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学生心理资本、情绪智力与主观幸福感的关系
The Relationship among Middle School Students’ Psychological Capital, Emotional Intelligence and Subjective Well-Being
DOI: 10.12677/AP.2019.98167, PDF, HTML, XML, 下载: 572  浏览: 3,184 
作者: 袁 月: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康蔓莹:北京师范大学珠海分校,广东 珠海
关键词: 心理资本情绪智力主观幸福感中学生Psychological Capital Emotional Intelligence Subjective of Well-Being Middle School Students
摘要: 本研究采用心理弹性量表、情绪智力量表和主观幸福感量表对中学生进行调查,主要研究心理资本、情绪智力、主观幸福感的关系,研究结果如下:1) 中学生情绪智力和心理资本、情绪智力和主观幸福感、心理资本和主观幸福感之间均存在相关关系;2) 情绪智力对心理资本、主观幸福感的回归线性方程:心理资本 = −0.861 + 0.51 × 情绪智力 + 0.326 × 主观幸福感;3) 情绪智力对心理资本、主观幸福感的回归线性方程:情绪智力 = 55.323 + 0.128 × 主观幸福感 + 0.766 × 心理资本。
Abstract: This study uses the resilience scale, the emotional intelligence scale and the subjective well-being scale to investigate middle school students. This research primarily studies the relationship among psychological capital, emotional intelligence and subjective of well-being. The results are as follows: 1) There are correlations between emotional intelligence and psychological capital, emotional intelligence and subjective well-being, psychological capital and subjective well-being of middle school students; 2) The linear regression equation of emotional intelligence to psychological capital and subjective well-being is: Psychological Capital = −0.861 + 0.51 × Emotional Intelligence + 0.326 × Subjective Well-Being; 3) The linear regression equation of emotional intelligence to psychological capital and subjective well-being is: Emotional Intelligence = 55.323 + 0.128 × Subjective Well-Being + 0.766 × Psychological Capital.
文章引用:袁月, 康蔓莹 (2019). 中学生心理资本、情绪智力与主观幸福感的关系. 心理学进展, 9(8), 1361-1368. https://doi.org/10.12677/AP.2019.98167

1. 引言

近年来,中学生的心理问题日渐突出。而中学生时期个体面临着许许多多的独立发展任务,承受着更大的压力,而心理资本使个体在成长的过程中表现出积极的心理状态。主观幸福感是衡量人们生活质量的指标,包括生活满意度、积极情绪与消极情绪等方面(Geldens, 2007)。心理资本结构的组成要素是自信或自我效能感、乐观、希望和韧性。国内学者对心理资本结构要素及测量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认同Luthans等提出的心理资本四维度说,并试用他们开发的心理资本问卷,二是对Luthans等(2006)开发的心理资本问卷进行本土化修订,提出符合中国人实际的心理结构要素(吴伟炯等,2012)。情绪智力指的是个体准确的认知和评价情绪,有效的调节和控制自己的情绪,能够正确认识他人情绪以及拥有正确的情绪管理能力。它可以直接或间接地影响不同功能的社会心理现象。情绪智力水平越高,那么个体就能够更加客观的识别情绪、调整情绪,对情绪的控制能力也就更强;反之,情绪智力水平越低,个体对情绪的客观识别能力、对自我情绪的调节能力也会变低,如容易产生抑郁或者愤怒情绪和相应的行为,不利于形成稳定的心理状态,进而容易引起人际关系不和谐以及心理健康问题(Mayer et al., 1999; Baron, 2000)。青少年学生的心理资本则是这些学生在成长和发展过程中展示出一种的积极心理力量(Luthans et al., 2007)。

本研究第一个目的在于,对心理资本、情绪智力和主观幸福感这三个变量进行两两相关性比较。相关研究结果表明,情绪智力与心理健康之间紧密联系(汤冬玲等,2010)。并且过去大部分的研究都集中于个别两个变量的相关关系的研究,很少有同时对这三个变量相关性的进行比较,并得出他们的回归线性方程。

本研究第二个目的在于,对中学生这一群体的心理资本、情绪智力和主观幸福感进行研究。近年来,大部分的心理资本、情绪智力和主观幸福感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大学生或者特殊群体上,少有研究涉及中学生这一普通群体。而且尽管有许多关于成人主观幸福感的含义及影响其主观幸福感的因素的研究,但关于中学生主观幸福感的研究仍存在局限性,尤其是缺乏关于中学生主观幸福感发展特点和影响机制的系统研究(王克静,2013)。然而中学生的心理健康问题已经是全球共同的公共卫生问题。而如何提高中学生的心理健康也成为所有问题中的重中之重。

