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科学前沿  >> Vol. 10 No. 4 (April 2021)

日本学者对韩国课题的文献计量学分析
A Bibliometric Analysis of Japanese Scholars on Korean Issues

DOI: 10.12677/ASS.2021.104134, PDF, HTML, XML, 下载: 27  浏览: 59 

作者: 陈月缘:上海大学外国语学院,上海

关键词: 日本韩国文献计量法Japan Korea Bibliometric Act

摘要: 文章基于KAKEN网站所公开的题目中含有“韩国”研究课题的研究成果(1966年~2019年),分别从立项时间与数量、研究机构、研究类别、关键词、课题的内容焦点及时代变迁等方面进行分析,介绍日本对韩国研究的动向和特征。整体而言,从1966年开始,日本学者是越来越重视韩国的课题研究,无论是从课题数目还是研究经费,整体趋势都在增长。但因为日韩关系恶化,这种趋势到2014年达到顶峰,2015年两者开始逐渐减少。研究地区主要集中在关东地区和近畿地区,以东京都、京都府、大阪府为重点。国立大学和私立大学对韩国的关注不分上下。此外,研究多集中在人文领域和社会科学领域,自然领域研究较少。对韩国教育的关注尤其多,研究范围和内容也相当广泛。包括教材开发、多媒体运用、多文化教育、学习指导方法、留学教育等内容。
Abstract: This article is based on the research results (1966~2019) of the research topic “South Korea” contained in the topics published on the KAKEN website, from the time and number of projects, research institutions, research categories, high-frequency words, the content focus of the topic, and the changes of the times. Analyze and introduce the trends and characteristics of Japan’s research on South Korea. On the whole, since 1966, Japanese scholars have paid more and more attention to the research of Korean subjects, both in terms of the number of subjects and research funding, the overall trend has been increasing. However, due to the deterioration of Japan-South Korea relations, this trend reached its peak in 2014, and the two began to gradually decrease in 2015. The research areas are mainly concentrated in the Kanto region and the Kinki region, with the focus on Tokyo, Kyoto and Osaka. National and private universities pay close attention to South Korea. In addition, researches are mostly concentrated in the fields of humanities and social sciences, while research in the field of nature is rare. Particular attention has been paid to Korean education, and the research scope and content are also quite extensive, including the development of teaching materials, multimedia application, multicultural education, study guidance methods, study abroad education, etc.

文章引用: 陈月缘. 日本学者对韩国课题的文献计量学分析[J]. 社会科学前沿, 2021, 10(4): 996-1006. https://doi.org/10.12677/ASS.2021.104134

1. 引言

中国与日本、韩国是一衣带水的国家,三国从以前开始在政治、文化、社会生活、教育等领域互相学习、交流。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发展,中日韩三国比以前更加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有些学者研究日本及韩国的发展来为国内的发展提供参考,但大多数国内学者是只研究日本或者韩国,亦或是在某一个特定领域进行中日两国、中韩两国、中日韩三国对比。本文通过文献计量法分析日本学者对韩国研究,发现日本学者对韩国研究的内容焦点与趋势特征,有利于我们站在“他者视阈”下,为研究提供新的基础性资料。希望可以参考和借鉴日本对韩国的研究成果,能对我国的学术研究有所帮助。

2. 科学研究费补助金数据库与分析方法

2.1. 科学研究费补助金数据库

日本国立情报所研究所与国会图书馆在日本文部科学省、日本学术振兴会的帮助之下,于1972年成立了科学研究费补助金数据(KAKEN),可在该数据库检索到课题名称、课题类别、研究领域、研究机关、研究时间、研究者姓名及其所属机构,文献期刊等。首先,以“韩国”为关键词检索,时间跨度为1960年~2019年,共有872项研究课题,以此结果作为样本进行统计。

