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汉语构式“V也V不C”的句法语义研究
A Syntactic and Semantic Study of Modern Chinese Construction “V yě V bù C”
DOI: 10.12677/ML.2022.107212, PDF, HTML, XML, 下载: 43  浏览: 97 
作者: 刘敏洁:上海师范大学对外汉语学院,上海
关键词: 构式V也V不C语义句法Construction V yě V bù C Semantics Syntax
摘要: “V也V不C”是现代汉语口语中使用频率较高的一个构式,其构式义为“主观强调动作行为V的结果、趋向不可能实现”。现有文献大多从三个平面的角度对其进行研究,但在语义上,其构式义的确定还存在争议;在语用上,对其构件“V”和“C”的进入成分还有需要补充的地方,如V还可包括形容词,当C为结果补语时,C可由助词“得”充当。本文将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重新分析该构式的语义,并对该构式中“V”和“C”的进入成分进行补充。
Abstract: “V yě V bù C” is a construction frequently used in modern spoken Chinese. Its construction meaning is “it is impossible to realize the result or trend of action or behavior subjectively”. Most of the existing literatures have studied it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three planes, but the definition of its construction meaning is still controversial in semantics. Pragmatically, it is necessary to supplement the entry elements of its components “V” and “C”, for example, “V” can also include adjectives, and when “C” is the resultant complement, “C” can be acted by the auxiliary “de”. On the basis of previous studies, this paper will re-analyze the semantics of this construction and supplement the entry components of “V” and “C” in this construction.
文章引用:刘敏洁. 现代汉语构式“V也V不C”的句法语义研究[J]. 现代语言学, 2022, 10(7): 1583-1588. https://doi.org/10.12677/ML.2022.107212

1. 构式“V也V不C”

在现代汉语中,我们常常会看到或听到这样的说法:

(1) 他们心中没有多少往事的,只有二十年的繁华旧梦,这梦是做也做不完的,如今也还沉醉其中。(人民日报2002年)

(2) 还算是于弗拉脱的运气,也是克利斯朵夫的运气,后台的门关着,尽管他用拳头乱敲也敲不开。(罗曼·罗兰《约翰·克里斯朵夫》)

上述例(1)和例(2)中“做也做不完、敲也敲不开”都是由动词V和副词“也”加上拷贝式动词V和相应补语的否定形式构成,我们把这样的格式概括为“V也V不C”。在该格式中第二个“V”拷贝前一个V,起到强调作用,“V不C”否定“V”的结果、趋向实现的可能性。该结构整体具有主观评价义、强调义等语义,这种语义显然不是“V、也、V不C”的简单相加,无法直接推导出来,整体大于部分之和 [1];且该格式在口语中使用频率较高,具有一定的构式义,已经固化为一个构式。

例(1)中动作行为“做”的结果是“做不完”,用来强调“他们沉醉在二十年的繁华旧梦中”。例(2)中动作行为“敲”的结果是“敲不开”,“敲也敲不开”强调了“门关得很紧”。例(1)和例(2)的“V也V不C”虽然都表示动作行为的结果、趋向不可能实现。但例(1)中“做”所处的序列单一,只有“做”与“不做”两个极点。例(2)中“敲”是说话者认为的量级序列的最高极点,“敲也敲不开”,那么处于量级序列中的其他成员,如[推–拍–打–敲]更是“不开”。

上述两例中,虽然“V”在上述两个例句中所处的量范畴的位置不一样,但是在语义上两句都否定了动作行为V的结果、趋向发生的可能性,且都带有说话者的主观评价和强调义,因此我们得出“V也V不C”的构式义为:主观强调动作行为“V”的结果、趋向不可能实现。

周颖(2021年)认为该构式的构式义为“主观评价无可能”,第一个V表示高量级,即使达到一个主观高量也实现不了C,表让步 [2]。我们认为此构式义不能涵盖所有的句子,因为V不仅包括了主观高量还包括了主观低量。例如:

(3) 因工作忙,跟他来往就减少了。但他临去世前,我去看过他,那时候他已经坐也坐不起来了。(文汇报2000年)

