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国居民金融素养的文献综述
Literature Review on Financial Literacy of Chinese Residents
DOI: 10.12677/FIN.2022.122022, PDF, HTML, XML, 下载: 96  浏览: 258 
作者: 吴 淼, 马 良:杭州电子科技大学经济学院,浙江 杭州
关键词: 金融素养金融市场金融风险Financial Literacy Financial Market Financial Risk
摘要: 随着我国金融市场体系的逐步完善,国民金融意识的逐渐成熟,金融素养在国民文化素质体系中的重要性日益凸显,体现在金融素养影响着个人和社会经济上。为了探究金融素养的影响因素及其效应,本文对国内外相关文献进行了总结:首先,通过对金融素养测度方法的分析,明确金融素养的概念、探究其外在表现;其次,总结我国居民金融素养的现状,对我国居民金融素养现状的各个方面进行分析,并对现状出现的原因进行了分析;另外,探究影响我国居民金融素养的因素及金融素养带来的效应;最后,为提升我国居民金融素养的政策制定提供建议。
Abstract: With the gradual improvement of China’s financial market system and the gradual maturity of na-tional financial consciousness, the importance of financial literacy in the national cultural quality system is becoming increasingly prominent, which is reflected in the impact of financial literacy on individuals and economy. In order to explore the influencing factors and effects of financial literacy, this article summarizes the relevant national and foreign researches: First, by analyzing the meas-urement methods of financial literacy, clarify the concept of financial literacy and explore its exter-nal performance; secondly, it summarizes the current situation of Chinese residents’ financial liter-acy, analyzes all aspects of the current situation of Chinese residents’ financial literacy, and analyzes the reasons for the current situation; in addition, it explores the factors affecting Chinese residents’ financial literacy and the effects of financial literacy; finally, it provides suggestions for poli-cy-making to improve the financial literacy of Chinese residents.
文章引用:吴淼, 马良. 关于我国居民金融素养的文献综述[J]. 金融, 2022, 12(2): 216-221. https://doi.org/10.12677/FIN.2022.122022

1. 引言

近年来,在经济全球化以及科技高速发展的背景下,金融业蓬勃发展,金融市场迅速扩张,金融产品种类增多,金融服务辐射范围变广,用户进入金融市场的门槛降低。

世界各国逐渐认识到国民金融素养的重要性,我国也意识到了国民金融素养水平在当前经济全球化及金融数字化背景下对于个人和总体经济日益凸显的重要作用,金融素养通过影响个人金融决策,进而影响金融市场的稳定以及社会经济的发展。但据2019年《消费者金融素养状况调查》和《国民财商教育发展白皮书(2021)》,我国消费者在金融知识方面的答题正确率整体水平较低且绝大部分消费者认为自己的金融知识有所欠缺。这说明我国居民金融素养仍需提升。为解决这一问题,中国人民银行2012年成立了专注于解决消费者金融教育和金融权益保障等问题的金融消费权益保护局,并在2013年后开展了三轮全国范围的消费者金融素养调查问卷,将解决国民金融素养和金融教育等问题作为了一项重要工作,从这也可以看出居民金融素养水平的重要性。

较高的金融素养对于提高居民个人收入、稳固社会经济都有较为显著的积极影响。为了利用金融素养的正向影响作用,个人、政府、金融机构都应围绕着丰富居民金融知识从加强居民金融技能、完善金融市场等角度提高居民金融素养水平。

2. 金融素养的概念及测度

金融素养的概念最早被定义为一个人在进行有效决策和行为判断时,对其所拥有的资金进行使用和管理的相应能力 [1]。OECD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在2011年认为金融素养的广义定义,是对有关金融的概念、风险、技能、动机的认识,运用金融素养做出有效金融决策,提升个人和社会的金融福祉,增强参与经济生活的信心。金融素养是社会成员、社会组织和政府在使用和管理金融资产时做出理智判断和有效决策所需要的能力 [2]。金融素养包括消费者对利率、通货膨胀、风险分散的认识和行为能力 [3]。也有学者认为,金融素养包含社会成员掌握的金融知识及其做出合理有效金融决策的能力,同时,金融素养反映金融消费者对金融产品风险和收益的认知程度 [4]。国内认为金融素养是对金融知识和金融资源的一种整合能力,以约束的形式促使家庭从理性的角度做出金融决策 [5]。

