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医学人类学理论与方法研究蒙医药学
Study on Mongolian Medicine with the Medical Anthropology Theory and Method
DOI: 10.12677/TCM.2021.101012, PDF, HTML, XML, 下载: 244  浏览: 645  国家科技经费支持
作者: 鲍布日额:内蒙古民族大学蒙医药学院,内蒙古 通辽
关键词: 医学人类学蒙医药学理论方法Medical Anthropology Mongolian Medicine Theory Method
摘要: 医学人类学是研究疾病、健康与文化及医疗行为等,以病人对疾病的社会心理反应为重心的一门学科。运用医学人类学理论与方法研究蒙医药,探究患者、健康、治疗、社会制度以及文化之间的内在联系,加强蒙医药工作者对生命本身及其活动的再认识,以及理解和诠释诸多传统命题如人性、个体性、亲属关系等经典感念。
Abstract: Medical anthropology is the study of disease, health, culture and medical behavior, focusing on the patient’s social and psychological response to disease. The theory and method of medical anthropology are used to study Mongolian medicine, to explore the complex internal relations between patients, health, treatment, social system and culture, to strengthen the re-understanding of Mongolian medicine workers on life itself and its activities, and to understand and interpret many traditional propositions such as human nature, individuality, kinship and so on.
文章引用:鲍布日额. 利用医学人类学理论与方法研究蒙医药学[J]. 中医学, 2021, 10(1): 97-100. https://doi.org/10.12677/TCM.2021.101012

1. 医学人类学概述

医学人类学是以病人对疾病的社会心理反应为重心,主要关注病人对疾病的社会心理反应。它是心理学、公共卫生学和临床医学实践与社会现状、社会制度、人类活动和文化人类学理论的有机结合。医学人类学坚持以人为本的研究思路、科学严谨的研究态度与方法,已成为社会科学和医学之间的联结桥梁。医学人类学以人类学视野和研究方法探究患者、身心健康、临床治疗、社会现行制度以及人文文化之间的内在联系,使医学工作认知生命现象的本质及其活动规律。用社会学、人类学的研究成果理解和诠释诸多传统命题如人性、个体性、亲属关系等经典感念。

用医学人类学视野探视认知患者、身心健康、临床治疗,确诊每一种疾病并采用相应的治疗手段诊治疾病,经历了长期的临床实践的沉淀,丰富和发展医学实践。人类生存环境、身心体质和接受的人文文化、制约的社会制度的不同,对疾病病因的认知以及临床治疗方法和采取的手段有别。医学人类学早期研究方法主要是通过田野调查对东方医学进行人文文化之间的比较研究 [1]。进入上世八十年代,其研究领域包括跨文化医疗体系、心理学及生物医学等方面。研究范式包括五个要素:田野调查、文化相对论、主位与客位、文化整体观和文化比较观 [2]。医学人类学家以田野调查为基础。在调查中,深入研究区域,接触当地居民的饮食起居,观察和参与他们的生产、生活活动,了解掌握生活习俗、语言交流、宗教信仰等,收集当地的传统、民间疗法,医学、宗教信仰、饮食起居和生育行为等方面的原始材料,进行分析归纳。通过对现存社会制度、文化信仰、饮食起居等的系统研究,对当地区域文化本质作出详实的阐述。

2. 蒙医药学

当今世界现存着的民族医学体系,在理论体系和治疗手段与应用与西方现代生物医学有质的区别。民族医学是研究各民族的传统医学理论、治疗方法和预防保健习俗的学科。也可称为民间医学,是指各民族在长期的与疾病做斗争的医疗实践中形成的具有民族特点的医学理论、治疗方法和预防保健习俗。与西方现代医学有本质区别的具有本民族特色,适应各自生存环境的传统医学理论、治疗方法和实践,被世界卫生组织统称为“传统医学” [3]。我国是多民族组成的大家庭,各个民族为了适应自身生存的自然环境,在长期的生产实践和社会生活中,不断地总结和积累了与疾病做斗争的宝贵实践经验,形成了本民族的医学体系和医学知识。在众多民族医药中,藏族、蒙古族、维吾尔族、傣族拥有本民族的语言及文字,其医药文化独具特色,并得以较好地传承和保护,遗留至今。

