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数字乡村建设模式及发展战略研究
Research on the Construction Mode and Development Strategy of Hunan Digital Village
DOI: 10.12677/SD.2022.123065, PDF, HTML, XML, 下载: 47  浏览: 125  科研立项经费支持
作者: 姜锦华, 谢新梅, 彭新宇, 李霖静, 邢振宇, 王思梦, 王梦婷:长沙理工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湖南 长沙
关键词: 数字乡村乡村振兴数字乡村平台Digital Village Rural Revitalization Digital Village Platform
摘要: 近几年,在国家推动乡村振兴战略的总目标下,中共中央、国务院提出大力发展农村数字经济、加快数字乡村建设、推动传统农业转型;农业农村部也明确指出加快数字农业农村建设、数字为乡村振兴赋能等。为积极响应国家乡村振兴政策的号召,团队深入乡村进行实践调研,发现乡村目前在经济建设和基础设施建设以及人才保护上均存在着一定的困难,为此,团队积极探索乡村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建设模式,提出了可持续化发展的“数字乡村平台”,分别从内部、资源整合、外部三个方面分别来进行建设,致力于为乡村振兴建设贡献一份微薄之力。
Abstract: In recent years, under the general goal of the national strategy of promoting rural revitalization, the CPC Central Committee and the State Council have proposed to vigorously develop rural digital economy, accelerate the construction of digital countryside and promote the transformation of traditional agriculture; The Ministry of agriculture and rural areas also clearly pointed out that accelerate the construction of digital agriculture and rural areas and enable digital agriculture to revitalize rural areas. In order to actively respond to the call of the National Rural Revitalization policy, the team went deep into the countryside to conduct practical research and found that there are certain difficulties in rural economic construction, infrastructure construction and talent protection. Therefore, the team actively explored the construction mode of rural economic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and put forward the “Digital village platform” for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carried out from internal, resource integration and external construction respectively, and are committed to contributing a modest force to the revitalization of rural construction.
文章引用:姜锦华, 谢新梅, 彭新宇, 李霖静, 邢振宇, 王思梦, 王梦婷. 湖南数字乡村建设模式及发展战略研究[J]. 可持续发展, 2022, 12(3): 606-612. https://doi.org/10.12677/SD.2022.123065

1. 引言

2019年5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数字乡村发展战略纲要》。纲要表明“数字乡村是伴随网络化、信息化和数字化在农业农村经济社会发展中的应用,以及农民现代信息技能的提高而内生的农业农村现代化发展和转型进程,既是乡村振兴的战略方向,也是建设数字中国的重要内容” [1]。

为了顺应这一时代潮流,贯彻落实中央和地方政策,团队展开了多次下乡调研。经过调查,村级行政单位拥有自身详细、公开基础数据库的村基本上很少。而中国目前村级以及镇级行政单位在人力资源极度缺乏与财政权缺失的状况下,未建立完善的自身的新媒体推广平台。平台的建立能够促进乡村治理现代化,依托数字乡村基础设施建设,通过整合各类数字信息资源,激发多元主体共同参与,实现乡村治理的现代化和智能化 [2]。因此,如何建立一个可规模化发展的数字乡村平台成为了当前最紧迫的事情。

2. 湖南省数字乡村建设过程中存在的问题

(一) 村民生活状况

1) 生活基础设施急需改善

通过调查湖南部分村落发现,大多数村内生活基础设施还有待改善 [3],如部分路边未设有路灯,村民夜晚出行较为困难,有安全隐患;乡村附近无市场或商场,购买新鲜水果、蔬菜以及肉蛋等需要到镇上,出行较为不便。水利设施部分年久未修,影响使用;环卫设施尚未健全,垃圾收集点数量少,清理周期长。

2) 来往交通不便利

通过调查发现,湖南许多乡村的交通不够便利。村民们的主要交通工具——公交,大概是1~2小时一趟,在此基础上,同一路公交一天基本上只有来往的一班。并且无法准时预测公交到达乡村的时间。

(二) 财务信息管理

会计政策更新变革较快,很多村落在会计记账方面存在较大问题,以下分析以团队主要调研的村落为例:

1) 会计科目设置问题

a) 会计科目仍沿用旧时科目,未进行更新,例如:“营业费用”未更新为“销售费用”。

b) 科目设置分类不清。管理费用、营业费用、福利费等科目混杂。

c) 科目设置过于细节化,导致科目繁多冗杂。

2) 账务核算管理问题

会计报表中,《资产负债表》与《收益及收益分配表》的“本年收益”、“收益分配”勾稽关系不相符。在建工程项目竣工后,未按《农村集体经济组织会计制度》规定,将验收合格的完工工程结转至“固定资产”“公积公益金”科目。

