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语言学  >> Vol. 9 No. 3 (June 2021)

模因与标识语的英译——以兰州市为例
On C-E Translation of Public Signs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Memetics: A Case Study of Lanzhou

DOI: 10.12677/ML.2021.93091, PDF, HTML, XML, 下载: 8  浏览: 36 

作者: 陈耀玥:兰州大学外国语学院,甘肃 兰州

关键词: 兰州市标识语英译模因论翻译模因论规范模因C-E Translation of Public Signs in Lanzhou Memetics Translation Memetics Norm Memes

摘要: 标识语的英译面向外宾,其规范程度展现了我国文明开放程度和文化水平。以定性研究和举例分析相结合的方法,分析标识语英译的错误,并运用模因论与翻译模因论,尝试寻求标识语英译的恰当方法。将标识语英译看作模因的复制和传播过程,试图在规范模因的指导下,探讨兰州市内标识语的英译是否符合期待规范和专业规范,并尝试归纳不同类型标识语的翻译技巧。研究认为,运用翻译模因指导标识语翻译有助于进一步实现标识语的功能,规范标识语英译。
Abstract: C-E translation of public signs is mainly for foreigners; hence, the norms and standards of translations will demonstrate the civilization and literacy level of China. Analyzing the errors of C-E translation of public signs in Lanzhou by combining qualitative research and exemplification to seek for the proper method and make C-E translation more significant under the method of memetics and translation memetics, the translating process of public signs can be regarded as the replicating and propagating process of memes, aiming to discuss whether the C-E translation of public signs in Lanzhou conforms to expectancy norms and professional norms under the guidance of norm memes. Besides, the paper intends to conclude some skills for translating different categories of public signs by memes. The research shows that, using translation memetics helps further achieve the functions of signs and normalize the translation of public signs in Lanzhou.

文章引用: 陈耀玥. 模因与标识语的英译——以兰州市为例[J]. 现代语言学, 2021, 9(3): 672-678. https://doi.org/10.12677/ML.2021.93091

1. 引言

标识语作为一种特殊的语言,具有突出的国际特色。标识语的汉英互译是促进我国与外国游客交流的桥梁。因此,为了更好地达到标识语的交际目标,标识语翻译规范化变得非常重要。然而,我国标识语的英译现状不尽人意。标识语翻译失误不仅阻碍外国读者的理解,造成文化误解,而且伤害中国译者的形象。近年来,许多学者采用不同的方法分析、研究标识语的英译,如翻译符号学、语用学和翻译批评。然而,翻译模因论作为一种新兴的理论,只为少数学者所应用。本文拟运用翻译模因论,对兰州市部分典型标识语的英译进行分析,探索译者应采用何种翻译策略,使标识语的外译更加符合读者期望。

2. 标识语概述

2.1. 标识语的界定

公共标识,作为国际化、现代化、信息化、都市化、社会化的标志性产物,以及现代社会语言生活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种类繁多、功能多元、使用广泛、不可或缺 [1]。标识语又名“公示语”、“标示语”或“揭示语”,在英文中统称public signs,“是一种常见于公共场所的特殊文体,或用寥寥文字,或用简明易解的图示,抑或文字与图式兼用,表示对受众的某个要求或引起人们的某种注意” [2]。

标识语兼具四种功能:指示性、提示性、限制性和强制性功能。其中指示性和提示性标识语顾名思义。而限制性标识语较“直接发出命令”的强制性标识语,语言方式更加委婉。此外,标识语的语言特征也应具有四方面:直接性、简洁性、精准性和统一性。其中统一性要求同一机构或设施的标识语尽量采用一致表达,避免造成歧义和误解 [3]。

2.2. 标识语的英译失误

标识语作为一种特殊的语言交际,应当尽可能简洁准确。然而,其翻译现状却不尽人意。标识语的翻译失误阻碍读者的理解。探析中文标识语的英译失误,建立翻译规范是重中之重。吕和发在其著作《公示语汉英翻译错误分析和规范》 [3] 中总结了标识语翻译的错误类别。本文将着重强调三方面:基础类、语用类和语义类。

