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语标记“你看吧”语用及篇章分析
Pragmatic and Textual Analysis of Discourse Marker “Ni Kan Ba (你看吧)”
DOI: 10.12677/ML.2022.106185, PDF, HTML, XML, 下载: 30  浏览: 99 
作者: 魏文文:上海师范大学,对外汉语学院,上海
关键词: 话语标记你看吧语用条件篇章功能Discourse Markers Ni Kan Ba (你看吧) Pragmatic Conditions Textual Function
摘要: 话语标记“你看吧3”表示对事件必然发生的推测或决心,用于非现实性事件,因此不同于话语标记“你看”与语气词“吧”的简单组合。它多用于对话中且分布位置比较灵活,可以位于话轮开头、话轮中间或话轮末尾。其语用必须满足非现实性和高确信度两个条件。语篇功能包括承接功能、总结功能以及比较突出的交互认知功能。
Abstract: Discourse Marker “Ni Kan Ba (你看吧)” indicates speculation or determination about the inevita-ble occurrence of events. It is used for unrealistic events. Therefore, it is different from the simple combination of discourse marker “Ni Kan (你看)” and modal particle “Ba (吧)”. It is mostly used in conversation and its distribution position is flexible. It can be located at the beginning, middle or end of the turn. Its pragmatics must meet two conditions: unreality and high reliability. Textual functions include undertaking function, summarizing function and prominent interactive cognitive function.
文章引用:魏文文. 话语标记“你看吧”语用及篇章分析[J]. 现代语言学, 2022, 10(6): 1390-1395. https://doi.org/10.12677/ML.2022.106185

1. 引言

小句“你看吧”在现代汉语中使用较多,但在不同语境中其意义与功能有很大差别。例如:

(1)中午时分,在喜棚底下大摆筵宴。嗬,你看吧!每桌上五个冷荤:金鸡报晓大拼盘、酥腱子、酱口条、香菇腐竹、拌肚丝。(霍达《穆斯林的葬礼》)

(2)他踌蹰了半天,才搭讪着说:“我这一病就累了你半月,心里急得很,只是病到身上由不得人。这会才算好了,我明天搬来吧!”

三喜仍然很正经的跟他说:“你看吧!不敢勉强,身体要紧!”(人民日报1947)

(3)“你提得好,很对,我坚决改正。你记住今天的日子,下回你来看吧!如果我没有改正,我再也不提要离开爸爸了。你看吧!我说到做到。”(莫应丰《将军吟》)

例(1)中的“你看吧”属于“你看”的观察义,这里的“你看吧”可以替换为“你看”且句意大致相同,因此可以视为“你看”与语气词“吧”的简单组合。例(2)中说话人通过“你看吧”来让对方做决定,体现了说话人无奈或无所谓的态度,此处的“你看吧”不能简单地视为“你看”与“吧”的组合,而与动词“看”所表达的“取决于、决定于”的意义密切相关。陈振宇、朴珉秀(2006) [1] 总结出后接陈述句或反问句的“你看”只强调客观事实、提请注意,属于现实标记,具有现实客观性。而例(3)中的“你看吧”表示对事件必然发生的推测或决心,用于非现实性事件,因此这里的“你看吧”视为“你看”与“吧”的组合也不够恰当。

通过对“你看吧”语料的检索与分析,我们根据功能与表达特点的不同,把形式相同的“你看吧”分为三类:功能与“你看”大致相同,可以视为“你看” + “吧”简单组合的为“你看吧1”。表达说话人让对方做决定的无奈或无所谓的态度为“你看吧2”。表示对事件必然发生的推测或决心,用于非现实性事件的为“你看吧3”。本文主要讨论第三种情况。例(3)中的“你看吧3”作为独立的小句,本身没有具体的概念意义,删去后不影响原句意思的表达,主要突出说话人特定的态度或情感,因此“你看吧3”属于典型的话语标记。

目前,有关话语标记“你看”的主观化及其功能的相关问题逐渐成为学界关注的热点话题,而小句“你看吧”的特殊用法尚未引起普遍的关注。徐高嵩(2015) [2]、王婷婷(2016) [3] 都提到了“你看吧”的特殊用法,但都没有对其做进一步研究分析。本文通过分析大量语料,总结出用于未然事件的“你看吧3”的分布、语用条件以及语篇功能,从而更好地对形式相同而意义不同的各类“你看吧”进行准确区分与灵活运用。

