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语言学  >> Vol. 9 No. 3 (June 2021)

“不能再X”两种语义的比较分析
A Comparative Analysis of Two Semantic Expressions of “Bu Neng Zai X”

DOI: 10.12677/ML.2021.93089, PDF, HTML, XML, 下载: 8  浏览: 39 

作者: 雷美玲:上海师范大学对外汉语学院,上海

关键词: 歧义判别内部结构外部关联Ambiguity Judgment Internal Structure External Connection

摘要: “不能再X”除了表达否定义以外,其表示主观极量的肯定语义在日常用语中也渐趋频繁,如“不能再漂亮了”、“不能再可爱了”等。“不能再X”既可以表达肯定语义又可以是否定表达,如果不借助其他成分分析很容易产生歧义现象。因此,本文主要从内部结构和外部关联成分两个方面对“不能再X”构式的两种语义表达进行比较,并简述判别歧义的方法。
Abstract: In addition to expressing negative meaning, “Bu Neng Zai X” has become more and more frequently used to express subjective affirmation, such as “Bu Neng Zai Piao Liao Le”, “Bu Neng Zai Ke Ai Le” and so on. “Bu Neng Zai X” can express both positive and negative expressions, so it is easy to appear ambiguity if it is not analyzed with the help of other components. Therefore, this paper mainly compares the two semantic expressions of “Bu Neng Zai X” from two aspects of internal structure and external correlation components, and briefly describes the method of discriminating its ambiguity.

文章引用: 雷美玲. “不能再X”两种语义的比较分析[J]. 现代语言学, 2021, 9(3): 652-659. https://doi.org/10.12677/ML.2021.93089

1. 引言

在对“不能再X”的语义进行分析时,我们先来看以下两个句子:

1) 年少诸君何至于在新亭这么痛哭呢?把一身贡献给国家,死一万次也不怕,可是不幸鬓发不能再黑了。

2) 进行了一个假相亲,不过人还是白点好看,这人简直不能再黑了。

“不能再黑”既可以表示例1) 中“头发不能够再次变黑”的意思,也可以表示例2) 中“这人皮肤非常黑”的意思。如果脱离具体的语境,单从“不能再黑”来说很容易产生歧义,因此有必要对这两种语义进行比较分析,从而根据语言信息确定语义。本节将“不能再X”分为肯定表达“[不能再X]肯”和否定表达“[不能再X]否”两种,从内部结构和外部关联成分两个方面对歧义问题进行比较分析。

2. “不能再X”内部结构成分的比较

2.1. 常项比较

关于常项的比较,我们先来分析当变项X相同时,各句子的语义:

1) 陈廷廷:那么总共就是1250人,宴会标准我们按每人50元收费,这已经只剩成本费了,国宴标准不能再低。

2) 不愧是我,刚开场15分钟就哭了,泪腺不能再低了。

3) 总结二十年的经验教训,大家一致认为,不能再乱了。全党不赞成乱,人民群众不赞成乱。

4) 今天可谓是非常混乱的一天了,元旦晚会,简直不能再乱了,终于可以休息了,晚安。

例1) 和例3) 中的“不能再X”是否定表达,“不能再低”是说话人认为国宴的标准已经处于一个“低”的标准,否定标准再次变“低”的出现,“不能再乱”也是对“乱”再次出现的否定。例2) 和例4) 中的“不能再X”是肯定表达,“不能再低了”和“不能再乱”都是表示说话人认为“低、乱”已经处于比较高的程度了。

根据吕叔湘在《现代汉语八百词》 [1] 对“再”的语义解释,我们认为与“[不能再X]肯”中的“再”相关的语义是“用在形容词后表示程度的增加”,而“[不能再X]否”相关的则是“表示一个性质状态的重复或继续”。韩文 [2] (2016)认为,“不能”具有四个语义,即“不能够”、“不可能”、“不允许、不可以”和“不应该”。其中,与“[不能再X]肯”的“不能”相关的语义是“不可能”,即不具备做某事的条件,而与“[不能再X]否”的“不能”有关的语义则是“不允许、不可以”,表示禁止。