基础类指易于规避的错误,如拼写错误、语法错误和表达混乱。该类错误源于译者的粗心和语言标准化缺失。

语用类包括过度直译、不可理解性及表达冗余。语用错误源于中西方民族在语言习惯、思维方式和价值观上存在的差异。正如图1 (见图1)。垂钓在汉语中的意义等同于“钓鱼”,因而该标识语传达出“禁止钓鱼”的含义就足矣,而译者却将其翻译为“vertical fishing”,画蛇添足地译出“垂直”的意味。

语义层面的错误指交际信息失真和用词不当。受语言表达和译者翻译能力的限制,语义错误在标识语英译中十分常见:在兰州某景区的出口处,“出口”一词(见图2)被误译为“export”(出口贸易的“出口”)。二者尽管在汉语中同为“出口”,但含义却是千差万别。不难看出,在中文标识语英译过程中,为规避语言失误,译者需权衡和考量用词。与此同时,制定规范和标准以指导标识语英译迫在眉睫。而由模因延伸而来的规范模因有助于标识语英译规范的建立。

Figure 1. The error of metaphase

图1. 过度直译错误示例

Figure 2. The error of communicative information distortion

图2. 交际信息失真错误示例

3. 翻译模因论概述

3.1. 模因的定义、起源与特征

“模因”起源于社会生物学,由牛津大学著名动物学家和行为生态学家理查德·道金斯(Richard Dawkins)在他的著作《自私的基因》(1976)中首次提出。他解释说,试图创造一个类似“gene”的术语来描述文化现象的演变,随之,“meme”诞生了。据他介绍,“A meme is a unit of cultural transmission, or a unit of imitation. Examples of memes are tunes, ideas, catch-phrases, clothes fashions, ways of making pots or building arches. Just as genes propagate themselves in the gene pool by leaping from body to body via sperm or eggs, so memes propagate themselves in the meme pool by leaping from brain to brain via a process which, the broad sense, can be called imitation [4] ”。

正如基因一样,模因也是一种复制因子,可被视作“文化基因”,其生存需要生存机器(survival machines),即宿主。从生物学角度出发,人体是基因的生存机器,是基因确保自身持续复制和不朽的载体。同样,“文化基因”也依赖于“人”以繁殖和进化。在此基础上,Blackmore [5] 提出了两类模因:共生模因和寄生模因。前者自身与宿主互利,因而得以存活。而后者最终消灭宿主,以至于其自身也难以存活。模因得以存活的条件是击败竞争模因,获得更广泛的接受,成为强势模因(strong memes)。

道金斯指出强势模因的三个特征:长寿性(longevity)、多产性(fecundity)和复制忠实度(copying-fidelity) [4]。长寿性是模因存活和传播的基本保证。多产性表明其复制速度越快,传播范围越广。而复制忠实度指模因的复制应足够忠实于原始模因。三种特征相互关联,促进强势模因生存及传播。

3.2. 模因的生命周期

模因通过模仿来传播。成功的传播需要四个阶段。根据Francis Heylighen [6],这四个阶段通常被称为模因的“生命周期”,包括同化、记忆、表达和传播阶段。在同化阶段,模因需要被注意、理解和接受来有效地感染新的宿主。记忆阶段表明,模因在宿主记忆中保留的时间越长,其感染新宿主和传播的机会就越大。表达关乎交流。当携有模因的宿主与他人交流时,宿主会将模因从记忆中提取至现实世界,使得模因在交流过程中感染新宿主并继续传播。进入传播阶段后,模因需要稳定的媒介,以防在传播过程中失真。一般来说,感染潜在宿主的媒介是单词、声音和图像等物理信号。在以上任意阶段中,弱势模因都有可能被强势模因所击败直至消失。

3.3. 翻译模因论

3.3.1. 从模因到翻译

根据上述,人体是模因的生存机器。然而,“people are not the only ones (although they always at least indirectly involved in meme transmission) [7] ”。语言同样是模因传播的载体。倘若模因在一种文化中的传播是通过语言进行的,那么,使得模因在不同文化之间传播,就需要翻译。从模因论的角度来看,翻译过程可以看作模因通过语言在异国文化中复制和传播的过程。

