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科学前沿  >> Vol. 9 No. 7 (July 2020)

部编版语文教材低年级识字策略的探析——以《葡萄沟》的教学为例
Analysis of the Literacy Strategies of the Lower Grade Chinese Textbooks—Take the Teaching of “Grape Ditch” as an Example

DOI: 10.12677/ASS.2020.97142, PDF, HTML, XML, 下载: 32  浏览: 95 

作者: 马稚书:重庆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重庆

关键词: 部编版低段识字方法Ministry Edition Low Paragraph Literacy Method

摘要: 语言文字是人类教育得以产生、继承和发展的最重要的信息载体和过程载体,而识字与写字教学是学生语文学习的起点,也是学生阅读与写作能力培养的基础阶段。部编版语文教材一个鲜明特点就是识字量增多了,这使得教师(尤其是新教师)对怎么教学普遍感到困惑,探讨低年段识字教学成了当前语文教学的迫切任务。全面考虑了儿童身心发展的规律以及语文要素的学习进程,探索了多种科学的识字与写字教学方法,力求增强汉字学习的趣味性,激起学生的识字与写字的兴趣,更重要的是产生对祖国语言文字的热爱和认同感,能够学会运用语言文字进行交流沟通。
Abstract: Language and writing are the most important information carrier and process carrier for human education to be produced, inherited and developed. Literacy and writing teaching are the starting point for students to learn Chinese and the basic stage for students to develop reading and writing skills. A distinctive feature of the Chinese textbooks in the Ministry of Education is that the amount of literacy has increased. This makes teachers (especially new teachers) generally confused about how to teach. Exploring literacy teaching in the lower grades has become an urgent task of current Chinese teaching. It fully considers the laws of children’s physical and mental development and the learning process of Chinese elements. It explores a variety of scientific literacy and writing teaching methods, and strives to enhance the fun of learning Chinese characters, stimulating students' interest in literacy and writing, and more importantly, generating the love and identification of the motherland’s languages and words can learn to communicate with the language and words.

文章引用: 马稚书. 部编版语文教材低年级识字策略的探析——以《葡萄沟》的教学为例[J]. 社会科学前沿, 2020, 9(7): 1013-1017. https://doi.org/10.12677/ASS.2020.97142

1. 教材编排中识字教学的变化

《语文课程标准(2011年版)》中针对识字与写字教学的具体建议强调,识字、写字是阅读和写作的基础,是第一学段的教学重点,也是贯穿整个义务教育阶段的重要教学内容。并在第一学段目标中指出:“喜欢学习汉字,有主动识字、写字的愿望。初步感受汉字的形体美。学会用音序检字法和部首检字法查字典” [1]。要求降低拼音教学的难度,减少难点,激发学生的学习欲望,先学习一部分代表汉字文化的象形字和一些常用字,以便解决学生从幼儿园过渡到小学阶段学习拼音的断崖问题,为更好地识字打下基础。

统编版教材主编温儒敏也正面回答了在人教版教材的基础上,一年级为何要改为先认字,再学拼音。一年级的这种改变体现了一种更切实的教学理念。新版教材上第一单元扑面而来的“天、地、人、你、我、他”6个汉字给学生留下了更加深刻的印象 [2]。其次应该考虑到幼小衔接的坡度问题,从游戏活动过渡到集中的教学活动,如果一开始就让学生接触难度较大的拼音教学容易导致学生的学习兴趣降低,难以养成主动识字的习惯。在小学低年级,识字的重点应该是“会认”,如果将“会写”的字大量增加,不仅增大了学生的书写难度,而且会导致学生识字效率的下降,出现回生现象得不偿失。

