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沙特阿美总承包项目合同特点
Brief Analysis on the Characteristic of EPC Contract of Saudi Aramco Oil Company
DOI: 10.12677/JOGT.2021.434078, PDF, HTML, XML, 下载: 85  浏览: 604 
作者: 王 维:中国石油天然气管道工程有限公司,河北 廊坊;刘 波:中国石油天然气管道局有限公司第二工程分公司,江苏 徐州;李亚男:成都西南交大科技园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四川 成都;岳 媛:徐州新能建设工程设备有限公司,江苏 徐州
关键词: 沙特阿美石油公司合同类型构成特点Saudi Aramco Contract System Composition Characteristic
摘要: 本文简要介绍了沙特阿美石油公司总承包项目合同结构,与国际项目采用的FIDIC合同条款进行对比,分析了沙特阿美合同在合同范围、合同双方权利义务以及本土化要求等方面的主要特点及问题。
Abstract: This paper briefly introduces the contract structure of general contracting project of Saudi Aramco. Compared with FIDIC contract clauses adopted in international projects, this paper analyzes the main characteristics and problems of Saudi Aramco contract in terms of contract scope, rights and obligations of both parties and localization requirements.
文章引用:王维, 刘波, 李亚男, 岳媛. 浅谈沙特阿美总承包项目合同特点[J]. 石油天然气学报, 2021, 43(4): 98-102. https://doi.org/10.12677/JOGT.2021.434078

1. 引言

沙特阿美石油公司(以下简称沙特阿美)作为世界主要能源公司,凭借其无可比拟的资源垄断优势建立了以自身为核心的石油工业体系,并根据自身特点建立了特有的项目管理模式。在此基础上,沙特阿美所执行的合同文件作为业主与承包商之间的“宪法性文件”,相较国际通用的FIDIC合同也具有其特殊性 [1]。

本文以沙特阿美的设计采办及施工总承包合同为研究对象,对沙特阿美合同构成、特点等进行介绍和分析,以期为承包商降低和控制沙特阿美项目合同执行过程中的风险提供参考。

2. 沙特阿美合同类型及构成

2.1. 合同类型

按照项目执行地理位置,沙特阿美的工程承包合同可分为两大类:1) 项目活动完全或绝大部分在沙特境内进行的合同,此类合同称为“In-Kingdom Contract”,简称“IK合同”;2) 项目执行活动在沙特境外执行的合同,此类合同称为“Out of Kingdom Contract”,简称“OoK合同” [2]。一般来讲,在沙特境内执行的项目大多采用IK合同,但当涉及到国际承包商在沙特境外进行设计和设备生产的项目则采用OoK合同或IK合同与OoK合同相结合的方式 [3]。

2.2. IK合同构成

本文以使用频率最高和适用范围最广泛的IK合同为分析对象。IK合同是由合同条款、合同附件以及标准规范等构成的一个完整的系统性文书 [4]。从文件数量来看,IK合同由12个主文件构成,每个主文件下分多个子文件。由于IK合同文件众多,且各类文件和标准在实际使用时又经常交叉更新,为了解决文件冲突,按照“特殊优于普通”原则,阿美通过合同签署页对合同文件适用的优先顺序进行了明确规定 [5],见表1

Table 1. The priority of Saudi Aramco contract

表1. 阿美合同优先级顺序

注:“附录B的附件”的效力低于“附录B”,且效力等级最低。这与“附录I”、“附录F”、“附录C”、“附录Q”及“附录G”等的附件与相应附录具有同等效力有所不同。

沙特阿美合同文本与国际工程项目常用的《生产设备和设计——施工合同条件》(2017年第二版) (Conditions of Contract for PLANT and DESIGN-BUILD,缩写为FIDIC) [6] 规定一致,承包商递交的投标文件被认定为是整个合同体系中优先等级最低的,即合同条件的效力优于投标文件。因此,承包商在必要时应就投标文件中的相关内容与阿美进行特别约定。