具体来说,模因的传播分为三个时期。在遗传阶段,模因存在于原文中,体现原作者的思想和背景。源语信息一旦由读者读取、理解并接受,就会进入解码和感染期。读者受模因感染后,便成为能够重新编码和传递模因的新宿主。显然,在跨文化传播过程中,译者作为特殊的读者,能够将源语文化编码成一种新的语言。模因存在于新的载体后,便循环进入下一轮遗传期。在翻译活动这一模因传输过程中,如何解码和复制源语信息,使读者接受尤为重要。

翻译模因论是安德鲁·切斯特曼于1997年在Memes of Translation:The Spread of Ideas in Translation Theory一书中首次提出的。切斯特曼将翻译本身和翻译理论的概念归纳为翻译模因,认为翻译研究是模因论的一个分支。翻译模因库中存在着大量的翻译模因,每个翻译模因都复制并继承了之前的翻译模因。其复制过程是动态的。

3.3.2. 从模因到规范

模因之间为了生存而竞争。因此,在复制传播过程中,长期占据主导地位并且不受其竞争模因威胁的模因,将成为规范模因。规范被定义为“memes which are accepted (for whatever reasons-even threats) by a community as being conducive to behavior perceived as useful [7] ”。由翻译模因演化而来的翻译规范也如此,遵循规范的翻译是得体的。基于图里(Toury)的规范概念,切斯特曼发展出期待规范和专业规范。

期待规范是产品规范,指读者对译文的期望。期待规范动态地遵循社会和历史条件。读者的期待主要受制于目标语言和文化中流行的翻译传统。此外,它还受到经济或意识形态因素、文化内部或文化之间的权力关系的制约。译文一旦符合某一特定文化中的期待,便达到交际目的。显然,期待规范有助于对译文质量做出评判。

专业规范是指导翻译过程的过程规范,包括责任规范,交际规范和关系规范。其中,责任规范属于伦理范畴,要求译者忠于翻译过程的任何一方参与者。交际规范是社会规范,交际规范指导下的译者应使交际最优化。关系规范指在源语文本与目标语文本之间建立某种相似关系,属于语言规范。

4. 从翻译模因论看兰州市标识语的英译

4.1. 标识语英译中的规范模因

首先,讨论基于翻译模因分析标识语英译的可行性:1) 语言本身是模因。因此,从模因论的角度出发,标识语作为特殊的实用语言,被视为模因库,其中模因之间相互组合成为复合模因。2) 标识语同样遵循模因的生命周期。因而,基于模因论和翻译模因论分析标识语的英译具有可操作性。

依据模因论,翻译规范同样也是一种模因。对于标识语的英译,一些译文已经为读者所接受,在特定时期成为规范。由于标识语的翻译具有面向公众的功能性,因此需要符合期待规范,标识语译者向目标读者提供的译文应与目的语中同类型文本具有对等的交际效果。因此,满足语法句法期待和文化期待是重中之重。例如,在兰州某施工现场笔者拍摄到几组标识语:“当心绊倒”译为“Caution! Stumbling”(见图3),“当心坠落”译为“Caution: Drop Down”(见图4)。译者优先表述警示词“Caution”,原因在于英语表达往往强调行动或效果。所谓文化期待,要求译者寻求不同文化之间的联系,为目标读者创造在目标语中类似的交际效果。如兰州市某处“芳芳餐厅”音译为“Fangfang Restaurant”就无法达到吸引顾客就餐的目的,因为在汉语语境中,“芳芳”多称呼美丽的姑娘,而在英语中,“Fang”则表示“野兽的尖牙”。

Figure 3. A sign with expectancy norm (1)

图3. 期待规范性标识语(1)

Figure 4. A sign with expectancy norm (2)

图4. 期待规范性标识语(2)

专业规范要求译者忠于原作者和目标读者,对译文负责。例如,在公园常见的标识语“小草休息,请勿打扰”(见图5),其对应译文应为“Keep Off the Grass”,而非直译出拟人修辞。传达标识语确切含义体现译者遵循责任规范,凸显指示读者“保护环境”的根本目的。在遵循交际规范的前提下,译者既要充当源语信息的传递者,又要充当各方中介。在兰州市某公园,“小心落水”(见图6)被译为“Fall into Water Carefully”。显然,译文是失败的,它混淆了读者的理解,未达到最优交际。

