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下的中国精准扶贫研究
Research on Targeted Poverty Alleviation under the COVID-19 Pandemic
DOI: 10.12677/SD.2022.121009, PDF, HTML, XML, 下载: 160  浏览: 293  科研立项经费支持
作者: 孙嘉婕, 张诗尧:辽宁大学,辽宁 沈阳
关键词: 中国精准扶贫新冠疫情国家治理China Targeted Poverty Alleviation The COVID-19 Pandemic National Governance
摘要: 自2013年“精准扶贫”概念提出以来,中国的贫困治理逐渐向合并扶贫资源、采取针对性措施这一方向转变。这种新的体制机制使得资源分配更趋近合理高效,不仅为我国打赢脱贫攻坚战发挥了巨大的推动作用,更为全球减贫事业提供了借鉴。2019年末起,随着新冠疫情的爆发和扩散,中国的贫困治理也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在这种严峻的局势下,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结合国内外学者理论成果,充分利用制度优势,进行了高效合理的决策,有效避免了因新冠疫情所致的扶贫的不可持续问题。对新冠疫情下中国精准扶贫的成功经验进行总结研究,对中国下一步的贫困治理乃至于全球减贫事业具有着重要的借鉴意义。
Abstract: Since the concept of “Targeted Poverty Alleviation” was put forward in 2013, China’s poverty governance has gradually shifted to the direction of combining poverty alleviation resources and adopting targeted measures. The new institutional mechanism has made resource allocation more reasonable and efficient. It has not only played a huge role in promoting China’s fight to get rid of poverty, but also provided a reference for global poverty reduction. Since the end of 2019, with the outbreak and spread of the COVID-19 pandemic, China’s poverty governance is also facing huge challenges. In this severe situation,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and the Chinese government have made full use of the advantages of the system to make efficient and reasonable decision-making, effectively avoiding the unsustainable problem of poverty alleviation caused by the COVID-19 pandemic. Summing up and studying the successful experience of Targeted Poverty Alleviation under the COVID-19 pandemic has important reference significance for China’s next poverty governance and global poverty reduction.
文章引用:孙嘉婕, 张诗尧. 新冠疫情下的中国精准扶贫研究[J]. 可持续发展, 2022, 12(1): 64-70. https://doi.org/10.12677/SD.2022.121009

1. 引言

贫困是迟滞人类社会进步的重要问题,也是阻碍世界各国发展的显著因素。自工业革命至今,人类科技呈指数型发展,社会经济水平取得了极大的进步。但贫困仍旧是人类社会目前面临的严峻挑战。根据联合国相关部门的数据,世界上生活在每日1.9美元的国际贫困线以下的人口仍占总人口的11%以上。1“无贫穷”被列为17个可持续发展目标之一。2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自近代以来,由于种种原因,中国一度成为世界上贫困群体最为庞大的国家之一 [1]。面对着这种影响着中国亿万人民的贫困现状,“中国共产党从成立之日起,就坚持把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作为初心使命,团结带领中国人民为创造自己的美好生活进行了长期艰辛奋斗。”3怀着这种崇高的初心和使命,100年来,中国共产党人一直致力于贫困治理,团结带领人民,以坚定不移、顽强不屈的信念和意志与贫困作斗争。4改革开放以来,随着中国经济的稳步发展,中国的贫困率也逐步下降。据世界银行的统计数据,自1981年至2005年,中国的贫困率从85%下降到15.9%,相当于减少了6亿多贫困人口,而其他国家贫困率平均仅下降了约10%。5在这一时期内,我国的贫困治理取得了显著的成就,但也存在着一些诸如资源分配上的问题。党的十八大以来,为了进一步完善现有的贫困治理体制,中国共产党对贫困治理提出了新标准、新要求。2013年1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视察湖南省湘西州花垣县十八洞村首次提出了“精准扶贫”这一思想 [2]。2014年1月,“精准扶贫”这一顶层设计正式落地;3月,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要整合扶贫资源,实行精准扶贫。6随着“六个精准”概念的提出、《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定》的通过、《“十三五”脱贫攻坚规划》的印发,“精准扶贫”这一思想在践行中不断得以完善,并取得了显著成果。7精准扶贫带来的资源的高效合理分配有效降低了中国农村地区的贫困率,进而为打赢脱贫攻坚战发挥了重要作用 [3]。从2015年至2019年,中国农村的脱贫人数达到6800万,全国整体贫困率下降7.1%。8中国“精准扶贫”工作的进行可谓卓有成效,短短几年的时间贫困率大幅下降,但2019年新冠疫情的出现,冲击了我国脱贫工作的进一步开展,这也成为脱贫工作开展的一大难题。

