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中的 女性主义思想
On Feminist Ideas in The Origin of the Family, Private Property and the State
DOI: 10.12677/ACPP.2023.122082, PDF, HTML, XML, 下载: 389  浏览: 1,524 
作者: 黄先缔:湖北大学哲学学院,湖北 武汉
关键词: 恩格斯马克思主义女性主义妇女解放私有制Engels Marxist Feminism Women’s Liberation Private Property
摘要: 《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是马克思女权思想形成的关键,也是研究马克思主义女性主义的出发点。恩格斯在《起源》中探寻了女性问题产生的实质原因,对女性地位的演变过程进行了考察,也提出了其对女性解放这一道路的设想。《起源》对女性问题的关注除了受社会环境的影响,也源于同时代的先进思想。恩格斯从女性受压迫的客观现象着手,分析女性地位下降的原因,得出女性受压迫的根源是私有制这一结论,进而提出女性获得自由的途径建立在生产力发展的基础之上。分析《起源》既是研究马克思和恩格斯女权思想的起点,也是探索如何解决妇女问题的关键点,对我国的妇女解放有着深远的意义和现实价值。深入研究马克思主义女性主义,不仅能促进当代女性认识自己的处境,还能使当代女性明确生活目标,更能为当代女性追求其人生价值和意义奠定牢固的基础。
Abstract: The Origin of the Family, Private Property and the State is the key to the formation of Marx’s feminist thought and the starting point for the study of Marxist feminism. In the Origin, Engels explores the substantive reasons for the emergence of the female problem, examines the evolutionary process of women’s status, and also puts forward his vision of this path of female emancipation. The concern for women’s issues in the Origin was not only influenced by the social environment, but also by the advanced thinking of his contemporaries. Starting from the objective phenomenon of women’s oppression, Engels analyzes the reasons for the decline of women’s status, concludes that the root cause of women’s oppression is private property, and then proposes that the way to women’s freedom is based on the development of productive forces. The analysis of the Origin is both the starting point for studying Marx’s and Engels’ feminist ideas and the key point for exploring how to solve women’s problems, which has far-reaching significance and practical value for women’s liberation in China. In-depth study of Marxist feminism can not only promote contemporary women’s understanding of their own situation, but also enable contemporary women to clarify their life goals, and better lay a solid foundation for contemporary women to pursue the value and meaning of their lives.
文章引用:黄先缔. 论《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中的 女性主义思想[J]. 哲学进展, 2023, 12(2): 462-467. https://doi.org/10.12677/ACPP.2023.122082

1. 引言

恩格斯在摩尔根所著《古代社会》一书,以及马克思对此所作笔记的基础上,于1884年写下了《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这本书标志着马克思主义女性解放思想的形成,为后世马克思主义女性主义的形成和发展提供了重要的理论支持。虽然《起源》是由恩格斯独自写成的,但其内容是马克思和恩格斯对于女性问题的共同看法。基于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恩格斯在书中指出家庭不是从人类社会刚开始就存在的,也不是一成不变的,家庭和婚姻同国家一样,在人类发展史上都是历史范畴。恩格斯在《起源》中探寻了女性问题产生的实质原因,对女性地位的演变过程进行了考察,也提出了其对女性解放这一道路的设想。分析《起源》既是研究马克思和恩格斯女权思想的起点,也是探索如何解决妇女问题的关键点,对我国的妇女解放有着深远的意义和现实价值。

2. 《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中女性主义思想的背景

恩格斯妇女解放思想的形成,与18世纪西欧妇女的生存状况、19世纪西欧女性主义思潮,以及后来女性主义运动的不断推进有着十分密切的关联。这一工业化和政治民主的时期,不仅在很大程度上改善了妇女的社会地位,也为恩格斯对女性问题的深入分析提供了现实基础。恩格斯是将致使妇女沦为他者、饱受贬抑、剥削的生存境遇的深层次本质性的根源置于社会历史发展的现实基础上来找寻 [1] 。因此,他在吸收当时先进思想家、历史学家等的理论成果的同时,也对其进行了批判。不论是法国空想社会主义理论、资产阶级人类学,还是马克思的《人类学笔记》,都为恩格斯的妇女解放思想提供了强有力的理论支撑。