2.2. 分析方法

文献计量学是以文献体系和文献计量特征为研究对象,采用数学、统计学等计量方法、研究文献情报的分布结构、数量关系、变化规律和定量管理,并进而探讨科学技术的某些结构、特征和规律的一门学科 [1]。使用Excel对课题的立项数目、科研经费、研究种类、研究机构及其所在地区、研究性质等进行统计分析,把握特征,在此基础上考述日本学者韩国研究立项课题的研究特征。

3. 日本有关韩国研究课题的总体概况

3.1. 课题数量的特征

从1960年到2019年,日本学者对韩国研究的课题立项数上,可分为三个时间段(见图1)。从1966年到1995年数量增长缓慢,课题有144项。1996年到2014年课题数量大幅度提高,共有572项。虽在2012年出现下滑,但在2014年重新达到峰值。2015年到2019年共有156项,从2015年以后,课题数量呈现减少趋势。从时间的连续上看,虽在1967年、1968年、1971年没有进行课题研究,但整体而言呈现了连续性、稳定性的研究趋势。

Figure 1. Annual changes in the number of Korean projects approved by Japanese scholars from 1966 to 2019

图1. 1966~2019年日本学者的韩国课题立项数量的年度变化图

3.2. 课题研究经费的特征

对比图1图2,基本上每年的课题数量与研究研究经费相对平稳,同增同减。以2000年为界,2000年之前无论是年度科研经费或单项目最高科研经费,都是缓慢增加。但从2000年以后,整体起伏较大。其中在2000年及2014年经费增长明显,2000年的课题数量为23项,2014的课题数量为45项,但2011年与2014年年度科研经费基本持平,其原因是在2000年,田岛和雄的研究经费达到1亿6千740万日元,这也是所有课题项目中研究经费最多的。

Figure 2. Annual changes in research funding for Korean projects by Japanese scholars from 1966 to 2019

图2. 1966~2019年日本学者的韩国课题研究经费的年度变化

3.3. 课题研究种类的特征

图3可知,日本在韩国研究课题上主要集中在基础研究、青年研究、特别研究员奖励费、奖励研究、国际学术研究等类别。特别是基础研究(C)及基础研究(B)共为425项,占全部课题的48.7%,接近一半。这表示日本学者主要对韩国进行一些基础性研究。此外第三位为青年研究(B),青年研究是截止到2017年,39岁的研究者一个人所进行的研究。表明日本的年轻研究者也很关心韩国问题。

Figure 3. The top ten research categories in the number of Korean topics by Japanese scholars from 1966 to 2019

图3. 1966~2019年日本学者的韩国课题数量排名前十的研究种类

图4可知,前三位均为基础研究,表明日本政府对于基础研究在资金方面有一定的倾斜,提供支持。其次是国际学术研究、青年研究(B)、特定领域研究、特别研究员奖励费、海外学术调查、挑战萌芽研究、奖励研究(A)。可以发现国际学术研究、青年研究(B)与基础研究(A)的金额相差较小,表明日本对国际研究与青年研究也有一定程度的关注。

Figure 4. The top ten research categories of Japanese scholars' research funding for Korean projects from 1966 to 2019

图4. 1966~2019年日本学者的韩国课题研究经费排名前十的研究类别

3.4. 关于韩国研究的研究机构数量和课题数量的特征

因为有一个课题的研究机构未公布,所以此处统计的课题共有871项。由图5可知,有福井县、和歌山县、群马县、山梨县这四个县未进行研究。共有43个都道府县、282个研究机构对韩国进行研究。此外,东京都在研究机构和课题数量上均位列第一,远超排名第二的京都府和大阪府。课题数量超过100项只有东京都,课题数量在10~100之间的有京都府、大阪府、福冈县等14个地方,课题数量在10以下的有新泻县、石川县、长崎县等23个地方。青森县的课题数量只有1项。由图6可知,研究机构超过50个只有东京都,在10~50之间的只有大阪府、爱知县、京都府、北海道、千叶县、兵库县、福冈县、神奈川县等8个地方,其余34个地方均未超过10个。其中冈山县、佐贺县等8个地方只有1个。结合图5图6,表明相比其它县,东京都的大多数学者很关注韩国研究,且日本各都道府县在韩国研究方面呈现出不平衡、不均衡的研究现状。