2. “扶贫”面临疫情挑战

2019年末起,伴随着新冠疫情的爆发和扩散,中国的精准扶贫工作受到了来自疫情的挑战。面对新冠疫情下工作难以有效开展的现状,习近平总书记提出要努力克服疫情对贫困治理的影响,并提出分区分级精准防控等多项措施来保障精准扶贫的可持续性。9在2020年5月28日下午的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的记者会上,李克强表示随着各级政府的加大努力以及各种保障的落实,中国完全能够按期打赢脱贫攻坚战、完成消除绝对贫困的艰巨任务。10党和政府在疫情面前的科学合理决策使得脱贫攻坚战取得决定性成就进而获得全面胜利,彰显了党的领导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制度优势和“精准扶贫”的理论优势,为中国今后的贫困治理以及全球的减贫事业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一) “精准扶贫”的理论优势

1) 海外学者理论

关于精准扶贫的研究,国内外学者已经进行了相当广泛的探讨。海外学者从不同的角度探讨了中国精准扶贫取得显著成就的原因。Jin Leshan、Ina Porras等人着重强调了有效的生态治理以及中国政府相关的激励和转移支付措施在中国贫困治理中的重要意义,他们认为,贫困群体严重依赖生态系统的质量,而生态系统的有效管理必须要通过政府的宏观调控才能得以进行。11Abid Q Suleri等在Poverty Alleviation Model of China: Lessons for Pakistan中对中国的精准扶贫模式进行了分析,他们认为中国扶贫卓有成效的原因有两方面,一是有效的支付转移(CCT),二在于多种形式的创新政策,如廉租房、重病医疗补贴等等,他们充分赞扬了这些新政策的优越性,并指出了其对其他发展中国家的贫困治理的借鉴性意义。12Shakeel Ahmad Ramay和Aimen Babur则认为,中国精准扶贫的成功,取决于“中国共产党有远见的决策者”制定的有效的经济社会政策。他们认为,技术创新、教育平等、生态治理等一系列政策,保障了精准扶贫的顺利进行 [4]。Patrick S. Ward认为中国的减贫成就是“难以置信的” [5]。Steven Si等学者在Business, Entrepreneurship and Innovation Toward Poverty Reduction中认为,中国的扶贫事业“为全球减贫做出了极大贡献”。13尽管学者们的观点有差别,但是对中国精准扶贫的成就,大多学者持肯定态度。

2) 国内学者理论

相对于海外学者的研究,中国学者虽然有类似于《教育与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数字下乡:农村精准扶贫中的技术治理》等跨学科的综合性研究成果以及像《我国农村贫困治理体系演进与精准扶贫》、《经济新常态中的精准扶贫理论与机制创新》等宏观视野下的论文 [6] [7] [8] [9]。但是从整体上看,国内的精准扶贫研究还是更加偏向于理论研究和个案研究。在理论研究方面比较突出的成果有汪三贵、郭子豪的《论中国的精准扶贫》、唐任伍的《习近平精准扶贫思想阐释》等 [10] [11]。个案研究方面,葛志军,邢成举的《精准扶贫:内涵、实践困境及其原因阐释——基于宁夏银川两个村庄的调查》、许汉泽,李小云的《精准扶贫背景下农村产业扶贫的实践困境——对华北李村产业扶贫项目的考察》等则较为出色 [12] [13]。虽然相关研究成果非常丰富,但显而易见,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关于新冠疫情视角下的精准扶贫研究还是不成熟、不充分的。而作为一场对中国的社会经济造成巨大影响的传染病,新冠疫情对精准扶贫的影响也可想而知。习近平总书记在决战决胜脱贫攻坚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提到,新冠疫情对打赢脱贫攻坚战带来了阻碍。14