因此,本研究以中学生为主体,针对其心理资本、情绪智力和主观幸福感三方面进行探讨。填补这部分领域的不足,丰富和深化中学生心理健康的相关研究,对改善和提高中学生生活质量,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同时希望本研究的研究结果,能帮助并提高中学生的生活质量。

2. 理论假设

在情绪智力和心理资本的关系上,Luthans等人(2006)将情绪智力归纳为一种潜在的心理资本。情绪智力是青少年心理资本发展的重要影响因素(王保健,2017),两者关系存在显著相关性(杨小江,2017)。

在情绪智力和主观幸福感的关系上,研究者通过调查大学生的情绪智力与主观幸福感,发现两者关系呈显著正相关(王枫等,2015;也见郭仁露,2014;张梅,2017)。研究者还发现不同的青年群体会有不同的主观幸福感,本科生群体的主观幸福感水平最高。情绪智力可以预测主观幸福感不同维度的差异(陈曦等,2012)。情绪智力对主观幸福感—生活事件不仅有主效应,还有缓冲效应(王玉梅,2010)。

在心理资本和主观幸福感的关系上,过去的研究发现积极心理资本各因子和主观幸福感存在显著的相关性,主要体现在高职生、曾留守大学生、青少年、留守初中生、少数民族预科生等群体(郭琴琴,2014;也见励骅&昕彤,2015;熊猛等,2017;杨新国等,2014;叶宝娟等,2017)。心理资本作为调节变量与中介变量影响主观幸福感(郭桂敏,2013)。

根据以往的研究,我们提出下述假设:

假设一:总体之间存在显著的线性关系,即情绪智力和心理资本、情绪智力和主观幸福感、心理资本和主观幸福感两两之间均存在相关关系。

假设二:心理资本对情绪智力、主观幸福感的线性关系是显著的。

假设三:情绪智力对心理资本、主观幸福感的线性关系是显著的。

3. 研究方法与程序

3.1. 研究对象

采取随机整群抽样法,随机抽取七、八年级中学学生进行问卷的施测工作。

3.2. 研究工具

3.2.1. 心理资本量表

本研究采用Luthans等人编制的《心理资本量表》,该量表共24个题目,共测量四个维度:乐观维度、希望维度、自我效能感维度以及韧性维度,其中反向计分题是13,20,23题。该量表采用Likert 5点记分法,分别为“完全不符合”、“比较不符合”、“不确定”、“比较符合”、“完全符合”,并分别对应记分为1~5分。该量表Cronbach’s Alpha为0.808,具有良好的信效度,符合心理学测量标准。

3.2.2. 情绪智力

本研究使用王才康修订的Schutte情绪智力量表,共有33个项目,其中除第5、28和33项目采用反向记分法,其余项目均为正向记分,包括了情绪的4维度:情绪感知、自我情绪调控、调控他人情绪和运用情绪。

3.2.3. 主观幸福感

采用王玉花(2008)研究中主观幸福感量表。该研究中对主观幸福感进行测量,从影响主观幸福感的三个因素出发,即生活满意度、积极情感和消极情感。采用生活满意度量表(The Satisfaction With Life Scale,简称SWLS)和Kammann、Flet编制的情感量表中的20个项目。

3.3. 研究程序

采用集体施测的方式,在老师的协助下向学生发放问卷,并要求其当场完成。在量表施测的同时获得其人口统计学资料。

3.4. 统计方法

采用SPSS19.0软件包完成数据的统计分析。

4. 研究结果与讨论

采取随机整群抽样法,随机抽取中学学生进行问卷的施测工作。本研究在七、八年级发放400份问卷,回收问卷372份,回收率93.00%。其中经检核、剔除填答不全和固定反应卷20份,共计有效问卷352份,有效率为94.62%。本次调查到的总人数为352人,其中调查到的男生人数为185人,调查到的女生人数为167人。

4.1. 中学生情绪资本、心理资本、主观幸福感的相关分析

图1可知,中学生的情绪智力、心理资本、主观幸福感三者之间均有较强的线性关系,且中学生的情绪智力与心理资本之间的线性关系是最强的,需要再进一步的进行分析。

Figure 1. Relevant analysis charts of emotional capital, psychological capital and subjective well-being

图1. 情绪资本、心理资本、主观幸福感的相关分析图

表1可知,中学生的情绪资本与心理资本之间的简单相关系数为0.704,与主观幸福感之间的简单相关系数为0.425,心理资本与主观幸福感的简单相关系数为0.512,它们之间的相关系数检验的概率值都近似为0,接受假设一,认为总体之间存在显著的线性关系,即情绪智力和心理资本、情绪智力和主观幸福感、心理资本和主观幸福感之间均存在两两相关关系。

