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业世界  >> Vol. 9 No. 2 (April 2020)

枸杞在园林中的开发应用
The Development and Application of Chinese Wolfberry in Garden

DOI: 10.12677/WJF.2020.92008, PDF, HTML, XML, 下载: 94  浏览: 179  科研立项经费支持

作者: 王 晗, 聂庆娟*, 刘 睿:河北农业大学,园林与旅游学院,河北 保定

关键词: 枸杞文化内涵园林景观开发应用Chinese Wolfberry Cultural Connotation Garden Landscape Application

摘要: 我国枸杞产业发达,历史悠久,枸杞产业具有巨大的开发潜力。可依据不同区域的自然环境条件,因地制宜,充分发掘枸杞极高的观赏价值与卓越的医用价值,形成景观风貌独特、观赏价值突出的绿色体系。通过对相关文献的研究,概述了我国枸杞的种质资源和生物特性,总结了枸杞的文史内涵,归纳了枸杞在园林景观中的应用途径,对今后的综合开发利用前景进行了展望。
Abstract: The Chinese wolfberry industry is developed and has a long history. It has great development po-tential. According to the natural environment conditions of different regions, the high ornamental value and excellent medical value of lycium barbarum can be fully explored, forming a green sys-tem with unique landscape and outstanding ornamental value. Through the research of related literature, the germplasm resources and biological characteristics of Chinese wolfberry were summarized, the connotation of Chinese wolfberry in literature and history was summarized, the application ways of Chinese wolfberry in landscape were summarized, and the prospect of com-prehensive development and utilization in the future was prospected.

文章引用: 王晗, 聂庆娟, 刘睿. 枸杞在园林中的开发应用[J]. 林业世界, 2020, 9(2): 56-61. https://doi.org/10.12677/WJF.2020.92008

1. 引言

随着城市化进程的不断深入,促进了经济的飞速增长与社会的发展,同时也产生了一系列“城市病”如交通拥挤、住房紧张、供水不足、能源紧缺等城市发展问题,以及环境恶化、绿地污染、植物景观贫乏等生态景观问题,对人们的身心健康构成了严重的威胁。园林行业担负着改善人居质量、美化城市环境、凸显城市文化等重要角色的同时,更应担负保障居民健康的重任。

枸杞系茄科枸杞属,多年生落叶小灌木,又名枸杞菜、狗牙子、枸杞子、杞子 [1],是重要的经济植物资源,广泛地分布于我国西北、西南、华中、华南和华东各省区,有很高的营养价值和药用保健功效,是我国传统的药食同源植物 [2]。在园林绿地规划建设中,可充分发掘枸杞的医用性与实用性,开发地方枸杞种质资源,打造可持续性功能型绿地。将枸杞这种既具有地域景观特色又富有文化特色、保健价值的植物有机地应用于城市园林景观绿化中,打造既具有地方特色又具有特殊功能的新型园林绿地。

2. 枸杞资源概述

2.1. 枸杞主要种类

枸杞为茄科枸杞属。全世界约有80种,多分布于暖温带地区,欧洲3种,亚洲7~8种,澳大利亚1种,美洲约45种,南非6种 [3]。我国枸杞种类繁多,主要有有黑果枸杞、截萼枸杞、新疆枸杞、宁夏枸杞、柱筒枸杞等7个品种以及红枝枸杞、黄果枸杞、北方枸杞3个变种 [4]。其中,宁夏枸杞因其生长地区独特的水文气候条件,品质优良、营养丰富,畅销全国及海内外,已逐步形成栽培、生产、销售一体化的产业体系,成为宁夏的支柱产业,其开发利用前景十分广阔。枸杞是中国特有的农业产品,我国的枸杞资源无论是在数量还是在品质上,在全球都占据主导地位,除了我国以外,只有北美和朝鲜零星分布着枸杞野生资源 [5],主要集中在宁夏、甘肃、青海黄河两岸的引黄灌区、黄土高原及荒漠干旱地区带。

