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语言学  >> Vol. 9 No. 3 (June 2021)

多重互动视角下“你真是个NP”的负面评价功能探析
The Negative Evaluation Function of Construction Ni Zhen Shi Ge + NP in Chinese: A Multi-Interactional Perspective

DOI: 10.12677/ML.2021.93087, PDF, HTML, XML, 下载: 6  浏览: 33 

作者: 张 佳:大连外国语大学英语学院,辽宁 大连

关键词: “你真是个NP”负面评价互动关系Ni Zhen Shi Ge + NP Negative Evaluation Multi-Interaction

摘要: “你真是个NP”(如“你真是个坏人”)由指称词“你”、评注性判断词“真是个”及NP三个构件组成,是一个表达强主观评价的汉语固定表达式。文章主要讨论“你真是个NP”负面评价的表达能力及构式互动关系对负面评价功能的影响。本文认为“你真是个NP”的负面评价功能是由构式组构成分间、构式与构式存在语境的互动共同造成。
Abstract: “Ni Zhen Shi Ge + NP” (e.g. “Ni Zhen Shi Ge Huai Ren”) consists of three components which are the R-expression “ni”, the commentary “zhen shi ge” and NP. It is a fixed expression in Chinese that expresses a strong subjective evaluation. The paper analyses the expressiveness of the negative evaluation of “Ni Zhen Shi Ge + NP” and the influence of the multi-interaction within the construction on its negative evaluation. It is found that the negative evaluation function of “Ni Zhen Shi Ge + NP” is caused by the interaction between the compositions of the construction and the context in which the constructs exist.

文章引用: 张佳. 多重互动视角下“你真是个NP”的负面评价功能探析[J]. 现代语言学, 2021, 9(3): 631-638. https://doi.org/10.12677/ML.2021.93087

1. 引言

Goldberg (1995) [1] 定义构式为:当且仅当C是一个形式–意义的配对 ,且形式Fi的某些方面或意义Si的某些方面不能从C的构成成分或从其他已有的构式中得到严格意义上的预测,C便是一个构式。“你真是个 + NP”是现代汉语中出现频率极高的一种固定表达式,由指称词“你”,评注性判断词“真是个”(郑娟曼,2012) [2] 及具有自身意义的名词性成分NP组成。其构式义可概括为“借助某一主体的属性来表达强主观评价”而这一意义无法从“你”、“真是个”与“NP”的组合中直接推导出,因此可将“你真是个 + NP”看作一个构式。

本文所讨论的“你真是个NP”构式如下:

1) 你真是个白眼狼,白养你那么多年了!

2) 这种龌龊事都做,你真是个男人。

“你真是个白眼狼”和“你真是个男人”可以看作“你真是个 + NP”,两例均表斥责,都属于负面评价。“评价”一词指说话人对所谈论对象的主观想法。评价可分为正面与负面评价。正面评价即指评价主体对客体积极的、赞许的态度,如赞许、褒扬等。负面评价指评价主体对客体不满、抱怨的态度,如谩骂、斥责、抱怨等(李小军, 2011) [3]。经对CCL与BCC语料库的语料检索发现,“你真是个NP”既可表达如“你真是个好人”这类的正面评价,也可以表负面评价如“你真是个废物”,但多用于负面评价。李小军(2014) [4] 指出若要探究构式的评价功能,则需考虑构式的来源与组成要素。同时,构式外部语境也是影响构式义及构式使用方式的重要因素之一(Wide, 2009) [5]。

本文首先讨论该构式负面评价功能及负面评价功能的来源,随后从构式互动关系角度对构式“你真是个 + NP”的负面评价功能进行分析。

2. “你真是个NP”构式的负面评价功能

本文所说“你真是个NP”指如下结构:“你真是个混蛋”、“你真是个吸血鬼”等。该构式在形式上为指称,从指称角度可将“你真是个吸血鬼”理解为“你是个吸血鬼”。但“你是个吸血鬼”旨在强调“你是什么”,是简单的客观判断结构,而“你真是个吸血鬼”除了判断作用还具有的深层次表述主观评价意味,如“你真是个吸血鬼”伴随着有明显的斥责、鄙视等语义色彩。

