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爆企业立体化管理的几点思考
Some Ponderations over Comprehensive Management of Hazardous and Explosive Enterprises
DOI: 10.12677/MSE.2022.113049, PDF, HTML, XML, 下载: 71  浏览: 116 
作者: 王跃文, 金远阳:马鞍山市公安局,安徽 马鞍山;程建辉:南京君缘科爆工程技术有限公司,江苏 南京
关键词: 危爆企业立体化管理Hazardous and Explosive Enterprises Comprehensive Management
摘要: 危爆企业立体化管理是维护危爆企业安全运营和社会安全稳定的重要保证。马鞍山作为典型的资源型工业城市,随着经济发展,在企业生产经营过程中涉及的危爆危险物品越来越多,相应的管理工作任务也随之增大。本文针对目前本单位在危爆企业管理工作中面临的实际问题,提出了公安部门、企业管理职能部门、政府其他部门齐抓共管的立体化管理体系设想,希望能有助于化解危爆企业管理工作面临的困境。
Abstract: The comprehensive management of hazardous and explosive enterprises is an important guarantee for maintaining their own operation safety and social security and stability. As a typical resource-based industrial city, with economic development, there are more and more hazardous and explosive articles involved in enterprises operation in Ma’anshan city, and the corresponding management tasks are also increased. Aiming at the practical management problem of hazardous and explosive enterprises, an idea of comprehensive management implemented by public security department, enterprise management functional department and other government departments is proposed to resolve the difficulties faced by the hazardous and explosive enterprises management.
文章引用:王跃文, 金远阳, 程建辉. 危爆企业立体化管理的几点思考[J]. 管理科学与工程, 2022, 11(3): 397-401. https://doi.org/10.12677/MSE.2022.113049

1. 引言

马鞍山是长江三角洲中心区27城之一,是皖江经济带的核心城市之一以及新兴移民城市 [1],是区域经济的重要支撑。马鞍山又是典型的资源型工业城市,以钢立市,为我国十大钢铁基地之一 [2]。随着经济的不断发展,各类企业不断增加,生产经营过程中涉及危爆危险物品也随之增多。我市现有危爆危险物品单位236家,包括民用爆炸物品、危险化学品、放射源等不同类型,分布全市9个县分局,47个辖区派出所,危管工作的任务十分繁重 [3]。

2. 危管工作面临的问题

2.1. 众多危爆企业存在给危管工作带来巨大压力

马鞍山多元化企业发展于2003年开始进入了集中大建设阶段,拥有江南化工、中钢矿院等民爆物品生产、使用单位;红太阳化工、丰原药业、蒙牛乳液、雨润食品等大型剧毒、易制爆生产、使用企业。众多涉及危爆物品的企业存在带来了一定的不安全因素:一是危险化学品本身具有一定的危险性。危险化学品具有易燃易爆、有毒有害和腐蚀性等特点,极易对人身安全构成威胁,对社会和环境造成危害。在生产使用过程中,无论是化学品本身还是产生的废料,都有别于一般化学品,存在一定的危险性,需要通过一些专业的技术手段进行处理 [4];二是生产使用过程中存在一定的危险性 [5]。不同的危险化学品对存储条件、设备要求都存在差异性,设计不合理、材质缺陷、焊接质量差、密封不严、操作失误或受物料腐蚀等因素影响均可能会导致泄露,从而引起火灾爆炸等安全生产事故 [6];三是企业负责人和从业人员安全意识淡薄 [7]。由于规模所限,部分中小企业负责人盲目追求经济利益,片面扩大生产,拉长生产战线,忽视安全生产的重要性,安全生产相关制度不健全 [8]。相关从业人员缺乏安全培训,不具备组织处置初期突发事故的能力,很多员工甚至不能熟练的使用安防器材,往往导致一些小的生产事故发展变大。

