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英语考试教学与研究  >> Vol. 2 No. 1 (February 2020)

探索标准化考试备考课程中课堂写作练习的设计技巧——基于“过程方法(Process Approach)”模型的分析
Exploring Techniques of Designing In-Class Writing Drills in Preparatory Courses of Standardized Tests—An Analysis Based upon the Process Approach

DOI: 10.12677/OETPR.2020.21003, PDF, HTML, XML, 下载: 113  浏览: 373 

作者: 陈 晟:上海新东方学校,上海

关键词: 标准化考试议论文写作课堂写作练习过程方法Standardized Test Argumentative Writing In-Class Writing Drills Process Approach

摘要: 本文将经典的写作“过程方法(Process Approach)”模型进行了针对标准化写作考试的简化,并基于修改后的模型的每个阶段,介绍了所对应的课堂写作练习的设计方法。最后对课堂写作练习的设计原则进行了总结。
Abstract: This paper simplifies the classical cycle of the Process Approach to fit the real practice of standardized writing tests and demonstrates the techniques of designing in-class writing drills in accordance with the four phases in the simplified version. Finally, the principles of this drills design are summarized.

文章引用: 陈晟. 探索标准化考试备考课程中课堂写作练习的设计技巧——基于“过程方法(Process Approach)”模型的分析[J]. 国外英语考试教学与研究, 2020, 2(1): 19-26. https://doi.org/10.12677/OETPR.2020.21003

1. 问题的引出

如何提高学生的学术写作技能(Academic Writing Skills)是一个全球性难题。在包括美国 [1] (美国教育统计委员会,2012)、英国 [2] (教育部,2012)、新西兰 [3] (教育统计局,2014)等英语为母语(L1)的国家的官方报告中显示,写作是语言能力评估测试中,学生表现最差的部分。

在第二语言(L2)培训中,学术写作(Academic Writing)给英语学习者带来了很大的困难(Nora & Juan Manuel, 2017 [4])。因此,如何在标准化英语考试的备考课程中提高学生写作技巧,也成为了学术界比较热门的研究方向之一。一些学者的研究(如Bagheri & Zare,2009 [5];Ahmadi-Fatalaki & Nazari,2015 [6])发现,给考生提供范文等教学干预的方法,特别是在有教师指导下,让学生注意自己在词汇、语法、逻辑、和内容上与范文的差距的情况下,对提升学生的写作质量有很大影响。另一些学者探讨了随堂批改反馈对学生写作提高的有效性(如,Ganji,2009 [7];Ketabi & Torabi,2013 [8];Paulus,1999 [9];Vahdani-Sanavi & Nemati,2014 [10]),并得出结论:同伴批改(peer-correction)是对学生最有效的批改反馈方法。

但是,由于在全球各地,由商业培训机构提供的备考课程非常昂贵,因此设计一系列有效但仅需消耗少量时间的写作练习在这些机构的教师备课过程中至关重要(Green, 2007 [11])。目前,对教师在这类培训课程的备课中所做工作的研究比较有限。在托福考试的准备中,Hamp-Lyons [12] 建议教师“把帮助学生提高英语知识和使用能力,思考什么是考试准备中应该做的事,并有意识地选择合适的内容和方法看作主要任务。”(1998,第330页)。在雅思考试的准备中,Hayes & Read [13] 通过案例研究发现,教师往往专注于“实际测试任务”,而忽略了“未在测试中被直接评估的技能(2008,第109页)”。然而,还没有人真正地把写作原理和写作备考课程的安排规划联系起来。本文试图通过使用经典的“过程方法(Process Approach)”来分析教师在设计练习时必须考虑到的重要因素。

2. 过程方法(Process Approach)