3) 工程项目管理问题

项目中标人、合同订立人均系自然人,但未见其施工资质,发票开具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发票管理办法》规定不相符;完工后的项目图片缺少已验收并结算的单项工程;工程结算均按工程预算单价计算,完全抛开了中标人的投标报价,使得招投标程序流于形式;结算工程量大于预算工程量无任何原因说明。

4) 人员操作问题

a) 就职人员费用报销混乱,多采用预支行为,致使现金账目混乱,易发生不实事件。

b) 工作人员知识储备不够,不足以支撑目前的工作。

(三) 乡村资源保护

通过走访乡村发现,村民对于乡村的自然资源以及人文资源等并未进行一个有效的保护。究其原因是村民并无资源保护的意识,因此许多建筑、农业资源等纷纷呈现一个比较败落的状态。以乡村建筑资源为例:许多特色民族房屋建筑的墙体老化,屋顶破落,杂草丛生,饱经风霜至今已无人居住,因此也无人保护。

(四) 村庄宣传情况

1) 村民意识薄弱

乡村营销观念普及率差、渠道少、方法简单,营销理念尚未完全形成。主要原因是村民在宣传乡村方面意识薄弱且知识文化水平较低,没有能力进行营销操作。

2) 缺乏营销策略

在宣传村落方面,村民大多缺乏规划和整体营销策略。村民不了解、不重视市场,对外面接触较少,具有盲目性,导致效益差,更无有力的营销策略。

3) 相关知识匮乏

大多数村落过度依赖外界参与营销。虽然村民大多表示愿意参与村落宣传,但团队在为村委会搭建抖音平台时,村主任表示并不会运营,也没有专人负责运营,宣传工作一度停滞。

4) 人才缺乏

人才振兴在五大振兴中占据重要位置,对其他四个振兴发挥着牵引性、支撑性作用。但组织带头人培养和党员发展问题仍需着力。大多数村落劳动力严重缺失,留守老龄化;村级产业发展带头人缺失;农业技术人才严重缺乏;师资力量严重不足。

3. 湖南省数字乡村建设发展模式构建

针对湖南省数字乡村建设过程中存在的一系列问题,我们构建出了湖南省数字乡村平台的发展模式 [4] [5],以期能够达到规模化可持续发展(见图1):

Figure 1. Digital village platform

图1. 数字乡村平台

(一) 对内

1) 村民信息

a) 人口管理

对本村落内的村民资料信息进行整合与管理,包括固定人口管理、流动人口管理、人口年龄构成、受教育程度、育龄妇女信息、重大疾病管理、服兵役信息等方面。村庄村民居住分散、家庭情况复杂是乡村信息统计数据不全面的主要原因。而人口管理资料信息的收集与数字平台的建立,有助于管理人员对该村庄居民的行为动态进行更深入的了解,对潜在的居民问题可以更加细致地分析并解决,方便管理部门查阅、维护和管理人口信息,从而做出针对性的管理策略。

b) 家庭情况管理

家庭情况管理是针对于家庭固定资产信息、计划生育管理、子女就学信息、房屋处置登记管理等以家庭为基本单位的管理模块。在家庭情况管理模块主要以可视化数据呈现,以柱状图、扇形图、面积图等的形式表现出来。数据可视化的方式为村民们提供了一种清晰的交流方式,使得村庄管理人员能够更快地了解和处理家庭信息,系统治理管辖。

c) 村务管理

村务管理即对村落内部发生的重大事务和日常事务进行管理,包括村落基础建设管理,公共设施管理、事件管理、事务所需文件管理、村委会管理、土地资源管理、集体财产管理等。数字平台里的村务管理主要是对村落内发生的重大紧急事务或者日常事务进行记录与解剖,对村庄事务活动的实时监视和跟踪等方面的数字信息化管理,对大多数村庄都具有通用性。村务管理由村委会管理人员管理,进行村务数据的录入、编写、修改、汇总等。

2) 财务平台

国家对村级投入特别是扶贫资金投入规模大、类别多、政策性强、监督检查严、社会关注度高, 因此, 加强村庄财务管理、规范村级会计核算尤为迫切。财务管理是对人口管理、家庭情况管理和村务管理过程、以及其他服务过程中产生的各种费用进行管理,主要包括数字查询、监督管理、财务核算、资金结转等,同时在数字平台上将进行统计与分析。