2.2. 生物学特征与生长习性

枸杞,落叶小灌木,多年生木本植物,树龄较长,最长可达百年以上 [6]。高可达10 m以上,茎皮带灰黄色,枝条细长,常弯曲下垂,侧生枝短,叶互生或在枝条部有数叶簇生,长2~6厘米,宽1~2厘米,两面无毛,叶柄短。花腋生,浆果卵形或长圆形,成熟时呈深红色或橘红色(图1),种子棕黄色,花期长,通常6~7月花量较多,果期7~10月。

Figure 1. Biological characteristics of Lycium barbarum

图1. 枸杞生物学特征(来源:网络1)

枸杞性喜光喜温,但也较耐寒,年均温在10℃以上,无霜期180天以上均可生长,并喜湿润但不耐积水而较耐干旱,要求年降水量在500毫米以上。对土壤没有特殊要求,在微酸性、中性、碱性土壤中均能正常生长,是钙质土的指示植物之一。在土壤含盐量0.2%~0.3%的盐碱地中也能正常生长 [7]。

3. 枸杞文化内涵

3.1. 追根溯源,历史文化悠久

在《本草纲目》中对枸杞称谓的由来这样解释:“此物棘如枸之刺,茎如杞之条,故兼名之。”除此之外,古人对枸杞诸多其余叫法,如仙人杖、却老、天精、地仙等。唐代著名诗人刘禹锡对枸杞的医药效果也有着极高的评价,在《枸杞井》诗中写道:“僧房药树依寒井,井有清泉药有录。翠黛叶生笼石甃,殷红子熟照铜瓶。枝繁本是仙人枝,根老能成瑞犬形。上品功能甘露味,还知一勺可延龄” [8]。刘禹锡诗中所描写的的“仙人杖”就是枸杞。因枸杞对延年益寿、抵抗衰老有独特的效果,因此将其称为“却老”。

枸杞在我国种植历史悠久,由枸杞衍生的文化也源远流长。在文献记载中,枸杞最早在商周时期就已经出现,由此可见,其种植年代必然出现在商周之前。甲骨文专家罗振玉先生根据《说文解字》中的记载对枸杞二字进行了解释:“杞,枸杞也,从木已声” [9]。“杞”字最早记载可追溯于殷商时期的甲骨文,由此可推断其种植年代在商周之前的夏禹时代,人们就对枸杞有初步的认识并且有一定的种植规模了。《诗经·小雅》有曰:“陟彼北山,言采其杞。”在史料记载的诸多药用枸杞中,宁夏枸杞的品质尤为突出。清乾隆年中卫知县黄恩锡留诗见证:“六月杞园树树红,宁安药果擅寰中。”从明朝弘治年间起,对宁夏枸杞就开始进行引种和驯化,经过人工培育,选取品质优良的枸杞品种作为贡品进贡。编纂于乾隆时的《中卫县志》称:“宁安一带(今宁夏中宁县)家种杞园,各省入药甘枸杞皆宁产也” [10]。

3.2. 喜庆祥瑞,吉祥象征显著

枸杞作为民俗传统吉祥象征植物之一,除了之前提到的枸杞诸多称谓之外,枸杞还有一个非常喜庆的名字——吉庆果。吉庆果特指枸杞在成熟前的果实,因其挂在枝头郁郁葱葱而得名。既可将果实留在枝头观赏,又可单独栽植做盆栽、观盆景,寓意延年益寿、喜庆瑞祥。古人云,所谓“吉者,福善之事;祥者,嘉庆之征”。民俗文化常用杞菊延年作为吉祥图表达祥和美好的寓意,其中的杞即指枸杞。

