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JMCe  >> Vol. 5 No. 3 (August 2017)

作者:  

杨博文:西南民族大学化学与环境保护工程学院,四川 成都;北京神剑天军医学科学院华北祥鹄微波化学联合实验室,北京;
赵志刚:西南民族大学化学与环境保护工程学院,四川 成都;
邵开元,胡文祥:北京神剑天军医学科学院华北祥鹄微波化学联合实验室,北京

关键词:
反恐芬太尼芬太尼类药物Anti-Terror Fentanyl Fentanyl Drugs

摘要:

有调查分析表明,可用作化学武器的化学药卡芬太尼被某些销售商们在互联网上公开售卖,甚至可被廉价出口到美国、加拿大和德国等地,却无人过问,这有可能为恐怖分子所利用而构成巨大潜在威胁。本文叙述了芬太尼类药物的研究进展,为这类化合物的相关研究提供参考。

Investigation and analysis have shown that chemical medicine card fentanyl was sold by some sellers publicly on the Internet, and it even can be exported to the United States, Canada and Germany and so on areas in low-price. But there was none to ask. These compounds can be used as chemical weapons. This is likely to be used by terrorists. There is a huge potential threat. This paper describes the research progress of fentanyl drugs, and provides references for related researches on these compounds.

文章引用:
杨博文, 赵志刚, 邵开元, 胡文祥. 芬太尼类药物研究进展[J]. 药物化学, 2017, 5(3): 52-59. https://doi.org/10.12677/HJMCe.2017.53008

参考文献

[1] 齐志敏, 谢艳蓉, 万宁, 等. 卡芬太尼的合成方法研究进展[J]. 西北药学杂志, 2017, 32(2): 238-241.
[2] 彭丹晖, 邓玲燕. 阿片受体最新研究进展[J]. 医学综述, 2015, 21(24): 4444-4447.
[3] 胡文祥, 刘明. 阿片受体分子药学[M]. 北京: 化学工业出版社, 2014: 33.
[4] 李博, 刘明, 胡文祥, 等. 芬太尼类化合物与阿片μ受体相互作用的分子对接与分子动力学模拟[J]. 物理化学学报, 2010, 26(1): 206-214.
[5] 钱羽, 周亚娟, 臧爱华. 芬太尼透皮贴癌痛治疗回顾[J]. 中国疼痛医学杂志, 2010, 16(4): 238.
[6] 邸立军, 刘淑俊, 罗健, 等. 芬太尼透皮贴剂治疗中重度癌痛433例临床观察[J]. 中国肿瘤临床, 2004, 31(13): 24.
[7] 李力兵, 苏畅, 马兰, 等. 瑞芬太尼对心率影响的临床与实验研究[J]. 中国临床药理学与治疗学, 2009, 14(9): 1047-1051.
[8] 刘小兵. 瑞芬太尼减慢心率的机制研究进展[J]. 医学综述, 2012, 18(23): 4027-4029.
[9] Piestrzeniewicz, M.K., Michna, J. and Janeka, A. (2006) Opioid Receptors and Their Selective Ligands. Postępy Biochemii, 52, 313.
[10] 李金凤, 高昭, 王建民, 等. 不同剂量舒芬太尼对大鼠麻醉及恢复的影响[J]. 南京理工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2013, 37(3): 453-456.
[11] 金昔陆, 池志强. μ阿片受体激动剂舒芬太尼的药理作用和应用[J]. 中国现代应用药学, 1999, 16(1): 1-4.
[12] 孙志明. 我院病区麻醉性镇痛药品使用情况分析[J]. 西北药学杂志, 2010, 25(4): 306-307.
[13] 陈碧桃, 许意平. 浅谈对麻醉药基因多态性的研究进展[J]. 当代医药论丛, 2014(8): 13-14.
[14] 马汉祥, 马富强, 刘红, 等. 瑞芬太尼的研究进展[J]. 宁夏医学杂志, 2006, 28(2): 158-159.
[15] 朱云峰, 彭丽, 幸吉娟, 等. 三种剂量舒芬太尼用于患儿腹腔镜手术的麻醉效果[J]. 临床麻醉学杂志, 2012, 28(9): 878-881.
[16] 李斌飞, 张志刚, 程周, 等. 舒芬太尼静脉自控镇痛对妇科手术患者血浆胃动素及术后恶心呕吐的影响[J]. 实用医学杂志, 2008, 24(13): 2229-2231.
[17] 夏晴, 夏静. 2010-2012年我院麻醉药品应用情况分析[J]. 西北药学杂志, 2014, 29(5): 534-537.
[18] 毕立伟, 张析哲, 孙义, 等. 舒芬太尼的药理作用和临床应用进展[J]. 实用医技杂志, 2015, 22(1): 48-50.
[19] 刘鲲鹏, 廖旭, 薛富善, 等. 舒芬太尼的药理学和临床应用[J]. 中国医药导刊, 2005, 7(6): 454-457.
[20] 毕小玲, 尤启冬, 李玉艳, 等. 盐酸瑞芬太尼的合成[J]. 中国药物化学杂志, 2002, 12(6): 354-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