考察一个格式的评价趋向可关注该格式中变量的分类,对于“你真是个NP”来说,可关注NP的词性趋向。关于对人的负面评价,第一印象中“你真是个NP”的负面评价功能应该是由贬义NP如“混蛋”、“魔鬼”这类的词汇本身语义倾向带来的,但通过对CCL与BCC语料库中语料实例的观察可以发现,NP并不局限于贬义词,如

1) 陈白鼠(略带酸辛)爱,什么是爱情?(她看了方达生一眼,疲倦地微微笑了笑)你真是个孩子。她向前走去,他们不再说话了,各自沉浸在翻腾的思绪之中。(CCL)

2) 今年春天,我心血来潮,真想动手写了。题目很别致:《我说,你真是个人物!》可是文艺界开展了歌颂和暴露的讨论,我搁笔了。我知道,我暴露的只是县一级的小局长,不会出什么问题。(CCL)

3) “好!你真是个大好人,家都不顾了!”(自拟)

例1)中的“孩子”与例2)中的“人物”都是中性词,然而进入“你真是个NP”结构后具有了贬义倾向。例3)中“大好人”这种褒义名词进入该构式后,“你真是个大好人”同样具有了负面评价语力,“褒义贬用”是这个格式的特殊之处,而这个现象也从侧面证明了“你真是个NP”的负面评价功能不单单是NP的语义色彩带来的,“你真是个NP”这个结构及存在语境能够对NP产生压制使整个结构同样具有表达对听话人负面评价的功能。

根据NP的不同,“你真是个NP”可分为三类。负面评价强度随着“NP”语义色彩及交际双方心理距离的不同体现出层级性。

第一类:“NP”为贬义词。如:

4) “琳达还在那里晃悠,我们不想自找难看。我盼望着这个周末。我们走吧。”“你真是个恶棍。”(BCC)

5) “告诉警长……我来了,以后还会来。他想在任何地方、任何时间会面,我都会去的。现在该是他约我了。”“你真是个冷血动物。听我一句忠告,别跟这个家伙纠缠。”(BCC)

6) 史科莲笑着对蒋淑英道:“你真是个冒失鬼,也不看看有人没人,你就问起来。”蒋淑英笑道:“呵!我明白了,你这个钱,是要守秘密,不能告诉人的呢。”(BCC)

例4)“NP”为直接斥责词“恶棍”,这类直接负面表达词是“你真是个NP”中负面评价等级最高的。例5)中的“冒失鬼”和例6)中的“冷血动物”都是贬义词,是对听话人作为的消极定性,奠定了整个句子的负面评价语义。而在例5)与例6)中,例5)的负面评价色彩要强于例6),原因为通过两例的语境对比,例5)的整体语境倾向于严厉的批评,而例6)中“史科莲笑着对蒋淑英道‘你真是个冒失鬼’”,从上下文中可看出说话双方心理距离较近,史科莲在谴责蒋淑英的同时也带有戏谑的成分。

第二类:“NP”为专有名词或中性词。如:

7) 董贝先生说道。“因为我可爱的弗洛伦斯十分肯定地告诉我,她明天必须回家去,”克利奥佩特拉说道,“我开始担心,我最亲爱的董贝,你真是个帕夏。”(BCC)

8) 谁谈过真正的爱情?跟我讲讲它是什么样子存在的?爱情究竟是怎样的?能把我气乐的人真不多,你真是个人物。(BCC)

9) 我说,“阿拉伯人就睡在附近。”“你真是个外地人,”那亚洲胡狼说,“否则你该知道,在世界历史上还从未有过胡狼害怕阿拉伯人的事。”(BCC)

以上三例中NP均为专有名词或自身不携带任何语义色彩的中性词,但以上三例中“你真是个NP”均具有负面评价功能。谭景春(1998) [6] 将名词的词义划分为概念意义与性质意义且名词的性质义有强弱之分,按其分类专有名词同样具有性质义,而“你真是个NP”构式则能凸显其性质义,关于该构式负面评价功能的具体由来将在下一部分具体讨论。以例7)为例,“帕夏”本意为土耳其等伊斯兰教国家的高级官衔,后具有“傲慢的官僚”这一性质义,在构式与词汇的互动中,专有名词的功能被压制而性质义被凸显,从而实现构式的负面评价功能。在此类中,构式与词汇的互动不局限于构式对名词的压制,词汇同样会对构式产生压制,如例8)与例9)中NP自身为不携带任何语义色彩的中性词反作用于构式,降低了构式的负面评价力度。