Figure 5. The number of Korean issues in various regions of Japan from 1966 to 2019

图5. 1966~2019年日本各地区的韩国课题数量 [3]

Figure 6. The number of Korean research institutions in each region of Japan from 1966 to 2019

图6. 1966~2019年日本各地区的韩国课题的研究机构数量

3.5. 关于韩国研究课题的研究机构的区域及性质特征

图7图8可知,关东地区的研究机构达到111个,占总数的39.3%;课题数量为330项,占总数的37.9%,均列首位。关东地区、近畿地区、九州地区及冲绳和中部地区的研究机构均超过20个,研究数量均在100项及以上。中国地区、北海道地区、东北地区、四国地区的研究机构均未超过20个,课题数量未超过100项。表明各地区在韩国研究上呈现不均衡、不平衡的发展态势。此外,国立大学有65个,课题数量为406项;私立大学有153个,课题数量为352项。说明国立大学和私立大学的学者对韩国的关注不分上下。

Figure 7. The location and nature of the research institutes in Korea from 1966 to 2019

图7. 1966~2019年韩国课题的研究机构的所在地区及其性质

Figure 8. The location and number of research institutes of Korean projects from 1966 to 2019

图8. 1966~2019年韩国课题的研究机构的所在地区及其课题数量

3.6. 日本学者的韩国研究课题的关键词特征

对样本中出现的6123个关键词进行整理,列出出现频率等于或大于6的关键词。依次是:韩国语(39)、东亚(31)、中国(24)、国际情报交换(23)、国际比较(23)、日本(23)、日韩比较(21)、日本语(20)、朝鲜(19)、日韩关系(19)、台湾(19)、在日韩国・朝鲜人(16)、民族主义(16)、冷战(15)、国际研究者交流(15)、在日韩国人(14)、殖民地(13)、日本语教育(12)、韩国语教育(12)、第二言语习得(12)、政治学(11)、言语学(10)、市民社会(10)、韩国政治(10)、朝鲜半岛(10)、比较研究(10)、移民(9)、国际情报交流(9)、比较政治(8)、中国语(7)、移民女性(7)、文化人类学(7)、外国语教育(7)、民主化(7)、开发(7)、韩国社会(7)、community (7)、globalization (7)、ethnicity (7)、政治经济学(6)、英语教育(6)、言语教育(6)、社会企业(6)、人权(6)、经济发展(6)、近代(6)、行政学(6)、韩语母语者(6)、多文化共生(6)、朝鲜总督府(6)、财阀(6)、比较(6)、基督教(6)、identity(6)。

由以上关键词可以看出,日本学者对韩国的研究主要集中在政治、历史、言语教育、社会、地理、经济及宗教等方面。值得注意的是“国际比较(23)”、“日韩比较(21)”、“比较研究(10)”、“比较政治(8)”、“比较(6)”,这5个关键词的出现频次共为68次。此外,地域关键词中依次出现的国家与地区是:“东亚(31)”、“中国(24)”、“日本(23)”、“朝鲜(19)”、“台湾(19)”。综合得出,表明日本学者在进行韩国研究时,将东亚、韩国周边国家及地区的情况进行对比,将韩国研究置于亚洲的研究框架之下。

4. 日本学者的韩国研究课题的内容特征

结合样本的研究领域、关键词以及课题名进行分类,共分为20个主题。分别是宗教、经济、自然科学、社会问题及现象、社会文化、教育、国家关系、考古研究、政策、语言、建筑观光、医疗、文学、意识形态、历史、民族、福祉、农村、工艺技术、环境保护,如表1所示。1960年代,韩国研究主题和课题均为2个;1970年代研究主题增至8个,课题增至20项;1980年代研究主题增至13个,课题增至5项;1990年代研究主题增至19个,课题达到143项;2000年代和2010年代研究主题均为20个,课题数量分别为298项和352项。随着韩国在1960年代~1970年代发展迅速,在科学技术、政治、经济等方面大幅度提升,日本学者对韩国研究的主题和课题数不断增多。

