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语言学  >> Vol. 9 No. 3 (June 2021)

基于语料库的韩、泰汉语学习者主语使用情况——兼谈汉语国别化教学及推广
On Corpus-Based Subject Usage of Korean and Thai Chinese Learners—Also on Country-Specific Teaching and Promotion of Chinese

DOI: 10.12677/ML.2021.93093, PDF, HTML, XML, 下载: 12  浏览: 45  国家社会科学基金支持

作者: 潘凯璇, 文江媛, 胡绍祺:鲁东大学文学院,山东 烟台

关键词: 韩、泰汉语学习者主语使用问题国别化汉语国际推广Korean and Thai Chinese Learners Subject Use Problem Country Specific International Promotion of Chinese

摘要: 近年来,汉语热席卷全球,汉语作为第二语言教学逐渐受到世界各国人的重视。然而在学习过程中,学习者不免出现一些偏误,导致其汉语学习受到阻碍。汉语的外国学习者由于国籍和文化背景的不同,在学习过程中遇到的困难有所差别。主语作为汉语的八种句法成分之一,在汉语的学习和使用中都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本文通过对中介语语料库群中韩国在华学习者汉语中介语语料库和泰国汉语学习者中介语语料库中韩国和泰国的汉语学习者的主语使用偏误进行统计和分析,得出了两个国家汉语学习者的主要的主语使用偏误类型,并在将数据对比分析后,得出了其偏误类型的差异。再通过具体事例中汉语与韩语、泰语的对比,分析出现这种差异的原因。最终,对不同国别的汉语教学提出针对性的建议,以期对我们的汉语教学和汉语国际推广提供一定的帮助。
Abstract: In recent years, the Chinese hot has swept the world, and the teaching of Chinese as a second language has gradually attracted the attention of people all over the world. However, in the process of learning, learners will inevitably make some mistakes, which will hinder their Chinese learning. Due to different nationalities and cultural backgrounds, foreign learners of Chinese may encounter different difficulties in the learning process. As one of the eight syntactic components of Chinese, subject plays a very important role in learning and using Chinese. Based on the statistics and analysis of the subject use errors of Chinese learners from South Korea and Thailand in the corpus, this paper finds out the main subject use errors of Chinese learners from the two countries, and after the comparative analysis of the data, it finds out the differences of their error types. Through the comparison between Chinese and Korean and Thai, this paper analyzes the reasons for the difference. Finally, this paper puts forward some specific suggestions for Chinese teaching in different countries, in the hope of providing some help for Chinese teaching and Chinese international promotion.

文章引用: 潘凯璇, 文江媛, 胡绍祺. 基于语料库的韩、泰汉语学习者主语使用情况——兼谈汉语国别化教学及推广[J]. 现代语言学, 2021, 9(3): 684-692. https://doi.org/10.12677/ML.2021.93093

1. 引言

1.1. 研究价值

韩国和泰国作为中国的临近国,汉语学习人数与日俱增。针对两国汉语学习者的学习情况进行研究,有利于我们发现其汉语学习中出现的不同问题,从而提出更有针对性的教学建议。同时,通过对外汉语的教学实践,我们发现国外汉语学习者使用的汉语教材并无太多差别,甚至很多教材都以英语作为中介语进行教学。这种编写方式不仅没有考虑到每个国家的文化差异,而且用作为黏着语的英语对作为孤立语的汉语进行翻译,会使学习者的理解出现偏差,同时增加其学习负担。笔者希望通过对两国汉语学习者在主语使用中的偏误进行分析对比,得出两国学习者的学习困难差异,从而对其提出针对性的学习建议。再通过教学实践中的观察与反思,发现当下对外汉语教学中的不足,以期对对外汉语教学和对外汉语教材的编写提出建设性的建议。