2. 低段识字教学方法的探索

2.1. 强化文本意识,注重随文识字

教师要教授好一门课,除了充分了解其教学对象之外,更要树立文本意识吃透教材,对部编版教材的编写意图有清楚的把握。语文课程标准中要求第一学段认识常用汉字1600个左右,其中800个左右会写,这对于从学前阶段过渡到小学阶段的学生来说有一定的负担。此外,部编版语文教材投入使用的时间不长,许多一线教师以及新教师对此还没有清晰透彻的掌握文本,如何根据学生的学习水平差异进行识字教学也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时常感到棘手,根本原因还在于对部编版教材的熟悉程度和编者的意图不够明晰 [3]。在此以二年级上册《葡萄沟》为例,简要阐述部编版语文教材在落实“多认少写”的识字要求时的编排。以下为《葡萄沟》的生字表:

一览生字表可知,《葡萄沟》的生字编排第一部分为本课“会认”的 18个生字,“好”、“干”和“分”为3个多音字(表格中的蓝色字体),第二部分则呈现了既要“会认”又要“会写”的10个生字:份、枝、客、收、市、坡、起、老、城、利。10个生字中又有“份、枝、收、城、市、利”等6个生字在第一部分出现了,即表格中的黑体字。第二部分要求会写的10个生字中还有“客、坡、起、老”4个字没有在“会认的字”中出现,是因为上述4个生字在已学过的课文中学生基本达到“会认”的要求,在“多认”的基础上重复呈现反而会增加学生的学业负担、对识字学习产生被动的厌学情绪。

针对本课生字量较大的情况,如果教师采用分散识字的方法,孤立每个生字在文中的联系,势必会造成学生的认知混乱,降低教学效率。基于此,低段识字较为科学的方式就是加强识字与课文的联系,采取随文识字的方法,把握好整体与局部的关系。随文识字具有更强趣味性、灵活性和参与性,它可以将课文中的字、词、句、段进行紧密而自然的结合,突显汉字的表意功能。可以看出,部编版教材的生字学习严格遵循了“多认少写”的原则,倡导采用随文识字的教学方法。教师只有在文本意识的指导下,理清统编教材生字编排的脉络结构,才便于结合该学段学生的身心特点、生活经验和语文要素等运用不同的教学方法,区分用力,提高教学效率,让老师教得轻松,学生学得扎实。

2.2. 遵循学生身心发展规律,创新教学形式

根据皮亚杰关于儿童认知发展阶段理论,小学低段的学生证处于前运算阶段向具体运算阶段的过渡时期,其显着特征是可以使用符号来理解世界,开始依赖表象思维来理解事物,并且结合具体事物或从具体事物中获得的表象进行思维加工,虽还不能进行抽象思维,但该阶段的学生具有很强的创造力和可塑性。教师必须对此有清醒的认识,对学生的认知发展特点有准确的定位,同时遵循这一特征,并对教学形式进行改组创新,充分利用形象生动的教学手段来吸引学生的注意力,寓学习于灵活的教学形式之中。除了利用分角色、开火车等有趣阅读法,还可以制作生动形象的认字课件及动画片,如《36个象形字》,调动学生的注意力和积极性。总之,要在遵循儿童身心发展规律的基础上,结合教材不断进行形式上的变化和创新,带给学生丰富多变的识字体验,逐步达到喜欢学习汉字,有主动识字、写字的愿望以及初步感受汉字形体美的要求,激发对祖国语言文字的热爱。

2.3. 紧抓课标要求,进行针对性教学

结合第一学段教学对象的识字基础和教学目标,教师在识字教学中应当严格按照“识写分流,多认少写”的课标要求进行。从“认”和“写”的内涵来看,“认”的要求要低于“写”的要求;要达到“写”的要求,教师和学生都需要抓住识字教学的重点,提高默契度。课文《葡萄沟》中“沟、产、梨、份、枝、搭、淡、够、好、收、城、市、干、留、钉、利、分、味”18个生字要会“认”,学生能够达到读准字音、认清字形、大致了解字的要求就行,以免给低段学生增加不必要的负担。这一课中“份、枝、客、收、市、坡、起、老、城、利”这10个生字要达到“写”的要求,还需要学生熟练掌握的基础上灵活运用。这就要求教师在备课时投入更多的时间和心思去设计如何教学本课的生字,便于学生普遍能够达到“写”的要求。课文中在要求会写的10个生字中与要认的18个生字,有6个是重合的,这些字需要在螺旋式上升的基础上继续对其进行强化以达到会“写”的要求。教师应当遵循语文课标中“识写分流,多认少写”的原则,不能忽略学生目前的发展情况,简单地把“认”拔高到“写”的层面,导致学生学习负担的加重;反之也不要将“写”的要求降低。应当在课标的基础上结合学生的实际掌握情况,有针对性地进行教学,着重突出部编本教材编写的内在含义及逻辑结构,遵循由易到难的识字教学规律,循序渐进地进行识字教学。

