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进展  >> Vol. 10 No. 2 (June 2021)

浅析麦克卢汉的技术哲学思想及其现实价值
Analysis of McLuhan’s Philosophy of Technology and Its Realistic Value

DOI: 10.12677/ACPP.2021.102027, PDF, HTML, XML, 下载: 10  浏览: 59 

作者: 张 航:上海理工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上海

关键词: 麦克卢汉技术哲学现实价值Mcluhan Philosophy of Technology Real Value

摘要: 现如今,随着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其给人类社会所带来的影响越来越大。技术哲学作为哲学中一个十分重要的分支,也成为了学界中越来越火热的研究领域。麦克卢汉,20世纪最重要的思想家之一,他在技术哲学上曾提出了自己许多独到的见解。如:“媒介即讯息”、“媒介即人的延伸”、“地球村”等等,这些思想都为技术哲学的发展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因此,分析麦克卢汉的技术哲学思想及其现实价值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Abstract: Nowadays, with the rapid development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its impact on human society is growing. As a very important branch of philosophy, philosophy of technology has become an increasingly hot research field in academic circles. McLuhan, one of the most important thinkers in the 20th century, has put forward many original ideas in the philosophy of technology. For example, “media is information”, “media is the extension of human”, “global village” and so on, these ideas have made great contributions to the development of philosophy of technology. Therefore, it is of great significance to analyze McLuhan’s philosophy of technology and its contemporary value.

文章引用: 张航. 浅析麦克卢汉的技术哲学思想及其现实价值[J]. 哲学进展, 2021, 10(2): 148-152. https://doi.org/10.12677/ACPP.2021.102027

1. 引言

麦克卢汉,20世纪的原创媒介理论家、思想家,曾提出:“媒介即讯息”、“媒介即人的延伸”、“地球村”等多个理论,虽然这些观点让麦克卢汉一度陷入学术界的争议中,但是随着社会的进步,不可否认的是他的这些理论正在一步步得到验证,并且为技术哲学的研究提供了宝贵的理论财富。在现如今这样一个时刻被技术包围的时代,麦克卢汉的技术哲学思想依然熠熠生辉。因此,分析并解读麦克卢汉的技术哲学思想及其现实价值对进一步了解其观点和掌握时代的脉搏具有重要意义。

2. “媒介即人的延伸”的思想

麦克卢汉认为,人的自身与外部世界是两个相互独立的体系,并且人具有很强的主体性,他们会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调动一切感官去认识和探索外部的世界,但是由于外部世界种种因素的干扰以及人类自带感官的局限性,人们的认知过程并不顺畅,甚至可以说是阻碍重重。于是在这种情况下,各种新媒介技术与手段就诞生了。这些媒介技术被麦克卢汉看作是人的延伸,是人类为了应付各种生存环境而延伸了自己身体的感官或部分,是人类力量的再体现和放大。关于这一思想,麦克卢汉也曾解释过:人的中枢神经系统对人自身具有很强的保护作用,在人类受到外界强大的刺激和压迫时,中枢神经系统出于保护的目的,会对人的感官、感觉或者是部分进行“截除”和“隔离”。正如轮子被看作是脚的延伸就可以作出如下解释,由于文字和货币的发明,推动了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以及物品的交换进程,这便给人自身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和负担,于是脚的功能便被自动的延伸或者说是“截除”了,因此轮子作为应对这种压迫而放大人脚功能的工具就应运而生了 [1]。以此类推,衣服可以被看作是人的皮肤的延伸,印刷术是人的眼睛的延伸,广播是人的听觉能力的延伸,而报纸则是人的视觉能力的延伸等等。任何一种媒介技术的产生都会对人的感官平衡产生影响,由于它们本身的延伸性质,人类的感觉和感官借此放大,如此便能帮助人们更好的认识外部世界。

在这里,还有一点需要注意的是麦克卢汉关于媒介的界定。麦克卢汉口中所说的媒介不仅仅包括那些传统传播意义上的媒介,如报纸、广播、电视等,还包括其他一切技术性的工具和机器,如我们日常生活中随处可见的衣服和房屋等。他将媒介的范围进行了丰富和扩大,他所讨论的是一种“泛媒介”。并且在他的论著中,媒介和技术是一组同义词。他将媒介等同于技术,而他所说的“媒介即人的延伸”实则就是“技术即人的延伸” [2]。

