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进展  >> Vol. 10 No. 2 (June 2021)

浅析墨家“兼爱”思想及其当代价值
Analysis of Mohism “Universal Love” and Its Contemporary Value

DOI: 10.12677/ACPP.2021.102018, PDF, HTML, XML, 下载: 40  浏览: 88 

作者: 钟 晨:浙江工商大学,浙江 杭州

关键词: 墨家兼爱思想当代价值Mohism Universal Love Contemporary Value

摘要: 墨家思想作为先秦哲学的重要组成部分,与儒家并称“显学”,其提出了“兼爱”、“非攻”、“尚贤”、“尚同”等十大主张,而又以“兼爱”作为其核心思想和墨家学说的总目标。秦汉以后,墨家思想逐渐中绝,但我们仍然不能否认墨家思想的现实价值。本文主要从墨家的“兼爱”思想作为立足点,剖析墨家“兼爱”思想的内涵,阐明墨家“兼爱”思想的当代价值和现实意义。
Abstract: As an important part of pre-Qin philosophy, Mohism and Confucianism are called “outstanding learning”. Mohism puts forward ten propositions such as “universal love”, “non-attack”, “virtue” and “harmony”, and regards “universal love” as its core thought and the general goal of Mohism. After the Qin and Han Dynasties, Mohism gradually disappeared. But we still cannot deny the realistic value of Mohism. This article mainly from the Mohist “universal love” thought as the foothold, analyzes the connotation of the Mohist “universal love” thought, expounds the contemporary value and practical significance of the Mohist “universal love” thought.

文章引用: 钟晨. 浅析墨家“兼爱”思想及其当代价值[J]. 哲学进展, 2021, 10(2): 101-104. https://doi.org/10.12677/ACPP.2021.102018

1. “兼爱”思想的缘起

战国初期,周王室日渐衰微,各个诸侯国相互征战,整个社会动荡不安。各个阶级相互争夺,平民阶层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在当时的社会背景下,小生产者的经济状况面临崩溃的边缘,政治地位也极其低下。面对社会的混乱状况,先秦各个学派都提出了社会治理的方案。作为先秦哲学的重要组成部分,与儒家并称“显学”的墨学,也提出了自己的社会治理方案。墨子提出了“兼爱”、“尚贤”、“尚同”、“节用”、“节葬”、“非攻”“非乐”、“非命”、“天志”、“明鬼”这十大主张,向世人勾勒出一个没有对立、没有战争、人人相爱、人人互利的理想社会。墨子认为,圣人治理天下,必须考察社会混乱产生的源头,就像医生给病人治病需要找到病的源头一样,如果无法找到这个源头,社会就无法得到治理。那么社会混乱的源头在哪里呢?墨子提出:“当察乱自何起?起不相爱” [1]。墨子认为,父亲和子女之间,君上和臣下之间的“不相爱”是混乱产生的源头,包括盗窃的发生、家族间的侵扰、诸侯国的征战都是源于“不相爱”,据此,墨子提出了“兼爱”的思想。

墨子的“兼爱”充分反映了古代劳动者的呼声,是真正的底层的声音。同时,“兼爱”也在整个墨家思想理论体系中,起统帅作用,纵观墨家的几大主张,其都与“兼爱”思想有着密切联系,“兼爱”就是墨家所追求的宏伟目标。墨子提倡国与国要相爱,因而主张“非攻”;“天志”、“明鬼”是墨家借助宗教迷信推行“兼爱”的工具;“非乐”、“节用”、“节葬”是要求人们不能贪图享受而损害他人利益;“非命”强调了人们要把握自己的命运,积极爱人。因此墨家思想以“兼爱”为中心,其他主张都以兼爱为线索。梁启超先生曾言:“墨学所标纲领,虽有十条,其实只从一个根本观念出来,就是兼爱” [2]。

2. “兼爱”思想的基本内涵

第一,墨子的“兼爱”是一种普遍的、没有差别的爱。墨子提倡的“兼爱”是强调普遍平等的关爱他人。“兼”是整体、全部的意思,《墨子·经上》曾指出:“体,分于兼也” [1]。这里的“兼”与“体”相对,也就是整体与部分的关系。墨子的“兼爱”是一种没有血缘关系、没有亲疏远近、没有等级差别的爱,表现出墨子的“兼爱”是一种广泛性、普遍性的爱,这与儒家的仁爱有着相互区别,儒家将“仁”扎根于宗法血缘关系,指出“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孔子认为尊敬父母、敬爱兄长对于“仁”的实现具有重要意义,仁爱带有一种血缘性和情理性,同时儒家也强调仁爱的顺序性,即“推己及人”,主张先关爱自己的亲人,再去关爱别人的亲人。而墨子的“兼爱”则不计较亲疏远近,主张每个人应该主动去爱他人,爱所有的人。

第二,墨子的“兼爱”是立足于实利基础上的爱。墨子认为“兼爱”的实施会产生“利”,《墨子·兼爱下》指出:“姑尝本原若众利之所自生?此胡自生?此自恶人贼人生与?即必曰:非然也。必曰:从爱人利人生。分名乎天下,爱人而利人者,别与?兼与?即必曰:兼也” [1]。墨子认为祸患产生的根源是憎恶他人,残害他人,需要用“兼相爱”取代“别相恶。墨子反对损害他人的利益,他将他人利益与社会利益置于自身利益之上。“兼”带有一种功利意义,“兼爱”就是调和个人与他人,个人与社会的利益矛盾,达到一种和谐的理想状态。这也反映了墨子作为底层小生产者要求保护他人利益,重视实际功利,重天下民众的现实利益的思想。