2.4. 追本溯源,探究字理

中华传统文化底蕴深厚,每个汉字的音、形、义都存在着一定的联系,汉字更是音、形、义三要素的统一体。部编版教材在遵循学生身心发展的基础上,重视呈现或引导学生在识字学习中发现汉字的规律和趣味性,尤其是一年级的教材中大部分生字都是形声字,如一年级下册识字单元《小青蛙》中带有“青”的生字,都是通过基本字“青”和不同的形旁构成的汉字——晴、睛、情、请、清。在教学过程中,要让学生了解形声字的基本特点,即声旁表音、形旁表义的特点,并能利用这样的规律让学生喜欢识字、有主动识字的愿望 [4]。出示以上几个形近字,引导学生在“青”字的基础上对偏旁进行理解加工。归纳出形声字的构字规律:声旁表音、形旁表义,并在此基础上迁移运用,同时达到检测学生学习效果的目的。例如出示汉字“雷、雾、雪、霜”,鼓励学生先猜一猜这些字的读音,发挥学生的主观能动性。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学生掌握了构字的方法,自然而然减轻了识字的难度,提高了识字教学的效率和趣味性,激发学生的识字欲望。

2.5. 创设丰富情境,回归学生生活

处在前运算阶段的学生注意力持续时间不长、容易被新奇有趣的事物所吸引,因此在低段识字教学中,应尽量多采用情境性和游戏化的丰富多样的教学方式,寓教于乐。同时更应当注重识字教学与学生生活的紧密结合,部编版教材的口语交际中很直观的佐证了这一观点,引入“打电话、超市、游乐场”等与儿童生活实际密切相关的情景,唤醒学生的生活经验从生活中识字,在润物无声中拓展学生的识字量。学生在生活中也会出现许多识字材料,例如校园文化中的黑板报、宣传标语,餐厅里的菜单、街上的广告牌等等,都是教师或家长可以引导其作为学习材料的重要资源。识字教学的最终目的是学生能够灵活运用,鼓励学生将所学的字词运用到填空、组词、写句子以及与人交流中去,在实际运用中强化汉字的音、形、义。例如在一年级下册的语文园地(二)中,识字加油站列举了一辆车、一匹马、一册书等6组量词短语,要求学生养成使用量词的习惯,不同的事物用不同的量词。同时也为之后的阅读和写作教学打下基础。形成良好的用词习惯,培养学生良好的语文素养。

3. 结论

如前所述,识字与写字教学是学生语文学习的起点,也是学生阅读与写作能力培养的基础阶段。在低段语文教学中,识字教学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和作用,学生识字量的多少、识字速度的快慢以及识字方法技巧的运用等,将直接影响其阅读与写作、口语表达能力的发展。因此,教师必须意识到识字教学的重要性,根据学生年龄特点,运用多种活动丰富教学识字,调整教学方法。让学生乐学善用,勇于探索语文之美。

参考文献

[1] 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 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M]. 北京: 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2: 21.
[2] 温儒敏. 如何用好“统编本”小学语文教材[J]. 课程•教材•教法, 2018(2): 4-9.
[3] 吴善虎. 统编小学语文教材低年段生字教学策略初探——以《田家四季歌》的教学为例[J]. 江苏教育研究, 2019(29): 64-67.
[4] 陈欣婕. 小学语文部编教材低年级识字教学策略的研究[J]. 中国校外教育, 2019(33): 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