3. 合同特点

如前文所述,沙特阿美的合同不仅涵盖合同文件,还包括各项标准、规范及项目管理内容,对承包商执行项目进行全面和深入的监督和管控,严格控制工程建设的进度、质量、安全已经情况确认等,涉及面非常广。

阿美合同的特点主要概括为以下三个方面:

1) 合同覆盖广、内容繁琐

阿美合同覆盖范围广泛,并且通过各个附录(特别是附录B的附件1)将大量的设计规范、程序、手册、特殊指南及通用指南等纳入到合同之中并交叉引用,同时对承包商在项目执行过程中所应承担的义务也有十分详尽的规定。从项目建设涉及的设计、采办、施工、质量、安全等,到承包商为实施工程建设需要而选择的“关键人员”的面试和审批,甚至对于承包商的营地住宿条件等都进行了明确细致的要求。

以阿美某天然气管道总承包工程为例,合同中明确列出的文件就多达20种,特别是设计规范及程序还包括大量的子目录。不仅如此,承包商在项目建设过程中的设计、采办及施工等活动还涉及大量需要阿美审批的内容,特别是施工活动许可及质量检验方面。

国际工程通用的FIDIC合同则秉承“有限干预承包商工作”的宗旨 [7],其更加侧重于业主与承包商之间的权利义务分配,而阿美合同则对承包商的项目执行活动提出具体明确的要求。这也是承包商在执行阿美项目时所面临的巨大风险之一。承包商需对阿美的合同体系熟练掌握则是顺利完成项目建设的必要条件之一。

2) 合同权利义务失衡,合同双方地位悬殊

在阿美的合同框架下,业主享有广泛的权利,但承担义务却很有限,而承包商恰恰相反,这种地位悬殊已经超过了一般国际工程项目合同的水平。

阿美的项目大多通过邀请招标,并将项目执行所采用的合同格式条款作为招标文件的一部分发送给投标人且不接受任何针对格式条款偏离。这会造成投标人要想中标只能接受由这些格式条款所带来得不利地位,从而不可避免地在合同签署后将自身至于极大合同执行风险的境地。

如果说格式条款在合同中赋予阿美优势地位,那么在合同中体现出的阿美具有大量审批、检查及许可权利的规定则是其优势地位的实质体现。按照合同要求,阿美的承包商在选择工程分包商时必须选取阿美认定的“合格分包商名录”中的公司,并且在签订分包合同前得到阿美的书面批准。此外,承包商的项目执行计划、进度计划及项目执行各类程序文件等均需得到沙特阿美的批准。

除了这些审批条款规定以外,阿美还通过时限要求进一步加强对承包商行为的控制。例如,阿美合同对承包商提交文件、修改文件及发出通知等的时间进行了明确规定。合同中涉及承包商须在规定时间内提交文件的条款多达20多项。但与之相反的是阿美需要完成的审批或其他义务方面的时限要求则明显宽泛得多,并且鲜有明确的时间限制。例如,合同中并未对阿美支付合同款的具体时间作明确规定。一般情况下,业主在收到承包商的预付款保函后应“及时”支付合同工款,如FIDIC合同条件14.7款规定 [7],业主应在收到承包商发票之日起56天内支付进度款,并且有权就未收到的款项按月计算复利。但在阿美合同中关于款项支付都没有“及时”这项规定,更别说明确具体的付款时间,因此也不存在因迟延支付而需承担的款项复利,还变相将资金压力转移给了分包商 [8]。

虽然原则上合同内容属于双方共同约定,但是由于阿美在一开始就规定了过多有利于自身的条款,使业主与承包商并没有处于同等地位或是较为同等的地位,这种“宽于律己、严以待人”的合作方式难免为后续合同履约埋下了深深的隐患。

3) 较高的本土化要求,对承包商造成极大压力

阿美为响应沙特政府提升本国经济的政策号召,利用其自身地位优势在合同条款中对承包商明确了很高的本土化要求,包括“沙化”(Saudization)比例和“本土价值贡献”(即In-Kingdom Total Value Add,简称IKTVA)比例 [9]。

