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  >> Vol. 9 No. 3 (June 2019)

    网络第三方医疗慈善捐赠平台的应用与问题——以轻松筹、水滴筹为例
    Application and Problems of Online Third-Party Medical Charity Donation Platform —A Case Study of Fun in Funding and Water Drop Funding

  • 全文下载: PDF(673KB) HTML   XML   PP.350-359   DOI: 10.12677/MM.2019.93042  
  • 下载量: 55  浏览量: 129  

作者:  

王笑,郭蓉:南通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江苏 南通

关键词:
网络募捐网络慈善众筹监管Online Fundraising Online Charity Crowdfunding Supervision

摘要:

本文主要采用问卷调查的方法,以江苏省南通市崇川区为调研点,从受助者与捐助者的视角分别出发,对网络第三方慈善捐赠平台的兴起背景、运作情况及存在的问题展开了定量的描述与分析。同时,又辅以访谈法,结合网络第三方慈善捐赠平台工作人员与使用个案对其的评价,再次深度挖掘平台的问题,并据此提出相应解决策略。

This paper takes Chongchuan District of Nantong City, Jiangsu Province as the research point and makes a quantitative description and analysis of the background, operation and existing problems of the third-party online charity donation platform using the method of questionnaire survey from the perspectives of the recipients and donors. Meanwhile, supplemented by the interview method, combined with the evaluation of the third-party online charity donation platform staff and users, the problems of the platform were further explored, and corresponding solutions were proposed accordingly.

1. 引言

网络第三方慈善捐赠平台,又称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是指通过互联网具有公开募捐资格的慈善组织发布公开募捐信息的网络服务提供者 [1] ,其发布的募捐信息涉及扶贫济困、教育助学、医疗救助、救援救灾、环境保护等多个领域,本文将就平台医疗救助方面的相关情况展开讨论。为了了解网络第三方医疗捐赠平台在具体应用中的运作情况与不足之处,笔者以轻松筹和水滴筹为例,开展了本次调查研究。需要说明的是,轻松筹与水滴筹是目前国内众多类似平台的领军者。轻松筹成立于2014年9月,是北京轻松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面向广大网民推出的一款社交筹款工具;水滴筹成立于2016年7月,是北京纵情向前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一个大疾病筹款平台,以二者为例进行研究,具有一定的代表性。

2. 导论

2.1. 研究现状

关于网络第三方慈善捐赠平台的研究早有先例,比如肖雯雯的《微信公益众筹之路探析——以水滴筹为例》、王丹阳的《慈善法视域下网络众筹平台的规制路径——以“轻松筹”为研究样本》及石凤刚的《网络募捐平台存在的问题及监管制度构建》1等,他们在研究报告中详细分析了此类捐赠平台流行的原因及因缺乏监管制度而出现的一系列问题,给予了笔者一定的研究思路,但这些已有研究大多围绕平台自身的情况展开,没有考虑到平台用户的一些实际使用需要,因此其研究仍具有一定的局限性。

在本文中,笔者分别从受助者与求助者的角度出发,对网络第三方慈善捐赠平台的运作方式、运作现状及使用过程中出现的主要问题做出了详细分析,并在此基础上提出了相应的改善策略。但由于本研究所依据的仅是对江苏省南通市崇川区部分市民和少数平台使用者的调查结果,故研究结果的代表性和概括性显然受到了一定的限制。即便如此,这一结果仍可以为真正需要帮助的人们带来参考价值。

2.2. 资料的收集和分析方法

首先,本研究以江苏省南通市崇川区为调研点,通过随机发放问卷的方式对当地居民进行了调查。据统计,此次调查实发问卷925份,回收900份,有效问卷为871份,有效回收率为94.2% (871/925)。其中,男性受访者有399名,女性受访者有472名,男女调查比例较为均衡,如图1所示,从20岁及以下到60岁及以上的受访者都有涉及,年龄层次较丰富。