在《诗经》中,常有作品借枸杞等树木比兴,赞扬君子的美好品德,表达美好吉祥的寓意。在《诗经•湛露》篇中,诗人将火红紧簇的枸杞、晶莹易透的露珠、场面盛大的宴席描绘在一个画面,借助枸杞的火红来象征节庆的盛大,这说明远在上周时期,枸杞就已经出现在人们的精神世界,给人以美好的寄托,反映当代生活。在国内,每逢佳节人们就将枸杞、红枣、豆子以及各式稻米煮在一起,庆祝节日、祈求福气、表达幸福。

3.3. 健康增寿,康养内涵卓越

枸杞是我国传统名贵的中药材,具有促进和调节免疫功能、保肝和抗衰老三大药理作用,也是有名的滋补肝肾、益精明目良品,其药用及食疗保健价值具有悠久历史。唐代的陆龟蒙曾写过一篇《杞菊赋》,极为推崇食用枸杞。大诗人陆游,晚年两眼昏花,为此他经常食用枸杞,留下了至今还为人吟颂的“雪雯茅堂钟磬清,晨斋枸杞一杯羹”的诗句 [11]。

4. 枸杞在园林中的应用

枸杞历史文化源远流长、底蕴深厚,是一种颇具开发价值的多用途植物,具有较高的药用和食用价值外,还具有较高的园林观赏价值。在枸杞景观绿化方面,可通过区域景观规划、枸杞特色价值发掘和优质资源繁育等方式,实现枸杞资源真正的生产、生活、生态三位一体。

4.1. 园林观赏树种

枸杞叶披针形,叶脉分明,花瓣深紫色,其幼果青绿,完全成熟时深红色,密如珍珠倒悬,艳如玛瑙成串,清秀别致,是集观果、观形、观叶于一体的园林景观树种,具有极高的观赏价值。枸杞喜光照充足的环境,亦稍耐阴;喜凉爽气候,亦较耐寒、耐干旱;对土壤适应范围很广,耐盐碱性较强,适宜生长pH值为7~8。把枸杞资源应用到园林景观中,可以为植被稀少的青海、宁夏等地区提供大面积的绿色植被屏障。

4.2. 绿篱及盆景

枸杞枝叶繁茂,果色红艳,可作为具有观赏价值的观果篱,起到美化园林景观的作用;也可布置于道路中间的绿化带,起到隔离防护、防尘防噪的作用。枸杞成熟的叶腋间有2~3个方位各异的利刺,因而适于作防护性绿篱,是良好的屏障树种。枸杞适应性广,生长速度快,1~2年就可以长成绿篱,树上果实如红玛瑙点缀,其围护效果极佳。

枸杞喜光,对土壤要求不严,可将粗壮树桩直接造型上盆,其主要枝干可适当攀扎和修剪。以枸杞制作盆景其姿态优美,枝条悬垂,可春初观叶,夏初观花,秋初直至冬末观果,红果与新叶相互映衬,观赏效果极佳(图2)。

4.3. 庭院造景

枸杞花期较一般药用植物而言比较长,秋季红果开满枝头,非常适宜作为庭院的主景或配景植物,有良好的观花观果效果(图3)。种植方式丰富多样,可孤植、列植、丛植或群植,以不同的种植方式呈现不同的景观。一般而言,体量较大、枝条通直、花果繁茂的枸杞可作孤植观赏,利用枸杞可塑性强、枝条柔软这一特性对枸杞进行剪枝造型。列植时,常在园路两边对称栽植,搭建花廊或拱形花架作为辅助,引导枸杞枝条生长,将枝条捆绑造型作为花棚遮盖。丛植时,常将枸杞作为配景,栽植在假山一侧或池塘一旁,作为人工景观的辅助。群植则大片栽植体量较小的枸杞植株,布置在园角、岩坡或在绿地中成群落状栽植,果熟时枝条繁茂,硕果累累,颇为喜庆壮观。

Figure 2. Wolfberry bonsai

图2. 枸杞盆景(来源:网络2)

Figure 3. Landscape design of wolfberry Garden

图3. 枸杞庭院造景(来源:网络3)