目前,金融素养的测度尚未形成一个标准化指标体系,不同的研究者采用不同维度和方法评估个人金融素养。

金融素养的测量有四个内容维度:即货币基础(Money basics)、借款(Borrowing)、投资(Investing)、保护资源(Protecting resources) [6]。而中国人民银行金融消费权益保护局(2019)的金融素养调查中建立了消费者的金融态度、金融行为、金融知识和金融技能等维度。在国内2021年的研究中,从融资、数字账户与支付、家庭日常金融管理与决策三个维度测度农村居民的金融素养 [7]。作者使用问卷调查,设置几个选择性和判断性问题,对测评者的答案进行赋值,将总分进行加总,得出总分,作为评价金融素养的标准 [5]。在问卷调查中,将金融素养具化成5个与金融相关的问题,利用考察利率计算、考察通货膨胀、对经济信息的关注程度构建金融知识,利用多元投资决策、股票基金风险判断构建金融能力,利用对经济信息的关注程度构建金融关注。还有研究者运用主成分分析和因子分析相结合的方法,在对金融素养相关因子进行分析的基础上,把相互间关系复杂的金融素养各维度的变量归结为少数几个不相关的公共因子,以此将相关因子进行归纳,得出更加易于测评的金融素养因子,再根据各相关因子的方差贡献率确定各个金融素养公共因子的权重,最终可以得出金融素养得分 [8]。

3. 我国居民金融素养现状

总结现有调查及研究发现,总体上,我国居民金融素养主要表现出三个特征:

(一) 在金融素养的不同方面有较大差异,金融知识有所欠缺。《国民财商教育发展白皮书(2021)》于2021年对全国31个省份的消费者的调研显示,近90%的消费者感到自己的金融知识有所欠缺。该报告从消费者的金融知识、行为、态度、技能等多角度综合分析我国消费者的金融素养情况。总体上,我国居民在金融态度上的表现较好,在金融行为和技能的不同方面体现出较大的差异性 [9]。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消费者金融素养调查分析报告(2021)》可知,在金融知识方面,公众不能完全认识到分散化投资等基本金融常识,不能理性预计金融投资收益,许多投资行为并不是在理性考虑后进行,还需要进一步提升基础金融知识水平。美国《巴伦周刊》 9月15日文章根据《消费者金融素养调查分析报告(2021)》得出结论中国消费者在基本金融概念方面缺乏足够的“素养”,例如利息和贷款、保险和分散化投资等。杨怡明(2021)从人民银行发布《消费者金融素养调查分析报告(2021)》中发现全国消费者金融素养指数为66.81,与2019年相比提高了2.04。该报告从消费者的金融知识、行为、态度、技能等多角度综合分析我国消费者的金融素养情况。

(二) 金融素养的分布在年龄和地域上呈现不均。从重点群体看,我国居民金融素养在年龄上的分布表现为倒“U”型,老年人和青少年的金融素养水平相对较低,而中年人的金融素养水平较高 [9];城乡居民的金融素养水平差距较大,城市居民无论是在金融技能还是金融知识上都明显强于农村居民;而生活在不同城市的居民的金融素养也有所不同,上海、中国香港等城市的居民金融素养水平普遍较高。金融素养较低的地区往往较为贫苦。

(三) 我国居民金融素养水平正在逐步提升。根据人民银行发布《消费者金融素养调查分析报告(2021)》中,全国消费者金融素养指数为66.81,与2019年相比提高了2.04。该报告从消费者的金融知识、行为、态度、技能等多角度综合分析我国消费者的金融素养情况 [9]。

4. 影响金融素养的因素

根据已有文献,对居民金融素养的影响因素主要分为内部和外部两个方面:

(一) 内部影响因素

相关调查数据分析表明,年龄、性别、受教育程度、收入、家庭社会经济地位以及职业等因素对金融素养有着显著影响,金融素养水平偏低的人群主要为青年人、老年人、女性、低学历者、低收入者以及失业人员。中国男性和女性城镇居民在收入和资产水平、受教育程度、认知能力和风险感知上的要素禀赋差异导致金融素养显著的性别差异 [10]。年龄、教育、收入和职业是影响金融素养的重要因素 [11]。在金融相关的职业环境中就业能够提升居民金融素养 [12]。较高的家庭经济社会地位为关注经济、金融相关信息提供了良好氛围,家庭资产以及家庭收入与金融能力呈正相关关系 [13]。

(二) 外部影响因素

研究发现,外部金融市场活跃程度、金融市场的成熟程度、地方教育支出、普惠金融水平、地方经济水平、金融工具水平、互联网使用、公共服务供给对居民金融水平也有影响[7] [11]。这些因素可以被归为外界因素。调查数据表明,在农村等落后地区的人们的金融素养水平明显低于生活在城市的人们。社会资本会促进人们参与股票投资,由此可以推断出社会资本可以帮助提高居民的金融素养水平 [14];信贷约束 [15]、金融排斥 [16] 会降低居民进行金融投资行为的欲望,从而降低居民提高自身金融水平的可能性。