2.2. 城镇化的快速发展给危管工作带来新的隐患

进入21世纪,马鞍山依托原有重业城市的基础,大力发展新型产业,为构建新发展格局迈出了新的步伐。城镇化快速发展也为安全生产的监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职责划分要更明晰、协同配合要更紧密、履职尽责要更到位。实际工作中,监管部门不健全、责任划分不明确、配套设施不完备等现象或多或少的存在。拿我市经开区为例,经开区在架构方面不同于一般的行政区,属于政府部门派出机构,相关职能部门还不完善,没有独立的教育、交运、卫生、文体、科教、统计等相关部门。现有部门职责权限划分不明确,一些行业主管责任难以落实。且马鞍山位于中国华东地区,安徽省东部,属北亚热带季风气候,突发性自然地质灾害引发的安全隐患给危爆物品管理工作增加了一定难度。首先,处置力量不够完备。由于监管不力,一些企业内部还没有成立专兼职的化学品事故应急处置队伍,完全依赖于专业应急救援部门进行处置。洗消设备、应急药品、专业事故处置工具配备不足,在事故发生后错过了宝贵的初期处置救援时间 [9],一味地等待应急救援到达事故现场,事故往往到了成形和蔓延阶段。其次,宣传工作不够全面。安全宣传是危爆企业管理的一项基础性工作,是推进公共安全建设的重要环节和抓手。但在实际工作中,由于危管民警多是兼职,没有对化学品理化特性专业性有足够掌握 [10],对危管的宣传还停留在法律条文、隐患整改等方面;加之企业从业人员流动性大,往往是培训一批,流动一批,根据企业实际,按企施策的宣传方法成效不明显。构建精准的防控体系还有待进一步加强。

2.3. 监管与企业两大主体各自履行职责的机制尚未建立

根据《危险化学品管理条例》等相关规定,各级公安机关对危爆危险物品均承担相应监管责任,企业承担主体责任,而《安全生产法》也将安全条件、日常管理、建章立制、资金投入、机构人员、按标配备等18项主体责任做了明确要求 [11]。2016年,安徽省公安厅治安总队制定《安徽省枪爆危险物品单位治安检查工作规范要求》(以下简称《要求》),明确了各级公安机关对于涉危爆危险物品单位检查项目、频次和具体要求。但在实际工作中,基层监管单位虽然能按照上级要求开展日常检查和管理,但或多或少存在着缺少危爆监管特点所需要的针对性和重点性。基层单位危管民警大多身兼数职,各种工作任务繁多,在日常对危爆行业的管理中,常常是有任务就发动高频次地毯式检查,没有任务就按照正常频次按月检查,没有做到根据企业实际和隐患风险等级来科学调整检查频次。加之还有些企业不愿意加大安全生产的投入,三防建设不健全,损坏和陈旧的安防设备不更新,制度仅仅停留在档案盒内不上墙,落实主体责任中推诿扯皮,站在了监管的对立面。因此,建立监管和企业两大主体各自承担职责的工作机制,将二者对立产生的能量由负变正,做好危爆企业的监督、管理,建立健全有针对性涉危涉爆企业管理的长效机制显得尤为重要。

3. 对策和建议思考

我们在工作中发现,企业管理水平参差不齐,储存的数量、危险的等级也都不一样,因此我市在危管工作中,对危爆单位进行风险辨识、精准评估,并加以管理。在党委政府统一领导下,通过分级分类分色管控,构筑立体化涉危涉爆防控体系,在危管工作方面成效显著。

3.1. 通过分类分级分色管控为构建立体化安全防控体系提供基础支撑

实行分类分级分色管理,做到一企业一台账 [12]。先将生产、储存、使用民爆、剧毒、易制爆等企业按类型进行分类,在此基础上按照储量、使用量、生产量的大小分为大、中、小三级。最后按照实际工作中掌握的现实情况进行分色,将基础设施建设、责任制度落实、人员变动调整、机构设置完善、生产工艺生产规模的变化作为分色管理的主要依据,实际工作中不断调整分类分级后的预警颜色,科学调整检查频次。能够落实各项主体责任的为绿色,按正常频次检查;存在动态隐患的为黄色,加大一倍检查频次;存在重大隐患的为红色,蹲点督导,抄报人民政府责令其停产停业,消除隐患后方可复工复产。