Figure 1. Age distribution of valid questionnaires

图1. 有效问卷填答的年龄分布情况图

接着,研究采用定量研究的方式,对回收的问卷进行筛选与整理后,借助计算机的帮助,运用SPSS17.0软件,针对先前的假设进行了一系列的单变量描述统计和双变量交叉表统计分析。值得注意的是,所有涉及的统计分析都是在计算机上完成的,无误差计算。

最后,本研究以轻松筹与水滴筹的微信客服、公关品牌部工作人员及两位平台用户为访谈对象,对与平台相关的一些实际信息进行了深度了解。并且,以上访谈全程录音,由笔者在结束后通过反复播放录音,从中提取相应回答,作为相关问题的基础资料。

3. 网络第三方医疗慈善捐赠平台的兴起原因

3.1. 社会因素

当今社会,健康问题给人们带来的负担越来越重,特别是对于中青年人群而言,正迎来一个大病爆发期。而我国现有的基本医疗保险制度却存在着很大的缺陷,其保障基础薄弱、保障基金不足,尤其是在报销额度和保障水平上不能满足重大疾病造成的巨额医疗费用需求。且由于医疗报销比例很难达到预期目标,即使“二次报销” [2] ,人们也无法承担治疗所需的费用。这样一来,对于低收入的弱势群体而言,一旦其罹患重大疾病,必然只能向外界寻求帮助。并且由于制度问题,近代中国的慈善事业曾一度没落,直到改革开放以后才逐渐走出低谷期,取得了新的发展。这也导致了在此背景下建立起来的传统慈善机构仍存在诸多问题,比如管理模式的不规范、工作效率低下等等。此外,传统慈善机构往往以一种较高的姿态处于普通群众难以接近的位置,给许多不法分子创造了可乘之机——利用自身职务之便将大众捐款化为私人财产。近年来,随着此类新闻不断被曝出,传统慈善机构的公信度逐渐下降。

3.2. 平台因素

3.2.1. 慈善参与主体广泛

传统慈善捐赠多项目多由公募基金会发起,其捐助时间与地点也往往被限制在一定的区域内,无法一一满足广大群众的慈善需求。与之相较,网络第三方医疗慈善捐赠平台的进入门槛较低,任何在基本社保制度下仍无力承担疾病治疗的人都能够以个人的名义借助平台发起众筹,任何有慈善参与意愿的个人也都能有选择的实施善行,企业与机构亦然。

3.2.2. 平台运作成本较低

利用网络自由、开放、平等的特点,网络第三方医疗慈善捐赠平台把慈善的过程简化为“捐助者—平台—受助者”,受助者只需将求助信息及相关身份证明材料发布在平台上转发即可,无需花费额外费用。相对传统慈善全程人工化的募捐手段来说,其操作更为简单、成本也较低。且无论捐助者在何时何地,只需连上网络便能收到求助信息进行捐赠,突破了时间与空间的限制。从某种程度上来看,这也大大提高了人们慈善参与的积极性。

3.3.3. 平台认知程度较高

随着互联网的快速发展和广泛普及,众多慈善组织陆续与网络对接,利用网络平台来宣传与募集善款,比如中国红十字基金会、中国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等。部分媒体也成为网络慈善的宣传者、参与者,甚至是组织者 [3] ,越来越多的网民对网络医疗慈善平台有了一定的认知和关注,截至2018年1月,平台注册用户已达到1.9亿个,为众筹目标的高效达成奠定了基础。

3.3.4. 平台技术水平成熟

简单来说,网络第三方医疗慈善捐赠平台是互联网公司与第三方支付平台结合的产物,其通过云服务器和开放式存储服务等一系列技术手段,为平台的稳定运行提供了坚实基础,也为用户的信息安全带来了保障。此外,早在2017年,轻松筹平台就引进了区块链技术,不仅在原有技术上进一步加强了平台的运行环境,还利用区块链信息不可篡改、去中心化等特点,向用户展现善款的路径,弥补了传统慈善资金流向方面的空白之处。

