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E  >> Vol. 8 No. 4 (July 2018)

    三语习得环境下藏族中学生的英语学习研究——基于一项问卷调查的研究报告
    Research on English as L3 Study among Tibetan Middle School Students—Report Based on a Questionnaire

  • 全文下载: PDF(460KB) HTML   XML   PP.370-376   DOI: 10.12677/AE.2018.84056  
  • 下载量: 279  浏览量: 447  

作者:  

刘晓燕:兰州大学外国语学院,甘肃 兰州

关键词:
三语习得问卷调查藏族地区英语学习Third Language Acquisition Questionnaire Research Tibetan Region English Learning

摘要:

本文运用定量研究的方法,以问卷调查的方式,对甘南藏族中学生的英语学习背景情况进行了研究调查。受试对象为甘南藏族地区一藏族中学32名以藏语为主、32名以汉语为主的学生,通过问卷了解了他们的英语学习背景、学习动机和学习策略等,发现藏族地区学生的英语学习背景不同于汉族地区的学生,他们的学习动机和学习策略都有待提高,同时从问卷数据分析中看出藏族地区学生学习语言的优劣势,由此提出适合藏族地区学生的英语学习方法以便提高他们的英语学习效率,希冀对他们未来英语学习提供些建议、对当地英语教学提供指导性意见。

Based on a quantitative study by a questionnaire, this research investigated on 64 Tibetan students’ English as a third language study. These students are all Tibetan middle school students from Gannan Middle School of which 32 are Tibetan-oriented and 32 are Chinese-oriented. By virtue of a questionnaire, this paper wants to explore these students’ English language background, learning motivation, learning strategies and so on, which shows that those aspects have to be improved in the future. At the same time, Tibetan students have their advantages and disadvantages in English learning. This paper also tries to provide some teaching advice so as to apply suitable English teaching methods and to improve English learning efficiency of Tibetan students.

1. 引言

随着民族融合的演进,跨地区、跨民族交流越来越普遍,掌握一两门外语已不稀奇,少数民族地区学生除了熟练掌握自己的母语之外,也频繁使用汉语,同时还多多少少学习一门外语。越来越多的国内外学者也将关注点放在少数民族第三语言的学习上。在我国多民族聚居区,英语学习也逐渐受到学生们的重视。产生于20世纪80年代末的三语习得研究逐渐从社会学和心理学研究角度转到神经认知角度,也有一部分学者研究一语L1和二语L2的熟练程度对三语L3学习的影响。近年来国内外学者对于三语习得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语音、词汇、语法等方面异同的分析;语言迁移影响的分析;语言学习对比应用策略分析;二语、三语学习差异以及跨文化作用等。本文以问卷方式呈现,目的是为了解在藏族地区生活的藏族学生在英语学习过程中的背景情况以及对于学习英语的态度,从问卷调查结果中发现藏族地区学生英语学习现状以及问题,通过数据对比分析,提出一些展望,为将来藏族地区的英语教学以及藏族地区学生有效学习英语提供可借鉴的方法和建议。

2. 研究综述

三语习得是近年来语言研究领域一个新的方向,越来越多的学者们将关注点放在对多种语言的习得上,国内外对于三语习得研究关注也越来越多。Jorda [1] 指出三语是一种总体的概念,不是语言学习者掌握语言的顺序,三语的概念是学习者母语和已经掌握或者不完全掌握的第二语言之外的正在接触的一种或多种语言。袁庆玲 [2] 指出,国内外对于三语习得的研究从社会语言学、语言教育、普遍语法等多个方面着手,并指出有学者认为多语言习得的人比单一语言习得的人有优势,且多语言意识有利于词汇的学习。除此之外,近年来也有学者在三语习得研究中关注语言迁移、跨语言影响等方面。杨华 [3] 提及三语习得教学方面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学习者的语言学习规律、语言教学方法和策略、文化迁移对语言学习的影响以及三语习得者的课堂应该如何有效利用等方面。李静文 [4] 在综述了近20年第三语言习得研究综述的基础上,指出学习者认知系统中对语言的熟悉度以及语言地位不同也可能影响第三语言的学习。但是,由于我国民族众多,地域背景差异大,对于少数民族地区三语习得研究更有挑战性。曹艳春 [5] 指出在三语习得过程中,语际迁移复杂性中的语言距离、语言的使用、语言水平、学习者的语言认知优势等是影响学习者三语习得水平的重要因素。李育卫 [6] 以少数民族院校学生为受试进行了学生第三语言学习的研究调查,得出教师的英语教学策略和学生英语学习策略能促进受试者的英语学习。赵乐 [7] 指出现在国内对于三语习得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少数民族外语教育的政策研究、语际迁移的研究、学习策略的研究,较少集中在语料库和心理机制方面的研究,同时也指出国内三语习得的研究多注重定性研究,定量研究或定性和定量结合的研究相对较少,笔者认为造成这一结果的原因可能在以下几个方面:1) 少数民族区域研究的独特性,研究者研究素材和研究群体的局限性,很多学者受试选取困难度;2) 对受试地区语言掌握不够。以上这两个原因可能造成研究者们对于所研究地区研究受限。李增垠 [8] 在综述了近十五年来国内三语习得从起步到小有发展,指出三语习得作为独立的一门学科,尤其是对于少数民族地区三语的研究应该加强从理论研究到实证研究的转变。

