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与苏丹经贸合作现状及其主要影响因素分析
Analysis on the Status Quo of China-Sudan Economic and Trade Cooperation and Its Main Influencing Factors
DOI: 10.12677/WER.2022.111009, PDF, HTML, XML, 下载: 143  浏览: 414 
作者: 花 花:上海政法学院政府管理学院,上海
关键词: 中国苏丹经济贸易合作产业升级China Sudan Economic and Trade Cooperation Industrial Upgrading
摘要: 苏丹与中国2020年的进出口贸易额为32.78亿美元1,中国的经济总量相对苏丹有较大的优势,所以苏丹应该利用中国的经济影响力来促进本国的经济发展。本文通过定量分析法对中国与苏丹经贸合作现状及其主要影响因素分析进行分析,在分析的过程首先利用联合国会议贸易与发展官网来收集数据,通过数据来了解中国与苏丹的经济贸易合作现状,同时分析苏丹国内的产业发展情况。然后通过回归分析方法对中国与苏丹经贸合作可能的影响因素进行阐述。通过实证分析得出的数据结果如下所示:苏丹农业发展,苏丹服务业发展均会对中国与苏丹的进出口贸易总额产生显著的正向影响关系。基于实证分析的结果本文提出一些政策建议:苏丹不断的提高自身的农业产业发展速度、苏丹促进经济转型提高服务贸易产业竞争力、利用中国“一带一路”倡议来发展双边贸易合作。
Abstract: The import and export trade volume between Sudan and China in 2020 is 3.278 billion US dollars. China’s economic aggregate has a greater advantage than Sudan. Therefore, Sudan should use Chi-na’s economic influence to promote its own economic development. This article analyzes the status quo of economic and trade cooperation between China and Sudan and its main influencing factors through quantitative analysis. In the process of analysis, the official website of the United Nations Conference on Trade and Development is used to collect data, and through the data to understand the current situation of economic and trade cooperation between China and Sudan. At the same time, it analyzes the domestic industrial development in Sudan. Then, the possible influencing fac-tors of the economic and trade cooperation between China and Sudan are expounded through re-gression analysis. The data results obtained through empirical analysis are as follows: the agricul-tural development of Sudan and the development of Sudan’s service industry will both have a sig-nificant positive impact on the total import and export trade between China and Sudan. Based on the results of empirical analysis, this article puts forward some policy suggestions: Sudan should continuously improve the development speed of its agricultural industry, Sudan should promote economic transformation and improve the competitiveness of the service trade industry, and use China’s the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to develop bilateral trade cooperation.
文章引用:花花. 中国与苏丹经贸合作现状及其主要影响因素分析[J]. 世界经济探索, 2022, 11(1): 91-98. https://doi.org/10.12677/WER.2022.111009

1. 引言

2020年苏丹人均GDP为595美元2,苏丹位于非洲东北部,属于贫穷国家。对于国家的经济发展,可以通过进出口贸易来促进,所以苏丹政府应该利用国内的优势产业来发展进出口贸易,不断的提高本国的经济发展速度 [1]。中国于2013年提出“一带一路”倡议,通过“丝绸之路”可以有效的带动亚非欧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水平的提高,同时也能促进中国同亚非欧大陆的贸易合作深度 [2]。长期来看中国的经济发展对于世界的贡献处于领先地位,所以苏丹可以加强同中国的贸易来促进本国的经济发展。

苏丹的相对贸易优势对于促进本国的贸易竞争力的提高有重要的作用,所以苏丹应该积极的提高本国的产业发展水平,通过产业的升级来提高出口贸易的产品质量,同时也能提高本国的需求程度。苏丹的产业发展与进出口贸易相辅相成,通过不断的促进进出口贸易的发展也能有效的带动人民生活质量的提高 [3]。