Table 1. Relevant analysis charts of emotional capital, psychological capital and subjective well-being

表1. 情绪资本、心理资本、主观幸福感的相关分析

**在0.01水平(双侧)上显著相关。

4.2. 心理资本对情绪智力、主观幸福感的回归分析

表2可知,被解释变量的总离差平方和为43014.27,组间平方和为23688.323,组内平方和为193275.947,组间方差和组内方差分别为11844.162和55.375,统计量的观测值为213.889,概率值接近于0,小于显著性水平,应该接受假设二,即认为心理资本对情绪智力、主观幸福感的线性关系是显著的。

Table 2. Regression analysis of psychological capital on emotional intelligence and subjective well-beingb

表2. 心理资本对情绪智力、主观幸福感的回归分析b

a预测变量:(常量),主观幸福感,情绪智力。b因变量:心理资本。

表3可知,拟合方程的常数−0.861,情绪智力的系数为0.51,主观幸福感的系数为0.326,即得到的线性方程:心理资本 = −0.861 + 0.51 × 情绪智力 + 0.326 × 主观幸福感。

Table 3. Coefficient of regression equationa

表3. 回归方程系数a

a因变量:心理。

4.3. 情绪智力对心理资本、主观幸福感的回归分析

表4可知,被解释变量的总离差平方和为58221.974,组间平方和为29163.224,组内平方和为209058.75,组间方差和组内方差分别为14581.612和83.263,统计量的观测值为175.127,概率值接近于0,小于显著性水平,应该接受假设三,即认为情绪智力对心理资本、主观幸福感的线性关系是显著的。

Table 4. Regression analysis of emotional intelligence on psychological capital and subjective well-beingb

表4. 情绪智力对心理资本、主观幸福感的回归分析b

a预测变量:(常量),心理资本,主观幸福感。b因变量:情绪资本。

表5可知,拟合方程的常数55.323,情绪智力的系数为0.128,主观幸福感的系数为0.766,即得到的线性方程:情绪智力 = 55.323 + 0.128 × 主观幸福感 + 0.766 × 心理资本。

Table 5. Coefficient of regression equationa

表5. 回归方程系数a

a因变量:情绪智力。

5. 讨论

通过数据我们发现,中学生的情绪智力、心理资本、主观幸福感三者之间均有较强的线性关系,且中学生的情绪智力与心理资本之间的线性关系是最强的。本研究结果表明,初中生情绪智力及其各个维度与心理资本各个维度均存在显著正相关,且情绪智力对心理资本有显著的正向预测作用,这点与王保健(2017)和杨小江(2017)的研究结果相一致。这个结果说明初中生的情绪智力水平越高,心理资本发展越好。研究者Zomer (2013)发现,无论在日常生活中还是在工作环境中,情绪智力较高的个体都能有效的应对所面临的各种压力。

初中生的主观幸福感与情绪智力呈显著正相关关系,这个结果与之前研究不同群体的结果一致(王枫等,2015;孙虎林,2012;郭仁露,2014;张梅,2017)。情绪感知、自我情绪调控、调控他人情绪、运用情绪与个体主观幸福感各个维度都相关显著,也就是说,情绪智力高的中学生,会体验到更多的幸福感。初中生的情绪智力越高,越能够更好的调节和利用各种情绪信息,处理好自身的情绪问题,使其能够更多的保持积极情绪从而及时消除负面情绪的不良影响,因此,这类初中生更容易得到外界的肯定,社会支持、人际关系等相对和谐,自然会有相对较高的主观幸福感。

心理资本对主观幸福感的回归分析表明心理资本的大小和主观幸福感都有关系,两个变量呈正相关关系,此结果与前面研究不同群体的心理资本和主观幸福感的结果一致(郭琴琴,2014;励骅&昕彤,2015;熊猛等,2017;杨新国等,2014;叶宝娟等,2017)。拥有较高情绪智力的初中生能够更好的感知和调节自己和他人的情绪,从而能够与他人建立更多的积极互动、更少的消极互动,它们的人际关系更积极,与父母、朋友冲突较少,从而有较高的主观幸福感,而一切正向的情绪和拥有较高新服感的心境又会增加初中生的心理资本从而去应对生活中所面临的一切困难。

综上所述,情绪智力、心理资本与主观幸福感三者之间具有密切关系,也让我们了解到,促进初中生更好的应对生活中的压力与困难,提高其主观幸福感水平,不仅应该注重个体层面的知识技能培养,而且可以通过一些提高学生情绪智力、心理资本的心理团体辅导活动,来提高学生的心理能力。

