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科学前沿  >> Vol. 9 No. 2 (February 2020)

英语自主学习研究综述
A Review of Research on Autonomous English Learning

DOI: 10.12677/ASS.2020.92030, PDF, HTML, XML, 下载: 141  浏览: 232 

作者: 陈鑫源:西南大学心理学部,重庆

关键词: 自主学习外语学习者自主Autonomous Learning English Learner Autonomy

摘要: 自主学习强调教学的重点应放在培养学生主动地探索、发现、研究和解决问题上,一经提出,就受到了英语教学界的普遍关注。本文统计了2006~2015年国内主要英语期刊上的相关文章,分析归纳英语自主学习的研究现状、特点、取得的成果及存在的不足。结果发现:1) 研究对象侧重于高校大学生。2) 以实证研究为主,研究手段多种多样。3) 研究内容以培养自主学习能力为主。4) 本土化理论的研究较少。
Abstract: Autonomous learning emphasizes that the emphasis of teaching should be on cultivating students to actively explore, discover, research, and solve problems. Once raised, it has received widespread attention from the English teaching community. This article counts the relevant articles in core English journals in China from 2006 to 2015, and summarizes the research status, characteristics, achievements and shortcomings of autonomous English learning. The results found that: 1) The research object focuses on college students. 2) It is mainly based on empirical research, with various research methods. 3) The research content is mainly to cultivate self-learning ability. 4) There is less research on localization theory.

文章引用: 陈鑫源. 英语自主学习研究综述[J]. 社会科学前沿, 2020, 9(2): 188-194. https://doi.org/10.12677/ASS.2020.92030

1. 引言

自主学习(autonomous learning),又称学习者自主(leaner autonomy)、自我指导学习(self-directed learning/self-regulated learning),是20世纪60年代在终身学习技能的发展与独立思考技能的发展的辩论中延伸出的一个教学与学习概念。20世纪70年代,由以Henri Holec为首的研究者将这一概念引入到当代外语教学中。自此,外语教学研究焦点逐渐从教师转移到学习者本身。当代外语语言学习理论强调学习者在学习过程中的主体作用,自主学习逐步成为外语教学界理论和研究的重点。Holec把自主学习定义为“个体对自身学习能够负起责任的能力” [1]。Leslie则认为,自主学习意味着自己对本人学习的所有决策和行为负起全部的责任 [2]。Little认为,自主学习在本质上是显性的和有意识的,是“一种独立的、进行批评性思考、做出决定并能实施独立行为的能力” [3]。显然,在自主学习模式下,学习者占据主体地位。

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我国学者就开始深刻意识到进行英语自主学习研究的重要性和迫切性,时至今日,我国外语教育界对英语自主学习研究的热度依然只增不减。尤其是近年来,国内学者对自主学习进行了大量研究与讨论,学术期刊上的自主学习相关文章显著增多,并取得了众多研究成果。本文拟对目前我国外语自主学习研究发展现状进行分析综述,分析总结归纳了我国外语自主学习的发展现状、特点、所取得的成果及自主学习研究中可能存在的一些问题,期待为其他研究者提供研究的参考和依据。

2. 文章的选择

本文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发现国内最前沿的研究趋势及成果,选取了2006~2019年发表在我国11种核心外语类期刊上的有关英语自主学习的63篇文章进行分析。这11种核心学术期刊分别是《外语界》《现代外语》《外语与外语教学》《外语学刊》《外语教学》《解放军外国语学院学报》《外语电化教学》《中国外语》《外国语文》《外语教学理论与实践》和《山东外语教学》。这些核心期刊在我国英语自主学习方面具有重要代表性和一定的权威性。

3. 十年间英语自主学习研究的发展趋势

50篇英语自主学习研究文章的发表时间分布如图1所示。从图中可以看出,2006-2010年国内英语自主学习的文章数量基本上呈稳步发展趋势;2010年以后,文章数量呈波浪起伏状态,发表文章数量较多的年份为2010年和2014年,2018年和2019年的文章数量较少。