2.2. 变项“X”的比较分析

关于变项“X”的分析,我们以BCC语料库中的文学、对话一栏,参照郑怀德、孟庆海的《汉语形容词用法词典》 [3] 和孟琮等人编著的《汉语动词用法词典》 [4] 中,将各类词分别带入“不能再X了”的框架里,得出能够出现在“[不能再X]肯了”和“[不能再X]否了”的变项如下:

[不能再X]肯:弱 好 坏 熟 脏 红 大 淡 傻 惨 小 亲 低 老 直 糟 晚 近 美 白 妙 满 淡 近 高

穷 真 尖 弯 破 鼓 尬 丑 假 大 多 黑 靓 棒 硬 神 碎 清 歪 瞎 厚 毒 粗 纯 矮 软 傻 佳 顺 轻 深 强 香 嫩 辣 暖 新 贵 直 细 凉 巧 早 差 冷 假 真 帅 瘦 熟 短 费 肥 懒 烦 慢 臭 圆 淡 尖 乖 惨 火 单 乱 糙 仰 像 绿 佛 油 土 肉 干净 艰难 实际 渺小 简单 一般 详尽 仔细 郁闷 高兴 漂亮 离谱 过分 幸福 顺利 开心 清楚 重要 完整 熟悉 低调 家常 倒霉 苗条 和谐 明显 惊喜 好看 眼熟 无聊 优秀 正当 颓废 宽松 丰富 实诚 神似 善良 煽情 贴切 强壮 委婉 平静 平淡 难看 流畅 具体 及时 诱人 愉快 完美 困惑 可爱 精致 帅气 健康 实用 舒服 恰当 平凡 落后 牢固 精彩 僵硬 合适 幼稚 和谐 方便 倒霉 传神 微笑 正经 过分 漂亮 浮躁 真诚 渺小 正常 痛苦 友好 天真 安全 恐怖 美好 形象 好看 便宜 无聊 普通 好吃 尴尬 清淡 认真 严重 优秀 刻苦 准确 厉害 高雅 冲动 温柔 支持 败家 汉子少女 阳光 路人 饕餮 规律 爷们 道理 良心 文艺 成心

[不能再X]否:迟 黑 短 缓 乱 坏 少 长 快 大 早 晚 多 高 作 瘦 胖 懒 短 慢 碎 歪 厚 矮 软

傻 深 轻 老 差 冷 肥 重 壮 热 活 喝 卖 用 打 笑 抄 等 拖 哭 走 吃 写 拖 干 加 坐 病 提 问 去 装 喂 玩 睡 泡 谈 来 动 有 闹 想 看 要 选 飞 瞒 忍 待 教 穿 戴 唱 玩 让 照 做 增 开 死 跳 收 给 熨 爱 浪 长 客气 沉默 简朴 吝啬 犹豫 冷淡 严肃 痛苦 迟疑 简单 执拗 持久 踌躇 任性 冲动 吃亏 松懈 落后 过分 浮躁 消沉 天真 便宜 油腻 难过 说话 等候 等待 抵抗 容忍 磕头 放过 拖延 丢失 追回 忍耐 隐瞒 延误 心软坐下 耽误 耽搁 阻拦 拖延 见面 等待 忍受 拒绝 忍让 惹事 冬眠 耽误 激怒 丢失 坐下 迟延 等候 投机 回来 进行 打猎 怀疑 尽孝 上学 抽烟 偿还 继续 回去 回头 改动 写信 狩猎 使用 翻本 杀人 下去 指挥 停留 犯罪 露面 攻击 骑马 胡闹 推迟 搬家 分开 前进 提早 延宕 绘图 工作 做事 增强 出错 冒险 推辞 磨蹭 休息 恢复 期望 观看 思考 退让 错过 布道 喝酒 观望 缄默 下咽 立足 添丁 做事 发生 回家 延长 堕胎 乱吃 长个 休学 长胖 乱搞 剪短 淋雨 游戏 悲剧 儿戏 咸鱼 老眼光 高要求

