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工作视角下美国非裔妇女反种族歧视工作的历史与现实意义
The History and Practical Significance of Anti-Racial Discrimination Work of African-American Women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Social Work
DOI: 10.12677/OJHS.2022.102008, PDF, HTML, XML, 下载: 177  浏览: 717  科研立项经费支持
作者: 陈玉凤, 熊巧巧, 郝晓丽, 刘安宁:井冈山大学政法学院,江西 吉安
关键词: 社会工作美国非裔妇女反种族歧视Social Work African-American Women Anti-Racial Discrimination
摘要: 种族歧视是美国社会持续存在的痼疾,由此爆发的反种族歧视活动不胜枚举。其中,非裔妇女扮演的演讲家、社会福利工作者和社会工作者较为引人注目。她们为非裔群体提供社会福利资源,提升群体竞争力,探索种族歧视的根源及解决路径。这种温和的、不发生正面冲突的方式对非裔群体争取平等权利、有效应对种族歧视具有重要的意义。本篇论文采用文献研究法,从社会工作的视角介绍非裔妇女反种族歧视工作的历史,为今天的社会工作从业者介入种族问题、解决种族歧视问题提供借鉴。
Abstract: Racial discrimination is a persistent social chronic disease in American society, which triggered numerous anti-racial discrimination activities. Among them, African women who acted as speakers, social welfare workers and social workers were more noticeable. They provided social welfare re-sources for African-American groups, enhanced group competitiveness, and explored the causes and solutions of racial discrimination. It has an important significance of using such non-frontal con-flict and in a gentle way for African-American groups to fight for equal rights and deal with racial discrimination effectively. This paper introduces the history of African American woman’s an-ti-racial discrimination work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social work by means of literature research, hoping to provide a reference for today’s social workers intervening in racial discrimination and solving racial discrimination problem.
文章引用:陈玉凤, 熊巧巧, 郝晓丽, 刘安宁. 社会工作视角下美国非裔妇女反种族歧视工作的历史与现实意义[J]. 历史学研究, 2022, 10(2): 49-56. https://doi.org/10.12677/OJHS.2022.102008

1. 引言

在美国历史的任何时期,非裔人口都遭受过种族压迫与歧视。时至今日,美国白人警察对黑人使用过度武力的事件仍频繁发生。仅2020年3月至8月,美国媒体曝光了至少8起白人警察武力执法导致非裔公民死亡的事件。其中,乔治·弗洛伊德的死亡引发了全美乃至世界范围的反种族歧视抗议活动。除了和平示威,一些非裔公民因愤怒与无助做出了暴力破坏行为。在非理性抗争面前,意见相左的黑人站出来,呼吁大家采用和平方式,因为暴力反抗只能让黑人陷入更危险的处境。在这一背景下,如何同种族歧视作抗争,成为非裔美国人及学界关注的议题。

在美国历史上,非裔妇女在为非裔人口提供社会福利资源、提升整体素质、进而对抗种族歧视方面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在早期,她们多以社会福利工作者的身份参与反种族歧视,为非裔弱势群体提供社会福利资源,提升非裔群体和社区竞争力。当社会工作在美国高校确立了学科地位,接受了社会工作教育的非裔妇女通过研究或实务活动探索种族歧视的解决路径。

2. 早期非裔妇女的反种族歧视工作

在社会工作产生之前,有社会责任感的非裔妇女以演说家、教育家、社会福利工作者或社区工作者的身份引导非裔群体理性看待种族歧视,利用个人资源或社会捐助建立非政府组织和社区互助组织,保护非裔人口的生命,向非裔儿童、青少年、妇女等弱势群体提供教育、医疗和社会安置服务,提升群体竞争力,争取平等的公民权和选举权。

