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翻翻书的发展困境与对策
The Development Dilemma and Countermeasures of Pop-Up Books in China
DOI: 10.12677/ASS.2021.103082, PDF, HTML, XML, 下载: 157  浏览: 264  科研立项经费支持
作者: 林浣茹, 黄海宁, 陈喜华, 刘芷茵:广州工商学院,广东 广州
关键词: 翻翻书发展对策Pop-Up Books The Development Countermeasure
摘要: 翻翻书是一种在书籍内部使用“翻盖”技术机关的阅读读物。在我国,翻翻书的发展面临着原创性不足;遭受电子产品冲击;市场监管缺失,知识产权保护不到位等困境,通过分析其产生的原因,提出促进我国翻翻书发展的对策,一是注重原创设计,培养创作人才;二是引入先进技术,融入科技元素;三是加强市场监管,保护知识产权。
Abstract: Pop-up book is a type of reading that uses a “flip” technical organ inside a book. In our country, the development of pop-up books is faced with the lack of originality. At the same time, it suffers from the impact of electronic products as well as the lack of market supervision and the inadequate protection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and other dilemmas. By analysis of the causes, countermeasures to promote the development of pop-up books in my country are proposed. One is to focus on original design and cultivate creative talents. The other is to introduce advanced technology and integrate scientific and technological elements. The third is to strengthen market supervision and protect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文章引用:林浣茹, 黄海宁, 陈喜华, 刘芷茵. 我国翻翻书的发展困境与对策[J]. 社会科学前沿, 2021, 10(3): 569-573. https://doi.org/10.12677/ASS.2021.103082

1. 翻翻书的概述

何谓翻翻书?简而言之,就是在书籍的内部中使用了“翻盖”(flap)技术机关的阅读读物。它是立体书的一种形式。在西方,翻翻书最早可追溯到于13世纪英国历史学者马修•派瑞斯(Mathew Paris, 1200~1259年) [1] 编写的《英国编年史》。14世纪后期,“翻盖”技术机关在医学和生物学领域得到了实际运用并广泛传播于欧洲各国。18世纪,翻翻书转型运用到儿童文学领域。于19世纪,翻翻书达到发展的巅峰。然而战争接踵而至,翻翻书的发展停滞在20世纪。直至近代,翻翻书在美国兴起并发展至今。在我国,翻翻书最早可追溯到唐朝的龙鳞装书 [2]。改革开放前,西方的医学翻翻书在“西学东渐”(Western Learning Spreading to the East)过程中传入中国。改革开放后,出版社开始模仿创设儿童翻翻书,并在儿童文学领域取得不菲的成就。21世纪初,出版社开启了原创设计翻翻书的道路,随后“乐乐趣”少儿图书品牌诞生并持续创设了大量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的翻翻书,促进了幼教文学的发展。

如今,我国翻翻书已成为一类书籍独立出版,其类别也是多种多样,有认知类、养成类、IQ类等等;而翻翻书的机关设计更是多样化,从18世纪英国人罗伯特·塞尔(Robert Sayer,1725~1794年) [3] 首次发明的翻拼技术,演变到如今的挖空书籍内页的穿洞技术。翻翻书正是通过书中合理有趣的技术机关和丰富多彩的内容设计,得以满足每个人在感官和精神上的深入阅读体验,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互动型阅读书籍。

2. 我国翻翻书的发展困境与原因分析

2.1. 原创性不足

近年来我国出版业正流行着一股“版权引进热潮”,市面上出现了较多引进翻翻书。“洋书”倍受欢迎从侧面反映了我国缺乏本土化的原创翻翻书。存在这一现象的主要原因:一是翻翻书创作难度大。在国内鼓励原创儿童文学的背景下,各大出版社都致力于翻翻书的原始创作。但出版社在原创道路上并非一帆风顺,原创作品不仅需要适合我国国情,而且要融入中国特色文化,加上原创成本高、周期长、市场回报不确定等因素,翻翻书的创作任重而道远。二是翻翻书引进运作快。我国大多出版社引进的书籍都是国外成熟的作品,无论是内容还是工艺都是被读者考验过、被市场所认可的产品,因此,直接引进海外版权可以节省创作产品的时间、成本、物力和精力,且产品数量众多,选择性高,是出版社在行业竞争中夺得头筹的不二之选。三是翻翻书引进版税低。在我国,引进海外图书的版税通常是7%~9%,而原创图书版税则是10%~12% [4]。出版社为了扩大市场规模,追求高销售量和高回报,通常会选择引进版税低的海外翻翻书。四是翻翻书创作人才不足。近年来,我国原创儿童文学的创作主力多为具有多年市场经验的一线作家,这些作家为我国早期儿童文学贡献了盈千累万的优秀文学财富。虽然知名作家的作品经久未衰,但却缺少了新鲜的创作力量。