1.2. 语料来源与研究范围

本文基于“国别化汉语中介语语料库群中韩国在华学习者汉语中介语语料库”和“泰国汉语学习者中介语语料库”,从中搜集了韩国和泰国汉语学习者主语使用出现偏误的语料,并对这些语料进行分类和数据分析。本文所用到的例句均出自此语料库。国别化汉语中介语语料库群中韩国在华学习者汉语中介语语料库和泰国汉语学习者中介语语料库全面展现外国人学习汉语的整体面貌,包括笔语语料、口语语料和多模态子库。语料来源多为汉语学习者HSK测试和汉语课作文写作,语料具有真实性。

2. 汉语主语使用状况分析

2.1. 主语正确使用分析

主语一般放在谓语之前,是句子叙述的主体。主语主要分为名词性主语和谓词性主语。名词性(体词性)主语主要由名词性(体词性)主语充当,包括名词、数词、名词性等代词和名词性短语,多表示人或事物。主语作为被陈述的对象,在句首能回答“谁”或者“什么”等问题 [1]。谓词性主语由谓词性词语充当,包括动词、形容词、为此行动代词,动词性短语,形容词性短语,是以动作性状或事情作陈述的对象。

2.2. 主语偏误分析

2.2.1. 主语残缺的界定

成分残缺是指在句子中不合理地简省句法成分,使句子结构不完整、表意不明或不符合语法规范等。而主语残缺是成分残缺中重要的一项。主语残缺是句子中本该出现主语,但是却没有出现导致的句子不通、表意不明现象。主语残缺则属于句法结构残缺,会导致意义的表达出现偏差 [1]。

2.2.2. 主语残缺的分类

1) 体词性主语残缺

汉语中体词分为名词、代词和数量词三类。其中代词又分为人称代词、指示代词和疑问代词。人称代词可以分为第一人称代词、第二人称代词、第三人称代词和其他代词。指示代词用来指代人或事物,“这”为近指,“那”为远指,有指示和代替作用;疑问代词的主要用途是表示询问或无疑而问,通常有“谁”、“什么”、“哪里”等等 [2]。

2) 谓词性主语残缺

谓词包括动词和形容词。“汉语中动词和形容词能够作主语”(朱德熙,1985),这一点是汉语区别于其他语言的语法特点。在其他国家的语言中,如英语,词类和语法成分是一一对应的,动词只能做谓语,而形容词只能做定语。动词的限定形式要想做谓语,必须转换成不定形式或动名词才可以。而汉语的谓词可以直接做谓语且不改变形式。汉语与学习者母语在这一点上的差异,使得谓词主语句对韩、泰汉语学习者造成了很大的困扰。

3) 介词使用不当导致主语残缺

由于滥用介词和“介词……方位词”格式造成主语残缺,例如:由于游泳技术的提高,为广泛深入地开展群众性游泳活动提供了条件。这个句子中并非真正缺少主语,而是误将主语放在介词短语之中了,只要把介词“由于”去掉,就有了主语 [2]。

4) 关联词与主语的位置关系

关联词包括连词和起连接作用的副词。关联词可以用在主语前面也可用在主语后面。当使用成对的关联词时,如果前后两个分句的主语相同,主语要用在关联词前面;如果前后两个分句的主语不同,那么主语要用在关联词的后面。由于关联词与主语位置不当导致的主语成分残缺或主要出现在前后两个分句主语相同的复句中,汉语学习者常常将前一个分句的主语放在关联词之后,导致出现偏误。

5) 语序不当问题

语序是表达语法和语义关系的主要手段,是汉语句法结构中的一个主要的表达手段,同样的词如果排列顺序不同,句法结构关系也不同,所表达的意义也有所不同。语序的变化对语法结构和语法意义起重大影响。在语序中,若中心语与定语、状语,或状语与补语错位,或多层定语、状语错位,就会出现语序不当的问题。