自20世纪年代以来,基于“过程方法”(下文简称为“PA”)来研究二语写作(L2 Writing)经历了许多年的发展。如今,PA经常被用来解释一篇文章的作者在进行这篇文章写作时的行为。如图1所示,写作的整个流程可以认为是“一个从预写到编辑等不同阶段交替的循环”(Cofn, 2003 [14])。这个循环“有助于使学生意识到写作是一个过程,对于不同类型的写作有不同的过程”(Susser, 1994 [15])。因此,使用第二语言的作者应该避免遵循严格而狭义的方案去写作,而是要根据他们遇到的不同题型而改变。目前的分析和研究(例如,Goldstein & Carr,1996 [16];Onozawa,2010 [17];Akinwamide,2012 [18];Bayat,2014 [19])证明了PA对建立可靠有益教学法的促进作用。

Figure 1. Process writing cycle. Adapted from Cofn (2003)

图1. 写作“过程方法”的循环。摘自Cofn (2003)

在标准化测试中,图1所示的整个周期更小,因为:1) “批改者会将文章视为第一稿”(摘自ETS官方描述) [20],从而使“peer review”、“additional research”和“editing”这三个阶段不再存在;2) 在所有标准化考试中,学生在考试前并不知道写作部分的考试题目,从而使得“prewriting”阶段也不再存在。因此,整个周期变为了“计划(Planning)”、“提纲(Drafting)”、“实操(Reflection)”、“检查(Revision)”四个阶段,具体流程见图2

Figure 2. Process writing cycle in standardized tests

图2. 标准化考试中的过程写作循环

因此,写作练习的应该根据图中的这四个阶段来进行有针对性的设计。

3. 基于“过程方法”的课堂写作练习

3.1. 计划(Planning)

由于时间限制、对题目分析的复杂性、禁止使用参考材料以及题目主题的不可预测性(仅在TOEFL/IELTS中;在GRE中,ETS的GRE官方网站提供了完整的主题库)以及其他潜在的情感因素,一般中国学生在规划方面有很大的困难,特别是在托福的独立写作题、雅思写作的Task 2、和GRE的issue写作题中。如何提出观点(也就是段落主题句)?紧接着应该呈现什么样的例子和原因?这是学生在参加备考课程时想要得到解答的两个关键问题。幸运的是,借助新东方学校在20多年考试准备培训中积累的经验,如今老师们已经掌握了系统的方法论并拥有了丰富的知识储备来有效地破解了这一问题。

那么这里的关键问题就是:学生是否可以在课堂上充分消化这些老师传授的内容并将其应用到所有立论型的命题作文考试?所以,我们应该设计练习来检验和了解学生在这方面的吸收情况。

在我的教学实践、尤其是在GRE的issue教学中,我会首先提出我的教学目标:要求学生进行复杂性的思考(Complexity)并深入挖掘自己的观点(Insightful Position)——这是GRE issue考试的考核目标 [20]。并且总会首先对一道issue题目进行完整的分析,然后再要求学生将这个分析过程应用到其他issue题目中。具体来说,我会指导学生思考与该问题相关的很多素材和场景(大约10个),然后尝试根据这些例子得出自己的观点和立场。这样做的原因是:1) 就如同写论文时需要首先收集大量的参考资料一样,在思考issue题目时,学生如果想进行复杂的思考并深入挖掘自己的立场,那么第一步就是要寻找能够紧紧围绕着这个issue题目的素材和场景。没有这些“养料”,对题目的分析往往是空洞无味的。2) 素材在一篇习作中往往以论据的形式出现,而通常对一篇议论文而言,论据基本会占据整篇文章总篇幅的70%~80%,因此对于写作考试的分数高低而言,素材成功非常重要。如果没有素材,即使学生可以考虑到所有相关的观点,也无法建立整个段落;最重要的是,3) 将issue考题基于题材涉及的领域进行细分(即教育,技术,历史,法律等)是考试准备过程中的常见做法,并且在每个题材领域中,一个issue题目中使用的写作素材可以引申到其他issue题目中。