财务平台业务概括为收入管理和支出管理两大模块,并且及时更新,可以随时查询。相关财政数据在平台上透明、公开、安全,保障村民的合法权益。数字平台财务模块在给村庄带来财务管理效率提升的同时,还在财务数据的搜集、财务数据的处理、财务数据的分析、财务信息的传输储存、财务信息用户信息的识别等方面进行严格的把控过关。

(二) 对外——新媒体推广

1) 网站

网站是一个数字信息的集大成者,网络宣传有“三全”——全方位、全天候、全世界。利用网站可以宣传村庄的方方面面,不用担心时间、版面以及范围的限制。

数字乡村平台内含有村庄官方网站地址,在网站内根据该村庄的实际情况设置了村庄基本情况、村庄特色产业、村庄人文之美、村庄生活之趣四个主界面。

村庄基本情况:介绍村庄现如今的基本情况,包括地理位置、发展情况、人口信息、周边环境等,让参访者对该村落有一个大概的、整体的认识与了解。

村庄特色产业:挖掘并利用该村庄的特色资源,深入开展产业融合提升行动,创新发展特色产业,实现“一村一产业,一村一特色”,不断提高村庄的吸引力、竞争力和影响力。

村庄人文之美:通过扎实举措不断塑造村民心灵之美,培育农村乡风之美,延续乡村人文之美,构建镇村和谐之美,在共建共享中不断增强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村庄生活之趣:记录村庄当地即时发生的一些趣事逸事,时实事件,居民的生活现状及动态展示。体现基层生活、农村产业、人文风貌的吸引力。

2) 微信公众号

微信用户数量庞大,推广方式多元化。微信公众账号让粉丝的分类更加多样化,可以通过后台的用户分组和地域控制,实现精准的消息推送。村庄微信公众号定期推送村落相关文章,分享乡村发展动态,展示村庄独特魅力,增强乡村建设的影响力。

3) 抖音

在抖音、小红书等平台开设村庄账号,结合乡村目前发展情况,打造一档持续追踪记录的乡村日常动态、风景美食、地方特色的专属栏目。并通过抖音等短视频平台直播带货这一功能,形成“互联网+农业”产业链,让当地村民农户当主播,对自己种植、养殖的农特产品进行线上的直播带货,加强对农产品的安全管理、健康检测、运输保障,既让农户开心,也让消费者放心。

(三) 资源整合部分

资源整合部分为数字平台三大主板块之一,在数字平台中发挥乡村资源的采集、整理、推广、申报的作用。资源整合部分主要下分为三大副板块,分别是乡村农业文化遗产 [6]、乡村非文保古建筑、乡村景观三类,对乡村资源进行活化和利用,为村落的振兴提供了新的思路与路径。

1) 农业文化遗产

农业文化遗产板块提供的服务为数字化农业文化遗产保护、推广、申报技术服务。主要分为两个服务内容:第一个内容是村内已经申请中国重要农业文化遗产的项目提供的保护与推广服务;第二个内容是为村内潜在的准备申报中国重要农业文化遗产的项目提供申报的技术服务。

a) 农业文化遗产推广

① 遗产特征:遗产特征从起源与演变的历史、农业特征、生态特征、景观特征、技术体系、知识体系、文化特征、创造性和独特性等角度进行描述。

② 遗产价值:遗产价值从生态价值、经济价值、社会价值、科研价值、示范价值和教育价值六个角度进行描述,深入挖掘该遗产的多方面价值。

③ 保护与发展的总体策略:保护与发展的总体策略具体可分为保护发展的目标、保护发展的原则及区域范围与功能区划分。

b) 农业文化遗产申报

① 申报对象

农业文化遗产是指人类与其所处环境长期协同发展中创造并传承至今的独特农业生产系统。可申报对象包括但不限于传统农业耕作技术与经验、传统农业生产工具、传统农业生产制度、传统农耕信仰、当地特有农作物品种。

② 申报条件

参与申报的农业文化遗产应在活态性、适应性、复合性、战略性、多功能性和濒危性方面有显著特征,具有悠久的历史渊源、独特的农业产品,丰富的生物资源,完善的知识技术体系,较高的美学和文化价值。