实行挂图作战,做到现实情况一目了然 [13]。在对企业进行分级分类后,按照储存的种类、数量、地点、作业场所环境,以及多物质混合存放禁忌,结合前期分类分级分色的划分,为属地基层民警和相关职能部门制作一目了然的清单式管控图。工作人员只需要对照图表,便可清晰掌握易燃易爆化学危险品储存物质种类、途径、场所、禁忌,有针对性地突出监管重点,清扫监管盲区,避免一刀切和重复工作,也为事故灾害发生后应急救援提供了第一手资料。

优化管理模式,形成务实高效警务制度。一要尽量减少基层不必要的工作,能一张表解决的事情,坚决不增加工作量,汇总数据后由指导部门进行融合分析,让基层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实际工作中。二要深入开展放管服,增强服务意识,在企业做好安全防范的前提下,共同会商研判安全隐患,梳理解决问题的方式方法,将监管和企业在各自履职中出现分歧而消耗的能量由负转正,将对立转换成统一。三要常态化开展业务指导及日常培训,全面提升基层公安民警业务能力。建立入职培训机制,在专管民警从事危爆管理工作前,组织进行培训考核,让民警掌握基础危险品管控知识。打造安全生产样板单位,以直观的方式提供学习素材,将现场教学与理论学习相结合 [14]。同时开展一系列比武、竞赛,给予优胜者一定的精神和物质奖励,提高基层危管民警的工作积极性。

3.2. 通过部门指导为构建立体化安全防控体系提供力量支撑

深化“谁主管、谁负责”的工作模式,推动行业部门加强对安全工作的监管,力争做到“管行业必须管安全、管业务必管安全”。一是部门联动,齐抓共管 [15]。要完善落实定期会商、隐患抄告、联动执法、信息反馈机制,形成安全监督管理合力。要在深入推进各类安全专项整治的同时,着力在加强安全防范治理法制化、规范化、制度化、常态化上下功夫,全面提升企业安全管理水平。通过部门联动机制,将中央提出“管行业必须管安全”的精神落到实处,对发现的安全隐患,明确由各主管部门齐抓共管。二是落实责任,强化意识。各职能部门要与企业负责人签订责任书、告知书,全面落实企业的主体责任,做到问题自查、隐患自改、责任自负。对企业存在违法违规行为依法予以处罚,将排查出隐患进行汇总、分析,以书面形式上报政府部门,由主管部门牵头,相关职能部门共同参与,从而充分发挥联合执法优势。

3.3. 通过政府领导为构建立体化安全防控体系作好顶层设计

提请辖区政府立足于辖区实际,改变公安部门大包大揽、单打独斗的做法,探索建立多部门综合监管、联合执法的模式,从“越位”的地方退出,“缺位”的地方补齐,在源头上综合治理、监管上联合执法、责任上联合督办,形成优势互补、资源共享、职能互动、齐抓共管的格局。同时,出台危爆行业安全工作职责规定,政府管理的事务归政府、市场调节的事务归市场,安全生产的事物归应急,公安部门“不错位、不越位、不失位”,按规定履行职责,解决有限管理、无限责任的问题。通过开放融合的工作理念将安全防范作为一种公共服务,推动服务供给多元并存、竞争发展。一是夯实基础,推进企业安全基础设施的建设。公安部门配合应急、消防救援等部门研究制定符合辖区实际的企业安全生产规划和指导意见,将安全管理和防范要纳入整体规划、企业发展、人居环境治理和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范围,实行同部署,同规划,同实施。规划应当结合基层发展实际,因地制宜,按需施策。通过基础设施的建设,将行政审批、监督检查、隐患整改、救援救灾、资源保障紧密的结合在一起,从而夯实立体化安全防控体系的基础。二是健全组织,层层落实安全监管职责。各相关部门和企业作为安全防范主体,要充分认识危爆企业安全防范的重要性,从实事求是、因地制宜的角度来落实和加强安全防范工作,使得安全工作有人管、有人抓、有落实。三是快速反应,提高抗御事故处置的整体作战能力 [16]。职能部门督促企业落实好人防、物防、技防前提下,在定期会商、共同部署、统一规划的基础上,建立快速应急反应机制,购置配备必要的初期事故处置工具、药品,最大限度控制事故的发展和蔓延,在专业力量到达前赢得宝贵时间,为安全防范设置最后一道关口。