第二类“你真是个NP”的负面评价力度明显小于上一类,这主要由于NP语义色彩的不同。与上文直接使用“恶棍”、“冷血动物”等具有直接谴责作用的NP相比,“帕夏”、“人物”等中性词并不具备直接的表达不满的能力。通过第二类NP的使用能够较为隐晦的告诉听话人:你的所作所为(言语)引起了我的不满。因此,在这类“你真是个NP”中,说话人往往顾及了听话人的面子,使用间接的言语向听话人表达自己的不满,也正是间接言语的使用降低了说话人负面评价的力度。

第三类:“NP”为褒义词。如:

10) 金敬迈,怎么,我提的那几条意见,你不改?你真是个大作家呀!这么大的架子?(BCC)

11) 你真是个好学生,你虽然没有跟万皓然学吉他,却学会了他的冷酷残忍和卑鄙!(BCC)

12) “很好!你真是个孝顺儿子!居然敢威胁我!你眼里还有我这个父亲的存在吗?”(BCC)

在这三例中,“大作家”、“好学生”及“孝顺儿子”原本都为褒义词,但结构整体仍表负面评价。单从构式来看,“你真是个大作家”、“你真是个好学生”及“你真是个孝顺儿子”似乎表正面评价,但若联系语境,则会发现此三例表达的明显是讽刺意味的负面评价。出现这类“你真是个NP”的原因在于NP不仅受到了构式整体的压制,其语义功能同时受到“你真是个NP”中其它组成要素的限制。在强负面语境的作用下,本可用作正面评价的“你真是个NP”的积极语义因子受到内部与外部的压制。这类“你真是个NP”在评价力度上明显小于前两类。原因在于这类“你真是个NP”在表达对听话人某种行为的讽刺时并未直接使用负面评价语,而是使用了反语。李小军(2011) [3] 认为这种语用省略能够在遵循礼貌原则的情况下达到对听话人的批评,因此其负面评价能力较弱。

依据NP的语义色彩及构式存在的语境,构式“你真是个NP”的负面评价功能呈现出层级性,即根据NP类型的不同,“你真是个NP”的负面评价力度能够呈现出强、中、弱三个等级,如若NP中不含带有贬义因子的贬义词,“你真是个NP”的负面评价语力则相应减弱。在语境与构式自身因素的影响下,这类构式在表达负面评价是可以是怒斥、批评,也可以是戏谑、嘲讽、感叹等。

3. “你真是个NP”构式负面评价功能的来源

探讨“你真是个 + NP”构式负面评价功能的来源首先可从构式的组成要素入手。从组成要素上看,该构式包括三个构件“你”、“真是个”、“NP”,由于NP的负面评价功能已在上一部分详细叙述,因此在此部分不再提及。

3.1. “你”的负面评价功能理据

首先,“你”是人称代词,用来指听话人。张新华(2005) [7] 指出在语用层面,“你”是一个强指示词,具有唤起对方并与之对话的功能。然而对话双方应为一种平等关系,因此指示词“你”的使用可造成对话的不平等性。尧春荣(2016) [8] 对“你”的唤起功能做了详细说明,他提到“唤起”的语力可以迫使听话人与自己对话,从而使对话双方处于一种不平等的对话关系。由此可以看出,“你”具有迫使的语力,在使用时可造成语用上的不礼貌。

其次,“你”在单独成句时也具有批评语力,如:

13) “你啊,”他说。“太粗暴了”(BCC)

14) 柳托夫,他见到我,大声吼道,给我把战士带回去打仗,你呀,不得好死!(BCC)

15) “你呀,你呀!”他朝芦花吼着。赵亮瞪着他:“你干嘛总跟好斗架的黄牛一样,不能冷静点吗?像吃了枪药似的。”(BCC)

以上三例中“你呀(啊)”在单独使用时均有强调功能并带有批评的语气倾向,与后文的直接负面评价语构成了强烈的负面评价。

因此,“你”具有的唤起功能所造成的说话双方不平等的关系能够导致“你”在构式“你真是个NP”中具有负面评价义。

3.2. “真是个”的负面评价功能理据

首先,“真是个”是一种评注性判断词,根据《新华字典》对“真是”的解释,“真是”既可表“确实”也可表“不满情绪”。多位学者(吴青军,2009;郑娟曼,2012)曾对“真是个”的相近表达“真是(的)”进行研究,研究发现“真是(的)”多用于汉语中表达“责怪”、“嗔怒”等贬抑情感 [2] [9]。