2.2.3. 主语多余的界定

主语多余又叫主语成分赘余,是指主语的用词语义重复。主语多余的句子,前后两个主语所指的其实是同一事物或所指的内容是跟前面的一个主语是一致的。

1) 体词性主语多余

体词我们已于前文具体分析过,学习者在汉语使用中出现体词性主语多余的原因多为在写较长句子时,忘记之前已使用过主语,于是又使用了主语成分,造成偏误。

2) 谓词性主语多余

与谓词性主语残缺相同,由于汉语在一个句子中重复使用主语,造成不必要的语义重复和多余。

3) 关联词与主语的位置关系

留学生在复句中前后分句主语相同的条件下,在前后两个分句的关联前面又分别添加了主语成分,造成主语成分赘余。

3. 韩泰汉语使用者主语使用情况

3.1. 主语偏误分析

通过对所得语料进行统计和分析,得出了两个国家汉语学习者的主要的主语使用偏误类型,并进行了数据对比分析,分为两个表格,如表1表2所示。

Table 1. The data analysis of subject incompleteness types of Chinese learners in South Korea

表1. 为韩国汉语学习者主语残缺类型的数据分析

Table 2. The data analysis of subject incompleteness types of Chinese learners in Thailand

表2. 为泰国汉语学习者主语残缺类型的数据分析

3.2. 主语残缺的分类

3.2.1. 体词性主语残缺

韩国汉语学习者代词性主语残缺中最为严重的是人称代词残缺,其中尤以表示第一人称单数的“我”,表示复数的“我们”缺失比例最大,其余的表示第二人称、第三人称的代词和指示代词的错误率较低(如表1所示)。人称代词缺失会导致句子难以表达完整的意思,或者造成句义歧义。例如:

1) 孩子一周岁的时候租了一个大厅,请亲戚朋友来,举办大的宴会。

例句1) 中,从句子结构上来看,“租了一个大客厅”这一动宾结构前面的“孩子”仿佛就是句子的主语,但这不符合语义逻辑,会误导读者。作者想表达的应该是“孩子一周岁的时候,我租了一个大厅,请亲戚朋友来,举办大的宴会。”

体词性主语残缺类型中,除了代词性主语残缺外,错误率较高的还有名词性主语残缺。例如:

1) 有一天早上,我去上课之前给我一把伞,但是现在不下雨,所以我不想带走伞,因为太麻烦,看我的表情后妈妈说:“有备无患嘛,你先带走吧”。

例句1) 中,从结构上看“我去上课之前给我一把伞”似乎没有错,但是这不符合汉语的正常表达,而且结合语境来看,作者想表达的应该是“我去上课之前妈妈给我一把伞”。所以要在“给我一把伞”前补充上名词性主语“妈妈”,以免给读者造成混淆。

泰国汉语学习者在写作过程中所出现的主语残缺问题里面,以人称代词和指示代词出现的主语残缺和多余情况最为严重,其中尤以第一人称代词“我”、“我们”出现的错误频率最高,往下依次为第二和第三人称代词(如表2所示)。人称代词主语残缺或多余能导致作者想表达的一句话的句意不完整或重复,使读者混淆作者想要表达的意思。例如:

1) 我也在他的影响下,安安心心地走完自己的人生,也希望把所学的技术,应用在自己的牧场,也能使周围的人们,有更多的工作机会。

联系上下文,在这例1) 中,作者想表达的意思是受“他”的影响,作者也希望把所学的知识应用到牧场上以造福周围的人。而作为读者的我们看到这句话时,并不能明确的分辨出第三句的主语是作者还是作者口中的“他”。应在第三个句子之前加上主语“我”。

泰国汉语学习者在写作中出现的指示代词主语残缺句主要是“这”的残缺,这会导致读者看不明白作者所要表达的人或事物。

1) 但是有时候我们不应该相信第一印象,可能致使我会作出错误的判断。

例1) 中,作者是在阐述一个观点,第二个分句“可能会导致我作出错误的判断”,通过联系上下文,我们可以得知其实作者指的是“我们不应该相信第一印象”,但作者却并没有交代清楚,因此应在第二个分句前面加上“这”。