此外虽然各个年代的研究主题呈现多样化,但研究重点大致相同。1960年代~1980年代的研究重点为自然科学和社会问题及现象,1990年代~2010年代的研究重点为教育和政策。表明研究内容随着时代的变迁而发生变化。但总的来说,整体的研究内容偏向人文科学和社会科学,对自然科学的内容研究较少。

Table 1. Content characteristics and changes of the times of Korean projects from 1966 to 2019

表1. 1966年~2019年韩国课题的内容特征及时代变迁

4.1. 研究内容分析

为了把握日本关于韩国研究内容的整体概况,以研究课题的标题内容作为参考标准,对课题进行分类。本文将从自然科学、人文科学、社会科学、三个方面进行分析。

4.1.1. 自然科学

表1可发现,自然科学相关的研究课题较少,医疗方面的课题只有31项,而关于癌症研究就有11项,如《关于日本人、在日韩国人及韩国人癌症的比较研究》 [2]。除了癌症研究以外,有关于Werner症候群 [3] 及兔子出血病的研究。另外,从《东亚的古植物分布及变迁过程的相关研究(韩国)》、《超越国境的环境问题:黄沙给韩国儿童的健康带来的影响》发现,日本学者在关注韩国的自然资源、环境等问题。从《韩国的环境变迁史——农耕开始与古文化交流》、《韩国的环境变迁与农耕的起源》的课题看出,这两个研究将自然科学与人文科学相融合,采用了多学科交叉研究的方式。

4.1.2. 人文科学

在人文科学领域下,日本学者主要对语言、社会文化、文学等方面进行研究,且在2010年代,语言方面的研究课题数升至第二,表明日本学者对语言方面的关注力度加大。

语言研究主要有《日语和韩语的寒暄语的对照研究》 [4]、《认知言语学的概念<事态把握>和日本语教育——以韩语母语者学习者为研究对象》 [5]、《幼儿在日语和韩语中掌握摩擦音的相关研究》 [6]、《以日语与韩语为中心——终助词相关的类型论研究》 [7] 等。通过整理发现,语言研究主要分为语言学习、语音语调和语法助词三个方向。

文学方面有《在东亚(日本・中国・韩国)歌谣的比较研究》 [8]、《中国、日本、韩国的文学与绘画的关系的比较研究》 [9]、《以韩国为中心的旧殖民所在地的日本典籍的相关研究》、《近代朝鲜少年运动与韩国儿童文学成立期的研究》 [10] 等课题,整理发现文学方面分为三个研究方向,分别为文学研究、书籍研究及时期研究,其中文学研究为研究重点。

4.1.3. 社会科学

社会科学方面有教育、社会问题及现象、经济、国家关系、政策、民族、政治等研究主题。因研究主题最多,研究课题也位居第一,表明比起自然科学、人文科学,日本学者更倾向于研究社会科学。因研究主题过多,所以主要对排列前三的研究主题开展分析,这三个研究主题分别是教育、社会问题及现象、政策。

1) 教育相关的研究课题有145项,约占全部课题的16.7%。通过整理分析,发现教育相关课题可分为教材开发、多文化教育、多媒体运用、学习方法与能力研究、在校教育、社会教育、教师培养、教育史、留学教育、幼儿教育等方向。

① 教材开发。对学习日语与韩语的人来说,学习教材是尤为重要的。相关的研究课题有《在韩国高校作为第二外国语的日本语教育:副教材的开发及授课研究》、《以促进日韩交流为目标的日本语・韩国语教材开发相关研究》 [11]、《对韩国英语数码教科书的相关调查及对日本的启示》 [12] 等。可知日本学者不仅研究日语、韩语的教材,同时也研究韩国的英语教材。

