism and leisure projects, so as to achieve sustainable and healthy industrial develop-ment, and has a positive role in promoting the solution of the problems of agriculture, country-side-and-farmer. The “Three Changes” Reform is to concentrate the rural resources for shares, actively take shares, share dividends, increase farmers’ income, and improve agricultural efficiency, which is a strong driving force to promote the development of the integration of agriculture and tourism in Dahe Town. Through the investigation and observation of the reform of the “three Changes” to promote the development of the integration of agriculture and tourism, the author finds out the promoting effect of the “Three Changes” Reform on the integration of the peasants and the existing problems, and puts forward some constructive suggestions and countermeasures. In order to promote the development of tourism and agricultural economy in Dahe Town, it is of great theoretical and practical significance for the development of the “Three Changes” Reform.

1. 引言

农旅一体化主要是对农村各类资源要素进行合理配置,从而达到农业产业结构优化升级,推动和发展现代化农业,不断实现农业与旅游业的健康可持续发展,使三农问题得到有效解决并对三农问题的发展有着积极的促进作用 [1] 。在2014年,六盘水市进行了农村“三变”改革。通过有效盘活农村各项资源要素,增加农业效益、提高农民收入。“三变”改革对农旅一体化的发展有很大的促进作用,二者的有效结合值得思考。笔者将从“三变”改革助推农旅一体化发展的角度下进行观察,通过观察“三变”改革对农旅一体化的促进作用及存在的问题,提出建设性意见,从而助推大河镇农业与旅游经济的发展 [2] 。

2. “三变”改革的含义及内容

农村“三变”改革是从贵州省六盘水市开始发起的,主要是指在开展农村的资源变为资产、资金变为股金以及农民变为股民等三项内容的改革之后,再通过市场对资源的配置作用和运作的方式,将农村中之前没有发展过的资源转变为可以利用起来的资产,以不断增加农民收入,提高农民的生活水平。

其主要内容包括:一、资源变资产。将集体的土地、草地、林地、荒山等自然资源建设一些有特色的建筑物、基础设施等,村集体对这些资产进行经营,企业、合作社等经营主体可以通过合同的方式,对其进行投资入股,并且可以享有股份权利以及获得分红。二、资金变股金。将各级各部门以及企业等投入到促进农村发展的资金,在不改变投入资金的使用性质的前提下,过合同的方式,将其量化到村集体和个体农户上,投资入股的各经营主体,同样享有股份的权利以及获得收益分红。三、农民变股东。农民可以自愿将自家拥有的住房财产权、农地以及林地的承包经营权、以及资金、技术和农具以及其它无形资产,通过合同的方式投资入股,同样享有股份权利以及获得收益分红。“三变”改革并不是强制性的,而是采取自愿自主的原则。对推动农村经济发展具有重要的理论和现实意义。

3. 大河镇“三变”改革情况

大河镇位于六盘水市钟山区西北部,总土地总面积有80.6平方公里,其中农耕地有57,800亩,已退耕还林15,751亩和林业用地38,746亩。大河镇泰盛集团有限公司的成立就是“三变”改革的产物之一。2017年,大河镇农村“三变”改革主要由大河镇的七个行政村以村集体经济和个体农户投资入股从而成立了泰盛集团有限公司,主要是通过“公司 + 村集体经济 + 个体农户”的模式,开启了村村参与、个人持股,多村共同发展帮助农民增收。

泰盛集团公司除了大河镇7个行政村占了股份外,全镇29,000多人每人都持有一支价值200元的原始股。通过走访调查发现,泰盛集团有限公司的资金构成由大河镇渡口村和裕民村两村各出资210万元,占股15%;大桥村、周家寨村、大地村和大箐村出资共占股14%。泰盛集团有限公司的业务主要有建筑、旅游、特色农产品种植、养殖等领域。大河镇对农村产权制度率先进行了改革,为推动中国农村经济改革做了表率,为其他地区相应的农村改革做了示范作用,也为农村集体经济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