2.1. 引导非裔美国人理性看待种族歧视

在美国北方州,一些受过良好教育的非裔妇女通过发表演说,引导非裔群体正确看待种族歧视。1831年,玛丽亚·斯图尔特女士(Maria Stewart, 1803~1879)通过演讲向公众指出,“种族、性别和阶级压迫是造成非裔妇女贫困的根本原因 [1]。”她并不满足于仅仅指出问题的根源,还关注如何改变非裔群体的状况,维护非裔公民的权利与利益。她说,“隐忍羞辱,不敢发声,内心埋怨白人是没有用的,因为那样无法改变我们受压迫的状况,我们应该学会维护自己的权利 [2]。” 1867年1月31日,弗朗西斯·艾伦·沃特金斯·哈珀(Frances Ellen Watkins Harper, 1825~1911)在宾夕法尼亚州费城国家独立纪念馆发表演讲,她说:尽管我们贫穷、没有文化、地位卑微,但并不想去迎合或结交费城最骄傲最富有的白人。我们唯一的要求是,请白人把偏见移开,给黑人发展的机会,最重要的是给黑人投票的机会 [3]。这些演讲帮助美国非裔民众了解非裔群体贫困的根源,理性看待种族歧视,并提供了解决途径——争取投票权。

2.2. 构建黑人互助网络

美国非裔社会学家詹姆斯·布莱克威尔(James E. Blackwell)认为,非裔社区的团结互助对提升黑人政治、经济和社会地位,进而战胜种族主义发挥了重要作用 [4]。奴隶制时期,非裔妇女在社区创办了互助协会,为居民提供贫困救助和保险赔偿等福利服务。这些组织是非洲裔美国人维持生存和抵制奴隶制的核心 [5] [6] [7]。奴隶制被废除后,非裔妇女建立了更多的互助组织。从1890至1920年,仅芝加哥市成立了150多个非裔妇女俱乐部 [8]。此外,非裔妇女成立了专门的职业培训、戒毒、城市服务、福利权利和公共教育等地方性组织 [9]。

大多非裔组织的目标是通过提高非裔个人的素质,进而提升非裔社区的竞争力。以槐树街定居点为例,1890年10月,珍妮·波特·巴雷特女士(Janie Porter Barrett, 1865~1948)在弗吉尼亚州汉普顿的住宅里开办文化俱乐部,建立图书馆和操场,开设美食制作、家居手工、印刷与文案、儿童园艺、花果蔬菜展览等课程,并定期举办了社区清洁月。这些活动引导非裔居民采用健康的饮食和生活方式,创造干净卫生的生活环境,提升个人生存技能,进而改变非裔社区整体风貌 [10]。鉴于北方州种族关系相对缓和,巴雷特女士的资金支持不仅来自于非裔群体,也来自于白人群体 [11]。

2.3. 保障非裔士兵及家属的社会福利与心理援助

1917年,美国加入第一次世界大战,社会各界加紧对前线士兵进行战争援助。此时生活在种族隔离之下的非裔美国人该何去何从,成为非裔妇女领导者思考的议题。1918年8月24日,爱丽丝·邓巴·纳尔逊(Alice Dunbar Nelson, 1875~1935)在阿拉巴马州赛尔玛最大的黑人教会发表演讲,表达了倾巢之下无完卵的国家利益至上观念。她说:“如果德意志帝国战胜,这会波及到美国的利益,不仅对白人是一个巨大冲击,对黑人亦是如此。因此,黑人士兵应尽最大努力地服兵役,妻子和母亲们应竭力为前线黑人士兵供应物资。”她的演讲激发了非裔妇女的积极性。演讲结束后,有一百多名女性留了下来,当即建立了达拉斯协会(Dallas County Unit),独立于州政府,对前线黑人士兵及其家庭提供社会福利和心理援助 [12]。

在北方州,非裔妇女可以获得在红十字会工作的机会,与白人女性一起进行战争援助工作。1917年,黑人战争救济组织(The Circle for Negro War Relief)在纽约成立,成员由有色人种和白人组成。该组织在全美范围内得到了民众的响应,短短几个月,设立了60个分支机构,从纽约扩展到美国南部、东部和中西部州。除了提供日常起居用品,非裔妇女还去医院和营地探望士兵,开展卫生和教育讲座,并为归来的士兵提供心理支持 [13]。