4. 结束语

马鞍山作为皖江经济带中重要的资源型工业城市,危爆危险物品管理工作任务十分繁重。本文针对辖区内危爆危险物品管理工作的实际,提出了公安部门、企业管理职能部门、政府其他部门齐抓共管的立体化管理体系设想,希望能有助于化解危爆企业管理工作面临的困境。

1) 本部门通过对所管辖的企业进行分类分级分色管控和挂图作战,增强监管的针对性和有效性,提高了管理的效率;同时优化管理模式,从多方面提高危管工作的效果。

2) 通过各个职能部门联动机制的建立和企业责任制的建立,形成部门联动齐抓共管和企业根据自己的责任自我管理的合力,形从而构建了立体化安全防控体系。

3) 通过政府的立体化管理体系顶层设计,从企业安全基础设施的建设、各相关部门和企业的安全管理组织建设、事故处置的快速反应力量建设入手,构建安全管理工作的坚固防线。

参考文献

参考文献

[1] 刘复友, 汪树群. 皖江城市带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建设背景下的安徽省分区统筹模式探索[J]. 城乡规划, 2011(1): 133-137.
[2] 林利剑. 资源型城市生态文明建设中的产业转型升级机理——以马鞍山与莱芜为例[J]. 中国城市研究, 2014(00): 116-125.
[3] 刘文龙, 戢晓峰. 多分辨率视角下危险品事故风险评估方法[J]. 交通信息与安全, 2020, 38(6): 17-23+30.
[4] 张绍纯. 危险化学品生产、储运以及废弃中的安全问题[J]. 化学工程与装备, 2011(7): 194-195.
[5] 郭翠. 化工工艺安全设计中的危险因素及解决对策分析[J]. 中国石油和化工标准与质量, 2022, 42(1): 23-25.
[6] 王珏, 孙博. 石油石化企业应急管理体系建设分析[J]. 化学工程与装备, 2021(12): 223-224, 236.
[7] 方跃武. 简析如何加强我国化工企业安全生产管理[J]. 中国盐业, 2021(19): 33-37.
[8] 焦伟权. 当前危险物品管理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及对策分析[J]. 法制与社会, 2016(36): 211-212.
[9] 国家安全生产应急救援指挥中心. 安全生产应急管理[M]. 北京: 煤炭工业出版社, 2007.
[10] 王婷. 当前危险物品治安检查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及对策分析[J]. 广州市公安管理干部学院学报, 2010, 20(4): 19-21.
[11]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 危险化学品安全管理条例(国务院令第344号) [EB/OL]. http://www.gov.cn/zhengce/2020-12/26/content_5574251.htm, 2013-12-07.
[12] 石燕燕, 郭帅. 化学品分类管理策略与安全预警机制的建立[J]. 安全、健康和环境, 2013, 13(12): 41-44.
[13] 高建广, 于荣友. 不同类别危险化学品火灾扑救对策[J]. 中国应急救援, 2015(6): 14-19.
[14] 李鑫. 试论易燃易爆化学危险品场所消防监督管理[J]. 中国军转民, 2021(20): 70-71.
[15] 赵仕明, 陈伟, 左建平. 从基层公安机关的实践谈加强民用爆炸物品管理[J]. 产业与科技论坛, 2018, 17(24): 242-243.
[16] 郭绍山. 固废危险品的储存安全及管理政策探讨[J]. 清洗世界, 2021, 37(8): 159-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