2. 文献综述

黄超(2020)研究中指出在长期的经济发展过程中,文化对于贸易会产生较大的影响,通过刺激中国文化在非洲的流行可以带动中国与非洲国家的贸易合作速度 [4]。孙泽生(2020)研究中指出在中国与非洲有良好的贸易合作基础,中国对于非洲地区的经济援助较多,这对于促进中国资本在非洲地区布局也有积极作用 [5]。田泽(2021)研究中指出中国在“一带一路”倡议背景下可以继续加深同非洲国家的贸易合作,提高中国经济的全球影响力 [6]。姚思慧(2020)研究中指出中国对非洲的直接投资可以提高中国与非洲国家的双边贸易额 [7]。

鲍勤(2020)研究认为在全球化发展的过程中,中国与美国的竞争对于全球经济影响较大,中国需要加强同第三世界国家的合作来提高自身的影响力,同时也需要不断的推动国际合作的环境缓和,通过这样的方式带动中国与美国竞争过程中的优势 [8]。Hassan (2015)研究认为苏丹的经济发展相对较为落后,对于贫穷地区的国家应该不断的提高同中国合作力度,同时可以学习中国的发展体系,通过中国的经验来提高贫穷国家的经济发展水平 [9]。Fernandes (2015)研究认为中国的经济发展能在一定程度上促进全球经济的发展,所以第三世界国家可以保持同中国的良好合作关系,通过进出口贸易来带动产生的升级和发展 [10]。

Bond (2016)研究认为进出口贸易需要依赖于本国的产业贸易,通过产业的发展来促进出口贸易竞争力的提高,从而带动宏观的经济发展 [11]。富贵(1996)研究认为中国与苏丹有一定的贸易合作基础,通过不断的促进中国与苏丹的政府合作,能有效的带动两国的进出口贸易深度,并提高双边贸易额的提高 [12]。

3. 中国与苏丹经贸合作现状

中国与苏丹的进出口贸易可以通过联合国贸易与发展会议官网的数据进行研究,通过这样的方式能有效的了解近十年中国与苏丹的贸易发展趋势。2012~2020年中国与苏丹进出口贸易总额发展情况如下表1所示。

Table 1. Development of total volume of import and export trade between China and Sudan from 2012 to 2020

表1. 2012~2020年中国与苏丹进出口贸易总额发展情况

数据来源:UNCTAD。

从上表1可以了解到中国向苏丹出口的贸易额发展波动较大,从2012年的21.79亿美元经过近十年的发展到2020年为25.12亿美元,有一定的增长。同时可以分析发现中国向苏丹进口的贸易额从2012年的15.54亿美元近过近十年的发展到2020年为7.66亿美元,所以中国向苏丹进口的额度下降的幅度较大。整体来说中国与苏丹的进出口贸易从2012年的37.33亿美元经过近十年的发展到2020年为32.78亿美元。

中国与苏丹的进出口贸易额可能受到苏丹的国内经济的影响。苏丹属于贫穷国家 [13],所以国家的农业产业发展对于经济与贸易影响较大,本文将苏丹的农业增加值占GDP的比例、服务贸易额占GDP的比例、人均国民收入三个因素的数据收集进行分析。2012-2020年苏丹国内产业与经济发展情况如下表2所示。

Table 2. Domestic industrial and economic development of Sudan from 2012 to 2020

表2. 2012~2020年苏丹国内产业与经济发展情况

数据来源:世界银行。

从上表2的数据来看苏丹的农业增加值占GDP的比例从2012年的33.77%下降到2020年的20.36%,下降的幅度较大,同时可以发现苏丹的服务贸易额占GDP的比例从2012年的8.42%经过近十年的发展到2020年为13.73%,有一定幅度的上涨。最后从苏丹的GNI数据可以了解到苏丹的收入发展情况,该数据从2012年的1520美元经过近十年的发展到2020年为650美元,下降了57.24%。整体来说苏丹在近十年的宏观经济发展有较大的下降的压力,所以不断的促进同中国的合作能有效的带动本国的产业发展。