4. 网络第三方医疗慈善捐赠平台的运行情况

4.1. 运作方式

调查发现,网络第三方医疗慈善捐赠平台的保障体系都由普通捐赠救助、会员基金救助与商业保险救助等3~4个版块共同构成,例如轻松筹的四重保障包含大病救助、轻松公益、轻松互助与轻松e保,水滴筹是由水滴互助、大病筹款及水滴保共同组成的。其中,互助版块实行会员制,任何有意愿的用户只需缴纳10元便可参与项目,再经过半年的观察期成为会员后,一旦用户罹患重大疾病,便可分摊其他会员互助金的预存费,渡过难关。而轻松e保与水滴保,顾名思义,即为平台与知名保险公司合作推出的商业保险服务。不难发现,其一方面作为公益的中介,为人们提供募集善款的平台,另一方面又通过吸取会员缴费和保险的购买来获得利润,因此,可以说此类平台的本质仍是商业性的。

而从受助者与捐助者的角度说,运行方式又可以具体为以下步骤:

对受助者来说,无论是在轻松筹还是水滴筹平台,其发起求助的途径都有两个:登录官网或在微信搜索公众号选择发起筹款。用户只需验证手机号即可完成账号注册,接着填写目标金额、筹款标题及求助说明等信息,然后就可以提交了(见图2)。需要注意的是,发起筹款必须提交五部分材料:1) 筹款基本信息验证;2) 患者与患者本人身份证正面合照,照片要清晰可见姓名、身份证号和家庭住址;3) 收款人的银行卡信息和与患者是直系亲属的关系证明;4) 三种以上的医疗证明材料,其中诊断证明为必填,其余材料(入院病案首页、出入院记录、检查报告、医疗票据) 4选2;5) 增信材料补充:比如患者房产车辆相关信息等。提交完毕后平台将对此筹款项目进行审核,在此期间求助者仍可完善材料,只要在申请提现之前通过审核即可获得募集的善款。

一般来说,平台默认的筹款期限为30天,材料补充期限为90天,若审核及筹款全部通过,求助者可随时发起提现申请,平台将花一个工作日的时间再次审核,审核通过后24小时内打款到账。若筹款未达到预期目标,则以实际所筹金额为准,平台不做任何干预。在筹款额度与善款提现方面,轻松筹与水滴筹则有较大区别。轻松筹无最低限额,但单次筹款不能超过50万元,且提现时平台将收取0.06%的第三方接口费用;水滴筹的限额在1000元~100万元之间,无需其他任何手续费。

Figure 2. Flow chart of steps for recipients to initiate fund-raising projects

图2. 受助者发起筹款项目的步骤流程图

捐助者在平台捐款前也需要注册账号,从另一方面来说,每个捐助者也是潜在的求助者。登陆平台后,捐助者便可以获取各种筹款项目信息,选择自己有意愿的项目点击进入,能够看到相关证明材料、求助目标及已筹金额,根据以上信息,捐助者可根据实际情况自我决定是否捐款、捐助多少。若其有兴趣,也能从捐助历史中继续关注受助者的后续情况(见图3)。

Figure 3. Flow chart of steps for donors to make donations

图3. 捐助者进行捐赠的步骤流程图

4.2. 运行现状

据调查,截至2018年1月,轻松筹注册用户已达到1.9亿个,发起的众筹项目超过160万个,筹集善款近200亿元 [4] ;截至2018年12月,水滴筹已为80多万人成功募集善款,累计金额超过100亿元,捐款人次超过3.4亿 [5] 。基于这组官方数据,笔者开展了一系列调查。其中,在接受调查的对象中,有61%的人曾使用过网络第三方慈善捐赠平台进行募捐或捐赠,对这部分受访者进行深入调查后,我们发现:

4.2.1. 平台用户的文化程度影响其对平台的了解程度

表1可知,用户的学识水平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其对网络第三方慈善捐赠平台的了解程度。这是因为,网络第三方慈善捐赠平台是当今科技时代的新兴产物,对于一般人而言,还处在探索与适应它的阶段,若非特殊需要,很少有人会去特意了解,而学历较高的人群不仅本身思想开放,易于接受新鲜事物,同时也能从多种途径、多个方面了解平台。故学历愈高的用户对平台的了解愈深,反之则反。