3.1. 英语自主学习的研究对象

统计分析结果显示,研究对象以泛指类大学生为主,占63.5%;其次是非英语专业大学生,占20.6%;英语专业大学生占7.9%;高职高专和研究生各占3.2%和4.7% (见图2)。前3年研究对象主要集中在非特指类大学生群体,之后,研究对象的范围逐渐扩大。这表明自主学习作为一种新颖的教学理念,不仅适合大学生,也适合其他一些层次的英语学习者;同时也进一步表明,对英语自主学习的研究越来越深入且具有针对性。在这方面,贺义辉采用实验的方法对高职学生进行了自主学习模式与传统课堂教学模式的对比研究和分析 [4]。结果表明,在自主学习模式下,学生能更好地融入课堂,提高学生参与课堂的积极性。此外,还能促使学生充分利用课外资源,以达到辅助课堂教学的目的。常梅等以实证的方式研究短期元认知策略培训对非英语专业硕士研究生英语阅读理解能力的影响,数据表明,经过短期元认知策略的训练,网络英语自主学习者的元认知阅读策略的意识及使用和英语阅读理解的成绩得到了显著提高 [5]。

Figure 1. Diagram of article publish time distribution

图1. 文章发表时间分布示意图

Figure 2. Distribution of research objects in English autonomous learning

图2. 英语自主学习研究对象分布

3.2. 英语自主学习的研究方法

在选取的63篇文章中,实证研究的方法居多,占到了84%。实证研究已然是英语自主学习研究的主要研究方式。调查问卷是最为常用的实证研究手段,其次是教学实验。但更多的研究者在研究中往往综合运用多种手段开展研究(见表1)。

表1中可以看出,简单采用问卷法占据相当大比例(占总数的47.17%)。这是因为,与教学实验相比,问卷法是操作简单方便,历时短。更多的研究则结合了实验法和问卷法(16.98%),也有很多实验研究采用了定量研究与定性研究相结合的方式,如问卷调查结合访谈法(13.21%)。总之,实证研究的方式呈多样化。

Table 1. The primary means of empirical research

表1. 实证研究的主要手段

3.3. 英语自主学习的研究内容

英语自主学习的研究内容丰富,涉及自主学习能力培养(27.0%)、网络多媒体环境下的自主学习(31.7%)、自主学习影响因素(28.6%)、教师角色(6.3%)和对于自主学习的观念调查(6.3%)等内容。

如何有效培养广大学生的英语自主学习的意识和能力,一直是研究者高度关注的焦点。其中,严明通过问卷阐明了英语学习策略、元认知知识、课下学习时间、动机和自我效能对自主学习有显著影响 [6],基于其研究结果,严明指出,自主学习能力的培养可以从培养和促进学生的学习策略应用能力、丰富学生的元认知知识、提高学生的自主学习效能感、增强学生的学习动机等方面入手。同时,教师要注意给学生留下进行自主思考的时间,为学生提供自主学习的空间和机会。李珩的调查也表明大学生的自我效能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英语自主学习能力 [7]。肖庚生等的研究则发现,学习者体验到的社会支持感和班级归属感均与英语自主学习能力呈显著正相关关系,并且同学情感支持、教师学业支持和班级归属感对英语自主学习能力具有显著的预测能力 [8]。他们认为,通过提升学习者的社会支持感和对班级的归属感,可以有效促进学生英语自主学习意识和能力的发展。王利娜的研究则强调了学习动机和学些策略对自主学习的促进作用,他们的结果表明内在兴趣动机、成绩动机、社会责任动机和个人发展动机对英语自主学习有显著正向促进作用,并且学习策略在其中起到了中介作用 [9]。但目前的研究多为横断面的问卷调查研究,未来的研究应结合教学实验,发展出一套切实可行的提高学生自主学习意识和能力的综合教学方案。吕婷婷的研究则发现基于翻转课堂的大学英语自主学习模式有利于大幅度提高大学生的综合英语水平和自主学习能力,对大学生的英语学习态度也产生了正反馈作用 [10],这为课堂模式的设计提供了重要参考。