Figure 5. An ignorance of accountability norm

图5. 责任规范错误示例

Figure 6. An ignorance of communicative norm

图6. 交际规范错误示例

4.2. 兰州市标识语英译策略

标识语是特殊的应用文体。在其翻译过程中,译者应当遵循模因复制和传播的方式,运用恰当的策略解码和重新编码源语模因。

4.2.1. 基于文化共性,套用相似目的语模因

尽管各民族语言文化存在差异,但文化的共性使得套用相似目的语模因成为可能。在英语语境中,某些长期为读者所接受的表达方式已然成为规范。译者可套用相应的英语模因形式,使译文符合目标语读者的期待,彰显译者的专业。如限制性标识语:“仅限员工进入”被翻译成“Staff Only”。类似标识语则可利用“相应名词 + Only”表限制。此外,“No + Noun/Doing”句式通常适用于翻译强制性标识语,如“No Tossing”。而“Caution/Warning + Noun/Doing”句式可用于提示,比如兰州市公交车门上张贴的“Warning: Crushing of Hands”。

4.2.2. 基于文化共性,直接复制目的语模因

标识语作为一种社会公共场合的特殊语言现象,应用于各国人民的日常生活中。在英语国家中,许多标识语的表达已经固化,并且国际化。针对某些特定类型的标识语,译者可以采用“拿来主义”,直接复制相应的目的语模因,增加译文的正确性。该策略常用于指示性标识语的翻译。例如剪票口直接译为“Track Entrance” [8];门诊部则是“Out-patient Department” [8] 等。

4.2.3. 基于文化缺省,忠实复制源语模因

各民族语言文化具有特殊性是不争事实。中文语境下的某些标识语在英文中是零对应的。例如,含有某些说明地点的指示性标识语:“Yantan Park (雁滩公园)”“Sucheng Square (苏成广场)”和“Tayan Bridge (大雁飞渡)”。以上三则标识语具有明显的中国特色,均为音译而来。该策略选择忠实地复制源语模因,保持了源语传统和习惯,避免随意翻译引发读者的误读。

4.2.4. 巧用模因基因型和模因表现型

何自然指出语言模因的两种复制和传递的方式 [9]:模因基因型和模因表现型。使译文符合规范模因,可以运用模因基因型和模因表现型进行目的语模因的复制。模因基因型是指同一信息模因在不同的情况下以不同的形式传播。例如,“Quick Lunch Bar”,“Fast-food Restaurant”,“Express Bar”均为“快餐店”的翻译。“当心地滑”可译为“Caution: Wet Floor”或“Watch Your Step”。而模因表现型是指以同一形式传播不同的意义。如借用英文中的谚语“East or West, Home Is the Best”这一目的语模因,将兰州市旅游宣传标识语译为“East or West, Lanzhou Is the Best”。

5. 结语

本文主要从模因论和翻译模因论的角度分析兰州标识语的英译。基于安德鲁·切斯特曼的翻译模因论,笔者将模因论和翻译理论相结合,将标识语视为遵循生命周期的模因,将翻译过程视为模因在文化间的传播过程。鉴于目前兰州市标识语英译的现状,为使兰州市标识语译文更具实效,“规范”是译者必须遵守的关键。文中实例证明,成功得体的翻译应该符合期待规范和专业规范。此外,在翻译不同类型的标识语时,巧用源语和目的语模因是可取的策略。

参考文献

[1] 杨永林, 赵珊. 双语标识译写研究——提示标识篇[J]. 外语学刊, 2011(5): 85-89.
[2] 杨全红. 也谈汉英公示语的翻译[J]. 中国翻译, 2005(6): 43-46.
[3] 吕和发. 公示语的汉英翻译[J]. 中国科技翻译, 2004, 17(1): 38-44.
[4] Dawkins, R. (1976) The Selfish Gene.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New York.
[5] Blackmore, S. (1999) The Meme Machine.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Oxford.
[6] Heylighen, F. (1998). What Makes Meme a Successful? Selection Criteria for Cultural Evolution. Proceedings 15th International Congress on Cybernetic, Namur, 418-423.
[7] Chesterman, A. (2012) Memes of Translation: The Spread of Ideas in Translation Theory. Shanghai Foreign Language Education Press, Shanghai.
[8] 吕和发, 单丽平. 汉英公示语词典[M]. 北京: 商务印书馆, 2004.
[9] 何自然. 语言中的模因[J]. 语言科学, 2005, 4(6): 54-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