6. 结论

· 中学生情绪智力和心理资本、情绪智力和主观幸福感、心理资本和主观幸福感之间均存在相关关系。

· 情绪智力对心理资本、主观幸福感的回归线性方程为:心理资本 = −0.861 + 0.51 × 情绪智力 + 0.326 × 主观幸福感。

· 情绪智力对心理资本、主观幸福感的回归线性方程为:情绪智力 = 55.323 + 0.128 × 主观幸福感 + 0.766 × 心理资本。

NOTES

*通讯作者。

参考文献

[1] 陈曦, 李明, 叶浩生(2012). 青年情绪智力与主观幸福感的关系. 心理学探新, 32(3), 267-271.
[2] 郭桂敏(2013). 浅析心理资本与主观幸福感的关系. 人力资源管理, (8), 53.
[3] 郭琴琴(2014). 高职生积极心理资本和主观幸福感的关系研究. 漯河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6), 30-31.
[4] 郭仁露(2014). Research into College Students’ Emotional Intelligence and Subjective Wellbeing. 心理学理论, 4(26), 252-253.
[5] 励骅, 昕彤(2015). 曾留守大学生心理资本与主观幸福感的关系. 淮北师范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4), 77-81.
[6] 孙虎林(2012). 文科女大学生主观幸福感及其与情绪智力的关系. 中国电力教育, (25), 137-138.
[7] 汤冬玲, 董妍, 俞国良, 文书锋(2010). 情绪调节自我效能感: 一个新的研究主题. 心理科学进展, 18(4), 598-604.
[8] 王保健(2017). 青少年情绪智力对心理资本的影响: 社会支持与自尊的多重中介效应研究. 硕士学位论文. 徐州: 江苏师范大学.
[9] 王枫, 陈建萍, 庞肖梦(2015). 高职新生生活事件、情绪智力与主观幸福感的关系研究. 卫生职业教育, (12), 108-110.
[10] 王克静(2013). 中学生主观幸福感的发展特点及影响因素研究. 博士学位论文. 西安: 陕西师范大学.
[11] 王玉花(2008). 有童年期留守经历的大学生成人依恋、社会支持与主观幸福感的关系研究. 心理学探新, 30(2), 71-75.
[12] 王玉梅(2010). 大学生主观幸福感与生活事件: 情绪智力的作用. 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 18(10), 1264-1266.
[13] 吴伟炯, 刘毅, 路红, 谢雪贤(2012). 本土心理资本与职业幸福感的关系. 心理学报, 44(10), 1349-1370.
[14] 熊猛, 张艳红, 叶一舵, 汤祖军(2017). 心理资本对青少年成就动机和主观幸福感的影响. 现代预防医学, (10), 109-112.
[15] 杨小江(2017). 高中生积极心理资本、情绪智力与学习动机的关系研究. 硕士学位论文. 保定: 河北大学.
[16] 杨新国, 徐明津, 陆佩岩, 黄霞妮, 黄雪雯(2014). 心理资本在留守初中生生活事件与主观幸福感关系中的调节作用. 中国特殊教育, (4), 60-64.
[17] 叶宝娟, 方小婷, 廖雅琼, 游雅媛, 雷希, 符皓皓, 等(2017). 心理资本对少数民族预科生主观幸福感的影响: 有调节的中介效应. 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 25(5), 967-969, 966.
[18] 张梅(2017). 大学生情绪智力与主观幸福感关系的研究——以贵州师范大学为例. 安顺学院学报, 19(6), 85-90.
[19] Baron, R. (2000). Emotional and Social Intelligence: Insights from the Emotional Quotient Inventory.
[20] Geldens, L. B. M. (2007). Subjective Wellbeing and Its Meaning for Young People in a Rural Australian Center. Social Indicators Research, 82, 165-187.
https://doi.org/10.1007/s11205-006-9031-0
[21] Luthans, F., Avolio, B. J., Avey, J. B., & Norman, S. M. (2007). Positive Psychological Capital: Measurement and Relationship with Performance and Satisfaction. Personnel Psychology, 60, 32.
https://doi.org/10.1111/j.1744-6570.2007.00083.x
[22] Luthans, F., Youssef, C. M., & Avolio, B. J. (2006). Introduction to Psychological Capital.
[23] Mayer, J. D., Caruso, D. R., & Solovey, P. (1999). Emotional Intelligence Meets Traditional Standard for an Intelligence. Intelligence, 27, 267-298.
https://doi.org/10.1016/S0160-2896(99)00016-1
[24] Zomer, L. (2013). The Relationships among Emotional Intelligence, Gender, Coping Strategies, and Well-Being in the Management of Stress in Close Interpersonal Relationships, and the Workplace. Doctoral Dissertation.