2.2. 遭受电子产品冲击

如今越来越多的家长将电子产品作为教辅工具,市面上的电子产品层出不穷,孩子们的成长环境里到处都是电子产品的身影,单一的纸质翻翻书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逐渐失去了自身的竞争力。存在这一现象的主要原因:一是电子产品过于智能化。在科技蓬勃发展的时代,启蒙教育电子产品越来越智能,已成为我国家长选择的主要教辅工具之一。电子产品拥有海量的启蒙教育内容和智能化教辅系统,包含着音乐、图片、视频、游戏等多种形式。只要身处网络环境,就能实时更新学习资源,同时能够在线阅读市面上主流纸质书的内容。此外,智能化教辅系统能够根据儿童的阅读喜好设置个性化学习模式,选择阅读栏目和内容。与纸质媒体相比,智能化的电子产品更具吸引力与趣味性。二是纸质书缺乏便利性。纸质书作为纸质媒介的一种,是主要的信息传播媒介之一。随着新媒体的发展,纸质媒介逐渐失去其主导地位。与电子产品相比,购买和使用纸质书存在诸多不便。首先,在线上购买纸质书需要耗费长途物流的运输时间,未能满足迫切需要使用图书的读者的时间要求;其次,在线下购买纸质书前,消费者难以确定书店是否出售相应图书以及库存数量。再次,纸质书存在破损、缺页、印刷不清等问题,也不利于读者的查阅、携带和存放。

2.3. 市场监管缺失,知识产权保护不到位

近年来,我国文学出版市场出现了较多问题,根据2020年国家新闻出版署的调查数据,2019年以来出版的180种社科、文艺、少儿、教材、教辅和科普类图书,超过19种读物存在质量问题。诸如内容不宜、装订不当、残缺破损、印刷错误等问题层出不穷。部分出版社在利益的驱动下,铤而走险出版大量盗版书籍,给我国翻翻书的创作与发展带来极大的负面影响。存在这一现象的主要原因:一是市场监管缺失。随着社会和时代的发展,市场容量越来越大,导致监管人员严重不足,监管不到位的矛盾日益突出。由于违法违规成本低,打击处罚力度小,现有部分监管条例未能适合市场变化,以及缺乏行之有效的监管细则和行动方案等原因,导致盗版书籍和不良书籍肆意横行,严重损害了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影响了儿童的身心健康,扰乱了市场秩序,破坏了行业风气。二是知识产权保护不到位。由于我国公民知识产权保护意识相对薄弱,很多原创内容、软件著作、外观设计、技术发明等没有申请知识产权保护,相关部门也缺少大力宣传保护知识产权的重要性与必要性,导致许多优秀的原创翻翻书被抄袭或者被模仿。而原创者由于没有申请知识产权保护,往往面临着维权难、耗时久、费用高等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翻翻书的创新与创作。

3. 我国翻翻书的发展对策

3.1. 注重原创设计,培养创作人才

对于我国翻翻书缺乏原创性的问题,出版社应审视自身问题,借鉴成功案例,创新产品设计,培养创作人才。首先,我国出版社应加大资金投入力度,用于翻翻书的技术研发、模型设计与产品制作,鼓励青年作家创新创作,并对优秀的原创作品给予适当奖励。其次,我国出版社可以适当参考国外出版社初创时期的做法和经验,借鉴其成熟作品的内容设计、工艺技术和制作技巧,结合我国儿童的成长环境与需求特点,以中国传统文化为题材,创新产品设计,创作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翻翻书。再次,国家应适当降低国内图书出版税费,保护正规出版社的合法权益,给翻翻书的发展营造一个相对宽松自由的创作氛围,既保障正版翻翻书的市场份额,又避免“洋书”水土不服。最后,在作家团队的组成结构上,出版社不仅要引进知名的、有市场地位的作家,而且要培养充满创作热情、具有创意思维、能够稳定输出优秀作品的青年作家,鼓励新生力量不断创作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又适合世界儿童的翻翻书,以此促进翻翻书的发展和中国文化的传播。