Table 1. Cross-analysis table of users’ level of education and understanding of the platform

表1. 用户文化程度与对平台了解程度的交叉分析表

4.2.2. 平台用户的月收入影响其捐款金额

表2可知,月收入越高的用户捐助的金额也越高。

Table 2. Cross-analysis table of monthly income and donation amount of users

表2. 用户月收入与捐款金额的交叉分析表

在慈善参与中,个人作为参与主体,除了有一颗想要帮助他人的善心外,还要有一定的物质资源支持。高收入能保障用户在满足自身一定水准的生活需求后,仍有充沛的可支配资金来支持其慈善参与的行为,而对于收入较低的人来说,满足基本生活需求后所剩的工资寥寥无几,甚至其捐助资金还是是从自身必须物质中“省”出来的一部分,故在其能力范围内的捐助相对于收入水平高的用户来说就显得较少,即收入越高捐助越多。

4.2.3. 相较于捐款,平台用户更愿意使用网络第三方慈善捐赠平台平台来筹款

调查显示,约有72%的受访者愿意使用网络第三方慈善捐赠平台筹集资金,但有超过半数的人表示不会在平台上捐款(见表3),原因主要是不清楚平台的运行流程,对其真实性抱有怀疑态度。与此同时,他们也清楚认识到网络慈善巨大的力量,认为平台筹款能够在最短时间内获得有效帮助,因此,相较于捐款,大部分用户还是更倾向于使用网络第三方慈善捐赠平台来筹款。

Table 3. Frequency analysis table of users’ use of third-party online charity donation platform

表3. 用户对网络第三方慈善捐赠平台使用情况的频率分析表

除上述所谈,在捐助原因、后续及判断标准方面,也有一些其他发现。

首先,捐助者进行捐助的主要动机要是出于善心,其次是由于求助者是与自身熟识的人。同时,应注意到即使在有高度选择权的网络第三方慈善捐赠平台上,仍有9.2%的人被要求强制捐款,这也反映出此类平台的不足之处,或许其应加强用户隐私的保密性,使别人无法看到他人的捐款记录。接着,捐助者在决定捐款时的评判标准脱离了传统慈善判断的单一性,而更加具有多样性。其中大部分捐助者将求助者所上传的证明材料与熟人作证作为评判受助者是否真正需要帮助的依据,这也与其捐助的原因相符。最后,人们捐款后大多不会再去关注事件后续,只是偶尔想起来时才会去了解一下,甚至有21.6%的人从不关注,因此也出现了许多有非分之想的人,利用这个漏洞,发布虚假求助信息来骗取钱财等。下面就网络第三方慈善捐赠平台存在的问题进行详细分析。

5. 网络第三方医疗慈善捐赠平台的主要问题

5.1. 筹款进程缓慢,难以达到目标

在研究中,调查者接触了一位患有先天性脊柱侧弯的调查对象徐某——现16岁,吉林省和龙市人,曾就读于和龙市第六中学九年五班。据其自述,自2014年发病后,共经历两次手术,住院治疗花费十万多元。2018年徐某病情再次恶化,急需7万元手术费用,但由于徐某的父母皆为农民,每月收入不足一千元,且其父患有胸腔积水,不能干重体力活,只能靠姐姐四处打零工,攒钱为他支付医疗费用,十分困难。因此,在徐某老师的介绍与帮助下,其姐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了筹款,到手术为止共筹得1万元左右(13天),远未达到预期求助目标。据徐某的家人说,他们没有考虑过第二次使用类似平台,因为当初接触到平台便是由其信任的老师推荐的,自己并不是很懂,且事实证明靠平台也筹不到那么多钱。