根据特定地区的实际情况,阿美对项目的“沙化”指标进行了单独设置。“沙化”指标是指沙特籍员工的工时占项目全部工时的比例。对于位于临近经济发达地区及人口相对稠密地区的项目,各类岗位的指标要求在23%左右;而对于偏远地区的项目各项比例则要求20%或更低。此外,阿美合同还将“沙化”指标与沙特的最低工资制度相结合,这无疑给承包商带来了巨大的成本压力。

IKTVA是一个相较“沙化”更为庞大的系统,是一个包含沙特籍员工的工资支付、对沙特籍员工培训的支出、对沙特本土商品和服务的采购、对沙特境内供应链体系建设的投入、对在沙特进行研发的支出以及出口收入等在内的综合测算指标。与“沙化”不同的是,IKTVA的指标按照合同年度进行逐年增加,每合同年度增幅为2%。但如合同期限超过一定年限时,IKTVA指标将保持不变 [10]。IKTVA是承包商的一项重要义务,虽然合同中并未规定承包商违反IKTVA指标时需承担的违约金责任,但根据合同规定,如承包商违反此义务,沙特阿美将有权做出单方终止合同的决定。

“沙化”和IKTVA指标意味着承包商将要把合同收入的相当一部分投入到沙特当地经济之中。这可以看作是阿美通过承包商间接对沙特本国经济进行的补贴。虽然承包商在投标报价中会考虑到这些指标要求自身成本的影响,但在项目实际执行过程中仍然面临着因此类本土化要求导致的成本压力 [11]。

4. 结语

沙特阿美的合同是一个以合同条款为骨骼,以项目管理要求为血肉的生命体系。在这个体系中,任何合同的组成部分都是紧密联系和相互呼应的。在这种体系化的架构下,就要求承包商务必对合同条款内容、阿美的项目管理体系及相互交叉的内容要十分熟悉,并在合同分析和应对上从整体角度出发,进行全面考量,作出合理的规划,最大化地降低风险。

参考文献

[1] 谷德东, 侯一甲, 杨雯雯, 邵志伟. 沙特阿美石油公司油气管道项目合同风险简析[J]. 石油天然气学报, 2019, 41(3): 79-82.
https://doi.org/10.12677/JOGT.2019.413045
[2] 邓晓敏, 孔俊伟. 浅谈沟通在油气管道勘察设计项目合同管理中的重要性[J]. 中国市场, 2018(28): 87-90.
[3] 邓晨. 油气管道EPC项目合同与伙伴关系双重管理模式探讨[J]. 科技展望, 2015, 25(4): 183.
[4] 高玉桂, 吴建中. 利比亚西部陆上管道项目设计分包合同管理[J]. 石油工程建设, 2015, 31(1): 66-68.
[5] 谢恒. 沙特阿美EPCT总承包项目合同[J]. 项目管理技术, 2010, 8(9): 78-82.
[6] 国际咨询工程师联合会. 菲迪克(FIDIC)文献译丛. 生产设备和设计——建造合同条件(Conditions of Contract for Plant and Design-Build) 2017年第2版(黄皮书) [M]. 北京: 机械工业出版社, 2017.
[7] 国际咨询工程师联合会. 菲迪克(FIDIC)文献译丛. 设计-采购-施工与交钥匙项目合同条件(Conditions of Contract for EPC/Turnkey Projects) 2017年版(银皮书) [M]. 北京: 机械工业出版社, 2017.
[8] Eggleston, B. (2001) The ICE Conditions of Contract: Seventh Edition. Wiley, London.
[9] 刘宇杰. 国际工程法律与合同风险分析研究[J]. 项目管理技术, 2008, 16(8): 58-62.
[10] 夏志宏. 国际工程承包风险与规避[M]. 北京: 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 2004: 435.
[11] 赖振玮. 浅析国际工程总承包方面临的主要风险与对策[J]. 工程经济, 2014(11): 27-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