蒙医药学是蒙古族传统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它是蒙古族人民在长期的与自然界、疾病做斗争的医疗实践中不断地总结和积累实践经验,逐渐形成与发展起来的,它吸收了藏医、汉医及古印度医学理论的精华,与蒙医药实践有机的结合,形成了具有系统的理论、临床实践的传统医学 [4]。自古以来,蒙古民族过着逐水而居的游牧生活,在与严酷的自然界的斗争中,不断积累了适合当时生存环境、生产方式、生活习俗的医疗知识和方法。蒙古族人民早期主要食用生存环境的蔬菜、水果、动物的肉和乳食品,对食用动植物有了逐渐的认知,对动植物产品的医疗作用也有了很多的了解,逐渐形成了传统蒙医药体系与知识。因其居环境严酷,常年驰聘在广阔的草原上,并经常发生战乱,使战伤、摔伤、骨折、冻伤、烫伤、瘟疫等常见,所以正骨、正脑、烧灼疗法、灸疗法、熏蒸法等是蒙古族早期常用的主要治疗方法,是早期蒙医的重要内容之一。

随着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在现代医学的冲击下,传统民族医药生存环境皱缩濒临失传,用医学人类学的理论和方法研究蒙医药有其独特的优势,挖掘、抢救、整理研究和传承蒙医药文化,是历史赋予蒙医药人的重任。

3. 利用医学人类学理论和方法研究蒙医药学

3.1. 全面理解认识蒙医药

医药文化,致力于追求人的健康为其最终目的。健康不仅指人体对环境、疾病等的应急反应现象,还应包括人自身的心理以及对生存环境的社会适应性良好的状态 [5]。医学人类学重点关注患者对疾病的社会心理反应。蒙医在临床上,从人体解剖学、病理学的角度去阐释某些疾病时,有些病因、现象无法完全解释清楚,这些是医学人类学关注的内容。

蒙医认为疾病的产生有人类体质的内因、也有生存环境和人类活动的外因,主要是人类的饮食起居。生命现象和生命活动规律的认知不仅从体质生理现象上,还应有意识形态的人文精神—社会文化的支撑。蒙古民族在漫长的发展历史的长河中逐渐形成了独具民族特点的自身传统的伦理道德、宗教信仰。自古以来,蒙古族祖先养成了遵守自然法则的习俗,信封“天地合一”,以此祈祷获取平安幸福。如若违背自然法则,即认为是触犯了“神灵”,会内心郁闷、过度喜怒哀乐等,招来身心不悦身患疾病、自然天灾等惩罚降临。自古以来,蒙古族在抗疾抗灾过程中,常常使用具有民族特色的众多的带有神秘色彩的仪式(萨满仪式,既用礼拜、祈祷、念咒、歌赞)、法器(博法器)、咒语等。认为民间萨满、蒙古博bÖÖ(bÖge)、兀达艮udγan (uduγan)、巫师们通过自身的神秘力量,将身心与自然合一,驱邪医治疾患 [6]。

人类生存环境、身心体质和接受的人文文化、制约的社会制度的不同,对疾病病因的认知和社会心理反应不同。现代医学尚未完全涉及这些领域。蒙医学对有些疾病从器质性病变的角度也不能诠释病因病机。医学人类学利用田野调查,通过观察生活习俗和该民族的自然生活方式,了解掌握该民族真实的文化背景及传统文化。利用医学人类学理论和方法研究蒙医药学,方能系统的认知和诠释蒙医药文化。

3.2. 挖掘整理、保护和传承蒙医药学

蒙医药是蒙古族人民在长期的与自然界斗争,与疾病抗争的医疗实践中,吸收了藏医、汉医及古印度医学理论的精华,与自身的医疗实践相结合,形成与发展起来的具有独特理论体系、临床特点,具有精湛的传统治疗手法和疗效确切的蒙药与方剂的蒙医药学。