虽然自主学习的定义不一,但“所有的研究者都强调学习责任从教师到学生的转移” [11],而不少因素都会对这种转移起到一定的作用。如陈美华在其文章中指出:英语自主学习的要素应当包括以下各方面因素,即学习动机、学习方法、学习时间、学习反思、学习计划、学习结果、学习内容和学习情境等 [12]。其中前六个要素属于学习者内部要素,后两个要素属于外部要素。并得出如下结论:积极地构建英语自主学习的外部要素,比如自主学习的内容和自主学习的情境,能够对英语自主学习的内部要素发展产生积极的推动和引导作用。尚建国和寇金南等采用问卷法和访谈法证明了自我效能感、目标定向、自我调节学习策略等因素都会直接影响自主学习 [13]。

随着计算机网络的进一步普及和多媒体教学的广泛应用,不少研究者开始关注网络多媒体环境下的英语自主学习。刘延秀和孔宪辉通过2年的教学实验论证了计算机辅助自主学习 + 课堂教学模式应用于中国大学英语教学的可行性 [14]。邓隽等的研究发现,网络多媒体环境下大学英语学习者的自主学习是否能有效进行受到学习者、学习资源、学习环境、教师等因素的影响 [15]。瞿莉莉等基于综合英语课程改革,探讨网络环境下自主学习培养模式的构建,他们提出1) 网络技术本身不能确保自主学习能力的获得,应积极思考如何整合网络技术和外语教学以支持自主学习;2) 需注意教师干预和学生自主之间的动态平衡,为此教师应提升对自主学习的认知并积极了解学生自主学习能力的变化;3) 只有注重对学生的合作学习意识和互动能力的培养,才能使学生更全面地提高外语学习的自主性 [16]。

根据自主学习的定义及内涵,学习者应对自己的外语学习负责管理。那么在自主学习模式中,教师又充当什么样的角色呢?蔡朝辉用定量和定性研究相结合的方法通过对应该宁波诺丁汉大学与国内三所高校的对比研究,对教师在自主学习中的角色做了全面的分析和了解,认为教师自主是培养学生自主学习的重要前提 [17]。提出分析教师的需求和帮助教师及时调整在自主学习中的角色尤为重要的观点。林莉兰通过行动研究发现1) 教师是大学英语学习环境下学习者自主的必要构念。2) 教师的介入有助于提高学习者自主学习能力、心理和行为 [18]。梁舒安认为教师在学生自主学习中始终扮演着学习的倡导者、辅导者促进者的重要角色 [19]。黄敏等采用问卷调查、课堂观察和访谈的综合研究方法,对西南某211高校的32名大学英语教师进行信念和行为的双向考察,研究结果表明大学英语教师对学生自主学习的信念和其教学行为之间存在脱节的现象。他们从教学方法和课型差异两方面论述产生这一现象的原因以及英语课程培养学生自主学习能力的特殊性,为教师教育、英语课程设置和教材编写等提供了重要参考 [20]。刘熠等通过结合量化问卷和质性访谈的方式,调查了我国高校英语教师对于学习者自主学习的信念。研究发现,学习者自主学习的教学理念得到了高校英语教师的一致认可,教师对于自主学习能力的定义理解也较为清晰,但在具体实践中如何提高学习者自主学习能力较为模糊,文化、心理及传统教育模式等因素影响着教师对于这一教学理念的有效实施 [21]。

4. 国内英语自主学习尚待完善的方面

通过对2006~2015年国内主要外语期刊上有关英语自主学习文章的归纳分析,在自主学习的研究方面,我国研究者取得了不少成果,推动了英语教学学习模式的转变,但仍然存在一些问题值得我们深入思考。

