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物资讯  >> Vol. 10 No. 1 (January 2021)

新形势下医院药学服务的应用探讨
Discussion on Hospital Pharmacy Service under New Situation

DOI: 10.12677/PI.2021.101005, PDF, HTML, XML, 下载: 118  浏览: 661 

作者: 王 萍, 者光俊*:楚雄州人民医院药剂科,云南 楚雄

关键词: 药学服务现状对策分析发展方向Pharmaceutical Services Present Situation Analysis of Countermeasures Development Direction

摘要: 如何有效、合理、安全用药已成为社会关注的热点,所以药学服务在我国已逐渐受到重视。药学服务指药师根据本身掌握理论知识和工具,在药物使用方面给予一系列指导服务,药学服务能更加系统全面有效的保障患者安全用药。本文结合我国新医改形式,通过查阅相关文献资料,比较了国内外药学服务现状,剖析了药学服务存在的问题,并提出对策及发展方向,以供借鉴及参考。
Abstract: How to use drugs effectively, reasonably and safely has become a hot spot of social concern, so pharmaceutical service has been paid more and more attention in our country. Pharmaceutical service refers to pharmacists who have the theoretical knowledge and tools to provide a series of guidance services in the use of drugs. Pharmaceutical services can be more systematic, comprehensive and effective to ensure the safety of patients with medication. Combining with the new medical reform form of our country, this paper compares the present situation of pharmaceutical service at home and abroad, analyzes the problems existing in pharmaceutical service, and puts forward the countermeasures and development direction for reference.

文章引用: 王萍, 者光俊. 新形势下医院药学服务的应用探讨[J]. 药物资讯, 2021, 10(1): 33-37. https://doi.org/10.12677/PI.2021.101005

1. 引言

药学服务(Pharmaceutial Care, PC)的概念 [1] 在20世纪70年代开始提出,1990年美国学者Helper和Strand对这一概念做了进一步的阐释 [2],即药学服务是药学技术人员根据本身掌握理论知识和工具,在药物使用方面给予一系列指导服务,属于新型服务方法,药学服务更加系统和全面有效保障患者安全用药。药学服务最核心的内容是服务,具体工作包括 [3] [4]:为患者提供个性化服务,准确地为不同疾病的患者选择正确的药物和剂型,合理的用药方式,最佳的用药剂量、服药时间,正确的药物配伍、联合用药和综合治疗方案,以及饮食和环境的配合等,通过给予医生护士建议、监护、询证、调查、反馈等对患者做全方位的关注,以实现相关的技术保障。本文对新形势下医院药学服务进行了综述,旨在总结国内外现状,分析存在的问题,提出相应建议及发展方向,以期为我国医院药学服务模式的研究提供参考。

2. 国内外药学服务现状

2.1. 国外药学服务

美国 [5] [6] 社区药房的药师可以为患者提供传染病护理测试、生命体征测量和患者用药管理等药学服务,还可以通过收取接种疫苗、药物治疗管理费用等来获得利润。虽然社区药学服务在美国已普及,但如何使用基于社区药房基础设施的综合方法获得更高质量的药学服务,仍然有待努力 [7]。在欧洲 [8],药师可以根据医生开具的处方酌情选择安全性、有效性、和成本效益最适宜的药物发给患者,比如意大利的社区药房往往以较高的药品差价销售以此来获得利润 [9],而荷兰和英国则是通过收取“服务费”来获得利润。虽然欧洲国家已在社区药房建立了相应国家质量标准,但对药师的培训仍然需要不断更新,且社区药房推出可靠的药物管理方法将对药物改革产生深远的影响 [10]。韩国 [11] 药学服务的现状主要表现为缺乏适当的奖励制度、药师对患者情况了解不全面及与医护人员之间缺乏有效的沟通等。所以应综合各方面条件,使药师能够最大限度地发挥其在医药领域的作用。

2.2. 国内药学服务

药学服务这一概念引入我国的时间相对较晚,目前我们药学服务的研究还处于初级阶段,大众对药学服务的认识还不够。传统的药学服务主要包括门诊调剂服务,随着医院药学的发展,逐步开展了静脉用药配置服务、药师咨询服务、专科药师药学服务、药物管理与治疗管理服务等 [12]。基于医院药学服务开展受限、药学管理制度的不完善、药学人员专业素养参差不齐、人员配备不足等因素,我国医院药学服务的发展任重道远。

3. 药学服务存在的问题

3.1. 药学人员基本情况

我国在校药学专业一般为4年制,课程主要以实验室药学研究的方向发展,没有与临床用药有直接的关系,导致药学专业毕业生临床实践经验缺乏。目前,医院药学人员的学历基本以大专和本科为主,硕士和博士等高学历人才很少;职称以药师和药士为主,主管药师居中,副主任和主任药师占少数;人员分配比例中,药品调剂人员数量比例最大,而投身医院药学科研的人员比例小,与药学服务模式的转变不相符 [13]。