在课堂实践中,我会在展示完第一个issue题目的分析之后,要求同学们接下来进行练习。在这一部分中,我会列出同一题材领域中几个不同的issue题目,并指导学生将这些例子用于所有其他主题并提出不同的观点和看法。学生通常会积极地参加这些练习。因为同学们会发现,把某一道题进行深入分析后,无论是这道题中的论点还是论据,都可以推广至同一领域的其他题目,从而降低对这些题目的思考难度并有效提高对整个题库的整体分析效率(图3)。

Figure 3. Demo drill for planning

图3. 规划的样例练习

3.2. 提纲(Drafting)

众所周知,文章的组织结构是标准化写作阅卷人评估学生写作表现的一个重要方面。而提纲阶段又是训练学生建立文章“骨架”的绝佳阶段——在学生进入到实操阶段(Reflection)之后,由于这个阶段可能需要同学们通过段落论证来传递非常重要的论证信息,他们很可能只有能力估计内容呈现、而无法清楚宏观地看清自己文章的整个结构。因此,在真正写文章之前的提纲阶段,通过设计一些练习来增强学生的文章结构感就很重要。

由于几乎所有标准化英语写作考试都要求学生进行议论文写作(无论是托福的独立写作,雅思的Task 2,还是SAT和GRE的分析性写作),虽然考试形式可能会有差异,但由于无论是自己构建论点论据的议论文,还是对他人的文本进行分析的议论文,其基本构架并不会有很大的改变,这也就使得课堂上对段落结构的练习非常的必要且重要。在课堂实践中,老师通常都会介绍开头段、正文和结尾段的不同写作方法。在介绍完这些方法之后,老师们就应该配以练习,以促使学生将它们应用到实际写作中。例如,在GRE的Argument写作中1,典型的高分文章的开头段通常“先需要复述Argument文章中的结论,然后去复述基于这一结论作者所使用的理由或者例子”(摘自:ETS官方陈述) [20]。因此,为了提高组织结构的熟练程度,教师可以先做好一个关于开头段写作的格式,然后要求学生根据这个格式来构建其他Argument题目的开头段的结构(图4)。

Figure 4. Demo drill for organization

图4. Argument开头段结构的样例练习

3.3. 实操(Reflection)

实操阶段最核心的任务就是段落拓展。段落拓展可能是学生在议论文写作过程中的最大挑战,也是文章成功的关键。在实操阶段,练习应着眼于通过仿写来让学生学会如何使用不同的论证方法(例如例证,场景,比较和对比等)来展开段落。所谓仿写,就是首先呈现一个示例段落先让学生学习,然后给学生一个主题句,让其通过模仿示例展开为完整的段落。这种安排可以使学生有机会检验他们是否能够真正掌握段落展开的不同方法(图5)。

Figure 5. Demo drill for thesis development

图5. 文章展开的样例练习

这样的写作练习的好处是:1) 能够有效提高学生在课堂中进行写作的意愿度。在大量新东方写作课堂教学案例中,强制要求学生运用课堂时间(比如半个小时甚至更多)去写一篇完整的作文会给学生带来焦虑、厌烦等负面情绪。相反,将写作练习“碎片化”、用相对较短的时间去完成一个学生认为可以完成的练习,则能更好地促进学生的课堂参与度。2) 通过模仿优秀的论证段落,学生能够更有效地了解段落展开的方法和途径,并且能够直接连接到学生自己的写作实操。3) 能够在“控制变量(Controlling Variable)”的方法下,更精准地暴露学生在“段落拓展”这一核心技能上的优点与缺失。由于写作是一个学生能力的综合体现,其中不仅仅包括英语能力,还包括思维能力。这一点在GRE issue写作上表现得更明显:学生需要通过议论文写作这一载体,向考官展示自己对issue命题的“复杂性(complexity)和深入度(insightful position)”的能力(摘自:ETS官方陈述) [20],因此,如果要求一位同学去写一篇完整的写作,就无法更清晰地暴露出同学们在写作中表现糟糕的原因。相反,一个段落拓展练习,则可以较为精准地诊断出学生在段落写作中是否已经达到要求。从而为对学生的进一步提供依据。