4. 中国与苏丹经贸合作可能的影响因素

4.1. 指标选择与数据选择

4.1.1. 指标选择

本文通过2012~2020年的宏观经济数据分析中国与苏丹的经贸合作的影响因素,在变量选择的过程中,将中国与苏丹的进出口贸易总额作为因变量进行分析。然后将苏丹农业发展作为自变量进行分析。最后选择苏丹服务业发展、苏丹人均收入作为控制变量进行分析。本文将通过多元回归模型来分析长期状态下中国与苏丹的进出口贸易总额的影响情况,具体的变量选择情况如下表3所示。

Table 3. Selection of variables affecting the total volume of import and export trade between China and Sudan

表3. 中国与苏丹的进出口贸易总额影响的变量选取

4.1.2. 数据选择

本文针对中国与苏丹的进出口贸易总额的影响进行分析,在数据选择的过程中主要利用联合国会议贸易与发展官网及世界银行的官方数据进行分析。通过官方的数据进行分析有一定的可靠性,同时也能有效的分析出不同因素之间的关系。

4.2. 回归模型的构建

本文基于中国与苏丹的进出口贸易总额、苏丹农业发展、苏丹服务业发展、苏丹人均收入四个变量之间的关系,得到如下研究模型:

Y = β 0 + β 1 X 1 + β 2 X 2 + + β 3 X 3 + u 1 (4-1)

在模型中Y代表中国与苏丹的进出口贸易总额, X 1 代表苏丹农业发展, X 2 代表苏丹服务业发展, X 3 代表苏丹人均收入,通过SPSS可以计算出相对应的系数。

4.3. 平稳性检验

对于时间序列模型来说,分析平稳性具有重要的作用,只有通过平稳性检验才能更好的进行回归模型的分析。本节的研究基于中国与苏丹双边贸易额的影响因素进行分析,中国与苏丹的进出口贸易总额、苏丹农业发展、苏丹服务业发展、苏丹人均收入四个变量通过ADF检验能了解其平稳性情况。本文通过Eviews 8进行ADF检验基于95%的可信度得出平稳性结果,各个变量的平稳性检验结果如下表4所示。

Table 4. Test results of variable stationarity

表4. 变量平稳性检验结果

从上表的数据可以发现中国与苏丹的进出口贸易总额(Y)、苏丹农业发展(X1)、苏丹服务业发展(X2)、苏丹人均收入(X3)四个变量的数据都是二阶平稳的,可以进一步进行协整检验分析。

4.4. 协整检验

通过协整检验能有效的分析中国与苏丹的进出口贸易总额、苏丹农业发展、苏丹服务业发展、苏丹人均收入四个变量的协整性,协整检验的结果得到如下表5所示:

Table 5. Cointegration test results

表5. 协整检验结果

从上表的协整检验的数据可以看出变量之间存在2个协整关系。

4.5. 回归分析结果分析

利用SPSS软件通过对2012~2020的样本数据的导入可以得到如下的结果:下表6是自变量和因变量之间的回归分析,通过回归分析的系数和显著性可以得出自变量和因变量之间的关系。

Table 6. Regression analysis results of influencing factors of economic and trade cooperation between China and Sudan

表6. 中国苏丹经济贸易合作影响因素的回归分析结果

注:因变量:中国与苏丹的进出口贸易总额;D-W值:2.516;*p < 0.05,**p < 0.01;括号里面为t值。

从上表可以得到中国与苏丹经济贸易合作影响因素的发展情况,整体来说回归系数的显著程度不高,同时苏丹人均收入的VIF较大,所以可能存在多重共线性。通过多重共线性检验可以将苏丹人均收入剔除进行回归分析得出结果如下表7

Table 7. Regression analysis results after adjustment

表7. 调整后的回归分析结果

注:因变量:中国与苏丹的进出口贸易总额;D-W值:2.515;*p < 0.05,**p < 0.01;括号里面为t值。

从上表可知,将苏丹农业发展,苏丹服务业发展作为自变量进行OLS回归分析,并且使用Robust稳健标准误回归方法进行研究,从上表可以看出,模型R方值为0.506,意味着苏丹农业发展,苏丹服务业发展可以解释中国与苏丹的进出口贸易总额的50.64%变化原因。对模型进行F检验时发现模型通过F检验(F = 14.514, p = 0.005 < 0.05),也即说明苏丹农业发展,苏丹服务业发展至少一项会对中国与苏丹的进出口贸易总额产生影响关系,以及模型公式为:

Y = 2.598 + 1.255 X 1 + 0.924 X 2 + u 1

最终具体分析可知:

苏丹农业发展的回归系数值为1.255,并且呈现出0.01水平显著性(t = 3.987, p = 0.000 < 0.01),意味着苏丹农业发展会对中国与苏丹的进出口贸易总额产生显著的正向影响关系。苏丹服务业发展的回归系数值为0.924,并且呈现出0.01水平显著性(t = 4.052, p = 0.000 < 0.01),意味着苏丹服务业发展会对中国与苏丹的进出口贸易总额产生显著的正向影响关系。

总结分析可知:苏丹农业发展,苏丹服务业发展全部均会对中国与苏丹的进出口贸易总额产生显著的正向影响关系。

5. 中国与苏丹经贸合作的政策建议

5.1. 苏丹不断的提高自身的农业产业发展速度

苏丹的农业产业发展可以有效的提高中国与苏丹的贸易合作水平,通过这样的发展方式不仅能带动苏丹本国的农产品发展,提高当地的人民生活水平同时也能有效的促进出口贸易竞争力的提高 [14]。

苏丹的经济发展在一定的程度上需要通过外贸行业的发展来促进,所以苏丹政府不同的提高农业发展水平是重要的课题 [15]。由于苏丹的宏观经济发展相对较差,所以苏丹可以利用购买外国高质量的种子来发展农业,或者引进机械化生产的技术来提高苏丹的农产品行业的发展水平。

5.2. 苏丹促进经济转型提高服务贸易产业竞争力

苏丹服务产业的竞争力提高能有效的带动同中国的双边贸易合作水平的提高,所以苏丹政府应该积极的促进本国的产业升级,通过高附加值的产业贸易来带动外贸产业的发展,这对于当地的社会稳定与发展也有重要的意义 [16]。

在经济发展的过程中,苏丹的经济转型能有效的提高国家的经济发展水平,同时提高人民的生活质量 [17]。苏丹位于非洲可以利用当地的优势旅游资源来发展旅游,这样能有效的基于国际贸易优势来出口服务贸易。苏丹政府应该对当地的自然旅游景观进行规划和保护,通过积极的方式来促进国家的经济转型 [18]。

5.3. 利用中国“一带一路”倡议来发展双边贸易合作

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对于苏丹来说属于较好的机遇,通过促进中国在苏丹的基础设施投资能更好的带动当地的营商环境发展,这对于苏丹的经济发展也有积极的作用。长期状态下中国的经济发展能有效的带动全球经济的发展,苏丹也需要借助中国快速发展的经济和较大市场需求,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带动苏丹脱离贫困。

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也能有效的带动中国同不同的国家合作,中国的经济保持较高的增长速度对于合作的国家来说也有积极的作用。长期来说苏丹需要通过经济大国保持更加深入的合作,通过这样的方式来促进发展。

6. 总结

苏丹的经济发展有一定的劣势,通过提高同中国的经济贸易合作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提高当地的经济发展速度,同时提高人民的生活质量。苏丹作为贫穷国家,主要利用农业产业发展经济,所以政府应该不断的提高产业升级的效率,同时提高农业产业的国际竞争力。

本文通过定量分析法对中国与苏丹经贸合作现状及其主要影响因素分析进行分析,在分析的过程首先利用联合国会议贸易与发展官网来收集数据,通过数据来了解中国与苏丹的经济贸易合作现状,同时分析苏丹国内的产业发展情况。然后通过指标选择与数据选择、回归模型的构建、回归分析结果分析三个部分对中国与苏丹经贸合作可能的影响因素进行阐述。通过实证分析得出的数据结果如下所示:苏丹农业发展,苏丹服务业发展均会对中国与苏丹的进出口贸易总额产生显著的正向影响关系。基于实证分析的结果本文提出一些政策建议:苏丹不断的提高自身的农业产业发展速度、苏丹促进经济转型提高服务贸易产业竞争力、利用中国“一带一路”倡议来发展双边贸易合作。