(二) “精准扶贫”的制度优势

尽管如此,在党和政府的带领下,中国按期打赢了脱贫攻坚战、完成了消除绝对贫困的艰巨任务。这与疫情期间党和政府采取的各项高效合理的决策以及中国的制度优势是分不开的。因此,对新冠疫情下中国精准扶贫的研究是有必要的,它对中国下一步的贫困治理,乃至于仍处于新冠疫情下的全球减贫事业的进展都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新冠疫情因其对人类生命财产及经济社会发展产生的严重影响而被成为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全球面临的最为严峻的危机。15新冠疫情及为防控新冠疫情所采取的一些措施对中国的精准扶贫产生了阻碍作用。其阻碍作用主要体现在外出务工受阻、扶贫产品销售和产业扶贫困难、扶贫项目停工以及帮扶工作受到影响四个方面。16对受到影响的这四方面党和政府都采取了一系列的制度,充分发挥制度优势,降低新冠疫情对扶贫工作有效开展的影响。

首先,新冠病毒的传播特性使得省市间的人员流动大大减少,这使得劳动力的外出务工受阻进而降低其收入。众所周知,对贫困地区的就业扶贫是精准扶贫的重要内容。根据国务院扶贫办的数据显示,外出务工的家庭数量占贫困地区农民家庭数量的三分之二,而外出务工所带来的经济收入则占到其家庭总收入的三分之二。17面对这一挑战,党和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有效政策。面对贫困劳动力外出务工困难的现状,有关部门共同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做好就业扶贫工作的通知》,对贫困劳动力采取诸如优先留用、爱心岗位等特殊政策以保障贫困劳动力的就业。18与此同时,对能够吸纳贫困劳动力就业的企业给予一定的政策补贴,如失业保险稳岗返还、困难企业培训补贴等,使受疫情影响的企业缩减裁员规模,降低贫困人口失业率。19另外,由于疫情期间的省市间人员流动的限制,各级政府还积极鼓励、引导有关部门对外出务工人员的家庭进行帮扶,以解决疫情期间外出务工人员的后顾之忧。20以上种种措施为解决疫情期间贫困劳动力的外出务工问题发挥了积极作用,截至2021年5月31日,我国贫困劳动力外出务工超过去年,中西部22个省市的各扶贫龙头企业、扶贫车间接近全面复工,有效解决了贫困劳动力的外出务工问题,为我国打赢脱贫攻坚战奠定了良好基础。21

其次,由于新冠疫情下人员物资的流动受限,贫困地区的相关产品难以及时卖出,当地再生产所需的生产资料也不能及时购入,阻滞了相关产业的发展和创收。作为精准扶贫的“核心”、贫困地区的“造血”项目,扶贫产品销售和产业扶贫困难无疑对精准扶贫产生了极大影响 [14]。面对这种局势,党和政府积极寻求对策来保障精准扶贫的可持续性。2020年2月19日农业农村部办公厅、国务院扶贫办综合司联合下发了《关于做好2020年产业扶贫工作的意见》,《意见》中强调了产业扶贫的根本性作用,有针对性地从消费、建设、农户、科技、人才、财政、组织等几个方面进行了政策指导。22从消费上,在政府引导的前提下兼顾市场机制,通过政府采购、官网销售等模式,并进行宣传推广,助力产业发展;23从建设上,加快扶贫产业基地的建设,完善产业配套设施,提高特色产业发展水平;从农户主体上,从各个方面加大支持力度,提高其产业经营能力,为其提供脱贫保障;从科技和人才上,组织科技人员对扶贫产业进行指导,培养相关科技人员以提高扶贫产业机械化、科技化;从财政上,对受到疫情打击的贫困户进行帮扶,加大对扶贫产业的资金投入,从信贷、保险等角度为扶贫产业进行多维度保障;从组织上,强化扶贫干部的队伍建设,加强疫情下对产业扶贫的组织领导能力,协调各有关部门之间、各部门和贫困户之间的关系,从组织层面为产业扶贫的顺利进行奠定基础。24党和政府的正确指导使得我国的产业扶贫仍保持较高水平的有效增长,根据国家税务总局提供的增值税发票统计得到的数据,2020年我国832个已摘帽国家级贫困县企业销售收入增速达15.9%,这一丰硕成果助力了我国精准扶贫的顺利进行。25