3.2. 药师工作量大

资金设备投放不足导致医院药房自动化欠缺,药师承担的工作量非常大。目前一些大型医院建立了智慧药房,有效缩短了药师调剂时间,但是小型医院则难以配套相应的设施。此外,日益增加的门诊病人让药师分身乏术,有效的时间内只能做简单的用药交代,工作之余不注重再学习再教育,再加上缺少外出培训学习的机会,仅靠当下的专业水平支撑不了个体化给药和药学服务平台,阻碍了药学服务的高效开展。

3.3. 临床药师短缺

临床药学专业在我国发展的起步时间比较晚,在各大医学类院校专业重视程度低,导致临床药师人才缺乏。而且从目前的法律条文看,仅仅对药师的资格以及行为规范进行了规定,没有明确的针对药学服务的法律法规,导致各界对临床药学服务的重视程度不足,缺乏足够的培养机构和药学服务人才。在临床药师严重缺乏的情况下,开设的临床药学方向较少,临床药学工作难以覆盖到全部临床科室,以致临床药学服务发展缓慢。

3.4. 药物咨询门诊遇冷

自“药品零差额”实施以来,很多医院开展了门诊用药咨询服务,但由于缺乏相应的政策支持及大众对药学服务了解受限,药学服务的推进仅限于宣传和浅层次的摸索阶段,药师的职责和义务不明确,导致药学服务开展不顺利。

4. 药学服务对策分析

4.1. 完善法律体系和培养人才

国家相关部门应制订科学合理的药师管理制度和工作准则,加强药师法律体系建设,建立健全各项法规,确立药师在药学服务中的地位,有效地促进临床药学工作的改革和发展。与此同时,医学类院校制定人才培养方案,注重临床药师的临床实践和规范化培训,加快我国临床药师人才的培养步伐,填补社会对临床药学人才需求的缺口。

4.2. 药房智能化

从国家、社会、医院的层面争取对药房的扶持政策,使医院药学工作向智能化发展,降低药师工作量。智能化药房的逐步实现,一方面降低了工作强度,提高了工作效率,药师有更多的精力和时间去服务患者,促进规范合理用药。另一方面,开展药师向临床药师的转型工作及促进药师继续教育,让未来的药师更完美地体现药师的社会职能。

4.3. 实施药事服务费

医疗机构药学专业服务价值是客观存在的,药品零差额的时代严重冲击了医院药剂科的地位,合理的药事服务费是药学服务价值的体现 [14]。设立药事服务费有利于医药卫生事业的健康发展,科学量定药学人员的技术劳动,弥补医师在交代用药注意事项方面的不足,不仅能吸引更多药学人才,还能提高大众对合理用药的认识,全面提高医疗质量。

4.4. 开设网上服务平台

新一代信息技术的普及,使得“互联网+药学服务”成为现实。建立医院网上药学服务交流平台,患者通过公众号即可了解用药知识,可以为更多有需求人群提供个体化用药指导,缓解了临床药师的短缺,更好的推动我国药学服务事业的发展,让更多人能够享受到专业的用药知识,比如药物使用频次、用药剂量、用药周期、可能存在的不良反应、药物保存环境、药物禁忌症等。

5. 药学服务的发展方向

5.1. 全面提升药学服务人员综合素质

科室推行“敬业奉献、热情服务、团结协作、以人为本”的文化管理理念,药师带着爱心、诚心、耐心、细心和热心为患者提供主动服务、全员服务、全面服务。定期组织学习新的法律、法规,定期组织药学专业知识考核,增强药学人员的沟通能力,促进药学服务工作的顺利开展。重视临床药学人才的培养,同时药学人员要立足现有岗位,加强培训,不断进修,向临床药师方向发展,通过对医学知识的学习增加临床知识,加深自己的药学专业知识,与临床医师共同做好临床药学服务。

5.2. “三位一体”的药学服务

药学服务工作中,医生、护士、药师三者之间的关系紧密相连,成立由药师发挥主导作用、医师和护士共同参与的药学服务小组,与患者形成“三位一体”模式,大家分工明确,共同协作,各自发挥专业特长,使三位一体药学服务干预及时、内容全面,具有重要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这种模式需要药师大胆的走出“舒适圈”,主动参与临床工作,如根据临床医生、护士等参与查房、询问患者病情,参与急危重症患者治疗方案的讨论交流等。

5.3. 个体化用药

个体化用药是基于患者间的个体差异对其用药做出科学的规划,进而制订针对该名患者的给药方案。目前全国已有众多医院的药学部门开展治疗药物监测(therapeutic drug monitoring, TDM)和基因检测,分析患者体内血药浓度和药物疗效之间的关系,为患者的个体化合理用药提供科学依据 [15]。

5.4. 老年病、慢性病管理

随着老龄化社会的到来,心脑血管疾病、高血压、糖尿病、慢性阻塞型肺疾病、骨关节病等老年病、慢性病的发病率逐年增高,严重威胁人类健康。部分患者希望得到老年人用药特殊性的普及教育、药品说明书的详细解读、常见药品不良反应的应对措施、药品有效期的判定方法、自我药疗的指导、漏服、忘服药品的应对措施、变质药品的识别方法等方面药学服务 [16]。针对不同类型老年病、慢性病患者开展多种形式相结合的药学服务迫在眉睫。