通过对金融素养产生影响的外部和内部因素进行分析,可以发现提高居民金融素养要从外部因素入手,通过增加教育投入、提高地方普惠金融水平、加大普及金融知识的力度等方法丰富居民对金融的认识,提高居民对金融活动的参与度。

5. 金融素养的效应

(一) 金融素养对个人及其家庭的影响

当前有关金融素养对个人及其家庭的影响的研究比较丰富。金融素养对居民创业、个人债务、家庭金融资产配置、家庭债务等均有显著影响 [17]。表现为提高居民金融素养可明显增加创业概率和选择银行信贷的可能性,将正规信贷资金转化为个人创业绩效对提高收入有正向调节作用 [4]。总结金融素养与家庭负债之间的关系出发进行的研究,发现提高居民金融素养水平可以显著降低家庭负债和家庭金融脆弱性 [18] [19],同时,金融素养对居民家庭农房抵押贷款、信用消费行为等则存在显著正向促进作用 [20];提高居民整体金融素养,可以显著优化居民家庭金融资产配置效率,增加居民可支配收入,进而可以发挥显著的减贫效应,特别是经济水平较低、生产效率较低的农民而言,提高农村居民金融素养水平可通过规范金融决策、增加居民家庭金融资产配置收益来实现降低其陷入相对贫困的目的 [17]。对于家庭而言,金融素养较高的家庭对于风险往往具有较强的判断能力,能更好地控制家庭金融活动,增强了自身抵御风险的能力,使金融决策更加合理 [13]。同时,拥有较高金融素养的家庭更有可能选择银行信贷,对银行信贷选择的增加有利于家庭消费信贷的正规化,减少其他非正规渠道的信贷行为 [5],显著提升信用消费对短期消费、长期潜在消费的促进作用 [17]。总的来说,对于个人及其家庭而言,提高居民金融素养水平的影响表现为对提高个人和家庭的当下收入及未来收入有积极影响,促进提高个人金融和家庭金融的稳固性,有助于减缓贫困。

(二) 金融素养对社会的影响

个人的金融素养也影响着整个社会。消费者对分散化投资等基本金融常识缺乏足够的认识,同时对金融投资的收益预期呈现非理性特征,容易产生非理性的投资行为,可能加大金融市场波动 [21]。除此之外,当社会出现较大波动时,例如近几年对我国经济产生冲击的疫情,比较各国经济波动和各国居民金融素养水平发现较高的金融素养能提醒消费者在危机尚未出现前合理消费,保持较为充足的应急储蓄,这是危机下经济复苏的有力支撑,提高国家经济韧性。

6. 提升我国居民金融素养的途径

(一) 完善金融治理,维护金融市场秩序的迫切需要。

(二) 降低我国居民了解金融知识、进入金融市场的门槛,用简单易懂的方式传播金融知识,缓解金融市场存在的信息不完全和不对称,进而提高我国居民防范金融风险的意识和能力。

(三) 加强金融素养理论与实践的研究。研究影响金融素养水平高低的各个因素,为提高金融素养水平指明方向;结合中国国情,完善金融素养的评估指标等基本要求。

(四) 构建多元的金融教育系统,提供更加精准的金融教育工具。扩大金融教育范围,增大接受金融教育的居民的年龄范围;加深金融教育的深度,使接受过金融教育的居民至少具备基本的金融能力和规避金融风险的意识。

7. 总结与建议

目前,我国居民金融素养水平虽高于国际各国平均水平,但仍存在许多不足。本文展示了金融素养的提升无论是对于个人还是社会都有较为显著的积极影响。为了充分利用较高的金融素养的促进作用,实现提高居民收入水平、稳固社会经济的目的,个人和政府都应加强提高金融素养的力度。

个人应该主动学习金融知识和金融技能,积极接触与金融相关的信息,可以通过浏览金融报刊、公众号获取。在有一定知识积累后,理性地参与金融市场投资。同时,个人在掌握一定金融知识后,对未来应抱有合理预期,控制超前消费,保持足够的储蓄以应对未来可能会出现的危机。