下面我们根据以上的变项例词,对“X”的词性进行分析得出如下数据分布。

Table 1. The distribution of part of speech of variable of “X”

表1. 变项“X”的词性分布

通过表1,我们可以得出以下结论:

1) “[不能再X]肯”的变项以形容词为主,形容词的出现频率将近有90.6%,动词的出现频率最低,近1.7%。而“[不能再X]否”的变项则以动词为主,出现频率70%,形容词的出现频率则为27%。这与“不能再X”的语义相关,“[不能再X]肯”表达的是对“X”程度的赞叹,这就需要“X”具备[+程度]的语义特征,张国宪(2000) [5] 认为程度性是形容词的重要语义特征,而“[不能再X]肯”的构式义就是在表达说话人认为“X”的程度已经处于极高的程度。“[不能再X]否”是对“X”的否定,这种否定可以是客观的陈述事实或者说话人的命令祈使,因此“X”的[+程度]不是必要条件,表述性、动作性强的动词反而成为主要选择项。

2) “[不能再X]肯”的变项以褒义词为主,“[不能再X]否”的变项以中性词和贬义词为主。“[不能再X]肯”是说话人对“X”超出心理预期的一种表达,从心理层面来讲说话人总是习惯将具有积极语义的现象做夸张处理。而其中的贬义词,也是说话人使用该构式以加深贬义的程度来表达自己强烈的主观态度,并不违反“X”程度极量的表达。对说话人来说一般是“X”不符合心里预期,才做出“不能再X”的否定性言语行为,因此从词义的感情色彩来说“[不能再X]否”中的变项以贬义词为主,但也存在少部分褒义词。谢璘(2014) [6] 在分析“不要太XP”的否定表达时认为这些绝对褒义词在说话人的认知中已经被视为一般的褒义词,在经过压制后就表示了对其的不认可,因此褒义词说现在“[不能再X]否”并不违反“X”贬义程度极量的表达。

综合以上对“不能再X”内部结构的比较分析,我们可以得出如下结果。

Table 2. Comparative analysis of internal components of “Bu Neng Zai X”

表2. “不能再X”内部成分的比较分析

表2中,我们可以得出结论:“[不能再X]肯”中的“不能”意思是“不能够”,“再”的语义是表示“X”程度量的增加,变项“X”以程度性强的褒义词为主;“[不能再X]否”中的“不能”是表示命令的“不可以、不允许”,“再”是表示“X”现象的多次出现,变项“X”多以具有[可控、自主]语义特征强的贬词和中性词为主。

3.“不能再X”的外部关联成分比较

3.1. 主语的比较

受语义条件的限制,“不能再X”的主语也有所不同。我们先来看表示否定的例句:

1) 我们拍电影的计划也胎死腹中,因为雷俊无法排定“卡斯脱”,电影版权卖不出,电影不能拍了,钱也赚不到了。我不能再担搁下去,只好回头另找资金。

2) “对,总而言之,你不能再上这个网站了,你父母就你一个儿子,我不希望看到你有什么意外。这世界上有许多事情是很难说的。”说着,他拍了拍我的肩膀。

3) 天赐很难过。妈妈为他的事气病,没想到的事。遇到实际上的问题,他不能再想象,因为眼前的事是那么真切显明,他没法再游戏似的去处置。妈妈生病,事儿太郑重,他不能再“假装”怎样了。

4) 通讯发表的当天,大河乡贾村李玉生等四位农民,拿着报纸找到乡长王录元,激动地说:“我们老百姓就盼这样,政策有个连续性,过个富裕安生的日子,千万不能再‘左’呀‘右’呀地折腾了!”