(4) 那一脚来得又狠又重,几乎踢掉了她的半条命;连动也动不了,喊也喊不出声来,鲜血流满一身。(于晴《唯心而已》)

例(3)和例(4)中“坐”和“动”是说话者认为的主观低量,处在说话者认为的量级序列的最低点上,“坐也坐不起来、动也动不了”更别提“走路、跑步”等难度高于“坐”和“动”的动作了,所以V不仅包括了主观高量也包含了主观低量,将其构式义概括为“主观强调动作行为‘V’的结果、趋向不可能实现”更加适合。

2. 构式中的“V”

2.1. V为动词时

张斌先生在《现代汉语描写语法》中的分类标准,他依据动词的语义特征将现代汉语动词分为8大类:1) 动作动词;2) 心理动词;3) 使令动词;4) 存现动词;5) 形式动词;6) 关系动词;7) 趋向动词;8) 能愿动词。其中能进入构式“V也V不C”的动词主要包括以下5类:

1) 动作动词

该构式就是对施事者动作行为结果的一种主观评价,所以能进入“V也V不C”构式中的动词以动作动词为主,这类动词带有较浓的口语色彩。大部分单音节动词都能进入该构式,如:吃、喝、防、说、听、看等 [3]。例句如:

(1) 贫农阮文陶指着他家那堆土豆对我说:“今年土豆吃也吃不完。我们已经拣了最好的土豆送给胡伯伯和名誉社员朴正爱同志。(人民日报1959年)

(2) “有时候好人坏人很难分辨,坏人要装模样骗取你的同情,你防也防不了,这就是要让你记取教训嘛!”(黄苓《邂逅在你怀里》)

(3) 奶奶们拿来了纯洁无瑕、代表吉祥的哈达;青稞酒香味扑鼻,酥油茶喝也喝不完。(福建日报1994年)

也有部分为双音节动词能进入该构式,这些动词的书面语意味较浓,如“处理、劝阻”等,且这类双音动词具有贬义色彩的居多,如“巴结、诋毁”等。

(4) 他们扬言:“要大搞(双突),让他们将来处理也处理不完”,“提上一百个,处理八十个,留下二十个也是胜利”。(人民日报1977年)

(5) 他一劲儿摆手:“什么报酬不报酬呢?凭你的地位,别人巴结也巴结不上啊,我顺手儿能办的事,敢提报酬?”(老舍《四世同堂》)

(6) 做了,便是做了;没做,便是没做,诋毁也诋毁不来,赖也赖不掉,公道自在人心。(微博)

2) 部分心理活动动词

“心理动词”是人的心理活动在语言层面上的“反映”,王红斌根据心理动词动作的过程结构,把心理动词分为心理状态动词、心理活动动词和心理变化动词 [4]。这三类动词都可以进入该结构。

(7) 最近看了太多好东西,但唯有这只小貔貅,让我爱也爱不够!(微博)

(8) 他们会把电话接到丈夫所在的地方,可那儿又是什么地方呢,根本猜也猜不到。(井上靖《冰壁》)

(9) 脑海中立即浮现那漂亮小男孩的面孔。叫……卫朗是吧?漂亮得教人忘也忘不了。(席绢《未曾相识》)

例(7)“爱”属于心理状态动词,描摹心理状态。例(8)“猜”属于心理活动动词,表现人物内心的心理活动,例(9)“忘”属于心理变化动词,它不能和时间副词“在/正在”搭配使用。

3) 使令动词

使令动词表示发出动作的指令,含有使令、促动等意义。

(10) 强烈BSUPS,29号美国发件,到今天还没收到。催也催不到,投诉也投诉不到。这是神马服务?(微博)

(11) “四小姐起来了。不晓得有什么事情在房里哭得很伤心。我劝也劝不好。琴小姐,你去劝劝罢,”喜儿央求似地说。(巴金《春》)

(12) 萧立摇头道:“小畜牲生性柔弱,自幼不喜习武,强迫也强迫不来,却是无可奈何的事情。”龙飞道:“原来如此。”(黄鹰《黑蜥蜴》)