随后,调查者从平台客服处了解到,平台一般会给予受助者30天的募集期与90天的材料补充期,一旦到达规定期限,无论求助者是否筹得目标金额,平台都会强制结束项目的捐助。显然,平台的捐助周期并未考虑到一些紧急情况,无法满足短时间内需要大量资金救助的用户的需要。在调查者提出疑问后,平台客服回复道,对于一些病情严重且迫切的求助者,平台推出了“首页推送”功能,即将求助者的信息推送至平台的官网首页,旨在通过增加阅读量的方式来帮助其尽快筹得所需善款。但调查者接触了另一位调查对象——一位患有白血病的男孩的父亲。其子于2017年12月26日被发现患有白血病,由安徽前往南京治病,截至访谈,已治疗一年整。他们曾在轻松筹平台使用过“推送首页”的功能,但这个功能的时限只有48小时,包括黑夜黎明这种没有人的时间段。当时其在48小时内筹得的钱不到9千块,对于动辄上万的治疗费用来说简直是杯水车薪,并无太大作用。可见平台在项目推广方面还是处于一种僵硬的制度化“敷衍”,缺乏人性化设计,这样的一种时限限制导致大病大额筹款筹集缓慢,很可能延误急病的治疗或错失良机。

5.2. 缺乏监管机制,滋养诈捐温床

表4显示,人们认为网络第三方医疗慈善捐赠平台最主要的问题就是诈捐骗捐,这种情况主要有两类:一是钱是否符合求助者筹款的真正需要?二是求助者是否将善款用于其之所求?由于平台“无门槛”的性质,各种求助项目泛滥,有部分骗子伪装成受助者混迹其中,真真假假,使捐助者难以辨别。更加难以辨别的是有一部分确实有困难的求助者,他们上传的信息是真,但所求金额是假,妄图用“骗”取的爱心钱来满足私欲,或者是家里还有积蓄却仍然选择向社会求助等等。例如,曾有媒体报道,在周口太康县有一名被确诊患有眼部肿瘤的女童,其父母以“急需资金为孩子做手术”为由在水滴筹上多次发布了求助信息,实际上他们却并未将所筹善款用于孩子的治疗。直到志愿者找上门,女孩的母亲才带孩子去做了检查,但刚检查完又带着孩子“失踪”了 [6] 。

Table 4. The frequency analysis table of the problems existing in the third-party online charity donation platform

表4. 网络第三方慈善捐赠平台存在的问题的频数分析表

探究该问题产生的原因,调查者发现,首先平台筹款项目的目标金额是由求助者自行设置的,平台并无相应的审核制度;其次在筹款过程中求助者可以随时修改目标金额数,同一个项目也可以多次发起众筹;最后,在筹款项目完成后,平台与大部分捐助者都没有关注事件后续的意识。以上种种所体现出的随意性不仅给部分求助者夸大实需金额提供了可能,引发诈捐问题,而且会使捐助者对求助项目的真实性产生质疑,从而降低对平台的信任程度。长此以往,必然会使整个社会陷入慈善信任危机之中,影响慈善事业的健康发展。

5.3. 用户信息遭泄,正常生活被扰

网络第三方医疗慈善捐赠平台要求受助者在申请救助项目时提供真实的身份证、户口本和银行卡等私密信息来保障项目的真实性,这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受助者个人信息的泄漏问题。个人信息尤其是敏感信息一旦被不法分子别有用心的利用,将会对受助者的正常生活和后续治疗及康复带来不良影响。比如,平台要求上传受助者手持身份证的正面照这一项,就存在着不法分子偷取照片到借贷平台非法贷款的隐患。

另外,网络第三方医疗慈善捐赠平台也有追踪用户信息的嫌疑。调查者曾经使用轻松筹进行项目发起,以期亲身了解此类平台的求助流程,但由于平台要求提供的认证信息过多,出于安全考虑,调查者只填写了手机号码后取消了项目。随后便频繁接到轻松筹后台志愿者(非工作人员)打来的电话、短信及微信消息,其内容都是催促调查者尽快完善求助信息、发起筹款的消息。调查者也曾与平台客服联络要求其帮忙终止和删除项目,客服表示未发起的项目无法删除,同时说明电话只是例行询问,不会再打来了。然而事实上,平台后台依旧每天按时发送骚扰短信,且时间集中在晚上十点,令人烦不胜烦。捐助者也未能幸免,调查者也了解到,在平台完成一次捐赠后,将会持续受到平台推送的其他求助项目信息及保险购买等广告。可见只要使用过此类平台,无论是求助者还是捐助者,都有受到平台信息追踪的嫌疑,除令人厌烦的推送与广告外,严重地甚至会导致个人信息的泄漏。