2.4. 关心非裔年轻人的未来

全国有色人种妇女协会(the National Association of Colored Women)第一任会长玛丽·丘奇·特雷尔(Mary Church Terrell)认为,解决种族问题的根本策略在于培育优秀的非裔后代。1915年,巴雷特女士在汉诺威县一栋慈善捐助的住宅里创办了弗吉尼亚有色女孩技能学校(Virginia Industrial School for Colored Girls)。这所学校收留了28名获得假释的未成年非裔女孩。这些女孩有的是低能者,有的患有疾病,无家可归,也没有家庭愿意收养她们。学校为每位女孩分配一位大姐姐,引导她们面对新生活。学校提供了园艺、家禽家畜饲养、洗衣、熨烫和制衣等家务技能培训,使之毕业后能在家政领域中获得工作,独立生活 [14]。

教育家弗雷德里克卡·佩里(Fredericka Douglass Sprague Perry, 1872~1943)对孤儿院的非裔儿童给予了关注。在密苏里州堪萨斯未成年人司法系统工作时,佩里发现一些非裔女孩在12岁时被从孤儿院释放出来,但没有享受到家庭安置服务,而是被送到青少年矫正机构,直到17岁。佩里认为,矫正机构的生活环境不适合未成年人的成长 [15]。 1934年,她成立了堪萨斯有色人种姐姐协会(the Colored Big Sister Association of Kansas City),为非裔女孩寻找家庭,并提供教育机会、家政技能和其他职业技能培训,协助她们成长为有健全人格、遵纪守法的公民 [16]。

3. 非裔妇女作为社会工作者参与反种族歧视工作

二十世纪早期,社会工作在美国得到蓬勃发展,黑人院校也着手建设社会工作专业,培养非裔社会工作从业者。1911年,菲斯克大学启动社会工作项目。1920年前后,亚特兰大社会工作学院和塔特尔主教学校社会工作学院相继成立。1926年,北卡莱罗纳州慈善与公共福利委员会下设了黑人社会工作部,每年举行黑人社会工作从业者培训 [17]。奥克斯汀学院成立了全国培训中心,为非裔提供社会服务培训。1940年,霍华德大学开设了社会工作专业 [18]。黑人民权运动取得胜利后,地区或全美范围的社会工作者协会纷纷建立,倡议赋权非裔人口,使之免受经济剥削和文化压迫。较为有名的协会有全美黑人社会工作者协会(1968)和芝加哥黑人社会工作者协会(1969) [19]。

对于非裔社会工作者来说,女性承担了更多的社会职责。她们自身经历过种族与性别双重歧视,懂得如何在白人社会中生存,也更明白如何提升黑人群体 [20]。在提供社会服务时,女性比男性更容易获得服务对象的信任,因此非裔妇女成为反种族歧视领域中社会工作从业者的先锋人物 [21]。在这一时期,她们更加直面美国社会的种族歧视,通过社会工作学术研究或实务活动同种族歧视做抗争。

3.1. 发展社会工作理论,赋权非裔群体

增强权能是一个较为重要的社会工作理论,尽管该理论不是非裔学者所罗门教授(Barbara Bryant Solomon)首先提出的,但她在将这一理论同非裔社区工作的结合上起到了重要的作用。自1960年代末,美国学界开始反思社会工作理论的弊端。以往的社会工作理论将服务对象的问题归因为内在因素,忽视了外在的社会体制问题。1972年,罗洛·梅提出了“权利理论”。由此,学者们开始关注权利概念在社会心理和社会关系中的作用 [22]。1976年,所罗门教授出版了重要论著《黑人增权:被压迫社区里的社会工作》。她认为,社会对黑人群体的负面评价会使该群体降低自我效能感,进而产生强烈的无力感。因此,黑人的社会经历以及社会对他们的污名化,都应被纳入评估范围 [23]。社会工作者应重视对非裔服务对象进行赋权所产生的社会意义。在赋权的过程中,社会工作者与服务对象共同参与一系列特定活动,缓解社会污名化造成的无力感 [24]。