4) 存现动词

存现动词表示人或事物存在、变化或者消失。

(13) “这个也涨价了?”“怎不涨价?这年头不用说人活不了,死也死不了。(沈从文《小砦及其他》)

(14) 计划经济时期,企业只能按指令计划生产产品,没有经营自主权,要发展也发展不了。(福建日报1994)

(15) 常常听到一种似是而非的议论:“只要把经济搞上去了,人家想演变也演变不了。好像只要经济发展了,社会主义制度自然而然就是巩固的。(科技文献)

5) 单音节趋向动词

趋向动词有[+行为]、[+移动]等语义特征,这和构式“V也V不C”表示对动作行为的结果、发展趋向或情态不能实现的语义相一致。能进入该构式的趋向动词大部分都为单音节的,如:

(16) “故林归未得”,回也回不去,而骨子里仍是出也出不得的苦闷。(人民日报2002年)

(17) 如听不懂讲不来,那就为语言所阻:从群众中来也来不了;到群众中去也去不成。(人民日报1958年)

有一个双音节趋向动词也能进入该构式,例句如:

(18) 跳到中途,王琦瑶忽然笑了一下:要说我才是四十年前的人,却想回去也回去不得,你倒说去就去了。听了这话,他倒有些触动,不知回答什么。(王安忆《长恨歌》)

这种说法并不常见,出于语言经济性原则,这个句子通常可说为“回也回不去”。也就是说,复合型趋向动词AB可以直接用“A都A不B”的结构来表达。

2.2. V为形容词时

根据我们考察,能进入该构式中的“V”还包括了形容词,主要是动态形容词。张国宪从形容词的情状出发,将形容词分为静态形容词和动态形容词。动态形容词是指表示事物变化的形容词,具有[+动态]、[+自变]、[+时间]语义特征 [5]。能进入构式“V也V不C”的形容词多为动态形容词,表示一种状态无法实现某种动态的变化,如:

(19) 高等教育要发展,小学教育要有步骤地普及。这些基础打不好,想快也快不了。(微博)

(20) 我朋友去算卦,算她啥时候能瘦到99斤,师父看了眼她的八字说:“你四柱八字上有两个食神,再瘦也瘦不到哪里去,死了这条心吧。”(微博)

(21) 雷卷心里暗急,但眼前的局势,已无法突破,他急也急不来。忽然之间,他觉背后有一种逼人的杀气。(温瑞安《逆水寒》)

例(19)中的“快”表示现在正处于不快的状态,并且不能实现快起来的动态变化;例(20)中的“瘦”表示现在正处于不瘦的状态,并且不能实现瘦下来的动态变化。例(21)中“急”也表现出了状态的变化,这三句中的“快、瘦、急”都具有动态性。

也有少部分具有[+状态]语义特征的静态形容词能进入这个构式,如:

(22) 有些地方自己不做,你做他还不支持,对宣传还设卡,宣传车行路难、宣传难。难也难不倒刘海水,无非是多给“买路费”嘛。(科技文献)

3. 构式中的“C”

该构式中的“C”包括两类:结果补语和趋向补语。

3.1. C为结果补语

1) 结果补语可以由某些动词充当,如:醒、住、动、完、到、等。例句如:

(23) 然而,我大吃一惊。当我以为已经咬断而将要拔出牙来时,却拔也拔不动。本想再咬一下,可牙齿又动弹不得。(夏目漱石《我是猫》)

(24) 紧接着他合上书,把书放回衣袋里。他的案头工作太多了,办也办不完。(《海明威短篇小说集》)

(25) 这得等多长时间才算完呢!曾经有过一次,袊子服了安眠药叫也叫不醒,风野索性紧紧抱住她。(渡边淳《如此之爱》)

2) 结果补语也可由部分性质形容词充当,如;痛苦、安稳、干净、好等。如:

(26) 她还想好好享受一下龙虾的美味。可是瑞德总盯着她,使她吃也吃不痛快。不过她还是吃了一只大的,还喝了好多香槟。(米切尔《飘》)

(27) 再比如墙外很脏,我不会去扫,反正总有人吐痰,扫也扫不干净,我只要把自己墙里面扫干净就行了。(人民日报1998年)