本文语料均来自北京语言大学BCC语料库和北京大学CCL语料库。

2. “你看吧3”的语篇分布

“你看吧3”主要在对话中使用且分布上比较灵活,通过对相关语料的筛选与分析,我们发现话语标记“你看吧3”可位于话轮之首、话轮中间以及末尾,但这三种分布的出现频率有很大差别。

2.1. 话轮之首

“你看吧3”位于话轮之首时,其后多为说话人依据特殊的经验、已知的事实做出的确定性推测或表达说话人的决心。当说话人通过“你看吧”做出主观且确定的推测时,往往会有相应的现实作依据,此时的推测依据是说话人已知的信息或上一话轮中明确的信息,因此不需要在“你看吧”前重复说明,多为“你看吧 + 推测结果”的形式。在我们检索得到的语料中,此类情况占“你看吧3”总用例的23%。例如:

(4)在我们说话的工夫,三头鹿走远了一点儿。我说:“好啦,你看吧,鹿要是走掉了,就别想找到了。趁鹿还没有受惊,开枪吧。”老头子拿起了枪。我们就悄悄追上去。(钦吉斯·艾特玛托夫《白轮船》)

(5)周根兴看到床上放着的新棉被,心里很感动,他逢人便笑着说:“一生没盖过这么好的被,现在要找个对象也不难了。”他拉住沈富兴说:“你看吧,我不给你丢脸,保证以后一个月干二十八天活!”(人民日报19570217)

例(4)表达说话人的确定性推测的内容,“鹿一旦走了就很难再找到”的推测所依据的是说话人的狩猎经验。除此之外,“你看吧”也常用来表达说话人未来一定达成某事的决心,如例(5)。

2.2. 话轮中间

“你看吧3”位于话轮中间时,前一部分多为确定性推测的依据,这些依据大多为已经发生的事实,也有说话人临时做出的条件假设。因此多为“现实/假设依据 + 你看吧 + 推测结果”形式。在我们检索得到的语料中,此类情况占“你看吧3”总用例的70%。例如:

(6)“为了节电,商店霓虹灯取消了,马路上的红绿灯取消了,公共汽车和电车傍晚六点就停驶了。你看吧,一步一步会紧起来的,假把戏是要露出真原形来的。”(王火《战争和人》)

(7)桑乔接着说,“如果我当上一个有油水的总督,咱们从此就翻了身,难道你觉得不好吗?我要把玛丽·桑查嫁给我选中的人,你看吧,到时候人们就会称你为‘唐娜特雷莎·潘萨’。不管那些贵夫人如何不愿意,你去教堂的时候都可以坐在细毯制的坐垫上,还有绸子。”(塞万提斯《堂吉诃德》)

当推测所依据的现实或条件是听话人不清楚的或说话人想要强调的,那么说话人在做出推测前往往会先明确这些现实或假设的依据。例(6)说话人做出的“一步步会紧起来”的推测所依据的是位于话轮之始的现实情况。而例(7)的推测则是以“如果当上总督”这一假设为依据的。

2.3. 话轮末尾

说话人根据已知现实或经验做出确定性推测后,通过“你看吧”来提高推测结果的可信度和说服力。因此前一部分为推测结果,多为“推测结果 + 你看吧”形式。在我们检索得到的语料中,此类情况占“你看吧3”总用例的7%。例如:

(8)“我不同意,他就骂起来,‘当了官,忘了本,糟蹋军费你不心疼,我……我……我也造反了!’跳起来喊,喊完就走了。”

“唉!这个人哪,总不接受教训。”

“他要碰鬼的,你看吧!”(莫应丰《将军吟》)

(9)“您觉得怎样?”她问他。

“更坏了,”他好容易才说出来。“痛呀!”

“什么地方痛?”

“到处。”

“今天就会完结了,你看吧。”玛丽亚·尼古拉耶夫娜说。(列夫·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

例(8)说话人根据前一话轮“他骂起来、不接受教训”等现实情况,做出“他会碰到鬼”这一推测。例(9)说话人根据个人经验得出“今天就会完结”这一推测。话轮末尾的“你看吧”都加强了推测的确信度。

3. “你看吧3”的语用条件

3.1. 非现实性

现实性指已经或正在发生和实现的事情,而非现实性一般指可能发生或假设发生的事情。石毓智(2001) [4] 提出“非现实句”是没有在外部世界中发生的事件,但是表示现实事件的可能性。我们发现“你看吧3”只适用于非现实句,具有非现实性,句中常出现“将来、会、到时候、总有一天、要”等非现实性词语。例如:

(10)“直到现在,咱们党委内部,不还有人不服气吗?唉!你千万别出错呀!你出了错,不是你一个人的问题,是给咱们党提倡领导干部知识化、专业化的政策上抹了黑啦!到时候,你看吧,说啥难听话的都有。”(张贤亮《浪漫的黑炮》)

(11)“闹有闹的好处,也不是全要不得。只是太过分了,那可不成!你看吧,他们总有一天要狠狠地摔下来的!他们之中,也是各色米养各样人,其中有一个蒋介石,就有点考究。”(欧阳山《三家巷》)

例(10)和例(11)中的“到时候”、“总有一天”都属于非现实性的词语,句中说话人所描述的“说难听的话”、“狠狠地摔下来”等情况也都是当下并没有发生的未然性事件。如果,把例句改为“你看吧,现在说啥难听话的都有”、“你看吧,他们已经狠狠地摔下来了”,此处的“你看吧”功能与“你看”大致相同,已经不再是表确定性推测或决心的“你看吧3”。

3.2. 高确信度

李思旭(2017) [5] 指出说话人在表达自己的认知立场时,建立在主观感受而非客观依据基础上的认识,必然存在确信度的差异。郭锐(2000) [6] 把说话人对问句的命题部分相信为真的程度设置了五个确信度等级:全确信度、高确信度、中确信度、低确信度和零确信度。通过对语料的分析,我们发现“你看吧3”所在例句全部属于高确信度的表达,句中常出现“必然、非……不可、一定、肯定、早晚、保准”等表确定性推测的副词。例如:

(12)“你这鬼,会当真有一天变疯了吗?”

“你看吧,别个把你从我手中抢去时,我非疯不可。”(沈从文《阿黑小史》)

(13)“谁有那么大的法力叫瘫子走路,那不过是个兼差的治疗师而已呀!”他叫了起来。“他来到底是做什么?”

“来治我堂嫂嫂的伤风感冒,你看吧,不出一星期一定好,这个人在这方面很灵的。”(三毛《背影》)

例(12)、(13)中的“非……不可”、“一定”突出了说话人对其认知立场“我会疯”、“病会好起来”的确信程度是非常高的。如果把句中表确定性推测的副词替换为“也许、可能、大概”,则会出现前后矛盾的情况。例如:

?(14)“你这鬼,会当真有一天变疯了吗?”

“你看吧,别个把你从我手中抢去时,我也许会疯的。”

?(15)“谁有那么大的法力叫瘫子走路,那不过是个兼差的治疗师而已呀!”他叫了起来。“他来到底是做什么?”

“来治我堂嫂嫂的伤风感冒,你看吧,不出一星期可能会好,这个人在这方面很灵的。”

4. “你看吧3”功能分析

Halliday (1985) [7] 提出语言具有三大元功能:概念功能、人际功能和语篇功能。根据话语标记“你看吧3”的特点,我们主要对其语篇功能和人际功能进行分析总结。

4.1. 语篇功能

4.1.1. 承接功能

当“你看吧3”位于话轮起始位置时,在引出下文的确定性推测或决心的同时,也常起到承接上一话轮的作用。例如:

(16)护士告诉爱德华兹夫妇,恐怕她不行了。但是,玛格丽特与她的女儿有着同样执拗的个性,她坚信萨拉不会离开这个世界:“你看吧,她一定能活下去。”(世界博览199501)

(17)东刚说:“咱是共产党员,是为人民服务的,怎样才算为人民服务?从当前来说,群众要求改变自然面貌,咱们就应该带头实干。这就是革命,可不能把它看轻了……”

“东刚你别说了,我明白了。”李洪阁惭愧地说:“今后你看吧,我保证不怕困难,带头建设台田,谁不坚持我也坚持,谁不干我也干!”(人民日报19650404)

由于“你看吧3”常用来表达说话人的推测或决心,所以在此之前一定会有推测所依据的现实信息或假设的条件,不会单独开启话轮。只有前一话轮提供了某些背景信息,说话人才通过“你看吧”对这种情况下的事件做出主观上的推测或评价。例(16)说话人通过“你看吧”承接“护士认为萨拉不行了”这一信息。例(17)中的“你看吧”承接上一话轮说话人的批评与劝解,进而表明决心,上下文显得更加连贯。

4.1.2. 总结功能

当“你看吧3”位于话轮中间或末尾时,其前一部分往往是推测的依据或推测的结果,因此这里的“你看吧”起到总结上文,结束话轮的作用。例如:

(18)这个时候不知道怎么就冒出一个小人来,这个小人就去跟孙策说:高岱这个人很傲慢,他认为将军您就是一个武夫,不是文化人,没学问,根本就不屑于和您讨论什么学术问题,你看吧,他来了以后您问他什么他肯定说不知道。(易中天品三国)

(19)“……谁会干这个呢?只有文工团,他们在造反嘛!没事儿好干了,不干这个干啥呢?肯定是他们,没错,你看吧!”