3.2. 发展社区社会工作,建设非裔互助社区

美国非裔社区活动家卢格尼亚·伯恩斯·霍普女士(Lugenia Burns Hope, 1871~1947)认为,社区问题的解决不应依赖于外部力量,应鼓励居民携手解决社区困境。1908年,在亚特兰大一个黑人社区,霍普召集社区居民参与主题为“以邻为贵”的会议,把“睦邻友好互助”作为社区工作的核心,并将社区更名为“邻里联合会”。联合会负责社区内幼儿日托、儿童福利、教育、健康、家庭和个人素质提升。此外,为培养致力于改善非裔社区的社工,1919年,霍普在莫尔豪斯学院成立了社会服务学院,设置了孕妇保健、婴儿口腔卫生、幼儿护理、儿童智力检测、儿童营养、眼睛治疗、结核病预防和社会工作研究方法等课程 [25]。霍普派学生到邻里联盟实习,进行入户家访,对居民需求和社区环境进行评估,进而提供有效的服务。邻里联盟倡导的互助模式取得了良好的效果,因此被其他南方州效仿,并成为“社区建设和种族/性别行动主义的国际典范 [26] ”。

3.3. 关心非裔年轻人应对种族歧视的方式

公平正义是美国社会倡导的教育理念,但在现实生活中非裔人口一直遭受着不公平的待遇。如何引导孩子正确认识这一矛盾,是每位非裔母亲面临的挑战。一位母亲说:“我们教育孩子只要勤奋工作,就会实现社会价值。但我们又需要告诉他们,人们对待黑人是不公平的,你需要面对偏见,有效回应偏见。”北卡莱罗纳州立大学的克里斯托(Crystal M. Hayes)是一名社会工作研究人员,同时也是一位非裔母亲。她对7名非裔母亲进行了个案研究,论证遭受歧视的经历如何影响母亲角色及育儿方式。此外,她以案例的方式分享了非裔少年经常遇到的难题以及解决方法:“当孩子被认为具有偷盗嫌疑,遭受工作人员的监视时,我会告诉他没有必要在这家超市消费,我们有选择的权利。”“我经常跟孩子讲,在公共场合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尤其是同权威部门协商时,一定要采用恰当的方式,因为黑人被监禁或被判长期徒刑的比例远远高于白人 [27]。”

3.4. 关注职业平等

种族歧视是限制非裔教师晋升或造成离职的主要因素。以社会工作为例,尽管社会工作教育的目的是推动个人、家庭和社区在社会福祉方面的公正,但很多非裔女性社会工作教师的遭遇与此背道而驰。2004年,美国社会工作教育协会的研究数据显示,全美高校中社会工作专业共有4365名女性教师,其中黑人女性644人;在白人占主体的高校中,拥有全职工作的黑人女性不足1% [28]。同白人相比,即使她们拥有更高的学历背景,在收入上也存在明显差距 [20]。在共事过程中,非裔妇女更容易被忽视或孤立,难以加入同事的科研项目中,职业上升空间受限,获得终身职位的概率也较低 [29]。

弗吉尼亚联邦大学爱德华认为,要解决上述问题,应改变白人高校黑人女性教职工数量过少的现状。当教员族群足够多元化时,就难以出现一个少数族裔被孤立的情况。2002年,美国社会工作者协会明确指出,社会工作领域应保证人才的多元化。2006年,路易斯维尔大学肯特社会工作学院在人才计划中明确了黑人教师的比例和女性社会工作者的比例 [28]。