总体来说,我国学者对自主学习的研究正处于发展上升阶段,但与国外研究相比,国内研究起步晚,发展慢,研究成果深度不够,本土化成果较少。国外相关研究起步于20世纪70年代,80年代迅速发展,到90年代末已在科学理论与教学实践两方面取得了较高的成就,具有重要代表性的学术专著就多达十多部。而国内研究起步于90年代,相差20年之久,且研究发展缓慢,出版的专著极少,发表的相关论文在知识广度和研究深度上也十分有限。

近年来,研究对象主体虽然逐渐向多元化发展,但不可否认的事实是,以在校大学生为主的研究依然占据绝大部分,对研究生、初高中生和高职院校等的学生自主学习的研究篇幅目前相对来说很少。然而,自主学习作为一种能力,不仅大学生应该熟练掌握,其他层次的英语学习者也应该获得。因此,今后的研究有必要开展更多的针对其他英语学习群体的研究和推广工作。

虽然80%以上的英语自主学习研究都采取了实证研究的手段,但很多都是采取问卷和访谈等手段,用少量的数据作为辅助的说明。并且使用的问卷大部分是研究者根据自身对自主学习的理解自行设计的,未进行测量学的信度和效度检验。未来的研究有必要设计出一套具有良好测量学信效度的问卷和量表,推动自主学习研究的标准化发展。目前,有关大学生英语自主学习的研究已经逐渐从原来的横向研究为主向横向研究与纵向研究并重的局面转变。但依然存在着样本量偏小,实验周期偏短等问题。而“自主学习是一个长期的、动态的过程” [22],研究者应将学习者在某个时期的变化考虑在内,进行较长时期的全面客观的考察。

从研究内容来看,其涉及范围比较广泛,但研究深度不够,存在着重复研究现象。从对自主学习观念的调查到影响自主学习因素的探索,再到实践中如何促进自主学习,呈现出一个从理论到实践的过程,并且与时俱进地开展了网络环境下的自主学习的研究。但研究内容更多地是集中在自主学习能力的培养、模式地探索上,较少考虑到自主学习中学习者的个体差异。目前,仅有两篇研究探讨了个性化的学习系统对英语听力或阅读自主学习的影响 [23] [24]。对不同层次的英语学习者如何采取不同的方法促进其自主学习?自主学习与考试是否存在矛盾?这些问题都急需解决。当前,陈建林建议将自主学习能力纳入对创新型外语人才能力测评的考核标准 [25],但究竟如何考察还需要进一步的探讨和落实。

自主学习是教学和学习心理的重要研究领域,研究者有责任去探讨如何更好地促进学生的自主学习。许多学者试图对大学生如何开展自主学习提供建议,但他们的探讨大都建立在西方的理论基础上,而中西方大学的教育思想和课程体系设置都存在着差异 [26] [27]。这些策略是否适用于中国大学生也是一个有待研究的问题。目前,很少有研究基于国内的教育思想和课程设置,对自主学习的理论进行发展和创新。以后的研究可以强调自主学习的本土化。

近年来,随着对英语自主学习研究的逐渐开展和深入,我国英语自主学习的研究已取得了长足进步。研究者们从理论和实践方面都做了大量工作,并提出了一些实施英语自主学习的更为有效的可行性建议和意见。虽然研究中也存在着忽视学生个体差异、研究样本规模不够大、缺乏本土化的自主学习理论等问题。但今后的研究可以将这些方面作为突破口,将研究范围不断拓宽,内容逐渐丰富和深化。使我国英语自主学习的研究取得更大、更深入和更有突破性的进展。