6. 网络第三方慈善捐赠平台问题的解决途径

6.1. 实时跟进项目,提供多方渠道

平台应密切关注筹款项目的类型,针对严重疾病、特急疾病和慢性疾病等不同项目做出细致的划分,明确归类,优先通过严重疾病、特急疾病项目的审核工作,并为这些项目设立绿色通道,一旦筹款达标,立即将消息反馈给求助者,帮助其快速提款治病。同时应进一步发挥出“首页推送”功能的作用,设立“严重疾病、特急疾病项目”首页特别推送功能,让更多的捐助者能够第一时间看到此类求助项目。且平台还可以通过与其他网络平台合作来实现潮水式推广,例如与新浪微博、知乎、豆瓣和百度贴吧等平台积极合作,增加项目的传播渠道、提高项目的传播速度,为紧急情况做出人性化处理。对于慢性病的项目也不能顾此失彼,平台可以在筹款的规定期限内为它们提供流动宣传的机会,增加其项目筹措成功的可能性。若求助项目实在无法在30天周期内达到目标,平台也应为其提供链接或一些其他有效资源,如基金会等等。

6.2. 加强安全系数,尊重用户隐私

平台应采取一些必要的防护性手段保护好用户隐私,防止不法分子利用这些信息实施违法行为,扰乱用户的生活秩序。尤其是求助者的个人私密信息,其为了证实自身求助的真实性,通常会上传更多的信息资料,因此更容易卷入信息泄露问题。除对相关资料图片进行选择性打码外,平台应增加捐助者准入机制,将一些黑号、小号和空号拉入黑名单,阻止他们接触到用户的个人信息及其隐私。另外,平台内部应实行志愿者实名化制度,防止一些怀有异心的不法分子假冒志愿者的身份联系求助者,从而对求助者的信息进行窃取或生活骚扰。而且平台要规范自身的推送管理系统,不要频繁发送与求助项目无关的广告信息,应遵循“DNT (禁止追踪)”原则,不仅要尊重用户的个人选择,遵守不侵入、不泄漏用户的个人信息的守则,而且要尊重用户提出的建议,不要频繁地发送短信和打电话询问信息资料。

6.3. 完善认证机制,杜绝骗捐行为

首先,虽然网络第三方医疗慈善捐赠平台已经拥有了较为完备的认证审核机制,但研究者认为其仍应在现有的认证基础上扩展其他认证方式,比如与求助者所在医院及相关部门建立信息共享平台,以提高信息审核的效率与准确性,这样求助者就无需再申报各种繁琐的认证材料来开展项目筹款,不但大大方便了较低文化水平的用户的使用,也增强了捐助者对项目及平台的信任程度。其次,平台可与部分三甲医院达成合作,根据院方提供的治疗预估金额设置筹款限制,并在求助者提交申请后锁定求助目标,在一定程度上减少诈捐与骗捐行为的发生。并且,平台也要适当提高求助门槛,严格处理不符合求助者的实际需求的筹集目标,杜绝坐地起价,利用人们的善心为自己谋求私人利益的情况,防止人们对无偿捐款产生依赖。在此合作的基础上,平台也能够将善款直接打给院方,第一时间展开救治,不仅提高了治疗项目的效率,还能解决善款流向不明的问题。最后,平台应在项目完成后,对其后续发展情况进行一段时间内的追踪,并定期为捐助者推送事件的最新进展,让捐助者捐的放心,捐的开心,真正帮到他人。