由以上例句得出,“[不能再X]否”表示对主语“X”性质或者主语对施为者施行“X”行为的进行否定,因此主语多以名词和代词为主,代词中尤其以第二人称最为常见。我们再来看看“[不能再X]肯”的主语:

1) 英国政府怎么能践踏人权与自由,悍然宣布封城呢?我简直不能再气愤了。

2) 来晚几步,肖老师你简直不能再酷再帅了好么。

3) 玛仙那么能干,那么艳丽,作为伴侣,实在不能再好了……而原振侠知道自己的性格:伴侣是一回事,甚至长期伴侣,也可以是同一回事,但是永久伴侣,那却是另一回事……

4) 一个人躺在被窝里发烧到天昏地暗,感觉被全世界抛弃了,不能再可怜了。

5) 看样子是恢复元气了,看你大口吃饭不能再开心了,反正吃饭的状态决定全家的厨艺,接下来我们一起锻炼身体增强免疫力吧!

6) 中与巴西队相遇的球队即第八组的日本、比利时、俄罗斯和突尼斯队从理论上说也是弱队。他认为,巴西队进入四分之一决赛应该没有很大的问题。巴西媒体普遍认为,这个抽签结果,对巴西国家队来说“不能再好了”。

“[不能再X]肯”表示的是对主语的一种赞叹,受赞叹的主语可以是具体行为或者现象,而短语和句子是比词大的语法单位,可以表示这些具体行为或者现象,因此“[不能再X]肯”的主语还可以包含一些短语或者句子成分,如例句中的“一个人”、“看你大口吃饭”、“这个结果”。代宗艳(2020) [7] 在分析元语否定构式“不要太XP”时提出,其语法化后衍生出的程度义使得该构式的语用范围得以拓展,主语范围受限性减少。本文认为这同样适用于“[不能再X]肯”。

3.2. 前后附成分的比较

关于“不能再X”两种语义的附带成分比较,我们将该构式作为一个整体,比较前附带成分和后附带成分的不同。我们看以下例句:

1) 在这场星战音乐会上,他们还原了达斯·维达X卢克对决的经典桥段。一边听原声一边看真人cos名场面简直不能再棒!

2) 借我充电宝给手机充电,然后将充电宝充满格还回来,对这种行为真的是好感度瞬间UP,真是不能再可爱了。

3) A别伤心,为了配合你我就笑笑。

B 哈哈你也太假了吧。

A 我真的不能再真了,可能是太真了,显得有点假。

4) 跑步跑到还剩0.5公里的时候闹钟响了,果断停下来卡时间,居然被我抢到了!简直不能再开心啊!

“[不能再X]肯”表达的是一种极强的肯定语气,说话人往往会为了凸显这种语气而在整个构式前使用一些语气副词“简直”、“真的/真是”等来加强这种语气。由于“[不能再X]肯”出现的时间较短、语法化的程度不高,当“[不能再X]肯”做谓语时后面往往会附带完句标志的语气词“了”和表示情感强烈的语义词“啊”、“啦”等。

1) “他们已经害得你好苦呵!你不能再瘦下去了。来,只管大口吃吧!”

2) 家珍在床上躺了几天,什么都不干,慢慢地又有点力气了,她能撑着坐起来,她觉得自己好多了,心里高兴,想试着下地,我不让,我说:“往后不能再累着了,你得留着点力气,日子还长着呢。”

3) 我知道要是那样我就永远失去了追随这两位迷人的表哥的机会,我知道那样我即便再付出十倍的努力也难讨表哥们的欢心,不能再犹豫了,爹亲娘亲,不如表哥亲;

4) 顾客说:“老板能不能再便宜一点?我要800多平方米呢。”“真的不能再便宜了。你的身边跟着行家,他经常帮大工程买我们的砖,我能对您乱要价吗?”