其次,由于指示词“你”可携带负面评价义,因此考察“真是个”能否对“你真是个NP”的负面评价功能产生贡献,可先考察“我真是个NP”。通过在BCC语料库中对“我真是个NP”的检索,发现在160例语料中149例语料具有负面评价倾向,如:

16) 他气喘吁吁地跑着,口里急促地叫着。“我真是个蠢驴!一个又狂妄又冒失的蠢驴!”(BCC)

17) “裘德啊,我跟他结婚之前,就算我懂吧,也压根儿没细想过结婚什么滋味,我年纪也老大不小啦,还自以为挺有阅历呢。我真是个二百五。”(BCC)

18) 把公文写完后,他咬着下唇还很高兴的为科长写一部分请客柬。一面写,一面心上说,“我真是个呆子!只胡思乱想!”(BCC)

“你真是个NP”与“我真是个NP”均具有负面评价功能,可推测“真是个NP”自身能够带来负面否定意味。“真是个NP”实际上是一种副名结构,而副名结构要表达的是名词的性质义(施春宏,2001) [10]。“真是个”作为评注性判断词,在此构式中可以加强整个构式的主观评价程度。因此,“真是个”能够凸显该构式语义焦点“NP”的某一性质从而完成该构式的评价功能,发挥作为语义焦点的NP在语言信息结构中的重要作用(魏思明,2015) [11]。当“真是个NP”中NP为贬义词,如“真是个死脑筋”,“真是个”的使用便凸显了“死脑筋”的“做事只会一种方法,思想简单”的性质义,NP词义的贬义在“真是个”的凸显下便造成了整个格式的负面性。再如:

19) “我妈讹来的钱都贴我这里了!你妈省的钱我怎么没见?这房子我妈出了10万!你妈呢?我还没说你妈什么呢,你看你蹦的!屋顶要是没盖,你都发射到月球了。你要是孝子,你去当,不要拉着我。李亚平!我妈都白对你好了!当年就该坚持着不让我嫁你!平日里看你倒是鞍前马后的,这亲娘一来马上就变脸了,想着法子糟蹋我妈。你真是个两面派!在过去闹革命,你就是个叛徒!甫志高!”(BCC)

例19)夫妻二人发生口角且十分激烈,“真是个”用于凸显李亚平对待说话人母亲的前后变化之大,增强了指责力度。如果把“你真是个两面派”缩减为“你个两面派”,就会削弱该激烈争吵语境下的负面评价语力。其次,通过“真是个”对名词性质义的凸显作用,凸显了“两面派”的负面性质,使对听话人的负面评价绝对化。

“真是个”能够产生负面评价功能的原因为:第一,“真是个”作为一个评注性判断词,不仅具有判断功能同时具有表责怪、不满的评价功能。第二,“真是个”所具有的凸显NP性质义的功能能够增强NP语义的显著性,使NP的性质义成为构式的语义焦点。当NP为贬义词时构式整体自然具有负面评价功能。

因此,从构式组成要素看,人称代词“你”与具有责怪语力的“真是个”结合在一起,可以加强贬义NP的语义效果。而当NP为褒义词时,能够弱化NP的积极性质因子在构式中的作用,导致整个构式呈现负面评价趋向并对NP产生压制。

4. 多重互动关系对“你真是个NP”评价功能的影响

施春宏(2016) [12] 指出互动,即构式系统内部各成员的相互制约与促发。他提出的互动构式语法认为构式互动体现在三个方面:一为构式组成要素间的互动关系,二为构式与组成要素间的互动关系,三为不同构式间的互动关系。除此之外,施春宏认为互动还包括“界面互动”,如音系、词汇、语义、句法、篇章甚至文体、语体等语言系统内部的各个界面。只有在动态互动中构式的价值才能得到更大程度的凸显,因此这一理论为分析构式的评价功能提供了新的视角。

4.1. “你真是个NP”组构成分之间的互动

NP是“你真是个NP”构式的唯一变量,经语料检索后发现可进入“你真是个NP”充当变量NP的名词很多,通过对北大CCL语料库中203条“你真是个NP”统计后,发现有些类型的名词会较多的出现在此构式中,如表1

Table 1. Types of NP in Ni Zhen Shi Ge + NP

表1. “你真是个NP”中NP类型

由表可知,NP的类别主要为指人名词,即用来表示某种身份或类型的名词。例如:

20) 承认吧,你真是个草包!