4.4. 优质种苗繁育示范

收集、保存、繁育优质的枸杞种质资源,引进新品种进行繁育和销售,展示新品种、新技术,建设枸杞种质资源圃,加强枸杞种质保护、创新和利用,为枸杞新品种的培育展示提供科普基地。通过基因工程、远缘杂交育种等手段培养适合盐碱地、干旱地种植的优质新品种,加快优新品系的选育力度,选育名特优新枸杞品种、繁育高纯度枸杞苗木,为枸杞资源在园林中的广泛应用提供优良的品质资源,同时,提高枸杞产业生产经营的效益。

4.5. 开发枸杞特色主题园林

开发枸杞特色主题园林,一是注重枸杞的养生功能,以食疗保健为方向,不断丰富园林的疗养功能; 二是挖掘枸杞的观赏价值,开发独具特色的枸杞盆栽、枸杞根雕和枸杞“画”等特色艺术品。园区规划设计以品种资源、文化展示为主线,发展枸杞生态旅游的新型文化项目,建设枸杞特色小镇、枸杞休闲观光园等特色主题园林,集观光采摘、科教示范、休闲养生于一体,打造具有特色并注重游人参与性的特色主题园林景观(图4),以此推动产、景、城一体化的发展,形成多功能的休闲度假枸杞产业,为弘扬枸杞文化开辟新的途径。

Figure 4. Characteristic town of wolfberry

图4. 枸杞特色小镇(来源:网络4)

5. 结语

为了更好地开发利用枸杞资源,让它作为美化园林环境的新树种,要在枸杞资源的选择和设计时充分考虑其生长的气候环境,挖掘其特有的文化内涵,在应用时将其特色提炼成设计语言。根据枸杞的生物学特征、文化内涵及园林应用现状,扬长避短,因地制宜,合理开发应用。

基金项目

基于数据分析的城市公共空间环境优化设计策略研究(C20190338)。

NOTES

1http://chinese.visitmedicalkorea.com/chn/wellnessKorea/wellnessKorea_03/wellnessKorea_03_3.jsp

2http://chinese.visitmedicalkorea.com/chn/wellnessKorea/wellnessKorea_03/wellnessKorea_03_3.jsp

3http://chinese.visitmedicalkorea.com/chn/wellnessKorea/wellnessKorea_03/wellnessKorea_03_3.jsp

4http://chinese.visitmedicalkorea.com/chn/wellnessKorea/wellnessKorea_03/wellnessKorea_03_3.jsp

参考文献

[1] 崔爱萍, 王年锁. 枸杞的价值及栽培技术[J]. 山西林业科技, 2000(4): 31-34+38.
[2] 张云霞, 刘敦华. 枸杞功能性成分研究进展及深加工发展趋势[J]. 食品与药品, 2009, 11(5): 67-69.
[3] 路安民, 王美林. 关于中药现代化中的物种鉴定问题——基于枸杞分类和生产问题的讨论[J]. 西北植物学报, 2003(7): 21-27.
[4] 王晓宇, 陈鸿平, 银玲, 刘友平. 中国枸杞属植物资源概述[J]. 中药与临床, 2011, 2(5): 1-3+50.
[5] 乔学智. 对柴达木枸杞产业发展的思考[J]. 柴达木开发研究, 2010(3): 4-7.
[6] 宋长冰. 枸杞产业现状及前景[J]. 中国林副特产, 2001(3): 32-33.
[7] 薛跃强, 张建波, 班振国, 程丽清. 枸杞的生物学特性及开发利用[J]. 内蒙古林业调查设计, 2016, 39(3): 58-59.
[8] 林华. 话说枸杞子[J]. 中国食品, 2001(15): 7.
[9] 苏德林. 宁夏枸杞从甲骨文中走向世界[J]. 国土绿化, 2019(7): 52-54.
[10] 毛东辉, 王纲. 宁夏枸杞出中宁[N]. 浙江日报, 2000-9-25(2).
[11] 贡树铭. 药食同源的枸杞和山药[J]. 医古文知识, 2000(3):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