5) 最后的时候,下楼遇到群群麻麻,然后她笑着给我说了一句加油,又说:“这次要好好考啊,可不能再倔了啊”我点点头说了个“嗯”以后转身泪流满面落荒而逃。

对比语料,“[不能再X]否”的前附语气成分以“可”、“真的/真是”为主。“[不能再X]否”是说话人对听话人未然或正在进行的行为的一种否定,因此可以附带表示正在进行的“着”和延续态的“下去”等时体标记。“[不能再X]否”后附语气词多以完句标志“了”为主,受礼貌原则的影响也可以后附语气词“哦”、“吧”。与“[不能再X]肯”比较,“[不能再X]否”的使用更早且语义可以直接由构式构件推出再加上整个构式表达的是一种祈使语气,所以“[不能再X]否”以不附带语气词为更常见的用法。

此外,我们发现,“[不能再X]肯”的内部构成成分紧密不可以拆开使用,而“[不能再X]否”的结构紧密度较弱,还可以在“不能”的后面插入指示代词“这么”、“那样”等。我们看以下例句:

A. 他又拿起药单子,在灯下看了一遍,焦急地说:“不能再吃这种药了,应当立刻请个好医生来看看。”

B. 他又拿起药单子,在灯下看了一遍,焦急地说:“不能吃这种药了,应当立刻请个好医生来看看。”

C. 他又拿起药单子,在灯下看了一遍,焦急地说:“不能再稀里糊涂地吃这种药了,应当立刻请个好医生来看看。”

以上三个例句从语义角度上来说都是表示否定,表达的都是相同的意思,构式组件的删除或者插入都没有改变语义的正负值,表达焦点都是“不能”。从语法角度来说,以上例句都是符合语法规范。

A. 感觉今天是体育赛事值得纪念的一天。凌晨的比赛,从F1到斯诺克,剧本简直了!话不多说,转到欧冠宣传片,姆巴佩的庆祝动作不能再霸气了,球王风范!

B. 感觉今天是体育赛事值得纪念的一天。凌晨的比赛,从F1到斯诺克,剧本简直了!话不多说,转到欧冠宣传片,姆巴佩的庆祝动作不能霸气了,球王风范!

C. 感觉今天是体育赛事值得纪念的一天。凌晨的比赛,从F1到斯诺克,剧本简直了!话不多说,转到欧冠宣传片,姆巴佩的庆祝动作不能再这么霸气了,球王风范!

以上例句中,第一句是主观极量的表达,“[不能再X]肯”的作用是突出“霸气”的程度量极高。第二句删除了副词“再”,第三句则将“不能再”与变项之间插入其他成分,虽然也符合汉语的语法结构,但是语义表达与首句相悖,都是与之相反的否定义表达。

3.3. 语境的比较

“[不能再X]肯”是当“X”超出说话人心里预期是发出的言语感叹,因此“X”现象多出现在感叹之前,也就是说“X”的出现是已然的。而“不能X”也可以是说话人根据生活经验或听话人的行为处世做出的判断和命令,因此“X”还可以是未然的性质状态。

1) 看到他们那样简单的婚礼,她还是感觉到幸福,可是在我看来那只不是过就是一个不能再普通的婚礼的了。

2) 正如人们所说的那样:“在清水里泡三次,在血水里洗三次,在碱水煮三次,我们就会干净得不能再干净了。”一个污秽的城市获得了圣洁,一个古老的民族获得了光辉。

3) 另有一部分人看到了去年某些地区晚稻种植过密,以致减产的现象,对密植产生怀疑,甚至想取消密植,回到稀植的老路。个别地区讨论晚稻密植规格的时候,就有人主张株行距只能七寸或八寸,不能再密。

4) 在军队出现严重混乱局面的情况下,他于1967年1月24日夜,直接面见多次拒绝见他的林彪,当面严正指出:军队要稳定,不能再乱了,应搞几条规定,如不能成立战斗队、不能随意揪斗领导干部、不准夺权等。