医学人类学认为,一个民族对于疾病的认知、治疗方法和手法的形成与其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社会现状、社会制度、人类活动和文化的积淀相关。民族医药的核心价值不尽在于对病患的认知和独具特色的治疗方法与手段,也在于一个民族传统的人文精神和积淀的文化底蕴。民族医药中至今还存在着一些带有神秘色彩的仪式(萨满仪式)或传统治疗方法。传统的民族医药文化,不仅具有一定的存在生存价值,科学技术迅猛发展的今天,在大型医疗器械广用的现代临床医疗面前,感受到了生存的困境和压力。医学人类学视角审视,各民族的传统文化均有其生存和延续的理由,有其存在的价值,有义务去保护、挖掘抢救、整理传承优秀的传统文化。民族医药的核心价值在于传承一个民族历年积淀的文化、人文精神,只有这样才能更好地保护与传承优秀的传统民族文化。

3.3. 研究和发展蒙医药学

蒙医药学在其发生、发展的过程中,始终植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土壤之中,与中国传统文化息息相关,对蒙医药学术思想的形成与发展影响深远。每一社会都有与其相适应的文化,并随着社会物质生产的发展而发展。蒙医药学思想及学术文化的形成是蒙古族历史发展的产物。

蒙医学的理论体系是在朴素的唯物主义和古代哲学思想的指导下,经过长期的临床医疗实践逐步形成的。用整体观念来认识人体,认为人体是一个整体,人体内部的各个器官、系统是互相联系不可分割的,人与人之间也有密切的联系,整个宇宙也是一个整体。蒙医从这一观念出发,提出人体是一个有机的整体。在发生病变时,体内的各个器官、系统相互影响。蒙医认为人体与环境之间有着紧密的联系,环境直接影响着人体的健康。

蒙医药学具有草原文化内涵、理论体系独特、民族特色浓郁。“天地人合”理念贯穿于蒙医基础理论、临床诊断、养生和治疗等多个领域中。整个医药体系贯彻以人为本的理念,医学模式与其对应的文化相融合 [7],调节患者的饮食起居。

医学人类学重视医患关系的和谐。医患关系不是简单的患者与仪器设备、医疗技术之间的协同关系,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情感的交流、人文关怀。医学的目的不在于发展先进的技术,是为了救治患者,减轻病人的痛苦。

4. 小结与展望

蒙医药学具有其独特医药学理论体系和文化及人文价值观,其尊重自然规律,包涵“天地合一”理念,掌握患者真实的心理;能诠释和利用民族传统文化与其疾病之间的联系。运用医学人类学的理论与方法研究蒙医药学,将不断完善蒙医药理论体系,更好地传承、保护和弘扬蒙医药文化。

基金项目

教育部人文社科研究项目“科尔沁蒙古族医药文化研究”(18YJA850001)。

参考文献

[1] 徐义强. 近30年中国医学人类学研究的回顾与反思[J]. 思想战线, 2011, 37(3): 124-130.
[2] 周大鸣. 人类学导论[M]. 昆明: 云南大学出版社, 2006: 5-10.
[3] 景军, 齐腾飞. 民族医学面临的挑战与机遇[C]//全球化和都市化背景下的民族医学和医学人类学工作坊论文集, 2016: 181-185.
[4] 白清云. 中国百科全书. 蒙医学[M]. 上海: 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 1992.
[5] 范振英. 健康新定义的提出[J]. 医学争鸣, 2014(3): 9-12.
[6] 乌仁其其格. 蒙古族萨满教宗教治疗仪式的特征及治疗机理的医学人类学分析[J]. 西北民族研究, 2008, 3(58): 45-51
[7] 吉格木德. 蒙医学基础理论[M]. 呼和浩特: 内蒙古教育出版社, 1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