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德意志意识形态》中的世界历史思想
The Thought of World History in German Ideology
DOI: 10.12677/ACPP.2022.113074, PDF, HTML, XML, 下载: 505  浏览: 1,923 
作者: 司薇靖:西安建筑科技大学,陕西 西安
关键词: 德意志意识形态世界历史思想人类文明新形态German Ideology World Historical Thought New Form of Human Civilization
摘要: 世界历史思想是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一部具有重大理论意义和实践意义的思想。马克思恩格斯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较为初步的完成世界历史思想体系的构建,他们以历史唯物主义作为哲学基础,考察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矛盾,以资产阶级开拓世界市场和各个民族、国家间的普遍交往为逻辑起点,深入阐述了历史转变为世界历史的深层逻辑。深入研究《德意志意识形态》中的世界历史思想,可以从不同角度阐释人类文明新形态。
Abstract: The idea of world history is an idea of great theoretical and practical significance in the history of the development of Marxism. In The German Ideology, Marx and Engels completed the construction of a system of world historical thought in a relatively preliminary manner. They took historical materialism as the philosophical foundation, examined the contradiction between the productive forces and the relations of production, and took the opening up of the world market by the bourgeoisie and the universal interaction between various nations and countries as the logical starting point, and deeply expounded the deep logic of the transformation of history into world history. In-depth study of the ideas of world history in The German Ideology allows for the interpretation of the new form of human civilisation from different perspectives.
文章引用:司薇靖. 论《德意志意识形态》中的世界历史思想[J]. 哲学进展, 2022, 11(3): 416-420. https://doi.org/10.12677/ACPP.2022.113074

1. 引言

马克思恩格斯的世界历史思想在历史唯物主义中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它对我们理解历史发展具有重要意义。在过去数十年里,全球化在世界经济、科技、生态等方面的影响日益加深,各国、各民族越来越紧密地结合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然而,世界各国在全球化普遍交往过程中,不可避免地出现了一系列难题,马克思恩格斯的世界历史思想对解决问题有重要的指导意义,因此在马恩经典著作中的再次研究世界历史思想显得尤为重要。

2. 《德意志意识形态》中世界历史思想的提出

1492年,哥伦布在向西航行探索过程中发现了新大陆,开辟了横渡大西洋到美洲的新航线,使欧洲国家在之后残酷的三角贸易中完成了资本原始积累,为此后资本主义的发展奠定了基础。18世纪60年代工业革命在英国率先开始,在生物细胞学说、能量守恒与转化定律、以及达尔文的生物进化论提供的技术和科学的支撑下,工业技术迅速发展,最终珍妮纺纱机的改良与蒸汽机的发明标志第一次工业革命的完成,人类的历史迈入蒸汽时代,社会生产率得到了空前提高。不同地区的人们之间联系不断加深,人类历史也就越来越接近于世界历史,从此各个民族和国家相继被卷入世界历史的浪潮。

在这期间资本主义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其创造的物质文化成就的总和超越了过去数千年的总和。马克思描述到,资产阶级短短几十年发展的生产力,比以往任何时候加起来都要多。在生产力迅速发展的强大推力下,商品贸易得到快速发展,社会分工随之出现,普遍交往与社会分工推动着人类历史向世界历史的方向发展。

同时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之间的矛盾也随之加深。马克思恩格斯从实践出发,通过研究人类历史向世界历史的转变过程,提出了世界历史思想,为解决资本主义带来的种种问题提供指导思想。

3. 《德意志意识形态》中世界历史思想的主要内容

3.1. 世界历史的基本条件:生产物质生活

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马克思恩格斯着重论述了物质资料的生产。他们指出,“一当人开始产生自己的生活资料,即迈出由他们的肉体组织所决定的这一步的时候,人本身就开始把自己和动物区别开来。人们生产自己的生活资料,同时间接地生产着自己的物质生活本身。” [1] “个人是什么样的,这取决于他们进行生产的物质条件。” [1] 生产物质资料作为人类交往的条件,也就是物质资料的生产决定了交往方式。人类是“创造历史”的主体,为了生活,就必须进行物质资料的生产活动,直至今天,它也是人类生存的基础。

同时,为了生存不仅要创造物质生活,还要生产其他生命,即繁殖。在马克思看来生命的生产通过两种形式进行:一种是自然关系,一种是社会关系。因此,“人们所达到的生产力的综合,决定着社会状况,因而始终必须把‘人类的历史’同工业和交换的历史联系起来研究和他探讨。” [2] 总而言之,生产物质资料和种的繁衍作为人类生活的基本条件,推动着人类历史步入世界历史。