除此之外,麦克卢汉所说的“延伸”还被理论界大致分为三类,即人体肢体的延伸,人的感知能力的延伸以及人的中枢神经系统的延伸。其实,无论是人体肢体的延伸还是感知能力的延伸都可归结为人的部分器官的延伸,它们与第三类延伸的不同之处在于它们只是使得人类的某个器官感官功能被放大和扩展了,而中枢神经系统的延伸即电力技术和互联网则使得人的部分得以整合。尤其是电子媒介出现之后,人们形成了一个有机的统一整体。

随着社会的更替与前进,技术也在不断的更新和发展。在各种新技术层出不求的时代,麦克卢汉还将“人的延伸”分为了三个阶段:机械化时代,这一时代主要实现的是身体在空间上的延伸;第二个阶段是伴随着各种电子媒介出现的电子时代,实现了中枢神经系统的延伸;最后是意识的技术模拟阶段的延伸。正如他所说,在机械时代实现了人类身体于空间上的延伸之后,电子技术飞速发展,我们紧接着来到了电子时代。这时,人们的中枢神经系统通过各种电子媒介在全球的范围内都得到了延伸。对于整个行星而言,时间和空间的意义都将不复存在。现在的我们正在迅速的进入下一个阶段——意识的技术模拟阶段,在这一阶段知识的创造性过程将被集体的、共同的延伸至整个人类社会 [3]。在麦克卢汉看来,之前西方世界的机械化模式,更偏向将过程切分,是碎片化、片段化的过程,更形成了被肢解和切分的不完整的人。而电子技术的到来,让我们超越了机械论,转入发展成一个有机联系的整体,人开始变得完整。但是与此同时,麦克卢汉也提出了麻木性自恋的警示。在电子时代,人的任何感官的延伸都会因为我们中枢神经系统的保护,而将相应的器官隔离起来,使其感受不到剧烈的刺激。正如古希腊神话中英俊青年耳客索斯迷恋上自己在水里的倒影坠河而死的故事一样,我们正在逐渐成为电子媒介的伺服系统以及机器世界的生殖器官。由于“单个人”在面对“整体人”的中枢神经系统彻底外化而创造出的一个不同于现实世界的电子媒介虚拟世界时所暴露的脆弱显而易见,人们便开始变得冷漠和麻木。