3.2. 引入先进技术,融入科技元素

随着信息化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家长选择智能电子启蒙教育产品,传统翻翻书的发展空间受到进一步的挤压,我国翻翻书出版社应如何定位发展目标,创新产品设计,才能在激烈的竞争中占有一席之地?首先,出版社在创设翻翻书时要引进国内外先进技术,增加产品防伪识别标注,灵活融入各种科技元素,适当加入合理有趣的机关设计,并借鉴电子产品的优势,增加灯光、声音等特效,增强视觉、听觉、触觉冲击效果,提高产品智能性,加深儿童阅读体验,保障儿童用眼安全。其次,出版社应紧跟时代需求,迎合儿童的阅读喜好,通过多种情节内容和技术机关进行组合排列,创设更多符合大众需求的优秀作品,还可以在翻翻书中预留可以添加儿童姓名和头像的空间,增加翻翻书的趣味性和互动性,形成记录儿童成长记录的专属翻翻书。再次,出版社应不断创新、优化翻翻书的设计形式,克服翻翻书容易破损和携带不便的缺陷,选取坚实耐用且轻质便携的纸质材料,创设“口袋书”“手掌书”等新型外观的翻翻书,便于读者随身携带和阅读。最后,出版社应利用互联网的先进技术,整合线下图书资源,创建网上图书查阅平台,开通互联网书店,方便读者随时随地查阅和购买翻翻书。

3.3. 加强市场监管,保护知识产权

为了净化图书市场,向儿童提供更好的阅读内容与阅读环境,监管部门需加强市场监督和管理,保护翻翻书的知识产权。首先,监管部门需加强组织领导,落实主体责任,完善和修订相关监管条例,细化监管细则,制定具体监管方案,建立严谨标准,实施严格监管,确保监管执法部门能够按章办事,依章执法。其次,监管部门要规范出版社图书的出版流程,加强对出版图书内容、形式与质量的检测,定期对出版社的资质和级别进行核检和评级,坚决取缔出现严重质量问题或违法违规行为的出版社,并及时在行业中通报批评。再次,监管部门要加强常规监管,一旦发现任何单位及个人出版与销售质量不合格、盗版图书,都要给予严肃问责和严厉处罚,提高其违法违规成本,并对查处的低劣、盗版图书进行回收、销毁,降低问题出版物在我国儿童文学市场中的影响。最后,国家应普及知识产权法,提高公民知识产权保护意识,倡导公民采取多种措施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维护自身合法权益,还要奖励侵权举报者,畅通维权渠道,对查实侵权者严惩不贷,提高侵权成本,为我国儿童文学的创作营造良好的发展环境。

4. 结束语

翻翻书历经千百年沧桑,至今仍广为流传。虽然目前我国翻翻书还存在一些问题,但其前进的步伐从未停止。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我国将会创作出更多内容健康、富有科技含量与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优质翻翻书,不断推动翻翻书的可持续发展,为中国乃至世界儿童带来精神文化盛宴。

基金项目

大学生创新创业训练计划项目(编号:xj202013714105,项目成员:刘芷茵、林浣茹、李海铖、江子彬、翟转弟)。

参考文献

[1] Wikipedia. Matthew Paris. https://en.wikipedia.org/wiki/Matthew_Paris
[2] 朱自奋, 张晓栋. 恢复了龙鳞装手制书工艺的人[N]. 文汇读书周报, 2019-2-25(DS8).
[3] 杨清贵. 立体书不可思议立体书简史与收藏指南[M]. 西安: 陕西人民教育出版社, 2018.
[4] 涂启智. 童书出版急需唤醒“原创自信” [J]. 青年记者, 2018(7): 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