此外,自2016年3月16日《慈善法》正式通过起,民政部便致力于网络募捐的规范问题,先举办了“慈善组织公开募捐信息平台”认定标准研讨会,又发布了《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基本技术规范》等行业标准的公告,试图以加强法制宣传、加强平台指定、加强信息公开 [7] 的“三加强”方式来保障人们的权益。且在同年,民政部颁布的《关于指定首批慈善组织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的公告》使许多类似于轻松筹和水滴筹等网络第三方慈善平台获得了作为信息传播载体的资格。然而事实表明,在平台运营中依旧有部分游走在法律的灰色地带,存在合法性地位成疑的问题,这就更要求国家司法部门应尽快落实已有条例,设立责任制格式求助机制,严厉打击诈捐骗捐问题,将责任落实到个人,而且国家还可以利用不同角度和方向的多维监督机制,如政府监督、社会公众监督、舆论监督以及第三方评估机构的监督等等,对网络第三方慈善捐赠平台的运营方式进行约束与监督。不仅要打击虚假求助行为,也为捐助者维权提供了保障。

总的来说,网络第三方医疗慈善捐赠平台虽然有许多不足,但其优势也是显而易见的。在调查中笔者发现大部分人对网络第三方慈善捐赠平台的信任程度还是很高的,只有28.3%的人表示不会使用此类平台募捐(见图4)。可以说,其未来仍具有较大发展潜力。就目前来看,第三方慈善捐赠平台的未来可能会朝以下两方面发展:一,与社交媒介形成长期合作关系,在增强慈善宣传力度的同时也拓宽了大众参与慈善的渠道 [8] ,有利于调动全社会慈善参与的积极性,形成“全民慈善”的热潮;二,改变主业,利用平台相关优势发展其他业务来支持平台运转。不管怎么说,在此过程中,监管问题都不容忽视。

Figure 4. The use of third-party online charity donation platforms

图4. 网络第三方慈善捐赠平台的使用情况

同时,应当认识到,即使网络第三方慈善捐赠平台发展前景较好,也不能够取代现有的医保制度。这是因为医疗保险具有社会性、强制性和非营利性的特征。相较于网络第三方慈善捐赠平台的众筹模式,基本资料保险由政府举办,其资金来源有保障,还有法定的运行程序与完善的监管机制,能够提供更加稳定的保障。网络第三方慈善捐赠平台应作为一种补充,辅助医保制度更好的为人民服务。

NOTES

1肖雯雯. 微信公益众筹之路探析——以水滴筹为例[J]. 传播力研究, 2017, 1(8): 121. 王丹阳. 慈善法视域下网络众筹平台的规制路径——以“轻松筹”为研究样本[J]. 天津法学, 2017, 33(3): 45-50. 石凤刚. 网络募捐平台存在的问题及监管制度构建[J]. 佳木斯职业学院学报, 2016(9): 471.

文章引用:
王笑, 郭蓉. 网络第三方医疗慈善捐赠平台的应用与问题——以轻松筹、水滴筹为例[J]. 现代管理, 2019, 9(3): 350-359. https://doi.org/10.12677/MM.2019.93042

参考文献

[1]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 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基本技术规范[EB/OL]. http://www.mca.gov.cn/article/xw/tzgg/201707/20170715005320.shtml, 2007-07-20.
[2] 郑军, 王茂福. 大病众筹: 分享经济背景下的社会互助新模式[J]. 江汉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7, 34(2): 5-11+123.
[3] 王心. 网络公益慈善传播研究[D]: [硕士学位论文]. 西安: 西北大学, 2010.
[4] 王冰洁. “23E起来”轻松筹公益盛典 用数据、技术展示“领航者”实力[J]. 中国社会组织, 2018, 12(3): 48-49.
[5] 水滴筹. 公司介绍[EB/OL]. https://www.shuidichou.com/about, 2019-03-30.
[6] 网络募捐存流向不明等问题 如何守好“安全门”? [N]. 工人日报, 2019-02-28. http://legal.gmw.cn/2018-05/02/content_28584237.htm
[7] 民政部门户网站. 民政部对“关于规范网络募捐的建议”的答复[EB/OL]. http://www.mca.gov.cn/article/gk/jytabljggk/rddbjy/201710/20171015006398.shtml, 2019-02-28.
[8] 中国网财经. 互联网如何颠覆传统慈善[EB/OL]. http://tech.china.com.cn/news/20140828/137737.shtml, 2019-0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