4. “三变”改革对大河镇农旅一体化的影响

4.1. “三变”改革对大河镇农旅一体化的积极影响

大河镇在“三变”改革的过程中,因时制宜,因地制宜,从当地实际出发,多方面创新了“三变”改革的路径。到目前为止,大河堡景区有特色农家乐11家,农家超市5家,风情农家旅馆13家。2017年大河镇通过优化和实施公路建设,实现了道路覆盖率100%;配套水、电、路灯、闭路电视、互联网等覆盖率100%;建成了大桥生态停车场、旅游公厕、真人CS、民宿改造、恩华温泉酒庄等项目,同时获得了大连的帮扶,建设了玫瑰产品展示区、大地村休闲步道建设和广场建设等项目,并积极争取钟山区项目扶贫资金,不断完善项目配套设施。通过不断的发展和完善,成功打造了大河堡花海、都市休闲农庄、大地印象、民俗馆、国学馆、嘎尼庄园、大箐科技果园、恩华温泉酒庄、玫瑰谷等13个旅游景点,景区内旅游公路31千米、配套观光车80台、生态公厕17座以及停车场7个(含停车位1200个)。

据不完全统计,仅仅2018年大河堡旅游景区接待游客279万人次,实现旅游收入8347.1万元,带动贫困户665户1977人增收,实现大河镇旅游产业的发展及贫困户脱贫摘帽。

4.2. “三变”改革对大河镇农旅一体化发展存在的问题

4.2.1. 没有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主导作用

大河镇在农旅一体化的发展过程中,虽有自己的特色建设,但在发展的过程中存在盲目随大流的现象。看到其它地方某个建设吸引游客,便跟着走同样的方式;看到其它地方发展温泉旅游业有收益,便发展温泉旅游业。没有对市场需求的发展进行具体分析和没有充分结合自己乡镇的具体情况,在发展中忽略了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主导作用,因而造成本地区的旅游发展与其他地方的旅游景点雷同,使乡村旅游景点缺乏特色。

4.2.2. 旅游产品的开发存在单一化倾向、缺乏创新性

旅游地区要想在未来有良好的发展,不被社会淘汰。除了保持原有景区的特色之外,更重要的是对旅游产品的开发和创新,以吸引更多的游客和推动旅游景区的发展。比如大河镇的大河堡。每年每季各种鲜花绽放时都会吸引大量游客到游玩和赏花,为大河镇带来很不错的经济收益。但目前鲜花也只是当季时才有,只有短期的效益,在过了花季时大河堡的游客量便大大减少,没有吸引游客的新产品。这就要求大河堡景区在发展中思考如何开发各种有名且有特色的花品,加长农业经济产业链,开发特色产品让有特色的产品成为留住游客的产业品牌 [3] 。

4.2.3. 乡村旅游景区吸引力不够,留不住游客

在旅游数据统计中,检验一个地区旅游市场吸引力的黄金指标是过夜游客数,如数字越高,就越能说明当地旅游产品和旅游服务都获得了游客的喜爱和肯定。根据对大河镇景区游客的调查,大河镇农旅一体化的旅游景区给游客的初体验感觉和总体评价都很不错,但游客停留时间稍长,就会觉得没有吸引力,所以很多游客就会选择当天折返,不会留下来居住,且很多游客走了之后在很长时间内都不会选择再一次回来。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与景点缺乏特色,景点服务不到位等有很大的关系 [4] 。

4.2.4. 交通不便

交通是推动乡村旅游发展的关键环节,也是决定当地经济发展的重要因素。大河镇地理环境较偏远且交通不便,在调查的过程中发现,虽有专线旅游公交,但车辆少且路程比较颠簸,景区周围的环境比较差,停车位相对较少,其他可以停车的地方离景区稍远。此外,景区专线旅游公交的地方离景区比较远,在下车后需要游客走比较长的路程才能到景点,且在路程中没有让游客感兴趣的东西。若景区与专线旅游公交相隔太远的话,那对于无车族来说极为不便,所以很多游客去过之后会因为交通不便的原因选择不会再去。