听她说得头头是道,许淑宜开始注意她的话了。而彭湘湘,则更是被她打开了心窍,忽然想起自己还认识几个文工团的人,便说:“我去问问。”(《将军吟》莫应丰)

例(18)中“问什么他都说不知道”这一推测是对前一部分此人性格特点的总结说明。例(19)中“你看吧”位于话轮末尾,“肯定是他们”的推测也是对上文原因分析的总结,同时也起到结束话轮的作用。

4.2. 人际交往功能

话语标记“你看吧3”最突出的人际交往功能是“交互认知功能”。言者在言谈中对听者的认同和关注称之为“交互主观性”,交互主观性具有动态性,其在话语交际中所起到的作用我们称之为“交互认知功能” [8]。具体来说就是言语交际中使用特定的语言形式将言者的自我关注转移到听者,表达对受话人的关注。话语标记“你看吧3”是说话人用来表达自己的确定性推测或决心,其中的人称代词“你”指代受话人,是附加在“看吧”上的。说话人阐述自己的主观立场却提请受话人注意,正是关注受话人的体现。例如:

(20)“那么为什么你不离婚?她总有一天是要回来的。”康妮说。

他尖锐地望着她。“决没有这事,她恨我比我恨她更甚呢。”

“你看吧,她将来要回来的。”

“决不会,那是没有问题的了!我再也见不到她了。”(戴维·赫伯特·劳伦斯《查泰莱夫人的情人》)

(21)“那他们今夜要留在镇子里了?”

杨玉翠一骨碌坐起来,颇为精辟地说,“他们这是秋后肚子里缺油水了,来这里开荤过年!你看吧,非要吃上他两三天不可!”(迟子建《岸上的美奴》)

例(20)、(21)中的“她将要回来”“他们会吃上两三天”都是说话人根据已知现实或经验做出的主观推测。说话人自己做出主观推测的同时借第二人称“你”让对方作为见证者,使意义更强烈地聚焦于受话人,也增强了说话人观点的说服力。

5. 结语

“你看吧”是现代汉语中比较常用的小句,但是其内在结构、功能与语境是有很大区别的。本文通过对“你看吧”的相关语料进行检索归类,把“你看吧”分为常见的三种类型,以表示对事件必然发生的推测或决心且用于非现实性事件的“你看吧3”为研究对象。

话语标记“你看吧3”主要出现在对话中,位置分布灵活,可出现在话轮开头、中间或末尾。当位于话轮开头时,常发挥承上启下的承接功能,使对话更加连贯。当位于话轮中间或者末尾时,“你看吧3”起到总结上文结束话轮的功能。除此之外,由于人称代词“你”是提请受话人注意,“你看吧3”还具有交互认知功能。“你看吧3”区别于其他类型的“你看吧”最大的特点就是其出现的语用环境必须满足非现实性和高确信度两个条件。

通过对“你看吧3”的语篇分布、语用条件以及篇章功能的分析与总结,我们可以对各种不同类型的“你看吧”有更加清晰的认识。另外,“你看吧3”的来源以及“对未然性事件的推测”这一用法是如何产生的等问题也值得进一步的探讨。

参考文献

[1] 陈振宇, 朴珉秀. 话语标记“你看”、“我看”与现实情态[J]. 语言科学, 2006, 5(2): 3-13.
[2] 徐高嵩. “看吧”的语义类型及语用效果分析[J]. 安徽文学(下半月), 2015(3): 107.
[3] 王婷婷. “你看吧”与“你看”比较研究[J]. 现代语文(语言研究版), 2016(7): 111-112.
[4] 石毓智. 肯定和否定的对称与不对称[M]. 北京: 北京语言文化大学出版社, 2001.
[5] 李思旭. 三音节固化词语“X不是”的表义倾向及词汇化[J]. 世界汉语教学, 2017, 31(1): 71-84.
[6] 郭锐. “吗”问句的确信度和回答方式[J]. 世界汉语教学, 2000(2): 13-23.
[7] Halliday, M.A.K. (1994) An Introduction to Functional Grammar. Edward Arnold, London, 177-179.
[8] 王艺文. “X+的是”话语标记语研究[D]: [硕士学位论文]. 广州: 暨南大学,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