再次,疫情导致的扶贫项目无法按计划顺利进行甚至停工也是精准扶贫的一大阻碍。根据国家统计局提供的数据,在新冠疫情最为严重的2020年上半年,各项经济社会指标都有不同程度的下滑,这与扶贫项目的进展与否是密切相关的。26在2020年4月1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的新闻发布会就有记者对扶贫项目能否按期完成表示了疑问。27面对这一问题,党和政府积极寻求对策并号召各地努力克服新冠疫情对扶贫项目带来的消极影响。由于疫情在不同地区的严重程度不同、不同项目的重要程度不同,党和政府采取了不同的应对方法,具体表现为根据疫情严重程度和项目重要性优先级进行选择性复工、停工,同时,停工时间较长、与计划相比已经明显滞后的项目在复工后要提速进行。以新疆乌鲁木齐为例,在疫情期间,乌鲁木齐相关部门明确表示,当地的重点工程项目不会停工并已做好了相关的防疫措施和生活保障。28与此同时,得益于我国有效的疫情防控成果,截至2020年6月30日,中西部22个省份的扶贫项目的复工率超过了95%,为我国如期完成脱贫攻坚目标打下了良好的物质基础。

最后,由于疫情的原因,很多疫情严重的地区的人员流动受限,使得扶贫干部、科技人员等无法到岗,这种情况使得帮扶工作受到了很大影响。面对这一严峻形势,各部门通力合作,积极应对这一问题,在疫情逐步得到有效控制的同时积极安排相关人员陆续到岗。随着疫情防控成果的逐步显现和国家政策的落实,截至2020年4月,除受疫情影响较为严重的湖北省外,其余各地的驻村工作队及驻村干部已经全部到岗,这为精准扶贫提供了坚实的技术保障和充足的人才供应。29

3. 结语

综上所述,面对新冠疫情为精准扶贫带来的种种阻碍,党和政府以及众多的扶贫工作者和人民排除万难,打赢了脱贫攻坚战并如期实现了脱贫攻坚的目标任务。时任联合国秘书长的古特雷斯在得知中国成功消除绝对贫困后致函习近平主席,表示“中国取得的非凡成就为整个国际社会带来了希望,提供了激励。”30回顾中国在新冠疫情下的减贫实践,究其原因有四,一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制度优势能够凝聚和动员多方力量,保障了大流行病危机中资源的高效分配和政策的有力落实;二是精准扶贫思想的理论优越性以及在实践中的不断完善,这使得在疫情中各级政府能够根据既有政策采取针对性措施;三是党和政府一系列积极的政策引导保障了新冠疫情下精准扶贫的正确方向和减贫政策的稳定性和连续性;四是发挥了贫困群众的主体作用,中国共产党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理念,一切依靠人民,一切为了人民,充分激发了贫困群众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内生动力,为疫情下打赢脱贫攻坚战提供了深厚的群众基础。31这是中国共产党百年来在减贫难题上不断探索、不断实践进而得出的宝贵经验,其对中国下一步的贫困治理乃至于全球减贫事业具有着重要的借鉴意义。

基金项目

第十批大学生创新创业训练计划项目(项目名称:新冠疫情下的中国精准扶贫研究)。

NOTES

1《消除贫困》,联合国,https://www.un.org/zh/global-issues/ending-poverty,2021年5月20日。

2《17个可持续发展目标》,联合国,https://www.un.org/sustainabledevelopment/zh/sustainable-development-goals/,2021年5月20日。

3习近平:《在全国脱贫攻坚总结表彰大会上的讲话》,《人民日报》2021年2月26日。

4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人类减贫的中国实践>白皮书》,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 http://www.gov.cn/zhengce/2021-04/06/content_5597952.htm,2021年4月6日。

5Anup Shah, Poverty Around The World, Global Issues, http://www.globalissues.org/article/4/poverty-around-the-world#WorldBanksPovertyEstimatesRevised, 2020-11-12.