例1) 中,“不能再简单”是对婚礼的评价,从时间上来说先发生“简单”的婚礼再有说话人的评价,例2) 的“不能再干净”做“干净”的补语,而“干净”是“在清水里泡三次,在血水里洗三次,在碱水煮三次”对事件的评价,也是后发生的。例3) 中的“不能再密”是根据去年的现实经验,在种植晚稻之前先做出的判断。例4) 中已有“军队出现严重混乱局面的情况”,因此“不能再乱”是对已然事件做出的命令。

综合以上外部成分的分析,我们可以得出如下结果(见表3)。

Table 3. Comparative analysis of the external components of “Bu Neng Zai X”

表3. “不能再X”外部成分的比较分析

从外部关联成分来说,“[不能再X]肯”的主语广泛,可以是词、短语,甚至是整个句子。而“[不能再X]否”受语义的影响,主语以代词和名词为主。从附带成分来说,两者都可以在前面和后面附带相关的语气词来增强表达的语气,“[不能再X]肯”的语气成分以“简直”,“可”一般用在“[不能再X]否”的前面,两者都可以以“真的、真是”作为语气副词。就后续语气词来说,“[不能再X]肯”带语气词较为常见,而“[不能再X]否”对语气词的依赖程度较弱。另外,由于“[不能再X]否”具有时体的特征,还可以后附“着”和“下去”。“[不能再X]否”的内部结构松散,可以插入指使代词“这么、那样”。从时间上来说,“[不能再X]肯”是已然的,因此“[不能再X]肯”的语境也需要是已经发生的;而“[不能再X]否”的性质状态还可以是未然的,因此“[不能再X]否”的语境即可以是已然的又可以是未然的。

4. 结论

通过以上对“不能再X”的内外两个部分比较,我们可以得出以下结论:

1) 主观极量构式“不能再X”的常项“不能”表示“不可能”而否定表达“不能再X”的“不能”表示“不允许、不能够”,“[不能再X]肯”的“再”放在变项表示程度增加之意,而“[不能再X]否”的“再”是表示“X”再次出现。

2) “[不能再X]肯”的变项程度性强,多以褒义词为主;而“[不能再X]否”的变项动作性较强,受语义影响多以贬义词和中性词为主。

3) “[不能再X]肯”的主语范围较广,可以是词、短语、甚至整个句子,而“[不能再X]否”的主语受语义的限制,多以词为主。但反过来,“[不能再X]肯”的变项多以单音节和双音节的词为主,而“[不能再X]肯”的变项更广,包含词、短语和句子三个语法单位。

4) “[不能再X]肯”构式更为严密,对语气词的依赖性较强,常前附语气词“简直”等后面附带的语气词“了”;“[不能再X]否”的结构较为松散对语气词的依赖性也较弱。

5) 从语境上来说,“[不能再X]肯”的行为发生在“X”之后,而“[不能再X]否”中“X”现象的出现不仅可以是已然事件还可以是未然事件。

参考文献

[1] 吕叔湘. 现代汉语八百词(增订本) [M]. 北京: 商务印书馆, 2015: 642-644.
[2] 韩文. 能愿动词“能、会、要、想”的肯定/否定不对称现象研究[D]: [硕士学位论文]. 苏州: 苏州大学文学院, 2016.
[3] 郑怀德, 孟庆海. 汉语形容词用法词典[M]. 北京: 商务印书馆, 2003: 6-13.
[4] 孟琮, 等 .汉语动词用法词典[M]. 北京: 商务印书馆, 2005: 22-29.
[5] 张国宪. 现代汉语形容词功能于认知研究[M]. 北京: 商务印书馆, 2006: 19.
[6] 谢璘. “不要太XP”的两种表达研究[D]: [硕士学位论文]. 南昌: 南昌大学人文学院, 2014.
[7] 代宗艳. 极性程度义“不要太XP”的构式化与话语功能——兼及从语法构式到修辞构式的路径构拟[J]. 汉江师范学院学报, 2020, 40(1): 47-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