3. 问卷调查

为客观描述甘南地区藏族中学生三语背景下的英语学习情况,本研究设计遵从客观、有效的问卷设计原则,问卷制定过程中几经修改。问卷设计、发放、回收、数据分析方法等说明如下:

1) 问卷设计原则:笔者从某藏族中学高一和高二年级各抽取英语成绩排名靠前的前32名学生参加问卷作答。问卷问题共28个,呈现语言为汉语,问卷设计中遵循被试都能读懂问题并对所有问题进行客观选择。在28个问题中,主要涉及以下几方面内容:学生背景调查(学生性别、民族、接触L2和L3的时间,语言使用比例等);语言学习背景调查(家庭环境);英语学习态度(学习英语的兴趣);英语学习动机;英语学习策略和语言迁移等方面。

2) 问卷目的:对问卷进行针对性设计,了解藏族学生英语学习背景及相关英语学习态度、策略等,目的在于对少数民族地区学生的英语学习情况有认识并能对当下少数民族地区的英语学习在研究、反思的基础上提出一些中肯的建议,目的在于提高藏族地区学生的英语学习效率。

3) 受试对象:本次调查的对象为长期生活在藏族地区且母语为藏语的高中生,包括32名以藏语为主(除了专门的汉语课程外,其它课程都以藏语授课为主)的学生和32名以汉语为主(除了专门的藏语课程外,其它课程都以汉语授课为主)的学生,这64名学生的英语水平在所在年级均为前30%。

4) 答卷要求:受试者被要求在填写调查问卷时认真对待每一个问题以及选项,切实按照自身的情况作答。

5) 数据的收集与整理:本次问卷采用匿名答题形式,当场发放当场收回问卷,问卷填写过程中未出现学生不理解的问题,共投放问卷调查表64份,实际收回有效问卷64份,占参加问卷人数的100%。

数据分析方法:有效问卷数据用Excel表整理归纳,将相关数据用百分比的方式呈现。

4. 结果分析

对问卷的数据结果用文字分类说明的方式进行如下讨论分析(鉴于篇幅原因,部分问题以表格数据形式呈现):

1) 学生背景

此次调查的受试为甘肃甘南藏族地区藏族中学生,在正式问题设计前,该问卷的前两个问题对这些受试的性别和民族等基本问题进行了数据统计,得出这些英语成绩位于全年级前30% (中上水平)的学生都是藏族,其中女生占75%,男生占25%,可以看出藏族英语学习中成绩较优秀学生中女生所占比例较大,说明女生更擅长语言学习和对英语更感兴趣。问卷第7个问题显示被试父母的学历水平大多为小学文凭,在此背景下家长们对他们平时的英语学习不能有指导作用。问卷第17个问题和第19个问题(表1)显示,以汉语为主学生和以藏语为学生虽从小生活在藏族地区,鉴于自小接触、使用和学习藏语等方面多多少少存在一些差异,对于藏语和汉语的使用比例不同,对于他们的掌握水平也有很大影响,这也是本研究对于藏族学生在三语背景下有进一步对比意义的一点。

2) 语言学习背景

本次问卷64位受试中,以藏语为主和以汉语学生学习汉语的时间大多始于小学一年级,学习英语的时间大多始于小学三年级。藏族地区大多数学生接触英语的时间和中国大陆其它汉族地区接触英语的时间差不多,这也说明了少数民族地区对于英语的重视程度。除此之外,问卷第5个问题和第6个问题显示(表2)以汉为主和以藏为主学生校内校外以藏语使用为主,其次为汉语和英语。