在检索语料时,我们发现泰国汉语学习者用名词充当主语出现的残缺问题较多,数量词主次残缺只出现了两例,和代词性主语残缺一样,往往是作者在写较长的句子时,当写到后面的分句时由于句子太长,太杂导致忘记主语是谁或忘记加主语,造成主语残缺。

1) 首先,他应该有事业,有自己的工作,我觉得没有工作的男人是没有未来的,因为不做工作就没有成功,没有提高自己的功能,但是做太重的工作也不是很好,所以应该有事业。

在1) 中,作者在下结论时忘记了最后一个分局应该有事业的主语是“男人”,这样整个句子的句意才能完整,表达的才清楚。

3.2.2. 谓词性主语残缺

整理语料过程中发现,韩、泰汉语学习者谓词性主语残缺的有但是情况较少。而且整个搜集的语料中目前只出现了动词性短语充当主语时残缺的现象。例如:

1) 互联网有很多好处,但是也有坏处,先说,如果跟某人一起聊天儿,反正互相不认识的人,所以可以随边说,那么,对方会伤心。

例句中,“如果跟某人在一起聊天儿”前缺失主语,导致句意模糊不清。结合上下句的语境,应该补充上动词性短语“上网”,句子才能表达完整的意思。

3.2.3. 关联词与主语的位置关系导致主语残缺

在整理语料中发现,韩国汉语学习者在使用关联词时也出现了较多的错误,导致句子的主语残缺。例如:

1) 因为中国的菜跟我不合适,所以没有力气。

例句1) 中,前后分句应该是两个不同的主语,可作者没写出第二个分句的主语,形式上会让读者产生句子的前后俩分句主语一致的错觉。但若是主语一致,前一分句的主语“菜”就要放在关联词“因为”的前面,这就与作者写的句子矛盾了。句子错综复杂,未能表达合理的意义,应改为“因为中国的菜我跟我不合适,所以我没有力气”。

除以上谈到的主语残缺类型外,介词“在”的使用,成为韩、泰汉语学习者学习汉语的绊脚石。他们经常将含“在”的介词词组中的陈述对象当做句子主语,从而导致真正的主语缺失。而他们在语序方面的错误使用也会造成句子主语成分的残缺。但是出现这两种情况的频率不高。

3.2.4. 语序不当

所有语料中,韩、泰汉语学习者在语序不当这个错误类型中出现的错误较少。例如:

1) 空调在上面小桌子。

正确的语序应该为主语 + 谓语 + 宾语,即“空调在小桌子上面”,作者出现了状语和中心语的位置错位,就造成了语序不当的问题。

3.3. 主语多余的分类

3.3.1. 体词性主语多余

韩泰汉语学习者的体词性主语多余偏误占总数的90%以上,其中代词性主语多余最多,名词性主语多余次之(如表1表2所示)。例如:

1) 我去年5月的时候,我和孩子一起去西安旅游。

例1) 中,可以明显看出整个句子的主语是“我和孩子”,前一个分句中的“去年5月的时候”是时间状语,且第二个分句中已有主语,就没有必要在时间状语前面加上一个主语,造成多余的偏误,因此句子应改为“去年5月的时候,我和孩子一起去西安旅游”。

名词性主语多余在体词性主语多余占11.1% (如表1所示)。例如:

1) 这样,除了学习方面以外,我还可以在演讲方面,人际关系方面,学习的态度方面等各种各样的方面都进步了,现在回顾我的大学时光,就容易看出,现在的我比刚开始读大学的时的我成熟了很多,成长了很多。

例句1) 中,作者在列举了“演讲方面、学习方面和学习态度”后又写了“各种各样的方面”,“各种各样的方面”就囊括了前面例子,两者同时出现就会造成句子形式和意义上的杂糅,应删除其一。

泰国汉语学习者在写作过程中,体词性主语多余占了主语偏误类型的绝大部分。而在体词性主语多余中,名词性主语多余远远少于代词性主语多余,只占了后者的1/10,在此只举两个较典型的例子。