例20)中“草包”便是一个指人名词,当“草包”进入该构式时,便表示受话人过于无能,不堪大用。谭景春(1998) [6] 将名词的词义划分为概念意义与性质意义,性质义内又含附加性质义。这一性质义往往具有较强的社会性,是社会对某一事物共有的知识,如“草包”指无能的人。具体名词的性质义具有强弱之分,从强到弱的顺序为:指人 > 指物 > 专有名词(谭景春,1998) [6],因此指人名词具有较强的内在性质义。本文认为,进入NP的名词多为指人名词是“你真是个NP”组构成分间的互动选择造成的。一方面,在此构式中,“真是个 + NP”作为一种副名结构要表达的是NP的性质义(施春宏,2001) [10],即通过其强调功能来凸显NP的属性,以展现对受话人的评价。从构式的结构构成角度看,“你”与“NP”具有相同的指称对象即听话人。“你”作为人称代词并无具体内涵,若要以“NP”的属性指代“你”并成功展现评价意义,NP则需具有带有一定的信息量。因此,构件“你”与“真是个”均需要进入构式的名词具有较强的内在性质义,指人名词作为具体名词中性质义较强的一类名词相对容易被选择进入该构式,并产生评价功能。

另一方面,NP具有自主选择进入该构式的能力并形成不同程度的负面评价。指人名词可按语义色彩分为褒义、中性及贬义,而贬义指人名词多选择进入该构式,并与“你”、“真是个”结合形成强负面评价。随着NP贬义性的减弱,其负面评价力度也在逐渐减弱。当NP为褒义词时,构式的负面评价力度最弱,即便如此,整个构式仍能具有负面评价功能。

4.2. “你真是个NP”构式与使用环境的相互作用

上文从构式组构成分间的互动分析了“你真是个NP”的负面评价功能,这只是构式互动关系的一个层面。施春宏(2016) [12] 指出构式的发展是多重因素相互作用的结果,其中包括构式与构式使用环境的相互作用。张媛与王文斌(2019)也指出将语境特征形式化并了解语境对构式生成与使用的影响是十分重要的 [13]。通过对BCC语料库中205例表负面评价的“你真是个NP”构式的查阅可以发现,当“你真是个NP”具有负面评价功能时,构式外部语境全部为负面语境,而语境因素对“你真是个NP”负面评价趋向影响最大的便是当NP为褒义词但构式整体表负面评价的情况。

首先,通过语料可以发现,具有负面评价功能的“你真是个NP”结构,其语境大部分包含争吵、斥责等冲突或指责类言语行为,如:

21) “你真是个大无赖,”唐吉诃德说,“你才脑袋不正常呢,我的脑袋比你那个婊子妈妈聪明得多。”(BCC)

22) 鲍勃耸了耸肩:“你真是个丫头片子,我就知道黄毛丫头会这么说的。”梅吉没有理会这句普普通通的挑衅话,她顾自走进家去找妈妈。(BCC)

以例21)为例,“你真是个大无赖”后文中含有“脑袋不正常”、“婊子妈妈”这类的强烈侮辱性词,直接加强了整句话的詈骂语气,激活了指示词“你”的唤起功能,表示“你”就是“我”要指责、詈骂的对象。同时,负面语境也使“真是个”在语义选择上更倾向于表达说话人的不满,可将“你真是个大无赖”理解为“你的无赖行为使我产生了不满的情绪”,后文也可理解为唐吉诃德持续的不满宣泄,是一种强烈的负面性评价。

因而,语境在此具有强化构件“你”与“真是个”贬义语义倾向的作用,当NP为贬义词时,起到了绝对化负面评价义的功能。

其次,在例22)中,“丫头片子”本身为北方人对小女孩的昵称,是褒义词。将“你真是个丫头片子”置于语境后,该结构具有了明显的贬义倾向,这与后文的“黄毛丫头”不无关系。“丫头片子”与“黄毛丫头”同指听话人梅吉,而“黄毛丫头”指不明事理的女孩子,含有轻蔑侮辱之意,增强了语境中的负面评价强度。在这种戏谑的语境下,“丫头片子”自身的褒义因子被压制,而语义中“不谙世事”的属性得到了凸显,以反语的形式造成了该格式的负面评价功能趋向,起到了语义色彩的导向作用。