2.1. 形成《起源》的社会背景

18世纪,英国的工业革命不断展开并推进。此前,无论是在法律上还是在社会道德上,女性都没有独立的人格,她们只能依附于父亲或丈夫。男性是女性的保护者,更是女性的主宰者。由男性需要形成的意识形态是男权社会中最具有生命力的统治工具,表现为社会舆论、道德、宗教、文化等形式。这些形式各样的意识形态都有着共同的本质,即男性对女性的统治 [2] 。女性因此没有拥有财产、订立契约和离婚等的权利。而在工业革命兴起之际,妇女逐渐步入社会这一公共领域。首先,她们打破了传统家庭的束缚,为自己的独立打下物质基础。其次,各项与民主相关的政治运动不断开展,让不同阶层的女性在社会中接受到了新的思想。更重要的是,她们产生了自己也具有人权的意识,开始与同时代的男性一样参与各种政治活动,甚至投身于为自己争取权益的妇女解放运动中。西欧女性主义运动由此兴起。

英国妇女运动在19世纪正式展开。女性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参与进社会政治活动中,这对西欧政治民主化进程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当时,妇女建立了“报春花协会”和“全国妇女自由联合会”两个站在不同党派立场的协会。她们在党派活动中不仅促进了两党竞争,而且为各自党派的竞选活动提供了有力的支持。此外,英国妇女还积极参与宪章运动,主要目标是争取女性的选举权。但波伏娃也指出,这一时期的“资产阶级却仍旧墨守陈规,认为巩固家庭是私有财产的保障。随着妇女解放变成真正的威胁,命令女人重返家庭的呼声也愈加严厉。” [3]

2.2. 《起源》中女性问题的理论来源

除了受社会环境的影响,《起源》对女性问题的关注也源于同时代的先进思想。法国空想社会主义于19世纪初期盛行于西欧各国,它以法国为主要展开地,也被译为乌托邦社会主义。法国空想社会主义者在批判以往的社会体系、制度的过程中,注意到了旧制度下女性的生存状况,并积极寻找能使女性摆脱该状况,进而实现解放的种种对策。但他们是站在唯心主义历史观及自身所处的阶级上作出的分析,缺乏实践基础。因此,恩格斯除了吸收法国空想社会主义的部分内容外,还对人类发展史做了详细的考察。

历史学家巴霍芬在1861年发表的著作《母权论》,使人们真正开始探索婚姻史和家庭史。他从对史料的研究中得出了人类社会由母权制过渡到父权制,以及婚姻从杂婚形式过渡到一夫一妻制形式的结论。这对当时的主流观点来说是一种颠覆,因此恩格斯称之为“一个完全的革命” [4] 。此外,人类学家摩尔根也把对家庭史的研究放在很重要的位置上。摩尔根于1877年发表了重要著作《古代社会》,恩格斯对该书评价极高。其中,摩尔根提出了人类社会曾存在母系社会体系、存在五种不同的婚姻制度等重要结论。这为马克思和恩格斯研究社会历史,尤其是史前社会历史提供了相当丰富的文献资料。

恩格斯的妇女解放思想可以说是对马克思妇女解放思想的延续。马克思在《人类学笔记》中对摩尔根关于男女关系先于家庭关系、氏族形式先于家庭形式的观点表示赞同,同时他还大量摘录了摩尔根对母系社会过渡到父系社会原因的研究。可见,他不仅看到了女性长期被压迫的现实,还对此进行了深入的思考和分析。马克思提出,妇女解放是从经济、政治、思想上对妇女进行全面的解放。恩格斯正是沿着这一思路,更全面地对妇女解放之路提出科学的设想。

3. 《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中对女性受压迫根源的分析

恩格斯从女性受压迫的客观现象着手,分析女性地位下降的原因,得出女性受压迫的根源是私有制这一结论,进而提出女性获得自由的途径建立在生产力发展的基础上。他认为,首先女性必须进入社会领域,参与社会劳动,获取经济保障;其次政府应该采取家务劳动社会化的措施,给予女性社会权利;最后女性必须取得自身思想的解放。