4. 美国非裔妇女反种族歧视历史的现实意义

4.1. 用和平的方式抵制种族歧视

纵观美国非裔妇女的反种族歧视历史,核心内容是提升非裔群体的竞争力,争取平等权利,采用了和平、循序渐进的路径。实践证明,和平对抗是最安全也是最为有效的方式;非理性抗争会激化社会矛盾,使非裔抗议者的处境更加危险。这一观点渐渐成为很多非裔美国人的共识。2020年5月29日,在亚特兰大市长新闻发布会上,当地非裔说唱歌手迈克说:“当年,马丁·路德·金博士在这里发表演讲,倡议黑人进行和平抗议,成功推翻了种族隔离制度。今天的非裔人民不要被愤怒冲昏头脑,亲手烧毁我们来之不易的家园。我们要焚毁的不是公共设施,而是种族歧视体制” [30]。6月3日,美国第一位非裔总统奥巴马发布了一条视频:“即使感到愤怒,我们仍要对未来充满希望。改变社会需要每一个人的力量,尤其是非洲裔新生代。1960年代,年轻的马丁·路德·金博士和马科姆·X通过发表激励人心的演说引领大家通过和平方式追求社会正义,成功改变了非裔美国人的社会地位 [31]。”这些历史对今天非裔美国人追求社会公正具有积极的引领作用,而参与骚乱的抗议者被警察拘捕的事实也时刻在提醒非裔美国人和平抗争的重要性。

4.2. 团结不同族裔力量,推动社会变革

历史上,非裔反种族歧视的实践离不开不同族裔社会力量的支持。例如,巴雷特女士不仅争取到了来自非裔群体的支持,也获得了关心青少年健康成长的白人群体的资金支持。1917年,黑人和白人共同建立了黑人战争救济组织。在多方支持下,其影响范围从纽约遍及全美,建立了60个分支机构。如今美国非裔群体的反种族歧视活动仍需要不同族群乃至国际社会的支持。弗洛伊德事件后,一些非洲国家致函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呼吁就种族主义引发的人权暴力问题展开辩论 [32]。在多方努力与推动下,2020年6月17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会议在瑞士日内瓦召开。会上,弗洛伊德的弟弟受邀发表了视频演讲,他强烈要求人权理事会成立专门的委员会,调查美国种族主义暴行和警察暴力。联合国人权高级专员巴切莱特(Michelle Bachelet)在会上表示对系统性歧视进行迅速改革,支持世界各地非裔等有色群体拥有平等的人权和尊严 [33];呼吁世界范围的执法机构进行改革,采取措施解决普遍存在的种族主义问题 [34]。当追求正义成为不同族裔的共识时,团结不同族裔力量推动社会变革将指日可待。

4.3. 发挥社会工作者在公共安全领域中的作用

社会工作自产生以来就与弱势群体产生了密切的联系。经过一百多年的实践,社会工作渐渐得到了美国社会的认可,开始在公共安全领域崭露头角。弗洛伊德事件后,新墨西哥州阿尔伯克基市长凯勒宣布,将由社工来回应那些无关暴力的911求助电话,例如,无家可归、酗酒、吸毒、心理和精神健康等问题。凯勒说,“由警察处理所有911求助电话是不恰当的,因为警察经常简单粗暴地将无关暴力的求助者送进监狱或医院。应根据求助内容分配恰当的人力资源。让社工处理无关暴力的案件,警察则集中精力处理犯罪事件 [35] [36] [37]。”此外,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议会议员也提出了类似的议案,建议社工代替警察来回应非暴力的服务请求。6月1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达拉斯圆桌会议上说,我们将推行试点项目,允许社工同执法人员合作 [38]。6月16日,特朗普签署了关于警察系统改革的行政令,引入社会工作力量,建立共同回应机制 [39],回应精神问题人员、流浪人口和吸毒者 [40]。美国警察系统接纳社工力量,执法人员与社工合作,共同回应公共安全问题,将有助于降低种族暴力事件的发生频率。

5. 结束语

面对种族歧视和暴力,非裔美国人将通过何种途径进行有效对抗,进而推动美国社会结构性变革以结束种族歧视,是美国社会棘手的难题。从非裔妇女参与反种族歧视活动的历史来看,和平抗议是保护非裔生命、争取平等权利的有效方式。从制度上推动美国社会结构性改革,需要团结不同族裔的力量,更需要国际社会的支持。当社会主流思想更加包容更加公正,社会变革将更容易实现。再次,在预防种族暴力事件上,应建立社会工作从业者与警察共同回应的合作机制。社会工作从业者负责无关暴力的911求助电话,可以有效预防种族暴力事件的再次发生。如今,美国社会仍然频现种族歧视事件,正如美国非裔妇女学者谢丽尔·汤森·吉尔克斯(Cheryl Townsend Gilkes)所言,反种族压迫是一项任重道远的任务,需要几代人的不懈努力。在多重压力下,美国社会结构性种族歧视是否能够获得实质性变革,是一个拭目以待的问题。