3.2. 物质资料的生产决定交往形式和分工

不同民族之间的交往方式与其生产力水平、劳动分工的发展程度有关,而生产力的发展则会促进劳动分工的发展。马克思明确指出,分工的发展会使生产和消费分开、物质文化分离,使单个利益与共同利益相互对立,而要使生产力、社会条件和意识相适应,就必须消灭分工。劳动分工的发展历程是:从农业与工商业劳动的分开,到工业劳动和商品生产分开,再到部门内部的分工,最后是劳动者的分工。在家庭分工与社会分工的基础上,劳动产品的不公平分配也随之产生。

在商人阶级中,劳动分工的扩大造成了生产和交往的分离,因此在曾经那些距离较远的两个地区之间产生了贸易联系的可能性,同时这种可能性取决于交通工具的发展程度、社会治安状况以及当地人民的物质需求。当分工所导致的交往集中在某一个阶级手中时,新的生产和交往产生新的分工,它们之间相互促进,城市之间的局限性也随即消失,同时交往的范围越大,某个地区创造出的生产力会保存的越完整。马克思恩格斯指出,“只有当交往成为世界交往并且以大工业为基础的时候,只有当一切民族都卷入竞争斗争的时候,保持己创造出来的生产力才有了保障。” [1] 由于劳动分工的扩展,出现了工场手工业,各国进入竞争的关系,展开了商业斗争,劳动者与雇主的关系变成了劳动者和资本家之间的货币关系。

马克思明注意到,“随着美洲和通往东印度的航线的发现,交往扩大了,工场手工业和整个生产运动有了巨大的发展。” [1] 毫无疑问,大工业带来了世界市场的开拓和交通工具的更新,它支配着商业,使得一切资本转化为工业资本,使得资本主义得到迅速发展。大工业开辟了世界历史,它消除了各个民族过去一直以来的封闭状态,从而使各个文明国家和他们的子民的需求得以满足。

生产力的普遍发展必然会伴随着普遍交往,然而普遍交往又会使那些没有财产的群众普遍竞争,最后只有在普遍交往基础上,地域的人才能被世界历史性的、经验上普遍的人代替。正如马克思所言,“各个相互影响的活动范围在这个发展进程中越是扩大,各民族的原始封闭状态由于日益完善的生产方式、交往以及因交往而自然形成的不同民族之间的分工消灭的越是彻底。历史也就越成为世界历史。” [2] 马克思划分了四种历史形态分别是:部落所有制、古典古代的公社所有制和国家所有制、封建所有制、资产阶级所有制。而制度的更替是生产力大力发展、生产方式变革以及普遍交往的结果,原始的自然力被用于大工业中,在分工和普遍交往的推力下,竞争逐步扩大,大工业消灭了各个国家封闭的状态。从此,历史迈向世界历史。

从这一点可以看出,生产方式的变化和人类社会的扩大交往,使人类历史转化为世界历史。同时,世界历史的形成,也推动了生产力的全面发展,促进了人们的扩大交往,并为人类社会的发展提供了有利的条件。

3.3. 世界历史意义的人

马克思指出,无产阶级是世界历史中的无产阶级,共产主义只能存在于世界历史中,同样,人类只有在世界历史意义上才能进行全面发展。马克思曾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描绘过这样一幅画面,“在共产主义社会里,任何人都没有特殊的活动范围,而是都可以在任何部门内发展,社会调节着整个生产,因而使我有可能随自己的兴趣今天干这事,明天干那事,上午打猎,下午捕鱼,傍晚从事畜牧,晚饭后从事批判,这样就不会使我老是一个猎人、渔夫、牧人或者批判者。” [2] 大工业会“使劳动本身都成为不堪忍受的东西”,竞争会使无产阶孤立起来,要消除这种孤立,只有无产者联合起来经过长期的斗争。马克思从资本主义私有制和社会矛盾的实际出发,提出了在私有制下,生产力和劳动分工成为一种毁灭性的力量,阶级对立也变得异常严重,这个时候就必须进行无产阶级革命。总而言之,正是因为社会化大生产与资本主义制度之间的矛盾越来越突出,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斗争也越来越激烈,从而妨碍了社会的发展,导致了劳动的异化。所以,只有无产阶级团结一致,消灭资产阶级下的私有制,才能阻碍矛盾的进一步深化。