恩格斯对妇女在家庭发展过程中的历史地位做出了详尽分析。他以摩尔根的《古代社会》为参考,把家庭划分为血缘、普那路亚、对偶制和专偶制等四种形式。血缘家庭是家庭的最初形式,母权制家庭和父权制家庭都是在血缘家庭的基础上产生的。“这一家庭形式作为必然的最初阶段决定着家庭后来的全部发展。” [4] 在母权制社会中,女性占主导地位。恩格斯认为,当时的“亲属关系在一切蒙昧民族和野蛮民族的社会制度中起着决定作用” [4] ,所以探究亲属间的称谓分别代表什么意义这一问题尤为重要,因为称呼可以用来判断女性在家族中的地位,以及亲属间的远近关系。到了普那路亚家庭时期,“婚姻结合由同胞血亲转向旁系血亲,并以母系为氏族认定标准。” [5]

随着生产力的提高,男性开始占有私人财富。当男性开始占有物质资料时,私有制开始萌芽,女性地位逐渐下降,对偶制也在这一时期形成。对财富的私人占有滋生了对财富进行继承的需要,母权制因此被推翻。人类步入文明时代,以男性为主导的专偶制家庭也随之产生。父权制的家庭形式遵循着异常严格的专偶制,但此种严格仅仅是针对女性的。“专偶制从一开始就具有了它的特殊的性质,使它成了只是对妇女而不是对男子的专偶制。这种性质它到现在还保存着。” [4] 由于父权制家庭采用父系财产继承制度,以此为基础,包含奴隶制、私有制与专偶制的父权制社会便逐渐形成。可见,私有制是伴随着父权制而产生的。

父权专偶制把人类社会划分为公共领域和私有领域两部分,与之对应的便是专偶制家庭和社会。男性在社会生产中从事的劳动被定义为公共的活动,这些活动被归入公共领域;女性在家庭中进行的生产活动被弱化为家务劳动,并被归入私有领域。“根据唯物主义观点,历史中的决定性因素,归根结底是直接生活的生产和再生产。但是,生产本身又有两种。一方面是生活资料即食物、衣服、住房以及为此所必需的工具的生产;另一方面是人自身的生产,即种的繁衍。” [4] 加上“男主外、女主内”这一不合理的基本分工,男性的私有财产越来越多,而女性的财产却没有得到类似的增加。女性负责家务劳动,其财产是双方共同拥有的;而男性却占有私人财产。男性既是食物来源的所有者,又是劳动力即奴隶的所有者。恩格斯发现了这种分工方式的弊端:“只要妇女仍然被排除于社会的生产劳动之外而只限于从事家庭的私人劳动,那么妇女的解放,妇女同男子的平等,现在和将来都是不可能的。” [4]

由此可见,家庭形式的变化展现的最显著特征就是女性被剥夺了自由和权利,而男性始终从中受益。恩格斯从两种生产的分离,以及私有制和劳动分工的发展这两个角度展开对妇女受压迫的根源的研究,为解决妇女解放问题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4. 《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中女性主义思想的贡献

《起源》并不是一部只关注妇女解放问题的著作。恩格斯在摩尔根《古代社会》的研究理论基础上,填补了马克思主义哲学中人类社会历史的研究空白,使唯物主义历史观的内容更加丰富、翔实。恩格斯在研究史前历史的过程中,对女性被压迫的根源进行探讨,提出实现妇女解放的途径。即使马克思和恩格斯对妇女问题的分析是不成体系的,但这也不妨碍《起源》成为马克思主义女性主义的重要组成部分,更不妨碍其对我国妇女解放运动产生深远的影响。