3.4. 修改(Revision)

通常,当学生完成考试中的写作时,他们将花费1~3分钟来回顾全文。在这个阶段,如何快速改正并修饰句子是一项重要的任务。毋庸置疑,学生,尤其是大学阶段的学生,必须在复杂文本的语法和句法上打下坚实的基础,而实证研究已经证明了这种观点(Nora & Juan Manuel, 2017 [4])。

在传统写作课程中,提高语言水平是教师的一项挑战,因为它是一项综合技能,而不是一项独立的技能。为了提高第二语言(L2)的写作能力,必须熟练掌握第一语言(L1),但实际上,许多学生母语的学术素养有限(Schleppegrell, 2004 [21]; Gómez, 2011 [22]; Zhu, 2001 [23]; Zhu, 2004 [24])。然而,尽管教师很少能在应试课程中让学生提高自己的母语水平,但他们仍然可以帮助学生提高学生对语法和句子多样性的掌握程度。

幸运的是,有很多帮助学生提高此类能力的材料,特别是一些标准化考试(例如GMAT句子改正,SAT写作和语文以及ACT的英语等)中有很多问题来训练学生。这些可以提高学生语言技能的权威问题可以被植入到写作课中。

Figure 6. Demo drill for language improvement

图6. 语言提高的样例练习

图6中的这些摘自GMAT语法改错的课堂练习题,不仅仅能够帮助学生很有效地识别句子中的问题并用于未来写作的修改环节,更能帮助学生反思自己在句子写作中常见的语法错误(比如:代词指代不一致、并列平行结构前后不对等、时态选择很随意,等等),从而在未来的写作中能尽量避免这些错误。是一个事半功倍的方法。

4. 结论及建议

实际上,设计课堂练习的方法多种多样,本文仅基于作者的个人教学经验涵盖其中的一小部分。考虑到不同的老师可能会遇到不同背景的学生(即某些TOEFL老师可能只教中学生,而另一些TOEFL老师可能会教大学生),教师应根据学生群体的弱点来设计有针对性的课堂练习。但是,无论设计哪种练习,我们都需要牢记一个核心关键:提高教学效率始终是重中之重。以下列出一些建议教师应考虑到的原则:

1) 每次练习都不应花费太多时间(建议每次练习不超过15分钟)。

2) 练习可以当场批改并以较容易的方式进行修改——至少老师不能花很长时间来批改学生的答案。

3) 练习应与课堂重点紧密联系,并可以直接应用到学生的实际写作练习中。

NOTES

1GRE Argument写作考试的方式是:给定一篇议论性的段落(Argument),需要考生针对这个段落的逻辑严谨性(logical soundness)展开分析和讨论。详情请见ETS官方网站:http://www.ets.org/gre/revised_general/prepare/analytical_writing/。