② 多文化教育。马越徹在《在日韩国・朝鲜人子弟的教育中对保持民族性的相关调查研究—从多文化教育的观点出发》中提到,让在日韩国・朝鲜人子弟学习他们自己国家的历史和文化,整体来说对民族教育的作用却不尽人意。金仑贞在《对韩国的结婚移住女性的定住战略和地域多文化的模型构建的相关研究》中,以在韩国的结婚移住女性为研究对象,以推进多文化教育政策为契机,通过采访发现因韩国的外国女性不断增加,导致她们与韩国人接触的机会在减少。通过整理发现,多文化教育主要与日韩交流、日语・韩语・英语学习相关。

③ 多媒体运用。在现代社会,随着电脑技术不断发展,学习者的学习工具也逐渐多样化。在1996年三崎隆研究通过电视・邮件的方式进行实时授课之后,元山拓子以电影・动漫为教材的韩国语教育的基础研究中发现,用电影学习的学生,听力能力显著提高,并且有主动学习意愿的学生占比较高 [13]。

2) 社会问题及现象。这个研究主题中所归纳的研究课题的范围较广,且研究方向相同的课题数量不多。比如有《美容整形的受容及扩大所映照出的日本社会及韩国社会》 [14]、《韩国高龄期生活方式的变容》 [15]、《关于韩国的消费者保护》、《韩国的多文化主义和结婚移住女性的文化政策・运动・主体》 [16]、《关于日本、中国、韩国的无障碍设施及使用者的配备评价的研究》 [17] 等。可以发现日本学者关注整形美容、高龄者生活方式、消费者、移住女性、无障碍设施等社会问题及现象。

3) 政策。经过整理分析,可将这个主题分为社会政策、法律政策、企业经济政策、教育政策及政治政策、福祉政策等。例如《围绕文化艺术教育支援法和艺术家福祉法的现代韩国的音乐文化政策的动态》、《关于日本与韩国的围绕知识财产权的纷争解决体系》 [18]、《亚洲型直接支付制度的展望-从瑞士・日本・韩国的比较制度分析出发》 [19]、《韩国的多文化教育政策的形成及展开的相关实证研究》 [20] 等课题。其中社会政策课题数最多,共29项。

5. 结论

本文着眼于日本学者关于韩国研究的科研课题立项数量与研究内容,呈现了1966年~2019年日本学者研究韩国的整体貌相与主要内容。日本以科研项目展开对韩国的研究开始得比较早,虽然最开始研究并不积极活跃,但时至今日,日本学者韩国研究处于非常活跃状态,对韩国研究保持着高度关注,且研究视角趋向多元化。纵观日本学者对韩国的研究课题,可以发现,日本关于韩国的研究呈现以下特征。

第一,研究视角呈现多元化特征。日本学者关于韩国的研究中,涉及研究领域有社会科学领域、人文科学领域及自然科学领域,研究内容主要涉及教育、社会问题及现象、经济、医疗、政策、建筑观光、语言、社会文化等方面。日本学者关于韩国研究视角的多元化特征,有利于多方位地呈现韩国的整体貌相,有利于促进外界对韩国社会及基本情况的认识和了解。

第二,研究角度呈现交叉性特征。就日本关于韩国的研究角度来说,其研究角度囊括了言语学、教育学、人文学、法学、史学、艺术学、商学、应用经济学、农学等等。研究内容主要聚焦于教育、社会文化及现象、语言、文学、政策等韩国的基本情况,加上多学科交叉相融,较为全面地体现出韩国特点的同时,也体现出日本学者关于韩国研究的专注视野。

第三,研究视角呈现国际性特征。在日本学者关于韩国的研究中,日本学者不只着眼于韩国的国内研究,更是将视野放到了日韩、中日韩等国际比较的共同研究中,这体现了日本学者研究的国际视野。