3) 英语学习态度

问卷第9个问题显示,藏族中学生对汉语的重要性都达成一致认同且认可自己有语言学习天赋,而在这些受试中,第10个问题(表3)可以看出随着民族融合的推进,藏族地区学生们不仅对汉语重要性的认同感不断加强,对于外语学习兴趣也日渐浓厚。问卷第11个问题涉及对英语国家文化的了解中得出学生对英语国家文化的了解喜好及以藏语为主学生对英语国家文化的认识渴望度比以汉语为主学生高,这也体现了藏族地区学生对英语国家文化的渴求度还是比较高的。

4) 英语学习动机

问卷第14个问题显示以藏语为主和以汉语为主学生都较认可英语在世界范围内的重要性、为了接受更高教育及将来可以去国外读书深造这三个方面,可看出藏族地区学生对于英语作为第三语言学习的重视度越来越高。从学习动机的分类来讲,Gardner提出的动机主要有两种:融入型动机和工具型动机。从问卷数据比例来看,藏族地区学生学习英语的动机更多源自学业发展,学习英语更多倾向于工具型动机,但是相信随着对于英语语言的了解,越来越多的学生会对英语国家的文化产生更浓厚兴趣,即融入型动机也会逐渐增多。

5) 英语学习策略

问卷第16个问题得出,藏族地区学生学习英语的材料主要来源于两方面:教育局统一发放的英语课本和自己买的课外辅导材料。问卷第15个问题(表4)显示学生们每天接触、学习英语的时间大都在2小

Table 1. Percentage of self-evaluation of using language

表1. 卷中学生对于自己语言水平的评判

Table 2. Percentage of languages (Chinese, Tibetan、English) used by students

表2. 学生使用各种语言(汉、藏、英)的比例

时以内。问卷第18个问题和第20个问题(表5)数据显示学生们在英语写作过程中对于日常使用较多语言和较熟练语言的依赖比较大,体现出熟练语言的使用对于藏族地区学生的语言运用有一定影响。此外,问卷第22个问题(表6)数据显示学生缺乏英语实际操练和策略性技巧,因此在日后英语教学过程中,教师在课堂上或学生们在课后自主学习的选择中应更多关注语言的实际应用,注重活学活用。

6) 语言迁移

问卷第23个问题到第27个问题显示以藏语为主和以汉语为主学生均认为藏语和汉语对英语的帮助一样大。以藏为主和以汉为主学生谈及到英语学习在词汇、语法、发音和结构同藏语和汉语的相似度时,均认为藏语在以上方面和英语更为接近,纵然从语系上来说汉语和藏语属于汉藏语系,英语属于印欧语系。在三语习得中,影响语言习得者的一大因素是语言距离,客观语言距离和心理语言距离构成了语言距离,客观语言距离的出发点是语系,一般来说同一语系的语言间相似性越大,对于学习者掌握语言越

Table 3. Percentage of interest of students

表3. 学生对英语感兴趣情况

Table 4. Percentage of time allocated learning English every day

表4. 学生们每天学习英语的时间比重

Table 5. Percentage of language-translated strategy (Tibetan or Chinese) when writing

表5. 学生在写英语作文时,借助L1或L2的比例

Table 6. Percentage of difficulty when writing

表6. 学生认为写作文时最大困难

有优势;心理语言距离是学习者主观认为下在外语学习过程中所认同的语言距离。除了语言距离对语言迁移会产生影响,语言熟练度对三语学习者也会产生一定影响,徐文 [9] 称有研究发现母语交际良好的语言习得者在英语学习中获得英语交际能力相对容易,在学习者掌握了良好的交际习惯后,他们学习外语时会下意识的利用遗忘学习语言的经验对比分析新的一门语言,对比异同点后对于新语言的学习会有很大的帮助。

从问卷数据中得出以藏语为主和以汉语为主学生因长期生活在藏族地区且使用藏语的比例大于汉语,整体上对藏语的熟练程度要高于汉语,这也证明了问卷数据中受试认为藏语与英语的相似度在词汇、语法、发音和结构等方面要高。在学习英语过程中,藏语熟练度使学生在英语学习过程中能够用自己已有语言经验熟练处理三种语言之间的关系,促进正迁移。这也反过来解释了问卷中受试对最后一个问题:从整体来看认为藏语和汉语哪个更接近英语?这些受试均认为藏语更接近英语。