(28) 挤上了火车,却没有座位,只能站在过道里,站也站不安稳,一会儿送饭的车来了,一会儿送水的车来了。(王安忆《小城之恋》)

3) 根据我们对语料库的考察,我们发现结果补语还可由助词“得”充当,与动词一起构成“V不得”形式,强调主客观条件不容许实现某动作,此时进入该结构的动词多为单音节自主动词。

(29) 苏修叛徒集团在捷克斯洛伐克进退两难。撤也撤不得,呆又呆不下去。狗急跳墙无效,黔驴技穷。(人民日报1968年)

(30) 小包袱里只剩下几件破衣服,卖也卖不得,吃也吃不得。她叹了一声,把它们包好,仍旧支着下巴颚纳闷。(许地山《归途》)

(31) 呀!总望那个男人,不要到处瞎说就好。要不然,传扬出来了,那是活也活不得,死也死不得!事情是糊里糊涂闯过来了。(张恨水《北雁南飞》)

以上“不C”由“不得”构成的句子,只表基本强调义(低量、常量),其中的“V不C”是对动作行为本身到否定,表示动作行为本身不可能实现或不应该进行。

3.2. C为趋向补语

1) 趋向补语可以是单音节趋向补语充当,如上、下、来、去、进、出、等。

(32) “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过去的事是印在身上的烙印,铲也铲不去,除非脱胎换骨。(凌非《天囚》)

(33) 可惜他想尽办法,找尽门路,还是找不到。他着急得坐立不安,吃也吃不下,睡也睡不着;更加没心思去教什么书。(欧阳山《苦斗》)

(34) 这些东西,都是他们趁学生不在时,硬送进来的。儿辈们推也推不去,只好让他们放着,我一直懒得看,也不知是什么物件。(刘斯奋《白门柳》)

2) 趋向补语也可以是复合趋向补语,如:上来/去、进来/去、过来/去等。

(35) 一不小心,人就会陷进泥砂里去,拔也拔不出来。在这样困难的情况下,工人们坚持战斗。(人民日报1969年)

(36) 蝇营狗苟、利欲熏心的人能写出这样的书么?我看是抄也抄不下来!(人民日报2000年)

(37) 萧剑和蒙丹,恶补了一下“伏魔口诀”。蒙丹心事重重,魂不守舍。听也听不进去。只是一个劲儿的说:“你放心,你放心,我不会误事的!”(琼瑶《还珠格格》)

4. 结论

本文对现代汉语构式“V也V不C”进行了考察,首先确定了该构式的构式义为“主观强调动作行为V的结果、趋向不可能实现”,V不仅包括了主观高量还包括了主观低量。之后对该构式的构件进行考察,指出能进入该构式的V包括了动作动词、部分心理活动动词、单音节趋向动词、存现动词、使令动词这五大类。能进入该构式中的“C”包括两类:结果补语和趋向补语:结果补语可由某些动词充当、可由部分性质形容词充当,趋向补语可以是单音节的趋向补语,也可以是复合趋向补语。并且通过对语料的详细考察,创造性地指出:V也可为形容词,主要是动态形容词;C还可以由助词“得”充当。

基金项目

2022上海师范大学研究生科研项目之学术专项“动词拷贝话题紧缩构式‘V也V不C’研究”(22WKY252)。

参考文献

[1] Goldberg, A.E. (1995) Constructions: A Construction Grammar Approach to Argument Structur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Chicago, 7.
[2] 周颖. 基于语料库的“V也V不C”构式分析[J]. 通化师范学院学报, 2021, 42(11): 20-26.

https://doi.org/10.13877/j.cnki.cn22-1284.2021.11.004
[3] 刘爱华. “V也V不C”结构的句法功能及语义特征[J]. 鸡西大学学报, 2015, 15(10): 154-156.

https://doi.org/10.16792/j.cnki.1672-6758.2015.10.042
[4] 王红斌. 现代汉语心理动词的范围和类别[J]. 晋东南师范专科学校学报, 2002, 19(4): 62-64.
[5] 张国宪. 现代汉语的动态形容词[J]. 中国语文, 1995(3): 221-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