参考文献

[1] Holec, H. (1979) Autonomy and Foreign Language Learning. ERIC, Strasbourg.
[2] Leslie, D. (1992) Learner Autonomy 2: Learner Training for Language Learning. Authentik, Dublin.
[3] Little, D.G. (1991) Learner Autonomy: Definitions, Issues and Problems. Authentik Language Learning Resources, Dublin.
[4] 贺义辉. 高职英语自主学习模式与传统课堂教学模式对比实验分析[J]. 外国语文, 2011(S1): 110-112.
[5] 常梅, 于云玲. 通过元认知策略提高研究生英语网络自主阅读能力的实证研究[J]. 外语学刊, 2014(2): 111-114.
[6] 严明. 大学英语自主学习能力培养实证研究[J]. 外语电化教学, 2010(2): 48-51.
[7] 李珩. 大学生英语自主学习能力与自我效能感的实证研究[J]. 现代外语, 2016, 39(2): 235-245.
[8] 肖庚生, 徐锦芬, 张再红. 大学生社会支持感、班级归属感与英语自主学习能力的关系研究[J]. 外语界, 2011(4): 2-11.
[9] 王利娜, 吴勇毅. 学习策略在学习动机与英语自主学习之间的中介作用研究[J]. 外语教学, 2017, 38(3): 74-78.
[10] 吕婷婷. 基于翻转课堂的大学英语自主学习模式研究[J]. 中国外语, 2016(1): 77-83.
[11] 魏玉燕. 促进学习者自主性:外语教学新概念[J]. 外语界, 2002( 3): 8-14.
[12] 陈美华. 计算机网络环境下大学生英语自主学习要素研究[J]. 外语与外语教学, 2007(3): 33-36.
[13] 尚建国, 寇金南. 学习者因素对大学生英语自主学习能力的交互影响[J]. 外语与外语教学, 2015(4): 63-67.
[14] 刘延秀, 孔宪辉. 计算机辅助自主学习+课堂的模式探索与学习者研究[J]. 外语界, 2008(1): 64-71.
[15] 邓隽, 黄昌朝, 李娜. 网络环境下大学英语学习者自主学习的适应性分析[J]. 外语电化教学, 2012(1): 47-51.
[16] 瞿莉莉, 吕乐. 网络环境下英语专业学生自主学习培养模式研究[J]. 外语电化教学, 2016(4): 9-14.
[17] 蔡朝辉. 教师在大学生英语自主学习中的角色——宁波诺丁汉大学与国内另三所高校的对比研究[J]. 外语与外语教学, 2008(11): 30-35.
[18] 林莉兰. 基于教师中介学生自主学习能力发展的行动研究报告[J]. 外语教学理论与实践, 2015(2): 52-59.
[19] 梁舒安. 英语自主学习综述[J]. 基础教育研究, 2009(20): 29-31.
[20] 黄敏, F. Bond. 大学英语自主学习: 教师信念与教师行为的视角[J]. 外语教学理论与实践, 2018(2): 57-64.
[21] 刘熠, 许宏晨. 高校英语教师对于学习者自主学习的信念研究[J]. 外语与外语教学, 2018(1): 90-100.
[22] 何莲珍. 自主学习及其能力的培养[J]. 外语教学与研究: 外国语文双月刊, 2003, 35(4): 287-289.
[23] 张翼, 陶立军. 个性化学习推荐系统在英语听力自主学习中的效果研究[J]. 外语电化教学, 2016(5): 44-48.
[24] 郑白玲, 刘世英. 定制式大学英语阅读自主学习平台设计模式研究[J]. 外国语文, 2016, 32(2): 148-151.
[25] 陈建林. 基于CSE的创新型外语人才外语能力测评——以写作能力测评为例[J]. 外语界, 2019(1): 83-90.
[26] 江学建, 蔡加成, 朱剑, 等. 大学课程设置体现的中西文化差异——国内外大学创新教育比较研究[J]. 教育与现代化, 2006(1): 26-31.
[27] 冯建军, 祝爱武. 从文化传统看中西方教育科学研究观念的差异[J]. 比较教育研究, 1997(1):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