1) 谈到泰国和中国的异同,我觉得泰国和中国都是亚洲的国家,异同应该差不多。

例1) 是名词主语多余,根据句意,第一句中已经谈到中国和泰国的异同,最后一个分句就不必再加上“异同”了,作者加上“异同”就造成了语义重复。

3.3.2. 关联词与主语的位置关系导致主语多余

韩国汉语学习者使用关联词时,难以分清句子中前后分句主语的一致与否,也不能正确判断关联词与主语的位置关系,导致主语残缺。占多余类型的6.7% (如表1所示)。例如:

1) 我不但汉语说得好,而且汉语说得流利。

例句中,形式上看似两个分句都有主语,而且是不同的主语。但实际上结合语境汉语表达的规范,整个句子的主语应该是一致的,即两个分句的主语都是“我”,“汉语”只是“说”的对象,“我”才是“说”的施动者。所以应将第二个分句中充当主语的“汉语”删除。

韩、泰汉语学习者谓词性主语多余、介词导致和语序问题造成的主语多余极少,两者比例相同,各占1.1%,且例句不具有可分析性,在此就不做详细分析了。

4. 归纳两国汉语使用者主语使用的偏误原因

4.1. 共性

1) 母语负迁移和目的语泛化

在第二语言的习得过程中,学习者的第一语言即母语的使用习惯会直接影响第二语言的习得,并对其起到积极促进或消极干扰的作用,这种现象被称为“母语迁移”现象。其中,起到积极促进作用的称为“正迁移”,而起到消极干扰作用的则被称为“负迁移”。韩语、泰语同汉语在语法上的差别,导致了两国的学习者在汉语学习过程中产生了负迁移现象,从而出现了汉语主语的使用偏误。外国留学生在汉语学习时,习惯总结语法规律,将特殊性的规律普遍化、一般化,然后将这些自己从所学知识中总结出来的规律运用到其他并不合适的情景中,造成使用偏误。比如在学习“在 + 处所词”这一介宾短语时,留学生只记住了这一结构可以表示处所,忽略了介宾短语不能做主语这一限制,在之后汉语使用中就会用“在 + 处所词”表示处所,将本该做主语的处所词放入介宾结构中,造成主语使用偏误。

2) 教材和教学策略

通过调查,我们发现现行的学习者使用的汉语教材中,大部分都是用英语进行注释,迫使非英语母语者在学习时要先将汉语转化为英语,最后再转化为他的母语,容易造成理解的偏差。就算是英语母语者在学习汉语时,通过英文翻译的方式来理解汉语,也会影响学习的精确性。

其次,我们发现许多教材的编排并没有注重课程的完整性和连贯性,没有及时安排旧知识的练习,导致学习者对新学习的汉语知识不能牢固掌握。同时,在新课的教学中,也没有注重与旧知识的联系,导致学生的汉语学习不能循序渐进。

最后,教师的教学策略也对学习者的汉语学习有很大影响。教师在教学过程中不能采取一成不变的教学模式,要对不同国籍,不同层次的学生采取针对性的教学方案。

4.2. 个性

1) 语法方面:

按照语言的结构类型划分,韩语属于黏住语,没有内部曲折。其语序为SVO,汉语的语序一般是SVO [3]。例如:汉语中“我吃草莓”在韩语中表达나는 딸기를 먹는다 (我草莓吃)韩语的只有主语、谓语、宾语、定语和状语。韩语词类有八种,分别是名词、数词、代词、动词、形容词、副词、冠词和感叹词,汉语和韩语表达语法意义的手段也不同,汉语是用语序和虚词来表达语法意义,韩语则是通过改变词尾来表示语法意义。