从政府层面来看,要采取措施切实提高居民金融素养,为提高居民收入创造条件。例如,政府要重视金融教育,逐步实施金融教育战略,实现国民金融知识教育的基础化,尤其是普及到中小学;实现国民金融知识教育的针对化,对不同人群采取不同的教育措施;要引导金融机构定期开展金融知识普及活动,通过金融机构来加大对有关金融基础知识的宣传,稳步提升居民的金融意识、风险意识、责任意识和维权意识;与此同时,政府还需要采取措施严厉打击“非法集资”、“电信诈骗”以及其他各种金融违法活动,保障农村居民的合法权益;另外,政府还需要采取措施强化金融信息的传播,对金融业的相关工作者加强职业道德规范,完善奖惩机制。考虑到金融市场作为影响居民金融素养的重要外部因素,政府应针对金融产品种类不丰富、信息披露程度不够高、金融产品线下销售网不全、市场准入门槛较高等问题提高我国金融市场的成熟度。

金融机构也应积极配合政府,与政府一起助力于完善我国金融市场,提高金融市场成熟度。金融机构应组织开展金融相关知识普及活动,向市民科普相关金融规则和金融产品。同时,针对不同地区不同人群的不同需求创新金融产品的形式,帮助提高居民的收入水平,实现共赢。另外,应持续完善信息披露,增强金融服务的透明度。

参考文献

[1] Noctor, M., Stoney, S. and Stradling, R. (1992) Financial Literacy. A report prepared for the National Westminster Bank, London.
[2] Cackley, A.P. (2012) Financial Literacy: Enhancing the Effectiveness of the Federal Government’s Role. Government Accountability Office Reports in the USA.
[3] Lusardi, A. and Mitchell, O.S. (2014) The Economic Im-portance of Financial Literacy: Theory and Evidence. Journal of Economic Literature, 52, 5-44.
https://doi.org/10.1257/jel.52.1.5
[4] 朱明东, 吴华安, 秦雪华. 金融素养、金融行为与金融资本: 一个文献综述[J]. 海南金融, 2021(9): 15-23.
[5] 陈席远, 朱翊宁, 肖桢. 家庭金融素养对消费信贷行为选择的影响[J]. 合作经济与科技, 2021(19): 50-53.
[6] Finke, M.S., Howe, J.S. and Huston, S.J. (2016) Old Age and the Decline in Financial Literacy. Management Science, 63, 213-230.
[7] 耿传辉, 任春玲, 张文娟, 张传娜, 张亦潍, 宋贺. 大兴安岭南麓集中连片特困区农村居民金融能力追踪调查报告[J]. 长春金融高等专科学校学报, 2021(5): 5-58.
[8] 刘国强. 我国消费者金融素养现状研究——基于2017年消费者金融素养问卷调查[J]. 金融研究, 2018(3): 1-20.
[9] 杨怡明. “一老一少”仍是金融教育重点对象[N]. 农村金融时报, 2021-09-13(A03).
[10] 王英, 单德朋, 庄天慧. 中国城镇居民金融素养的性别差异——典型事实与影响因素[J].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学报, 2019(5): 115-123.
[11] 王宇熹, 范洁. 消费者金融素养影响因素研究——基于上海地区问卷调查数据的实证分析[J]. 金融理论与实践, 2015(3): 70-75.
[12] 盛智明, 蔡婷婷. 金融从业经历、金融素养与家庭风险投资——基于“中国家庭金融调查(CHFS)”2017数据的分析[J]. 东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21, 23(5): 79-88.
[13] 齐麟, 彭华民, 蒋和超. 中国家庭社会经济地位能影响家庭金融素养吗——基于CHFS2017年数据的分析[J]. 社会科学研究, 2021(5): 33-42.
[14] 申云. 社会资本、二元金融与农户借贷行为[J].经济评论, 2016(1): 80-90.
[15] 吕学梁, 吴卫星. 借贷约束对于中国家庭投资组合影响的实证分析[J]. 科学决策, 2017(6): 55-76.
[16] 吕学梁, 吴卫星. 金融排斥对于家庭投资组合的影响——基于中国数据的分析[J]. 上海金融, 2017(6): 34-41.
[17] 鲁钊阳, 马辉. 农村居民的金融素养对相对贫困的影响研究[J]. 重庆文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2022, 41(1): 1-16.
[18] Boisclair, D., Lusardi, A. and Michaud, P.C. (2015) Financial Literacy and Retirement Planning in Canada. Journal of Pension Economics & Finance, 16, 277-296.
https://doi.org/10.1017/S1474747215000311
[19] Loke, Y.J. (2017) Financial Vulnerability of Working Adults in Malaysia. Contemporary Economics, 11, 205-218.
[20] 王童, 蒋远胜, 王玉峰. 金融素养能提高农户农房抵押贷款的满意度吗?——基于收入差距视角的实证分析[J]. 农村经济, 2020(2): 57-64.
[21] [美]Brown, T. 很多散户投资者缺乏相关金融知识[N]. 丁玎. 中国: 关注中国,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