参考文献

[1] National Council for Education Statistics (2012) The Nation’s Report Card: Writing 2011 (NCES 2012-470). Institute of Education Sciences, Washington DC.
[2] Department for Education (UK) (2012) What Is the Research Evidence on Writing?
https://www.gov.uk/government/uploads/system/uploads/attachment_data/file/183399/DFE-RR238.pdf
[3] Education Counts (2014) Achievement Information.
http://www.educationcounts.govt.nz/topics/121981/122072
[4] Marulanda Ángel, N.L. and Martínez García, J.M. (2017) Improving English Language Learners’ Academic Writing: A Multi-Strategy Approach to a Multi-Dimensional Challenge, Gist Education and Learning Research Journal, No. 14, 49-67.
https://doi.org/10.26817/16925777.367
[5] Bagheri, M.S. and Zare, M. (2009) The Role of Using IELTS Model Essays in Improving Learners’ Writing and Their Awareness of Writing Features. Journal of Empirical Legal Studies, 1, 115-130.
[6] Ahmadi-Fatalaki, J. and Nazari, M.R. (2015) The Study of Metadiscourse Markers in Academic IELTS Preparation Courses. Imperial Journal of Interdisciplinary Research, 1, 11-16.
[7] Ganji, M. (2009) Teacher-Correction, Peer-Correction and Self-Correction: Their Impacts on Iranian Students’ IELTS Essay Writing Performance. The journal of Asia TEFL, 6, 117-139.
[8] Ketabi, S. and Torabi, R. (2013) Teaching Academic Writing in Iranian EFL Classrooms: Teacher-Initiated Comments or Peer-Provided Feedback? Iranian Journal of Research in English Language Teaching, 1, 99-109.
[9] Paulus, T.M. (1999) The Effect of Peer and Teacher’s Feedback on Student’ Writing. Journal of Second Language Writing, 8, 265-289.
https://doi.org/10.1016/S1060-3743(99)80117-9
[10] Vahdani-Sanavi, R. and Nemati, M. (2014) The Effect of Six Different Corrective Feedback Strategies on Iranian on Iranian English Language Learners’ IELTS Writing TASK 2. Sage Open, 4, 1-9.
https://doi.org/10.1177/2158244014538271
[11] Green, A. (2007) Washback to Learning Outcomes: A Comparative Study of IELTS Preparation and University Pre-Sessional Language Courses. Assessment in Education: Principles, Policy & Practice, 14, 75-97.
https://doi.org/10.1080/09695940701272880
[12] Hamp-Lyons, L. (1998) Ethical Test Preparation Practice: The Case of the TOEFL. TESOL Quarterly, 32, 329.
https://doi.org/10.2307/3587587
[13] Hayes, B. and Read, J. (2008) IELTS Test Preparation in New Zealand: Preparing Students for the IELTS Academic Module. In: Cheng, Y.W.L. and Curtis, A., Eds., Washback in Language Teaching: Research Contexts and Methods, Lawrence Erlbaum Associates Publishers, Mahwah, NJ, 97-112.
[14] Cofn, C. (2003) Teaching Academic Writing. Routledge, London.
[15] Susser, B. (1994) Process Approaches in ESL/EFL Writing Instruction. Journal of Second Language Writing, 3, 31-47.
https://doi.org/10.1016/1060-3743(94)90004-3
[16] Goldstein, A.A. and Carr, P.G. (1996) Can Students Benefit from Process Writing? NAEP Facts, 1, 2-7.
https://doi.org/10.1037/e314642005-001
[17] Onozawa, C. (2010) A Study of the Process Writing Approach: A Suggestion for an Eclectic Writing Approach. Proceedings of Kyoai Gakuen College, 10, 153-163.
[18] Akinwamide, T.K. (2012) The Influence of Process Approach on English as Second Language Students’ Performances in Essay Writing. English Language Teaching, 5, 16-29.
https://doi.org/10.5539/elt.v5n3p16
[19] Bayat, N. (2014) The Effect of the Process Writing Approach on Writing Success and Anxiety. Educational Sciences: Theory & Practice, 14, 1133-1141.
https://doi.org/10.12738/estp.2014.3.1720
[20] GRE Analytical Writing Measure Introduction, the Official Website of GRE Analytical Writing Measure.
http://www.ets.org/gre/revised_general/prepare/analytical_writing/
[21] Schleppegrell, M. (2004) The Language of Schooling. Lawrence Erlbaum, Hillsdale, NJ.
https://doi.org/10.4324/9781410610317
[22] Gómez, J. (2011) Teaching EFL Academic Writing in Colombia: Reflections in Contrastive Rhetoric. Profile, 13, 205-213.
[23] Zhu, W. (2001) Performing Argumentative Writing in English: Difficulties, Processes, and Strategies. TESL Canada Journal, 19, 34-50.
https://doi.org/10.18806/tesl.v19i1.918
[24] Zhu, W. (2004) Faculty Views on the Importance of Writing, the Nature of Academic Writing, and Teaching and Responding to Writing in the Disciplines. Journal of Second Language Writing, 13, 29-48.
https://doi.org/10.1016/j.jslw.2004.04.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