致谢

对参考文献中给予转载和引用权的资料、图片、文献、研究思想和设想的所有者,表示感谢。

基金项目

本篇论文是井冈山大学博士科研启动项目的阶段性研究成果(课题编号:JRB1706)。

参考文献

[1] Carole, R.M. and Seung-Kyung, K. (2013) Feminist Theory Reader: Local and Global Perspectives. Routledge, New York.
[2] Patricia, H.C. (2000) Black Feminist Thought: Knowledge, Consciousness, and the Politics of Empowerment. Routledge, New York.
[3] Eric, G. (2017) Frances Ellen Watkins Harper’s “National Salvation”: A Rediscovered Lecture on Reconstruction. http://commonplace.online/article/vol-17-no-4-gardner
[4] Blackwell, J. (1985) The Black Community: Diversity and Unity. 2nd Edition, Harper & Row, New York.
[5] Davis, T.J. and Webber, T L. (1980) Deep Like the Rivers: Educa-tion in the Slave Quarter Community, 1831-1865. The Journal of Negro Education, 48, 550-552.
https://doi.org/10.2307/2295148
[6] Filomina, C.S. (1981) The Black Woman Cross-Culturally. Schenkman, Cambridge.
[7] Sterling, D. (1984) We Are Your Sisters: Black Women in the Nineteenth Century. W.W. Norton, New York.
[8] Knupfer, A.M. (2003) African-American Women’s Clubs in Chicago, 1890-1920. https://www.lib.niu.edu/2003/iht1020311.html
[9] Maxine, B.Z. and Bonnie, T.D. (1993) Women of Color in U.S. Society. Temple University Press, Philadelphia.
[10] Hansan, J.E. (2011) Locust Street Settlement House. Social Wel-fare History Project. http://socialwelfare.library.vcu.edu/settlement-houses/locust-street
[11] Carlton-Laney, I. and Alexander, S.C. (2001) Early African American Social Welfare Pioneer Women. Journal of Ethnic and Cultural Diversity in Social Work, 10, 67-84.
https://doi.org/10.1300/J051v10n02_05
[12] Barbara, M. and Caroline, G. (2006) Post-Bellum, Pre-Harlem: African American Literature and Culture. New York University Press, New York.
[13] Emmett, J.S. (2016) The Amer-ican Negro in the World War. Underwood & Underwood, New York.
[14] Virginia Commonwealth University. Vir-ginia Industrial School for Colored Girls. https://socialwelfare.library.vcu.edu/organizations/the-virginia-industrial-school-for-colored-girls
[15] Bruce, A., Thyer, B.A., Wodarski, J.S., Myers, L.L. and Harrison, D.F. (1992) Cultural Diversity and Social Work Practice. Charles C Thomas Publisher, Springfield.
[16] Wilma P.W. (1989) Black Women and American Social Welfare: The Life of Fred-ericka Douglass Sprague Perry. Affilia, 4, 33-44.
https://doi.org/10.1177/088610998900400104
[17] Gary, R.B. and Gary, L.E. (1994) The History of Social Work Education for Black People 1900-1930. Journal of Sociology & Social Welfare, 21, Article 7.
[18] Rasheem, S. and Brunson, J. (2018) She Persisted: The Pursuit, Persistence and Power of African American Women in Social Work Graduate Programs at Historically Black Institutions (HBI). Social Work Ed-ucation, 37, 378-395.
https://doi.org/10.1080/02615479.2017.1401603
[19] National Association of Black Social Workers. Mission Statement. https://www.nabsw.org/page/MissionStatement
[20] Lewis, G. (1996) Situated Voices: “Black Women’s Experience” and Social Work. Feminist Review, 53, 24-56.
https://doi.org/10.1057/fr.1996.16
[21] Carlton-Laney, I. and Alexander, S.C. (2001) Early African American So-cial Welfare Pioneer Women: Working to Empower the Race and the Community. Journal of Ethnic and Cultural Diver-sity in Social Work, 10, 67-84.
https://doi.org/10.1300/J051v10n02_05
[22] Solomon, B.B. (1987) Empowerment: Social Work in Oppressed Communities. Journal of Social Work Practice, 2, 79-91.