5. 反思与展望

从该问卷调查数据结果分析中可看出,生活在藏族地区以藏语为主和以汉语为主学生在英语学习过程中存在一些相同点和不同点,同时,在英语三语习得过程中也存在一些问题,及时对问卷中的现象进行阐释以及对于未来藏地区学生的英语教学提出指导性意见很有必要。结合问卷调查的数据以及结果分析,笔者认为应该:

1) 少数民族地区英语课程可同汉语同时开设。问卷报告显示甘南藏族中学生学习汉语比学习英语早,但鉴于数据表面藏语更接近汉语,所以同时开设L2和L3,能够让学生在同一起跑线上习得语言,利于日后英语的熟练掌握。

2) 增强少数民族地区英语学习实际应用能力。针对英语的学习,逐渐转变“老师讲学生听”的传统模式,要提升英语学习的实际应用能力,不仅是记单词读文章,而且要提升学生在听、说、读、写、译各个方面的能力,摒弃“哑巴式”英语教学模式。

3) 均衡藏族地区L1、L2和L3的使用,校内校外制定一些相关政策或实践活动,让学生在多语环境下均衡发展语言能力。

4) 增大藏族地区英语学习宣传力度,增强学生、老师和家长们对于英语学习重要性的认识。

5) 制定适合藏族地区英语学习的教材、辅导材料和课外读物等。藏族地区的英语教材应多样化,不应仅限于学校规定的教材,应增加英语辅导学习途径,学校订阅英语国家文化的书籍、组织观看英语电影、组织英语演讲比赛等活动,一方面丰富英语学习途径,另一方面能提升学生兴趣,锻炼学生英语实际应用能力。

6) 改革藏族地区教学模式和教学方法。调整相应的上课模式,让更多的学生不仅是对单词的识记或书本死知识的理解,更要提高他们的三语交际能力。问卷调查过程中对授课教师进行访谈,称课堂授课模式主要以老师授课为主,学生很少有时间讨论,所以及时改革藏族地区教学模式和教学方法,增加学生课堂积极性和主动性,利于提高学生英语学习效率。

7) 加强外语教师队伍建设。教师作为学生学习的引导者,应提高自身专业素养和知识,用过强的语言功底和独到的教学方法引导学生,形成从“授人以鱼”到“授人以渔”的转变。

8) 促进藏族地区多文化交流与传播。文化始终穿插于学习中,提高藏族地区学生对于英语国家文化的了解,能够提高学生对于学习英语的兴趣和积极性,能够更好促进英语学习效率,在英语学习中找到适合自己的学习方法和策略。

6. 结语

三十多年来三语习得的研究发展已经给我们提供了一些方向性的指导,对于我国三语习得尤其是少数民族地区的英语学习研究需要结合学习者自身的语言水平结构、认知特点、多语语言迁移、地区语言学习政策等方面来进行英语语言学习策略、教学方法等的研究,也要对少数民族地区的教材结合本地区教育教学特色在英语教学等方面因材施教、因地制宜来提高藏族地区学生们的英语学习效率,从而增强藏族学生的语言综合素质和实际应用能力。

文章引用:
刘晓燕. 三语习得环境下藏族中学生的英语学习研究——基于一项问卷调查的研究报告[J]. 教育进展, 2018, 8(4): 370-376. https://doi.org/10.12677/AE.2018.84056

参考文献

[1] Jorda, M. (2005) Third Language Learners: Pragmatic Production and Awareness. Multilingual Matters Ltd., Clevedon.
[2] 袁庆玲. 三语习得国内外研究综述[J].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学报, 2010, 21(6): 48-51.
[3] 杨华. 三语习得研究综述与思考[J]. 海外英语, 2014(13): 8-9.
[4] 李静文. 近二十年第三语言习得研究综述[J]. 云南师范大学学报, 2018(1): 28-38.
[5] 曹艳春, 徐世昌. 三语习得研究与少数民族双语者外语学习[J]. 外语研究, 2014(5): 59-65.
[6] 李育卫. 应用型地方院校少数民族学生第三语言(英语)习得学习策略研究[J]. 英语广场, 2018(1): 109-110.
[7] 赵乐. 中国少数民族学生三语习得研究综述[J]. 遵义师范学院学报, 2017, 19(1): 107-109.
[8] 李增垠. 十余年来的三语习得国内研究综述[J]. 山东科技大学学报, 2017, 19(4): 103-111.
[9] 徐文. 藏汉应三语习得中语言迁移的影响[J]. 开封教育学院学报, 2017, 37(7): 57-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