6李克强:《2014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http://www.gov.cn/guowuyuan/2014zfgzbg.htm,2014年3月5日。

7上述内容详见:《六个精准》,中国共产党新闻网,http://theory.people.com.cn/n1/2017/0906/c413700-29519522.html,2017年9月6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定》,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 http://www.gov.cn/zhengce/2015-12/07/content_5020963.htm,2015年12月7日;《国务院关于印发“十三五”脱贫攻坚规划的通知》,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http://www.gov.cn/zhengce/content/2016-12/02/content_5142197.htm,2016年12月2日。

8Diallo, Fatoumata. Chinas Anti-Poverty Efforts: Problems and Progress. Institute for Security and Development Policy. https://isdp.eu/publication/chinas-anti-poverty-efforts-problems-and-progress/, 2019-03-04.

9习近平:《在决战决胜脱贫攻坚座谈会上的讲话》,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 http://www.gov.cn/xinwen/2020-03/06/content_5488175.htm,2020年3月6日。

10李克强:《李克强总理出席记者会并回答中外记者提问》,新华网, 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20-05/29/c_1126047196.htm,2020年5月29日。

11Leshan, Jin, et al. Chinas Eco Compensation Programme. 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Environment and Development, 2018, http://www.jstor.org/stable/resrep16745, Accessed 21 May 2021.

12Suleri, Abid Q, et al. Issues and Challenges.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Policy Institute, 2018, pp. 7-9, Poverty Alleviation Model of China: Lessons for Pakistan, http://www.jstor.org/stable/resrep24391.8, Accessed 21 May 2021.

13Steven Si, David Ahlstrom, Jiang Wei and John Cullen, Business, Entrepreneurship and Innovation toward Poverty Reduction, Entrepreneurship & Regional Development, Vol. 32, No. 1-2, 2020, pp. 1-20.

14习近平:《在决战决胜脱贫攻坚座谈会上的讲话》,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 http://www.gov.cn/xinwen/2020-03/06/content_5488175.htm,2020年3月6日。

15古特雷斯:《全球面對二戰以來最嚴峻危機 世衛:新冠疫情在亞太地區“遠未結束”》,法国国际广播电台,https://www.rfi.fr/tw/中國/20200331-古特雷斯-全球面對自二戰以來最嚴峻危機-世衛-新型疫情在亞太地區-遠未結束?ref=wa,2020年3月31日。

16习近平:《在决战决胜脱贫攻坚座谈会上的讲话》,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 http://www.gov.cn/xinwen/2020-03/06/content_5488175.htm,2020年3月6日。

17《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介绍脱贫攻坚和民政服务情况》,中新网,http://www.chinanews.com/shipin/spfts/20200331/2691.shtml,2020年4月1日。

18《三部门:力争今年贫困劳动力外出务工规模不降低、有提高》,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 http://www.gov.cn/xinwen/2020-06/22/content_5521107.htm,2020年6月22日。

19今年贫困劳动力外出务工人数已超去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 http://www.gov.cn/xinwen/2020-06/17/content_5519838.htm,2020年6月17日。

20《贵州“精细服务”稳住外出务工人员“大后方”》,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 http://www.gov.cn/xinwen/2021-02/18/content_5587548.htm,2021年2月18日。

21《今年贫困劳动力外出务工人数已超去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 http://www.gov.cn/xinwen/2020-06/17/content_5519838.htm,2020年6月17日。

22农村农业部:《国务院关于做好2020年产业扶贫工作的意见》,中国粮食行业协会, http://www.chinagrains.org.cn/wzfcms/html/chinese/hydt_1035/20200224/a9dc15631f304468bf68e2f45bd42bd6.html,2020年2月24日。