本研究系统整理了日本学界以韩国为研究区域的科研项目课题,通过整理、汇总、分析等,介绍了日本学者对韩国研究的动向及内容。希望可以为我国学者提供他者视角下的研究焦点和研究资料,发现一些新的研究思路。但由于只是从文献整理的角度上对韩国进行研究,却无法把握日本学者韩国研究的详细内容。今后可对此进行改进。

参考文献

[1] 梁国强. 国内文献计量学[J]. 科技文献信息管理, 2013(4): 58-62.
[2] 重松峻夫(日) (1989) Incidence Estimation of Primary Liver Cancer among Koreans. Journal of Korean Cancer Association, 21, 241-248.
[3] 石川雄一(日) (2002) Werner Syndrome in a Korean Man. Diabetes Care, 25, 1483-1484.
[4] 岡村佳奈(日). 疑問形挨拶表現に対する韓国語母語話者の認識及び応答様相の研究[J]. 社会言語学, 2017, 25: 143-165.
[5] 近藤安月子(日). 韓国語母語日本語学習者の事態把握―中上級•上級学習者の場合―[J]. 日本語学研究, 2013, 36: 81-99.
[6] ホワン ヒョンギョン(日) (2019) Shift of Voice Onset Time and Enhancement in Japanese Infant-Directed Speech. Proceedings of International Congress of Phonetic Sciences, 19, 3255-3259.
[7] 金善美. 韓国語と日本語の終助詞の情報管理機能について[J]. ありあけ熊本大学言語学論集, 2020, 19: 33-46.
[8] 真鍋昌弘(日). 日本民謡における類型表現の諸相[J]. 韓国民謡学, 2008, 23: 7-34.
[9] 林雅彦. 韓国における「釈氏源流応化事績」の意義[J]. 絵解き研究, 1997, 13: 64-69.
[10] 大竹聖美(日). 1950-1960年代の日本児童文学と絵本の歴史―近代童話から現代児童文学への転換期[J]. 児童文学思潮SEOUL: 児童文学思潮社, 2020, 1: 173-187.
[11] 澤邉裕子(日). 韓国の高校生を対象とした日本語学習資料の新たな可能性-日本の高校生が作成した日本語資料の分析から[J]. 日本文学ノート, 2009, 44: 133-118.
[12] 松崎順子(日). 韓国の小学3年生対象の英語のe教科書の内容分析[J]. 東京経済大学人文自然科学論集, 2015, 142: 41-54.
[13] 円山拓子(日). 映画を教材とする韓国語授業の実践と学習効果[J]. 朝鮮語教育―理論と実践, 2012, 7: 80-93.
[14] 川添裕子(日). The Historical and Cultural Context of Cosmetic Surgery in Japan [J]. 松蔭大学紀要, 2018, 24: 97-116.
[15] 小林和美(日). 韓国の高齢者の生活時間-生活時間調査データの日韓比較から[J]. 大阪教育大学紀要, 2010, 58: 1-15.
[16] 徐阿貴. 韓国の多文化主義と結婚移住女性による文化表象[J]. 日韓文化交流基金NEWS, 2015, 73: 6-7.
[17] 岩浦厚信、高橋儀平(日). 地方自治体における建築物のバリアフリー化のための委任条例と自主条例の運用二関する研究[J]. 日本建築学会計画系論文集, 2017, 82: 21-29.
[18] 矢澤昇治(日). 国際裁判権の専属的合意と国際的訴訟競合の関係[J]. 慶應法学, 2014, 28: 272-299.
[19] 飯國芳明(日). 日韓台における直接支払制度の動向と特徴[J]. 農業と経済, 2006, 72: 57-64.
[20] 金侖貞. 公的社会教育における多文化•多民族実践の変化と課題[J]. 月刊社会教育, 2011, 2月卷: 19-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