在唯物主义历史观的基础上,恩格斯提出了实现妇女解放的基本途径。马克思主义认为人是自然界的特殊存在物,而社会的本质正是人本身。女性保障了全体人类能够进行基本的生产活动,人类的繁衍、生产不能缺少女性的参与。因此,女性是无可替代也不可或缺的。不过,女性仅在此意义上处于重要地位,远不足以从男权社会的压迫下解放。正如恩格斯指出的,妇女解放需要在每个方面都做出相应的改变。首先,要废除私有制。恩格斯认为,女性被压迫的根源在于私有制的产生,只有废除私有制,才能从根源上解决女性问题。从私有制的角度来看,男性从物的占有到对人的占有造成了其对女性的物化,父权专偶制家庭长期把女性视为父亲、丈夫的私人商品。从资本主义的角度来看,女性同无产阶级一道被剥削。恩格斯在致吉约姆–沙克的信中指出:“我深信,只有在废除了资本对男女双方的剥削并把私人家务劳动变成一种公共的行为以后,男女的真正平等才能实现。” [6] 因此,解放女性与解放无产阶级具有一致性。其次,女性必须重新进入社会领域,参与到社会劳动中。“妇女解放的第一个先决条件就是一切女性重新回到公共的事业中去;而要达到这一点,又要求消除个体家庭作为社会的经济单位的属性。” [4] 恩格斯认为,两性不平等的重要原因在于两性经济水平的不平等。在家务劳动社会化,即家务劳动被当成公共的事业后,女性就能摆脱家庭对其个人的束缚,回归社会生产,创造财富,实现经济独立,从而实现人格独立,最终实现解放。最后,女性应该得到自由选择婚姻关系的权利。恩格斯认为,“当父权制和专偶制随着私有财产的分量超过共同财产以及随着对继承权的关切而占了统治地位的时候,结婚便更加依经济上的考虑为转移了。” [4] 因此,女性在父权专偶制家庭下的婚姻中并不能得到真正的爱情,资本主义社会下的婚姻是由当事人的阶级地位决定的。“结婚的充分自由,只有在消灭了资本主义生产和它所造成的财产关系,从而把今日对选择配偶还有巨大影响的一切附加的经济考虑消除以后,才能普遍实现。” [4]

我国妇女的社会地位与我国的社会性质既不可分割,又相互影响。正如恩格斯所设想的那样,社会劳动分工的改变使社会性别的差异大大缩小。目前,在生产科技化的背景下,产业转型逐步升级,社会劳动分工因此发生了巨大的改变。社会生产方式越来越偏向技术化、智能化,社会分工对知识和技能的要求越来越高。教育的重要性在社会中占有越发重要的地位。女性与男性所受教育的差异日渐减小,男女的就业范围随之扩大,社会劳动分工的去性别化特征也越来越显著。这不仅冲击了以往“男主外、女主内”的传统社会分工,还对实现社会性别平等起到了促进的作用。国家发展需要一个性别平等的社会,社会进步需要保障女性的各项权利。所以,当前的任务主要是保障女性的生存发展权益。我国在推进妇女事业发展中已获得了明显的进步,但我国目前处于转型期,仍然面临着巨大挑战。因此,政府应当不断完善保障女性权利的法律法规,为实现妇女解放奠定坚实的基础。此外,恩格斯肯定了家务劳动对于整个社会再生产的重要作用。每个人都应该意识到,家务劳动不只是处于私人领域中的,它的社会属性不可被无视,社会生产系统离开家务劳动便无法正常运转。因此,国家应当承认家务劳动的社会价值,并在此基础上超越资本逻辑,为实现妇女解放创造适宜的社会环境。恩格斯还指出,妇女也要解放自己的思想。外因能为女性发展提供良好的条件,内因才是改变现状的根本。我国女性应当顺着社会发展的潮流一同前进,不断提高自身知识水平和职业技能;突出女性主体性,积极参与社会竞争,强化自身法律意识和维权意识;在公共领域中发挥女性自身的优势。

5. 结论

《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是马克思女权思想形成的关键,也是研究马克思主义女性主义的出发点。西方女性主义在批判与继承中,推进了《起源》中对妇女问题的探讨,并发展出了一个新的分支,即马克思主义女性主义。马克思主义女性主义为分析当前的女性问题提供了崭新的视角,也为当下女性主义的发展提供了新的可能性。对马克思主义女性主义进行深入研究,不仅能促进当代女性认识自己的处境,还能使当代女性明确生活目标,更能为当代女性追求其人生价值和意义奠定牢固的基础。

参考文献

参考文献

[1] 余琪玮. 恩格斯妇女解放思想的再思考——基于《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的文本解读[J]. 荆楚学刊, 2022, 23(5): 46-53.
[2] 张雨瀛. 唯物史观下的女权主义——以《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为研究范本[J]. 开封教育学院学报, 2016, 36(2): 5-6.
[3] [法]西蒙娜·德·波伏娃, 陶铁柱, 译. 第二性(全译本) [M]. 北京: 中国书籍出版社, 1998.
[4] 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 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4卷) [M]. 北京: 人民出版社, 2009.
[5] 巩欢欢, 马巴木. 《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中的妇女解放思想研究及其现代启示——纪念恩格斯诞辰200周年[J]. 齐齐哈尔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20(9): 14-18.
[6] 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 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0卷) [M]. 北京: 人民出版社,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