https://doi.org/10.1080/02650538708414984
[23] Solomon, B.B. (1976) Black Empowerment: Social Work in Oppressed Communities.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New York. https://eric.ed.gov/?id=ED149005
[24] Petite-Manns, W. (1978) Black Empowerment: Social Work in Oppressed Communities. Social Service Review, 52, 157.
https://doi.org/10.1086/643608
[25] Reed, L. and Rouse, J.A. (1991) Lugenia Burns Hope, Black Southern Re-former. The American Historical Review, 96, 266.
https://doi.org/10.2307/2164220
[26] Iris, C.L. and Sandra, C.A. (2001) Early African American Social Welfare Pioneer Women. Journal of Ethnic & Cultural Diversity in Social Work, 10, 67-84.
https://doi.org/10.1300/J051v10n02_05
[27] Hayes, C.M. and Casstevens, W.J. (2017) Everyday Rac-ism in Black Mothers’ Lives: Implications for Social Work. Social Work Chronicle, 6, 11-27.
[28] Edwards, J.B., Bry-ant, S. and Clark, T.T. (2008) African American Female Social Work Educators in Predominantly White Schools of So-cial Work: Strategies for Thriving. Journal of African American Studies, 12, 37-49.
https://doi.org/10.1007/s12111-007-9029-y
[29] Schiele, J.H. (1992) Disparities between African-American Women and Men on Social Work Faculty. Affilia—Journal of Women & Social Work, 7, 44-56.
https://doi.org/10.1177/088610999200700304
[30] A Broken Red Pen (2020) Rapper Killer Mike Tearfully Tells Atlanta Protesters: “I Am Tired of Seeing Black Men Di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VG9u_FRshA
[31] CTV News (2020) Watch Barack Obama’s Full Speech on the George Floyd Protests in the United States.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0ui923iXlKU
[32] Lisa, S. (2020) George Floyd’s Death Sparks Calls for UN Debate. https://www.voanews.com/usa/race-america/george-floyds-death-sparks-calls-un-debate
[33] Colin, D. (2020) George Floyd’s Brother to U.N. Human Rights Council: I Am Asking You to Help Us. https://www.npr.org/sections/live-updates-protests-for-racial-justice/2020/06/17/879433531/george-floyds-brother-to-u-n-human-rights-council-i-m-asking-you-to-help-us
[34] Daniel, D. (2020) “I am My Brother’s Keeper”, Philonise Floyd Tells UN Rights Body, in Impassioned Plea for Racial Justice. https://news.un.org/en/story/2020/06/1066542
[35] Christina, R. (2020) Mayor Keller Announces Creation of Albu-querque Community Safety Department. https://www.kob.com/albuquerque-news/mayor-keller-announces-creation-of-albuquerque-community-safety-department/5760086/:%202020-06-15
[36] Alex, H. (2020) Albuquerque Will Begin Sending Unarmed Social Workers in Re-sponse to Some 911 Calls. https://www.thedenverchannel.com/news/america-in-crisis/albuquerque-will-begin-sending-unarmed-social-workers-in-response-to-some-911-calls
[37] Susan, M.B. (2020) Albuquerque Proposes New Agency amid Calls for Police Reform. https://apnews.com/99f7793c72be31639eb7ead4c016fc5f
[38] Max, C. (2020) Trump Says He’s Finalizing Executive Order on Police Reform. https://www.politico.com/news/2020/06/11/trump-executive-order-police-reform-314210
[39] CNN (2020) Read: President Trump’s Executive Order on Police Reform. https://edition.cnn.com/2020/06/16/_politics-zone-injection/trump-police-reform-eo/index.html
[40] Xinhua News (2020) 3rd LD Writethru: Trump Signs Executive Order on Policing. http://www.xinhuanet.com//english/2020-06/17/c_1391444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