3. “媒介即讯息”的思想

一般传统的技术观总是认为,技术只是一种运载物质或者信息的工具,它并不能改变或者决定它所运载的东西,技术所承载的内容比技术本身更重要。但是麦克卢汉对此提出了批判,并提出了自己有关“媒介即讯息”的思想,他指出媒介本身就是讯息,是真正有意义的讯息。人们普遍更看重媒介所传递的内容,但只有在人类有了某种媒介技术之后才能从事与之相适应的传播或者其他的活动。当然,麦克卢汉也没有否定技术所展现的内容的意义,他只是在强调人们过分关注技术运载的内容而忽视了媒介技术本身的重要性。具体来说,麦克卢汉“媒介即讯息”的思想可以从两个方面来阐述。第一方面是关于媒介与内容的关系,从古至今,媒介技术与其内容几乎是无法分割的,技术承载着内容,两者一起出现在大众的视野里,但是人们更多的关注的是技术想要展现的内容。正如之前所说,麦克卢汉认为这种观念遮蔽了技术的本质特征。就对人类的各种感官以及人类社会历史的影响上来说,媒介技术以及媒介形式所发挥的作用要远远大于媒介的内容,这使得媒介技术本身成为一种讯息。在《理解媒介》这本书里,麦克卢汉更是将媒介所阐述的“内容”比作一块味道鲜美的肉,破门而入的盗贼用这块肉去吸引看门狗的注意力 [4]。麦克卢汉通过这层比喻还是在意图说明数年来人们更多的关注媒介的“内容”,但是媒介的“内容”其实只是吸引大家、将人们的注意力错误转移的一个幌子而已。至于第二个方面,则是从媒介和人类社会的关系即媒介技术对人类社会的影响来看。麦克卢汉指出任何媒介即人的各种延伸对个人以及社会所产生的任何影响其实都是由于新的尺度的产生。任何一种新的技术或者说任何一种人的新的延伸都会在我们的社会活动事务中引入一种新的尺度。比如,随着社会的发展,自动化技术的出现对人类社会产生了极大的影响,正是因为它给这个时代引进了一种新的尺度。一方面,自动化媒介技术使得人与人之间的协作诞生出一种新的模式,因而会淘汰一些职业甚至导致一些人面临失业的风险;但是另一方面,它使得人们的工作与协作更加紧密,它创造出了新的角色。与机械技术那种切割肢解、肤浅的模式不同,自动化技术带来的更多是整体有效的深度模式。也许有人会提出疑问,机器所产生的意义不应该是机器本身,而应该是机器给人们和社会带来的东西或者说人们用机器去做的事情。但是如果就机器对于人与人的关系和人际交往的影响来看,机器无论是生产让人们饱腹的玉米片还是更高级别的轿车都是无关紧要的了。与此同时,麦克卢汉还指出任何一种媒介技术的“讯息”,就在于这种技术对给社会带来的各种影响即它所造成的人类活动的尺度、速度等模式变化。铁路这一技术的作用并不是把与之相关的道路、轮子、运动引入了人们的生活,而是发挥着扩大的功能,推动着新型城市、工作和闲暇的诞生。无论铁路所处的环境如何,它始终起着这样的作用。另外,在大家大肆讨论媒介与内容谁更重要时,麦克卢汉还提出了自己独到的见解:其实,每一种媒介的“内容”就是另一种媒介。文字的内容是语言,而文字又是印刷的内容,再往下延伸,电报媒介的内容正是印刷。这并不是什么绕口令,而是麦克卢汉所信奉的真理。也正是这个观点让媒介和内容整齐划一,向大众再次证实了媒介的重要性。除此之外,麦克卢汉在阐释“媒介即讯息”时,也指出研究媒介的最新的方法不仅仅是考虑其“内容”,而且还需要考虑媒介技术以及它赖以运转的文化母体。与马克思唯物辩证的技术观不同,麦克卢汉在此处用一种抽象晦涩的语言突显了对他口中所说的“环境”或者人的意识之外的文化现象的重视。

4. “地球村”的思想

麦克卢汉曾在1964年作出预言:随着电子媒介技术的发展,世界将逐渐成为一个“地球村”。事实证明,他的这条预言是正确的。因为在电子媒介飞速发展的时代,我们的世界正在以高速度的模式相互连结,变成了一个实实在在的“村落”即“地球村”。但是,麦克卢汉的这种观点并不仅仅是在说明电子媒介技术使得我们的世界变小,而且他也指明了媒介技术对人们的生活方式、交往方式以及整个人类社会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作用。麦克卢汉认为,人类的历史一共经历了三个阶段,即从部落化到非部落化再到重新部落化。在原始社会,物资匮乏,人们主要通过表情、语言以及肢体动作来面对面的交流和传达想让别人知道的信息。此时,人们对于外部世界的感知是直观并且整体的,人们不会专门的分析外界事物,其感官相互平衡。之后,随着文字以及劳动分工的出现,人们开始分析起外界的事物,人类社会还出现了专门化的模式,人们的感官平衡被打破,视觉等感官被大幅度的放大和延伸,听觉和触觉则被削弱,此前部落化的完整的人正在一步步的走向分割、分裂以及非部落化,印刷术的出现也将这种非部落化推及到顶峰。麦克卢汉曾指出,部落化的人的感官是同步的,他们是通感的而不是线性、分析的,而非部落化的人即文字人和视觉人是强烈分割的、个人主义的、彼此疏离的。再后来,电子媒介技术出现,电子时代也真正来临,至此人们的感官又重新相互联系,恢复了平衡。电子媒介技术使部落化的人相互统一、结为一体,又实现了从非部落化向部落化的转变。从人类历史的这一段历程,我们可以看出,媒介技术对社会的影响之大,尤其是电子媒介技术的出现更是推动了人们的重新紧凑,它改变了人们相互割裂、相互分离的局面,使人们又重新走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地球村”。另外,在麦克卢汉看来,这个“地球村”具有“处处是中心,无处是边缘”的特点。之前,印刷术和工业化让世界形成了一种中心格局的模式。但是随着电子媒介技术的发展,信息的交流与传递逐渐打破了时间以及空间的限制,信息运动的速度也不断加快,当其速度达到一定程度时就会冲破印刷术作用下的中心格局,在世界各地形成新的中心。无论你身在何处,身逢何时,都能感受到电子媒介技术所带来的信息的同步和增长。