泰语属于汉藏语系,是孤立语,缺少形态变化,只能通过语序和虚词来实现表达不同语法意义的目的。泰语语法的陈述句结构都是SVO,即主谓宾 [4]。副词、量词、名词、形容词都存在和汉语语序相反的情况,泰语语法的语序都是把要做的动作,要指定的任何事物先表明,所有的说明和形容词都放在宾语后面。在表示方位时,泰语一般把“桌子上面”表达为“上面桌子”。所以泰国汉语学习者经常在语序方面出现偏误问题,这和泰语语法本身的语序有着密切的关系。

2) 文化方面

韩国和中国受儒家文化影响较大,且同属于汉字文化圈,在语言使用上有很大的共性,但是也有细微的差异。在民族性格方面韩国十分注重礼仪,这点和中国的恭谦的民族特征相似 [5]。但是韩国汉语学习者在使用自谦、谦称和尊称词方面更明显。泰国被称为“礼仪之邦”“微笑的国度”,因为大部分人信奉佛教,造就了泰国人和蔼可亲,对人对己宽容包容的性格。因此他们对学习的要求不像韩国那样严于律己,比较宽容,这也导致泰国学生在语言学习策略上缺少自我监控和管理。

5. 教学建议

结合整理的语料及数据,我们可以观察到,韩国汉语学习者在使用关联词时会出现较多的主语缺失或多余现象,而那些句子大都是由成对的关联词连接而成复句;泰国学习者会经常出现语序不当的问题。还有,大部分的体词性主语残缺和主语多余都是出现在复句中,我们就应该从这些角度加强对韩、泰国汉语学习者复句学习方面关注,根据具体情况找出解决问题的策略。运用针对性的教学方式引导汉语学习者,让他们了解什么是复句,在复句中关联词和主语的位置该如何调整,语序如何正确使用,什么时候主语可以省略等问题。

同时根据整理的语料发现,韩语的语序虽然和汉语的不同,但韩国汉语学习者在学习汉语的过程中并不会在语序方面出现较多的偏误,相反泰国学习者在语序方面出现了较多的偏误,这提醒我们要深入了解学习者的真实的学习状况和表达特点,即进行国别化教学 [6],在对韩、泰汉语教学过程中,针对韩、泰文化、两国语言和学生的独特特征,制定出独特的教学内容,独特的教学方法和教材以及教学管理模式等等,消减传统统一性课本给学生带来的阻碍,发挥学习者们母语的正迁移,这样才能使汉语国际教育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6. 结语

本文通过对主语使用的本体研究和对国别化汉语中介语语料库群中韩国在华学习者汉语中介语语料库和泰国汉语学习者中介语语料库中的主语使用偏误进行统计和分析,得出了两个国家汉语学习者的主要的主语使用偏误类型,参照本体研究,在将数据对比分析后,得出了其偏误类型的差异。再通过具体事例中韩语、泰语的对比,分析出现这种差异的原因。最后针对两个国家的差异提出国别化教学建议,以推进汉语国际教育和推广更好、更有效地进行。

基金项目

本文得到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多维参照的国别化汉语中介语动态语料库库群构建与研究”(项目编号16BYY108)的资助。项目名称:文化自信视域下的汉语中介语口语语料库建设及应用。项目编号:S201910451103。

参考文献

[1] 陈盼. 留学生汉语习得中主语成分的残缺和多余类偏误分析[D]: [硕士学位论文]. 长沙: 湖南师范大学, 2017.
[2] 黄伯荣, 廖序东. 现代汉语(增订六版) [M]. 北京: 高等教育出版社, 2017.
[3] 肖敏. 从对外汉语教学角度对比汉韩语法差异[J]. 青春岁月, 2012(22): 64-64.
[4] 王素华. 汉语与泰语定语、状语语序的比较研究[D]: [硕士学位论文]. 厦门: 厦门大学, 2008.
[5] 刘嘉铖. 基于HSK动态作文语料库泰国留学生常见语法偏误分析[D]: [硕士学位论文]. 广州: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 2014.
[6] 卢晓, 余瑾, 汪苑菁. 对外汉语教学的国别化思考——以对泰汉语教学为例[J]. 中国电力教育, 2011(32): 120-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