23《关于开展消费扶贫行动的通知》,中国扶贫开发协会,http://www.zgfpkf.org.cn/article/2665.html,2020年2月14日。

24农村农业部:《国务院关于做好2020年产业扶贫工作的意见》,中国粮食行业协会, http://www.chinagrains.org.cn/wzfcms/html/chinese/hydt_1035/20200224/a9dc15631f304468bf68e2f45bd42bd6.html,2020年2月24日。

25《增值税发票数据显示:“十三五”时期我国产业扶贫、消费扶贫成果丰硕》,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 http://www.gov.cn/xinwen/2021-02/25/content_5588846.htm,2021年2月25日。

26数据聚焦,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http://www.gov.cn/shuju/index.htm,2021年5月23日。

27《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介绍脱贫攻坚和民政服务情况》,中新网,http://www.chinanews.com/shipin/spfts/20200331/2691.shtml,2020年4月1日。

28《乌鲁木齐市疫情期间部分重点工程不停工》,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 http://www.gov.cn/xinwen/2020-08/09/content_5533493.htm,2020年8月9日。

29《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介绍脱贫攻坚和民政服务情况》,中新网,http://www.chinanews.com/shipin/spfts/20200331/2691.shtml,2020年4月1日。

30《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致函习近平 祝贺中国脱贫攻坚取得重大历史性成就》,新华网, 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leaders/2021-03/09/c_1127191001.htm,2021年3月9日。

31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人类减贫的中国实践>白皮书》,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 http://www.gov.cn/zhengce/2021-04/06/content_5597952.htm,2021年4月6日。

参考文献

[1] 付正, 刘纯一. 海外视域下的中国贫困治理研究[J]. 当代中国史研究, 2021, 28(2): 133-147+160.
[2] 汪晓东, 张炜, 颜珂, 赵丹彤. 总书记带领我们“精准脱贫” [N]. 人民日报, 2018-10-05.
[3] Zeng, Q.J. (2020) Managed Campaign and Bureaucratic Institutions in China: Evidence from the Targeted Poverty Alleviation Program. Journal of Contemporary China, 29, 400-415.
https://doi.org/10.1080/10670564.2019.1645489
[4] Ramay, S.A. and Babur, A. (2020) Characteristics of Chi-nese Development Model.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Policy Institute, Governance and Development Model of China, 9-12.
http://www.jstor.org/stable/resrep29104.5
[5] Ward, P.S. (2016) Transient Poverty, Poverty Dynamics, and Vulnerability to Poverty: An Empirical Analysis Using a Balanced Panel from Rural China. World Development, 78, 541-553.
https://doi.org/10.1016/j.worlddev.2015.10.022
[6] 王嘉毅, 封清云, 张金. 教育与精准扶贫精准脱贫[J]. 教育研究, 2016, 37(7): 12-21.
[7] 王雨磊. 数字下乡: 农村精准扶贫中的技术治理[J]. 社会学研究, 2016, 31(6): 119-142+244.
[8] 黄承伟, 覃志敏. 我国农村贫困治理体系演进与精准扶贫[J]. 开发研究, 2015(2): 56-59.
[9] 刘解龙. 经济新常态中的精准扶贫理论与机制创新[J]. 湖南社会科学, 2015(4): 156-159.
[10] 汪三贵, 郭子豪. 论中国的精准扶贫[J]. 贵州社会科学, 2015(5): 147-150.
[11] 唐任伍. 习近平精准扶贫思想阐释[J]. 人民论坛, 2015(30): 28-30.
[12] 葛志军, 邢成举. 精准扶贫: 内涵、实践困境及其原因阐释——基于宁夏银川两个村庄的调查[J]. 贵州社会科学, 2015(5): 157-163.
[13] 许汉泽, 李小云. 精准扶贫背景下农村产业扶贫的实践困境——对华北李村产业扶贫项目的考察[J].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7, 17(1): 9-16.
[14] 刘建生, 陈鑫, 曹佳慧. 产业精准扶贫作用机制研究[J]. 中国人口•资源与环境, 2017, 27(6): 127-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