综上,负面语境能够直接作用于构式的评价义生成过程,而构式本身的语义色彩则能够促进或制约语境的负面程度。当构式整体具有贬义倾向时,在构式与使用环境的共同作用下,构式评价功能趋于绝对化,如谩骂。而当构式整体具有褒义倾向时,在负面语境的作用下,构式显示出与本义相反的语义,以反语的形式达到负面评价的目的,但这类构式的使用反过来使语境趋向于表达说话人的讥讽、责怪等贬义色彩较低的负面评价,可见构式与构式存在环境具有相互促进或制约的关系。

5. 结语

本文对“你真是个NP”格式的负面评价功能及多重互动对“你真是个NP”负面评价力度的影响进行了探讨。

构式“你真是个NP”依据“NP”的不同可分为三类且评价力度呈现层级性:1) 贬义词;2) 中性词或专有名词;3) 褒义词。其中,第一类的负面评价力度最大,直接使用贬义词对涉事人进行负面定性。第二类的负面评价力度介于第一、三类之间,此类“你真是个NP”不含有直接的评价语,相较于第一类更加礼貌,顾及涉事人的面子而不进行直接评价,通常表现为批评、不满及藐视等。第三类即当NP为褒义词时,负面评价力度最弱,多用于表达对涉事人的讥讽、无奈等情况。

本文认为“你真是个NP”组构成分间的互动、构式与构式存在语境的互动均能影响构式负面评价功能。经总结,当“你真是个NP”具有负面评价功能时,其外部语境全部为负面语境。用“你”来唤起听话人的注意,使说话–听话双方处于不平等对话,在负面语境中,“你”这种直接指称语具有了不礼貌的性质。其次“真是个”作为评注性判断词,可表“确实”也可表不满情绪,在负面语境的作用下“真是个”的判断功能受到压制,凸显了其不满情绪的宣泄功能。在构式内部与外部的共同作用下,“你真是个NP”具有了负面评价功能。

参考文献

[1] Goldberg, A.E. (1995) Constructions: A Construction Grammar Approach to Argument Structure.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Chicago & London.
[2] 郑娟曼. 从贬抑性习语构式看构式化的机制——以“真是(的)”与“整个一个X”为例[J]. 世界汉语教学, 2012(4): 520-530.
[3] 李小军. 表负面评价的语用省略——以构式“(X)真是(的)”和“这/那个 + 人名”为例[J]. 当代修辞学, 2011(4): 35-42.
[4] 李小军. 构式“好你个 + X”的负面评价功能及成因[J]. 北方论丛, 2014(2): 64-68.
[5] Wide, C. (2009) Interactional Construction Grammar: Contextual Features of Determination in Dialectal Swedish. In Bergs, A. and Diewald, G., (Eds.), Contexts and Constructions, John Benjamin, Amsterdam, 111-141.
https://doi.org/10.1075/cal.9.06wid
[6] 谭景春. 名形词类转变的语义基础及相关问题[J]. 中国语文, 1998(5): 3-5.
[7] 张新华. “你这个NP!”的表达功能研究[J]. 世界汉语教学, 2005(4): 79-84+4.
[8] 尧春荣. “你这(个) + NP”的负面评价功能及成因[J]. 湖南科技学院学报, 2016(8): 145-147.
[9] 吴青军. “(X)真是(的)”句式的语义分析[J]. 汉语学习, 2009(4): 113.
[10] 施春宏. 名词的描述性语义特征与副名组合的可能[J]. 中国语文, 2001(3): 212-224+287.
[11] 魏思明. 凸显原则指导下的典籍翻译[D]: [硕士学位论文]. 北京: 北京外国语大学, 2015.
[12] 施春宏. 互动构式语法的基本理念及其研究路径[J]. 当代修辞学, 2016(2): 12-29.
[13] 张媛, 王文斌. 认知语言学与互动语言学的可互动性探讨——宏观和微观层面[J]. 外语教学与研究, 2019(4): 496-507+6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