5. 麦克卢汉技术哲学思想的现实价值

我们可以看到,麦克卢汉的技术哲学思想充分展示了科学技术给我们社会生活带来的巨大变化,这也就要求我们重新审视科学技术与社会和人类的关系,在重视媒介技术的社会地位的同时警惕其给自身所带来的麻木状态。

5.1. 重视媒介技术的社会地位

麦克卢汉在“媒介即讯息”中强调媒介技术比技术本身所传播的信息内容更为重要,它将一种新的尺度引入社会,不断改变着人们的生活与思维方式。并且在他看来,媒介技术是社会发展的基本动力,人类文明的进步与发展从来都离不开技术的存在。诚然,无论是18世纪60年代的第一次科技革命、19世纪70年代的第二次科技革命,还是20世纪之后的第三次科技革命,都彰显出技术发展对整个社会进程和框架建构的巨大作用,推动了社会物质与精神财富的极大丰富,成为社会发展的重要动力 [5]。与此同时,麦克卢汉还进一步认为媒介技术的每一次重大进步都更新着人们认识与感知世界的方式,它与社会经济、政治和文化紧密相连,影响巨大。因此,随着媒介技术的迅猛发展,麦克卢汉的技术哲学思想大大提高了人们对技术本身的关注度,让人们逐渐意识到媒介技术不再是纯粹运载信息的工具,应该更加重视其社会地位 [6]。

5.2. 警惕麻木自恋的不清醒状态

现如今,电子媒介技术种类形式丰富多样,人们在沉浸其中的同时也应该警惕麻木自恋的不清醒状态。根据麦克卢汉技术哲学的观点,在电子媒介技术时代,人类的中枢神经系统得以大大延伸,而它出于自我保护的动机会对其他的感官器官进行相应的麻痹,从而让相应的感官与器官感受不到巨大的刺激,最后使得人们对于技术的社会影响保持在无意识的水平上。在这种情况下,人们会变得麻木不堪,痴迷于自我诱导的潜意识,逐渐成为技术的伺机服务系统,失去自己的判断力,简单的服从于大众的意志。正如当今电视与网络所提供给人们的各种看起来真实的信息与场景,其中有些是真实的,有些则是虚假的,但是在陷入麻木的观众看来,这些情节看得见也听得着,因而是真实可信的。所以,在中枢神经系统的延伸阶段,这种麻木式自恋十分危险,深入学习麦克卢汉的技术哲学思想,有助于我们吹响警示的号角。

6. 结语

麦克卢汉的技术哲学思想自诞生以来便在技术哲学领域占据着一个十分重要的地位。延续至今,在现在这个科学技术飞速发展的时代,他的思想依然值得被关注与思考。因此,深入把握麦克卢汉的技术哲学思想及其所迸发出的现实价值具有重要的意义。

参考文献

[1] 别应龙. 论麦克卢汉的技术哲学思想[J]. 江苏工业学院学报, 2007, 8(2): 3.
[2] 马歇尔·麦克卢汉, 何道宽. 理解媒介——论人的延伸[M]. 北京: 商务印书馆, 2000: 56.
[3] 王刚. 麦克卢汉媒介技术观探究[D]: [硕士学位论文]. 天津: 天津大学, 2013.
[4] 马歇尔·麦克卢汉, 何道宽. 理解媒介——论人的延伸[M]. 北京: 商务印书馆, 2000: 80.
[5] 许金锋, 杨潇潇. 麦克卢汉媒介技术哲学研究[J]. 哲学论丛, 2013(9): 42.
[6] 周平. 鲍德里亚技术哲学思想及其当代价值[D]: [硕士学位论文]. 锦州: 渤海大学,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