5. 深化农旅一体化改革发展的具体策略

5.1. 发挥市场的主导作用

农旅一体化发展是农业产业与乡村旅游业想相结合的发展。政府在制定规划的时候就要充分考虑和发挥市场的主导作用,结合市场需求合理规划和布置农业产业布局,让产业为农业和旅游业服务。在保持原生态的基础上增加乡土味,不断推进农业产业化发展以及乡村旅游业建设,注重本土资源特色,避免照搬城市建设模式。

5.2. 加强特色旅游产品的开发,树立创新品牌意识

当地政府可以领导群众根据当地特色选择有市场前景的产品,做出自己的品牌,进而做大自己的产业。延长产业链,开展农产品旅游特色商品方向转化,以产品吸引游客。此外,政府应当加大对当地的教育投入,使当地农户学习到更多的知识,可针对年轻人进行教育培训,培训更多专业技术人才,为当地农旅一体化的发展不断输入新鲜血液。

5.3. 创新多种形式的民俗民情体验项目

农旅一体化的发展既要拉动农业产业发展,同时还要提高旅游经济的效益。除了美丽的乡村景色能吸引游客外,还有淳朴的乡风民情以及独特的特色民族风情 [5] 。这些都是吸引游客的重要因素。在一些农业观光产业附近,打造民族风情园,开展了解当地民族历史、民族习俗以及民俗体验等活动;打造与景区相适应的农家乐休闲山庄,可以让游客参与农事活动。

5.4. 为游客出游创造便利的交通条件

大河镇为山地地形,景区地处偏远山区,交通不便。政府相关部门应与交通管理部门应加强沟通联系,为景区提供更便利和良好的交通路线,定时定点推出直达公交服务,此外,把乘车点迁到离景区较近的地方,为自驾游者提供良好的停车服务 [6] 。这样能很好解决游客出游困难的问题,增加景区游客量,保护生态环境。我们相信,在政府以及相关领导干部的大力支持下,在“三变”改革的助推下,大河镇农旅一体化的发展会越来越快,大河镇的农村经济建设也会越来越好。

6. 结语

自2014年六盘水市推行“三变”改革以来,经过不断的探索和实践,成功被“2017年中央一号文件”记录在案,同时实现了农民收入增加,成为全国脱贫攻坚的典例。为适应新形势、新发展,必须不断思考和完善大河镇农旅一体化发展的对策研究,形成国家、政府、当地人民等方面的合力育人,不断优化大河镇农旅一体化发展动力机制,建立有效科学的发展动力机制,从而不断提高当地经济的发展和居民的收入,实现“三变”改革对大河镇农旅一体化的助推作用。优化大河镇农旅一体化发展工作的路径任重而道远,我们需要携手共进,在发展的过程中不断加强探索和研究,以促进和提高大河镇农旅一体化的健康可持续发展。

文章引用:
罗兰, 张绪清, 邹丽琴, 徐婷. “三变”改革助推农旅一体化发展动力机制研究——基于钟山区大河镇的实地调查[J]. 社会科学前沿, 2019, 8(5): 884-888. https://doi.org/10.12677/ASS.2019.85123

参考文献

[1] 黄羊山. 旅游规划原理[M]. 南京: 东南大学出版社, 2004: 33.
[2] 卿锦威. 农民收入持续增长问题与对策研究[D]: [硕士学位论文]. 重庆: 西南师范大学, 2002.
[3] 付蓉. “三变”视域下的六盘水市农旅一体化发展研究[J]. 智库时代, 2017(16): 191-195.
[4] 马韶光. 乡村旅游与大扶贫融合发展研究[J]. 理论与当代, 2016(10): 16-17.
[5] 谭仕伦. 农文旅一体 人地财“三变”——开阳县借旅发大会及农业嘉年华推进脱贫攻坚[J]. 当代贵州, 2018(38): 53.
[6] 徐兴兰, 杨春梅. 贵州省六盘水市农旅一体化发展研究[J]. 北方经贸, 2017(3): 156-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