5.5. 建立患者反馈平台

通过建立用药信息反馈平台,将不同患者用药及用药情况进行记录和说明,方便患者随时反应自己的意见,药师可以根据信息栏上的反馈发现工作中存在的不足,并及时改进,以提升服务质量。依靠这一平台能够加速不同医务人员之间的信息共享,及时掌握不同患者使用不同药物治疗情况以及特点,确保患者得到科学的治疗与护理。同时,用药信息反馈平台获取的大量数据还可用于临床科研、医院管理质量评价等 [17]。

综上所述,新形势下的药学服务要求药师不仅要掌握专业知识,也应具备良好的服务技巧和综合素质。随着公众对药师工作关注度的提升,药学服务内涵进一步丰富,药学服务将迎来新的机遇与挑战。面对新的时代特点,我们应该以实施规范化服务为突破点,大胆创新,注重多部门的联合,从思想上转变,在行动上落实,提高专业素质,提升服务水平,保证药学服务效果,确保医务人员、患者及患者家属等均得到所需的药学服务。

NOTES

*通讯作者。

参考文献

[1] Brodie, D.C. and Benson, R.A. (1976) The Evolution of the Clinical Pharmacy Concept. Drug Intelligence & Clinical Pharmacy, 10, 506-510.
https://doi.org/10.1177/106002807601000902
[2] Hepler, C.D. and Strand, L.M. (1990) Opportunities and Responsibilities in Pharmaceutical Care. American Journal of Hospital Pharmacy, 47, 533-543.
https://doi.org/10.1093/ajhp/47.3.533
[3] Wood, K., Gibson, F., Radley, A., et al. (2015) Pharmaceutical Care of Older People: What Do Older People Want from Community Pharmacy.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harmacy Practice, 23, 121.
https://doi.org/10.1111/ijpp.12127
[4] 候爱萍. 浅谈药学服务[J]. 当代医学, 2017, 23(25): 182-184.
[5] Munger, M.A., Walsh, M., Godin, J., et al. (2017) Pharmacist’s Demand for Optimal Primary Care Ser-vice Delivery in a Community Pharmacy: The OPTiPharm Study. Annals of Pharmacotherapy, 51, 1069-1076.
https://doi.org/10.1177/1060028017722795
[6] O’Connor, S.K., Michaels, N. and Ferreri, S. (2015) Expansion of Pharmacogenomics into the Community Pharmacy: Billing Considerations. Pharmacogenomics, 16, 175-180.
https://doi.org/10.2217/pgs.14.183
[7] Bodenheimer, T. and Pham, H.M.H. (2010) Primary Care: Current Prob-lems and Proposed Solutions. Health Affairs, 29, 799.
https://doi.org/10.1377/hlthaff.2010.0026
[8] Martina, T., Tim, S., Nico, K., et al. (2016) Quality Indicators for Pharmaceutical Care: A Comprehensive Set with National Scores for Dutch Community Pharmacie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linical Pharmacy, 38, 870-879.
https://doi.org/10.1007/s11096-016-0301-x
[9] Garattini, L., Curto, A. and Padula, A. (2016) Reimbursable Drug Classes and Ceilings in Italy: Why Not Only One. The European Journal of Health Economics, 17, 923-926.
https://doi.org/10.1007/s10198-016-0808-z
[10] Garattini, L. and Padula, A. (2017) Pharmaceutical Care in Italy and Other European Countries: Between Care and Commerce. Postgraduate Medicine, 130, 52-54.
https://doi.org/10.1080/00325481.2018.1399043
[11] Lee, I.H., Rhie, S.J., Je, N.K., et al. (2016) Perceived Needs of Pharmaceutical Care Services among Health Care Professionals in South Korea: A Qualitative Study.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linical Pharmacy, 38, 1219.
https://doi.org/10.1007/s11096-016-0355-9
[12] 李洁. 新形势下医院药学发展和临床药师培养模式探讨[J]. 中国卫生产业, 2018, 15(29): 144-145.
[13] 吴文婵, 宋金春. 茂名地区医院药学服务发展现状及其对策研究[J]. 广东职业技术教育与研究, 2019(6): 172-176.
[14] 李丹滢, 李俐, 葛卫红, 等. 药品零加成政策是医院药学转型发展的机遇与挑战[J]. 中国医院药学杂志, 2017, 37(23): 2315-2317.
[15] 陈娜, 张幸国, 龚艳容, 等. 医院药学部门开展个体化药学服务的情况分析与展望[J]. 中国医院药学杂志, 2015, 35(15): 1343-1346.
[16] 孙建勋, 周秋霞, 岳淑梅. 我国老年群体慢性病患病状况及药学服务需求调查[J]. 中国药学杂志, 2016, 51(2): 155-158.
[17] 许永芳, 王宪龄. 试论新医改背景下的药事服务[J]. 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 2017, 17(29): 99-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