第三,墨子的“兼爱”是有原则和立场的爱。墨子要求普遍的爱他人,但是盗贼等危害他人,危害社会的群体被排除在外。如在《墨子·小取》中指出:“恶多盗,非恶多人也;欲无盗,非欲无人也。世相与共世之。若若是,则虽盗人人也;爱盗非爱人也;不爱盗,非不爱人也;杀盗人非杀人也,无难盗无难矣” [1]。墨子主张的爱是有条件的,要求我们不能损害他人利益,为天下“兴利除害”。

第四,墨子的“兼爱”是一种交互性的、相互的爱。墨子主张的“兼爱”是要建立一个人人相爱,人人互利的理想社会。“兼相爱,交相利。”在他看来,爱人者必为人爱,利人者必为人利。因此,这种“兼爱”带有一种相互性,其视天下如一体,不分人与我,彼与此。“视人之国,若视其国;视人之家,若视其家;视人之身,若视其身。是故诸侯相爱,则不野战;家主相爱,则不相篡;人与人相爱,则不相贼;若臣相爱,则惠忠;父子相爱,则慈孝;兄弟相爱,则和调。天下之人皆相爱,强不执弱,众不劫寡,富不侮贫,贵不敖贱,诈不欺愚” [1]。只有人人相亲相爱,人人互帮互助,整个社会才会和谐,国家才能得到治理。

第五,墨子的“兼爱”是具有可实现性的爱。许多士子非难“兼爱”,认为其难以做到,墨子批判了这类说法。墨子认为先圣六王都能够亲自实行,从《泰誓》、《禹誓》、《汤说》等典籍都有“兼爱”思想的记录,比“兼爱”更难做的事情都能做到,因此,“兼爱”是容易实现的,并且要求统治者能够推行“兼爱”,人们群众能够主动实践。

3. “兼爱”思想的当代价值

墨家思想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作为平民哲学家的墨子提倡的以“兼爱”为核心的墨家思想在当代仍然有较大的现实价值。

第一,墨家“兼爱”思想有利于弘扬和培育优良家风,促进家庭和谐。 墨子提倡的“兼爱”要求父子间慈爱、孝敬,兄弟之间融洽、和谐,这对于家庭和谐有重要的教化意义。《礼记·大学》指出:“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 [3]。习近平总书记在十八届中央纪委六次全会上讲话时指出,“领导干部要把家风建设摆在重要位置,廉洁修身、廉洁齐家”“注重家庭、注重家教、注重家风” [4]。我们需要充分挖掘墨家的“兼爱思想”在家风培育方面的重要价值,倡导长辈与晚辈之间互敬互爱,塑造和谐稳定的家庭关系,推动和谐社会的构建。

第二,墨家“兼爱”思有利于推动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建设,形成互帮互助的社会氛围。“兼爱”思想要求处理好人与人、人与社会的关系,形成和谐互助的良好氛围。“兼爱”思想对于推动我国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建设具有重要意义,我们要充分汲取“兼爱”思想的基本精神价值和道德精髓,与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相结合,建立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的社会主义和谐社会 [5]。尤其是当下社会环境下,社会贫富差距悬殊,社会治理问题日益凸显。我们应该通过运用媒体大力宣传“兼爱”思想,鼓励大众践行“兼爱”思想,互助友爱,着力解决突出的社会问题,消除不和谐的社会因素,形成互助友爱的和谐社会。

第三,墨家“兼爱”思想对于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具有深远意义。墨家始终反对各种不正义的兼并战争,认为战争对战胜国和战败国都会造成巨大损失,不符合“圣王之道”,也“不合于百姓之利”。“兼爱”从外交层面来说,就是要求我们对待其他国家就好像对待自己国家一样,即“视人之国,若视其国。”在和平与发展已经成为时代主题的背景下,墨子提倡的“兼爱”思想对于促进各个国家和平交往具有重要作用,我们要以“兼爱”作为国与国交往的准则,形成各个国家之间互帮互助,同舟共济的新局面,共同谱写人类和谐发展的新篇章 [6]。

第四,墨家“兼爱”思想有利于实现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实现人与自然的良性互动。墨家“兼爱”思想有利于实现人与人、人与社会的和谐,同时在处理人与自然的关系时也具有较大的借鉴意义。人类长期的物质生产实践导致了一系列的环境问题,水污染、大气污染等等越演愈烈,人类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墨家“兼爱”思想虽然只注重协调人与人、人与社会的关系,但是我们依然可以将这种和谐关系引申到人与自然的关系。恩格斯《自然辩证法》指出:“人类不要过分陶醉于我们对自然界的胜利,对于每一次这样的胜利,自然界都报复了我们” [7]。因此,我们要积极树立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的生态文明理念,实现人与自然和谐共生。

4. 总结

墨家思想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时至今日依然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作为墨家思想的精髓——“兼爱”有着丰富而深刻的文化内涵,其中孕育着墨家爱他人、爱社会、爱国家的人文关怀和对美好生活所构建出的未来理想,我们要注重挖掘墨家思想的核心价值,将其与马克思主义理论相结合,实现墨家思想的“复兴”,充分发挥中国传统文化的光与热。

参考文献

参考文献

[1] 墨翟. 墨子[M]. 北京: 西苑出版社, 2016.
[2] 梁启超. 墨子学案[M]. 上海: 商务印书馆, 1921.
[3] 曾参. 大学 中庸[M]. 北京: 现代出版社, 2015.
[4] 习近平. 习近平在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R]. 2016.
[5] 王浩斌, 试论墨子的和谐世界观及其局限性[J]. 东华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0(3): 228-232.
[6] 刘清平. 论墨家兼爱观的正当内涵及其现代意义[J]. 浙江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2010, 40(3): 59-65.
[7] 马克思, 恩格斯.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M]. 北京: 人民出版社,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