NOTES

1UNCTAD:https://unctadstat.unctad.org/EN/Index.html。

2世界银行:https://data.worldbank.org.cn/indicator/NY.GDP.PCAP.CD?locations=SD。

参考文献

[1] 邓向辉. 中国与苏丹石油合作面临的挑战及对策[J]. 中国石油大学学报: 社会科学版, 2010(2): 12-16.
[2] 丁卯. 中非自贸合作向更宽领域拓宽[J]. 中国对外贸易, 2021(2): 2-4.
[3] Casas, C., Diez, F.J., Gopinath, G. and Gourinchas, P.O. (2016) Dominant Currency Paradigm. Working Article (22943), qt003, 1-56.
[4] 黄超. 文化输出对贸易出口的影响研究——基于中非的经验数据[J]. 社会科学前沿, 2020, 9(6): 911-919.
[5] 孙泽生, 余世玮. 关系资产与中非间贸易: 基于40国面板数据的实证研究[J]. 长安大学学报: 社会科学版, 2020, 22(6): 10-23.
[6] 田泽, 韩菁菁, 严雪. “一带一路”背景下中国与中非双边贸易的竞争性与互补性[J]. 开发研究, 2018(4): 14-19.
[7] 姚思慧. 中国对非洲国家直接投资对中非贸易的影响研究[D]: [博士学位论文]. 长沙: 湖南大学, 2020.
[8] 鲍勤, 苏丹华, 汪寿阳. 中美贸易摩擦对中国经济影响的系统分析[J]. 管理评论, 2020, 32(7): 3-16.
[9] Hassan, Y., Aziz, R., Farhad, L., Farbod, E.A., Bahram, N., Hassan, A.G., et al. (2015) A Study of Compar-ative Advantage and Intra-Industry Trade in the Pharmaceutical Industry of Iran. Global Journal of Health Science, 7, 295-307.
https://doi.org/10.5539/gjhs.v7n6p295
[10] Fernandes, A.P. and Tang, H.W. (2015) Scale, Scope, and Trade Dy-namics of Export Processing Plants. Economics Letters, 133, 68-72.
https://doi.org/10.1016/j.econlet.2015.04.033
[11] Bond, E.W. and Trachtman, J. (2016) China-Rare Earths: Export Restrictions and the Limits of Textual Interpretation. World Trade Review, 15, 189-209.
https://doi.org/10.1017/S1474745615000695
[12] 富贵. 苏丹与中国经贸合作的桥梁——记苏丹驻华大使馆经济商务中心[J]. 中国招标, 1996(55): 23-24.
[13] Gnangnon, S.K. and Roberts, M. (2017) Aid for Trade, 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 and Export Upgrading in Recipient Countries.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Commerce, Economics and Policy, 8, Article ID: 1750010.
https://doi.org/10.1142/S1793993317500107
[14] Rui, M.A., Economics, S.O. and University, H. (2015)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Development of Foreign Trade and the Upgrading of the Industrial Structure in Anhui Province. Journal of Hunan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University, 55, 461-462.
[15] Tian, D., Na, H., Xin, W. and Li, H. (2016). Trade Margins, Quality Upgrading, and China’s Agri-Food Export Growth. China Agricultural Economic Review, 8, 277-298.
https://doi.org/10.1108/CAER-12-2013-0156
[16] 罗佐县, 雷航. 我国与东非诸国油气合作前景、风险及路径分析[J]. 石油科技论坛, 2014, 33(6): 60-65.
[17] 武芳. 深化中国与西亚非洲地区经贸合作的路径[J]. 国际经济合作, 2015(8): 5.
[18] 朱芸. 新形势下中非贸易的现状与展望[J]. 产业与科技论坛, 2020(16): 90-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