③ 申报流程

县级人民政府为申报主体,鼓励同类遗产进行联合申报。省级农业农村部门对照申报条件进行审核筛选,在规定日期内将推荐项目纸质版和电子版申报材料报送农业农村部。农业农村部组建由各方专家参加的评审委员会对推荐项目进行审核,确定候选项目名单进行公示;并组织相关领域专家实地调研候选项目,结合规划编制质量、现场考察等情况进行综合评估,认定并公布结果。

2) 乡村非文保古建筑

乡村非文保古建筑板块提供的服务是为村落建筑建档,并为此类建筑提供保护和活化建议。该板块包括数据库、实地旅游 [7] 两部分。

a) 数据库

① 介绍:主要包括建筑的历史背景、使用情况,以及建设风格。

② 展示:主要为建筑的总体、局部的影像展示,以及一些建筑手绘图。

③ 美文:主要起到收集、展示该建筑相关文章的作用。游览者可以向网站进行投稿,由昔舍暖村组织对来稿进行筛选展示。

b) 实地旅游

① 路线规划:考虑到该村一般交通不发达,能搜集到的交通讯息很少,特为游客提供游览建筑所在村的交通线路规划,结合游客游览的景点意向,推出最便捷的方案。

② 食宿推荐:非文保建筑所在的村落普遍为非旅游村,所以游客游览的食宿较难解决。昔舍暖村组织将联络当地的村民,商讨价格,提供标准化的服务。

③ 博主分享:考虑到大多数人出行都会提前做攻略,特开设博主分享版块,供未游玩的人进行参考,也给游览过的人一个发表见解的通道。

3) 乡村景观

该板块挖掘每个村落自己独有的价值,为每个村落规划一条属于其自己独有的发展路线,并对其进行全方面的改造和包装,向外推广、进行宣传,建立起村落与市场大众间的一条信息化桥梁,从而达到助力乡村振兴、打通村落与市场之间的信息隔阂,实现信息互通的目的。美育乡村提供的服务分为村落建设和村落改造两部分。

a) 村落建设

① 建设情况:建设情况包括该村落的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和社会建设。

② 建设问题:建设问题的来源渠道为团队调研和村民反馈。

③ 改良建议:改良建议将围绕建设问题进行提出。

b) 村落改造

① 改造设计:改造设计板块由设计艺术学院的同学实地考察后,出具调研报告,对其中需要改造的部分提出改造的建议。

② 改造情况:对改造情况进行实时跟进,村民或其他社会人士可以监督改造的实施。

③ 我要献策:我要献策为互动板块,村民或其他社会人士可以通过该板块,对村落的改造提供多方面的建议。

4. 结语

乡村振兴战略是我国新时代一项关乎民生的伟大战略,这不仅关系到我国乡村发展的何去何从,而且对于解决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具有重大意义。再结合现代社会数字化、信息化的快速发展,加快数字乡村建设是实现乡村振兴不可或缺的有效途径,有利于建立起乡村与城市的连接渠道,进一步维护社会稳定。然而,目前乡村建设仍存在基础设施建设不完善、领导班子管理混乱、工作人员知识储备不够、缺乏可持续发展的立定点、缺少相关农业部门的支持等问题。针对以上问题,团队提出了可持续发展的“数字乡村平台”,目前此平台已在油溪桥村得到了一定的应用,运行良好。但对于平台的推广,仍需加强村民对于信息化的接受能力和大众认可度。

致谢

感谢湖南省大学生创新创业训练项目(项目号20210099)给予我们经费资助!

参考文献

[1] 陆岷峰, 徐阳洋. 低碳经济背景下数字技术助力乡村振兴战略的研究[J]. 西南金融, 2021(7): 3-13.
[2] 任敏. 基于“互联网+”的数字乡村发展现状及路径研究[J]. 轻工科技, 2021, 37(7): 124-125+134.
[3] 赵春苗. 加快数字乡村建设 助力乡村振兴[J]. 农家参谋, 2021(11): 1-2.
[4] 韩瑞波. 敏捷治理驱动的乡村数字治理[J]. 华南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21, 20(4): 132-140.
[5] 陈一明. 数字经济与乡村产业融合发展的机制创新[J]. 农业经济问题, 2021(12): 81-91.
[6] 赵京鹤, 吴传强, 徐可. 数字乡村: 深化乡村振兴战略 助力农业农村现代化[J]. 中国自动识别技术, 2021(3): 54-57.
[7] 杜泽. 数字乡村让智慧旅游焕发新生机[J]. 中国信息界, 2021(3): 56-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