无产阶级要实现他们的尊严与个性,就必须消除目前所面对的生活环境,也就是消除劳动。马克思在文中多次用“消灭劳动”、“消灭分工”、“斗争”等词语来描绘共产主义革命,共产主义运动的目的就是要颠覆所有旧的生产关系和社会交往关系。人类的全面发展与资产阶级私有制和劳动分工的消灭是同时发生的,在个体的全面发展和社会交往中,由于生产力与交往形式也在全面发展,私有制才会被消灭。共产主义革命是按照社会主义规律来进行物质资料的生产,它是通过推翻资本主义制度下的种种异化来实现的。属于一切旧关系的劳动和分工被称作“异化”,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下的劳动和分工带着一种迫使人从事与自身意愿相违背的工作的强制力量,人们为了维持物质资料生活只能从事某种活动从而限制了人的全方面发展,成为一个“单一”的人。“只有在共同体中,个人才能获得全面发展其才能的手段,也就是说,只有在共同体争才有可能有个人自由。” [1] 马克思给出了共产主义革命的途径是:使大部分的人都成为“一无所有”的人,而他们却与现有的富裕和文明社会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马克思所描绘的共产主义世界里,人们可以从事各种各样的工作,不必被物质资料所限制,使人的才能得到全面发展。因而正是随着人类历史转变为世界历史,“单一”的个体就会成为全面发展的个体,而世界历史的转变过程就是人类整体发展的历史进程。在交往过程中,阶级矛盾也对制约两个对立阶级的全面发展,导致交往范围的缩小。

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一书中,马克思从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矛盾运动以及人的社会关系入手,对人的本性进行了阐释。马克思将人类发展的历史同工业和交换的历史相结合,提出只有改变环境也就是进行共产主义革命才能实现人的全面发展,无产阶级在改造环境的同时也在改造自身。

4. 《德意志意识形态》中世界历史思想的当代价值

资本开创了世界历史,人类文明被赋予了资本的印记,西方开辟了世界历史,西方文明构成人类文明的基本底色。马克思主义的诞生是人类思想史上的重大事件,马克思从正义的角度批判了过往人类文明的非正义性,但又从整个人类历史的角度承认其进步性。马克思主义站在了真理和正义的制高点上,但根本改造非正义的人类文明,从来都不是靠真理和正义力量就可以完成的任务,归根到底取决于世界正义力量的壮大即世界无产阶级的崛起。

世界正经历着一个世纪以来最大的变革,它的根本原因是国际实力的巨大差距,尤其是发展中国家的崛起。特别体现在2020年突如其来的全球性新冠肺炎中,中国作为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不仅深知战胜疫情的世界历史意义,并采取全世界最严格的防疫措施,为世界各国的抗议争取了宝贵的时间,向世界积极分享中国经验以及中国方案。习近平总书记在新冠疫苗合作国际论坛会议上的讲话向世界表明了中国的抗疫态度:为全球抗疫贡献中国力量,让中国疫苗惠及世界。随着中国疫苗进入“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疫苗库,并且在世界多国扩大接种规模,中国疫苗不断向世界各地民众传递抗击疫情的信心和希望。无不体现了习近平总书记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思想,与西方所倡导“自由式”抗击疫情截然相反。

21世纪,马克思恩格斯的世界历史思想最伟大的贡献在于指引世界范围内的正义运动。社会主义由理论走向实践、由一个国家走向多个国家,是世界上正义力量的兴起和人类传统文化的变革。世界历史的形成,才有了世界历史意义上的人类文明。作为国际交往共识的人类文明是全球化的产物,是民族历史转向世界历史的产物。民族历史变为世界历史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人类文明原则上是不同国家共商共建的结果,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强大国家往往掌握塑造人类文明的绝对权利,将一己之文明提升人类之文明,将局域之规则膨胀为普世之价值,而弱小国家则无力参与人类文明的构建,沦为边缘性的存在。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共产党与世界政党高层对话会上的讲话中提到“实现伟大梦想需要各方面智慧和力量。我们应该全方位、多层次、多角度集思广益,从实践中总结经验、寻找思路、升华思想、获取动力。不同国家的政党应该增进互信、加强沟通、密切协作,探索在新型国际关系的基础上建立求同存异、相互尊重、互学互鉴的新型政党关系,搭建多种形式、多种层次的国际政党交流合作网络,汇聚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强大力量。” [3] 在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新征程中,马克思恩格斯的世界历史思想预示着整个社会主义的发展方向,可以更好的解答时代提出的问题。

参考文献

[1] 马克思恩格斯文集: 第一卷[M]. 北京: 人民出版社, 2009: 519, 520, 560, 562, 571.
[2]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 第一卷[M]. 北京: 人民出版社, 2012: 160, 165, 168.
[3] 习近平. 携手建设更加美好的世界——在中国共产党与世界政党高层对话会上的主旨讲话[J]. 中国应急管理, 2017(12): 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